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靠鸡蛋过第一关?”战天风没明白:“鸡蛋碰石头吗?”
“拿你的脑袋碰石头。”壶七公骂,道:“这不是鸡蛋,乃是一粒先天丹,对练功大有助力,是老夫当年用一样宝贝跟天医星那老狐狸换来的,本来想偷没偷到,气死老夫了。”
战天风大喜,叫道:“先天丹,是不是服了这个就可平添一甲子功力?”
“你小子戏文看多了是不?”壶七公敲他脑袋:“这世上哪有那样的好事,要那样谁还练功,都去炼丹来吃了,这丹虽是宝贝,也只能助你练功而已,功夫无论如何都是要自己去练的,你服了这先天丹,练起功来就可事半功倍,尽快入门,而你只要有了入门的功夫,九鬼门的人找上你时,你就能占便宜了,因为他不知道你肚子里另外有东西啊,只和你斗刀法,你小子只要机灵些,不露了风,再吃点苦把刀法摸透了,过第一关绝不成问题。”
他这样一说,战天风真的看到了希望,大喜道:“快给我吃。”拿过先天丹,看了看,便要去石头上敲那壳,他吃过煮鸡蛋,都是那么吃不是?
“等等。”壶七公止住他,道:“不是这么吃,吃之前先要准备好。”说着拿过那册听涛心经翻了翻,道:“要你小子看,你一时领悟不了,老夫把前面最基本的说给你听好了。修真之道,万变不离其宗,无论佛道魔精,千功万法,都是要练出灵力,然后结丹,然后养元婴,到功成圆满,才能元神脱体,白日飞升,而入手之法,大致也差不多,第一步无论如何都是练精化气,第二步凝气结丹,养丹如养胎,十月胎满,元婴出生,然后细细养之便是,听涛心经是玄门正宗,走的也是最正规的路子,入手难,到后面的进境反而要快些,老夫之所以给你先天丹,便是要借先天丹之力,把你送进门槛去,至于后面的,就看你小子的悟性和肯不肯吃苦了。”
“我最不怕吃苦的了。”战天风忙拍胸脯保证:“至于悟性,不是吹,小子总觉得比一般人还要聪明着点儿。”说到这里,眼珠子一转,道:“七公,这听涛心经如此了得,你老一定是全部练成了是吧?”
“呸。”壶七公对着他重重呸了一口,骂道:“你小子聪明不见得,鬼心眼多却是不假,你的意思是听涛心经了得老夫为什么不练是吧,告诉你,老夫当年就是因为本门玄功再无寸进,灵力虽成,也不大不小结了一粒丹,却就是养不出元婴,所以冒险偷经,想要从听涛心经这玄门正宗心法中另走一条路子,谁知偷来一看,根本练不了,因为每一派的心法都是不相同的,尤其我天鼠门心法,更是别具一格,想要练听涛心法,必须彻底废了我天鼠门的心法,这个我就不愿意了,所以没练,小子,现在明白了没有,告诉你小叫鸡,再敢跟老夫玩心眼儿,老夫就打爆你的叫鸡脑袋。”
战天风忙称不敢,心中转念:“老狐狸精明之极,本穷少爷的心思还真瞒不了他,什么要练听涛心法就要废了本门心法,也不知是真是假?”对壶七公不愿教他本门的功夫,战天风始终是心怀芥蒂,认定壶七公是想藏私,不想把厉害的教他,所以才弄一本什么听涛心经来对付他,他就没想过,壶七公用得着应付他吗?不理他岂非更好?不过也不能怪战天风,他这种从小在街头苦苦挣命的人,每一口吃的来得都绝不容易,天上更从没有掉过馅饼,太好的事情论到他,说不定就是个陷阱,所以疑人的时候永比信人的时候多,无论任何时候,比别人他都会多一个心眼,这种习惯已深铬在他的骨头深处。
“修真之士,入手第一关最难的就是入静,无论怎么去收扰心神,也无论躲到哪儿,即便深处幽室之中,也总会有细小的声音,一点点儿就会引开人的心神,听涛子这听涛大法却反其道而行之,别人是躲声音,他却是有意的去听,最终听而不听,物我两忘,此法别具一格,真的是奇才啊。”壶七公眼望远方,眼中露出神往之色,猛地凝神,看着战天风,一脸肃穆的道:“臭小子,绝世心法就在眼前,休要胡思乱想,照老夫说的话去做。”当下教战天风盘膝坐好,又把听涛心经第一步入门的心法让战天风背熟领悟了,随后剥开先天丹,还真的象鸡蛋一样,剥开壳是一层蛋白,再剥开蛋白,最后出来的是一粒大拇指大小的红丸子,清香扑鼻,壶七公把红丸子塞进战天风嘴里,战天风含着,入嘴即化,只觉一道寒流直入腹中,稍顷却发起热来,而且是越来越热,战天风早忘了心法,只是感觉着腹中那团热气,心中转念:“怎么这般热法,不会把我肠子烧穿吧。”
正胡思乱想,猛听得壶七公一声顿喝:“臭小子,快快凝神定意,再敢胡思乱想,浪费了老夫的先天丹,老夫就一脚将你踹到崖下,让你小子一步成仙。”
战天风吓一大跳,想:“老狐狸只怕真个做得出来,不管了,赌一把,赌赢了说不定真就成仙了呢?”一咬牙,再不去想别的,照着听涛心经的心法,将心神凝在各种声音上,来一种听一种,最初纷繁杂乱,各种声音如万马奔腾,层出不穷,但一一听去,慢慢的到最后,却全都忘了,听而不听,最后什么也听不见了。
也不知过了过久,战天风终于醒了过来,只觉阳光刺眼,慢慢睁开眼睛,见远远的天边,一轮夕阳高挂,记得先前太阳还只稍稍偏西,想不到一坐就是一两个时辰,转眼见壶七公坐在一边,站起身来道:“没想到我还真有点坐性,一坐就是小半天,到让你老久等了。”
“什么小半天。”壶七公嘿的一声冷笑:“你小子不记阳魂,现在是第二天了呢。”
“什么?”战天风大吃一惊:“你是说我这一家伙坐了一天多?不可能吧?”
“什么可能不可能,老夫七老八十了来骗你小叫鸡玩儿吗?”壶七公撇撇嘴,眼见战天风张着嘴发呆,道:“你小子坐这么久,也有点什么感觉没有,不会是白坐了吧?”
他这一说,战天风醒过神来,立觉腹中一热,同时觉得身上说不出的舒畅,手脚上也好象充满了力量,眼睛也似乎更亮了,耳朵也更灵了,周遭的一切,仿佛都象雨洗过一样,鲜艳透亮,而地下明明是干的,没有下雨,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的感觉更敏锐了。
战天风把这种感觉说给壶七公听,壶七公脸上终于露出微笑,点头道:“很好,你小子入门了,一般修真之人,要有你这种感觉,至少要一到三年,若是那心绪杂乱完全无法入静之人,也许一辈子也体会不到你这种感觉,不错,不错,听涛心法果然了得,先天丹也不愧是天医星亲制,这么一天两天的,药力不可能完全吸收,小叫鸡加油练,到药力完全吸收,说不定能练出灵力也不一定,那时要过九鬼门第一关,就是坛子里捉王八,十拿九稳。”
听他这么说,战天风也是十分高兴,想到心中一个疑问道:“七公,灵力到底是什么?我这种现在还不是灵力吗?”
“你现在只有一点点儿气感,就说到灵力,哈,不要笑死人了。”壶七公大笑,道:“你练出一点点真气,感觉手脚有力是不,这就叫内力,越往后练,气越足,内力也就越深,但内力只能借你的身体发出来,手脚若不能动,内力再强也是白搭,而灵力就不同,灵力是可以借神意发动的,也就是你心意一动,便可发力,例如你看那枚果子,你内力若深,一吸之下可以吸过来,但一定要用手若身体其他部位把气发出去,但你灵力若成,你一想就可以把果子吸过来,这就是灵力和内力的区别,一个用肢体,一个用意念,不过你小子不要又想歪了,以为只要练出灵力手脚就没用了,武功招式更没用,那种想法就走火入魔了,灵力和内力一样,配上了精妙的招式,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尤其是在对手灵力与你不相上下时,你哪怕只高出一招,那也是你胜。”
“我明白了。”战天风欢喜大叫:“内力就是吃饭放屁的力,力在身上,灵力就是胡思乱想的力,力在脑袋里,是也不是?”
壶七公给他说得哈哈大笑,道:“吃饭放屁的力,没错,是这么理解的。”
见壶七公点头,战天风更是高兴,眼睛不由自主就盯着了那枚果子,心中叫:“过来,过来。”这么叫得十来声,那果子突地动了一下,战天风狂喜,加倍用力再叫,那果子又动了两下,就在战天风心中大有成就感之际,那树枝上突然钻出一头小松鼠,随着那果子的一阵乱晃,一口叼了,随即跑了回去。
“原来是这死老鼠在摇树,还以为本穷少爷真个是天才,这会儿就出了灵力了呢?”战天风大是丧气。
他的情形自然都落在壶七公眼里,打个哈哈,道:“小子,你省点力气吧,别果子没吸过来,眼珠子倒掉出来了。”略停一停,道:“九鬼门只给你四十九天时间,真要照他们的时间,即便你学了听涛心法,只怕仍过不了关,四十九天,你最多聚得一点点内气,精力能比常人强一点点,力气略大几分,灵力是绝不可能出得来的,这点真气用在刀法上,要好一点,但强不了太多。”
他说了半天,似乎又不行了,战天风有些傻眼,道:“七公,你老的意思是,我是白费这半天劲了?”
“谁说你是白费劲了。”壶七公瞪眼,道:“只是时间少了点儿,但老夫已预有准备,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又钻地道又用玄女袋把鬼牙石装起来吗?因为九鬼门能对鬼牙石生出感应,所以他们说第五十天找到你,就一定能找到,但鬼牙石进了玄女袋,九鬼门的人就感应不到你了,你又是在地道里溜过来的,即便那会儿有人跟着你,他发现不了地道也找不到你,那你等于暂时彻底摆脱了他们,你就有更多的时间练功,到把药力全部吸收干净,刀法也熟了,就算不出灵力,我相信你小子也能赢。”
原来壶七公让他袋着鬼牙石钻地道是这个意思,战天风明白了,赞道:“七公果然是神机妙算。”
壶七公嘿了一声,大为受用,道:“现在你有三天时间,这三天你不能再一坐就是一天了,得把大部分时间用在学刀法上,因为老夫可以指点你,你在练刀法的同时再苦练听涛心法,吸收药力,能到什么程度,那就全看你自己了。”
“为什么只有三天。”战天风大是奇怪:“就是以九鬼门定下的时间也有四十九天啊。”
“九鬼门鬼影遍布天下,三天的意思,就是在这三天里,他们找不到我们,但三天后就不一定了。”壶七公看着战天风,见他似乎仍没明白,续道:“你要想赢,就一定要打九鬼门一个出其不意,九鬼门的人若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必会怀疑,也就一定会提高第一关的门槛,所以绝不能让他们看到老夫,明白了吗?”
“小子明白了。”战天风点头:“你的意思是,三天后我就必须独立练功,直至过了第一关,但过了第一关之后,七公你不再帮我了吗?”
“你这臭小子人小鬼大,老夫甚是不喜。”壶七公斜眼瞟他一眼,道:“但鬼牙石过我手竟没发觉,老夫一生人里没丢过这般大人,这都是九鬼门的错,老夫若不陪他们好生玩两把,那也太对不起人了,所以老夫一定会陪他们玩到底的。”
“太好了。”战天风欢叫道:“有七公在背后主持,九鬼门这个跟斗栽定了。”
“若不叫九鬼门栽上个大跟斗,他也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壶七公得意的捋着胡须。
“老狐狸贼精贼精,但死要面子,爱戴高帽,哈哈,看本穷少爷拍他的老屁股。”战天风心中转着念头,嘴上加倍的大拍马屁。
壶七公对战天风的马屁果然大是受用,点了点头道:“老夫料定,第一关过后,马上就会让你过第二关。”
“第一关过了当然是第二关了,却还料定。”战天风心中打哈哈,嘴上却道:“七公神机妙算。”
“老夫不能跟得你太近,但又必须在你拿到第二关的试题之前及时指点于你,这是个难题。”壶七公说着捋起了胡须,忽地眼睛一亮,从腰间皮囊中掏出一粒珠子递给战天风,道:“这个你拿着,不要丢了,那随你到哪儿,我都知道,你拿到第二关的试题后,找到最近的城池,每夜三更后在东门鼓楼上等我,最多三天,老夫一定赶到。”
“这珠子这般奇妙,太好了。”战天风大喜,将珠子放进怀里,却又担心失落,拿在手中,一时不知放到哪儿为好。
壶七公看他为难,道:“就放到那玄女袋里好了。”
战天风疑道:“你不是说这玄女袋十分厉害,连鬼牙石的灵力都可以封住吗?难道这珠子比鬼牙石还要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