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7节 二十七
二十七章

拜寿正式开始,众人排队上前祝寿献礼,神虫婆心中畅快,果然一切好说话,看一眼便叫收了,一边侍女收礼,一边侍女便发给镇药,得药的一脸笑逐颜开,后面的更是争先恐后,惟有雪槐几个不着急。
这时轮到一个老者,自称南山子,献上一只玉盒,称里面是一粒八宝珠,侍女接过盒子,打开,果见盒中一粒珠子,约有拳头粗细,莹光夺目,神虫婆看一眼命收了,南山子却道:“婆婆且慢,婆婆这一眼,未见得这八宝珠的好处,须到近前,平眼而视,才能真正看出这八宝珠八宝的灵异处呢,小人本来不敢罗嗦,但小人心感婆婆恩德,一直想要送一份重礼以表心意,搜遍天下才搜得此珠,婆婆若就此收了,小人想逗婆婆一笑的心愿可就落空了,实在是心有不甘,所以斗胆请婆婆赏脸一观。”
他这话说得乖巧,神虫婆大悦,道:“到难得你这片心,行啊,婆婆今天高兴,赏你这个脸儿。”侍女便递上八宝珠,神虫婆接了珠子,平眼而视,殿中所有人都向珠子看去,雪槐自也抬眼看过去,心中忽有所觉,便在此时,但见珠中异光一闪,神虫婆同时间暴喝一声,翻掌将八宝珠向外一推,珠方离手,怦的一声便炸了开来,劲气激荡,十数丈方圆内所有东西都给吹得向外急飞,便是边上侍立的侍女也给震得跌翻出去。
原来南山子献的这八宝珠不是什么八宝珠,而是一洪荒异兽的内丹,却以异法逼住内丹中的丹气,直到神虫婆接丹,才捏诀炸开丹气,暗算神虫婆,神虫婆大意之下,竟未察觉,但她终是当世顶尖高手之一,一觉有异,立即翻掌推珠,同时身向后跃,化去了一部份力道,但这异兽的丹气强悍之极,受伤仍自不轻。
几乎是八宝珠暴炸的同时,殿中人群中一条青衣汉子飞身跃起,一爪凌空向后翻的神虫婆抓去,他身子本隔着神虫婆有数十丈,但爪一出,身子已到十丈之内,第二爪复又抓出,两爪爪力并成一股,罩向神虫婆。这人先前收敛劲气,雪槐未有半点感觉,这时一全力出手,立显示出惊人的修为,一爪之力,绝不下于一气尊者那夜打雪槐的拳力,且同样不带任何幻术,中宫直进,一爪就是一爪,雪槐因给挤到后面,只看到这人一个背影,心中一凝:“这人是谁?”
神虫婆虽中暗算,神智不乱,那青衣人一跃起她便感应到,双目电扫过来,脸上顿时现出惊怒之色,怒叫道:“寒九重,原来是你在背后主使。”
她一言喝破,雪槐立时记起这人正是寒冰九窟窟主寒九重,那夜夺神魔珠,他远远见过一面,心中暗暗点头:“原来是他,怪不得这一爪如此惊人,想不到寒冰九窟竟打上了神虫宫的主意,寒九重好胆量。”
寒九重身在中途,哈哈大笑,道:“没错,是我寒九重,神虫婆,今天你就认命了吧。”
说话间,爪力已到,神虫婆身上有伤,不敢硬接,展开神虫十八式中的神虫引,将寒九重爪力斜斜一引,虽化去大半力道,却仍是连退两步,知道受的伤比自己估计的还要重,眉心微凝,寒九重第三爪又到。两人都是当世顶尖高手,以快打快,瞬时间拆了数十招,寒九重步步紧逼,神虫婆始终无暇运转玄功疗伤,只得硬压着伤势,一身神功使不到七成,始终落于下风。
事起突然,殿中人众包刮神虫宫下属起初都有些发愣,这时反应过来,一名似乎是首领的侍女大叫:“抓反贼,大家一起上,立功的婆婆有赏。”
南山子就站在这侍女不远处,猛冲过去,一刀便把这侍女劈成了两半,霍地回身,振刀喝道:“我们受神虫婆的气受得太久了,大家一齐上,杀了神虫婆,灭了虫母,虫母一死,我们身上的神虫自然也就死了,再不用讨镇药,也再不用受气。”他这话未落音,人群中顿时叫成一片:“是啊,我们受气受得太久了。”“杀了神虫婆。”“虫母一灭,神虫自消。”“有寒窟主助力,必能杀得了神虫婆,大家上啊。”一时间怒吼声如潮而起,雪槐冷眼旁观,眼见反势已成,暗暗感概:“这些人里面肯定有寒九重的同党,但也是神虫婆平日欺压太过,才会惹动众怒,人人喊打。”
便在这时,一旁静立的镜空师太突地拨剑,一剑便向寒九重后心刺了过去,她功力虽远不如寒九重,但一派掌教,也绝不是说着玩的,这一剑势劲力疾,尤其时机拿捏得恰得好处,寒九重无论如何不能忽视,他这时正压着神虫婆打,本拟再加一把劲,数招之间便杀不得神虫婆,也要逼得神虫婆因全力应对无暇压制伤势而使伤势加重,但这时却不得不放弃,斜身跨步,左爪一划,破开镜空师太剑气,镜空师太剑出不停,唰唰唰一连数剑,且都是进手招数,竟是形同拼命,寒九重本以三分力对付她剑招,七分力压制神虫婆,这时不得不再腾一分力过来,神虫婆身上压力一轻,抓住机会分神使玄功运转一周天,立即将反冲的伤势重又压住,手上劲力立时加重,寒九重一感应到她劲力加强,便知最好的机会已经错过,又惊又怒,猛地一爪抓向镜空师太,怒喝道:“你这疯尼姑,一派掌教不做,难道真的这么喜欢做奴才吗?助我杀了神虫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他这一爪含怒而发,镜空师太架不住,退一步,却又反进一步,复一剑向寒九重刺去,口中冷冷的道:“我想要的,你给不了,你能给的,我不要。”
神虫婆闻言大喜道:“好,镜空,我答应你,过了今日,我立即把你要的给你,也不要你再做虫奴了。”同时扬声叫道:“谁敢相助寒九重,错过今日,我要他生不如死。”
她这一喝,众人顿时一愣,南山子见势大叫道:“这个时候还在威胁我们,大家上,不要怕,老虫婆今日死定了。”正如雪槐所料,殿中还有不少人是寒九重带来的,这时跟着南山子一齐大叫,一推波助澜,声势又起,神虫宫有数百弟子侍从,这时都冲了出来,但这些为神虫婆神虫所制的人中,着实有不少好手,神虫宫弟子立时死伤惨重。
神虫婆有镜空师太相助,差不多抵得过因受伤而损折的功力,但反势已成,神虫宫弟子越死越多,寒九重又步步紧逼,绝不给神虫婆抽身退走的机会,眼见到最后仍是败亡的结局。
自镜空师太动手,雪槐一颗心便是怦怦狂跳,这时眼见不但神虫婆冲不出去,镜空师太也要陷在其中,不由自主就捏紧了拳头,如果只是他一个人,这时早已拨剑冲了上去,他讨厌神虫婆,但一定要帮镜空师太,然而现在是七个人,形势又是十分不利,万一帮不到镜空师太反把梅娘六个陷进去,他于心不忍。他犹豫不决,梅娘六个相视一眼,却下定了决心,梅娘叫道:“相助镜空师太,七弟的蝴蝶醉也要神虫婆来驱除,不能让她死在寒九重手里。”陈子平五个一齐点头,奇光散人叫道:“莫看他们人多,有我一枝剑,人人要闭眼。”铁流儿叫道:“还是我先来吧。”身子往下一弓,倏地钻进了地下,双钩在地下倏伸倏收,一路勾将过去,刹时间便有十数人伤在他钩下,奇光散人同时大叫:“神虫婆,我们来助你。”霍地拨出七宝奇光剑,七宝奇光激射,殿中顿时人人闭眼,雪槐剑眼却不怕他的七宝奇光,天眼神剑出鞘,借着神剑灵力,身剑合一,一剑刺向离得镜空师太最近的南山子,不是他不想刺寒九重,实在是仅借神剑灵力,真的伤不了寒九重这样的顶尖高手,如其虚刺一剑,那还不如来个实在的,南山子功力不低,差不多已是一流高手,而且他几乎可以肯定,南山子一定是寒九重的人,杀了南山子,对寒九重的势力绝对是个打击。
南山子本来是背对着这面的,奇光散人的七宝奇光剑一出,满殿通亮,他不知是怎么回事,扭头来看,却不知在七宝奇光剑下是不能睁眼的,一回头,眼一闭,雪槐剑到了,一剑就穿了他个透心凉,复一剑刺向寒九重。不出他所料,一般人受不了七宝奇光剑的七宝奇光,寒九重这样的顶尖好手却不受影伤,眼睛一眯,只一拂便将雪槐剑尖拂开一边,但这时除了雪槐的剑眼及寒九重神虫婆,其他不论是神虫宫弟子还是寒九重的人,都只能背光而立,那还是神虫婆这神虫宫太大,光散了开去,若是地方小光给墙壁反射回来,则就算背光而立也不能睁眼,但就是这样不能直视,对寒九重一方也是大为不利,因此寒九重一拂错开雪槐剑尖,不出爪还击,反猛的凌空一爪击向奇光散人。陈子平举伞立在奇光散人旁边,梅娘臭铜钱便都借他的伞遮光,眼见寒九重爪力凌空击到,知道奇光散人挡不住,急叫道:“助力。”伞一扬,迎上寒九重爪力。
云山六友长年在一起,心意相通,一听陈子平叫声,梅娘臭铜钱立即各出一掌搭在陈子平肩头,但闻怦的一声巨震,陈子平三个一齐后退,合三人之力,竟仍架不住寒九重爪力,三人一时脸色齐变。雪槐也是脸上变色,急一剑刺向寒九重,神虫婆自也知机,同时攻上,有了她的牵制,寒九重休想再全力对奇光散人出手。
其实寒九重刚才那一爪,确实用了全力,想不到叫陈子平三个中途挡开,心中也是又惊又怒,知道即有神虫婆雪槐牵制,又有陈子平这把伞挡着,急切间夺不得奇光散人的剑,只得另想主意,大叫道:“各人背光出手,先杀光神虫宫弟子再说,这人交给我。”双爪一错,将神虫婆双掌雪槐神剑一齐荡开,飞身便向奇光散人扑去,雪槐神虫婆急束尾紧追,那面奇光散人宝剑一振,陈子平伞一旋,双双迎上,臭铜钱梅娘则从伞后攻出,臭铜钱钱如飞雨,梅娘双丝如练,各出奇招,李伶儿耳中眼可左右侧转,错开剑光,看准寒九重爪力来势,云袖如迭浪,重重阻击,五人各旋绝技,寒九重虽是当世顶尖好手,也抗不住五人合力,只得中途变招,这时雪槐神虫婆跟踪而至,奇光散人五个当头载击,反将寒九重围在中间。寒九重也当真了得,身处七人围攻之中,双爪如风,却仍是有攻有守,虽居劣势,并无半点败象,反之神虫宫弟子却架不住群雄围攻,越死越多。
神虫婆看情势不妙,喝道:“先退入地宫。”当下边打边退,寒九重知道若给神虫婆退入地宫,想杀她就难了,改守为攻,拼命扑击,但雪槐奇光散人两枝剑一左一右,再加上梅娘几个,寒九重攻势虽利,阻不住神虫婆退势,退入内宫,一扇巨大的宫门大开着,后面是一个极大的洞口,洞内极广极深,更有无数小洞,错踪复杂。神虫婆当先退入,雪槐几个也退进去,铁流儿便要关那宫门,试着一推,却好似蜻蜒撼玉柱,莫想动得分毫,忙对神虫婆叫道:“快关上宫门啊。”
神虫婆却冷笑一声,道:“不必,大家只跟我来就好了。”当先急退,从一个洞口进去,雪槐几个跟着走,神虫宫弟子却大都被阻住,未能跟入地宫。这时寒九重所率群雄已追到地宫口,猛听得昂昂两声闷吼,脚下地皮震动,似乎整个地底都要翻过来一般,雪槐几个惊讶之中回头看去,不由齐齐瞪大了眼睛,但见地宫门口左右两边的洞里,分别爬出两头怪物,其形状,和奇光散人几个当时斩的那火灵怪差不多,只是一黑一红,体形却更有两个那么大,地皮震动,正是那些脚踩着地面的原因。这两个怪物看到寒九重等人,同声怒吼,巨口齐张,一个口里喷出一条巨大的火柱,另一个口里却喷出一条巨大的水柱。寒九重反应灵活之极,倏进倏退,跟在他身后的群雄却没有这般身手,顿时不是给火烧着便是给水喷着,火烧着的还好,那给水喷着的,全身肌肉立时变得膝黑一片,随即烂去,只剩一具白骨架子,再霍地散开倒塌,让人不寒而粟。
神虫婆自也回头看到,冷笑一声,道:“这是我的守门神虫红龙黑虎,有它们在,不要关宫门,除了寒九重等区区数人,其他人休想进得我的地宫。”
铁流儿大力点头:“原来如此,我说那宫门好象是不能开关的呢,原来根本不需要关。”
掠出数里,又见一扇宫门,和入口那扇一样,只是个门样子,神虫婆捏诀作势,雪槐等虽未见什么异象,但可以肯定门后也一定有什么类似于红龙黑虎似的神虫。神虫婆又向前飞掠,再过数里,进第三扇门。
雪槐几个跟着神虫婆飞掠,却是越走越惊,那地宫实不知有多大,便到第三扇门后,仍是深不见底,而雪槐更领教了神虫婆之富,原来这一路的洞顶上,每隔百丈便镶着一颗夜明珠,一路来也不知有多少颗夜明珠,照得洞里莹光彻彻,几如白昼。
进第三扇门,神虫婆道:“好了,便以寒九重之能,也休想轻轻易易就过得了我的三虫关。”说着带了众人向旁边一拐,进了一个大殿,装饰同样是奢华之极。
进了大殿,神虫婆神情似乎轻松了好些,看一眼镜空师太,道:“镜空,你很好,我必会让你如愿。”又看向雪槐几个,却只认识一个李伶儿,道:“李伶儿,他们都是你的朋友吗。”
李伶儿点头,道:“我们是结拜的七兄妹,这次来神虫宫,一是给婆婆拜寿,二是想跟婆婆求个情,替我七弟除了体内的蝴蝶醉,三则是上次我向婆求了几条应咒神虫,想请婆婆收回,不想刚好遇上这件事,我们自然要替婆婆出力,以邀婆婆之赏。”
“蝴蝶醉?”神虫婆向雪槐看一眼,点头道:“没错,确是赤发魔女的蝴蝶醉,你这小和尚甚是了得,身上竟有天眼神剑,好,神虫婆一生有恩必偿有仇必报,你们帮了我,我也一定会有回报,现在我先给你们除虫,然后你们每个人还可以提一个要求。”
她这会儿倒是出奇的大方,众人皆是大喜,镜空师太一直没来得及和雪槐说话,但也不忙在一时,各凝神站立,只梅娘身上无虫,站开一边。
神虫婆捏诀作势,却突地脸上变色,大叫一声:“不好。”扭身飞掠出去,雪槐几个一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镜空师太所求者大,最为关心,反应也就最快,当先跟上,雪槐几个一愣之下再跟上去时,那殿后的洞口却是七岔八绕,而且洞口非常的多,根本不知道神虫婆从哪个洞子钻了进去,幸亏雪槐有剑眼,当下运剑眼搜过去,却见神虫婆已到数里之外的一个大洞子中,那洞子中间有一堆白白胖胖的东西,象是一堆白肉,却还能动,细看还有眼睛有嘴,这时却在不停的扭动,口里不绝的发出叫声,喷出白色的诞液,那个样子象什么呢,象一只去了壳的蜗牛,只是比蜗牛大上几万倍,巨犀国的巨犀号称陆地上最大的动物,也不过这般大小。这怪物的旁边,站着一个人,雪槐一看大吃一惊,这人竟是一气尊者,手里拿着一个葫芦,葫芦中射出一道青光,正照在那怪物身上,那怪物叫个不停,自然是给葫芦里的光射的。这时神虫婆已到,惊叫一声:“不要伤我的虫母。”不扑向一气尊者,却向那怪物身上扑去,一下子钻进了那怪物的身体里。
雪槐这才知道这白肉似的怪物竟就是所谓的万虫之母,急对梅娘几个道:“在那边,跟我来。”几个飞掠过去。雪槐边飞掠边以剑眼看着那边洞中,却突地又看到了寒九重,寒九重玄功高深,神虫婆自吹的三虫关根本拦不住他,也直向那大洞子飞掠过去,身法如电,还在雪槐几个之上。
寒九重先一步到那洞中,这时猛地一声巨震,那虫母受不住一气尊者葫芦中青光的激射,竟一下子爆炸开来,一堆白肉炸得点滴不剩,白光中现出神虫婆,盘膝坐在地上,手中捧着一粒拳头大小的珠子,一脸痛苦之色。
虫母一炸裂,一气尊者立即收了葫芦,一把向神虫婆抓去,他自然能感应到寒九重的到来,但寒九重刚到洞口,无论如何快不过他,便在这时,镜空师太突然从旁边洞口飞射出来,身剑合一,刺向一气尊者,原来镜空师太虽跟得紧,还是慢了一步,绕错了一个洞子,这时才绕出来,她这一剑尽了全力,一气尊者无论如何不能置之不理,一声怒喝,转身一拳,迎着镜空师太剑尖轰去。一气尊者这一拳含怒而发,而且他知道寒九重已到,不敢迟疑,这一拳也是出尽全力,镜空师太如何架得住,立即倒飞回去,口中鲜血激喷。
一气尊者一拳打飞镜空师太,反手便要抓向神虫婆,但迟得这么一下,寒九重已经到了,暴叫道:“一气尊者,人家出力你来捡死鱼,哪有这样的道理。”叫声中一爪向一气尊者抓去。
寒九重这一爪用上了他毕生绝技“九阴寒冰爪”,一气尊者一闻劲气破空之声便知不对,不敢轻忽,只得收回抓向神虫婆的一爪,扭身出拳,大吼一声,一拳轰向寒九重手爪。两人功力相若,又都是全力出手,劲气凌空相交,轰然巨震,洞子嗡嗡作响,两人自己也给各震得连退两步。
虫母之死,再一次重重的挫伤了神虫婆真元,已全然无力抗拒一气尊者这样的高手,本来只是坐着等死,但一气尊者和寒九重这一交手,却又给了她垂死挣扎的机会,立即向后倒飞出去,一气尊者寒九重一见齐声怒吼,同时出爪抓来,却是一抓前一抓后,神虫婆立陷绝望之中,无论如何,她绝不可能逃得出两人手爪。
蓦地里身影一闪,却是受伤倒地的镜空师太竟又跳了起来,猛一下挡在了神虫婆身前,大叫道:“把秘密告诉那个光头,他叫雪槐。”同时间左掌右剑,同时迎击一气尊者与寒九重的双爪。镜空师太先前已身受重死,但就是不受伤,她也绝挡不住一气尊者两人的任何一爪,何况是两人同时全力抓来,但她却一无所惧,怒目而视,口鼻中皆有血流出来,却是神威凛凛。
是的,雪槐一直都知道她不怕死,却没想到她竟有如此勇气,敢以一死之心,血拼两大绝顶高手。雪槐同时也知道了,镜空师太所做这一切,是为了要向神虫婆问一个秘密,他不知道这个秘密是什么,但镜空师太以一派掌教之尊却不惜屈身为奴,这秘密的重要可想而知,然而镜空师太却要神虫婆把这个秘密告诉他。
那一瞬间热血直冲上雪槐头顶,不管那秘密是什么,镜空师太对他的这种信任便重如山岳,一声狂吼,身子闪电般掠出,双掌按着镜空师太后背将她猛推出去,想一气尊者寒九重两只手爪来势何等之速,雪槐推开镜空师太,自己却再也没办法躲避,两股如山劲力,一前一后,同时击在他身上。
“雪槐。”“七弟。”镜空师太梅娘等齐声悲叫,所有人都认定雪槐死定了,谁都无法想象,当世还有任何人能在一气尊者与寒九重的夹击下侥幸得生。
然后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是,雪槐并没有血肉横飞,反倒是一气尊者与寒九重同声闷哼,一齐倒退,再同时哇的一声,张口喷出一口血来,竟双双受了伤。两人脸上的神情,更是如见鬼魅,寒九重低叫道:“逆星流。”他出声时还带着疑问的语气,但与一气尊者眼光一对,眼中立时现出恐惧之色,显然,他从一气尊者眼光里,得到了肯定。
一气尊者一拱手,叫道:“即有逆星宫传人在此,霸千尊告辞。”霸千尊是他的名字,说着回身飞掠而去,与他一样,寒九重也是一拱手,倒射而去。
这两个人竟就这么走了,雪槐一呆,看镜空师太口鼻中还在不停的往外流血,忙走过去道:“师太,你没事吧?”
镜空师太看着他却是一脸疑惧,道:“你刚才用的真的是逆星流?你真的是逆星宫的人?”
“不是。”雪槐摇头,道:“什么逆星流?逆星宫又是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他一脸茫然,但镜空师太如何肯信,也是,硬挨一气尊者与寒九重重手,不但没受伤,反将两人震得一齐受伤喷血,这也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但雪槐是真糊涂,刚才他在一气尊者两个夹击之下,五脏欲裂之际,脑中突地又现出那三十六幅星图,星图电转,到第七幅星图时,星图突地一亮,跟上次挨七里香那掌一样,星图一亮,雪槐身上压力立时消失,感觉中似乎又是孤身立在茫茫旷野里,天地无比空旷又无比寂寞,与上次不同的是,星图亮起来时转了一下,后果也不同,上次七里香只是呆立着,一气尊者两个却是后退喷血,但星图转动时,雪槐身上并没有什么感觉,照理说,如果真是星图的转动震得一气尊者两个喷血,那该有一种极大的力量发出,怎么会没有一点感觉呢,真是奇怪透了,雪槐想不清,但也只有这一个理由,便把曾在桃花岛照心神镜中见三十六星图且星图屡显异象的事说了。
“有这样的事?”听他说完,镜空师太眼中露出讶异之色,但并不怀疑,点了点头,却转头看向神虫婆,道:“婆婆,请实践你的诺言。”
神虫婆一直在看着雪槐,一脸恐惧之色,这时似乎是被话声惊醒,身子一震,对着雪槐扑通一声跪下,颤声道:“虫奴顾飞莹拜见宫主传人,奴才罪该万死,请宫主传人重重责罚。”
雪槐一时还没明白她话中的意思,镜空师太却讶异的叫了起来:“原来你是逆星宫喂虫的虫奴?”她这样一说,雪槐明白了,原来神虫婆是误会他是那什么逆星宫的传人了,看向神虫婆,却见神虫婆连连点头道:“是,奴婢乃是宫中虫奴,后来宫主神秘失踪,百年不闻半丝音信,奴婢便偷带虫母溜出宫来,奴婢罪该万死,请宫主传人重重责罚。”
“一个虫奴竟也成了气候,逆星宫果然了得。”镜空师太点头感概,看向神虫婆道:“不管怎么样,你答应我的先要兑现。”
神虫婆看一眼雪槐,道:“八教之秘,其实就藏在大佛寺大佛的肚子里,但要想取出来,必先要打碎大佛。”
“打碎大佛?”镜空师太眼中露出怀疑之色。
“是。”神虫婆点头,道:“当然你怀疑也有道理,五观三寺祟尚佛道,藏东西怎么要打碎大佛才能取出,但据我所得到的消息,他们当年确是设了这样一个玄机,说只知拜佛者,永不能成佛,不破便不立,砸佛才能见佛。”
“不破不立。”镜空师太脸上露出恍然大悟之色,点头道:“原来如此,倒是我等后生小辈痴迷了。”说到这里,盘膝坐倒,脸露微笑,看了雪槐道:“雪槐,这事就交给你了,你到大佛寺砸碎大佛,佛中会有一样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前辈无生神尼的记载中知道我八教有一个大秘密,藏于极秘处,我猜那可能是合八教神功之大成的秘笈之类的东西,后辈弟子不肖,五观三寺江湖日下,只有倚仗前辈的心血,或可救五观三寺于存亡之际。”说到这里,她略停一停,取下左手上的一枚戒指,递给雪槐道:“这是我水月庵掌门信物青玉戒,我虽说要解散水月庵,但悟明几个肯定会留在庵中,你把青玉戒带给悟明,让她做掌门,如果大佛中真有前辈留下的秘笈,救得五观三寺,则水月庵也该可以延续下去。”说到这里,她侧首遥望,眼中一片空茫,但雪槐知道她在看水月庵,因为那正是水月庵的方向,心中隐隐觉得不好,却不知如何开口。
镜空师太望了一会,轻轻叹了口气,道:“五观三寺,水月庵,但其实存又如何,亡又如何,去了,去了。”手结莲花法印,竟就逝去。她先前以全力与一气尊者硬碰,已受重伤,后来为要在一气尊者寒九重双爪下掩护神虫婆逃走,强力催动玄功,激发出全部潜能,终至于油尽灯枯。
雪槐没想到镜空师太说死就这么死了,一时大放悲声,这时他终于明白,镜空师太解散水月庵,更不惜屈身为奴,毁名绝誉,铁心孤胆,其实还是为了五观三寺,为了水月庵,临去时似乎看透,其实却是那般的舍不得,她虽遁入空门,禀性未改,内心里其实仍是当年那个不惜一切与情郎私奔的多情少女。复念及当日对碧青莲的恩义,更是悲不可抑。梅娘几个竭力劝慰。
待雪槐悲痛少抑,神虫婆道:“主人,待老奴为主人驱除蝴蝶醉。”将手中那珠子抛起,那珠子围着雪槐身子一转,雪槐只觉得身上被赤发魔女红发扎过的地方微微一痛,试一运气,果然再无麻痹感。
神虫婆收了珠子,对李伶儿几个道:“虫母已灭,你几个身上的神虫自己也就死了,不必再召回。”说完在雪槐面前跪倒,将那珠子高举过顶,道:“此为虫母内丹,仍可驱使天下万虫,请主人收回,老奴自知罪该万死,但盼主人看在这么多年老奴未曾透露逆星宫半点消息更未给逆星宫丢脸,赐老奴自尽,老奴便万分感激。”
她这么说,自然仍是认定雪槐刚才所使为逆星流,乃是逆星宫的传人,雪槐虽因镜空师太的死,更加厌憎她的为人,但却并不愿借这样的误会置她于死地,哼了一声道:“我不是什么逆星宫传人,无权收这虫母内丹,你虽替我驱虫,但我们也算帮过你,两下扯平了。”说着转头看向梅娘道:“梅姐,请你抱了师太遗体,我们出去。”梅娘点了点头,抱了镜空师太遗体,雪槐运剑眼当先觅路而行。神虫婆呆了一呆,眼中露出即感激又似难以理解的神色,赶将上来,道:“老奴领路。”
这时外面的人尽都散了,神虫宫弟子除被杀的,余下的也已逃散,方才花团锦蔟,这时一片狼籍。
雪槐几个下山,就在山下将镜空师太遗体烧化了,随后动身往大佛寺。
梅娘几个对雪槐竟能震伤一气尊者两个的奇迹始终心存惊疑,臭铜钱最终忍不住,问雪槐道:“七弟,你真的不是逆星宫的传人啊?”
雪槐理解他们的心思,自己那一下实在是太惊人了啊,看了臭铜钱几个,一脸诚挚的道:“我真的不是什么逆星宫的传人,今天以前,我就没听说过逆宫这三个字,还要请教呢。”
梅娘点头,道:“七弟为人坦诚,自然不会说假话。”略停一停,道:“逆星宫为祸,还在血魔之前,当时有一个女子,手创逆星宫,自称逆星宫主,纠集徒众,大闹天下,逆星宫主神通广大,最不可思议的是一手称为逆星流的玄功,能逆转力道,别人无论用多大的力量打她,她都可以用逆星流逆转后反送回来,别人打她,就等于打自己,打出的力道越大,反逆回来的力道也就越大。”
“打她就等于打自己,世上竟有这样玄妙的玄功。”雪槐大是惊异:“怪不得刚才一气尊者两个以为我用的是逆星流,那星图一定也是将他两个打来的力道逆转了回去,他们受伤,其实是自己打伤了自己。”
“肯定是这样。”梅娘点头。
臭铜钱叫道:“七弟你这星图如此玄妙,也等于是逆星流了。”
铁流儿更大喜叫道:“有这门玄功,七弟天下无敌,谁打过来,给他逆转回去就好了。”
“可惜星图不是逆星流。”雪槐苦笑:“逆星流是练出的功夫,是自己的,我这星图却就是星图,他不受我控制,只是在生死关头,不知怎么触发玄机,借用了星图的力量。”
“触发玄机?”梅娘疑惑的看向他:“你是说平时你借不到星图的力量?”
“是。”雪槐点头,在脑中又将那三十六幅星图想了一遍,却只是脑中流过的虚影,再没有半点感觉,只有对着梅娘几个苦笑摇头。
“真是玄奇。”梅娘几个齐声感叹。铁流儿却道:“生死关头能借得到也好啊,那就等于有了件救命的法宝,打不死,咱就不怕,还是天下无敌。”说着拍了拍胸脯。他那样子颇有些滑稽,倒惹得众人都笑了。
“谁知道下一回它还会不会出来保命?若肯定它会会出来,那我下次对着一气尊者几个,只挨打就好了,但万一它不出来呢?”雪槐苦笑,复问道:“那逆星宫后来是怎么个结果,是不是也给五观三寺给灭了?”
“不是。”梅娘摇头,道:“五观三寺当时虽正当盛时,但谁也没法克制逆星宫主的逆星流,连伤了不少顶尖高手,但就在逆星宫如日当空之际,逆星宫主突然神秘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更不知道她是生是死,当时有个谣传,说她给人射了一箭,但这个谣传没人信,你想啊,什么箭能射得了逆星宫主?就算真是给箭射死了吧,尸体呢?死要见尸啊,没有尸体谁信,她的下落成了一个谜,逆星宫徒众也就烟消云散,只是没想到神虫婆竟是当年逆星宫的虫奴,一个虫奴也能称雄一时,逆星宫当日的盛况也就可以想见了,一气尊者两个一猜你是逆星宫传人,立即怕得要死,千载之下,犹有余威啊。”
雪槐回想一气尊者两个当时看他的眼神,确是惊惧之极,不由暗自感概,想:“幸亏那逆星宫主神秘失踪,否则五观三寺只怕当年就完了,也就不必镜空师太如此苦心孤诣来维护了。”想到镜空师太的死,又是一阵悲痛。
这时李伶儿突地叫了起来:“那些尼姑好象是镜空师太的弟子呢。”
雪槐急抬头看过去,果然是悟明悟性六个,带了二十多个尼姑在以遁术飞掠,雪槐急叫道:“悟明师姐。”急掠过去。悟明几个一回头看清是雪槐,顿时惊喜交集,齐迎过来,悟明味喜叫道:“呆而不呆师弟,真的是你,你怎么从七里香手中脱身的?没事吧?”
雪槐这时却是又喜又悲,喜的是又见到悟明几个,悲的是想到镜空师太的死,不过脑中电转,想:“看她们神色匆匆,似有急事,师太的死还是暂时别说的好。”当下强装个笑脸,道:“七里香要她的属下把我带回闻香会总堂去,恰好我六位义兄义姐看到,便救了我。”说着向梅娘六个一指。悟明忙向梅娘几个称谢,道:“多谢六位救我师弟。”梅娘几个忙还礼,脸上神情却都怪怪的,自然是因为悟明几个怪怪的叫雪槐呆而不呆,又叫他师弟,雪槐怎么会是她们师弟呢?若是她们师弟,镜空师太如何不识?雪槐知道他们心里的想法,暂时也不解释,问悟明道:“师姐,你们这么急匆匆的是往哪儿去?”
“我们要去三清观和飞龙观。”悟明道:“我们一早得到急讯,赤发魔女手下入侵三清飞龙两观,所以挑选了二十名功力略高的弟子应援,师父不在,我们功力低微,本来去也没多少用,不过师弟你回来了就好了。”
“赤发魔女又入侵三清观和飞龙观?看来真的是要向五观三寺大举报复了。”雪槐微一凝神,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赤发魔女敢同时入侵两观,必有所恃,师姐,这样好了,三清观这面交给我,你们应援飞龙观,同时请我六位义兄义姐与你们同去。”
悟明自然看得出梅娘几个都是高手,大喜,当下分手,雪槐急奔三清观,大佛寺只好缓一缓再去了。
三清观在清虚山下,路程可不近,雪槐直赶了大半夜才到,但三清观静悄悄的,并没有外敌入侵之象,运剑眼看进去,观中道人睡得正香,雪槐不好久看,但事情明摆着,什么事也没有,雪槐心中奇怪,想:“是把外敌赶走了?还是根本还没来?”琢磨不透,这时半夜里也不好打扰,便就在观外盘膝静坐。
天不亮,群道就起来做早课了,即然无事,雪槐索性多等一会儿,直到群道做了早课,天大亮了,这才叩门求见,小道士引他进去,见到紫气道人。紫气道人一见雪槐,颇为吃惊,叫道:“雪槐?你怎么来了?”
“我是听水月庵悟性说你们传急讯,赤发魔女带人入侵,所以赶来看看,外敌已被你们打退了吗?”
“原来你是来应援的,多谢多谢。”紫气道人忙拱手,道:“赤发魔女的手下确实被我们打退了,本来也危急得很,幸亏我一个师兄刚巧带人赶回来,把敌人打了个落花流水。”说着话,一个道人进来,紫气道人喜道:“师兄来得正好,这位是雪槐雪将军,是闻得赤发魔女来袭,赶来应援的。”又对雪槐道:“这位便是我紫光师兄。”
雪槐忙见礼,看那紫光道人,中等身材,脸微黑,看人有些斜视,但眼光开合之际有如电闪,功力远在紫气道人之上。见了礼坐下,紫光道人对雪槐似乎十分感兴趣,问东问西,而在言谈中雪槐也看得出来,紫气道人对紫光道人十分敬重,但雪槐却总觉得这紫光道人有些怪,不过这想法他也只放在心里,紫气道人告诉他,紫光道人是三清观早年间前辈高人无量道人的别传弟子,以前一直不知,这次是第一次回来认门归宗,所以雪槐不识,不过这也并无可疑之处。五观三寺,多有高人离观隐修,传下弟子自然不稀奇。
三清观即无事,还不知飞龙观怎么样呢?略坐一坐,雪槐即便告辞,中间他已经说了飞龙观同样遇袭的事,紫气道人有应援的意思,紫光道人却说不必,说他算定飞龙观早已化险为夷,雪槐并未说梅娘六个与悟明等同去的事,但紫光道人语气却十分肯定,似乎算定有外援,紫气道人对他的话深信不疑,不但消了应援的心,反劝雪槐也不必着急,雪槐还是不放心,当下往飞龙观急赶,午后不久到了飞龙观,果见也是一副太平无事之象,放下心来,想:“这紫光道人算卦还有两分真本事,比师父是强得多了,不过师父偶尔心血来潮,也有准头,这先天数还真是奇妙呢,有时候比我的剑眼还强。”
进飞龙观,梅娘悟明几个先迎将上来,一问,来袭的赤发魔女手下却不是梅娘几个来才打跑的,而是飞龙观另有外援,乃是霞飞道人的本门师兄霞散道人,不过霞散道人这个援兵连霞飞道人也没想到,原来霞散道人和霞飞道人并不是一个师父,和三清观那紫光道人一样,霞散道人也是飞龙观早年间离观清修的前辈木道人的别传弟子。
雪槐一听又惊又喜,心中暗叫:“五观三寺耸立千年不倒,果然是潜力无穷。”说了三清观紫光道人的事,梅娘几个也是大为感叹。
见了霞飞道人,霞飞道人给雪槐引见了霞散道人,霞散道人貌象清奇,很有点世外高人之象,两眼神光如电,功力远在霞飞道人之上。悟明先已和霞飞道人说过她有个师弟去飞龙观了,这时一说雪槐就是她师弟,可叫霞飞道人大吃一惊,不过随即想到碧青莲的事,安慰雪槐道:“我知你是因为青莲师妹,不过也不必太伤心了,你即已是我五观三寺弟子,那就一起去真如寺吧。”原来他只听说了碧青莲的死讯,却不知碧青莲已然复活,因此猜雪槐出家是为了碧青莲死太过伤心所致,雪槐这时也不好解释,想就此说出镜空师太死讯,同时把青玉戒交给悟明再说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但听了霞飞道人说了去真如寺的原因却改了主意,原来法一传讯,一为赤发魔女屡犯五观三寺,二为神魔珠出世,所以大集五观三寺共商大计,雪槐心中思忖:“我当着其他七派掌门宣布镜空师太死讯,同时把她为五观三寺所做的一切说出来,让七派齐敬她的苦心,悟明功力低微,水月庵也再无好手,但七派冲着镜空师太的苦心,日后自会竭力维护她的弟子。”
当日动身,次日到真如寺,其他几派除了青莲观全到了,撞天僧却没来,上次破一气三摧阵的事叫他彻底灰了心,将掌教之位传给弟子了空,就此在寺中闭关禅修,再不理世间之事。另外叫雪槐又惊又喜的是,各派都新添了高手,情形大抵和三清观飞龙观差不多,都是门中外出清修的前辈另传了弟子,这时回来认门归宗,真如寺回来的和尚叫法性,天竺寺回来的和尚叫了相,老君观是玉钟道人,铁剑观是九归道人,且功力都在各派掌门之上。这几个人加起来,实力可是相当了得,大长五观三寺声势,因此各派看起来都是气象一新,不象上次破一气三摧阵后的颓唐。
雪槐看了各派气象,心中也自高兴,想:“各派新添好手,实力大增,到时我再把大佛中的秘笈起出来,五观三寺或许真的复兴有望呢,镜空师太在天有灵,也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因要等青莲真人来,这日便没有议事,各自休息,雪槐坐息到半夜,忽生感应,一睁眼,却见是梅娘几个,不敲门就进来了,且都是一脸紧张,雪槐刚要张口问,臭铜钱却冲他一摇手,叫他不要出声,几个人站在房中,不吱声也不说话,似乎在凝神倾听,雪槐心中一凝,运剑眼看出去,却见铁流儿在外面地底下围着院子大转圈子,转了一圈,钻了进来,对梅娘几个摇摇头,那意思雪槐明白,是说周围没有人。以梅娘几个的功力,周围数里之内有人无人,凭灵觉就感应得到,除非对方是功力更高的高手,铁流儿这么做,显然就是担心外面有高手隐伏,要从地下看个明白。
“到底什么事?”雪槐再忍不住,问。
梅娘几个相视一眼,齐看向铁流儿,铁流儿一点头,道:“我来说,七弟,这件事是个大阴谋。”
“什么事?什么大阴谋?”他这话无头无尾,雪槐完全摸不着头脑。
“就是五观三寺各派都有好手突然回来的事。”铁流儿叫,略一凝神,道:“这事要从头说才说得清,七弟,你知道我有个坏毛病,喜欢无事的时候去地底下溜达,偷看人背地里的事儿,我那鬼扯媳妇脚的外号就是这么来的,其实我从来不扯良家妇女的脚,扯的都是那背地里偷汉子的女人的脚------。”
“你烦不烦。”臭铜钱瞪眼,看向雪槐道:“七弟,是这样,这家伙半夜在地底下溜达,突然看到法一那新回来的师兄法性和尚鬼鬼祟祟出寺,便跟了去,却发现法性出寺原来是跟人联络,那人竟是赤发魔女的人,这家伙听了他们说话-----。”
“什么这家伙那家伙,还是我来说。”铁流儿看向雪槐,道:“我听他两个说话,原来不但法性,还有什么了相紫光道人霞散道人,总之就是他们六派新回来的六个高手,全都是赤发魔女的人。”
“什么?”雪槐大吃一惊,叫道:“你真的听清楚了吗?他们六个都是赤发魔女的人。”
“我听得一清二楚。”铁流儿用力点头,道:“法性亲口说的,他说他们六个回来,六派没有一个人怀疑,而且非常高兴,了空甚至还想把掌门之位让给了相呢,现在只等青莲道人来,就可行事了。”
铁流儿即是亲耳听到,那就绝不会错,法性六个竟都是赤发魔女的人,这实在太让人意外了,雪槐一时间呆住了,做声不得。
“这些家伙混进六派,必然不安好心,不过幸亏给我发觉了。”铁流儿得意的看一眼众人,道:“我的主意,悄悄告诉各派掌门,将他们关门打狗,一网打尽,这些家伙虽了得,但加上我们七个,绝对是手到擒来。”
“馊主意。”臭铜钱一撇嘴:“六派掌门信你才怪。”陈子平点头道:“是啊,你空口无凭,各派又正把法性六个当宝,你这么红口出白牙,只怕人家当头给你一剑。”
“那怎么办?”铁流铁搔头:“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阴谋得逞。”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弄清赤发魔女派法性六个混进六派,到底想要做什么?”梅娘看向雪槐,道:“以赤发魔女加法性六个的实力,若要找五观三寺的麻烦,一家家找上去,没有哪一派可以抵挡,不要十天时间,就可将六派连人带庙彻底铲平,又何必费这么大周折找人来冒充呢?”
“是。”雪槐点头:“我也就是这一点想不通,那夜赤发魔女找上水月庵,明刀明枪的就是要将水月庵群尼斩尽杀绝,可不是这么婆婆妈妈的绕弯子。”
“原来赤发魔女亲自去找过水月庵麻烦。”梅娘惊呼。
雪槐点头:“是,我刚好碰上,也就是那一次剃光头冒充了镜空师太弟子。”
“原来是这么回事。”梅娘微笑:“我们都奇怪,悟明几个开口闭口叫师弟,可镜空师太却好象不知道,原来颠倒是这么个闷葫芦。”
“可终究还是没能救得镜空师太,若她能活转来,我到真愿做她的弟子。”雪槐心中一阵伤感,想了一想,道:“我们空口去说各派掌门自然不信,但法性几个即然是冒充的,身上的功夫必有破绽,只有出手一试,自然能试出来。”
“这个主意好。”铁流儿击掌。
“怕是不行。”梅娘眉头微凝,摇了摇头,道:“法性几个即回来认门,当时肯定是露了一手的,以各派掌门的眼光,若是四不象,一定当场就看了出来,之所以认得死死的,必定法性几个使的是正宗的本门功夫。”
“可他们的功夫是哪里学来的呢?”雪槐大是疑惑:“外在的招式或可偷学,内在的玄功心法,可都是各派的不传之秘,除了师父亲传,无论如何都是偷学不到的啊。”
“这个很好解释。”梅娘道:“各派弟子都是良莠不齐,离派外出潜修的固然厉代都有,但叛出或犯事给逐出山门的,也是层出不穷,我几乎可以肯定,赤发魔女找来的这些人,不是什么离山清修的高人之徒,而是那些孽徒叛逆的传人,功夫都是正宗嫡传,所以各派掌门看不出来。”
“有道理。”臭铜钱几个一齐点头。
梅娘又道:“但要找齐这些人并不容易,我真的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赤发魔女这么大费周章,到底要干什么?”她看雪槐,雪槐看臭铜钱几个,个个都是一脸迷惑。
“想不通就不想。”奇光散人一摇头,道:“我们即知道他们有阴谋,那就冷眼旁观,等他们露出狐狸尾巴时一把揪住就是。”
“我只怕到那时就晚了。”雪槐一脸担心。
“就算我们能及时出手,但他们的后头是赤发魔女呢。”陈子平也一脸担心的道:“就算七弟的星图危机时能保命,但对付赤发魔女的那什么蝴蝶醉好象并不管用。”他这话一时把众人都说愣了,确实,合七人之力,对付法性六个不成问题,但赤发魔女却是谁也对付不了。
“看来只有寄希望于那大佛中的八教之秘了。”梅娘看向雪槐:“如果大佛中真有集八教心血之大成的不世神功,加上你现有的功力,对付赤发魔女该当不是问题。”
“对啊。”陈子平五个一齐喜叫出声,齐看着雪槐,臭铜钱叫道:“七弟,只有看你的了。”
雪槐想了一想,也只有这个主意,点头道:“我连夜赶去大佛寺,但盼大佛中真的有八教前辈高人留存的心血秘笈。”说着看向梅娘,道:“梅姐和悟明几个打个招呼,也不必说穿,我快去快回,一切回来再说。”梅娘点头。
雪槐当夜悄悄离寺,赶赴大佛寺。到大佛寺,天光已亮,寺中和尚正在大殿中念经,虽有八教前辈高人有砸佛才能见佛之语,但当着众和尚的面去砸大佛,终是不好,雪槐脑子一转,已有主意,召出骷碌鬼王,道:“你想个法子,驱散殿中群僧,要不你就现原形吓走他们也行。”
“这个容易。” 骷碌鬼王咧开鬼嘴一笑,化道绿光去大殿中,霍地显出原形,越长越大,更呵呵鬼笑。
众僧念佛,却突然见鬼,一时吓得屁滚尿流,四散奔逃,只留下一地念珠木鱼,雪槐即好笑又微觉歉意,合掌也宣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弟子无礼,佛祖原谅则个。”飞身到殿中,看那佛,足有十余丈高,一般寺庙里再无这么高的大佛,果不愧大佛之名,佛身通体鎏金,外饰璎珞,宝象庄严,实是一件难得的精品,就此砸碎,实是可惜,但事关重大,雪槐知道迟疑不得,合掌躬身,再叫一声:“佛祖请谅。”看旁边一个香炉,约有二三百来斤,刚好借用,抱起来对着大佛当胸砸去。这香炉上带了他的神功,何等力道,轰的一声,顿时将大佛胸口砸出一个大洞,忽地红光一闪,定睛看去,只见大佛肚内中空,悬停着一个红木盒子,不停的放射着红光。
雪槐知道东西必然就在这盒子里,抱拳躬身,道:“八教前辈,弟子雪槐,今日来取前辈遗物,实是事关八教生死存亡,事后必将前辈心血神功即数转交给八派弟子,绝不敢生贪得之心。”言毕,伸手取出盒子,就在殿中打开,反正有骷碌鬼王这一吓,僧众一时半会是不敢回来的,不怕打扰。
打开盒子,果是一本薄薄的册子,雪槐大喜,看那封皮上字,却是一疑,封皮上六个大字:八教缺陷总集。
“缺陷总集?什么意思?”雪槐心中嘀咕,打开封面,只见第一页上写道:我五观三寺,立教愈千年,各有玄功,降精除怪,倡我法门,但总觉各有长短,难臻完美,于是八派掌门大集,共商取长补短,以求大成,然而各示其秘,共研之下,不仅未能完善各派玄功缺失之处,却反而发现每派心法中都有一个致命的大缺陷,八派掌门大惊之下,各立重誓,绝不将别派缺陷说出,更不可传于弟子,为保公平,复将八派缺陷书成一册,封藏于大佛肚中,立下灵咒,八派中若有哪一派泄露别派致命之缺陷,则灵咒立应,其派自亡。后面是八派掌门的签名。
大佛中藏着的,不是集八派前辈心血之大成的绝世神功,却是八派致命缺陷的记载。
雪槐只觉脑中嗡的一声,就那么呆在了大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