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你小子竟也知道刑天道人?”战天风耳边突然响起昨夜那老者的声音。
“前辈。”战天风一明白是刑天道人,本来吓坏了,听到那老者声音,立时胆气大壮,但前后一看,除了洪梁,并不见人。
“刑天道人不是一阳子,这事不能善了,你去跟洪仁说,让他和庄里所有人全部离开,三天后再回来。”
“是。”战天风应了一声,回转正厅,那老者的话是直送到战天风耳朵里的,洪梁在一边只听他自说自话,不明所以,只有在后头跟着。
到正厅中,战天风照那老者的话,让洪仁把庄中所有的人全带出去,只说一阳子又来了厉害帮手,他虽不怕,但怕打斗起来殃及庄中老少,洪仁听说战天风要一个人留下来独斗一阳子,感激不尽,当下一屋人叩了头,苍苍惶惶离庄而去。
洪仁最后走,战天风送他从后庄离开,耳听得庄中鸡鸣狗叫后突然一片死寂,心中一时间特别的虚起来,忙大声叫道:“老前辈,你在哪里?”
“鬼叫什么?到伙房里来就是。”
听到了那老者的声音,战天风狂喜,忙去伙房中,进门,只见房中情景和昨夜一模一样,大灶上同样架着大蒸锅,热气腾腾,不同的是灶下多了个老者,正在往灶里大把的加柴,这老者大约有六十来岁年纪,身材矮胖,十个手指头肥嘟嘟地,却是十分灵活,他后腰上斜插着一把短柄炒锅,右腰上还挂着一个竹篓子,装扮颇为奇怪,见战天风进来,这老者一扭头,道:“小子,过来烧火。”说着起身,自顾自去坐在了一边,剥了一瓣蒜,扑一声丢进嘴里,大嚼起来。
“小子战天风正式见过老前辈。”战天风一抱拳,作了个揖。
“什么正式副式,臭小子要笑死老夫吗?”那老者一翻白眼,说是笑,脸上却半点笑意也没有,道:“现在不妨告诉你小子,老夫便是七大灾星之一的天厨星朱一嘴,你跟壶七混了这些日子,七大灾星知道吧。”
“老前辈便是七大灾星之一的天厨星?”战天风惊喜交集,慌忙拜倒。
“好了,烧火便是。”朱一嘴一摆手,又丢一瓣蒜到嘴里,仰头向天大嚼,也不知是在专心嚼蒜呢还是在想什么,他不开口,战天风也不敢说话,心中大是激动,想:“我还真是撞大运了,七公说他们七大灾星各处一方,每一个都是神出鬼灭,便是他们自己,一生人里也难得碰几次面,不想我在短短几天时间里竟接连碰到了两个。”高兴一回,却又想:“他说要别教我东西和九鬼门玩的,不知会教什么,可别是教我炒菜做饭吧,若是那种老娘们儿的本事,倒是不学也罢。”
“刑天道人来洪家庄,是来向老夫寻仇的。”朱一嘴嚼了半天大蒜,突然说了一句。
战天风啊了一声,忙应道:“是。”
“老夫藏身这小小的洪家庄,就是为了躲这妖道。”说到这里,朱一嘴低头看向战天风,道:“知道老夫为什么躲他吗?”
战天风常听那些说书先生玩这一手,知道这会儿最是要凑趣,忙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把妖道的一个脑袋煮来吃了。”朱一嘴哈哈一笑。
“什么?”这话可把战天风吓了个全身汗毛直竖,腾的一下跳了起来,手中柴也失手落地,脑中闪电般想:“原来他真个是吃人的,那昨夜我要是身上没有鬼牙石,引不起他的兴趣,只怕真个给他蒸着吃了。”想到这里,双脚不由自主便打起颤来。
朱一嘴他的惊惶视而不见,道:“刑天妖道身子上没有脑袋,其实却有三个脑袋,每个脑袋里都有妖道的一部分邪灵,当年老夫趁他不备,抓了他一个脑袋煮了,吸尽里面的邪灵,让妖道吃了个大亏。”说到这里,朱一嘴大是得意,哈哈大笑起来。
“老前辈只是吸了妖道脑袋里面的邪灵?”战天风听出了端倪,试着问。
“当然。”朱一嘴一瞪眼:“你小子以为是什么?难道以为老夫真的把刑天道人脑袋啃着吃了?”
“没有没有。”战天风急叫,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还没落到肚子里,却听朱一嘴道:“人肉的味道其实也还不错,不过太老的还是不好吃,要吃也要你这样的,又有嚼头了,又不是太嫩。”
“不要,我的肉最难吃了。”战天风失惊大叫,心急之下也想不出什么来打比,冲口道:“真的,我的肉简直比狗肉还要难吃呢。”
“只是比狗肉难吃吗,呵呵。”朱一嘴大笑,舌头在嘴边绕了一转,道:“狗肉可是好吃得很呢,尤其现在快到冬天了,那是又香又暖肚子。”
“怎么拿狗肉去比,你还真是猪头啊。”战天风暗骂自己,脑子急转,正要再想个什么来把自己比下去,免得朱一嘴真个起了馋心吃了他,却听朱一嘴喝道:“发什么呆,再加把柴,把火烧旺些。”
战天风忙应一声是,但手却是犹豫着不动,心中寻思:“烧这么旺火做什么?不会是要蒸了我来吃吧,我倒先问清楚了,可别自己烧火蒸自己,那才真个冤死了。”手中举着柴,要进不进的,嘴里便试探着问道:“老前辈,这会儿人都走了,还烧这么大一个蒸锅做什么啊?”
“烧这大蒸锅当然是有用。”朱一嘴扫他一眼,道:“我躲了这么些年,也躲烦了,不想躲了,但真要和刑天道人斗,我还差着点儿,刑天道人无天无地无头的三无魔功已至炉火纯青之境,所以我必须得要借你一点助力。”
战天风心中一颤,差点要哭出来,叫道:“你老真的要吃了我吗?我说了我的肉很差的,一点也不补,你老吃了我,不但补不了精元,只怕还有些拉肚子,现而今狗肉大补,要不我替你老去打几条狗来怎么样?”
朱一嘴看他哭丧着脸,先有些发呆,猛地里就哈哈大笑起来,指了战天风道:“你小子说什么呢?你以为我是要吃你?”
“是啊。”战天风带着哭音叫:“我听过几回书,都说那些魔怪斗法之前,先要饱餐人肉,以补精元。”他说到这里,猛觉出不对,眼一亮道:“你老的意思,好象---好象不是要吃我是不是?”
“当然不吃你。”朱一嘴哈哈大笑:“你小子有什么吃头,你真以为自己大补,妖怪吃了你成仙,神仙吃了你发癫啊?”
“那你要我助什么力?我并没有什么本事啊?”战天风之所以先前会误会,也是实在想不通他能帮到朱一嘴什么。
“就你本人,确是没什么本事,但你身上有鬼牙石啊。”朱一嘴向脖子上扫了一眼,道:“鬼王之牙威力非凡,有它相助,必可灭了刑天道人。”
“不过七公曾说鬼牙是被封印在鬼牙石内的,不知九鬼门的咒语,鬼牙出不来,只怕借不到它的力量。”
“壶七那老傻货知道什么?”朱一嘴一撇嘴,道:“你只管烧火,我自有主意。”
战天风彻底明白了朱一嘴的意思,不再担心自己被吃掉,便专心烧起火来,看看蒸汽越来越大,朱一嘴把后腰上那炒锅拨出来抄在了手里,锅柄上有一个铜环,他屈指一弹,但闻铮的一声脆响,那锅里突然就有了小半锅水,朱一嘴再到腰间那竹篓子里掏了一下,也不知掏出件什么东西往锅子里一丢,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在念咒还是在唱曲,只一眨眼功夫,也不见他把锅子放到火上,那水竟就开了,热气腾腾。
“不要放水锅子里有水,不要上灶水就能开,这是什么功夫。”战天风大是好奇,却听朱一嘴叫他道:“小子,过来。”
战天风不明所以,走过去,朱一嘴把锅子往他面前一伸,道:“小子,喝了这锅汤,喝干净。”
战天风往那锅里看,就一锅清水,哪是什么汤啊,而且刚烧开,他有些怕烫,但朱一嘴鼓着眼睛看着,没办法,只好试着喝了一口,怪了,刚烧开的水,而且明明里在冒热气,可喝到嘴里却一点也不烫,反而有一种凉凉的感觉,就仿佛喝的是薄荷汤,确实没什么味道,但也不难喝,于是三口两口,全喝了下去。
那汤到肚子里,先还凉凉的,蛮舒服,但过得一会儿就不对头了,越来越凉,就仿佛肚子里有一个冰团,而且凉气四面扩散,只一会儿,战天风整个人就象是在冰水里泡着了,哈一口气,嘴边竟能看到浓浓的白雾。
战天风吓着了,抱着肚子看着朱一嘴道:“老前辈,这---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喝的是什么啊,我快要冻死了。”
“冻不死的。”朱一嘴哼了一声,把蒸茏上面的盖揭起,战天风正不知他要做什么呢,却见朱一嘴猛一伸手,一下子把他提起来,放在了蒸茏里。
“这不还是要蒸了我吃吗?”战天风三魂出窍,惊怒交集,想要挣扎,身上却是越来越冷,就这一会儿,整个身子竟就冻住了,再不能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