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鬼牙石里真的有鬼牙啊?”战天风吓得一哆嗦,差点摔下崖去。
“你抖什么抖?羊癫疯发作啊。”壶七公骂:“鬼王双牙是被封印了的,不是有特别的机缘或九鬼门解印的咒语,鬼王双牙是不可能破石而出的,告诉你吧臭小子,老夫之所以现身出来,是因为老夫事先竟没发现这是鬼牙石,九鬼门竟和老夫玩这一手,哼哼,那老夫就陪他们玩玩。”
“原来七公是真不知道这是鬼牙石,九鬼门还真是厉害啊。”再想到壶七公让他鬼鬼祟祟的钻地道到这里来的事,战天风对壶七公的本事可就大大的怀疑起来,不过不敢直说,道:“那九鬼门看上去好象很厉害啊。”
“小叫鸡说话不放盐,什么叫好象很厉害?”壶七公哈的一声,道:“邪道中三大势力,九鬼门,一钱会,魅影教,九鬼门乃是老大,弟子遍布南北,门中好手如云,仅一流高手便多达四五人,岂是说着玩的。”壶七公说到这里,突然明白了先前战天风话中的意思,怒声道:“好啊,臭小子,瞧不起老夫是不是,你知道老夫是谁,实话告诉你吧,老夫便是七大灾星之一的天鼠星,九鬼门虽然了得,但还真没放在老夫眼里。”
“七大灾星?”战天风一下子兴奋起来,叫道:“是哪七大灾星?怎么个灾法儿?”
“什么叫怎么个灾法儿?”壶七公直吹胡子,道:“天困星,天算星,天巧星,天欲星,天厨星,天医星,加上老夫这天鼠星,便是七大灾星。”
“好响亮的名字。”战天风越发兴奋,道:“天下便是你们七个人最厉害吗?再没有人打得过你们七个?”
他这一说,壶七公的脸却黑了下去,道:“臭小子知道什么?你以为说一个人厉害就是打架天下第一啊?人各有各的本事,各有各的长处,七大灾星,都是各怀奇技,天厨星厨技天下第一,说到炒菜,皇宫中的御厨也要喊他祖师爷,天医星医术生死人而肉白骨,即便是落了气,他也能扯着你脚后跟扯转来,天巧星一双巧手无双无对,做出的鸟会飞,做出的鱼会游,机关之学更是前超古人后无来者,而说到神偷之技,自然以老夫为天下第一,这天下就没有老夫进不去的地方,偷不到的东西。”
他越说越兴奋,战天风却是越听越失望,心中暗叫:“什么鸟七大灾星,原来就是些厨子郎中木匠,这老狐狸干脆就是个老偷儿,却还牛皮梆梆,什么没你偷不到的东西,九鬼门门主的脑袋你偷得到吗?”
“总之不惹我们便罢,谁惹上了我们,那就是惹上了灾星,所以江湖中就合称我们做七大灾星了。”壶七公还在说,战天风却不乐意听了,从怀中摸出鬼瑶儿给他的鬼刀刀谱,道:“七公,鬼瑶儿给了我一本鬼刀刀谱,说是七七四十九天后要考教我的刀法,你老偷得多见识广,帮我看看这刀法管用吗?”
给打断了话头,壶七公大不高兴,沉着脸道:“小叫鸡没见识,鬼刀刀法为九鬼门入门刀法,怎么会不管用?”
战天风现在对他的权威已大是怀疑,坚持道:“可人家用的都是仙法道术,我却用刀,招法再妙也没得打啊。”
“你小子根本什么都不明白。”壶七公大是摇头,道:“不论仙法道术佛法魔功,归根结底,练的都是灵力,说灵力你又听不明白了,但你傻子小吃饱了身上有力总明白吧,灵力也是力,你吃得越饱越有力,灵力则是修炼得越深越有力,你小子和人打架,难道光凭一身傻力吗?有力又会两招不是更管用,灵力也一样啊,灵力越深招法越妙,打架就越厉害啊,当然,灵力终究不是普通的肌肉之力,一时半会和你也说不清楚,但大概意思错不了,招式武功绝对是有用的,无论是九鬼门等三大邪教还是自称为玄门正宗的七大门派,从掌门人到弟子都是每天要练功的,在内练精,练气,炼丹,再高一层的练元神,在外练刀练剑练拳练法器,少一样都不行。”
先前鬼瑶儿没说清楚,战天风心中疑惑,这会儿总算是大致明白了,想:“我一直瞧不起武功,原来是不对的啊,也是,天兵天将打架,不也是要用武器吗?用武器自然就有招式了。”一时又兴奋起来,道:“这么说鬼瑶儿没有骗我,只要我悟性高,真的能一步一步的学会她九鬼门的各种本事,成为天下一等一的高手?”
“只要你小子悟性高就可以学全九鬼门功法?我呸。”壶七公照脸对着他呸了一口,道:“小叫鸡哎,我告诉你实情吧,九鬼门立派以来,共玩了三次鬼婚游戏,结果是送给了阎王爷三九二十七颗脑袋,而并没有嫁出一个女儿。”
“啊?”战天风吓一大跳,道:“那是怎么回事?莫非那些拿到鬼牙石的人-----?”
他没说出来,壶七公却替他说出来:“那些拿到鬼牙石的人都是些大傻瓜是不是?唉,我看你才是个大傻瓜呢?你难道没想过,区区四十九天,你能把鬼刀刀法练到什么样子呢?我可以说,你只要能把四十九式刀法学全,那你小叫鸡基本上就可以称为奇才了呢?可你这小叫鸡奇才拿着这半生不熟的刀法,能和九鬼门派来的人打吗?你认为打得过?”
“打肯定是打不过的。”战天风摇头:“可鬼瑶儿说,这是考教候选人的才智,不是仇杀,他们------。”
“他们怎么样?”壶七公冷笑:“他们会跟你慢慢的玩一会儿,看看你是不是把刀法都学会了,不对的地方甚至还指点你两下?哈,你小子还不是一般的天真,告诉你吧,来考你的人,不会是武馆里老师考徒弟,而是以命搏命,当然,来人绝不会用其他功夫,用的绝对就是这四十九式鬼刀刀法,而且也绝不会用玄功灵力,甚至不会来跟你比力大,不会大力打小力,很公平的,就是刀法对刀法,但这种绝对的公平里其实是绝对的不公平,你练了几天,他又练了多少年,半生不熟对熟极而流,除非你真的是世间罕见的天才,你才过得了关,但你不能叫不公平,因为九鬼门挑女婿,挑的就是世所罕见的天才,你不是天才就只有认命。”说到这里,壶七公要笑不笑的看着战天风,道:“小叫鸡,你认为你是天才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那种?”
战天风当然知道自己不是,捧着那册鬼刀刀法,哭丧着脸道:“这么说我死定了?”
“如果你小子死定了,老夫我现身出来做什么?”壶七公冷笑。
战天风眼睛一亮,但随即又黯淡了下去,这会儿也不管壶七公是不是爱听了,道:“七公啊,我听明白了,你们那七大灾星确实是各有人所难及的奇技,但真打起来其实不行是吧,而且你老孤家寡人一个,九鬼门却是好手如云,你怎么救得了我啊,唉,我是认命了。”
“说你傻你还傻出浆了。”壶七公恼羞成怒,骂:“早告诉过你,并不是拳头硬就是天下第一,他九鬼门好手如云怎么样,老夫又不跟他硬碰硬,老夫跟他玩阴的,只要你小叫鸡听我的,老夫包你最终过关,把鬼瑶儿那小美人抱上床。”
“只要能保住命,不论你老要我做什么我都照做,至于那鬼丫头,说句实话,太冷着点儿,抱她上床我实在是有些怕冰手。”战天风说着大大摇头。
“黄毛鸡崽儿,知道个什么?”壶七公哈哈大笑:“鬼瑶儿冷,那是傲的,等你把她抱上床剥光了,看她还傲不傲?两把一摸,自然就热得烫手了。”
他这一说,战天风倒又心动了,想:“这个七公说得到有理,把她还剥光了还傲,老子打她屁股,不过她功夫比我高,万一恼起来一脚把本穷少爷踹到床底下那就搞笑了。”
“臭小子不要胡思乱想,打起精神听老夫说。”壶七公一声暴喝,战天风一凝神,看着壶七公,壶七公道:“九鬼门貌似公平其实不公平,我们就给他来个更不公平,他们以为你只会鬼刀刀法,我们就在这一点上让他们上个大当。”
他这话叫战天风心中一跳,叫道:“七公的意思是要另传我仙法玄功?”
“我的东西你学不了。”壶七公摇头,道:“但我另外有东西给你。”说着一跃过来,到了战天风面前,同时从腰间的一个皮囊里掏出一本小册子和一个鸡蛋。壶七公先把小册子递给战天风,道:“这是老夫从听涛岩偷来的听涛心经,乃是玄门无上心法之一。”
壶七公说他的东西战天风学不了,战天风先就晕了一头,接过那什么听涛心法,翻了一翻,里面也有几个图式,边上有字,战天风也没心思细看,道:“这一本好象比九鬼门的鬼刀秘谱还要薄些哈。”
壶七公人老成精,立时就听出了战天风话中的意思,劈面就呸了一口,骂道:“什么薄些厚些,你小子的意思是这个还比不了那什么鬼刀是吧,我呸,你知道个屁,竟敢瞧不起听涛心法,当世七大玄门你知道吗?道德观,洗剑池,听涛岩,长风阁,古剑门,修竹院,无闻庄,七大玄门之中,听涛岩名列第三,当年的创派祖师听涛子在听涛岩上静坐四十年,于涛声中得窥先天无上玄机,就此创立听涛岩一派,这听涛心经便是听涛子亲手所书,你竟拿来和鬼刀刀法比,别说这鬼刀刀法,便是九鬼门的万鬼大法,真要比起来,也不见得就强过了这听涛心法,虽然现在听涛岩实力比不上九鬼门,但那是听涛子的后辈弟子不争气,可不是听涛心法不行。”
“真的?”战天风立时大感兴趣,一页页翻起来。
“先不急着翻,听老夫说。”壶七公止住他,道:“听涛心法玄妙精深,没有个三五十来年你是摸不到门的,而九鬼门给你的时间只有四十九天,根本来不及,所以想要和九鬼门玩,首先要靠这个,过了第一关再说。”壶七公说着把那个鸡蛋递到了战天风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