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石镜更明天上月(3)
她盯着这个红发伟烈的男子,她有些明白这个人的今生为何无赖了。

  那也许是源于一个誓言 ——

  下辈子,我不再要显赫的功名,不再要无敌的武功,我只想好好爱你。

  那个狂傲的、天下无敌、以功勋为命的男人,竟然会许下如此的誓言,这女子,在他的心中是如此的重要吗?是因为这个誓言,所以他才甘愿寄心诙谐,无赖度日吗?

  茫茫的黄沙将她的双眼遮住,那两个身影不断在她的心中盘旋着,将一幕幕凄伤的前尘幻影在她的心头闪现。她能感受到他们的每一寸伤感,每一分悲苦。在世界的另一端,她似乎也禁不住为他们而悲,为他们而哭。

  原来,这就是轮回的力量,竟能将前生的悲伤、痛苦如此真切地凌驾在一个毫不相关的人身上。

  原来,世上真的有这样令人痛彻心肺的情感。

  为什么,她悲伤了千年,看透了人间一切虚伪、欺骗,却从未遇到这样的真情?

  为什么?

  苏犹怜抬头看着李玄,李玄的双目中有温柔的光,她知道,这温柔,前生属于承香公主,今生属于龙薇儿,却不是她的。

  她的心突然一惊 —— 这又有什么关系?

  自己并不爱他,终有一天,会亲手将他杀死。

  但为什么,心中还是如此苦涩?

  是在怨恨那注定没有结果的七重考验吗?

  她可以放下这一切,只要她将心关闭,让九灵御魔镜停止旋转,这一切都将沉寂,那时,李玄将失去前生的力量,沦落到任心魔宰割。

  但是她不能。

  她要让这个男子活下去,直至他完成七重考验。

  一定要完成。

  然后,她还是那个雪城。

  那个曾魅惑天下、杀人无算的妖女。

  李玄并没有留意这一切。

  前生的他跟今生的他在这一点是相似的,永远不会将目光投在守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上。

  他笑道:“我们杀出去吧。”

  定远刀的红光缠身,李玄虽然神通低浅,不能理解这红光中蕴蓄着多么强大的力量,但却知道这力量必定不凡,信心不由得大增,就兴起打落水狗的主意。

  苏犹怜默然点头。

  李玄扶着苏犹怜,大摇大摆地向外走去。刀光赤红,群邪辟易,山谷中那么强劲的风都无法吹进来,舒适无比地就穿洞而出。

  独目怪兽受了他身上的刀光催逼,狂窜而出,引得李玄一阵哈哈大笑。突然,那些独目怪兽发出凄厉的叫声,爆成一团团苍白的光,向云团中飘去。李玄目光郑重,他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妖气正在疯狂地涨大着。

  云团终于聚合成一个无比巨大的气堆,然后慢慢地收缩着。怪物们的身躯已被云团吞噬,只剩下它们那火珠一般的独目,围绕着云团一刻不停地旋转着。李玄定住双脚,定远刀发出细细的低鸣,提醒他即将到来的危险。

  忽地,轰然一声响,那云团炸了开来,几百道凌厉的光华冲天而起,向四周飙射。李玄慌忙催动定远刀,刀光如蓬般炸开,护住面前。

  光华激冲而至,跟刀光撞在一起,李玄的身子不由得晃了晃!

  一个淡淡的声音自云团中传了出来:“我料得果然没错,你并未完全继承定远侯那无敌的修为。这蜃光一击,若是定远侯,蜃光早就被挡了回来,我心爱的云海雪蜃,也就会爆体而亡了。”

  一个庞大的虚影站在半空中,只有上半截身子,下半截隐在一个巨大的妖物之中。那妖物生得极为怪异,仿佛是一个盘子一般,覆在一个几十丈长的巨壳之中。那壳极为坚硬,但它的身体却柔软无比,在巨壳中不停地蠕动着,不停地吞吐着云气,只是这云气并不像方才山谷中充满的那样静止不动,而是不断地幻化出无穷无尽的形状。有时如山,有时如水,有时却如城郭村寨,世间万物,看得人眼花缭乱。

  难道,这才是方才盘踞谷底的妖物的真相吗?

  心魔仿佛知道他的想法,悠然道:“你想得不错,云海雪蜃本是上古妖物,千年修行,善能幻化各种幻景,诱人上当。你当年为了封住我,便捉了它来,借它的天生灵能,将我封在幻象之中。它为了对付我,耗尽了所有灵能,只能化为云气之状。但现在,我脱出禁制,它也就复了原形。只是没有你全部功力压制,它又怎能对付得了我这心魔?所以,它现在已成为我的仆人,转而对付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