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3节 穷山恶水美名传

十三 穷山恶水美名传

 
一卦准先前只是给天风道人的袖风震昏了,这时醒了过来,一眼看见雪槐,大喜,叫道:“臭小子,果然还活着,我说呢,你这小子又有脚气又爱放屁,一天不洗澡就臭得要死,那些老妖怪就算胃口再好也不会对你有兴趣啊。”
“还是师父了解我。”雪槐有些尴尬的看一眼碧青莲,傻笑。一卦准再才想起碧青莲在边上,忙道:“当然,他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是臭的……”说着话,往碧青莲脸上一溜,突地叫起来,“不对!”
他一惊一乍,碧青莲倒吃了一惊,忙去摸自己的脸,道:“什么地方不对?”女孩子爱美,她还以为刚才激斗中不小心脸上给弄伤了呢?可吓了个心儿狂跳。
“不是这个不对,是那个不对。”一卦准摇头,歪着脑袋看着碧青莲,道,“小姑娘又哭又笑脸又红红,显然是爱上了槐小子。小姑娘都一个德性,是她的心上人,便是一泡臭狗屎她也会当宝一样捧着,看来我可以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倒不必忌口。”
“啊呀,师父取笑我。”碧青莲顿足,脸若霞烧,去雪槐脸上一溜,忙转身装作去收青莲花,却突地顿足娇叫起来,“啊呀,臭阿黄。”
“阿黄怎么了?”一卦准不解地问,眼见阿黄在怀里缩头缩脑,去它头上一敲,道,“老实交待,你干什么坏事了?是不是咬坏了莲花?”
“不是咬坏了莲花。”碧青莲不绝顿足,差点要哭出来,“它在我的青莲花上放了一个屁,这么臭哄哄的,人家不要了啦。”
“放了一个屁?天哪!”一卦准鼓起一对老眼看着阿黄,却猛地狂笑起来,直笑得抱着肚子蹲到地上,便是雪槐也忍不住大笑。碧青莲用一个白嫩嫩的指头指了阿黄道:“若不是听师父说你的屁曾为我槐哥出过力,看我饶你!”自己却也忍不住笑了。
这时雷电双鸦飞了回来,没追上天风老道几个,向雪槐请罪。雪槐说不必,碧青莲却是识得雷电双鸦,听得双鸦叫雪槐做主人,奇道:“你两个不是在替万屠玄女娘娘守经吗?怎么会跟了槐哥。”
“这一趟我倒是有了奇遇。”雪槐笑着说了得万屠玄功及收双鸦的经过,碧青莲惊喜交集,叫道:“太好了槐哥,当年灭魔,万屠玄女娘娘可是大显神通呢,群魔闻她万屠玄功之名,当真个个丧胆,想不到你竟做了她的弟子,又收了雷电双鸦助力,可是大长我道家威势呢。”
这时天也差不多亮了,一行便回城来,雷电双鸦鸦面过于惊人,便仍化两只乌鸦,跟在雪槐左近。一卦准不识双鸦神通,看双鸦鸹噪,忍不住对雪槐皱眉道:“我说臭小子啊,这两只乌鸦看上去又能飞又能变的,好像有些用,不过我觉得让它们跟着你,害多于利呢?”
“为什么?”雪槐不解。
“明摆着啊。”一卦准叫,“凡事图个吉利不是,但这一来,每天老大两只乌鸦对着你鸹鸹叫,岂不晦气。”
雪槐没想到一卦准心里竟会有这种想法,忍不住大好笑,碧青莲更差点笑折了小蛮腰,道:“师父啊,你长点眼风吧,人家那是雷电双鸦呢,张口雷电齐至,可不是像你说的鸹鸹叫叫来晦气。”听她两个说,一卦准却仍是不乐意,翻着老眼,大大的哼了一声。
金蛙怪一死,巫灵王身上的邪气便自然解了,却是在宫中吓得发抖。一听雪槐碧青莲回来,立即请进宫中,千恩万谢,再不肯放出,却是不见巫剑和夕舞。雪槐不敢运剑眼去搜夕舞所在,心中隐隐作痛,只是强忍着。
碧青莲当日再于莲池中作法,作百莲大会,雪槐吃了一回亏,再不敢轻忽,小心维护,旁边更有雷电双鸦巡视,一切便风平浪静。三日后青莲花开百莲齐开,满城异香,直至十余后老太太寿诞过去,香气才慢慢飘散。
寿诞过后次日,各国使节纷纷告辞回国,夕舞也同时离去。
雪槐再忍不住,终以剑眼搜到夕舞所在,赶了上去,有些话,他无论如何一定要说出来。
天刚蒙蒙亮,晨霜在草叶上凝成青蒙蒙的雾气。夕舞脸上也似凝了一层寒霜,面对挡在路中的雪槐,不说话,也不看他。
雪槐却是定定的看着夕舞,这些天,他惟有这一次才敢直视她,但心中千言万语,却不知怎么开口。
太阳出来了,照上夕舞的脸,夕舞的眼更下垂了些,终于开口:“让开,我要回去了。”
“我有话要说。”
“说。”
雪槐深吸一口气,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道:“夕舞,看着我。”
夕舞霍地抬起眼睛。那眼光是如此的冷,比寒霜还冷,带着寒气的晨风似乎直吹进了雪槐心里,吹得他的心不绝地颤抖。
“我只想问你一句话。”雪槐咬了咬牙。话未出口,他的心却已经碎了。
“那七杀教主和你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和当日的明香一样,拜了那七杀教主做师父?”
夕舞的身子明显的抖了一下,眼中突地发出锐光,道:“你拦着我,是不是也要像对当日的明香一样,一剑砍下我的脑袋?”
雪槐的手不自觉的抖起来,甚至整个身子似乎都在发抖,但他的眼光却仍直直的看着夕舞,叫道:“回答我。”
“你先回答我。”夕舞也毫不回避他的眼光。
“我……我不知道。”雪槐的眼光终于垂了下来,他无法面对夕舞如此冷锐的目光。
“那等你知道了再来问我。”夕舞冷哼一声,一打马,从他身边飞掠而去。雪槐想回身,却终是没有回身,而是慢慢地跪了下去。凝霜的地面是如此的冷而硬,就像青石板,嗑得膝盖生生做疼。但更痛的是雪槐的心。而远去的夕舞的心也在跑动着的马上痛着,她没有回头,心中却在低叫:我知道你不会的,是的,槐哥,你不会,但你可知道,七杀教主不是我师父,却是我爹爹啊,到那一日,你该怎样去面对?
碧青莲走过来,将雪槐的头揽在怀中。雪槐的泪,透过衣襟,打湿了她的肌肤,更打湿了她的心。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槐哥外表冷峻,其实正是这世上最多情的人啊。”
雪槐突地抬起头来,有些激动地道:“青莲,我有一种感觉,夕舞不会是那七杀教主的弟子,我了解她,她不是那样野心勃勃的人,而且你知道,我的天眼神剑见到它想杀的人就会发出啸声,而上次在大隅原,神剑面对夕舞,眼睛却是闭着的,如果她是七杀教主的弟子,神剑一定会啸。”说到这里,他越发兴奋起来,猛地站起,转身看向夕舞远去的方向,大声叫道,“夕舞,我相信你,你绝不是那七杀教主的弟子,你不是那样的人。”
看着他因过度激动而有些发抖的身子,碧青莲的心不自觉地一阵阵作痛,她也抬眼看向远处夕舞逝去的方向,在心底低叫:夕舞,夕舞,你听见了没有,他是如此多情的人,你可莫要再伤害他了啊!
巫灵王和富安竭力挽留,雪槐和无花王子又多留了几日,这日终于离了巫灵城,回归东海。富安一路相送,路上巫灵百官更是远出十里迎送,一卦准忍不住感叹:“臭小子,还真有两手本事呢,不过真场面还得回到东海才看得到。”岩刀却是信心百倍,叫道:“我相信木大哥。”
走了十余日,快到腾龙江边了,这日前路突地急驰来一队人马,就中一个老者远远的便高叫起来:“是王子吗,王子,先停一停”
无花凝睛一看,叫道:“是文易文大人,他这么急,发生了什么事?”
文易为东海三世老臣,现为右相,乃是东海第一号厚道人,既不会结党,也不会营私,一心只在国事上。林国舅兄妹弄权,有私理无国法,东海王又整天沉迷酒色,若不是文易苦苦撑持,东海早乱成了一锅粥。
雪槐只听过文易名字,还是第一次见,眼见文易白须白发,颤巍巍爬下马来,感他的忠义,不觉暗自摇头,心中却也疑惑,想:什么事,不会是东海王得了重病要死了吧?那倒正好。
文易急步到无花面前,猛地趴下叩壮头,叫道:“王子,快救救东海。”
无花大吃一惊,急伸手相扶,叫道:“文大人,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文易站起来,却因为走急了,一时气喘,反说不出话来了,歇了一会儿才说出原委,倒不是东海王有什么事,而是巫灵大兵压境,巫灵在腾龙江一线,本只有一两万兵马,但最近突然急速增兵,短短十余日时间里,增加到二十多万大军。
大致说了情况,文易喘息着对无花道:“王子,我们听说你在巫灵很受礼遇,所以老臣急急赶来,请王子暂缓回国,先和巫灵王求个情让他们退兵,至少也要问个明白,到底我们什么地方得罪巫灵了?他们要大兵压境?或许他们要什么,无论是割地还是赔钱,慢慢的都好商量啊,何必要兵戎相见呢?”
听他这么一说,无花急坏了,转头向着富安便要拜下去,富安早有准备,伸手扶着,无花急,他却笑,道:“王子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大兵压境吗?”说着转眼向雪槐看过来。
雪槐先也疑惑,是呀,好好的巫灵没道理要对东海动刀兵啊,一看富安眼光,他猛地明白了,不由鼓掌道:“好,好,这可多谢了。”
无花还没明白呢,可就急了,道:“木大哥,你不帮着说句好话,怎么还叫起好来了,真是。”
“当然要叫好。”雪槐笑,“因为巫灵大军压境不为别的,乃是为王子助势而来,这真是个绝妙的主意呢,我如何不叫好?”
“为我助势而来?”无花王子疑惑的看向富安。
“是。”富安微笑点头,握了无花的手道,“王子仁义之人,只是时运不济,一旦回国,必又会落到林国舅兄妹手里,动弹不得,所以我家大王才调集二十万大军,摆出二十万大军护送王子回国的声势,如此一来,东海谁还敢小瞧王子?林国舅兄妹更不敢算计于你。”说着扭头看向文易,沉下脸道,“文大人,请你回复东海王和林国舅,我家大王眼里,只认得一个无花王子,王子回去,好便好,若有丁点不好处,我将亲率二十万大军到东海城下来给王子问安。”
他这话重,可怜把一个老实人就吓得全身乱抖,连声应道:“是,是,我必将大司马大人原话带回给大王。”当下也不及休息,便又回马奔去。
富安看他背影消失,微微摇了摇头,对无花道:“文大人老成持国,他日王子继位,仍可借重。”
无花眼中却已有些湿润,道:“我朝也就是多亏了他,否则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随即又谢富安和巫灵王。富安呵呵笑,道,“王子这话客气了,这只是小事一桩,相对于木兄弟的恩德,差得远呢。”
又行三日,到了江边,果见大军密布,声势惊人。
先与富安道别,雪槐随即转头看向碧青莲,一时不知怎么开口,碧青莲却抢先道:“槐哥,青莲也在这里和你分手,我要回青莲观去,就七杀教的事,当面请教师父。”
雪槐其实知道她的本意,乃是怕跟着他让他陷在感情的漩涡里为难,所以主动提出离开,又是感动又是过意不去,勉力笑道:“如果能请得尊师出山收拾妖孽,那就最好了。”
“我师父不会出观。”碧青莲却摇了摇头。
“为什么?”雪槐不明白了,道,“七杀教刚刚兴起,正是铲除他们的最好时候,如果尊师……”
不等他说完,碧青莲却轻轻叹了口气,道:“不是我师父不想出观,是他出观也没有用,五百年前一战,魔道固然烟消云散,我佛道正教却也同样的元气大伤,包括万屠玄女娘娘在内,无数道基深厚的有道之士都折在那一役之中,我师父虽得保性命,但道基大损,已不能再和人动手了。”
“什么?”雪槐大吃一惊,叫道,“照你这么说,我佛道正教难道再无高人?”五百年前佛道联手灭魔之事,他只是听说过,先前还以为是神话传说呢,就中内情更完全不知。
碧青莲见他情急,忙握了他手道:“槐哥,你别急,古话说邪不胜正,我佛道两门虽是元气大伤,但魔道受的打击更大,现在那七杀教主召集的邪怪如天风道人等,不过只是当年的漏网之鱼,那些真正的大魔头如血魔及地狱门的地狱王等,也都在那一役给打散邪灵,再无法做恶,那七杀教主估计也只是个漏网的邪怪,没什么大不了的,另外我佛道中也不是再无高人,只是有些神道不喜管闲事,有些又性子特别孤僻,只要机缘巧合,自会有人伸手。”
他这样一说,雪槐心情略觉轻松,却又觉奇怪,道:“当年的血魔真的那么厉害?像万屠玄女那么厉害的神道也折在他手中?”
“是。”碧青莲点头,道,“我听师父说,当年的血魔,魔功确是极为了得,尤其练成了血魔解,那是借自身的解体极大的提高魔功与对手同归于尽的功法,当时血魔手下群魔死得差不多了,佛道高人将血魔围在中间,血魔眼见不敌,竟就发动血魔解,将自己炸得不剩半丝青灰,而围攻他的佛道高人也是十死九伤,万屠玄女娘娘就是死在他的血魔解下。我师父当时因是在外围,所以得保性命,但道基也是严重受损。”
她说得轻松,雪槐却是听得怵然惊心,遥想当年道魔大战,心中气血翻涌,想:义父根本不信这个,我当时也以为只是神话传说,原来都是真的。当年赶不上,现在我既学了万屠玄功,必要仗天眼神剑屠尽群魔。”一时间雪槐豪情万丈。
当下分手告别,雪槐、无花上船,雷电双鸦便落在了船桅上,水手不识玄机,觉得晦气,便拿长杆去赶,惹得雷电双鸦大怒,鸹鸹叫,但那水手不懂,照捅不误,一边可就笑坏了一卦准。雪槐心中本有些伤感,这时也觉好笑,心念一转,对雷电双鸦道:“你们现在不必跟着我,可先送青莲小姐回青莲观,然后用心探查七杀教的异动,随后禀报于我。”雷电双鸦应了,飞去碧青莲身后。
雪槐看向碧青莲,碧青莲也一直在看他,两个眸子里,是海一样的深情,不过没有伤感。莲心最洁亦最灵,碧青莲莲心中早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而她可以肯定,雪槐将直面风雨,迎风独立,到时她一定会和他站在一起,现在的分手,只是短暂的离别罢了,而且可以让雪槐调整情绪,所以她这时展露给雪槐的,是一个最动人的笑。她可以肯定,她这临别一笑必将深印雪槐心底,她守在雪槐身边,雪槐会矛盾挣扎,不在身边,这一笑却会在雪槐心底种下思念的种子,并且会不断的生根发芽。
与先前的离开不同,这次无花回国,一上岸,便有官员迎接,执礼之恭敬,招待之降重,无花从所未见。东海王也派了五百兵来,说是王子护卫。所有这一切,自然都是巫灵摆在腾龙江边的二十万大军起的作用了。雪槐冷眼旁观,只是冷笑,心中却在盘算,回到东海后,怎么借着这股势头让无花一步步掌握实权。东海王不死,无花当然做不了东海王,但只要无花握有实权说得上话,照样可阻止东海王向巨犀国借兵,巨犀国大军找不到借口来不了东海,与矮子盗的结盟便也只有自动取消。
而先前无花斩马二和县令的事也早已传开,这时一路上便有百姓拦路喊冤。雪槐知道这是一个更造声势的好机会。于是雪槐叫无花来者不拒,放开手干,无论豪强官吏,只要给告上了,那就绝对逃不掉。那五百护卫说是东海王派来,其实是受林国舅所命,领兵的副将关佑本得林国舅嘱咐,对无花,一是护卫,绝不能出事,万一出了事,对岸巫灵二十万大军可不是吓唬人的。二也是监视,要看得无花死死的,不要让他接触百姓,更别说听他的命令去为百姓伸冤,因此当无花下令关佑捉拿犯事的豪绅时,关佑张口就想拒绝,要找理由,他可以找很多出来,然而这时雪槐的眼光也正剑一般射过来。给雪槐的目光一射,关佑所有的理由突然就像狂风刮着的落叶,跑了个无影无踪,老老实实受命。雪槐更以剑眼监视,关佑稍有半点受贿纵情处,他便知道,一一呵斥,三两次下来,可就把关佑吓了个半死,先是为势所逼,到后来则是死心塌地的信服,把雪槐当成神仙了。
有雪槐撑腰,无花辣手理事,不论什么人,不论牵着什么关系,只要犯了律条,当场处置,绝不容情,所到之处,百姓齐呼青天,夹道相迎,一时间无花之名,响遍东海。
雪槐在一边看着,暗暗高兴,想:现在还只走了一半路程,已有这般声势,等走到东海城,民心还不尽归无花?
可惜他高兴得早了点,当夜东海王突以六百里加急下诏给无花,说宣州山贼作乱,已陷三城,命他为讨贼大将军兼宣州安抚使,讨平反贼,夺回城池,以军情紧急,命片刻不得延误,限三日内必要到宣州城。
听完诏令,岩刀第一个跳起来,怒叫道:“这是害人,去不得。”雪槐不明宣州情势,无花却是知道的,当下说给雪槐听。
宣州为东海西南最偏远的一个州,与夜白国为邻,过去是南夷十三国的。南夷十三国名虽为国,其实是一些不服王化的蛮夷部落,好勇斗狠,常劫掠他国,与之紧邻的夜白国固然深受其害,东海的宣州也同样常受侵袭。但宣州最让所有东海官员头痛的,不是蛮夷的侵扰,而是山贼。宣州是东海最大的一个州,有六城之地,纵横数百里,却是山林密布,大山一座接着一座,受了蛮夷的影响,民风强悍,大山又提供了啸聚之地,于是千年以来,匪患不断,宣州名义上是受东海统治,其实就是山贼的天下,尤其近数十年来,随着东海国力越弱,闹得越大,动不动就是聚众十数万,杀官作反,攻城掠地。在东海官场,都把去宣州做官视作最大的苦差,但凡听说要到宣州上任,不是托人情另谋职位,就是装病赖着不上任,甚至弃官而逃的都有。
无花大致说了情况,苦了脸道:“其他的我也不怕,只是山贼势大而朝廷兵弱,只怕我讨不了贼,反倒要叫贼讨了去了。”
“这明摆着是害你。”一卦准在一边点头:“朝廷兵弱不说,最要命的,只怕是弱兵都不会派给你,光宣州城那几个人,不够山贼塞牙逢的。”
他这么一说,无花越发的愁眉苦脸,岩刀只在一边叫:“不去,我家王子又不是武将,凭什么要他去打山贼?”
“不去怎么行,这不是公然违旨吗?”无花苦着脸叫,转眼看向雪槐。雪槐却猛一挥手,叫道:“去,这是王子真正扬名东海的好机会,为什么不去?”
他神采飞扬,无花岩刀可就有些发愣,一卦准则是在一边冷笑:“扬名东海,哈哈,两手空空拿什么扬?我只怕到头来是魂归东海吧。”那传旨官催着动身,无花一则没办法,二则对雪槐实有点盲目信任,当即上马,赶往宣州。
三天急赶,到了宣州。宣州城不算小,设有知府衙门和指挥使衙门,编制有五千守军,有居民十余万,这时加上大量涌来的难民,城内城外,到处是人。
闻得讨贼大将军到,知府白芒和指挥使孟奇一齐出城来接,一见是无花,却是两个人都愣了,白芒叫道:“王子,怎么会是你?”孟奇则探头向无花来路张望,叫道:“你的兵呢?不会就这几百人吧?”
对无花在朝中的情形,白芒两个自然是清楚的,这时危急之中,望眼欲穿,盼来的却是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而且只带了区区五百人来,轻视失望甚至是愤怒便明显的写在了两个人脸上。如果是无花自己来,他无法处理眼前这种场面,但还有雪槐。这三天中,雪槐一直在用天眼看这边的情势,一切了然于胸,早有定计,并已先行告诉无花如何行事,这时无花便脸一沉,喝道:“废话少说,去大校场,点兵。”
他这么沉声一喝,倒也有些威势,白芒、孟奇两个一时摸不清深浅,只得随他去大校场。孟奇点兵,说是五千守军,入在眼里却最多两三千人,而且一个盔歪甲乱,整个一群乌合之众。孟奇列好队伍,请无花训示。无花却看了他道:“孟将军,这里有多少人?”
“守军五千。”孟奇不知道他的意思,还在叫苦,“这一点点兵,实在太少了,根本无法镇压山贼作乱。”
“我是问你实有多少人?”
“五千啊。”无花眼光明显不对,孟奇却不在乎,甚至还有些不耐烦了。
“实数是两千三百三十七人。”无花猛地怒喝出声,怒视着孟奇,“朝廷给你五千编制,让你镇守边庭,你却大吃亏空,中饱私囊,以致坐视山贼蜂起却无力镇压,你说你该当何罪?”
孟奇脸上终于有点变色,看着无花道:“王子,你这话说重了吧?”
“还有更重的。”无花怒呵,“你在军中作威作福,草菅人命,士卒稍不如你之意,便是大祸临头,弄得军中怨声载道,这样的军队,又如何去为朝廷出力剿灭山贼?”
无花越说越怒,孟奇看出情形不对了,叫道:“王子,你想要做什么?”孟奇一面说着一面便往后退。
“斩你的狗头,以报朝廷,以安军心!”无花怒喝一声,“来人,拿下!”
“你敢,须知这是我的地头呢,你这无势的王子来这里逞什么威风?来人,给我把这鸟王子打出城去。”孟奇一面叫,一面便往后退。他在宣州为将多年,自有亲信,这时便要冲上。
“谁敢动?”雪槐猛地站出来,大喝一声,双目如剑,去场中一扫,他眼中杀气之烈,有若实质,顿时再无一人敢动。
孟奇与雪槐眼光一对,心胆齐裂,叫道:“你……你是什么人?”一面说着一面踉跄后退。
“我是杀你之人。”雪槐怒喝一声,一步过去,一剑便斩下了孟奇脑袋。场中顿时大哗,但给雪槐眼光一扫,刹时间又悄然无声。
无花趁势道:“大家不要怕,我受朝廷之命斩此狗官,以安军心,然后才好与大伙儿齐心合力,共剿山贼!”
一边的白芒早吓了个双膝发软,这时当先跪倒,道:“老臣愿跟随王子,誓死效力。”众军一齐拜倒。
自进城来,无花一颗心便一直悬着,这时才落下地来,转眼看向雪槐。
林国舅兄妹让无花来讨贼,明摆着是要借山贼作反之机除掉无花,这种情势下便是巫灵也无话可说,难道对无花委以重任让他去讨贼因之战死有错不成?谁也不能说东海王有错吧,否则养这样的儿子干什么?当然,林国舅必已同时派人往巨犀国求援,一旦巫灵硬要翻脸,巨犀自会插手,所以林国舅兄妹不怕。害死无花还让人无话可说,这算得一条毒计,但其实雪槐却非常喜欢他们这条毒计,如果林国舅兄妹将无花迎回去高高供起。既不伤着他也绝不让他掌权,还真是个麻烦,但让无花来讨贼,无花却可掌握兵权,有兵权就有一切,所以当时雪槐一听到诣令,立时神采飞扬的让无花领命,然后这三天他在马上细查情势,早看出孟奇不得军心,便教了无花这一招下马威,斩了孟奇,以稳军心。宣州兵本不多,如果还军心不稳,还怎么打山贼?要想打败山贼,借林国舅兄妹这条毒计翻身成为未来的东海王,只有创造奇迹,雪槐也只有出奇招,下狠手。
感应到无花的目光,雪槐知道还得他来加一把力,电目向场中一扫,喝道:“都给我站直了,站好队,整理衣甲。”他声音不是很高,却如轰雷般在所有士兵耳震响,众士兵一齐站起,乱糟糟列队整衣甲,重新站好,到也精神一振。
“都看着我。”雪槐再喝。
众兵士一齐抬头,与雪槐目光一对,都是一震,许多人立即就想低头错开目光,却又不敢。雪槐运起玄功,目光中威势如山,一个人站在那儿,却就像有千军万马。
“在此之前,大家一定很害怕是不是?只想山贼一来就开跑?”雪槐一句话就直喝到众军心里去,所有人脸上顿时都现出羞愧之色。
“但其实你们错了,兵贵精,不贵多,山贼虽众,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其实没什么战斗力,所以王子才只带五百人来,因为王子确信,你们和他一样,根本不把那些乌合之众放在眼里,你们会和他上下一心,将山贼彻底消灭。”说到这里,雪槐略停一停,猛地喝道,“王子对他自己很有信心,对你们也很有信心,但你们呢,你们有信心没有?相不相信王子将率领你们打败山贼,创造奇迹?”
他的目光似乎要看到每个人心里去,他的威势更完全控制了每一个人的心神。众军在这之前确是怕得要死,但这会儿却突然什么不怕了,一齐振臂高呼:“相信,相信。”
不但这些士兵,便是无花,这时也觉得必能取胜,心中气血翻涌,想:木兄弟真是绝世的将材,有他领军,一能挡百,千能抵万,必能百战百胜。
雪槐知道已激起军心,已可一战,当即重新清点军士,布防城头。但他心里清楚,靠这点人,绝打不败山贼,因为他天眼看得明白,山贼裹胁各地饥民后,声势极大,足有近二十万之众。宣州治下五城,这时已全部失陷,最多三日,这股巨大的洪流便会涌到宣州,区区两千余人,是绝阻不住这股洪流的,虽然他神勇无敌,但在千军万马的大战场上,一个人起的作用实在是有限得很,除非他会作法,但别说他不会作法,就是会,他也不会使用,这也就是他让雷电双鸦跟碧青莲去的原因,因为他绝不愿无花夺得王位后,让人说是借助邪力。他只能凭人力,借剑眼,出奇计,这样胜利后,无论敌人还是自己,都无话可说。
但计将安出?他心里却还没有半点头绪,他曾想过调横海四十八盗来,因为宣州城外十里便是夷水,夷水发源于南夷十三国,穿过夜白国后绕宣州城进入腾龙江,水流极盛,横海四十八盗的大型战舰虽进不来,中型船只进来却绝对不是问题,但问题在于,横海四十八盗太远,而山贼太近,正所谓远水救不了近火。怎么办?这几天雪槐心中一直在为这件事焦虑,不过面子上并没露出来,因此无花几个看不出,今日又露了一手,无花更是信服,认定他一定有破山贼的把握,又怎知雪槐心中其实一点底也没有。
这时雪槐正和无花在白芒陪同下察看城防,忽闻喧哗声起,而且越响越大,抬眼看去,但见远处一排屋子外,挤了无数的人,至少有好几万,而且四面八方还有人不绝地涌过来。
雪槐无花不明就里,白芒却一下变了脸色,叫道:“不好,这些家伙想造反,要抢粮仓,王子,木将军,请速想法镇压。”
无花也是脸上变色,雪槐却是眼光一亮,道:“过去看看。”便就从城墙上过去。到近前,声势更加惊人,简直就不知有多少人,粮库守军早已缩进库中,只在院墙上引弓戒备,但饥民势大,持弓的手不免有些发抖,不过饥民一时间却也不敢冲撞院墙,只在墙下不停喧哗。
乱嚷嚷中,一个声音猛地破空而起,喝道:“不要吵,听我的。”喝声中,一条大汉跳上了附近的一处矮墙,这大汉约摸二十七八岁年纪,身材极是魁梧,刚才那一喝更是中气十足。雪槐暗暗点头:这汉子身上有功夫!
大汉这一喝,喧哗声果然就静了下来,齐听那大汉说,那大汉却向城墙上望了上来,原来他眼看八方,竟就看到了雪槐几个,向上一抱拳道:“上面是王子和白知府白大人吧?小人莫猛有礼了。”
白芒喝道:“你想做什么?想造反吗?”
莫猛呵呵一笑:“大人不要乱扣罪名,莫猛若想造反,便去加入山贼了,免得在此挨饿。”
“那你想要做什么?”
“想讨口粥喝。”莫猛抱拳,“大人,实在是饿不过了,大家伙的要求也不高,求大人搭几个粥棚,每天施一顿粥吧。”他话未落音,身后已是哄声一片:“施粥,施粥。”
叫了一回,莫猛一挥手,叫声齐止,莫猛复抬头看上来,白芒脸上变色,看向无花。无花是个心软的人,刚要点头答应,雪槐却猛地喝道:“竟敢胁迫官家施粥,好胆。”
莫猛转眼向雪槐看过来,眼中一亮,显然看出雪槐大非等闲,他到真有几分胆色,依旧朗声道:“古话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人饿急了,什么不敢做?”
雪槐眼见他在自己眼光注视下,依旧面不改色,暗暗点头,道:“既然有胆,为什么不去打山贼?那何止是吃饱饭,立下功来,更可出将入相。”
莫猛一抱拳:“我倒是想投军,但孟奇不收,不过听说孟奇已给王子斩了,只不知王子收我不收。”
“当然收。”雪槐猛点头,随即纵声喝道,“想吃饱饭的壮年汉子,都来投军,妇女老幼,等着设粥棚施粥。”
将饥民编成军队,是雪槐先前看见滚滚人潮突生的想法,此法果然行得通。莫猛第一个报名,随后报名者蜂涌而来,人饿急了,别说上战场,便上杀场也有人报名啊,至少先落个饱死鬼不是。无花惊喜交集,一面命人多搭粥棚,一天放粥两次,一面造册编军,竟一下子招到了五万多人。眼见一下子多了五万大军,一卦准也不禁叹服,叫道:“臭小子还真有点手段,有这五万人,那还真是可以打一仗了。”无花更是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
但雪槐看着那东一堆西一堆胡吃海喝的五万条汉子,却是暗暗摇头,五万人是不少,但都是为肚子临时投的军,山贼已近,又没时间训练,当真比乌合之众还要乌合之众,要靠他们出战斗力,实在是有点勉为其难。没战斗力还好,最怕是一上战场,突然转头就跑,那就要了命了,一卦准无花全都不懂军事,只看着人多热闹,哪知其中的厉害关系?
忧心之中,雪槐却突地心生一计,抱了一棵大树去横放在东城门洞里,然后对无花道:“王子,请你出一通告示,有谁能把这棵大树搬到西城门洞里的,赏一千钱。”
一卦准眼珠子乱转,叫道:“你小子肚脐眼里冒烟,这又是出的什么妖气?搬这一根烂木头到西城门就给一千钱,你到底知不知道一千钱可做什么?可买两头大水牛呢,若是吊猪啊,你这个儿的,少也可以吊五六条呢。”
“我这不是吊猪呢。”雪槐哭笑不得,这时他也无暇解释,只请无花写了告示,贴在城门口。无花也不明白他闹的什么玄虚,但无花素来信他,便也不问。
不只他两个奇怪,所有看见告示的百姓守军都觉奇怪,围着那树议论纷纷,就是没一个动手。莫怪,那一棵树不过四五十斤,到西城门也不是太远,莫说壮年汉子,便是十几岁的少年,高兴了随便也可搬两个来回,若是给人打短工,这么搬二十回,最多两个钱,而这告示上却说搬一棵树就一千钱,谁信啊?雪槐几个在一边看着,整一个上午,看的人无数,就是没个动手的,一卦准在一边冷笑:“搬一根烂木头就得一千钱,谁信啊?世上没这种傻子呢。”
雪槐微微一笑,对无花道:“请王子加到两千钱。”无花果然去改了告示。这下更是满城轰动,知道的全都来看,眼见人潮如蚁,雪槐心中微笑,他要的就是人多。
人山人海中,终有一条大汉站了出来,叫道:“我来搬,不管给不给钱,不就是一棵树吗。”他倒有力,也不要肩扛,伸手一夹,搂了就走。雪槐几个在后跟着,后面更跟了无数的百姓,哄笑声议论声如潮响不绝。到西城门,那大汉放下那树,叫道:“行了,搬来了,大家伙也不要围着看了,该干嘛干嘛去。”拍拍手,扭头要走,雪槐一步拦住,叫道:“怎么,不想拿钱吗?”
“真给钱?”那大汉有些犯傻了。
“当然是真给钱。”雪槐微笑,“那告示上写得明明白白,难道你以为王子是个说话不算数的人吗?”
那大汉看向无花,无花微微一笑,一挥手,立有士兵端了两千钱过来,给了那大汉。这会儿那大汉真的傻了。
傻了不止他一个,所有看的人全傻了。
傻的还有一卦准,可就捶胸顿足:“真给钱啊?真的是两千钱啊?皇天啊皇天啊,臭小子啊,你为什么不早说啊,早说我便十根也搬过来了啊。”
捶胸顿足的,不止一卦准一个。这件事以闪电般地速度传遍全城。先前经过城门口看过告示的人,无不后悔到要死,甚至直到半夜里,还到处传来噼噼啪啪的声音,怎么回事?后悔的人在扇自己耳光呢。
无花还是不明白,问,雪槐微微一笑,道:“我估计最多明日晌午,山贼就会渡夷水而来,因此明日一早,我们就要誓师出战,誓师时,请王子明示,斩一个山贼之头,得一百钱,五头以上者加倍,斩一名山贼头目者,立升为副将。”
无花虽不懂军事,却不傻,马上就明白了,叫道:“原来木兄是要借这件事让军民信我。”
“是。”雪槐微笑点头,“新编的这五万大军,人虽多,却都是奔饭碗而来,想要他们真个拼命,难,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他们并不知王子为人,临阵重赏,只怕没人相信,但经过今天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王子是个说话算数的人,你说有赏就一定有赏,到时他们才会为你拼命,这五万大军才真的可以一用。”
无花慨然叹服,一揖到地道:“木兄真绝世之将材。”
一卦准也扯着胡子点头:“这还真是个法儿,小子还真有一手。”却又叫道,“但你也太大方了点儿,其实一百钱就好了,最多两百钱,两千钱啊,那可真是钱呢。”
雪槐呵呵笑:“师父啊,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呢。”
“但你这狼肉也太贵了点儿。”一卦准一脸肉痛,倒把无花岩刀全惹笑了。岩刀拍他肩道:“一卦准师父啊,你没听说世上有金尾巴狼吗?这就是了。”一卦准一把推开他手:“金尾巴狼没听说过,但我看你小子却是条大尾巴狼,去。”惹得众人更笑。
无花也等不及次日,当日下午便贴出告示,依雪槐的话颁下赏格,顿时全城沸腾,雪槐偷看军中情势,个个踊跃,暗暗点头,想:这还有个样子了,打过这一仗,将余下的经过战火锤练的士兵严格训练两三个月,那便是一支铁军,将是无花王位最大的支柱。又从军中挑出五百名最壮实的汉子做为先锋队,便由莫猛领队。
第二日一早,三军饱餐战饭,誓师出发,出城五里扎营。
雪槐早用天眼将山贼虚实看了个通透。山贼头子外号出山虎,颇有几分勇力,使丈八狼牙棒,狂言棒下,无三合之将。他也没吹牛,宣州一带山贼中,还真没有人是他三合之将,由此而推了他做总头子,聚众造反,但他也就是一勇之夫,此次来攻宣州,早两日便在夷水上搭了数条浮桥,却没派人来侦察宣州动静,自认为只要大军到,宣州必定手到擒来,狂妄盲目到极点。当然,他有理由狂妄也有信心盲目,谁想得到宣州城会在一夜间变出五万大军呢,这世间像雪槐这样的人,没有几个的,碰上了只能算他倒霉,但反过来说,一个真正有军事头脑的人,绝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啊。雪槐看得明白,便也想得明白,对付出山虎这样的人,用不着什么军事计谋,硬碰硬,待出山虎大军渡过大半,全师出击,他突入阵中,一剑斩下出山虎脑袋,这场仗就赢了。山贼虽有十五六万,纯是乌合之众,仗的只是人多势众而已,突然面对五万大军,出其不意之下再加上出山虎一死,再不会有半点战斗力。
战事与雪槐预料的完全相同。
夷水到雪槐驻军处,是一个坡地,雪槐军离着坡顶又预留了百丈距离,因此出山虎大军直到翻上坡顶才发现静静列阵的五万大军,但那已经太迟了,前面的惊慌中往后退,后面的什么也不知道还在往前冲,自己先就乱了,乱糟糟中,雪槐一声狂吼:“杀。”当先冲出,莫猛率五百先锋军紧随在后,闪电般劈入山贼队里,随后是被一个脑袋可换一百钱激励着的五万大军,也是,一个脑袋一百钱,这钱也太好挣了啊,谁不拼命向前,或者说,向钱。
如果说先锋军是一枝利箭,雪槐就是这枝箭的箭头,此时也没什么客气可讲,万屠玄功全力运转,胸中杀气弥漫,长剑之下,撞着者不是身首分离就是一劈两半,杀的人越多,胸中杀气便越浓,同时体内轰隆滚转的万屠玄功也似乎更强盛,真如万屠玄女说的,一滴血,一分功。
雪槐剑眼一直死死的盯着出山虎,直杀过去。出山虎正在乱吼乱叫收拾队伍呢。不想雪槐就到了,一剑劈下,出山虎听风声不对,挺棒急架,剑棒相交,他两臂发麻,差点从马上栽下来,一时间魂飞魄散,他虽有几斤蛮力,如何抵得过雪槐来自万屠玄功和神剑的灵力?
雪槐更不容情,一声狂吼:“看你能接得我几剑。”复一剑劈下,这一剑出山虎双臂便有些发软,情知敌不过雪槐,正要逃时,雪槐第三剑可又来了,连人带马劈做两片。
雪槐胸中杀气狂胀,猛地里纵声长啸,大叫道:“斩了出山虎了。”这一声喝,竟盖过了数十万人的喊杀声,当真如雷轰大地。山贼本就乱,听到他喝声,更乱作一团,惶惶然只要逃命,已方士兵却更是振奋,拼命追杀,砍一个脑袋就往腰带上一系,那等于就是一百钱呢。雪槐领五百先锋军直杀到桥前,复又杀回,反复冲杀,那不是个战场,倒是个屠场。
山贼渡过夷水的约有十一二万,桥上退回去的有一万多人,两岸逃散的有两三万,其余七八万人不是掉在夷水中淹死,就是死在了雪槐大军刀下,战后脑袋兑钱,竟要六百余万钱,宣州虽收着一府的钱粮,可也没这么多钱,不到三百万,差得一大半,不过这早在雪槐算中,他剑眼先前就看得明白,出山虎劫掠五城所得财宝全收在他老巢中,一路杀入他老巢,取了财宝,兑了脑袋钱。
雪槐大军折损不过数千人,总数仍在五万以上,随即分为五军,按功论赏,从什长偏将副将到一军的总兵,连升了数百人,再以莫猛为大将,构铸起全军的指挥体系,然后一面派人回朝报捷,雪槐一面便开始训练这五万大军。
雪槐心里想得明白,这五万大军,所有的将官都是无花一手提拔并跟着无花由打山贼起步的,可以说是无花真正的亲兵,乃是无花争王位最有力的保证,更是以后东海的立国之本。以前的东海军太过疲弱,而雪槐确信,由他亲手训练出的这五万大军,不说天下无敌,至少绝对不畏强敌。敢打必胜,他不可能永远伴着无花,无花的路终得由他自己去走,到时一支强悍的军队将让无花的步子更坚实也更有力。
东海朝廷,或者说,林国舅兄妹的震惊,雪槐便用脚后跟也猜得到,他也懒得运剑眼去看,再说运剑眼尤其是往远处看,还是比较费神的,多几次看下来,不亚于一场大战,为林国舅兄妹,他还真不费这力,只耐心等着。他甚至懒得猜林国舅兄妹会怎么面对无花的五万大军,因为无论如何,林国舅兄妹是绝不敢说要无花解散这五万人的,而不解散,这五万人就是无花的亲兵,将是无花登上王位最大的保证。
直到近一个月后,朝中才有使来,到是大加奖赏,对无花递上的军官名单也一体照准,但同时却命令无花再次出征,说是南夷十三国常侵凌周围诸侯国,各诸侯国向新盟主巨犀王求告。巨犀王号令各国共同征讨,东海王主动请缨,愿出兵征讨。
到这时雪槐才知道,巨犀会盟,仍只得一个盟主之名,心中暗叹:霸业不成,大王心中也是着急,但怎么说也不要和矮子盗结盟啊。想到自己屡屡给巨犀过的霸业以打击,心中一时也不知是什么滋味,这时却见无花眼光瞟过来,一脸犹豫,雪槐明白无花的心思,却是想也不想,道:“出征,我一定可以扫平南夷。”
南夷十三国全在山区,山穷水恶,地广人稀,加之民风强悍又狡猾至极。他们借着地利时来时去,极不好打。天朝盛时也多次征讨,却总不能彻底平服,再加上已值入冬,天寒地冻,不利用兵,是以无花畏难犹豫。雪槐不是不知这些,他冲口而出,却是想到这样可以替巨犀的霸业增加一点声威。
只有稍稍能回报巨犀回报义父,他都将豪不犹豫去做。
无花这时已是彻底信他服他。雪槐既然开了口,无花还有什么说的,即日起兵。宣州存粮已被难民吃光,但这时林国舅到想得周到,随使押来了大批粮草,更告诉无花已在全国征调粮草,随后粮草将源源而来,保证不会饿着远征大军。
大军沿夷水上行,借道夜白国,夜白虽称为国,其实老早也是蛮夷部落,同样是山穷水恶、地广人稀。雪槐大军穿行而过,就没见着一座像样些的城池。过夜白国,情形更惨,夜白国好歹还有三四座小城,南夷十三国却纯是部落聚众而居,除了据说是供着夷族始祖的石头城有一座城池外,其余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寨子。
对雪槐大军来征讨,南夷十三国似乎并没有心理准备,完全没有组织像样的抵抗。大军走了二十天,深入数百里,就没正式打过一仗。所经寨子夷人自是哄风而散,便偶有千儿八百夷兵,见了雪槐军势,也只敢放两枝冷箭。大军一赶,没命飞逃,这些家伙四散往大山里一钻,雪槐还真只有望山发呆的分。
这时天越发冷下去,又下起雪来,山路本来艰难,再加雨雪,更不好走,莫猛禀报,军中已生怨言,再这么下去,只恐有变。其实不要他禀报,雪槐自也知道,一咬牙,下令三军,直奔石头城,对沿途村寨不必理睬。石头城是南夷十三国最神圣的地方,打下石头城,当可大增巨犀声势。
又行十日,再翻一座大山,便可直逼石头城,这时南夷十三国也终于有了反应,雪槐剑眼看到,四面八方都有夷兵涌向石头城,当面山上,也有五六千夷兵镇守。
雪槐一切洞察于胸,下令当日早早扎营,明日一早一口气冲破夷兵阻截,直逼石头城。
已是黄昏,雪槐一个人走出营外,背手遥望远山,似乎看到了巨犀国熟悉的山山水水,心中一时有些激动,想:但盼我这一战,大长巨犀国威风,万国臣服,从此天下罢兵就好。
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这是绝不可能的,一种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略一闭眼,强抑心神。便在这时,雪槐脑中忽地闪过一幅幻象:山路打滑,一头运粮的骡子失足摔进了山涧里,驼的粮袋跌落下来,有一个破了口子,但奇怪的是,洒出来的不是粮食,而是沙子。
雪槐心中奇怪,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幻象,难道又是神剑示警?但不可能啊,粮袋里装的怎么会是沙子呢?这次远征,林国舅很合作,专派了五千兵马分两队运粮,雪槐五万大军,粮草一直未缺过,便在五六天前还刚运了一批粮草来呢,一直也没出什么漏子。
但雪槐知道天眼神剑灵异非凡,不敢大意,到后营,命打开新运来的那批粮草,粮袋子一开,顿时大吃一惊,袋子里装的,竟真的是沙子,再开其它袋子也是一样,新运来的这批粮草,装的全部是沙子。
雪槐惊怒到极点,急令粮曹封了袋子,严令不许走漏任何风声。自己到无花帐中,告诉无花,无花一听,惊得一屁股坐到地下,旁边的岩刀却是怒跳起来,大叫道:“我说那大奸臣这回怎么这么好心呢,原来刀子藏在这里。”一卦准则不绝顿足道:“这回惨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餐不吃饿得慌,你槐小子再能打,填不饱五万大军的肚子也是白搭,完了,不要那些蛮夷打,自己就要饿死了。”
他们的声音在雪槐耳中嗡嗡作响,更搅得雪槐惊怒交集。雪槐知道是自己一心要为巨犀国出力,以致没有细察林国舅使无花出征背后可能藏着的阴谋。林国舅这一招极为歹毒,他这时陷在这群山之中,往前,短时间内未必打得下石头城,从剑眼看到的夷兵纷纷涌向石头城的情形看,夷兵将死守他们的圣地。后退,千里山路,再快也要二十多天才能出山,而雪槐刚才问过粮曹,军中粮草只能支撑五日,根本走不出去,想在沿途搜集粮草也没有可能。五万人的供给不是个小数目,这大山之中根本不可能找得到这么多粮食,便是有万千的黄金都没用。
怎么办?根本没有办法。雪槐心中一时乱作一团。“都是我的错,林国舅只是要害我,却连累了大家。”无花竟哭了起来。
一听他哭声,雪槐心中一凛,脑子霍地清醒,暗叫:雪槐,你此时若还只知自怨自责,五万大军当真会死无葬身之地。”脑中急转,已有主意,猛地仰天打个哈哈,笑道:“好啊,好极了!”
这种时候他竟打起哈哈来,所有人一齐看向他。一卦准咬牙道:“这人莫是疯了?阿黄,去放个屁臭醒他。”
听了他的话,阿黄真个拱起脊背,摆出放屁的架势。雪槐天不怕地不怕,对阿黄放屁却还真有些怕,不敢再弄玄虚,叫道:“知道我为什么叫好吗?在今天以前,对林国舅兄妹,我们一直不敢下狠手,只能听任他们借大王的名义,将我们拨弄来拨弄去,但今天以后,我不会再有任何顾忌,他们害得王子,我便杀得他们。”说着看向无花,叫道,“王子,我们明日便回师,去大王面前质问林国舅兄妹置我五万大军于死地之罪。”
“只是,我们还回得去吗?”无花大是迟疑。
“这个不要你担心。”雪槐当即召来粮曹,下令从次日起,军粮减半供给,五日之粮,无论如何要支撑十日。一卦准在一边嘀咕:“十天又怎么样,也只多撑得五天,这就解决问题了?”
雪槐不理他,交待无花不要着急,明早只管下令回军便是,自己出营来,抓一把土,借土遁急往东海来。现在惟一的办法,只有急调横海四十八盗船只沿夷水送粮进来,但十天时间能否赶到,他真的一点把握也没有。
小半夜时间,雪槐到了龙头岛,这时也来不及召集各帮帮主,只传下令去,调两百条中型战船,各装半船粮食,进腾龙江后沿夷水急进。四十八盗不知什么事,但心服雪槐,这是总舵主第一次下令,个个雀跃,不到天明便一切准备停当,两百艘船只组成的浩大船队,排成一条长龙,急驶向腾龙江。
粮船动身,雪槐一颗心稍稍落了下来,复借遁术回军中来,却已是午后,但听军中吵吵嚷嚷,更有不少军士将粮曹围在中间,大声叫骂。细一听,原来是骂粮曹克扣军粮,无花一脸愧疚无奈地站在自己帐前。很显然,他这老实人不知怎么解释军粮为什么减半,直说大军肯定会乱;撒谎却又不会,束手无策,只有听任军士乱骂了。
雪槐勃然大怒,收术落在一棵大树前,猛地怒喝一声:“都给我住嘴!”他这一声喝声震山野,五万大军人人皆闻,都是心中一凛,齐向他看过来,刹时间鸦雀无声。雪槐电眼去全军一扫,喝道:“军粮减半,主帅自有道理,事涉军机,谁也不得多问,再有多问者,便如此树。”霍地拔出长剑,照着身边大树一剑劈下。
那树粗有合围,高达十数丈,一般壮汉便用利斧便也要砍小半日,这时却给雪槐一剑劈为两断,连枝带叶轰然栽倒,在山谷间激起巨大的回声。目睹如此威势,所有人无不胆战心惊,再无一人张口。
无花拉了雪槐手进帐中,又羞又愧的道:“你再不回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吵声刚起时,你就该把那领头的杀一两个示众,那就没事了。”
“让他们吃不饱,还要杀他们头,这个……我……”无花一脸为难。
看了他那样子,雪槐微微摇头,道:“你会是个仁德的国王,但却永远成不了一个合格的统帅。所谓慈不掌兵,一个合格的统帅,固然要爱兵如子,但也一定要有杀心,该出刀时,就要毫不犹豫地出刀,这样士兵才会服你。”
无花想了一想,摇了摇头,道:“你说得有道理,我确实带不了兵,不过有你为我带兵,也就够了,这世上,不可能有比你更明智有力的统帅。”
他眼中充满热切,显然是把未来东海的军权理所当然的托付给了雪槐,雪槐却只暗里摇头。
雪槐催动全军,沿夷水往下急赶,他必须要尽量多赶一点路,这样才有可能在军粮吃尽之前,与四十八盗的送粮船队会师。在雪槐的急催下,大军虽然肚中半饱,仍是以极快的速度前进,十天时间里赶了进山时二十天走的路程,然而到这天傍黑时分扎营时,送粮船队还远在数百里之外。
没有办法,驾船的虽都是水上好手,但逆水行舟,无论如何也快不起来,尤其是进夷水后,水势更陡,水流更急,上行更装了半船粮,当真比爬还慢。雪槐剑眼看得明白,以这种速度,最少最少,船队也还要五天才能赶到。
这十天里,他能催着大军以超常速度急行军,一是他的威势,二也因为虽然是半饱,终究还是有东西进肚子。这以后呢,从明天起,再没有任何东西进肚子,他还能催得动大军赶路吗?或许强压得一天两天,压得了五天吗?
不可能的。
举首望天,已真的是山穷水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