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战天风身子不能动,嘴巴却勉强还可以,尽力挣扎着叫道:“老前辈,你说了不吃我的,你身为前辈,又是位列七大灾星,声名赫赫,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谁说老夫要吃你了。”朱一嘴鼓起眼珠子看着他,怒道:“你这臭小子,老是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大补,人人要吃你,我跟你说,吃你还真不如吃条狗呢。”
这叫什么话?但话虽不好听,战天风听了却落心,心中只是奇怪,道:“那老前辈子放我到蒸茏里做什么啊?”
“老夫昨夜不是说了吗?要另教你点东西去和九鬼门玩玩,老夫外号天厨星,身上一切的东西都是从厨房里来,现在要教你的,就是老夫的看家本领,九转回锅气。”说到这里,朱一嘴狠狠瞪一眼战天风,道:“小子明白了没有,再不会想老夫是要蒸你吃了吧?”
原来不是要蒸自己吃,是要传功,战天风喜出望外,忙叫道:“小子明白了。”
“好。”朱一嘴一点头,道:“那就用心听我说,老夫这九转回锅气,就是要借蒸汽练功,呆会你每一口都要尽量把蒸汽往肚子里吸,然后照我说的气路去运行,还有一点干脆也跟你说清楚,你肚子里的寒气其实是老夫要助你一臂之力,本来这九转回锅气的入门至少要三年,但有了老夫助力,只要蒸汽把你肚中的寒气尽竭化净,你就入门了,清楚了没有?”
竟是这样,战天风喜出望外,忙用力叫道:“小子清楚了,多谢前辈。”
朱一嘴不耐烦的哼了一声,一字一句传他九转回锅气的功法,九转回锅气的入门功法并不复杂,战天风只一遍就记住了,朱一嘴随即盖上锅盖,战天风立觉蒸茏里充满了蒸汽,他牢记朱一嘴的话,每一次都尽量深呼吸,把蒸汽尽量多的吸进肚子里,然后照着功法,用热气去推动寒气。
起先听朱一嘴说即传了神功,又助力推他入门,战天风当真喜坏了,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用心练,决不让朱一嘴失望,但练得一会儿,他就发现不对了,他在里面练,朱一嘴还在外面不停的烧火,蒸汽越来越浓,蒸茏中也越来越热,战天风的身子就象一个大人肉包子在蒸着,那份难受,可想而知,说是深呼吸,可吸进肚中的全是蒸汽,又蒸着,又憋着,身子外面火烧火燎,身子里面偏还冰寒砌骨,只练得十数息,战天风便再也吃不消了,大叫道:“老前辈,快放我出来,我受不住了。”
朱一嘴在外面哼了一声:“老夫的九转回锅气就是这么练的,这点子苦都吃不了,你小子还想学道成仙?”
“可我快蒸熟了啊。”战天风惨叫:“神仙也不是蒸出来的吧,蒸出来的那是包子啊。”
“不要鬼叫了。”朱一嘴不耐烦了,一声怒喝:“你小子今天只有两条路,一是咬牙练功,功成出锅,二是等死,蒸熟出锅,不过你放心,不要担忧老夫会吃你,你没洗没剥的,老夫没胃口,只是拿了你去喂狗罢了。”
听了他的话,战天风终于彻底死了心,知道朱一嘴无论如何都是不会放他出去的,心底骂不绝口:“死胖子,烂胖子,娶个老婆大胖子,养个儿子小胖子,翻到床底下胖子压胖子,压出屎来臭胖子。”这是在街头专骂胖子的话,这会儿自然是不客气了,尽数送了给朱一嘴,但骂得一会,实在憋不过烫不过冻不过,没办法,只有咬牙再练。
苦挣苦熬,慢慢的,肚子里渐渐地就热了起来,越来越热,越来越热,到后来战天风几乎以为肚子里是着了火,不过他紧记着朱一嘴的话,竭力不去管它,只是咬牙练功,又不知熬了多久,肚中那一团热气突地一动,化作一股热流,从背后沿着脊柱爬了上去,一直到头顶,然后经鼻梁嘴巴下到胸口,最后又回到肚子里。
听涛心经中于练功的境界说得明白,由凡入仙,主要有三关,一关是通气脉周天,通时真气如轮,在身周循坏流转,至此已可进行灵力的练习,虽还不到能借遁术飞行的境界,但只要勤练,便可拥有基本的驱物的能力,其力虽弱,但至少是入了门。
第二关是通丹道周天,气脉周天通后,真气于腹中凝结成丹,丹满飞升,打通丹道周天,此时真气不但只是在身体内循坏流转,还可收天地之气,提契阴阳,呼吸天地,初步达至天人合一的境界。但打通丹道周天的丹只是虚丹,其实还是气,要重入腹中,真气重凝,再结成丹,才是真正的金丹大道。
第三关便是养婴,丹在腹中,便如一点生命的种子,十月怀胎,一朝成婴,丹中生出黄芽,渐渐养成婴儿之形,这便是人的本命元婴,此后细细养护,时时关注,婴儿渐长,到精气神俱足,便可脱壳而去,白日飞升,便是成仙。当然,想跨过最后这一步,绝非易事,自古修真千千万万,到底成仙有几人?世间所谓的剑仙啊真人啊什么的,说到底都还只是凡人,并未真正成仙,但只要养成了元婴,便已可周游天地,通灵变化,在不明白的凡夫俗子眼中看来,也就是仙了。
战天风这一步,正是打通了气脉周天,最初战天风还不敢相信,因为壶七公告诉他,要通气脉周天,以听涛心法至少要十年以上,便是借小还丹之助,将药力全部吸收,也差不多要半年以上,那还不见得就一定可以打通气脉周天,怎么可能在朱一嘴这蒸茏里蒸这半天就打通了呢?但战天风细细感觉,确实是有一股气在前胸后背不停的流转,整个人更象是喝酒喝得半醉一般,轻飘飘,软绵绵,说不出的舒服,此时外面火还在烧,战天风却再不象先前般觉得受不了,热还是热,但已可承受,而身体里面的寒气更早已荡然无存。
“错不了,经上说得清清楚楚,这就是通气脉周天的境象。”战天风心中狂喜,想:“通了气脉周天,是不是就可以驱物了?我且来试试。”但蒸茏里除了蒸汽还是蒸汽,无物可驱,另外只有头顶上那个大蒸茏盖,但那盖少也几十斤重,他估计也不可能驱使得动,不试也罢,正在乱找东西呢,眼前霍地一亮,大盖板揭开了,朱一嘴在外面鼓起眼睛道:“小子,还做黄粱美梦呢,出来吧。”
战天风这才想起,寒气已去,自己其实是可以动了的,忙一挺身子,一跃而出,身子竟是轻飘飘地,说不出的灵活。
朱一嘴在一边看着他,冷冷的道:“如何?”
战天风一愣,猛地俯身拜倒,叫道:“徒弟战天风拜见师父,多谢师父成全。”
“你小子倒精乖。”朱一嘴打个哈哈,只是脸上全无笑意,道:“起来吧,不要拜了,你我并无师徒的缘分,我之所以传你九转回锅气并助你打通气脉周天,只是要借你助力,就比如请一个小厮,付的工钱而已,明白了吗?”
“是,小子明白了。”战天风慢慢站起,心中大是失望,想:“为什么七公和他都不肯收我为徒呢?难道我真的这么差劲吗?”平生头一次,他开始怀疑起自己来。
“明白了就好,不用感激我,只要用心做事就好。”朱一嘴点点头,又道:“你要想助上力,还要一点东西。”说着又从后腰上把那炒锅拿了出来,在锅柄上一弹,锅中又生出小半锅水,他又连弹了两下,锅中水连涨两次,变成了大半锅水,随即咬破左手中指,滴了三滴血在锅中,复手捏剑诀,指着锅中念了一通,战天风也不知他念的什么,只见那一锅水刹时间变得通红,就象是一锅血水。
朱一嘴始终以剑诀指着锅中,扭头对战天风道:“把鬼牙石放进锅里,要一下放进去,别慢腾腾的。”
战天风应了一声,忙把鬼牙石从玄女袋中拿出来,到锅前,依言一下放了进去,鬼牙石方一入水,猛然间轰的的一声,锅中水直腾起来,形成一个半弧形的水球,高出锅面至少有半尺,并且在不停的翻腾着水泡,但无论怎么翻腾,却并没有溢出锅来。
战天风给那腾的一下吓了一大跳,退了两步,看朱一嘴一脸紧张,左手剑诀指着锅中慢慢的不停转动,口中更是念念不绝,那锅血水沸腾着,腾腾的蒸汽形成浓浓的红雾急速的往上升,但这些红雾却全给朱一嘴鼻子吸了进去,没有半丝逸走,在红雾的印照下,朱一嘴胖胖的脸上也泛起一缕红光,甚至他的眼珠子也是红的,情形诡异之至。
如果不是刚刚借朱一嘴的助力打通了气脉周天,战天风真的会转身而逃,此时逃虽未逃,心中也是忐忑不安。
随着红雾的散发,那锅血水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拳头大小的一团留在了锅底,而那块鬼牙石却已经不见了。
壶七公霍地抬头,盯着战天风叫道:“小子,脱了衣服,两手张开。”他这一喝极为严厉,两眼中更是精光熠熠,战天风不敢违抗,也不及多想,慌忙脱了衣服,到光着手站着,冷风一吹,脑子才会转,想:“他要做什么?不会是要把那锅里剩的血水淋到我身上吧?”心中害怕,但朱一嘴先前那一眼让他记忆犹新,怎么也不敢动,正自忐忑,朱一嘴右手忽地松开锅柄,并掌如刀,对着锅中血水虚劈一掌。说来也怪,他脱手松开锅柄,那锅却并不落下,就那么悬浮在空中,他一掌劈下,发出一道白光,那锅中血水给一劈两半,往两边分开,朱一嘴右手同时间也捏一个剑诀,两手剑诀分指两团血水,猛地里大喝一声,双手剑诀同时一抬,随着他抬手之势,那两团血水齐齐从锅中飞出,射向战天风张开着的两臂。两团血水来势如电,战天风虽然看得真切,却是完全来不及闪避,只见红光一闪,刹时间两臂齐齐一痛,那种痛法,就象有两把快刀,突然一刀把他两条胳膊齐砍下来了一般。
战天风啊的一声惨叫,一跳丈余,不等他身子落下,朱一嘴一步跨前,一把揪着他裤腰,就势按在了蒸茏里,左手便去拿盖板,那架式,竟是要把战天风再蒸一遍。
先不管蒸不蒸,战天风只觉两臂痛彻骨髓,高声惨叫道:“痛死我了,痛死了啊。”
听得他惨叫,朱一嘴却并无半点可怜之意,反而大叫道:“鬼叫什么?痛不死的。”
“我的两只手都断了啊。”战天风这话不是赖皮,他是真的感觉到两只手好象都断了。
“没有断。”朱一嘴吼。
“是断了啊,真的断了。”战天风痛得眼泪鼻涕一齐流了出来。
“我说没断就没断。”朱一嘴眼睛瞪圆了,怒道:“再鬼叫,我真个把你两只手都砍了,再给你弄两只狗爪子来接上。”说完这一句,扑通一声盖上了盖板,同时在外面吼道:“凝神练功,不想去想你那两只狗爪子,慢慢的自然就不痛了。”
他这么凶神恶煞,战天风没办法,心中自然又是死胖子臭胖子胖子压胖子的骂不绝口,却也不敢从蒸茏里出来,只有依言凝神练功,他看不见,全然不知道朱一嘴在盖上盖板后,双脚竟是不绝的发起抖来,慢慢坐到灶边,一张脸惨白如纸,好半天才恢复了一丝血色。
战天风凝神练功,周天运转,渐渐地的便忘了痛,也不知过了多久,忽觉两臂上齐齐一跳,随后便感觉手臂里面胀得厉害,就生似有人在里面吹气一般。
“不痛了却又胀,这是搞什么鬼?鬼牙石好象全化在了那血水里,却不知里面的鬼牙化了没化?莫非是鬼牙没化净,这会儿做起怪来了?”战天风又惊又疑又怕,心中打鼓,耳中却忽听得朱一嘴的声音道:“小子,现在两臂很胀是不是?不要怕,因为老夫将鬼王双牙装在了你双臂上,鬼王双牙威力极大,你功力又太低,所以有点子胀,不过没关系,不要疑神疑鬼。”说着揭开盖板,让战天风出来。
“你老把鬼王双牙装在了我手臂上。”战天风看看两只胳膊,失惊大叫:“那他们会不会在里面咬我的肉吃啊,这下死了,我两只瘦胳膊儿,可经得他们几顿嚼啊?”
“放屁。”朱一嘴骂:“装在你胳膊上的鬼牙,怎么会咬你的肉吃,那你自己的牙齿为什么不咬你的肉吃,真是岂有此理”
“我的牙齿倒是不咬我的肉吃,虽然隔三岔五的也在舌头上逮个一口两口的,那不过是兄弟不和,偶尔打架而已,算不得数。”战天风转着念头,心中略安,却又想:“他装两个鬼牙在我胳膊上,这是为什么?”不等他下定决心问是不问,朱一嘴已先开口道:“老夫打不过刑天道人,所以耗费功力把鬼牙装在你小子手臂上,让鬼牙助老夫一臂之力,你小子不要多想,现在凝神定意,听老夫教你放鬼牙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