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天已开眼剑在啸
三、天已开眼剑在啸

这时楼下又传来人声:“太子妃亲自来了。”
“我娘来了。”宁天武叫一声,跳起来飞奔下去,不多会儿便和一个女子走了上来。这女子二十七、八岁年纪,容颜秀丽,打扮极俭朴,但一股清贵之气却是透体而出,此人正是九羽太子妃雅琴。雪槐天性放逸,面对任何人都是漫不在乎,但目睹雅琴如此容仪,心中也不自禁一肃。
“娘,这就是糊涂大醉猫。”宁天武向雪槐一指,“但他自己却不承认,显然是不想帮我们。”到底是小孩子,这会儿嘴可翘起来了。
“不许无礼。”雅琴轻叱一声,对雪槐裣衽为礼,道,“雅琴不知雪公子光临九羽,有失远迎,请雪公子移驾别宫,给雅琴一个奉茶谢罪的机会。”雪槐不好去扶她,急还礼道:“不敢当太子妃大礼。”眼见雅琴一双明眸眼巴巴望着自己,她虽容光逼人,但眼角的忧虑也是明摆摆的写在那里。雪槐再不好多说什么,只有点头答应。
“还是娘有面子。”宁天武大喜,当先下楼,雪槐拿了那天眼神剑,下楼,但见楼前一队卫士,虽有不少人身上带伤,队形却仍十分齐整,雪槐暗暗点头:“面临如此困境仍人心不散,可见九羽王有余惠与民,而这太子妃估计也很得人心。”复又看看手中的天眼神剑,暗想:莫非我真看走了眼,那难得糊涂真是一个异人,故意授我神剑,让我来相助这太子妃拯救九羽百姓?
走了十数里,但见一城临海而筑,三面环海,地势十分险要,正是临海城,雪槐点头,想:怪道能独守此城,果然是易守难攻,却又能得水运之利,不怕绝了粮草。
进城,到太子妃别宫中,虽简陋,却整洁。坐下奉茶,雅琴突地跪下,泣声道:“请雪公子怜我九羽百姓疾苦,施以援手。”旁边的宁天武也跟着跪下。雪槐吃了一惊,不敢伸手相扶,忙道:“太子妃快快请起,快快请起。”雅琴却不肯起来,宁天武道:“糊涂大醉猫,你若不答应,我和我娘都是不肯起来的。”雪槐这时已猜那难得糊涂是故意授他神剑,哪能再犹豫,忙点头道:“太子妃王孙请起,雪槐一定竭尽全力,相助守城。”雅琴大喜,道:“多谢雪公子。”复拜一拜,盈盈起来,一边的宁天武却嘟起了嘴,道:“好奇怪,为什么只娘有面子,啊,我知道了。”说着看向雪槐,叫道,“一定是我娘太漂亮了,所以你不想答应也只得答应了,是不是?”雪槐再想不到他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大是尴尬,雅琴早红了脸,叱道:“天武,怎么可以这么乱说话?”
“怎么是乱说?”宁天武大不服气,道,“爹在世时亲口跟我说过,他当年为了娶娘,在娘门前跪了半夜,就是因为娘太漂亮,男人见了你就情不自禁的眼睛发花膝盖发软,所以我猜他也是这样,否则我以王孙之尊跪他,他凭什么不答应?”
“你再说,娘真的生气了。”雅琴瞟一眼雪槐,又是脸红又是尴尬,雪槐这回儿倒是觉得好笑了,怕雅琴难堪,装作喝茶,随即问起情势,宁天武抢着介绍,雪槐听了,暗自惊心。
原来南叶得势,不仅仅是笼络了一帮死党和水火真人,还勾结了野熊族相助。野熊族是天朝西北未开化之蛮族,其族众远比天朝人高大,生性野蛮,好勇斗狠,即便是天朝全盛时也常引以为患。这段时间南叶久攻临海不下,便去请野熊族出兵,据哨探,野熊族一万大军已到南叶王城中,最多三两日便要来攻打临海,南叶还有大军十万,而临海总兵力已不到两万人,且不少人身上有伤。介绍完,雅琴含泪道:“若非雪公子来到临海,雅琴惟有开城出降,以免百姓受难。”
宁天武怒声叫道:“娘绝不可以投降,南叶那老贼就是想打娘的主意。”听他的话,雪槐明白了,南叶显然垂涎雅琴美色,而雅琴情知不敌,为免临海百姓多受苦难,已有为百姓舍身受辱之心。雪槐心中敬意油然而生,暗下决心,一定要助雅琴守住临海,最终灭掉南叶老贼。他们说了一会话,天色已晚,雅琴请雪槐先休息,两名宫女引雪槐到侧后宫中,竟又送了酒来,雪槐大喜,先灌两口,眼见两名宫女对他十分敬畏,忽地想起先前的疑惑,这里的人对糊涂大醉猫和天眼神剑尽人皆知,却不认识糊涂大醉猫本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便巧用言辞套那宫女,这才知道,原来早在几天前,临海一带百姓就有传闻,说有一个人会仗天眼神剑来临海,斩杀南叶,拯救九羽百姓,这个人叫雪槐,天生极度好酒,因此又有个外号叫糊涂大醉猫。而天眼神剑在九羽更是尽人皆知,传说此剑生有天眼,有不可思议的神通,平时不知隐在何处,只在天降妖孽时才会出世,斩妖除怪。
打发宫女出去,雪槐又惊又喜,想:原来难得糊涂老前辈真的是故意授我神剑,且先还替我造好了声势,我只要执剑登高一呼,九羽百姓必群起响应,杀南叶老贼不是难事。想到这里,倒了一杯酒对天一敬,道:“老前辈,雪槐替九羽百姓谢你了,雪槐一定不负重托,仗神剑斩尽妖孽。”敬了酒,重整衣冠,先对神剑拜了三拜,这才执剑在手,小心翼翼的抽出来,却猛地一愣,里面竟是一柄木剑,剑身上还刻了一行字:雪槐是只糊涂大醉猫。
雪槐一时间惊怒交集。很明显,难得糊涂不是假作糊涂授剑,而是存心相戏。但最叫雪槐惊怒的,不是自己受了戏弄,而是没有神剑怎么办,想到雅琴满怀希望的眼神和合城的百姓,雪槐真无法想像,当他们知道这一切只是个玩笑,会是如何的难受。
“难得糊涂,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便和我有仇,找我一个人就是,何必拉上临海百姓。”雪槐心中怒火不可抑制,手一抖,木剑寸寸折断,中间却有一张纸飘落出来。
雪槐一把抓住,刚要撕,却又忍住,咬牙叫:“若有种留下姓名,雪槐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誓要将你碎尸万段。”这会儿他是动了真怒了。
打开纸条,上面写着几行字:大醉猫生气了,好好好,真剑在城南妖兽森林,但我劝你不要去,你虽是天虎与魔女之子,曾同时受到战神与魔神的祝福,但与生俱来的封印封住了你的力量,这封印神秘莫测,你出娘胎时便已印上,谁也无法破除,因此你是拿不到剑的。
后面没有署名,只画了一个酒葫芦。
看到天虎与魔女之子一句,雪槐差一点就撕了纸条,简直扯谈,他是孤儿不假,但怎么可能是天虎和魔女之子呢?天虎是天朝最伟大的战士,曾力战魔神,独剑闯过兽人谷,七进野狼原,封印血蝙蝠于黑森林,后魔女驾魔龙为害,天虎远赴碧浪海屠龙,就此不知所踪,但魔女魔龙也从此消失,有人说他是与魔龙同归于尽了,也有人说他是被魔女迷住了。就算是后者吧,那几乎已是传说中的故事了,他们怎么可能在数千年后生出雪槐这样的儿子?
然后雪槐往后看,却又有了莫名的惊疑,在他左手的手臂上,确实与生俱来有着一个封印一样的印记,而且他的左手力量远比右手大,并且雪槐常有一种感觉,左手的力量远不止此,却像被什么东西缚住了,发挥不出来。
雪槐又想到了骷髅鬼王,骷髅鬼王已成气候,随便找个人便可借体成形,为什么一定要找他?找他可以,为什么不直接吸他的血,而一定要他自己咬破中指自愿给他血喝?
他还记起了骷髅鬼王那夜特意强调要他将戒指戴在左手中指上的话。
为什么一定要是左手?
战神与魔神双重的祝福。
与生俱来神秘莫测的封印。
雪槐看着自己的左手,有好半天,脑子里一片空白。当神智重回,雪槐甩了甩脑袋,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天眼神剑,他把宫女叫进来,当他一开口问城南是不是有妖兽森林,两名宫女立即同时现出极度惊恐的神色,结结巴巴两人合力,费了好半天才说清楚,城南确有妖兽森林,林中有人形妖兽,靠近森林的任何人都绝无活命的希望。打发宫女出去,雪槐便已下定决心,不论难得糊涂是不是在又一次戏弄他,他都一定要到妖兽森林去一趟。这已是最后的希望。
夜深人定,雪槐越城而出,直奔城南,奔出数十里,远远的看见一片巨大的森林,月光下看去,黑压压的一片,黑得渗人的心,仿佛那不是一片森林,而是一个无底的深渊。雪槐深吸一口气,直奔过去,到森林边缘,森林中一片死寂。连虫叫声都没有。也没有风。
雪槐挺一挺胸,径直走进去,进林百丈,忽听到咯地一声轻笑,像是年轻女子的笑声,雪槐心中一炸,忽地想起义父的话,暗叫:雪槐,你怎么这么没用,又忘了义父的话了,只要心正,人的本原中自有一股力量,任何魔怪都不敢轻易相犯。深吸一口气,紧握宝剑,昂头挺胸,直往前闯。又进十余丈,眼前一阔,出现一片空地,空地上,一个小孩在踢踺子,旁边站着一个女子,微笑着看着他,想是这孩子的母亲。这样的夜里,这样的森林中,一个年青的母亲在看她的孩子踢踺子,这样的情景,只让人的后背心发凉。但雪槐细一看,那女子竟是雅琴,这时抬起头来,对着他微微一笑,而那个小孩他也看清了,竟是宁天武。
“雅琴和宁天武怎么到了这里?”雪槐心中大是奇怪,刚要现身出去,突地醒悟是妖兽化身惑人,急一正心神,那女子突地变了,全身血肉尽去,成了一个骷髅人,却仍在对雪槐笑,那孩子也是一样,成了一具骷髅人,却仍在踢踺子,但雪槐细看,他踢的踺子不是踺子,竟是个人脑袋,而且是敬擎天的脑袋。
雪槐狂怒,怒吼一声:“妖兽看剑!”飞身扑出,半空中对着那孩子化成的骷髅人就是一剑斩去。他这一剑用了全力。没有人可以拿义父来开玩笑,即便明知是幻象,他也绝不允许。但眼前所有的一切突然全部消失了,没有森林,更没有林中空地和骷髅人,他所扑过去的地方,是一个无底的深渊。“上当了。”雪槐心中惊怒交集,再没想到妖兽竟会将悬崖幻化成林中空地来迷惑他,而他激怒之中,竟没有细察。
这时悔已晚了,雪槐闭目待死,却突地身子一震,落在实地,急睁眼,原来悬崖下有一块突出的巨岩,他刚好落在岩石上。只差一点点便要滚落悬崖之下,心中不觉暗叫好险。岩石后面,却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山洞,雪槐爬起来,还好,虽然摔得全身作疼,倒没有摔伤。雪槐走进洞中,但见洞顶倒悬着巨大的岩石,有的赤红,有的青黑,形状也不一而足,有的长指如剑,有的锐如巨斧,有的则像峥狞的鬼脸,看得久了,仿佛所有的石头都要压下来一样,让人不自禁的心底发虚狂跳。雪槐虽自小跟随义父征战,见惯死亡杀戳,但对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不自觉的心生畏惧,不敢多看。
洞中热气蒸人,越往里走就越热,走进数百丈,雪槐才发现热的原因,前面竟又是一个断岸,断岸下是一条河,但河里流的不是水,而是赤红的炽热的岩浆,站在岸边,炽热的气流几乎让雪槐窒息。
就在此时,雪槐突然看见,在断崖的对岸,一块凸伸出来的岩石上,插着一柄剑,寒光闪闪,剑的中腰部,雕着一只眼睛,不,应该是生着一只眼睛,因为那眼睛竟用一种锐利无比的眼光看着雪槐。
天眼神剑,绝对是天眼神剑,难得糊涂老前辈没有骗我! 雪槐暗叫,他的直觉清楚地告诉他,眼前的剑绝不是幻象。此时雪槐的心更是怦怦激跳,剑上竟真的生得有一只眼睛,太不可思议了,难道剑竟是活的?那冷硬的精钢铸成的剑,竟有生命?或者,剑身里封印了神灵的精魂?
抑住心跳,雪槐急往两边看,却猛地心底一凉,两边数百丈,全是陡峭的绝壁,绝无可能绕路过去,而断崖宽达数十丈,更无可能跳过去。
雪槐呆住了,再看向眼前炽热的岩浆,眼睛突地一亮,岩浆中间,有几个石礅,只比流动的炽热的岩浆高出不到半尺,赤红的岩浆在礅身周围波动环绕,似乎随时都会漫过石礅。除非是疯子或者傻瓜,才会想去踩着石礅过河。先不说踩上石礅后腾起的热浪人是否受得了,就算咬牙硬挺,万一石礅上打滑跌入河中呢?人还会有半点渣子剩下吗?但雪槐没得选择,他眼前闪过雅琴焦虑忧急的眼神,还有义父满含着鼓励的热切的眼光。
深吸一口气,雪槐飞身跳下,踩上了第一个石礅,全身立即生生做痛,衣服似乎着火了,皮肤贴上去就象贴在了烧红的铁板上。也再无法呼吸,吸进喉咙里的仿佛再不是空气,而是火流。人踩进滚烫的开水里,会不由自主的飞快的缩脚,但雪槐的脚还是往前伸,跳上了第二个石礅。
刚到河中间,前面的岩浆突地一翻,竟钻出一个人形怪物来,这怪物体形巨大,头尤其大,张牙舞爪,红眼喷火。雪槐大吃一惊,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这种炽热得可以融化一切的岩浆里,竟还藏得有魔怪。
“退回去,否则我吃了你。”怪物的声音不很响,却嗡嗡的震人耳朵,它的头虽然很大,但嘴看上去也不是很大,然而一张开来,竟越张越大,一下子张得足有雪槐人那么高,巨牙如戟,而喉咙里竟有熊熊的火在燃烧。一点点逼过来。雪槐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石礅并不宽,一步之后再无退路。除非是跳回去。雪槐大吼一声,一剑猛斩在怪物上嘴唇上,却只削下厚厚的一层岩浆,却激怒了怪物,大嘴急伸,猛咬下来。退回去。或者给怪物一口咬住。
“不能退。”雪槐脑中闪电般掠过这个念头,猛然狂吼一声,飞身跃起,连人带剑,向着怪物那张巨大的口直射进去。或者死在怪物口中;或者刺破怪物的喉咙,从怪物后颈处穿出去,拿到神剑。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是义父教给他的。
“嗖”的一声轻响,似乎是山风刮过耳际。雪槐眼前一黑,连翻了几个跟头,站起身来,眼前所有的一切突然都消失了,炽热的岩浆河,大嘴的怪物。他竟又回到了林中的空地上。明月当空,山风习习,身上有爽爽的凉意。雪槐揉揉眼睛,确信没有看错。先前的一切,竟然又是幻象?那么剑呢?剑就插在不远处的草地上,锐利如剑的眼,依旧直直的看着他。
雪槐大喜,却怕又是幻象,虽然他的直觉告诉他不会错,但他今夜实在已没有多少自信了,急步走过去,伸手拔剑,手刚要挨着剑柄,那剑突然发出奇异的啸声,直刺夜空,雪槐心中一惊,手一紧,一把抓住了剑柄,住上一抽,猛然间身子一震,剑身上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似乎要竭力挣脱他的手破空飞去,雪槐大吃一惊,急忙双手握剑,那剑挣扎不脱,忽地往上一升,直指长空,同时间霹雳一声,一道闪电划破夜空,正击在剑尖上,一股不可思议的巨大力量从剑身直穿入雪槐体内。
雪槐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然后便看到了无数的影象。火,哭泣的眼睛、燃烧的城市、潮水般涌至的士兵、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和哭叫声,他突然看到了义父,而他正举着剑,向义父刺过去。
雪槐狂叫一声,猛地撒手丢剑。异象消失,依旧是天清月白。但从剑身上传来的那股力量却并没有消失,满满地塞在雪槐体内,雪槐有一种身子胀大了十倍的感觉,但看自己身上,却又一如往常。
雪槐惊疑不定,心里却仍记着天眼神剑,抬眼,剑给他扔出了十余丈外,又插在了草地上,而在剑旁边,突然多出个一个极老极老的老道,盘膝坐着。老道的头发胡子全白了,长长的白眉毛垂下来,竟一直拖到地下。老道是闭着眼睛的,却似乎感应到了他的目光,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向雪槐,轻轻吁了口气,道:“孩子,我等你很久很久了。”他的话声苍老迟缓,但很柔和,雪槐呆了一呆,道:“你在等我?你是谁啊?”
“你叫我长眉吧,我以前好像也有个名字,只是早已经忘了。”说到这里,老道微微一笑,道,“孩子,过来,我有些话要跟你说。”雪槐走过去,盘膝坐下,猛然发现,天眼神剑的眼睛竟然闭上了,一时间大是惊奇,暗叫:“原来神剑的眼睛还是可以闭的,那它在什么时候睁开?”
“孩子,先不要去看你的剑。”长眉道,“先听听老道的一个请求。”
“我的剑。”雪槐怔了一怔,想起先前举剑刺向义父的幻象,心里竟生出再不想去摸天眼神剑的感觉。看向长眉,“前辈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帮忙?也对。”长眉点了点头,“那就请你帮老道一个忙?”
“前辈请说。”
长眉深深地看着他,道:“你不一定要信守承诺,只是若偶然想起了老道的恳求时,便放一放手。”他的声音缓慢而柔和,但雪槐却感觉到了话语背后的沉重,心中大是疑惑,道,“前辈尽管说,只是是帮得上忙的,雪槐一旦答应,决不食言。”
“好。”长眉点了点头,定定的看着他,道,“老道想求你,除了天眼神剑自己想要杀的人,平时你不要把它拨出来。”
这个要求好怪,雪槐不由自主的怔了一怔,道:“天眼神剑自己想要杀的人?它会自己飞出去杀人吗?”
“不会。”长眉摇头,“还是要借你的手。”
“那我怎么知道哪些人是它想要杀的?说不定我想要杀的人它不想杀,而它想要杀的人我反而认定是好人呢?”
“是,人的眼睛是最容易受骗的,但剑不会。”长眉顿了顿,看着雪槐,道,“当碰到神剑想要杀的人时,天会开眼,剑会啸。”
有山风掠过,长眉的声音本来就很轻,更似乎又给山风带出去很远,听在雪槐耳里,已几不可闻。但雪槐的身子却是重重的一震:天会开眼,剑会啸。雪槐的后背心,突地有一种凉凉的感觉,似乎冥冥中有一只眼睛,正在看着他。
“当然。”长眉在停顿了一会儿道,“我知道你的前途充满劫难,作为你不拔剑的交换,我可以教给你七个咒和五行遁术,你已经获得了神剑的灵力,七咒将助你彻底发挥出这种灵力,而不必一定要使用神剑。”
雪槐不知道那七个咒是什么,但说他已获得神剑的灵力却让他心中一跳,然而更让他手心出汗的,是五行遁术那几个字。天地由金、木、水、火、土五种物质组成,这五种物质都有着各自秘不可测的本元的力量,五行循术,就是借助这种力量,在天地间移动。雪槐早就听说过这种奇术,却一直无缘得见,但长眉现在却说要教给他,这叫他如何不激动?但长眉却先说起了七咒,道:“七咒第一咒为无念咒,无念则无欲,无欲则心正;第二咒为莲花咒,青莲无垢,洁净光明;第三咒为金刚咒,此咒可得金刚大力;第四咒为无畏咒,看破本元,本无所惧;第五咒为不死咒,体如僵尸,心死神活;第六咒为转轮咒,我心真如,法轮常转;第七咒为天地咒,道法自然,天地合一。”长眉说了七咒,随即详细讲解各咒练法及用法,雪槐心中谨记,一一习练。
长眉说他得了神剑的灵力,但雪槐除了觉得身体内有一种膨胀的感觉再感觉不到其他的,但随着七咒的念动,那种膨胀慢慢消失,而一些奇异的力量却不停的生了出来。说是奇异的力量,是因为它们与纯凭手脚发出的力量全然不同,这些力量由心而生随心而转,仿佛象是生了眼睛。雪槐知道,这就是神剑的灵力,现在与他融为一体了。
长眉见雪槐记熟,道:“七咒有无穷妙用,慢慢熟练,自然知之。”
雪槐点头受教,心中清楚的知道,借着七咒,他已完全掌握了神剑劈入他体内的那股力量,先前他几乎不想再去摸剑,这时却不再害怕了,因为他有绝对的自信,可以控制神剑。
长眉随后又传他五行遁术,雪槐灵力已成,学起来事半功倍,此术极为奇异,雪槐试着演习,随土而遁,遇木而钻,因水而没,逢火而升,撞金而逝,随心所欲,无不圆通,心中一时惊喜交集。忽又想到义父,想:义父一生不信鬼神术法,但天地间真的是有奇术,非人力所能想像。
“好了,孩子,这些你都已经学会,其实我也是多管闲事,许多事都早已因缘注定,人力是无法更改的,所以我再说一遍,你不必一定信守承诺,只要在那些清风明月的夜晚,心血忽至,想到了老道的请求,便收一收剑,放一放手,那便是天下生灵之幸。”长眉说着,慢慢闭上眼睛。雪槐即已答应了他,他却又重复一遍,难道真是人老了罗嗦?雪槐方要再重申一遍允诺,心中忽地一动,想:长眉前辈来历奇异且身怀异术,一定大非等闲,绝不会像一般老人一样年老就罗嗦,反复重申,必有他的原因,他总叫我收一收剑放一放手,难道我以后会杀很多人?怎么可能呢?我怎么会有那么重的杀心?雪槐心中惊疑,心念急转间,忽地想到难得糊涂说他是天虎与魔女之子,曾受战神与魔神双重的祝福却在娘胎里便带了封印的事,一时暗惊,想:难道这都是真的?那么封印封住的到底是什么?难道将来它会破印而出?会让我变成一个极度奢杀的人?想到这里,急抬眼看向长眉,草地空空,却已失去了长眉的身影,雪槐大急,仰天大叫:“前辈,我是不是真的是天虎与魔女之子,我身上的封印是谁封的,封住的到底是什么,它以后是不是会破印而出让我变成一个极度奢杀的杀人狂魔?”空林寂寂,只有回音不绝轰响:杀人狂魔……杀人狂魔……狂魔……
雪槐再看向天眼神剑,剑眼闭着,也不看他。一种不详的预感在雪槐心头缠绕,让他心惊肉颤,呆立在草地上,再不知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