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昆仑 > 第 1 章 天机卷
第12节 天地反复
        花无媸看了明三秋半晌,不怒反笑道:“如此说来,明主事自忖胜得过清渊了?”明三秋笑道:“宫主英明!”花慕容见他小小一个主事,却大言不惭,忍不住飞身纵出,喝道:“无知狂徒,姑娘先称称你的斤两!”她掌中带袖,却是“云掌风袖”的功夫。
  明三秋哈哈一笑,双掌一挥,大袖飘拂。花慕容见状,吃了一惊,敢情明三秋所用,竟也是花家不传之秘“云掌风袖”,只是掌力刚多柔少。明三秋一拂一拍,花慕容双腕竟被他大袖缠上,疾退数步,弹足横踢。明三秋左手骈指点她膝间环跳穴,右袖斜掠,拂她额头。这招“长烟落日孤城闭”袖如长烟,掌似落日,似守还攻,厉害至极。花慕容慌忙收足而起,成金鸡独立之势,使招“碧云冉冉衡皋暮”,右袖陡直,以刚劲克他袖劲,左掌轻挥,以柔劲退他刚劲。却不料明三秋双足一撑,身子如陀螺般飞旋而起,右掌化为左袖,左袖变做右掌,刹那间疾攻三招。这轮变化突兀至极,全然不是云掌风袖的路子。花慕容手忙脚乱,忽觉眼前一花。明三秋右掌已停在她喉前三分处。众人见明三秋六招制住花慕容,哄然惊呼。花无媸面上则如笼寒霜,倏地踏上一步。
  不料明三秋呵呵一笑,收掌退后两步,垂手而立。花慕容定了定神,喝道:“你方才的身法,不是云掌风袖。”明三秋笑道:“我说过这是云掌风袖么?”花慕容心道:“是了,方才这一转,分明是他明家的‘北斗七步’,但他化入云掌风袖之间,却是天衣无缝,不着痕迹。”但她性子倔强,不肯认输,又大声叫道:“好,这次算我轻敌,咱们重新打过。”明三秋摆手笑道:“不必了,你一个女孩子家,动手动脚,成何体统?”花慕容一怔,怒道:“你说什么?”明三秋笑道:“女子无才便是德,理当穿针引线,伺候公婆。哈哈,武功再好十倍,还不是生孩子的料。”他明说花慕容,眼角余光却落到花无媸脸上。
  花无媸眉间陡然透出一股青气,她虽是一介女流,但统领天机宫三十余载,驾驭群伦,不让须眉,哪由得一个后生小辈如此挑衅!她冷哼一声,便欲下场,谁知明三秋目光一转,对花清渊笑道:“渊少主,花家就你一个男儿,你敢与我一决高下么?”他招招进逼,却语语出奇,花无媸忖道:“不错,今日乃是扶持清渊继位,我若贸然出手,不但夺了清渊的风头,抑且落了这姓明的口实。”想着心生犹豫,停足不前。
  花慕容瞧明三秋迭出大言,目中无人,早已气昏了头,袖挥掌起,飘然拍出。不料花清渊身子倏晃,众人也没看他如何抬足,便已掠过丈许,伸手在花慕容肩头一扳,叹道:“慕容,你退下吧!”花慕容被他一带,身不由己退出三步,转到他身后,心中虽然不愿,但也不好违背,只得乖乖退下。
  明三秋见花清渊如此身法,心头暗凛,挑起拇指笑道:“好啊,如此才是做宫主的气量!”花清渊拱手道:“哪里哪里,明兄武功奇绝,花某佩服得很。”明三秋笑道:“渊少主无须客气,今日明某权且做块试金石,试一试渊少主做宫主的本事!”他神色一正,朗声道,“渊少主,先论文,还是先论武?”花清渊微一犹豫,便听花慕容叫道:“先论武,哥哥,替我打他两个大耳刮子。”花清渊想了想,叹道:“就如我妹子所言吧!”
  明三秋暗自冷笑:“这花清渊果如传言一般,优柔寡断,遇事无甚主意。”当下拱手笑道,“渊少主请!”花清渊也拱手道:“请。”二人身形同时一晃,衣襟无风而动,但足下皆如磐石,不动分毫。这一较内力,竟是平分秋色。
  花无媸心知花清渊为人平和,平日极少与人动手,但内力之强,小辈之中当无敌手。但见二人内力相若,心头顿然一沉,望着明归冷笑道:“明老哥,恭喜恭喜,你教的好侄儿!”明三秋正是明归的嫡亲侄儿,因父母早死,因此为明归收养,名为叔侄,实与父子无异。明归淡然笑道:“宫主过奖了,他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小小主事罢了!”他语含讥讽,花无媸如何听不出来,冷笑一声,再不多说。
  就这一句话的工夫,那二人已然交上了手,拳来脚往,斗得难分难解。
  花清渊越斗越觉心惊,这明三秋招招式式全是天机宫的路子,但高妙渊博,却出人意表。二人斗到四十招,台下已是议论纷纷,灵台上嗡嗡响成一片。花慕容也忍不住道:“妈,这厮莫非将天机宫的武功学全了。那一招是‘五行接引拳’,这半招是‘穿花蝶影手’,这招是‘云掌风袖’。哎哟!还有左家的‘磐羽掌’,童家的‘灵枢定玄指’,杨家的‘八柳回风术’,莫家的‘苍龙翻江腿’,叶家的‘阳春融雪劲’,修家的‘悲欢离合拳’。咦!这招是什么?”
  此时花清渊被明三秋一轮疾攻,渐渐抵挡不住,稍落下风。明三秋朗声长笑,拳若星飞电走,逼得他倒退不迭。花无媸面皮绷紧,涩声答道:“这是我家的‘轩辕九式’,适于男子修炼,你没学过。”她口中力持镇定,心头却如惊涛骇浪。敢情明三秋这百招之内,竟然将天机宫三十六门绝学尽数使遍,而且招招精妙,不少花家独门绝学也被他用了出来,娴熟之处不在花清渊之下。但花清渊却不知道他的虚实,此消彼长,尽被明三秋逢招破招,一一克制。
  忽然间,明三秋使一招“六爻散手”,左手虚招,花清渊想也不想,便以“六甲掌”格挡。花无媸心中“咯噔”一下,暗叫不好。果见明三秋右臂突出,一招“千龙拳”飞出,正中花清渊肩头。花清渊退后数步,晃了一晃。花慕容急忙上前,一把扶住,道:“哥,不碍事么?”
  花清渊默运内力,并无阻碍,摇头道:“不碍事,明主事手下留情了!”他直起身子,向明三秋一拱手道,“阁下武功精深,花清渊输得心服口服。我武功不济,着实不配当这个宫主。”明三秋见他眉间隐有喜色,暗觉怪异,略一沉吟,也拱手笑道:“承让承让。”众人听这两句对话,便似炸了窝一般,哄然乱叫起来。
  花无媸忽地踏前一步,柳眉倒竖,厉声道:“明三秋!这三十六路武功你怎么练出来的?”明三秋笑道:“这是三十六路武功么?”花无媸一愣,喝道:“怎么不是?你方才武功之中,将‘天罡徒手三十六绝’尽数使出来了,老身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你休想抵赖!”她转身望着左元道,“左二哥,八鹤中以你见识第一,你说是么?”
  左元微笑道:“确是如此。”花无媸冷笑一声,目视明三秋道:“天机三十六绝中,除了你明家九绝,另有九绝乃是我花家不传之秘,另十八绝却是左、童、秋、修、叶、杨的家传功夫。这二十七门绝学,你从哪里学来的?”明三秋微笑不语,左元却起身笑道:“宫主言之差矣,明贤侄虽然使出三十六绝,但据我看来,却没一门绝学用完过,只是东鳞西爪、拼凑巧妙罢了。”
  明三秋抚掌笑道:“说得好,我当真不会三十六绝,只会一绝,便叫做‘东鳞西爪功’。”花无媸脸色微变,打量左元半晌,缓声道:“左兄目光如炬,老身自愧不如!”她看了看左元,又看了看明归,二人均与她含笑对视。花无媸何等聪明,刹那间心头通亮,慢慢坐回椅上,淡然道:“明老大、左二哥,你们可知道,老身一时未传位,便有生杀予夺的大权么?”
  明归将衣袍一拂,挺身站起,轻笑道:“花无媸,你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你当只有我二人么?”花无媸神色陡变,刹那间只见修谷、童铸先后站起,叶钊、杨路、秦伯符却是一脸茫然。
  那四老将手一拍,场上人半数上前一步,全是五家之后。花无媸脸色倏地惨白,她极力压制心头波澜,冷笑道:“明归,我只想明白,你们为何如此做?”明归笑道:“说来简单,自古以来胜者为王。”左元接道:“不错,我们忍你太久了!”修谷望了花清渊一眼,微觉惭愧,叹道:“花家血脉已断,早当另立新主了。”花无媸忍不住厉声道:“胡说八道,清渊难道不是花家血脉?”童铸冷笑道:“他不姓花,他姓……”话未说完,眼前一花,脸上已清清脆脆挨了花无媸一记耳光。明归与左元见状,一个用掌,一个使笛,左右夹击花无媸。秦伯符蓦地纵身上前,“嘿”的一声,一掌拍出。左元只觉大力涌至,回掌挡住。只听“噼啪”两声,花无媸对明归,秦伯符对左元,互拼一掌,各各跳开。
  花无媸转身拔剑在手,蓦地厉声喝道:“清渊,太乙分光。”花清渊手握剑柄,眉宇间却露出几分犹豫。童铸大大迈前一步,昂然道:“好啊,花无媸,你要用外人的功夫来对付我们吗?若你要刺。”他指指心口,冷笑道,“往童老三这里刺,看看是红的还是黑的。”
  花无媸一怔,剑尖微微下垂。童铸面对众人,将背脊尽皆卖给了她,高叫道:“花无媸,你可知我们四个老头子,为何要处心积虑与你作对?”他顿了一顿,道,“只因为那个外人害死了你亲弟弟无想。”花无媸怒道:“你胡说什么?”童铸冷笑道:“当年若非那人逞强,与萧千绝结下冤仇,萧千绝怎会赶到天机宫,无想又岂会重伤不治?如果还让他的儿子鸠占鹊巢,我们几个老头子就不用活啦。”花清渊神色一变,茫然望着母亲,敢情童铸说的事,他也是第一次听到。
  童铸转过身来,逼视花无媸道:“我再问你,灵鹤秋山到底怎么死的?”花无媸怒道:“我早说过了,他是服毒自尽。”童铸冷笑道:“他为何服毒自尽,恐怕你最明白。”花无媸脸色微变,寒声道:“童铸,你越发放肆了!”童铸冷笑道:“大伙儿都明白,秋山对你花无媸用情极深,以致终身不娶。哼,后来那人与你闹翻,他更是痴念不绝。六年前那天他自尽之前,曾经来找过你,是也不是?”
  众人目光尽都落在花无媸脸上,花无媸目光闪烁,良久方道:“不错。他确是找过我,对我说了许多无礼的话。”她原本极不愿说出此事,但事已至此,不能不说个明白。童铸脸色发白,仰天厉笑后恨声道:“那么,你就不留情面,骂了秋山一通,对不对?”花无媸道:“那是自然。只不过,事关秋兄清誉,我始终隐瞒不说。”
  童铸又是长声厉笑,笑着笑着,眼中突地流下泪来,涩声道:“清誉,嘿嘿,清誉,怕是为了你花无媸的清誉吧!秋山对你一片痴心,天地可鉴,你却对他如此心狠。可怜秋山丹青之技独步当世,却毁在你这薄情寡义的妇人手里……”八鹤之中,童铸与秋山最为友善,对秋山之死也最为痛心,话未说完,已是泪流满面,蓦地咬牙道,“花无媸,六年前得知秋山死因,老夫便立下重誓,不扳倒你花家,决不罢休。”
  花无媸眼见在场众人无不动容,暗自凛然,冷冷道:“童铸,秋山见我之事十分隐秘,你又从何而知?”童铸道:“你不必管。”花无媸道:“好,我不管,你既然六年前便知道此事,却也难为你性如烈火,竟能隐忍如此之久?”童铸经她一说,自觉失言,扬声道:“总而言之,这六年来我也没用阴谋诡计,只求堂堂正正胜你一场,这开天大典,老夫等得久了。”
  花无媸眉间如罩寒霜,冷笑道:“什么堂堂正正?怕是给他人做嫁衣吧。”童铸一愕,眼角不由自主瞥向明归。花无媸微微冷笑,瞧了童铸一眼,淡淡道:“童老三,你霹雳火性,胆气有余,但心机未免浅露。”又瞧了修谷一眼,冷笑道,“你修老六面和心软,鲜有主见;至于左老二么,虽有几分算计,但气量狭隘,不成大器。”她说到这里,目光转向明归,两人四目交接,空中似有火光迸出。只听花无媸冷冷道:“唯有你明老大,胆识俱佳,计谋深沉,今日之局,恐怕筹谋已久了吧?”
  明归淡淡一笑,漫不经意地道:“其实童老三说得虽然不差,但都不是主因。归根结底,花清渊武功不及三秋,凭什么做宫主?常言道: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嘿嘿,花家执掌天机宫四百余年,如今也该退位让贤了吧?”花无媸冷哼一声,道:“这才是你的真心话吧。”明归哈哈笑道:“你一介女流,欺花家男丁尽丧,做这宫主已是勉强。三十年前天机宫就该易主,但看在你才智高妙,无人能及的份儿上,大伙儿容忍至今,已算对得起你花家了。”
  花无媸冷笑道:“只怕没这么简单,这个什么东鳞西爪功,以你的天资,可不是三五年工夫创得出来的。我倒是奇怪,你怎么学到花家的独门功夫?”明归慢条斯理地道:“你记得当年萧千绝闯山之事吗?”花无媸道:“那有什么干系?”明归道:“当年在石箸双峰下,天机宫高手尽出,与他交手,那一次人人都出了绝招。老夫凑巧留了点儿心,虽没记全,却也记了个五六成。况且三十年来我时时留心,从没闲着。至于心法,虽然花家为长久统治一方,只允自家一门通晓三十六绝,但殊不知天机武学与数术相通,彼此皆有脉络可循。不过真正融会贯通者,却不是老夫,而是我侄儿三秋!”他娓娓道出多年谋划,了无愧色。众人瞧着明三秋,只见他笑容始终不改,不由纷纷忖道:“平日里看他谦冲和气,没料到竟能自创武功。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花无媸一挑眉,冷笑道:“明归,我虽知你城府甚深,但确没料到你心计如此了得,三十年前便开始谋划。”明归嘿然不语,花无媸望着左元等人道:“此人说的你们都听到了,他不过是要夺取宫主之位,你们跟着他,最后也是明家人做宫主,对你们有何好处?”左元笑道:“花无媸,你不用挑拨离间。三秋才气过人,论武,有流水公之能,论算,有元茂公之才。智谋心计,更非他花清渊可比。良禽择木而栖,只有如此人物,方能领袖群伦,将天机一脉发扬光大。”其他三人皆觉有理,连连点头。
  花无媸气结道:“好啊,我天机宫历来以韬光养晦、守护典籍为任,你却说要发扬光大?真是岂有此理。别忘了,叶钊、杨路、还有伯符,都还在我这边!鹿死谁手,还未成定局。”说着向叶钊、杨路看去。叶、杨二人虽然与花清渊交好,但到这个时候,也是心生犹豫,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花无媸心头顿时一窒:“看来,除了伯符顾念旧恩,忠心不贰,就只有‘太乙分光剑’可恃了。好,今天就拼个你死我活。”她握剑之手微微一紧。
  忽听明三秋长笑一声,朗声道:“宫主忒也小家子气了,明三秋绝非要恃强夺位,更不愿天机宫血流成河,要么方才一拳,渊少主不死即伤了。其实说来说去,宫主是以血缘定人,我与各位叔伯却都认为,宫主之位能者居之,唯有武功算术均能服众,方可成为天机宫主。如今我侥幸胜了渊少主半招,宫主若不反对,我再和他比一比算术。若明某败了,转身便走,永不踏入天机宫半步;若是侥幸又胜,宫主怎么说?”
  他这几句话说得光明正大,众人纷纷点头。有人叫道:“不错,今日不能技压全场,日后怎么服众?”“是呀,风水轮流转,花家也该让一让了。”“以算术定输赢,胜者为主!”一时间议论纷纷,喧嚣不已。
  花无媸眼见大势已去,心底里叹了口气。却听花清渊叹道:“无须再比了吧,只求三秋兄当了宫主,不要为难我花家就是……”明三秋正色道:“这个不用花兄说,我以人头担保,花家衣食住行一切如旧,决不为难半分。只是,花家的九大绝学与太乙分光剑剑谱全得交出。”花无媸冷笑道:“好啊,到底露出狐狸尾巴了!”明三秋笑道:“既为一宫之主,不知镇宫绝技成何体统?”花无媸见他志得意满,竟视宫主之位为囊中之物,一时怒不可遏,扬声道:“清渊,和他比!哼,元茂公之才?我倒要看看,这厮有没有先父一半本事?”
  花清渊秉性冲淡,对这宫主之位本无兴致,但又不好违逆母亲,只得应允。明三秋笑道:“如此正好,胜败皆是磊落。渊少主,你我各出一题如何?”花无媸扬声道:“慢来,老身尚是宫主,题目当由老身来出!”明归冷哼一声,道:“若你先来个‘日变奇算’、再来个‘元外之元’,大家都要拍屁股走人。再说你素来不守规矩,难免没有告诉你儿子算法!”花无媸粉面生寒,正欲反驳,却听明三秋笑道:“无妨,只要不是元外之元,随你出题难我!”
  梁萧听到这里,心头大震,几觉难以置信,半晌方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也解不出‘元外之元’!”他有生以来,虽然受过许多苦楚,却从未受过如此欺瞒。想到这里人人知情,唯独自己蒙在鼓里,平白受了五年苦楚,几乎送了性命。他越想越觉难过,一时鼻酸眼热,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眼前迷糊一片,举目望去,四周众人也似变了模样,心中只是大叫:“都是假的,都是假的,花无媸的话是假的,花慕容的话是假的,就是花大叔对我也是假的……”一时间,他悲愤无比,只觉人人可憎,再也不想稍留片刻,一拂袖转身欲走,谁知掉头之际,忽见晓霜怔怔地盯着花清渊,神色惶惑,没来由心头一酸:“天机宫里,也只有她是真心对我,教我识字算数,又百般开导我,让我从天机十算中解脱出来,如今她受恶人欺辱,我舍她而去,岂非无情无义?”想着步子一顿,犹豫不前。
  花无媸目视明三秋,神色阴晴不定,良久方道:“这可是你说的?”明三秋笑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花无媸见他蛮有把握,更觉迟疑,缓缓道:“好,不说别的,就算那道‘日变奇算’。若你算得出,老身自然无话可说。”明三秋嘿然一笑,接过明归递上的算筹纸笔。花无媸冷然道:“好啊,连纸笔都准备好了。”明三秋笑而不言,下笔若飞,刷刷刷写了约摸半个时辰,托起宣纸,吹干墨迹,双手奉给花无媸道:“请宫主过目。”
  花无媸接过细看。众人目光尽皆落在那张墨迹淋漓的宣纸上,心知这薄薄一张白纸,便决定了天机宫来日命运,是以人人目不交睫,紧张至极。
  过得许久,忽见花无媸双目一闭,长长吐了口气,好似苍老了数十岁,半晌慢慢睁眼,幽幽叹道:“果然是道无常道,法无常法。没想到天机宫竟出了你这种奇才。明三秋,算你厉害,从今往后……从今往后……”说到这里,望了望花氏众人,嗓子一哑,竟说不出话来。众人见此情形,知道明三秋解出日变奇算,一时间惊呼欢叫之声此起彼伏,灵台上乱成一团。
  明三秋心中得意万分,一心立威,向花清渊拱手笑道:“花兄,你也来解解,省得来日有人说我胜得不够公平。”口气一转,自然地将“渊少主”变做了“花兄”。花清渊略一怔忡,摇头道:“我解不出来!”明三秋笑嘻嘻地道:“花兄没有试过怎么知道?对了,花兄,第八算‘子午线之惑’你想必算出来了,我有两种解法,不知花兄用的是哪种?”他一副诚心求教的模样,花清渊却嗫嚅数下,又道:“我也没算出来。”明三秋装出惊讶神气,笑道:“那么第七算‘鬼谷子问’用到垛积术,不算太难,花宫主是垛积术的大家,花兄想必也很了得,咱俩切磋切磋如何?”花清渊更为尴尬,低声道:“我……我还是没解出来。”声音越来越小。明三秋故意皱眉道:“如此说来,花兄究竟解出几算?”
  花清渊尚未答话,花慕容已忍不住怒道:“姓明的,胜了就胜了,不要欺人太甚……”说到这里,饶是她如何心高气傲,也是眼圈通红,语声哽咽,再也说不下去。花清渊则臊得面红如血,浑身发抖,俊目之中隐然已有泪光。
  明三秋见他如此模样,大觉心满意足,哈哈笑道:“慕容小姐勿要动气,我随口问问罢了!”说罢又是大笑。
  他笑声未绝,忽听一人冷冷说道:“区区一道‘日算奇变’,又有什么了不起?”明三秋闻声一愣,只见一个腰插宝剑的少年越众而出,大步走来。他不认得梁萧,双眉一扬,厉声喝道:“你是哪家的子弟?这里商量宫中大事,有你插嘴的份儿么?”言辞之中,俨然摆起了宫主的架子。
  花清渊怕他动怒,忙道:“萧儿!你快退下。”梁萧冷冷一笑,却不理会,径自走到案前,铺玉版、拈紫毫、舔丹砚、染乌墨,刷刷刷写下一道算题,高声道:“这道‘牛虱算题’,分别求公牛、母牛、老牛、小牛、黑牛、白牛身上的虱子数目,甚是简单。明三秋你不妨算算。”这道题求六个未知元,相当于“六元术”,精深奥妙,古今所无。
  明三秋接过,凝神瞧了半晌,脸上渐失血色。他力持镇定,淡淡道:“这是什么算题?题意乱七八糟,文辞粗俗不堪!哪里解得出来?”说罢随手掷在一边。梁萧道:“那可不一定。”说着将狼毫在墨砚里舔过,右手持笔疾书,左手运筹如飞,一路解下。花慕容见这小子如此嘴脸,心知必有名堂,忍不住抹去眼泪,站在他身后,瞧他弄些什么玄虚。却只见梁萧算法精微,初时她还勉强看得懂一点半点,看到后来竟全然摸不着头脑,只知道那是极高明的,忍不住脱口叫道:“妈,你快来看!”
  花无媸听她叫声惶急,移步上前,远远瞟了两眼,神色陡变,匆匆靠拢,屏息观看梁萧算题。明三秋正要和她详谈让位之事,忽见花无媸不顾而去,心头大讶,也站上去观看,这一看不禁倒抽了口凉气。他与花无媸均是当世算术大家,梁萧算法之妙,自然一看便知,当真旷古凌今,思人所不能思,想人所未曾想,奥妙之处令二人瞧得呆了。
  梁萧一气解完,笑道:“明主事,这一题也算容易吧?”明三秋眉头紧蹙,沉吟道:“这个委实不算太难,只须细想片刻便能解开。”花无媸心中愠怒:“你现在看了解法,才敢说这话,若只给你题目,凭你也算得出来?”正想着如何狠狠驳他。
  却听梁萧笑道:“我就知道你有这么无赖!”当下又挥笔写下一题,却是一道“北斗算题”,这道题求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七个未知解。明三秋一看题目,不由暗暗叫苦:“又多了一元?此题决计解不出来!”但兀自嘴硬道:“好啊,你先解来瞧瞧,或许咱们想的一般?”梁萧笑道:“你鬼头鬼脑,又想赚我解题,然后说细想片刻,便能解开。是不是?”明三秋脸上一热,支吾不答。梁萧笑道:“装傻么?我再问你一句,你解得出来么?若是不答,便是解不出来。”他步步紧逼,明三秋脸色倏地一变,厉声道:“解不出又如何?难道你解得出来?”梁萧道:“你如此说话,定是自认解不出了!好,我就解给你看,省得你癞蛤蟆坐井底,不知天高地厚!”明三秋正在争夺宫主,一听这话,顿想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语,不由瞪着梁萧,心中气恼至极。
  却见梁萧把算筹一抛,掐指合十,全凭心算,刷刷刷一路解下,一个时辰不到,北斗七解尽数得出,解法之妙当真是亘古以来从未有人涉及。明三秋与花无媸瞧到这里,均是脸如白纸,场上众人虽不了了,但为二人神情所慑,俱都望着梁萧,一时忘了呼吸。
  花无媸心中一阵悲喜交加,抬起头来,喃喃念道:“爹爹,莫非您冥冥中知花家今日有难,特意派这少年来相助么?莫非您在天上穷极巧思,终于解出了元外之元,然后沟通阴阳,传给这少年么?”她绝处逢生,竟想及宿命之说,望着悠悠碧空,几乎痴了。明三秋却浑不知为何大功即将告成之际,竟会冒出这么个少年来,一时间脑中乱成一团,只有一个念头转来转去:“这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惶惑中,却听梁萧朗声道:“这些算法,皆是我求‘元外之元’时想到的,直解到十二元。好,再写一题‘十二生肖问’。”他随写随解,答了十余页纸,忽地摇头叹道:“这一题庞大艰深,我解到这里,终究无以为继。哎,‘元外之元’,当真是无解之元。”他黯然一阵,抬眼望着明三秋,见他心神不属,便道:“你当第七算‘鬼谷子问’很好解吗?垛积术与天元术不同,千变万化无有穷尽。哼,我便出几道算题,跟你切磋切磋。”说着就要出题。
  明三秋已是面如死灰,寻思道:“他算到这个地步,古今所无。他出的题势必千难万难,跟他比算,当真自取其辱!罢了!”想到这里,嘴里一阵苦涩,长叹道:“不用再比了。小兄弟算学通神,明三秋甘拜下风。”此话一出,满座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