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驰骋疆场任逍遥

五、驰骋疆场任逍遥


看到雪槐发呆,石敢当又道:“雪槐兄弟,还有你想不到的,矮子盗的野心并不仅仅只是我们的大隅原,我们曾审过他们的俘虏,俘虏招认,矮子盗夺大隅原的目地是要建一个攻占天朝的立脚点,大隅原天赐福地,矮子盗若得此地,只须在南北峡口各筑一城,再在大隅山上几个险要路口筑上关卡,整个大隅原就成了一座天赐的大城池,这样的大城池,藏个三五十万兵马绝不成问题,进可攻,由大隅山而下,便是广阔的天朝腹地;退可守,原中肥沃的土地可自给自足,更可得海运之利,可以说,只要矮子盗得了大隅原,就等于在天朝的胸口插上了一柄匕首,随时会取天朝之命,而天朝想要拨掉这柄匕首却是难之又难。”
狐女接口:“是,矮子盗若从矮子国海运数十万精锐驻守原中,别说天朝大乱,便是不乱,拨一百万兵来,也不一定攻得下大隅原,所以我宁可受海鬼之辱,也绝不肯屈从东海王将大隅原割让给矮子盗。”她说到这里,微微吸一口气,眼发锐光,道,“别说我一个人的生死荣辱,便是整个狐女族死尽死绝,我们也绝不会让一寸土地落到矮子盗手里,但是现在……”她看向雪槐,没有再说下去,但后面雪槐自然明白,却是微微一笑,道:“但是现在我明白了。”
他笑得有些古怪,狐女极为灵慧,立即看出了不对,叫道:“雪大哥?”
“你可以叫我雪将军。”雪槐微笑着看着她,“因为我就是东海王请来的天朝大军的领军大将。”“什么?”石敢当大叫,一双眼瞬时间瞪大了一倍还不止,而狐女也是腾地站起,却是身子一晃,忙扶住身边的礁石。
莫怪他两个失惊,也太不可思议了,一个与自己并肩大战矮子盗称兄道弟的人,竟是即将来打自己的天朝大军的领军大军,换了谁,谁不惊讶?
但狐女却还从雪槐的话里听出了其他的意思,看着雪槐道:“雪将军,你的意思是……”
雪槐微微一笑,道:“我早就说过了,犯我天朝虎威者,死无全尸。”
“你是说,你将和我们联手打矮子盗?”石敢当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欢迎吗?”雪槐微笑,却又点头,“也是,杀十个矮子盗便要喝一杯酒,五万矮子盗杀绝,便是五千杯,你那老丈人哪有那么多酒。”
“好啊,我姓石的就没看错过人。”石敢当再不怀疑,狂跳起来,道,“兄弟你放心,酒一定管够,老丈人忙不过来,我可以去帮手。”
“你去帮手?不行。”雪槐断然摇头,要笑不笑的去石敢当身上上下一看,道,“你自己就是个大酒鬼,酿十缸酒至少五缸会进了你嘴巴,你帮手,更没得喝了。”
“也是。”石敢当点头,摸摸胡茬,道,“杀我头容易,要我不喝酒难。”与雪槐相视哈哈大笑。
狐女也是心花怒放,笑道:“雪大哥既不放心石大哥,那我去帮手好了,我虽也喝酒,还不是酒桶。”
雪槐却又摇头:“你去帮手,更不够喝了。”
“为什么?”狐女不明白。
雪槐笑:“你想啊,你这么漂亮,十里香本来就香,再经过你这大美人的手,别人还不抢着买,哪还能到我嘴里来。”
“雪大哥说笑了。”狐女俏脸一红。
石敢当在一边看看狐女又看看雪槐,忽地道:“雪兄弟,你娶妻没有?”
他话一出口,狐女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俏脸顿时更加红了,看着自己脚尖,再不敢抬头。雪槐神勇无双,豪爽重义,这样的男子,哪个女孩子会不动心。
雪槐也不傻,再加看了狐女的神情,更加明白,却是心中一惊,他心中只有夕舞,但如果明着说,必然伤了狐女,脑子急转,笑道:“你看我的年纪,该不该娶妻了?”
“该,该,早该娶妻了,不瞒你说,老石我还只十六岁,就在后山把我的妙姑亲了,气得我那老丈人抄起大棒子把新酿的十缸酒全砸了个稀巴烂,可没办法,妙姑还得嫁给我,出嫁的酒他也还得酿。”他说得有趣,狐女虽害羞,也不自禁抿嘴而笑,却尖耳听着雪槐的话。
雪槐哈哈一笑,道:“我可没你那好命,天下大乱,征战不绝,就现在来说,矮子盗立马要来入侵,还有心思说别的么?我现在一心想的,就是怎样将矮子盗斩尽杀绝。”
“是。”狐女飞快的接口,道,“雪大哥,我们的消息说你是和东海国大军一起来的,你虽愿帮我们,但东海王……”雪槐知道这灵慧的女子已明白自己的意思,暗觉歉意,但也是没办法的事,道:“东海国也只是天朝的属国,大隅原是东海国的大隅原,更是天朝的大隅原,他若还敢冥顽不明,哼哼,我将毫不客气地教训他。”
“太好了。”狐女满脸喜悦,她是个明事理的女子,对大隅原的安危远比自己的情爱看得重,雪槐看得出来,她的喜悦绝对出自真心,不由暗暗点头,“她真的是个好女孩子,天下也只有夕舞,才能和她相比。”当即驾船回狐女城,回城已是天亮,海边却仍有许多人在守望,看到狐女回来,立时欢声雷动,顷刻间合城而出,许多人给挤到海里,索性便游过来,傍船而游。狐女热泪滚滚而下,雪槐也自感动,到岸边,狐女说了昨夜的经过和雪槐的身份及相助打矮子盗之意,欢呼声刹时直冲九霄。
途中雪槐已问过狐女,知道伯野确实不是她驱风摄走,回城便不再耽搁,当即借土遁回军中来。到军中,却一眼见伯野在营前逻视,雪槐又惊又喜,收了遁术,伯野见了他也是惊喜交集,雪槐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伯野道:“我也不知道啊,那天一阵风将我卷起来,卷到数十里外,倒也没受伤,我便自己寻了回来,却说你找我去了,就是这样啊,对了,有件怪事,那天我给风卷得迷迷糊糊,清醒过来时却在身边看见了你的酒葫芦,你的酒葫芦不是说早就掉了吗?怎么会在那怪风里面?”说着解下腰间的酒葫芦给雪槐看,雪槐一看就明白了,那酒葫芦确是他的,但在九羽时给了难得糊涂。
“原来又是难得糊涂老前辈在暗中指引。”雪槐心中点头,拨下塞子,自然是滴酒无存,想起当日难得糊涂的馋相,虽有些做戏,怕也是真馋,不由哑然失笑,心中感激无限,想:若非老前辈指引,我这次非犯下大错不可,异日见着老前辈,一定好好的请他喝几杯十里香。
见着龟行波,一去两日,龟行波自然相询,雪槐随便搪塞过去,这时龟行波对他已佩服得五体投地,自然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即日拨军,不一日到大隅山下,经南隅陕进大隅原,入峡不久,但闻一声号炮,长草中钻出无数狐女族战士,长枪如林,刀剑胜雪,无一人吱声,但那种无形的杀气,却是扑面而来。
龟行波说老实话是给狐女族打怕了,这时一见狐女族战士,立即住马,扯了雪槐道:“这就是狐女族的人,别看他们不喊一声杀字,打起仗来却是个顶个得不要命,你有神通,最好快使出来。”
雪槐冷眼斜视着他,道:“你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龟行波哭丧着脸:“我也没什么威风了,说实话,若不是见了你神通,我绝不敢这么大摇大摆进大隅原来。”他倒老实,雪槐哭笑不得,暗暗摇头,蓦地掉转马头,锐目扫视全军,大喝道:“大家尖起耳朵,我说个故事大家听。”大敌当前,他不杀敌,却说起了故事,所有人都愣了,龟行波更是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低叫道:“这人莫非疯了,要不就是我疯了?”
雪槐不理他,道:“有个富翁,有个很美丽的妻子,这天家里来了强盗,要抢他的妻子,他的妻子不肯跟强盗走,拼死抵抗,强盗没有办法,就去威胁富翁,说,如果你肯劝你的妻子跟我走,我就不杀你,而且以后也再不来抢你的财产。”说到这里,雪槐略停一停,大声道,“大家每个人都想一想,如果你就是那个富翁,这时要怎么办,是听强盗的威胁,去劝妻子跟强盗走,还是帮着妻子拼死抵抗强盗?”
狐女在狐女族军前,听了他比喻,自然明白他意思,暗暗点头,想:他这样以打比喻来劝东海军,比强行要挟可要管用得多,这人实是有大智慧,我倒是白替他担心了。当日狐女和雪槐商议联手,狐女知道雪槐其实只有一万军而东海军有五万,便一直在担心,怕东海军不肯听他的,这时终于放下心来。
伯野大声叫道:“这有什么好想的,自然与强盗决一死战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能保护妻儿已是丢人,若还帮着强盗去劝妻子屈从强盗,那不仅是丢自己的人,连他祖宗十八代的人都给他丢尽了,大家说是不是?”
“是。”一万巨犀军一齐应声,东海军中也有不少人应声。雪槐看向龟行波,道:“龟将军,若是你,你会如何呢?”龟行波不明白他意思,便也顺口答道:“换了我,当然也会和那强盗决一死战。”“好。”雪槐大喝一声,道,“大家请看,这大隅原多么肥沃多么美丽,如果把东海国比做一个富翁,大隅原像不像美丽的妻子?可现在矮子盗要把她强行抢去,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说到这里,所有人都明白了,东海军鸦雀无声,龟行波一脸尴尬。雪槐霍地跳上马背,怒目狂喝:“东海国还有一个男子汉没有,难道所有人都是缩头乌龟吗?大声回答我。”
“和矮子盗决一死战争。”稀稀落落的呼声响起,随即变成怒吼的狂潮,一直有气无力的东海军终于雪槐激起了羞耻之心,也激起了斗志。
雪槐扭头看向龟行波,道:“龟将军,你为东海主将,你怎么说。”
龟行波苦笑:“我虽姓龟,这种时候,缩头乌龟也是不做的,至少也要做个伸头乌龟吧。”蓦地拨出佩剑,大声叫道:“与矮子盗决一死战,大王若怪罪下来,一切由我担当。”
“决一死战。”东海军巨犀军以及狐女族战士一齐狂呼,声遏浮云。狐女族战士随即收起刀枪,却从长草里搬出无数酒坛子来,这倒真出乎雪槐意料之外,见石敢当妙姑捧了酒过来,看了石敢当笑道:“这一定是你的主意了。”
这时狐女也过来了,笑道:“这倒不全是他的主意,朋友来了有美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刀枪,我们的歌里,一直就是这么唱。”
“好。”雪槐一口气灌了半坛酒下肚,叫道:“那我们就喝着美酒,举起刀枪,迎接豺狼。”
当下商量对敌之计,石敢当叫道:“有什么商量的,我们本有三万战士,加上这六万人,实力已远在矮子盗之上,矮子盗来了,迎头痛击便是,包保杀他们一个屁滚尿流。”
“我就怕他们屁滚尿流。”雪槐摇头,看向狐女,道:“矮子盗从海上来,败了也可从海上撤走,让我们无法围歼,以后仍会成为祸患。”
龟行波点头道:“是啊,以前我们国势强盛的时候,一遇矮子盗也是迎头痛击,虽也斩了不少矮子盗,但未能真正把矮子盗打痛,今天去了明天来,其实我们大王这样,也实在是不得已。”
石敢当哼了一声,狐女却知道雪槐即这么说,必有良策,看着雪槐道:“不知雪大哥有何妙策,可彻底割除这个毒瘤。”
石敢当叫道:“要彻底割除这个毒瘤,只有远征矮子国,彻底绝了矮子种,其实他们这种实在不好,不知老天爷为什么要生他们出来。”
“远征矮子国现在谈不上,但围歼这五万矮子盗我却有一计。”雪槐看向狐女,道:“引蛇入洞,关门打狗。”
狐女眼中露出凝思之色,道:“你是说引矮子盗进狐女城?”
“引矮子盗进大隅原。”雪槐一握拳头:“可以叫龟将军给矮子盗送信,便说东海与天朝大军正与狐女族在南隅峡苦战,请矮子盗从后面夹攻,然后你们假意不在狐女城里留什么人,矮子盗一攻就撤,引着矮子盗到南隅峡口来打你们后背。”
狐女眼露喜光:“矮子盗一入原,我们就再把狐女城抢回来,关上大门。”
“就是这样。”雪槐大叫。
“好主意。”龟行波也明白了,击掌叫好,却看了雪槐两个道:“天哪,你们的脑子不知怎么生的,我只想到以多打少,不怕死正面硬撼,而你们却能绕着弯子想出这样的计策来,谁做你们的对手,可真要多生两个脑袋了。”
石敢当大力点头道:“当然,我们族长是狐女族有史以来最聪明的女儿,所以她才叫狐女,谁惹上她,生两个脑袋是不够的。”却又斜眼看向雪槐,道,“不过你比我们族长好像还要厉害些,也不多,就那么一分半分吧。”
他这话不免叫雪槐两个相视大笑。
龟行波却突地发现了一件事,诧异地看着雪槐几个道:“不对啊,我发现你们称兄道弟的,难道竟是老熟人?”
雪槐几个又是相视大笑,雪槐眨眨眼道:“你不是问我这两天我去了哪里吗,实话告诉你吧,我就在狐女城里与他们称兄道弟,大喝十里香。”
“天哪。”龟行波夸张的双手抱头,“原来你们早就商量好了,我却还蒙在鼓里,做你们的敌人,别说两个头,生十个头也不够啊。”
大笑声中,依计而行。矮子盗为逼东海王割让大隅原,在东海城驻有特使,龟行波快马送信回去,说与狐女族在南隅峡口苦战,狐女城空虚,请矮子盗急速从海上攻打狐女城。矮子盗哪知是计,得信后五万大军猛攻狐女城。狐女在城里留不到两千人,一击即退,退向南隅峡。矮子盗留少量兵马守城,大队跟踪而来,雪槐得信,挥师入峡,六万大军便在峡口布成阵势,以逸待劳。
矮子盗的首领叫猪尾红蝇,极度凶残狡诈,首度占领梦袜以求的狐女城让他几乎乐疯了心,不顾一切猛追狐女族诱敌的两千人,直至一眼看到雪槐悄无声息列在平原上的六万大军,他才终于意识到有点不妙。
这日天气极好,秋阳高照,六万大军的铁甲映日生辉。
六万人的喊杀声可能惊天动地,但六万大军的悄无声息却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寒意,尤其这种无声无息是隐藏在如林的刀枪后。
有一段极短的时间,十余万人的大杀场上竟没有一点声息,连马儿也似乎给那种诡异的杀气镇住了,竟连响鼻都不打一个。
撕破这种宁静的,是雪槐背上天眼神剑的清啸。
声不大,十余万人却人人皆闻。
雪槐拨出神剑,高高举起,十余万双眼睛一齐落在神剑大睁着的剑眼上。
剑会啸,已是少见,而这会啸的剑竟然有眼。难道它啸,是因为它看见了?这个念头在所有人心中闪念,雪槐身后六万大军热血如沸,而五万矮子盗却是心胆俱寒。“天有眼,矮子盗当绝,杀。”雪槐神剑一挥,当先冲出。天有眼,这三个字将他身后六万大军的热血激沸到极点,喊杀声如山洪陡发。矮子盗心胆早丧,无有半分斗志,转身就跑。
猪尾红蝇久经战阵,知道这么不战而溃在雪槐大军的追杀下死伤必重,但他已喝不住溃退的矮子盗。这是一边倒的屠杀,中伏的阴影,雪槐神剑上诡异的剑眼,已在心理上彻底的打败了凶残的矮子盗,所有的矮子盗只有一个心理,快跑,跑到狐女城,据险而守,或者干脆逃进大海,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要返身而战。
矮子盗逃过的地方,数十里平原完全被血染红了,雪槐的一万巨犀军还算好,尤其是五万东海军,久受矮子盗荼毒,怨恨已积了数百年,这时哪还讲半点客气,只要追上了,便是乱刀齐下,仿佛不是在杀人,倒是在砍瓜切菜。矮子盗终于逃到了狐女城下,城头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矮子盗狂呼开城,猪尾红蝇却已隐隐觉得不好。
一声炮响,城头现出无数人马,不是留守的矮子盗,而是狐女族战士,留守的千余矮子盗早已给狐女族战士斩尽杀绝。同时间,左右两路狐女族战士一齐杀出。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左右合围。矮子盗除非生了翅膀,飞过狐女城,但谁生了翅膀呢。
如果把狐女城比做海边的礁石,三面合围的雪槐与狐女族大军就是滔天的巨浪,而矮子盗,便是夹在浪与石之间的烂木头,给巨浪卷着撞在礁石上,一下又一下,终于撞得粉碎。
猪尾红蝇知道再也救不了他的一兵一卒,狂嚎一声,身子一旋,化成一股黑雾,直上狐女城。一般有邪术的矮子盗要借夜幕才能运用鬼影术,他却能在大白天运用鬼影术,可见邪力之强。
他却不知,雪槐一直在盯着他,眼见一道黑雾掠上城头,冷笑一声,念动无念咒,一点灵光借剑眼穿透黑雾,早看到猪尾红蝇,身剑合一,飞身斩出。猪尾红蝇再没想到雪槐竟能看破他的鬼影术,听到风声急回头时,一个矮子头早已身首分离。余下的矮子盗便如烈日下的残雪,在比烈日更酷热的杀气下飞快的消融。
终于,冲天的喊杀声停了下来,矮子盗最后的一声惨嚎也被风轻轻刮走。狐女在屠灭留守狐女城矮子盗的同时,也屠灭了矮子盗战舰上留守的数百人。五万矮子盗全军复没,包括匪首猪尾红蝇,无一人得脱生天。渡海而来的五十余艘巨型战舰,也尽数落在狐女族手里。
自矮子盗为害,无论是天朝还是东海国还是狐女族,从未有如此之胜,而且已方的损失微乎其微,因为这只是屠杀,不是战斗,矮子盗完全没有抵抗的意志。
随后而来的欢庆之热烈就可想而知了,整整十天时间里,整个狐女城,或者说,整个大隅原就一直浸在酒香里,以至于飞过大隅原上空的飞鸟都给酒气弄得醉熏熏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到第十一天,龟行波的五万大军先撤了出去,但雪槐的巨犀军却给狐女族硬留了下来,石敢当一句话:“你们太远了,以后想再喝就有些难,不如现在喝个过瘾。”又喝了十天,雪槐终于觉得不能再喝了,下令回军,早晨下的令,差不多到中午才正式动身,到南隅峡口,天已经黑了,石敢当一路相送,这时便一片声叫:“扎营扎营,喝酒喝酒!”而狐女早命人担了酒来。雪槐很有些好笑,也没个天黑赶路的理,便扎营喝酒了。
天亮,狐女又早命人送了酒饭来,也没个不吃的理,吃完差不多又响午了,雪槐正式和石敢当狐女告别,石敢当这么一条大汉,眼眶竟是红了,狐女更是珠泪如滴,雪槐也自有些伤感,忍疼上马,拉转马头,下令拨军,方出峡口,前面烟尘滚滚,大队军马急驰而来。
包括雪槐狐女,都有些意外,实不知何处军马,揣测中,军马早到跟前,竟是龟行波大军去而复回,而在龟行波旁边,一个女子端坐马上,竟是夕舞。
夕舞怎么会来?雪槐又惊又喜,急迎上去,叫道:“夕舞,你怎么来了?”
“我来传大王之令。”夕舞冷着脸,不看他,怀中掏出一道旨意,念道,“雪槐,本王对你非常非常失望,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即日灭了狐女族,提狐女之头回来复命。二,你若再抗命,那就永远留在狐女族吧,本王将另调军马来打,你有本事,便再将本王军马打败。”
“怎么会这样?”听夕舞念完,雪槐大叫,“我不是将实情禀报大王和义父了吗?狐女不是作乱,是东海王太混帐,竟因为害怕矮子盗的威胁要将大隅原割让给矮子盗,那可是天朝的土地啊,狐女拼死守护,那是有大功的,不奖她反而打她,哪有这个道理?”
“你只知你有理,但你可知道,大王和爹爹有多被动。”夕舞冷冷的看着他,“你该知道,大王会盟称霸,天下大半诸侯不服,派你灭狐女,乃是威摄天下的第一步,但你到好,竟反过来帮狐女打起仗来,这个消息传回去后,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笑,大王如此军威,如何服众,如何称霸?”
雪槐脑中嗡的一下,又惊又怒,叫道:“岂有此理,难道各诸侯都是不明理的疯子吗?打狐女本就错了,我帮狐女,乃是为天朝守国土灭外辱。”听着他怒叫,夕舞终于看向他,语气有些放缓,却叹了口气,道:“哥,你怎么就不明白,他们不是疯子,也不是不明理,不是不知道你是在为天朝抵抗外辱,但问题的关健是,他们不服气大王称霸,他们不会管你有没有理,只看到了你违抗军令,不灭狐女反去帮她,他们就要冷嘲热讽,借以打击大王的威风,你在这里不知道,东海王的特使一到京中,说了这边的事,炎阳和祭风就立即放出风声,说如果大王真的灭不了狐女,那还是乖乖的回黑水原去,他们会派兵灭了狐女,然后把狐女的头送去黑水原。”
“岂有此理。”石敢当狂叫起来,“你们为了争霸,就拿我们做牺牲品,还有天理吗?”
“这世上本就没有绝对公平的事。”夕舞冷眼看向他,点头,“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很悲哀,你们已成了大国争霸的棋子,已经注定灭亡的命运。”
“你……”石敢当一张脸胀得通红,就要冲上来与夕舞拼命,却给狐女死死的拉住了。
雪槐猛看向龟行波,叫道:“你们的东海王是不是疯了,矮子盗已然全歼,还派特使去天安做什么?”龟行波也是一脸痛苦,道:“雪将军你不知道,我回去禀报大王,大王先也高兴,谁知那矮子盗的特使却威胁大王,说那什么猪尾红蝇是皇族,矮子国暴怒之极,将会派一百万大军渡海来打东海国,大王便又吓坏了,只得给矮子国特使下保证,一定灭了狐女,将大隅原另加我东海沿海三城划给矮子国做为赔偿。”
石敢当暴叫起来:“你们那狗大王为什么不把他老娘从坟墓里挖出来去献给矮子王当小老婆?”
“石大哥,不必口出粗言。”狐女拉住他,看向夕舞,道,“你们的意思,狐女族已成了大国显示霸业的棋子,亡也要亡,不亡也要亡,是不是这样?”
夕舞冷眼看向她,道:“你就是狐女了,果然有几分姿色,但你只有自怨命苦了。”
“很好。”狐女点头,眼发锐光,道,“即如此,来吧,狐女族虽小,却有不屈的热血,我们将血战到族灭人绝。”说着看向雪槐,道,“雪大哥,你不必为难了,这世道到处都是这样的,受委屈的并不只我狐女族,可以说,国灭族亡的,到处都有,你们巨犀王扫平黑水原,不也灭了好几个国家吗?没什么道理可讲的,所以你就率军来打吧,我知道你的心,如果能死你的剑下,我和我的族人会觉得好过些。”说完,拉了石敢当转身进了峡口。
雪槐的心有一种要裂开来的感觉。夕舞的话是如此的赤裸裸。争霸,是的,没有哪个诸侯国会心甘情愿的让巨犀成就霸业,尤其是祭风、巫灵、炎阳等大国,现在狐女族就成了他们的考量巨犀霸业的棋子,巨犀若不能灭狐女,他们就要来灭狐女,以借此打击巨犀的霸业,其他小诸侯国本就在看风向,若巨犀输了这一个回合,他们就更不会向巨犀称臣了。
雪槐本赞同敬擎天的看法,若有一个霸主,虽在最初会有动乱死伤,但成就霸业后战乱减少,反是百姓之福。千年以来的六霸也确实证明敬擎天的话有理。
但要以狐女族之亡来辅平巨犀的霸业吗?他可以将天眼神剑刺进狐女石敢当的胸膛吗?他看向夕舞,夕舞的眼光终于变得温柔起来,道:“哥,大王和爹虽然很震怒,但他们深知你的心性为人,所以也不是太怪你,但你不能再错,这事关大王的霸业,没得选择,正如那狐女所说,到处都有国灭族亡的,难道你都要同情他们吗?你好好想一想吧。”她的话很温柔,但钻进雪槐心里,却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尖刀。雪槐的身子僵立着,便如峡口的岩石。太阳慢慢落下去,月亮升起来,又慢慢落下去。雪槐没有动一下。夕舞过来,久久的看着雪槐,突然道:“你是不是爱上了那个狐女,舍不得杀她?”
雪槐身子一震,看向夕舞,不开口,但眼中的意思,他相信夕舞看得懂。“那就怪了,在这乱世之中,别说小小的狐女族,便是扫灭一个国家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我巨犀有今日,可是灭了黑水大尾等好几国呢,那时候你若在,难道也会犹豫?”说到这里,夕舞微微一笑,道,“哥,你瞒不了我,你还是舍不得狐女。”雪槐还是不开口。夕舞应该明白他的心,但女孩子小心眼,硬要这么认为,他再解释也没用。
“你承认了是吧?”夕舞又是微微一笑,慢慢别转身,慢慢的道:“因为我们实力不够,大王本想将我嫁给巫灵的王太子巫剑,以联姻的方取得巫灵的支持,但我一直没答应。”说到这里,她略略一停,道,“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会灭了狐女,打出我巨犀的威风,让天下诸侯臣服,但如果……”说到这里,她没再说下去,但后面的话雪槐自然明白,瞬时间像有一只巨手,一把揪住了他的心。“我会等你到太阳出来,或者你发起进攻,或者我回去,以后的事,我再不能做主。”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雪槐的心,似乎也一点点破碎。太阳终于出来了,夕舞在晨光中走来,由于逆光,她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哥,你想好了吗?”她的声音也有些飘浮不定,落在雪槐耳里,嗡嗡得厉害。狐女和石敢当从峡口走了出来。“雪大哥。”狐女叫。雪槐转头看向她。
也许是对着阳光,狐女的眼睛里似乎有火在跳动,她深深地看着雪槐,道:“雪大哥,不要再犹豫了,来吧,其实如果没有你,我们已经在矮子盗手里族灭人亡,是你救了我们,我们现在只是把命还给你,能死在你手里,说真的,我们很高兴。”
“我也想清了。”石敢当抱了一坛酒,大踏步过来,对雪槐道,“兄弟,这世上根本没有道理可讲的,老天爷早瞎眼了,我们根本不要想那么多,来,做哥哥的敬你一碗,喝过这碗酒,我们便是敌人,我知道你了不起,但我的叉子也不是喝醋的,我们就来大战一场吧。”
他并没拿碗,就着酒坛子大喝一口,递给雪槐。雪槐却不接。
雪槐突然转身看向夕舞,道:“夕舞,你知道我有天眼神剑,授我神剑的前辈曾告诉我,碰到神剑想杀的人,天会开眼,剑会啸。”
夕舞冷眼看着他:“那又如何?”
雪槐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狐女,道:“这世上本没有绝对的公平,巨犀王要成就霸业,也不能说他错,要怪,就只怪我们生在这乱世中吧。”
狐女点头:“我不怪任何人,雪大哥,你尽管出剑。”
“我曾答应过授我神剑的前辈,剑若不啸,绝不拨剑。”雪槐脸僵硬如岩石,“但我今天要拨剑,因为我没得选择,就让天来选择吧。”仰天一声长啸,霍地拨出背上天眼神剑,直指苍天。他对狐女有好感,但绝不像夕舞猜疑的那样爱上了狐女。但他不能对狐女出剑,更不能像屠灭其他国家一样去屠灭狐女族。因为狐女和狐女族已是他的朋友,他和他们一起喝酒,一起杀敌,一起哭,一起笑,一起挥洒热血。除非他是无心的人,否则他无法出剑。
剑未啸。石敢当似乎是轻声提醒雪槐:“兄弟,你那剑,眼睛是闭着的,好奇怪。”雪槐的手,难以察觉的抖了一下,抬头看向神剑。剑眼果然是闭着的,那样子,就像一个人在睡觉。难道神剑睡着了。
“好,这是你自己挑的,莫要怪我,二十天后,大王将再调大军,没有你,我们照样能灭了狐女族,称霸天下。”夕舞调转马头,奔出一段,却不见伯野和一万大军跟来,她霍地回身,怒视着伯野道,“你们也想造反吗?要知道,你们的家人都在巨犀,大王说了,作反者,屠灭九族。”
“你不像夕舞。”伯野的声音很轻。但雪槐的身子却是重重的一抖。他看向夕舞,由于极度的愤怒,夕舞的脸有些变形。
“伯野,别让我为难。”雪槐转头看向伯野和他身后的一万大军,“回去吧,我并不希望大王的所有将士都是叛徒。”伯野抱拳,道:“是,我们会回去,正如夕舞说的,我们的家人都在巨犀,我们没得选择,而且不久后我们可能还会回来,但我绝不会向狐女族动刀子,因为我喝过他们的酒,这酒是给朋友和兄弟喝的,不是给要杀他们的敌人。”说到这里,霍地上马,喝道,“回去。”他这喝声里,竟像是有一团烈火在燃烧。
大军启动,随着夕舞的马,绝尘而去。带走的,不仅是一万大军,似乎还带走了雪槐的心。龟行波眼里却有笑意,他看向狐女,道:“我和你打过四次,说老实话,我给你们打怕了,但我更怕的,是雪将军。”他看向雪槐,“面对你那长着眼睛的剑,说真的,我打心眼里害怕。”说到这里,他扭头看向身后五万大军,叫道,“你们怕不怕?”
“怕。”五万人一个声音。
“人人害怕,这仗还怎么打?回军。”龟行波挥手,五万大军眨眼退得干干净净。
“这家伙倒还有点人情味。”石敢当笑,但只笑了一下就止住了。雪槐的脸,白得像一张纸。“兄弟,喝口酒吧。”石敢当递过酒坛子。雪槐不绝地猛灌,终于是醉了。
雪槐醒来的时候,已是午夜,窗子里看出去,月亮是那么的圆。
看着月光,有好一会儿,雪槐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但慢慢的,痛楚便如潮水般涌上心头,但最揪着他心的,不是已过去的,而是那必将要来的。
夕舞不是在和他赌气,而是铁一般的事实,为了霸业,冬阳王和敬擎天一定会再派大军来,灭掉狐女族。那时他要怎么办?是看着狐女族灭亡?或者,挥剑和狐女族并肩作战?这就像一柄双刃剑,无论哪一面,都会把他的心割出血。
有脚步声传来。这里是狐女城,在先前那狂欢的二十天里,雪槐住的就是这间房子,每当他喝醉了,狐女总是彻夜不眠,为他端茶递水,扫除呕吐出来的污物。她即不避嫌,也不嫌脏。她服待他,就像在服待自己的丈夫。这脚步声也是狐女的,她正急步进来。
雪槐突然生出一种要躲开她的想法,脑中电光一闪,身子已借遁术到了城外。回望狐女城,月光下的狐女城静悄悄地,雪槐的眼光似乎能穿透城墙,似乎看到了正在焦急寻找他的狐女。但他不得不避开。他要避开的不是她的温柔,而是要避开那种将要来临的选择。他不能选择,只能逃避。
雪槐看了看方向,举步向北,天明时分,到了北隅峡,出北隅峡,便是风神原了。他回望狐女城,已只是小小的一点,来日巨犀率各诸侯大军到来,这小小的城儿注定只是灰飞烟没的命运。雪槐再一次感觉到了那种深深的痛,他深吸一口气,解下背后双剑,掘一个坑,将双剑并排埋了。当年义父赐他青钢剑,教他要像剑一样正直,像剑一样以锋锐之心为人间伸张正义。但这乱世中的一切,绝不像他少年时想的那么简单,他的心已看不清楚,他的剑也已找不到目标。所以只有埋掉。天眼神剑剑生天眼,但老天真的有眼吗?雪槐找不到答案。所以也只有埋掉。雪槐将最后一把土抛向空中,借遁术直出北隅峡,再不回头。
风神原极大,原中山河遍布,有名的大山便有七座,河流更是纵横遍布,大隅原名虽为原,若与风神原相比,可以说只是一个小山谷。世居于此的风神八族,传说乃是风神的后人,分别名为风、雨、雷、电、雾、雪、冰、霜。
天赐风神原给风神八族,但肥沃富饶的风神原也带给了风神八族无尽的灾难,为祸最烈的便是北面的红毛鬼国和西北的黄沙盗。
红毛鬼国是天朝周边最大的国家之一,只是文明远不如天朝昌盛,可称蛮夷之邦。
黄沙盗则是对居于西北大沙漠中的部族的泛称,这些部族有大有小,世居沙海,骠悍狂野。
天朝强盛时,风神八族受到强大天朝的保护,无论是红毛鬼国还是黄沙盗,虽也时常犯边,却只是小股掳掠,一击即走,绝不敢大举入侵,但近千年来天朝衰弱,诸侯自相混战,再无力照顾风神八族,风神原便受尽红毛鬼国和黄沙盗的蹂。
雪槐心若死灰,借遁术直入风神原,一去百里,几乎不想收术,他心中隐隐有一个念头,远离大隅原,越远越好,对一切都不见不听,心头或许不会有那么痛。
但他再也想不到的是,他想远离狐女族的苦难,却在风神原见证了风神八族更大的苦难。
一阵巨大的哭喊声,让闭目飞掠的雪槐睁开眼睛,急收了遁术,站在一个小山上,放眼望去,但见无数的难民,携老扶幼,哭声震天,正从小山下逃过。
“难道红毛鬼又入侵了。”雪槐心中闪电般掠过这个念头,怒火上涌,但随即却又气沮神消。巨犀打狐女族,岂非一样是入侵,有什么分别?
“双剑已埋,你也再不要管这世间的闲事了。”雪槐暗暗叮嘱自己,复要再借遁术远远遁去,却又停了下来,原来他一瞟眼间,突地看到一件怪事,山下一个老者,正死死的抱住一棵树,他旁边一对青年男女,还有三个小孩,最大的也不过三四岁,最小的那个还是个婴儿,抱在那女子手里,那男子却在拼命的拉那老者。
雪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见那男子神情恼怒,动作又粗野,心中便有些不平,暗叫:“这年青人好生无礼。”便不忙着遁走,且下山去,刚要喝住那年青人,那年青人却突地松开了那老者,反手抱过那女子手中的婴儿,高高举起,猛地扔了出去。那女子和那老者齐声惊叫,雪槐也是大吃一惊,这山上乱石从生,小小婴儿这么摔下去,哪还有命,急一纵身,抱先一步抱住了那婴儿,心中更怒,一个箭步抢到那男子面前,叫道:“你疯了你。”扬手一掌,将那男子打翻在地,再要加上两脚,那女子却猛地伏在了那男子身上,对雪槐哭叫道:“大哥,求求你,不要打他了。”而那老者更怪,竟怒视着雪槐道:“你为什么打人。”老拳头攥着,大有给雪槐一老拳的架势。
雪槐倒有些呆了,道:“他即不敬老,又不爱幼,难道不该打?”
“你知道什么?”那老者叫,一把抱过雪槐怀中的婴儿,道:“他是我孙子。”向地下那男子一指:“他是我儿子。”这时那女子爬起来抱过那婴儿,又是哭又是笑一脸的泪,却对雪槐点头道:“是的,大哥,我们是一家子,谢谢你救了我儿子啊。”
这时那男子却又猛跳起来,还要去抢那婴儿,那女子大哭,死命不给,雪槐一时有些糊涂,因为那男子想要摔死的是自己的儿子呢,事儿太怪,且看看再说,却见那老者猛地怒叫一声,一头撞在那男子怀里,别看他老得似乎走路都走不动,这一头却有劲,将那男子直撞了一个大跟头,撞翻了犹不甘心,竟还要挥老拳去打,那女子忙又相拦,叫道:“爹,爹,你别打他。”那老者却是一片声叫:“我就要打死这混帐东西。”那男子则直了脖子叫:“好,好,都死,都死,死做一堆。”
“这一家子还真有趣。”雪槐哭笑不得,只得也来劝,却实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顺口问起,才知道这竟是一场人伦惨剧,原来红毛鬼追来了,那老者跑不动,他儿子要背他,又还有三个儿女要背,那老者便想留下来,反正他老了,生死无所谓,但他儿子不干,硬要背他走,因为三个子女背不过来,他儿子竟然想摔死一个,好背了爹走。
为了背爹走,只有摔死儿子。
这是怎样痛苦的选择?又是怎样的人伦惨剧?
雪槐先前觉得这一家人好笑,这时再看过去,却是心中惨然。
这时那男子坐在地下不动,那老者推也不走打也不走,没办法可想,猛地往地下一坐,号啕大哭起来,但他哭的话却叫雪槐心中一跳,那老者哭道:“老天爷啊,你开开眼发发慈悲吧,让天海之王早日到来吧,让他的天眼神剑斩尽红毛鬼,救我们脱离苦海吧。”
“天眼神剑,什么天眼神剑?怎么和我的天眼神剑一模一样的名字。”雪槐心中嘀咕,便上前道:“这样好了,我来扶你吧,反正我也要逃命。”扶起那老者。
那男子大喜,急道:“快走,红毛鬼只怕就要追来了。”跳起来将一双儿女抱一个背一个,当先急走,那女子抱了婴儿随后赶上,雪槐扶了那老者在最后,路上问起,知道那老者人称维巴老爹,是风神八族中的雾族人,雪槐装作无意问起天眼神剑的事,却越听越惊心。
原来在两百年前,风神原上就留传着一个预言,说两百年后的某一日,天海之王会身背天眼神剑来到风神原,天眼神剑上生有一只天眼,据有不可思议的神力,天海之王将仗着天眼神剑扫平红毛鬼和黄沙盗,将风神八族救出苦海,随后更将率八族战士转战天下,扫平人间一切的战乱,重还大地以和平。
“剑上生有天眼,真的说的是我的天眼神剑,难道……-?”雪槐心中惊疑,忍不住问道:“这是谁的预言,你们真的相信两百年前的人能预知两百年后的事。”
“当然。”维巴老爹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这是风巫中最伟大的风巫神树风巫的预言,他临死前写下九九八十一道预言书,前八十件全部应验了,难道这第八十一件会不应验?绝不可能,两百年之期即将到来,天海之王也一定会仗天眼神剑来到风神原。”
天海之王,天眼神剑,两百年前的预言。
雪槐心中一时乱作一团。
生有眼睛的剑,只能是他的天眼神剑,而他也确实来到了风神原。
难道他就是预言中的天海之王?
但他已将天眼神剑埋在了北隅峡口,他已再不想摸剑,难道会回去将天眼神剑起出来吗?
“不。”雪槐在心底毫不犹豫的摇头。
不能救狐女族,这件事在他心中埋下了永远的阴影,他再不能面对天眼神剑。
“不管那什么鬼预言,送维巴老爹一段,我就走,找一个绝无人迹的荒僻大山,过那野人的日子吧。”雪槐下定决心,一路上虽见了无数哭天喊地的惨状,也咬牙只当未见。
走了十数里地,后面赶上来一彪军马,约莫有七八百人,个个身上沾满鲜血,显然是经过了一场苦战,当先一个老者,发须尽白,左臂上一道刀口,只草草包扎了一下,鲜血浸透了上半身,但脸上神情并无半点委顿之像,白胡飘扬,神威凛凛,一双老眼里,蕴含的净是怒火。
这老者一路过来,逃难的雾族人不绝欢呼,维巴老爹也欢叫道:“感谢真神佑护,善沙族长还活着。”
雪槐从维巴老爹口中知道,这次红毛鬼有备而来,大举进犯,事前竟无半点征兆,雾族共有晨雾、夜雾、血雾三城,晨雾夜雾两城几乎都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失陷,老族长善沙为掩护族人逃往最后的血雾城,一路血战,节节阻击,所以族人见他还活着,个个欢呼。
这时前面现出一个山谷,善沙奔上左面山包,扬声高呼道:“大家加把劲,尽快过谷,进了血雾城,我们就可据城死守,待其他几族援兵到来,必可将红毛鬼斩尽杀绝,红毛鬼想借偷袭亡我雾族,绝无可能。”
众族人一齐欢呼,纷纷加快脚步,但维巴老爹的媳妇一个不小心却摔了一跤,扭了脚,先想快,这会儿却反而走不了了,一家人只得避到路旁,先休息一会儿再说,维巴老爹媳妇急得哭了起来,维巴老爹喝道:“哭什么哭,这不怪你,歇一会儿自然好了,就算红毛鬼现在赶来,老族长也绝不会扔下我们不管。”
他还真是乌鸦嘴,话未落音,马蹄声如雷而来,显然是红毛鬼追来了,而且人数极众。
这时还有很多人没有过谷,听到马蹄声,一声间爷哭娘叫,善沙纵声高呼:“不要怕,尽快过谷,我会替你们抵挡追兵。”同时对身边一个年青人道:“海冬青,你去守着对面的山头,我们互为倚角,掩护大家过谷。”
那叫海冬青的年青人身材十分魁梧,一脸骠悍,身上能明显的看得出有好几处伤,有的包了一下,有的就那么敞着,翻开的皮肉让人看了触目惊心,他却似乎并不在乎,抱拳大声答应,刚要下山,却又停住,对善沙道:“老族长,你也受了伤,先走,这里全部交给我好了。”
“我没事。”善沙摇头。
“老族长。”海冬青想要坚持自己的提议。
“你怕死是不是,怕死你就先走。”善沙突地发起怒来,怒瞪着海冬青道:“我身为族长,不看到最后一个族人过谷,我绝不走。”
海冬青两眼血红,猛地转身,狂呼道:“跟我来。”带了一半雾族战士上了斜对面的小山据守。
维巴老爹骄傲的抬起下巴,看着他儿子媳妇道:“我说的没错吧,我从小跟着老族长打红毛鬼,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说到这里,忽地取下他儿子背上背的一张弓一袋箭,叫道:“你们先走,我老了腿脚不灵光,但放箭的力气还有,我要跟着老族长再打一仗。”他儿子略一犹豫,猛地趴下叩头,叫道:“爹,你为族人血战我不拦你,你若战死,儿孙誓为你报仇。”仰天悲叫一声,爬起来背了儿女扶了妻子,跟随人流进谷。
看了这一家人的血性,雪槐暗暗点头,想:“天若亡此一族,那老天爷当真是瞎了眼了。”
维巴老爹见雪槐不动,叫道:“怎么,外乡人,你也要留下来吗?好,那我们就一起打红毛鬼。”爬上山去,对善沙叫道:“老族长,还记得你的老战士吗?”
善沙转头看他,眼中露出惊喜之色,叫道:“你是维巴,怎么,你还能打仗吗?”
善沙认得他,维巴又是骄傲又是得意,昂起下巴道:“当然,我腿脚虽然不好,但放箭的力气还有。”
“好。”善沙大叫一声,对左面的一块大石头一指,道:“你就守在那块石头后面,红毛鬼上来你就放箭,我的左翼就交给你了。”
“是。”维巴挺胸大叫:“老族长的左翼就交给我维巴了。”
因为苍老,也因为激动,他挺立的身子有些颤抖,因此也有些滑几,他还能护卫善沙的左翼吗,但雪槐看了他这个样子,却并没有半点滑几的感觉,而是觉得胸中一热。
马蹄声近,红毛鬼杀到了。
雪槐第一次见红毛鬼,但见果真个个绿眼红毛,身材也普遍比天朝人高大,马刀挥舞,嗬嗬狂呼,狰狞已极。
雾族战士两面放箭,前面的红毛鬼倒下一大片,后面的便向两面山上冲上来,小山不高,红毛鬼冲近,雾族只得舍箭用刀,浴血死拼,但红毛鬼人多,还是一步步往上逼。
维巴由于守在高处,红毛鬼一时未冲近,便不绝放箭,莫看他老,还有点准头,接连射死了七八个红毛鬼,雪槐站在他边上,即无箭也无刀,便就那么看着。
红毛鬼越冲越近,善沙不绝狂呼给部众打气,但人数实在太少,无法将红毛鬼赶下山去,那一面的海冬青虽在血战中,却一直注意着这面,眼见红毛鬼快冲到善沙面前,急了,振臂狂叫:“保护老族长,杀啊。”狂冲下山,他身后约还有两百余战士,也跟着他一齐往下猛冲,借着一股猛劲,竟将红毛鬼冲散,随即冲到这面,上下夹攻,这面的红毛鬼也立时溃散。
海冬青冲上山来,红毛鬼却又涌了上来,善沙看看身后山谷,仍有不少雾族百姓,猛地对海冬青叫道:“海冬青,还有胆量没有,给我再把红毛鬼赶下山去。”
海冬青身上又多了几处伤,全身浴血,却仍是豪气如虹,大吼一声:“雾族好男儿,浑身是胆,跟我杀啊。”复向山下冲去,冲入红毛鬼群中,一刀便劈翻一个,身后战士跟他猛冲,红毛鬼气势受挫,往下退去,但红毛鬼实在太多,后面的挤着前面的,海冬青冲到一半,再冲不动,只能死命阻击红毛鬼上山,但红毛鬼却从另一侧绕了上来,直冲向善沙,善沙身边战士越来越少,这时两个红毛鬼从左侧杀上,掩向善沙,维巴身边已没了箭,猛地拨出腰间短刀,狂叫道:“我说过老族长左翼由我负责的。”竟对着那两个红毛鬼直冲过去。
他白发白须,弓腰驼背,却仍如此勇猛,其中一个红毛鬼似乎畏于他的悍勇,往后一退,另一个却一刀劈来,维巴老爹短刀一挡,及不上那红毛鬼臂力,短刀脱手飞出,但他不退反进,弓身一跳,竟直扑进那红毛鬼怀里去,老得只剩下皮包骨的双手死搂着那红毛鬼脖子,狂叫道:“我老维巴就算死,也一定先咬你一口。”嘴一张,猛咬向那红毛鬼喉头。
他苍老衰弱,吊在那高大的红毛鬼身上,就像一只老猴子,而张开的嘴里,牙齿也已经焦黄发黑。
但雪槐却没看到这些,他只看到维巴老爹为族人死战的决心和不屈的热血。
就在那一刹那,雪槐冰凉的心猛地发热狂跳,他本下定决心不管闲事,这时却已全忘到脑后。
那红毛鬼马刀太长,无法回刺维巴老爹,给他咬得鲜血淋漓,魂飞魄散,不绝狂呼,另一个红毛鬼急举刀劈过去,但雪槐已不容他再发狂,一步跨上,一拳就将这红毛鬼打得滚下山坡,这时那被咬的红毛鬼刚借着力大将维巴老爹推开,要举刀呢,雪槐一伸手将他直提起来,如扔一个石头般扔下山去,复大吼一声,双手一托,将维巴老爹先前藏身的大石举了起来。
维巴老爹正坐在地下喘气呢,一看雪槐如此神力,顿时张大嘴,连喘气也忘了,要知那大石两三个人都合抱不过来,至少也有几千斤呢,实难想像,凭人力如何能够举起。
他哪里知道,雪槐神力来自神剑,更以金刚咒催动,身上力道已非普通人所能想像,这时大吼一声,将大石猛扔出去。
这等大石可不像滚下个人,轰轰隆隆,所到之处,红毛鬼立成肉泥,这一滚,至少有上百个红毛鬼给压死。
雪槐杀心已起,犹不甘心,看左近有一棵大树,约有大海碗粗细,五六丈高下,当即过去,一弓腰,竟将那树连根拨起,抱着那树,便向红毛鬼冲去,一路狂舞,那树连枝带叶,便如一把大扫帚,而挤在山坡上的红毛鬼便如一坡落叶,给他骷碌碌狂扫下山。
所有人全部惊呆了,包括狂猛如狮的海冬青,维巴老爹更猛扯白胡子,口中不绝的叫:“天哪,天哪,这外乡人到底是人还是神啊。”
“他是外乡人?”善沙大叫出声,眼发锐光,看着雪槐那不可思议的神勇,猛地狂跳起来叫道:“天海之王终于来到了神风原,我们有救了,神风八族的苦难到头了,大家跟着天海之王冲啊。”当先冲下。
“天海之王来了,天海之王来了。”所以雾族战士一齐狂呼,猛冲而下。
追来的红毛鬼前部约有六七千人,而这时雾族最多已只剩下三四百人,本来无论如何冲不动红毛鬼阵脚,但雪槐一马当先,大树抡开,数十丈方圆没有一个红毛鬼能站稳脚跟,给雪槐直冲下去。
红毛鬼凶残,但雪槐的勇力却吓破了所有红毛鬼的胆,雪槐冲下山来,平地宽阔,本可四面围攻,但所有红毛鬼无不心惊胆战,再无斗志,纷纷扭头就跑。
红毛鬼退去,善沙带雾族战士跪倒路边,叫道:“雾族族长善沙率雾族战士迎接天海之王。”
雪槐只是激于维巴老爹和雾族战士的血勇,一时忍不住插手,并不想卷入太深,却再没想到善沙竟就此认为他是天海之王,这时急道:“老族长快快请起,你认错人了,我并不是你们传说中的天海之王。”
维巴老爹却大叫起来,道:“不会错,除非是天海之王,谁会有如此神勇。”
海冬青看看滚下来的大石头和给雪槐连根拨出的大树,也点头道:“风神八族中,论力气,我若自认第二,便没人敢称第一,但要我举起这样的大石头或者连根拨出这样的大树,我力气再大一倍,也绝做不到。”
随着他的话声,所有雾族战士一齐惊叹,看向雪槐的眼神里,更是充满了敬畏。
雪槐自己也知道刚才露那两手过于惊人,那并非人力所能想像,灵机一动,道:“刚才我听维巴老爹说,你们预言中的天海之王是身背天眼神剑来到神风原的,我身上可没什么天眼神剑。”
他这一说,所有雾族战士便都有些迷惑,对两百年前神树风巫的预言,他们深信不疑,而神树风巫的预言中关于天海之王最重要的标志便是天眼神剑,但正如雪槐自己所说,他一双空手,身上别说天眼神剑,便普通的长剑也不见一把。
所有雾族战士一齐看向善沙,善沙早从维巴处问得雪槐名字,道:“不管如何,雪公子是我族的大恩人是绝错不了的,而且正当我族大难之时,还要诸多仰仗公子,所以无论如何要请雪公子移驾血雾城。”
他这话雪槐无法拒绝,只得点头答应,和善沙维巴老爹等一齐到血雾城。
雾族三城中,血雾城最大也最险峻,防守也最严密,雾族两万战士,驻防血雾城的就有一万人,再加上夜雾晨雾两城逃散回来的三四千战士及协防的族人,实力颇为可观,再想到善沙先前说其他几族会有援兵的事,雪槐心中暗暗思忖:“红毛鬼兵力便多上三倍,想亡雾族也绝无可能,再加上陆续而来的援兵,雾族当可渡过难关,倒不必我再插手。”当下打定主意,先呆一天,晚间借遁术不辞而别。
雪槐否认自己是天海之王,善沙便也不再强要他认,招待却是非常热情,雪槐也不多说,反正主意是定好的,有好酒且先喝着,到下午,事情却另起变化,善沙正陪雪槐喝酒,海冬青带了一条大汉旋风般进来,这大汉除了脸形不一样,整个就是海冬青的翻版,差不多的年纪,同样的魁梧,和雪槐初见海冬青一样,也是一身的伤,有的裹了一下,有的就任那么皮开肉绽的翻着,浑身的鲜血。
善沙一见那大汉,霍地站起来,惊道:“射天雕,你怎么这个样子,难道雪族也受到了红毛鬼偷袭?”
原来这大汉是离雾族最近的雪族的射天雕,是雪族第一条好汉,与雾族海冬青,风族风无际,霜族霜千里并称风神四杰。
“是。”射天雕一脸愤怒,叫道:“我们也是昨夜遭到偷袭,大雪小雪两城连夜陷落,现在只剩下睛雪城和不到六千战士,红毛鬼大概有三四万人,正不绝猛攻,我们恐怕撑不了几天,所以红枫族长才让我杀出来向老族长求援。”
“我去。”海冬青抱拳怒叫:“我已派探子打探过,两万红毛鬼在攻陷我夜雾晨雾两城后,大部杀向了雷族九雷城,追来的小部给我们打退后,缩回了夜雾城,所以我血雾城暂无危险,我可率一万精兵,打破红毛鬼围攻睛雪的大军。”
射天雕大喜道:“若有海冬青同去,再有一万雾族精锐,与我族里应外合,红毛鬼兵力虽在我们之上,必败。”
两人一齐看着善沙,善沙却摇头道:“红毛鬼最善偷袭,现在虽探得他们去了九雷城,万一连夜回军呢,血雾城本只有一万二三千人,你再带走一万精锐,剩下两三千人可绝挡不住红毛鬼大军,那雾族真要亡族了。”
射天雕两个眼中同现失望之色,海冬青叫道:“族长,你不会是不派援兵吧,风神八族一脉同根,可从来都是守望相助的啊。”
射天雕却点头道:“老族长说得有道理,人还是应该先顾自己的,我即刻杀回去,与族人死做一块好了。”
“年青人不要这么冲动嘛。”善沙微笑,看向雪槐,一脸求恳道:“雪公子,善沙求你一件事,万望雪公子答应。”
他话头转得太快,雪槐一时不知他打的什么主意,道:“老族长请说,只要雪槐做得到的,自不会推辞。”
“好。”善沙叫道:“海冬青身上有伤,需要调养,所以我想请雪公子领两千雾族战士,救援睛雪城。”
“我?”雪槐没想到他竟会提出这么个要求,一时呆住了。
“以雪公子大能,一定能打破红毛鬼的围攻。”善沙一脸的求恳:“我本来要多派些人,但我真的害怕啊,万一红毛鬼连夜回军偷袭,我雾族真就要亡族了,那时我怎么对得住合族老小啊。”
说到这里,他老眼中已含了泪花,雪槐再不能拒绝,只得点头答应,善沙大喜,当即点了两千精锐,雪槐率了与射天雕飞马出城。
射天雕心中有火,是啊,两千人即得什么事?又还是个陌生人领军,善沙这纯粹是敷衍他嘛,全不理雪槐,只顾在前面打马飞奔,而城里,海冬青也在为善沙只派两千人而大发脾气,怒叫道:“红毛鬼绝对是攻向了九雷城,怎么可能连夜回军偷袭,老族长,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我太伤心了。”
善沙却微笑起来,眼望天际,道:“小毛孩子,知道什么?虽然雪槐雪公子身上没有天眼神剑,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绝对是预言中的天海之王。”
海冬青一呆,叫道:“就算他是天海之王,以区区两千人也不可能打败红毛鬼三四万大军啊。”
“不。”善沙断然摇头:“伟大的神树风巫在他的八十一道预言书中曾反复说过,天海之王不但拥有天眼神剑,更拥有天与海合一的神秘大力,他将百战百胜,所以我故意只给他两千人,我相信他一定能创造奇迹,但最主要的……。”说到这里,他略略一顿,道:“他必须创造奇迹,他身上没有天眼神剑,我确信他是天海之王,但其他七族不会信,惟有让他创造奇迹,以区区两千人打败红毛鬼四万大军,其他七族才会信我的话,风神八族才不致于生生放走已经到来的救星。”
海冬青终明白了他的意思,火没了,却还是担心,叫道:“但愿他真的是天海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