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昆仑 > 第 1 章 天机卷
第14节 舍身饲虎

        蓦然间,波斯水钟嗡然长鸣,已至酉时。梁萧听得钟声,神志一清,长吸一口气,摇晃着挣扎起来。明三秋见状也想挣起,但稍一动弹,便觉内腑有如刀割,疼痛难禁,唯有眼睁睁瞧着梁萧一分一寸站了起来。
  梁萧当先挣起,心中狂喜,岂料还未站直,便觉脚酸腿软,一个趔趄又向前扑。此时两人一举一动,无不牵动人心,梁萧这一扑,惊得花慕容失声娇呼,瞧他总算踉跄站定,方才松了口气,心儿兀自突突乱跳:“这臭小鬼,吓死人了。”
  花无媸见梁萧站定,略一默然,走上一步,缓缓道:“恭喜足下,从今往后你便是天机宫主人!”众人闻言俱是一惊,想到从今往后,便要听这惫懒少年的号令,一时均感茫然。秦伯符更想:“我以前还要他当徒弟,现在他却做了老子的上司,简直岂有此理?”接着又想,“当年我打得他好苦,也不知道这小子会否徇私报复。”想着双眉紧蹙,暗暗发起愁来,花慕容也忖道:“我以前常和这小子作对,这遭他做了宫主,不知要不要寻我茬儿。”一时芳心忐忑,好不气闷。
  倒是花清渊眉宇间透着喜色,上前一步,向梁萧作揖笑道:“梁萧,哎哟,不不,梁大宫主,恭喜恭喜。”花晓霜听到这话,方才确信梁萧当真要做天机宫主,顿时心头一迷,傻傻望他,合不拢嘴。
  梁萧喘息初定,双颊上方有一丝血色,闻言只微微一笑,道:“花大叔,你忒也笨了。”花清渊一愣,却听梁萧扬声道:“这个宫主我才不屑做!”此言一出,众人闻言无不愕然。明归不禁喝道:“岂有此理?你既然不屑这宫主之位,为何要出手抢夺?”梁萧冷笑道:“说来明白得紧,我只想叫大伙儿瞧瞧,能者未必居之,胜者未必为王。”众人均是一愣,只听梁萧扬声道:“诸位,若当真来个‘能者居之,胜者为王’,这天机宫主岂不该由萧千绝来做!”
  在梁萧心中,萧千绝天下无敌,而天机宫众人却与萧千绝颇有过节,是以听得这话,无不变了脸色。童铸忍不住厉声叫道:“萧千绝大奸大恶,也配与我等相比?臭小子,你不做宫主便罢了,不要辱了我天机宫数百年清誉。”梁萧道:“说得妙,萧千绝是大奸大恶,这姓明的叔侄满肚皮诡计,难道就是好人?换了是我,宁可要花清渊花大叔做宫主,与大家一团和气,也胜过让这姓明的骑在头上拉屎。”
  除了几个主谋,众人对梁萧这番评语均有七八分认同;更觉与其让梁萧这外人做宫主,倒不如让花清渊来做。霎时间,叶钊、杨路对视一眼,忽地双双站起,走到花清渊身前拜倒,齐声道:“叶杨两家随清渊兄调遣。”秦伯符也拜道:“天机别府三百壮士,听君一言。”
  花清渊慌忙扶起三人,窘然道:“哪里话……这,这……”情急间,已是语无伦次。天机宫年轻一辈多与花清渊友善,先时只因父命难违,此时舆情有变,童铸之子童放当先出列,沉声道:“爹爹,当今外夷强盛,汉室暗弱,我天机宫既以守护典籍为任,正当隐世不出,若得花兄这等恬淡冲虚之人领袖,却是咱们的福气。”修谷长子修天赐也道:“不错,前代恩怨早已过去。若以人品而论,当推花兄为首。”左元之子早夭,其孙左恨弱见势上前一步,向花清渊一揖到地,却不作声。众人心中暗许,一时不分姓氏,纷纷拜倒。
  左、童、修三老没料到后人们都摆出如此阵仗,一时间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心中好生忐忑。明归之子明三叠对父亲背地里器重堂兄,传授衣钵甚为不满,见状步出,向明归拱手道:“父亲,大势已去,清渊兄量大如海,现今回头,还有转圜余地。”
  花清渊无心权位,见众人突然都来推举自己,又是意外,又觉焦急,忙要声辩,忽见花无媸目中精光投来,只得嗫嚅数下,将拒绝咽了回去。
  花无媸微微一笑,道:“既然梁萧有此美意,老身就此谢过了。”方要施礼,梁萧却闪身让过,冷冷道:“不敢当,我帮的是晓霜,不是帮你!”花无媸猜他识破“天机十算”之局,彼此再无转圜余地。但她城府极深,仍是笑道:“那是那是,但我祖孙同心,谢还是要谢的。”梁萧两眼望天,只是冷笑。
  花无媸神色一缓,忽地转身,望着明归,笑道:“老身作主,若明兄迷途知返,此事就此作罢。”明归长叹一声,颓然道:“老夫机关算尽,终究敌不过天意。罢了,三叠,你过来。”明三叠不知何事,心中忐忑,踯躅上前。明归挽住他手,将自表身份的“黄鹤玉佩”交给他道:“如今我便将‘黄鹤’之位传给你,日后明家上下尽皆听你节制。”众人见明归竟要让出八鹤之位,均感诧异。明三叠先是一愣,继而大喜,正要谦让几句,忽觉脉门一紧,竟被明归扣住。
  明归一招制住儿子,更不迟疑,喝一声:“去。”手臂一抡,明三叠当空扫向花无媸。花无媸纵是防范严密,也没料到明归会拿儿子当兵刃,若是抵挡,明三叠非死即伤,不得已向后跃开。明归将儿子在半空中抡了个半圆,所到之处,众人无不退让。花无媸正欲抢上,却听明归厉声喝道:“接着。”忽将明三叠向她掷来,这一掷若泰山压顶,花无媸不得已,停身挥掌,以柔劲卸开,但仍未能全然消去。明三叠被摔得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明归身形一晃,欺到凌霜君面前,敢情他用亲生儿子开路,本意却直指凌霜君母子。这两下甚是出奇,梁萧算尽天下,也算不出明归有这等怪招。凌霜君见状挥掌斜斩,明归手一翻,便向她脉门拿到。忽觉背后有细小暗器破空之声,立时反袖一挥,扫落数枚金针,却是吴常青情急发出。凌霜君趁明归分神的当儿,挽着晓霜右臂斜跃而出,明归飞身抓出,拿住花晓霜左臂。两人各执一臂,齐齐用力,晓霜面显痛苦之色,凌霜君心中大疼,无奈放手。
  明归抓过晓霜,转身挡在身前,花无媸正巧赶到,见状只得停步,厉声道:“你疯了么?”明归眼露凶光,嘿然道:“谁疯了?哼,你说只要我迷途知返,此事就此作罢!呸,你当我白痴么?花无媸,你还在襁褓之中,我便认得你了,你的脾性,我会不知道?你嘴上说得越是好听,心里越是在想最恶毒的法子。斩蛇斩头,你或许会放过左老二、童老三他们,但绝对不会放过我明归。你早就想好了法子,早晚要对付老夫。哼,老夫岂会在你手上受辱?”花无媸叱道:“胡说八道。只要未行传位大礼,老身便是一宫之主,一言九鼎,自然算数!”明归冷笑道:“你现在还是宫主,但大礼一过,你就不是宫主,到时候你以此为由,又可肆无忌惮,算计老夫。”花无媸被他说出心思,脸上一热,忖道:“这老家伙如此狡猾,堪称老身的敌手,难为他隐忍如此之久。”
  明归手上使劲,双眼一瞪众人,厉喝一声:“全都闪开吧!”花晓霜手臂剧痛,但怕爹娘担心,强自忍着,额上却不禁大汗淋漓。左元等人也觉明归做得过分。童铸道:“明老大,常言道”虎毒不食子“,你拿儿子做兵器,那就罢了!但这女娃儿天生福薄,从小命若累卵,实在不该受此折磨。”修谷也道:“明老大,万事好商量,放了这女孩儿,大伙儿从长计议!”左元却是默不作声,面如死灰,显然今日一败涂地,此老已然锐气尽失了。
  明归扫了三人一眼,冷笑道:“你们三个天生就没出息。算上秋老四,叶老七,杨老八那三个死鬼。当年我们七个,哪个不想做天机宫的乘龙快婿,谁知却被外人拔了头筹。”花无媸神色一变,沉声道:“姓明的,过去的事不用再提!”明归冷笑道:“你怕了么?哼,老夫偏要说。那天晚上,这六个脓包喝醉了酒,在湖边哭得跟娘儿们一样!”左元三人见他提到这等隐秘之事,双颊发烧,但事实确凿,又不好驳他。
  明归说到这里,脸上露出追忆神态,恨声道:“老夫却不会哭哭啼啼,便是难过也只藏在心里。我当时自忖今生斗不过那人,便决意将胜负之数留到下一代!哼,我斗不过老子,我儿子未必斗不过他儿子!”他看了昏厥在地的明三叠一眼,叹道,“可惜我那婆娘生个儿子,却是根不可雕琢的朽木,我只能将全部心思放在三秋身上!他虽不是我亲生,却是我呕心沥血,一手栽培的。”
  他说到这里,狂笑数声,瞪着花无媸,道:“你说,若没有这个节外生枝的小子,你斗得过我么?”花无媸这才知今日之变的来龙去脉,她默然半晌,道:“时过三十余年,没想到你还是耿耿于怀。罢了,老身答应你,只要你放过霜儿,无论做不做宫主,我都不与你为难。”明三秋也撑起身子,哑声道:“伯父,这女孩儿着实无辜,既然花无媸这么说了,你便放过她吧!”
  明归微微冷笑道:“我才信不过这个女人。她年幼之时,为执掌天机宫,对我七人百般依赖。但一见到那人,就弃我等如敝屣。三秋啊三秋,你虽然才智不弱,心肠却还不够狠毒,终究难成大事。嘿,但也无关紧要,你不过是老夫的一枚棋子,虽没坐上宫主之位,但打败了花清渊,已遂了老夫的心愿,对老夫再无用处!”明三秋听到这里,只觉神志一阵恍惚:“原来他苦心教导我三十年,不过当我是一枚用过便弃的棋子。”他胸中一痛,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血水洒得满地。
  明归见状,眉峰微颤,但一闪即逝,几乎无人察觉。花无媸见他如此刻薄寡恩,也觉心寒,忽地脑中电闪,脱口叫道:“我知道了,秋山并非自尽,而是死在你手里,是不是?”明归一怔,哈哈笑道:“好个花无媸,你是怎么猜出来的?”此言一出,众皆哗然。童铸等人均是露出茫然之色。
  花无媸心中愠怒至极,面上却不动容,只冷冷道:“这些年来秋山对我表白也不是一次两次。哼,他虽是天底下第一个痴情人,却也是天底下第一个懦弱无能之人。我回绝他多次,他却从未想过自杀。那天他来见我,虽然举动无礼,被我喝退,但凭他的软弱性子,恐怕还没有自尽的胆子……”说到这里,花无媸嗓子微微一哽,秋山对她一片痴心,她并非全然无动于衷,只不过她性子坚毅,不肯当着众人流露罢了。
  明归点头笑道:“说得好,秋山虽然软弱无能,但若要挑起争端,却是一枚再妙不过的棋子。那天我告诉他,说亲耳听你说对他有意。那蠢材相思成狂,闻言岂有不信之理,于是欢天喜地便去寻你。哈,结果自然讨不了好去。我知他每次受挫,势必借酒浇愁,于是便抢先一步,在他酒中掺了一点儿鹤顶红。嘿,然后么,我再将他的死因托在你身上。左元三个本就跟秋山同病相怜,一听这话,哪还有不义愤填膺、替我出力的。”说罢他哈哈大笑,甚为得意。
  这番话尚未说完,灵台上已是群情激愤,如浪如潮。童铸更是愧怒交集,蓦地胸口剧痛,哇地吐出一口血来。
  明归任凭众人叫骂,冷笑数声,手挟晓霜向前便走。众人投鼠忌器,无人敢去拦他。凌霜君心如刀绞,失声大哭。吴常青怒道:“明归,霜儿身患重病,随时有性命之忧,她有三长两短,老夫……老夫将你碎尸万段。”明归一声冷笑,昂然向前。
  这时间,梁萧忽地拾起宝剑,踏上一步。明归面色一沉,森然道:“臭小子,你要做什么?”梁萧将剑在腰间一插,大步上前。他方才击败明三秋,余威犹在。明归不自禁倒退半步,扣住晓霜后颈,厉笑道:“你再上前一步,大伙儿便来个玉石俱焚。”花清渊急道:“梁萧,不可鲁莽。”
  梁萧闻声止步,目中停在花晓霜脸上。花晓霜也瞧着他,大眼中泪光闪动。两人对视须臾,梁萧双眉一挑,含笑道:“明老儿,我跟你做笔买卖!”明归冷道:“什么买卖?”梁萧道:“你放了晓霜!我来做你的人质!”此言一出,众皆愕然。明归不信天下有这等便宜事,只道梁萧使诈,双眉向下一耷,嘿声道:“小家伙,你在老夫面前搞鬼?哼,还早了十年!”梁萧哈哈一笑,忽地挥掌拍中胸口,鲜血顿时夺口而出,浸透衣襟。
  人群中响起数声惊呼,晓霜失声叫道:“萧哥哥,你……你干什么?”梁萧忍痛一笑,涩声道:“明老儿,晓霜时刻有性命之忧,如果突然发病,你挟持一个死人也没用处。我如今身受重伤,便有什么诡计武功,也使不出来,大可随你摆布。”众人听得尽皆呆了。花晓霜泪水在眼中滚动数下,倏地夺眶而出,顺着雪白的双颊滑落。
  花清渊心中焦急,高叫道:“梁萧,勿要逞强,快快回来。”忽地上前两步,一把抓出,要拉梁萧回去,但梁萧步法展动,花清渊一抓落空。花清渊眼看梁萧逼近明归,不由心急如焚。却又不敢再动。
  明归瞧得清楚,梁萧这一掌确是重手法,必然已受重伤,一时转了几个念头,狞笑道:“好!”探手便拿他脉门。梁萧却缩手退了一步,朗声道:“且慢!你若拿了我,却又不放晓霜,怎么是好?”明归心道:“这小子倒是谨慎。”便一点头,笑道,“好,老夫对天发誓,以一换一,决不抵赖,违者天诛地灭,死于刀枪乱箭之下。”梁萧方一点头,道:“如此最好!”说着迈步向前,三人此时相距极近,众人插手不及,唯有屏息旁观,花晓霜泪流满面,连声道:“别来……别来……”
  明归一伸手,抓过梁萧,忽地哈哈笑道:“老夫发誓,你也相信么?”
  一时众皆哗然。秦伯符厉声道:“明归,你再是猪狗不如,也不至于欺骗十多岁的少年吧!”他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明归毫不在意,花无媸却老脸一热,斜睨了他一眼。其他人都感愤怒,纷纷叫骂。
  明归两个人质在握,心中镇定,忽地哈哈笑道:“小子,你如此帮这个病丫头,莫非是喜欢她么?嘿,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却如灵鹤秋山一般,是个情种!”梁萧摇头道:“我只知晓霜真心待我好,我也自然真心待她。”他这番话字字发自肺腑,说得甚是恳切。花晓霜呆呆瞧着梁萧,便如痴了一般。
  花清渊纵然性情平和,此时也不由怒血上冲,涨红了脸,失声喝道:“明归,你发誓不算,不怕天诛地灭?”明归笑道:“天地算个屁?小畜生你只管骂,两个人质远比一个稳妥,待会儿我弄死一个,还有一个呢。”说着哈哈一笑,抓起二小,大步流星,走下灵台。
  花清渊眼见明归进入“两仪幻尘阵”,一时束手无策,急道:“怎么办,怎么办?”他团团乱转,便似热锅上的蚂蚁。花无媸不禁叱道:“胡闹,你已是一宫之主,怎可临危自乱?”转身喝令众人,“立即开启宫内枢纽,逆转两仪幻尘阵。”
  花清渊听得一愣,失声道:“若是这样,萧儿与晓霜岂不危殆。”花无媸叹道:“如今只有赌一次了。明归一时不能逃离天机宫,便一时不会伤害两个孩子。若让他脱身,才是危险至极。倘若三人皆陷在阵中,时候一长,以梁萧的智巧,说不定会有一线生机。”花清渊但觉有理,忙去开启机关。
  明归在石阵中行走多年,早已惯熟,此时急欲脱身,更是行走如风。走了约摸二里路程,忽觉不对,举目四顾,发现石阵已被逆转,不由得失声喝道:“花无媸这臭婆娘,安敢如此?”他深知天机宫之中,唯有花无媸能用出这等险招,情急之下,风度尽失,贱人婊子一通乱骂,花晓霜听得难受,伸手捂住双耳。
  明归骂了一阵,忽又沉静下来,瞧了梁萧一眼,冷笑道:“小娃儿你莫想乘机弄鬼?”他反手将晓霜点了穴道,搁置一旁,左手却仍抓着梁萧,右手折了一根树枝,在地上演算阵法。
  石阵虽然忽正忽逆,变化不穷,但阵中石像样貌却未曾有变,是以高明算家仍可通过一尊石像,推演阵法全貌。明归此时身陷“刺客境”,心急如焚,便定睛瞧着一尊“豫让潜厕”的塑像,用心推算。豫让是春秋时晋国人,为替主人智伯报仇,潜伏在茅厕中刺杀赵襄子,却事败被擒。但赵襄子也是气度特大的人物,认为豫让忠于故主,慨然将其释放。后来豫让又两次刺杀赵襄子,俱都失手,最后一次被兵马围住,昂然不屈,挺剑自杀。而在这“刺客境”中,尽是这等仁义刺客的塑像,个个蓄势待发,气势凌厉。
  明归一手推算,一手却紧扣梁萧后心。要知道,明三秋是他自幼培植,却被梁萧击败,是以明归心底对这少年颇为忌惮,非得抓在手中,才能放心。梁萧看了花晓霜一眼,见她双眼含泪,定定望着自己,眉宇间不胜凄惶。梁萧便对她微微一笑。花晓霜见他笑容洒脱,心中一暖,释然许多。
  明归抬眼瞧见,冷笑道:“你两个小娃儿若要眉来眼去,现今可不是时候。”二人倍感羞赧,各各低下头去。明归冷笑一声,低头又算一阵,忽听梁萧道:“算错了。”明归脱口骂道:“放屁。”但转念又想:“这小子算学无匹,或许当真错了。”想着倒回重算,果然忙里出错,算错两步,一时惊疑不定,阴阴笑道:“小娃儿,你一意指点我,不怕我出了石阵,第一个宰你出气么?”梁萧笑道:“左右是死,死前挑挑你的刺,也是一件快事。”
  明归心中狐疑,盯着他瞧了半晌,却瞧不出什么名堂。但他算出所处方位,终是大觉快慰,长笑一声,方欲起身,忽觉梁萧手臂突起,肘击自家腰间。明归本当他身受重伤,全无气力,浑没料到当此之时,梁萧还有挣扎之能,不由心头惊怒,疾扣梁萧背心要穴。正当此时,他忽觉背脊一寒,一股凌厉杀气汹涌而来。
  明归心中“咯噔”一下:“糟糕,有埋伏。”急欲转身,梁萧趁机发力,大喝一声,从明归掌心挣了出去。
  明归一个分神,竟被梁萧脱出掌握,心中大为恼怒,但那身后杀气十分浓烈,不容他不回身抵挡。哪知转身一瞧,身后却是鬼影也无,只有一尊石像缓缓移至,屈膝捧鱼,却是一尊专诸塑像。专诸乃是春秋时吴国的大刺客,曾将鱼肠短剑藏于四腮鲈鱼之中,刺杀吴王僚。这尊塑像托盘蹲身,短剑欲出,气势凌厉诡异。
  明归瞧得惊疑不定:“难不成老夫紧张太过,生出了幻觉。”他急急转身,却见梁萧抱着晓霜纵跃如飞,靠近燕国刺客高渐离的石像,不禁怒火陡生,大喝道:“臭小子,逃得了么?”
  他纵身跃出,疾步追赶。梁萧怀抱一人,身法稍慢,便觉背后风响,明归已然赶近,一时避无可避,转身使招“舞阳奋戟”,虚晃一枪。明归见梁萧招式精猛,心有忌惮,身形一缓。梁萧趁机退到高渐离石像之后,明归又喝一声,扑到石像后,正瞧见梁萧背脊,当即一爪插落。谁想这记“飞鸿爪”尚未使足,便有一股杀气扑面而来,森寒刺骨,激得明归汗毛陡竖,忙不迭止住去势,拼力后跃。只此耽搁,他这一爪威力大减,独有中指划过晓霜右腿,带起一溜儿血花。
  明归倒退两步,心头兀自突突直跳,厉声叫道:“何方高人,鬼鬼祟祟算什么本事?”久不闻人答话,他转过石像,四顾凝思,却没瞧见有人,唯有一尊石像,左手展图,右手持匕,侧目顾视,正是荆柯刺秦、图穷匕见的模样。那荆柯雕像如生,双眸凌厉,犹如搏兔之鹰。明归和它四目相交,虽明知是尊死物,也不觉心头生寒。他连遇怪事,纳闷至极,转眼一瞧,却见梁萧挟着花晓霜,飞也似转到一尊石像后面。明归快步抢上,却见石后空旷,早已不见那二人的影子。
  梁萧背着花晓霜奔出三百来步,忽地支撑不住,栽倒在地,吐出两口鲜血。花晓霜支撑着从他背上滚下来,急道:“萧哥哥,你伤得重么?”话未说完,眼泪先滚了出来。梁萧喘笑道:“不碍事。”伸手入怀,摸出一方砚台,道,“你看,我那一掌,都打在这砚台上啦。”花晓霜顿时又惊又喜。
  那块丹砚早已龟裂,此时被梁萧一握,顿然四分五裂。梁萧心中暗叹:“可惜,我为取信明老儿,出手忒重了些。”原来,梁萧趁着众人说话之机,将算题时用的丹砚泼去墨汁,塞进衣内,而后引掌自残,故意被明归擒住,好与之同行,伺机救出晓霜。但明归年老成精,骗过此人谈何容易,是以梁萧那一掌落得极重,以致击碎砚台,伤及内腑。这招苦肉计委实至险至危,倘若明归一时性起,当场将他击毙,或是途中点他穴道,梁萧都是徒唤奈何。天幸明归过于谨慎,始终用手将他扣着,给了梁萧可趁之机。
  一路上,梁萧不动声色,心中却不断谋划。待到进入刺客境,眼看明归算错步数,便假意替他纠正,让这老狐狸放宽心思,再瞧得专诸石像迫近明归身后,便借机使出一招“朱亥挥椎”。而依照石阵方位,这招“朱亥挥锤”之后,正是那招“专诸献鲈”。
  梁萧被明归扣住后心,使出“朱亥挥锤”,原本再难变招,但他时机把握极巧,这一招方才出手,那尊专诸石像便已移至,呼应前招,代他使出那招“专诸献鲈”来。明归乃是武学高手,心灵敏锐大异常人,当此逃亡之时,更如惊弓之鸟,步步提防。石像出招,杀气自生,明归一分心,竟被梁萧逃出手底。
  其后,梁萧见明归追上,不得已故伎重施,使出一招“舞阳奋戟”。“舞阳奋戟”、“渐离击筑”、“图穷匕见”本是三招连环,一气呵成。梁萧使过“舞阳奋戟”,便退到高渐离石像后方,石阵运转无时无休,高渐离、荆柯两尊石像向前移动,恰好代他变出其后两招。虽是石像,但凭这两大豪士纵横古今的奇气英风,仍将明归唬得倒退不迭。想当年,花流水设下八百石像,本意是传承武学,万没想到数百年后,他的隔世传人竟会妙想天开,以此石像之威,震惊强敌。
  明归不知石像奥妙,是以想破脑袋,也想不通眼前怪事,眼望着梁萧逃走,惊骇之情倒是胜过懊丧之意了。
  梁萧喘息已定,一低头,忽见花晓霜裤脚湿透,心中一惊,捧过看时,只见她小腿上竟有一条又深又长的口子,血流不止。花晓霜先时惊惶太甚,竟没觉出疼痛,此时定眼瞧见,方觉疼痛难禁,忍不住低声呻吟。梁萧伸手将她血脉封住,撕下衣衫裹扎。蓦地,他身子一震,回头一瞧,顿时瞠目结舌,定定地说不出话来。
  花晓霜见梁萧神情古怪,循他目光看见,只见来路上血迹点点,殷红醒目。花晓霜倏地俏脸煞白。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似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花晓霜心知明归狡诈,决不会漏掉这个线索,光阴流逝一分,危机便迫近一程,略一沉吟,毅然抬头道:“萧哥哥,你先走,就留我在这里好了,明归爷爷还要用我胁迫爹爹,一定不会害我的。”她虽力持平静,心内却是苦涩难言,话未说完,眸中已泛起蒙蒙泪光,若非怕梁萧担心,早已扑入他怀中,大哭起来。
  梁萧心念数转,瞬间已有决断,颔首道:“也好!”晓霜虽有舍己之心,可深心里依然盼着梁萧突出奇计,再携自己脱险,但料不到梁萧答得如此爽脆,一怔之间,忽觉神封穴一麻,身子无法动弹。花晓霜大吃一惊,欲要询问,可一口气堵在喉间,怎也吐不出来。
  梁萧脱掉花晓霜外衣,捡起一根枯树枝,将外衣覆在上面。花晓霜恍然有悟,欲要喊叫,却出不得声,欲要阻拦,一根指头也抬不起来。梁萧深深看她一眼,蹲下身,笑道:“乖乖地呆在这儿,穴道片刻就解啦!”忽见花晓霜脸上泪水纵横滑落,也不觉眼眶酸热,强笑道:“晓霜,你答应我一件事好么?”
  花晓霜的泪水早已迷糊了双眼,几乎看不清梁萧的形影,只是心中明白,此地一别,或许便成永诀,一时间,真恨不得死了才好。隐约间,只听梁萧在自己耳边低声道:“不论如何,你都要好好爱惜身子,将来有空闲,我还来天机宫看你。”花晓霜每听到一个字,心都被撕裂一分,那般痛苦生平未有。只听梁萧又吃吃笑道:“不信么,来。”说着伸出小指,与花晓霜小指拉钩:“金钩银钩,说话不算是小狗。”花晓霜听到此处,早已泪落如雨,但胸中枉自百转千回,却吐不出一个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