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不是。”壶七公摇头:“说给你听也无所谓,这珠子叫妙香珠,能发出一种奇异的香味,这种香味,除了本门弟子,别人是闻不出来的,妙香珠本来是用来考校本门弟子的嗅觉能力的,并无大用,玄女袋能封印袋中的一切灵力,但香味是不会去封的,所以你小子只要不是连袋子一块儿掉了,不论你到哪儿,老夫都能找到你。”
“七公放心,这袋子我是绝不会掉的。”战天风用力点头,将妙香珠放进了玄女袋里。
壶七公随即开始指点战天风习练鬼刀。他那皮囊里还真是什么都有,掏一掏竟又掏出把刀来,他那皮囊最多不过半尺长,那把刀却有三尺长,照理说是无论如何都是放不进的,但战天风见识了玄女袋忽大忽小的玄机后,猜得壶七公这袋子十九也是一件宝物,便不大惊小怪,只是心中转念:“这刀子不知能不能放进我的玄女袋。”
鬼刀刀法诡异辛辣,招招用奇,绝不走正道,但这正合了战天风的性子,要知他从小在街头混,人小力弱,无依无势,和人斗只能抽冷子玩阴招,越阴的他就越喜欢,鬼刀刚好合着了他这一点,因此上手竟是极快,而且战天风知道机会难得,又是关系到小命的大事,因而加倍用心,他脑瓜子也确是灵活,领悟力极强,壶七公指点他时虽骂的时候多,但背地里也不时暗赞:“这小叫鸡还真有点子鬼聪明。”
不练刀的时候,便练听涛心法,这个是一点也急不得的,只能一天一天的积累火候。听涛心经前半部载的是听涛心法,从聚气结丹到养元婴,讲得清清楚楚,后半部载的则是练出灵力后的各种妙用,首先第一点讲的便是驱物,也就是壶七公讲的用意念吸果子的本事,能驱物了灵力便算是出来了,然后还有五行遁术等术法,战天风这才知道那天鬼瑶儿挑一把土就不见了,原来是五行遁术中的土遁。灵力的各种妙用看得战天风心痒难搔,但灵力没出来前,一切都没有用,只有干着急。
三天时间里,战天风基本上把四十九式鬼刀给学会了,要熟极而流,自然得慢慢练,听涛心法倒似乎是老样子,跟第一天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每次练完后都觉精力格外充沛,头脑也异常清醒,学起刀法来领悟更快,另外这三天里壶七公还给战天风讲了江湖中的一些见闻,虽然催着他练功说得不多,但江湖中的基本大势和一些主要的人物帮派还是让战天风有了个大致的了解,再不似先前的两眼一摸黑了。

这天早间,战天风一趟刀法练毕,壶七公点一点头道:“行了小子,精是谈不上,论熟到也有三分了,只能这样子了,九鬼门三天感应不到你,必会在这一带大举搜索,这地方不能再呆了。”
战天风收了刀,当着壶七公的面,终是不敢试着将刀塞进玄女袋里,便背在了背上,道:“现在怎么办,我躲到哪里去?”
“小叫鸡,你会水吗?”壶七公凝眉问。
“会。”战天风一拍胸膛:“这天下淹得死我战天风的水,还没生出来呢。”
“什么叫水没生出来,臭小子吹牛皮也有点条理好不好。”壶七公骂,从皮囊中摸出一团丝一样的东西,道:“会水就好,这崖下就是一条河,你顺水而出,至少先游出五百里,九鬼门短时间内想找到你就有些难了,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练功练刀,能躲多久躲多久,能躲到练出灵力是最好,那时就可以把鬼牙石拿出来亮一亮,主动挑战了。”
战天风点头,有些疑惑的道:“即然九鬼门找不到我,那你老和我在一起,顺便指导我,岂非更好?”
“九鬼门找不到你,是因为你太平常了,没有鬼牙石的感应,你再机灵一点不露鬼刀刀法,九鬼门的人就算当面碰上你,也未必认得,但我老人家就不同了,一现身就会有人认识,你跟我在一起,九鬼门立即就会留心,一查,不什么都知道了?”壶七公说到这里脸一沉,道:“小叫鸡,不要那么没出息,只要你一切照老夫说的做,这一局咱们铁定赢。”说到这里想起一事,道:“对了,鬼刀刀法和听涛心经你都放进玄女袋里好了,免得给水打湿了。”
“是。”战天风依言将两本小册子全塞进玄女袋里。
“准备好了。”壶七公一挥手,那丝飞出来,缠住了战天风左手,道:“九鬼门必定已开始搜索了,老夫不能用灵力,虽然他们未必知道,但小心些总是没有错的,这一点你最好记住了,老夫现在吊你下去。”说着不等战天风再有异议,手一挥,一下便将战天风悬空甩了下去,战天风猝不及防,啊的一声叫,耳边听得壶七公骂:“臭小子,鬼叫什么,当心老夫一松手,真个摔出你的蛋黄子来。”身子则如一块石头般直落下去,穿云过雾,下面果然是一条河,不知是云雾隔阻让壶七公看不清还是恼了,接近水面了壶七公也不紧一紧手,真就让战天风象块大石头般,直通通掉进了水里。
虽然是水里,这么高摔下来,也把战天风摔了个昏天黑地,从河底冒出头来,一时间气急败坏,扯长嗓子叫道:“什么把我吊下来,你就直接把我扔下来得了,狗鼻子插大葱,还装的什么象?”
上面却不见应声,再看手上的丝线也不见了,就这一会儿,壶七公似乎是走了,不过战天风也不能肯定,虽给摔得恼羞成怒,也不敢大声骂,只低声骂了两句死老鬼,却记起了壶七公的话,刚好身上也还各处发痛,索性就不上岸,仰躺在水面上,就那么顺流而下,没事想着这几天的遇合,也不知是惊是喜,又想到壶七公,不由就骂出声来:“死老狐狸,你虽帮本穷少爷解了一笑丸也教了本穷少爷不少东西,可给九鬼门追杀也是你一手造成的,临了还要摔本穷少爷一下狠的,若不是本穷少爷身子板还结实,这一下只怕就要散架了。”骂得一回,却又笑了起来,想:“死老鬼还挺有趣的,尤其鬼花样层出不穷,跟他在一起,倒是不气闷,恼火的是偏不肯收本穷少爷为徒,气人。”
战天风做梦都想学仙术,壶七公教他这一切,他心里还是感激的,只是壶七公不愿收他为徒,这就让他气恼万分,感激中便又有几分恨恨的。
顺水漂了一日,傍黑时上岸,就手摸了一条鱼上来,便在岸边烤着吃了,然后先练一趟刀法,再盘膝静坐,习练听涛心法,半夜时分醒来,睡一觉,天将明时起来,又练一趟刀法,随即再跳进河里,复又顺流下漂,如此反复三天,战天风终于有些烦起来,而且这种深秋天气在水里泡着,说实话非常冷,若不是练了听涛心法,这么整天的泡着,非冻僵了不可。
第四天一早醒来,练了刀法,战天风想:“七公让我下漂五百里,漂了三天,该差不多了吧,可以不必下水了,且就近找座镇子,慢慢的混着,七公说了的,只要九鬼门的人感应不到鬼牙石,即便劈面碰着,也未必认得出本穷少爷,鬼瑶儿想来不会亲自出来找老公吧?”这么想好了,便不再下水,反上了旁边的小山,看远远的屋宇密集,似是一坐镇子模样,当下便径直走去,他身上没钱,但当日高师爷将他着意打扮,不但里外一色新,腰带上还系了两个玉坠子,这时便想:“这两个玉坠儿,少也值个一二十两银子,到当辅里当了,也混得一两个月,别的不说,先美美去吃一碗红烧肉再说。”想到红烧肉,早是满嘴口水,脚底如风,越发走得快了。
那处果是一座大镇子,人烟十分的繁茂,进镇不远,便见老大一个当字,战天风进去把两个玉坠子都当了,得了十二两银子,虽比预想的少了点儿,但战天风手里也很少有这么大一笔银子的时候,一时便有富甲天下的感觉,脚飘飘,身摇摇,跨步便进了一家大酒楼,要了一大碗红烧肉,另加两个小菜,还打了一壶酒,美美吃了一顿,然后拍着桌子结帐,他难得有这么花钱吃东西结帐的时候,感觉一时好极了,但小二一来,出怪事了,竟说有人把他的帐结了。
世上竟有这样的好事?战天风奇了起来,问是谁替他结的帐,那小二告诉他,就是先前在店中吃饭的一个青衣汉子,小二一说,战天风想起来了,先前确有一个青衣汉子老是拿眼看来,当时战天风只以为那汉子是看他吃相不雅,也不当回事,不想竟把他帐结了,这就怪了,但还有更怪的,小二告诉他,那青衣汉子还在外面留了一匹马,是送给战天风的脚力。
战天风到外面,那小二果真牵了一匹马来,一匹马少也要一二十两银子,可不是一顿饭钱,战天风心中疑惑,问那小二,小二却也说不出来,只是说那人吩咐的,只叫把马交给战天风,并无其他的话交代。
战天风并不信有天下掉馅饼的好事,本想不要那马,但看着那马,却又觉心中发痒,骑在高头大马上那种威风,他一直非常羡慕,只是没有什么机会骑,这时便想:“不管他是谁,送给本穷少爷的,不骑白不骑。”跨身上马。他没怎么骑过马,没经验,上反了一只脚,到了马背上才发现,竟是屁股向前脑袋向后,反了,忙要转过身来,却见边上那小二捂着嘴笑,顿时改了主意,喝道:“笑什么笑?少见多怪,本少爷骑马,从来就是倒着骑,这叫别具一格。”
牛皮吹下了,便不再转过身来,就那么倒骑着,顺手便在马屁股上打了一鞭,喝一声驾,不想那一鞭略打得重了些,那马一惊,往前一窜,战天风又没注意这个,身子一栽,差一点就是个倒栽葱,幸亏练了这些日子的功夫,手脚快了好些,急一把抓住了马尾巴,虽然总算没有摔下来,却已惹得周遭哄笑声一片,好在那马一路奔了出去,否则战天风这张脸还真不知往哪里藏,恼羞成怒,不怪自己不会骑马,却怪起那送马的人来,暗骂:“我又不是你干大爷,平白无故的送的什么马,这不是存心想让本穷少爷出丑吗?”
出了镇子,战天风喝住马,换过身来,复打马前奔,先还琢磨那汉子到底安的什么心,后来骑出了兴致,只管打马前奔,兴高采烈,其他的早忘到了脑后。
奔了半日,又见一座镇子,怀里有钱,肚子饿得便也格外快些,战天风到一座酒店前住马,吃了饭再说,还是红烧肉,吃完了结帐,不想那小二又说有人替他结了帐了。
“这里也有人结帐,这事可有点玄了。”骑马出镇,战天风可就琢磨开了。
“谁这么好心呢?老爹老娘或者战家十八代祖宗阴间显灵?不可能,本穷少爷无数次差点饿死冻死,那时总不见他们给个玉米棒子,现而今本穷少爷兜里有钱,他们倒来送红烧肉高头马了,哼。”战天风忍不住哼了一声。
“要不是七公跟着我?”前后一想,战天风又摇头:“那死老鬼心狠,先前那一摔,若不是本穷少爷骨头硬,早摔碎了,会一路上跟着本穷少爷付帐还给买红烧肉吃,这样的梦还是不要做吧。”
也不是壶七公,那还有谁呢,想到这几天的事,战天风心中突然猛地一跳,眼前现出一对眼睛,正是苏晨的。
“难道是苏小姐知道我到了这里,一路派人跟着付帐?”这么想着,心脏怦怦跳,但跳了一会儿,终是不跳了,想:“不说苏小姐不可能知道我到了这里,便是知道,也不会对我这么好吧,她撞天婚只是不得已,就象为了躲避老鹰的天鹅,虽暂时不得不跟癞蛤蟆呆在一起,但终是要展翅高飞的,绝不可能竟然会喜欢上癞蛤蟆,换了我我也不喜欢啊。”心中沮丧,不由便想到了苏晨的心上人卢江,想:“那姓卢的也是将门之后,必定是又英武又帅气,否则苏小姐也不可能看上他,我战天风有什么?喉咙大,叫鸡公,除此再没一样拿得出手,若是和姓卢的比,那真真是提鞋都不配呢。”
这么垂头丧气,胡思乱想,却忽地里脑中灵光一闪,在马上直跳起来:“难道是我那硬要送上床来的鬼老婆鬼瑶儿?七公玩的这一手其实根本没能瞒过九鬼门,鬼老婆一直在派人跟着我?”
想到这个可能,一时间手脚发软,头昏眼花,任他平时自负机灵,这时也是半点主意没有,明摆着啊,以壶七公之能尚且瞒不过九鬼门,他又有什么本事还能躲得过了?
“这回死了,真个死了,还能有活命的机会吗?那要问那干鱼辅里的鱼干了,鱼干兄啊鱼干兄,你老人空晒干了还能还魂吗?”嘴上念叼,脸上苦笑,心中乱作一团,信马由缰,那马却突地作怪,一声欢叫,突地撒开蹄子跑了起来。
“干嘛,这是干嘛?”战天风吃了一惊,脑中闪念:“莫非这马是我那鬼老婆养的,闻到了旧主人的味儿所以撒欢,这么说鬼老婆就在前面?”
魂飞魄散中抬头前往,却见前面路边站着七八个人,其中就有先前在店中替他付帐的青衣汉子,不是鬼瑶儿,战天风心中先松了口气,却又怪,那些人不等他到面前,突地一齐在路边跪下来。
战天风奔到面前,那马自动住了蹄子,战天风且不下马,看那些人,跪在那青衣人边上的,是个六十来岁的老者,一副乡绅模样,其他人都跪在这老者后面,看打扮不过是些家丁。
见战天风过来,那老者猛地叫道:“少侠救命啊,少侠救命啊。”
“少侠?”听到这两个字,战天风着实愣了一下,他一生人里,小鬼、小贼、小无赖、小叫鸡、小王八羔子听了无数,但听人叫少侠还真是平生第一次,一时便有些晕晕乎乎,道:“什么事?你们是什么人?”随又追问一句:“你们好象认识我是吧,没认错人吗?”
他终究有几分自知之明,如果对方不是认错了人,平白无故的,不会叫他什么少侠,因为他这一世人里,就没和侠扯上过关系。还真给他猜着了,那帮他付帐的青衣汉子抬起头来,一脸热切的道:“是啊,少侠不就是玉面小追风风少侠嘛,两年前你老在逝流城里大显身手,小的虽只在人堆里见了你老一面,你老威风凛凛的样子却至今记忆犹新,所以这次一眼就认了出来。”
“玉面小追风,哈,本穷少爷名字里倒有个风字,却不是小追风,而是叫鸡公。”战天风心底大打哈哈。
那老者却又哭叫起来:“少侠救命啊,少侠救命啊。”边叫边不绝叩头,那青衣汉子几个便也跟着叩。
战天风本想说是那青汉子认错人了,但话到嘴边,却又打起了转转,他一生没给人这么看重过,尤其这一顶少侠的新帽子戴在头上,那真真叫一个过瘾,实在舍不得就这么取下来,心中琢磨:“我这几日练功,好象颇有些进境,且鬼刀又最善于抽冷子暗算人,虽还不熟,也将就用得了,而且这种乡里小地方,不会有什么了得的人物,十九就是几个小山贼而已,本穷少爷这少侠说不定还真能做上一做呢。”这么想着,便着意挺了挺胸道:“那老丈,你且别哭,有什么事,先说来听听,我这会儿有点子事,不太空,不过若顺手,就帮你个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这话先就彻下了坎儿,能管就管,形势若不妙时,哈哈,那他就不空了。
那青衣汉子闻言大喜,对那老者道:“大伯,我说了风少侠侠肝义胆,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那老者也是一脸欣喜,张了张口,却又咳了起来,好一会儿才颠三倒四的把事情说明白了,却原来又叫战天风猜中了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