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5节 三十五

三十五章

 
商昆吃了一惊,看向雪槐,道:“木兄,怎么办?”
雪槐知道他是担心走不了,道:“不要担心,没事的,他们拦不住我们,我先看一下。”运剑眼看过去,但见两个黑衣人向这面急冲过来,疯牛国士兵前堵后截,但两个黑衣人身手颇高,一路杀出,似乎是因为知道这边是下人住的侧院,防守略弱,想从这边杀出去。这两个黑衣人一男一女,年龄都在二十来岁左右,叫雪槐惊异的是,这两人似乎都是天朝人,因为两人用的是天朝长剑,与疯牛国的细条形剑完全不同。
疯牛国士兵越聚越多,两个黑衣人冲到距雪槐几个立身处数十丈,左右两面又各有武将带兵赶来,那黑衣男子运剑如风,唰唰唰数剑将拦着自己的疯牛国武将迫退,冲将出来,但那黑衣女子却给缠住了,脱身不得,那黑衣男子扭头一看,大叫一声:“挡我者死。”竟又扭身杀回,数剑劈翻几名疯牛国士兵,直冲到那黑衣女子面前,叫道:“师妹,你先走。”叫声中长剑如风,向缠着黑衣女子的疯牛国武将疾刺过去。他功力较黑衣女子为高,那疯牛国武将为他剑势所迫,退了一步,黑衣女子抽出身来,返身杀出,这时又有两名疯牛国人飞掠而来,不着军服,却是身法惊人,竟是玄功高手。
那黑衣男子见势不妙,扭头急叫道:“师妹,不要回头,直杀出去。”他叫那女子走,自己却反迎着那两个疯牛国高手冲上去,长剑一展,将两人一齐拦住。
那黑衣女子本来冲出了十余丈,闻声却回过头来,急叫:“师兄。”
那黑衣男子闻声大叫一声:“快走。”剑势更紧,那两个疯牛国好手功力与黑衣汉子都在伯仲之间,黑衣汉子以一敌二,本来拦不住,但他起了拼命之心,长剑只攻不守,那两个疯牛国好手一时间竟是脱身不得。
雪槐在一边看着,不明情由,且要顾着珠妹,一时不知要不要插手,这时商昆却猛地叫了起来:“是霍家剑法,绝错不了,他两个这点年纪能把霍家剑使到这样,必是霍春红和他师兄夏雨,他们是替大凉王复仇来了。”
“大凉王?”雪槐心中一跳,急道:“你是说那个由我天朝子民在海外建的大凉国?”
在棕巴国附近的二十多个海国中,有一个全由天朝海外子民建立的国家,称为大凉国,国家不大,人口也不过二、三十万,但因全是天朝血脉,所以焦耳当日特别说起过,雪槐因此也明白了商昆说的为大凉王报仇的事,因为焦耳说过。
大凉是在天朝强盛时建的国,先前借着天朝之威,国家虽小,也没什么事,但近千年天朝势弱后,便也常受欺负,只是国民团结,地势又险要,始才免得灭国之祸。大约是十年前,大凉国和另一个海国起了冲突,因为两国都是向疯牛国纳贡称臣的,切皮便派人给大凉王送信,让大凉王去他的总督府,说愿意为两国做中讲和,大凉王并没起疑心,也不敢不去,就去了切皮的总督府,谁知到了切皮总督府,切皮却说要让大凉国和棕巴国合并,大凉王自然不肯,切皮就不放他回来,大凉官民想尽了办法也没能让切皮放人,而大凉王又始终不肯松口,关了两年,就死在了切皮的总督府里,由此大凉国上下便将切皮恨到了骨头深处,军事上自然是不可能斗得过切皮的,能死守着不亡国就很了不起了,但国中玄功高手却下定决心要刺杀切皮为大凉王报仇,大凉国功力最高的是王宫侍卫统领霍子都,所传霍家剑在大凉弟子上千,霍子都亲率精锐弟子五救大凉王,却始终未能成功,霍家高手弟子死伤殆尽,最后甚至连霍子都自己也死在了切皮手中,事虽不成,铁血忠魂却广为流传,人人钦服。霍子都死后,霍家弟子中也就没什么好手了,沉寂了好几年,但近两年又出了两把好手,一个是霍子都孙女霍春红,一个是霍春红师兄夏雨,所以商昆一看这两个黑衣人的剑法便猜出是这两师兄妹,而雪槐一听是这两师兄妹,胸中立时杀气狂涌。
当时雪槐听焦耳说到霍家子弟为救大凉王,孤忠血勇,前赴后继,血洒异国,心中就是热血激涌,只恨先不知道,否则再不管它远洋万里,也一定赶来相助,这时知道眼前的就是霍家子弟,如何还能忍得住,不过他心中虽冲动,还是想到了商昆和珠妹,对商昆道:“你带珠妹先进去,我先助他师兄妹出去再说。”商昆点头,带珠妹进房。
便在他说话的当口,切皮飞掠而来,身后跟着大群手下,其中至少有三个功力不在与夏雨缠斗的那两人之下,都是接近于天朝一流高手的玄功好手,夏雨眼见切皮好手大至,更是嗬嗬狂呼,将一身功力发挥到极至,口中不绝大叫:“师妹,快走,快走。”
霍春红先前还在犹豫,这时知道不走不行,悲叫一声:“师哥。”扭身便要杀出,却猛闻得切皮一声大叫:“霍春红,你真的不要你师哥性命了吗?”声出,他身子已飞掠到夏雨面前,便从夏雨剑光中直扑进去,他身手比那两个疯牛国好手要高得多,已接近天朝顶尖好手之境,夏雨长剑又受到那两个疯牛国好手牵制,且他本身就是只攻不守,因此给切皮直扑到怀里来,左手挡得一招,胸前锁骨便被切皮拿住,这时切皮那句话才刚刚落音,而雪槐也刚刚跟商昆交代完,竟是不及援手。
切皮一拿着夏雨锁骨便往下一按,玄功发出,夏雨立时全身瘫软,长剑脱手,切皮左脚踏住夏雨,抬眼看向霍春红。
霍春红虽下了决心要走,但听了切皮的话还是忍不住回头,一回头看到夏雨已被拿住,情不自楚扭身悲叫:“师哥。”
切皮身后那三名疯牛国好手本就是死命赶去,距离又不太远,如何还容得霍春红这面停下身来悲叫,立时便抄到了霍春红身后,霍春红再无逃走的可能。
夏雨身子被踏住,神智不失,眼见霍春红一犹豫之下陷入重围,惊怒交集,大叫道:“师妹,你为什么不听我话,为什么?你快快自杀,快。”
霍春红听了夏雨的话,果然回剑反指向自己,切皮急叫:“霍春红,你若自杀,我保证你师哥永远也死不了,我会每天切他一块肉来喂狗。”同时脚下用力,压得夏雨双睛鼓出,再不能出声。
切皮极度淫虐好色,女孩子落到他手里,当真生不如死,所以夏雨才急要霍春红自杀,然而霍春红听了切皮的威胁,指着自己的宝剑却刺不下去,看了切皮,颤声叫道:“切皮,你要怎样?”
切皮知道已吓住了她,秃鹫一样的眼光去霍春红身上一扫,霍地里仰天狂笑,道:“早听说霍子都的孙女美艳如花,果然名不虚传。”笑声一收,一脸邪笑的看着霍春红道:“很简单,你陪我睡一夜,我放了你师哥。”
听了他的话,他脚下的夏雨急怒欲狂,拼命想要叫出来,但切皮一只脚就象一座山一样,他枉自挣得满脸血红,却是再不能说出一个字去。
霍春红和夏雨是一对恋人,彼此相爱极深,霍春红当然知道落到切皮手里会是一种怎样的惨状,但切皮说可以放了夏雨的话却极度的诱惑了她,略一犹豫,咬牙道:“好,但你先放了我师哥。”
“放你师哥容易。”切皮邪笑:“你先把剑扔了。”
“不。”夏雨竭尽全身之力,终于叫出了一个字,随着这个字,却是狂喷出的鲜血,那是用力过巨,伤了肺脉。
切皮又惊又怒,脚下更添一分力,同时看向霍春红道:“快扔剑,我说话算数。”
“师哥。”霍春红悲叫,便要撒手扔剑,雪槐却猛地哈哈狂笑,缓步而出。
他这么突如其来,所有人都扭头看过来,切皮只一眼便看出雪槐是深不可测的高手,心中一惊,叫道:“你是什么人?”
“天朝木鬼。”雪槐迎着切皮眼光直射过去,杀气如狂潮汹涌,便以切皮的功力,心中也是情不自禁的一颤,错开目光。
雪槐却不让他错开目光,冷哼一声:“切皮,一万个疯牛国士兵的性命,抵不抵得过夏雨一条命?”
切皮终是高手,第一眼为雪槐杀气所摄,随即便凝定心神,绿眼如刀,看向雪槐,叫道:“你是大凉国请来的?”
“不是。”雪槐摇头:“但大凉国是我天朝子民所建,凡我天朝的事,便是我的事,少废话,我只问你,一万疯牛士兵换不换得夏雨之命?”
切皮还有些没弄明白,道:“你什么意思?你是可以救我疯牛国一万士兵的性命吗?”
“你想得太美了。”雪槐哈哈大笑,冷眼一扫四围的疯牛国士兵,道:“不是救,是杀,你杀夏雨,我便杀够一万疯牛国士兵抵命。”
这话狂,切皮勃然大怒,怒叫:“你是找死,希尔顿,你对付霍春红,拉斯四个跟我上,收拾这狂人。”当先一拳向雪槐轰去。
莫怪切皮怒,雪槐这话实在太狂,切皮当然看得出雪槐功力比他高,但雪槐终只有孤家寡人一个,切皮却有帮手,他身边五大护卫,个个都有独门绝技,切皮可以肯定,以护卫中的三个加上他自己,无论雪槐是怎样的绝世高手,拼个平手是绝没有问题的,再添一个,五打一,雪槐必死无疑,而以五大护卫中功力最高的希尔顿对付霍春红也是有胜无败,夏雨又被制住,切皮实在想不出,雪槐还有什么本事去杀他的一万士兵。
切皮身子隔着雪槐本有数十丈,拳起脚跨,似乎只是半步,但拳出到一半,离着雪槐已只有丈许,而雪槐更感到身周空气生出奇异的波动,似乎有一张无形的网,要把他身子紧紧裹住。雪槐听商昆说过,知道疯牛国玄功自成一路,源于巫术,与天朝魔门中的某些功法颇为相似,修得的暗魔力诡异霸道,威力极大。雪槐这时察觉切皮拳力的确十分怪异,心中差点就生出一试切皮暗魔力的冲动,不过终是不愿冒险,冷哼一声,展开天星遁魔大法,身子一晃,倏的一下便脱出了切皮暗魔力的力场,切皮的四大护卫本是四面围上,但雪槐身法实在太快,一晃就出了包围圈,却又不肯去远,只是在百丈方圆内闪动,所到之处,双掌翻飞,疯牛国士兵成片栽倒。切皮惊怒交集,与四大护卫一时兜尾狂追,一时四面包抄,但雪槐就象个飘忽的幽灵,任切皮使尽浑身解数,却总是连雪槐衣角也捞不着一片。
切皮这以多打少的算盘,对付任何人,哪怕是功力和雪槐相若的,也绝对打得响,但对付雪槐却就打不响,惟一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天星遁魔。如果是平手相斗,切皮加三名护卫,足可与雪槐打成平手,甚至还略有赢面,加上四名护卫,绝对稳胜雪槐,假设雪槐不会天星遁魔,则就算他采取游斗之术,只要仍象现在一样在总督府里兜圈子,那就一定会被切皮或四大护卫中的一个缠上,而只要缠得他两三招,其余几个围上来,最终就只有苦战到死。但有了天星遁魔就完全不一样,天星遁魔奇诡奇变,灵动万端,身法之速,天下任何玄功都难以望其项背,切皮几个想兜住他,完全没有可能,兜不住也就缠不住,缠不住,则人再多也没有用,除非雪槐肯停下来和他们打,但雪槐怎么会停下来?
无论是房里的商昆珠妹还是外面的霍春红夏雨,先前都担心到了极点,在他们想来,切皮采取如此不要脸皮以多打少的战法,雪槐若不赶紧逃走,就只有死路一条,但此时亲眼目睹雪槐如鬼魂般的四下飘动,切皮几个使尽吃奶之力,却就是捞不着他,几个人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却均是又惊又喜,尤其是霍春红,本来已绝望的心里,这时便重又荫生出希望。
切皮的总督府里共有两千卫兵,先前四面围过来,到处是人,但不到一柱香时间就空了许多,因为就在这段时间里,给雪槐一掌一个,至少放倒了五六百个。
雪槐知道玩得差不多了,忽地在一处屋脊上停了下来,转身冷眼扫着追来的切皮五个,切皮五个先前死命的追,雪槐突然停步,倒叫切皮几个一惊,也在雪槐身前十余丈处停步,雪槐冷眼看向切皮,道:“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开杀戒,但你若再不识趣,我就不客气了,我会去你的水军大营,你只管杀了夏雨就是,不过请你派个人去点数,我一定杀够一万名疯牛国士兵。”
先前说这话,切皮怒,因为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但现在切皮不怒了,因为他确信雪槐做得到,雪槐只在总督府的小小范围内绕圈子他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到了广阔的军营,那时别说拦着雪槐杀人,只怕连雪槐的背影都看不到,真的只有跟在屁股后面点死人头了。
但说就此放了夏雨,切皮却又实在是不甘心,看向雪槐,舔了舔嘴唇,道:“是,我承认你做得到,但你这样不公平,就象买东西一样,白拿怎么行,没道理啊,多少总得付点钱吧?”
疯牛国水军强占了棕巴国,予取予夺,从无任何道理可讲,而切皮这时候却和雪槐讲起道理来,这种疯牛国的强盗逻辑,简直难以理喻,不过雪槐懒得和他废话,道:“那你说,你要怎样?”
切皮眼珠子一转,道:“你是天朝人,我知道你们天朝最恨矮子国,所以我提一个你完全愿意接受的小小要求,帮我杀了矮子国国师缩头龟二。”
他这一说,雪槐突然想起缩头龟二也曾强闯切皮总督府的事,暗中自忖:“我也只能凭借天星遁魔的绝世身法和切皮游斗,缩头龟二却能闯进来打伤了切皮然后还能闯出去,难道那小矮子国师功力真的高到了这种程度?”
心中惊疑,面上却不动声色,哈哈大笑,道:“这提议不错,正说到我心里去了,我也不瞒你,我这次来,就是要取缩头龟二的脑袋,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先来你这里吗?”
切皮摇头:“不知道。”
雪槐哼了一声,眼中重又射出无穷杀气,道:“我在海中撞上了商昆,听他说,我们天朝人在这里要受别人的气,什么你们疯牛国人是一等人,矮子国人是二等人,棕巴国人是三等人,我天朝人却只是四等人,我听了有气,所以来这里走一趟,准备杀个三五万人看看。”
“杀三五万人。”切皮虽是杀人如麻,听了他这杀气冲天的话,也吃一惊,叫道:“为什么?”
“为我天朝立威。”雪槐眼光如刀:“我要看看,是谁敢欺负我天朝人,那欺负我天朝人的,我不管他一等人二等人,一掌下去,我就要他变成死人。”
听了他如此杀气腾腾的话,切皮等都是心中一跳,而另一面的商昆霍春红几个却无不是心潮狂涌,手心出汗。
见切皮不吱声,雪槐知道目地已经达到,道:“不过即和你做交易,那我就先去矮子国走一遭,棕巴国即是你管,便请你善待我天朝人,若我听到消息我天朝人还在受人欺负,再回来杀人时,你休怪我不给你面子。”
雪槐接连放出狠话,但这话是建立在他的惊世神功之上,而且他说了要去杀缩头龟二,这是切皮最想要去掉的大敌,所以切皮虽是听得脸上很不自然,却仍是强笑道:“我为疯牛国总督此地,自然是一碗水端平。”说着一挥手:“放了夏雨。”
疯牛国士兵放开夏雨,霍春红惊喜交集,急奔过去扶着夏雨,哭叫道:“师哥,你没事吧?”
夏雨先前为阻止霍春红妥协而在切皮脚底死命挣扎,炸伤了肺脉,这时虽得自由,却仍是呼吸艰难,站不直身子,只是强自笑着对霍春红摇摇头,示意并无大碍,但这么一晃脑袋,嘴角却仍有余血流出来。切皮在一边冷眼看着,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切皮嘴角的冷笑自然逃不过雪槐眼睛,雪槐微哼一声,晃身过去,霍春红叫一声:“多谢恩公救命之恩。”便要扶了夏雨拜倒。
“不必多礼。”雪槐一把扶住夏雨,道:“凝神定意,气纳丹田。”召来神剑灵力,送进夏雨体内。
夏雨怕他损耗灵力,先还想拒绝,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力沛然而来,根本无从拒绝,急忙凝神定意,将灵力引入丹田中,运转一周天,他只是强自挣扎伤了肺脉,吸气艰难,所以站不直身子,没有什么其它的伤,神剑灵力进入,打通肺脉,他一口於血喷出,身子霍地站直,随即便拜下去,叫道:“大凉夏雨多谢恩公山高海阔之恩。”对他来说,他自己的生死并不是太介意,但若不是雪槐出手,霍春红必然落到切皮手里,雪槐救了霍春红,这才是他最感激的。霍春红急也拜倒。
雪槐忙伸手相扶,道:“霍家子弟铁血忠勇,让人钦佩,但凡我天朝一脉,只要力所能及之处,自然会鼎力相助,两位不必往心里去,我年纪和两位也差不多,不嫌弃的话,我们兄弟相称好了,否则太过见外,倒让我不自在。”他这么说,夏雨两个不好再坚持,当下起来,齐叫了一声木大哥。
雪槐看向切皮,道:“我是路上遇到商昆跟他一起来的,他跟我说了珠妹的事,你即然跟我讨价还价,那也该让我一点利头,我要带他两个走,想来你不会拒绝吧?”
切皮对自己脚上的力道是非常清楚的,在他想来,夏雨没有三两个月调养,休想复原,这也是他暗自得意的原因,再想不到,雪槐只这么一伸手,几乎是一眨眼,夏雨的伤就好了,仙丹也没这么灵啊,真真是不可思议,雪槐的神技,再一次震惊了切皮,这时哪还敢拒绝雪槐的要求,事实上商昆珠妹于他也无关紧要,忙自点头:“当然,一买一送,和气生财嘛。”他这话不伦不类,让人喷饭,雪槐差点大笑出来。
商昆在房中听得清楚,狂喜之下拉了珠妹飞步出来,雪槐一抱拳,道:“总督大人,我此去取缩头龟二之头,你听消息就是,告辞了。”带了商昆四个,昂首而出。
霍春红两个有船接应,当下一起上船,虽刺杀切皮不成,夏雨两个却仍十分高兴,夏雨道:“木大哥神功绝世,今夜算是把切皮吓坏了。”商昆也一脸兴奋的道:“今夜这件事,立刻会传遍棕巴这一带海国,所有天朝人都会因此而扬眉吐气。”
雪槐点头,道:“我之所以跟切皮说我是上棕巴国来杀人的,就是想告诉他们,天朝人不可辱,欺负我天朝人,是要付出代价的,希望今夜以后,我天朝人再不是什么四等人,而是昂头挺胸的一等人。”
“而且雪大将军正在征讨矮子国。”商昆喜叫:“等雪大将军扫灭矮子国,木兄再杀了缩头龟二,那才真正是威震天下,那时任何人见了我天朝人,都要礼让三分,欺负,那得天借他个胆了。”
“是。”霍春红几个一齐点头,眼中无不是兴奋至极的神色。
看了他们几个脸上的神色,雪槐更坚定了心中的信念:“只有打出了我天朝的天威,所有的天朝子民才能扬眉吐气,我必要彻底扫灭矮子国,给所有敢于挑战我天朝天威的人,留下永不可磨灭的恐怖印记。”
凝思中,雪槐想到一事,对商昆道:“商兄,我们恐怕不能一路走,这样太慢,所以我想你和珠妹不妨先到大凉国去,随后再去投天朝军,也不为迟。”
夏雨道:“这样好,我们回去也要请示大王,出兵相助雪大将军,商大哥可以和我们一起去。”
商昆舍不得雪槐,但也没办法,听了夏雨的话大喜,道:“那好,我们就先去大凉,然后一起去给雪大将军助战。”
雪槐虽不盼大凉出兵助战,但听了这话心中也自高兴,暗忖:“他们都是性情中人,我老是瞒着他们似乎不妥。”开口想表明自己身份,却又想:“他们若知我是雪槐,又必有很多礼数,倒是麻烦。”便又住口,抱拳道:“如此我就先告辞了。”借水遁径往自己舰队中来。
雪槐在和商昆闲聊时,对矮子国又多了许多了解,知道矮子国连折了猪尾红蝇和歪脖梨秀两支大军后,伤了元气,这时全国之兵已不足三十万,水军只有十余万人,巨舰不到百艘,中型战船也不过四五百艘,实力远不如雪槐舰队。矮子国四面环海,整个形状就象一个浮在海面上的龟蛋,东西地势较险峻,南北两面却尽多平坦之处,有两个大港,分称南港和北港,大的舰队要进攻矮子国,南北两港是必然的选择,矮子国水军也主要是在两港布防。
雪槐先前最担心的是疯牛国水军插手,这时解除了后顾之忧,则只要对矮子国有了大致的了解,挥军横扫过去就是,不必再进矮子国去摸情况,所以直回自己军中。
回到金龙舰上,众将闻讯齐赶了过来,雪槐先问术奇阵法练得怎么样了,术奇一脸喜色道:“回大将军,练得非常好,虽前后不过数天时间,但因途中打下了基础,这时练起来也就事半功倍,虽还不能发挥出奇门九阵的最大威力,但也是战力倍增,足可迎战天下任何雄师劲旅。”
“很好,有劳先生了。”雪槐大喜,随即说了此行经过,众将听说他不但揭破了矮子国阴谋更威服切皮,一举排除后顾之忧,无不大喜。
雪槐环视众将,道:“矮子国两次败在我手中,近三十万精锐片甲无回,已大伤元气,刚才术奇说我镇海军可迎战天下任何雄师劲旅,那我可以告诉诸位,矮子国军队再不是什么雄师劲旅,我们只须一路横扫过去,将矮子国扫平就是,为我天朝彻底绝此一患。”
众将轰然应令,随后拨师起航,直指矮子国南港。
舰行数日,探子回报,矮子国似已侦得天朝大军动向,全部水军聚于南港,大小船只总计约五六百艘,兵力十余万人。
“螳臂还想当车。”雪槐冷笑,下令:“全速前进,将小矮子水军彻底扫灭。”
舰队又行一日,离矮子国南港已不过两日水程,矮子国水军并未前出迎战,显然是自知实力不如,只想倚港死守。
雪槐胸中杀气越来越盛,众将也无不摩拳擦掌,只待一战,这日下午,夏雨霍春红却突然借遁术来了军中。
雪槐急命请见,心中思索得好生解释两句,免得夏雨两个以为他是见外故意瞒着,谁知夏雨两个进来,不等他开口自认身份,却一齐拜倒,齐道:“拜见雪大将军。”
雪槐又惊又奇,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道:“原来两位早猜中我是雪槐了。”
“不是。”夏雨摇头,两人起来,夏雨道:“是切皮侦知了大将军身份,我们在总督府的卧底把情报传回来,我们才知道的。”
“切皮知道我是雪槐了?”雪槐凝眉:“手段不错啊。”随即大笑:“也好,即知我是雪槐,他想来更不愿与我在战场上相见了,这样更好。”
“刚好相反。”夏雨摇头:“切皮水军尽出,正要与将军一战。”
“什么?”雪槐又惊又怒:“即知我是雪槐,还想与我一战,那夜吓得他不够么?”
夏雨道:“大将军,情况有了些变化,半年前切皮被缩头龟二打伤后,一直在搜求高手想要报仇,就在大将军走后的第二天,疯牛国来了个绝顶高手叫巴曼的,切皮立觉有了倚仗,不怕大将军了,另外一个是,大将军那夜大闹总督府,切皮坐拥数十万大军留不下大将军反给大将军救了人去,此事立刻轰传四海,凡我天朝子民无不扬眉吐气,但这样却犯了切皮的忌讳,大将军可能不知道,疯牛国之所以将水军的总督府设在棕巴国,用意其实不是想打矮子国,在疯牛国眼里,矮子国从来也不算什么东西,真正让疯牛国又怕又想的,是我们大天朝,天朝千年积弱,疯牛国可以说是高兴坏了,但突然出了雪大将军这样的盖世神将,天朝天威重振可期,这是切皮绝不能坐视的,所以他一定要打败大将军,即挽回那夜的耻辱,更要将我天朝重振的一点火光掐灭在刚起之时。”
“疯牛国野心不小啊。”雪槐惊怒交集,看向夏雨,道:“切皮舰队是不是已跟踪到了我舰队后面,准备偷袭我军?”
“不是。”夏雨摇头,看一眼霍春红,道:“其实我两个来,是受大凉王诏命,替切皮送一封战书来的。”
“替切皮送战书?”雪槐一下子不明白了,疑惑的看着夏雨两个。
“是的。”霍春红点头,道:“切皮并没有打算偷袭大将军,而是将舰队开到了我大凉门口,然后让我们给大将军送信,说如果大将军不撤兵回救,他就要攻打我大凉了。”
“这个切皮是不是得失心疯了?”雪槐更加疑惑,道:“在我军和矮子国交战之时背后夹击或在我打下矮子国后损兵折将时再当头迎击,都是最好的选择,为什么要让我军回战,在我军兵锋最锐时与我军决战呢?”
“这一点切皮在他给将军的战书里有说明。”夏雨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交给雪槐。
雪槐看信,只见上面写道:木鬼雪槐,我已知道你是谁,我将与你决战,无数世代以来,你天朝称王称霸,目空四海,但事实上,天朝老迈昏庸,迂腐文弱,而我疯牛国却是朝气蓬勃,正如初升的太阳,根本不是你天朝所能比拟,只是一直未能有机会让你天朝见识,现在机会来了,你所率的舰队应当是天朝有始以来最强的舰队,所以我不想趁你打矮子国时偷袭你,也不想占你打下矮子国后损兵折将实力衰弱的便宜,我现在就约你决战,就是要在你全盛时打败你,也就是打败战力最强时的天朝,也就证明了我疯牛国比最强盛时的天朝还要强大,然后我将挥兵攻打天朝本土,从此将天朝这块大肥肉穿在我疯牛国的牛角上。
“狂妄无知之徒。”看完切皮战书,雪槐气极反笑,将战书交给焦耳,道:“你译出来,传阅全军,让大家都看一看疯牛国狂徒的嘴脸。”
众将得知切皮战书内容,无不气炸了肺,雪槐扫视众将,眼发电光,喝道:“切皮即然有胆,那我们就让他见识见识我大天朝的天威。”下令:“全军回师,与疯牛国水军决战。”
雪槐给切皮回书一封,仍请夏雨送去,他的信简单,写道:你要打可以,打痛了莫哭。
众将得知雪槐信中的内容,无不大笑,气势如虹。
一卦准请战,道:“跟上次对付小矮子一样,这次也让那些疯牛尝尝我阿黄屁的味道。”
雪槐摇头,道:“多谢师父,但这次不用阿黄。”看向众将,道:“所谓兵行诡道,无所不用其极,但每一战要有一个目地,此次与疯牛国之战,是要打掉疯牛国的狂气,打出我天朝的天威,而并不仅仅只是歼灭切皮的水军,所以要用堂堂正正之师,雷神行法,霹雳当空,我们赢,要赢得痛痛快快,疯牛国输,要他们输得明明白白,要让他们清清楚楚的知道,向我大天朝挑战,就是以卵击石,从此畏威服德,永不敢打我大天朝的主意。”
众将一齐点头,一卦准仍不服气,撇了撇嘴,嘟囔道:“阿黄放屁臭死他们,还不是一样,偏还花姑娘上轿,好多的臭讲究。”
回师十日,夏雨率一支舰队来迎,上舰见雪槐道:“大将军,我大凉添为天朝一脉,自当为天朝尽力,所以大凉王命尽起水军为大将军助战,我大凉水军共有巨舰二十艘,大小战船三百余艘,水军将士两万,全听大将军调遣。”
“多谢大凉王。”雪槐抱拳,道:“但请你将水军带回,疯牛国要挑战的是我大天朝,如果另有助力,他即便输了,也不会心服,而我此战惟一的目地,就是要疯牛国彻底死心。”
“大将军神勇。”夏雨明白了雪槐的意思,不再勉强,当下将舰队带回,这时距切皮舰队已不过半日水程,雪槐下令休息一夜,次日决战。
次日天高云淡,长空万里,杀气腾腾的日子里,天气到是出奇的好,也不知老天爷怎么想的。
雪槐舰队前出二十里,迎上切皮舰队,雪槐运剑眼看去,但见切皮舰队分为左中右三军,中军为主,约有巨舰三百余艘,左右为辅,各有巨艘百艘左右,大小战船近三千艘,实力极为雄厚。
雪槐的巨舰主要是缴获矮子国的,矮子国一切又是学的天朝,舰船自然没有两样,疯牛国的西洋舰却与天朝大为不同,西洋舰最前面是个尖角,包以钝铁,天朝舰与敌舰相撞,只是把船头撞烂,西洋舰这个尖角穿过来,却可以深深穿入敌舰舰身,造成巨大的破坏。
雪槐综合各种消息,深刻琢磨过西洋舰的战法,这时一看切皮舰队的部署便知道,切皮仍是采用惯用的战法,以中军主力中央突破,坚船利角将如一把锋锐的长剑,将敌阵戳得稀烂,然后两翼合围,把乱作一团的敌人赶尽杀绝。
如果没有术奇的阵法,说实话雪槐对着切皮这支巨大的西洋舰队没有半点必胜的把握,首先天朝舰不敢与西洋舰硬撞,这就大落下风,其次切皮整体实力也在镇海军之上,正面对撼,绝非上策。但有了术奇的奇门九阵,雪槐却是成竹在胸。
术奇得雪槐重用,感激涕零,极其用心卖力,他没有雪槐的剑眼,便亲自爬上桅杆看切皮舰队,这时从桅杆上下来,对雪槐道:“大将军,一切如你所料,切皮采用的是他们惯用的战法,借着利舰尖角,先冲破我军舰队阵形,再逐一歼灭。”
“我看也是这样。”雪槐点头,看向术奇,道:“先生有把握吗?”
“有。”术奇一挺胸,白须飞扬,道:“西洋舰便如疯眼牛,都是尖角,就是一股子蛮劲,这股子蛮劲对付其他人还可以,对付我天朝却还差得很远,我天朝文化博大精深,讲究的是以柔克刚,以弱击强,四两搏千斤,岂是蛮勇之徒可以比拟。”
“好。”雪槐将金龙旗交给术奇:“如此便请先生指挥。”
“术奇必不负大将军器重。”术奇俯身接过金龙旗,眼中满是激动。
探子报:“敌军中军正全速冲来。”
术奇老眼发光,喝令:“布阴阳两仪大阵,敌军到百丈外报我。”
金龙舰上旗号展动,舰队展开,以阴阳鱼之势,布下阴阳两仪大阵。
探子报:“敌舰中军已到百丈开外,还在加速。”
“退阳火,进阴符,两仪化四象。”术奇高声下令,眼光凝重若山。雪槐看他眼光中充满自信,暗暗点头,想:“我天朝地大物博,草莽之中,往往藏龙卧虎,很多人身怀绝学却是终老一生,郁郁不得志,一但有机会一展身手,便是天惊地动。”
随着术奇口令,雪槐正面的巨舰突地掉头,向后驶去,此为退阳火,两腰却反往前插,此为进阴符,阴阳鱼转动,包向切皮急冲过来的舰队,整个舰队看上去就象平整的地面突然凹进去一块,又好象一张闭着的嘴突然间张开了。
切皮在中军指挥,正如雪槐所料,他所用的战法就是中军突破,两翼包抄,分头围歼,这时突见雪槐正面的巨舰掉头后退,偏偏头退腰进,后面的反抄上来,古怪之至,他一生东征西讨,灭国无数,打过的海战连自己都数不清,却从未见过雪槐如此战法,不过大致一想就明白了,冷笑:“想诱我军深入,包围我,嘿嘿,雪槐小子,看不出你还真有两手,只可惜碰上了我。”下令:“中军只管前冲,深入敌军舰队中心分左右两路杀出。”同时下令:“左右两军加速围上,与中军里应外合,将敌舰队反包做两团,彻底吃掉。”
百丈距离眨眼即至,切皮中军深入雪槐舰队中,随即左右分开,外围左右两军则同时包抄过来,变化十分神速,确实是训练有素。只不过想以利船尖角撞烂雪槐舰队的打算却落了空。
雪槐眼见术奇以阴进阳退之势,轻轻松松就破了切皮舰队猛冲过来的狠劲,心中大是兴奋,对术奇更具信心,他天眼看得清楚,道:“术先生,切皮变阵了,他中军想左右突出,与外围左右两军会合,反将我军切为左右两团。”
“大将军放心。”术奇眼中充满自信:“即入我阵,如何还能让他逃走。”挥旗下令:“四象化八卦。”旗号一出,舰队转动,依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字,八面八门,布下八卦大阵。
在术奇奇门九阵中,论变化之奇,八卦阵仅次于九宫阵,而若论威力之大,却是九阵之首,要破此阵,只能从死门进,生门出,走其它任何一门都绝破不了阵,有死无生。
切皮如意算盘打得好,却突见雪槐舰队变动,自己一支庞大的中军却就象钻进了一个迷宫里,有劲使不上,想冲冲不出,四面八方,到处都是雪槐战舰,长帆蔽日,桅影如林,喊杀声更是惊天动地,一时又惊又疑又怒又慌,怎么也想不明白,雪槐这到底是什么战法,明明实力还不如他,如何就能以少围多,但想不明白是想不明白,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只有拼死冲出,同时下令外围左右两军竭力接应,但他于天朝阵法术数之学一窃不通,进了这玄奥无比的八卦阵,又如何冲得出去?可怜他枉自怒吼如雷,左冲右突,命令下了一道又一道,想尽了一切办法,却始终出不得雪槐大阵。
直杀了一日,到天色傍黑,夜风凌厉,术奇八卦阵给风吹得有些凌乱,切皮中军才终于在左右两军的拼死接应下冲了出去,三百余艘巨舰却也仅有七八十艘冲出,士卒死伤至少十万以上,元气大伤。
眼见切皮小股舰队冲出,术奇摇头大叹,道:“海上终究不比陆上,风吹船动,大阵便布不严实,否则我必叫切皮无片船寸甲回去。”
雪槐却已十分知足,道:“这样也够了,我主要的目地是要让切皮知我天朝不可辱,这一仗下来,切皮已是心胆俱寒,从此以后,我想他是再不敢打我天朝的主意了。”
打扫战场,切皮陷在阵中的巨舰除被烧毁撞毁的,也还剩近百艘可用,雪槐当即命编入军中,召箭飞来道:“西洋舰借船头尖角冲阵的战术,其实也颇有威力,你选一批脑子灵光些的,把船摸得熟了,来日便以此西洋舰为先锋,冲击矮子舰队。”
箭飞狂喜,道:“总舵主放心,西洋舰操作与我天朝虽有不同,但也是大同小异,有半天时间便可摸熟,到时我一定将小矮子象穿鱼丸子一样全部穿起来。”当下调集精干水手上舰。
天黑不久,大凉国一支舰队驶来,竟是夏雨霍春红陪着大凉王来了,商昆自也跟了来,雪槐急请大凉王上舰。那大凉王约莫十六七岁,瘦瘦的一张脸,显得有些苍白,不过这时却是满脸的激动,一见雪槐,他突然就拜倒在地,号啕大哭道:“多谢雪将军为先王报此大仇。”
雪槐吃了一惊,忙也拜倒,叫道:“大王不必如此,有话起来再说。”
扶大凉王,大凉王却不肯起来,看向雪槐道:“雪将军,我还想求大将军一件事。”
雪槐忙道:“大王请说,只要雪槐做得到的,一定尽力而为。”
大凉王看一眼旁边的夏雨,道:“雪将军神勇无敌,虽不叫我军助战,但我由夏统领陪着一直在一旁观战,我观将军战法,以少围多,神乎其神,切皮船坚角利,却就象一头落在网里的鲨鱼,只有垂死挣扎的份,真真让人叹为观止。”他说到这里却住了口,只是望着雪槐的眼睛里满是激动渴盼。
雪槐是聪明人,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道:“大王之意,是想我把此水战之法传给大凉水军?”
“万望雪将军垂怜我大凉孤悬海外,国小民弱,留此战法,以为我大凉水军镇国之宝。”大凉王说着,又叩下头去。
雪槐急忙相扶,连连点头道:“这个容易,大王万不可如此,这水战之法其实化自术奇先生的奇门九阵,待灭了矮子国后,将此阵法传与大凉水军便是。”说着他看向术奇,术奇忙自点头,道:“都是天朝一脉,当然可以。”
大凉王大喜作谢,复看向雪槐道:“雪将军,我还有一事相求,打切皮,大将军要扬我天朝天威,不让我大凉水军参战,打矮子国我们总可以参战吧,自我天朝衰落,矮子盗就不时欺负我大凉,这口气可是憋得久了,这次借着大将军神威,我们也出出这口气。”
见他一脸渴盼,雪槐当即点头,道:“好,都是天朝一脉,大凉舰队便与我军合兵一处,共灭矮子国。”
大凉王再次作谢,他随船带了不少酒来,当下一齐欢饮。
酒到半夜,大凉王等都醉倒了,便是雪槐也是有了六七分醉意,散了宴席,回舱睡倒,眼一闭,眼前突地现出一幅场景,却是一个大战场,一面是切皮的疯牛兵,一面是他的镇海军,奇怪的是战场却不在海上而是在陆上,他的镇海军给切皮堵在海滩上,颇有点进退两难的味道,另外还有一件怪事,切皮军中竟还有大凉的兵。
雪槐酒意一扫而光,知道这是神剑示警,心中又惊又疑:“难道切皮挨了这一下仍不死心?就算再战,怎么又打到陆地上去了呢?看情形似乎是在大凉国,而且大凉兵还在帮切皮,这怎么可能?”
雪槐与大凉王酒桌上一席交淡,感觉大凉王虽年轻,却是一位有血性忧民劳国之主,并非卑劣昏庸反复无行之人,怎么就可能去帮着切皮呢?
但神剑即然示警,就绝不会假,若不闻警知机,神剑警示的便必会发生,雪槐略一思索,当下便借遁术出舱,径往大凉国来。他从夏雨口中知道,大凉王五岁登基,因年幼,国政便由摄政王周量主持,要到明年大凉王满了十八岁行了冠礼,才正式执政,雪槐因此想到,大凉兵会帮切皮,毛病只有可能出在这位摄政王身上,所以来大凉国查探。
白天的战场本就在大凉国近海,因此雪槐只一瞬便靠近了大凉国海岸,想到神剑警示的疯牛兵先上了岸的事,便运剑眼沿大凉周边海岸扫去,未见到切皮舰队,但却见到了一艘大凉巨舰,大凉水军大部随大凉王到了雪槐军,留在国中的巨舰已然不多,这一艘巨舰不泊在港中,大半夜里跑海上来做什么?雪槐心中生疑,当即以剑眼向舱中看去,一掠之下却急缩回来,原来他在舱中竟看见切皮。
“根子在这里了。”雪槐心中怦怦跳,当下运起天星遁魔大法,将剑气大部藏起,只微以一线射进舱中,幸好先前那一眼他只略瞟到切皮便收了回来,没让切皮发觉,这时见舱中两个人,一个是切皮,另一个却是天朝人,着大凉国服饰,六十来岁年纪,穿着华贵,一个大肚子,不过这时却是弓着腰,只听切皮说道:“海战雪槐会玩邪法,但在陆上他绝对玩不起来,我疯牛兵个个高大勇悍,对付天朝兵,一个至少可以打五个,所以你只管放心,这一仗我军必胜,顺手收拾了那乳毛未干的大凉王,你便再不是摄政王,而是名副其实的大凉之王了。”
“果然是这摄政王起了野心,勾搭外敌。”雪槐暗暗点头,想:“这切皮倒是皮厚,还以他受了白天的重创就此死心,他倒还想在陆上较量较量,好,我便彻底把你打服了,让疯眼牛从此听见天朝两个字便全身打颤。”
雪槐心中凝思,剑眼神光始终瞟着舱中,但见周量不住点头,一脸媚笑道:“是,是,天朝人普遍瘦弱,在海里可以借巨舰之力,上了陆绝不是疯牛国雄兵的对手,事不宜迟,明天夜里大人便率军上岸,在马蹄谷里埋伏,我便送信给雪槐军,说大人率兵入侵,大凉王必求雪槐来救,我大凉只马蹄港可泊巨舰,雪槐军必在此上陆,待雪槐军多半上岸,大人率军冲出,雪槐军挤在海滩上,只有挨斩的份,大人更可以一支水军袭其后背,断了雪槐退路,雪槐必全军复灭。”
“好一条毒计。”听了周量的话,雪槐又惊又怒,如果不是神剑事先示警,真要中计,大军上岸不及摆开切皮大军就狂冲过来,数十万大军挤在小小的海滩上,切皮再以一支水军堵住港口,镇海军真有可能全军复灭。
切皮大笑,道:“好计,就此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周量媚笑:“我先预祝总督大人全歼雪槐军,大获全胜。”
“我也先预祝你当上大凉之王。”切皮哈哈笑,当下告辞,借巫功而去,周量也喝令回船,雪槐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就冲上船去,掐断周量的脖子,但转念一想:“疯牛国是西洋大国,我把切皮再打一顿狠的,叫疯牛人从骨头缝里怕了我天朝,则我在西洋的天朝子民以后就再不受人欺负了。”想到这里,便转头回舰队中来。
大凉王直醉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见了雪槐,仍是抱着脑袋叫疼,雪槐笑道:“醉酒我有经验,头疼得受不了,那就再喝三大碗,再醉过去一次,以后就不会再这么疼了,而且洒量也会大增。”
“再喝三大碗?”大凉王惊呼,但看一眼雪槐,却点头:“即然是雪将军说的,我便信,那就拿酒来,再醉一次。”说着一脸诚恳的看着雪槐,道:“雪将军,说真的,头虽疼,但我却心里却真的很痛快,自父王被害以来,我心中从未这般痛快过。”
雪槐相信他的感激出自真心,点头,却举手止住端酒的侍从,道:“大王醉酒之先,雪槐有件事要说,大王的摄政王周量有谋逆之心,勾结切皮,不但想谋大王的王位,还想让我天朝大军全军复灭。”他本来想说得委婉点,后来想想还不如直说,所以单刀直入,一口气全说了出来。
大凉王听了他的话,一下子惊跳起来,叫道:“什么?”看看身边的夏雨,又看向雪槐,道:“雪将军怎么知道的。”
雪槐看着他,道:“大王认为我说的不可信吗?”
大凉王未出声,夏雨却先接口道:“大王,我认为雪大将军说的是真的,摄政王一直以来就是舛傲不驯,谋权结党,野心勃勃,掌权十年,眼见明年即要还政于大王,如何甘心,生出谋逆之心完全有可能。”
“摄政王平日所为,我自然看得出来。”大凉王点头,看向雪槐,道:“只是雪将军怎么知道的,有证据吗?无论如何,摄政王有功于我大凉,我不能无端的指责他。”他心中对雪槐即感激又敬重,但却仍直言相询,雪槐暗暗点头,想:“他年纪虽不大,却是很有主见,大凉又出了一个英主贤王。”当下便把昨夜的事说了,只略去神剑示警之事。
听雪槐和盘托出周量与切皮商量的阴谋,大凉王再不怀疑,失惊道:“那怎么办?”看一眼夏雨,复看向雪槐,道:“雪将军,要不趁疯牛兵还上岸,我们先回去,拿了摄政王,切皮没了内应,也就不敢再打主意了。”
“不。”雪槐摇头:“要拿周量,我昨夜便拿来了,我留着他,便是要他与切皮行计,引切皮上岸,这样我才有机会将切皮彻底打服,疯牛国是西洋大国,疯牛国怕了我天朝,则我在海外的天朝子民以后也就不会再受人欺负。”
“好。”夏雨眼中放光,道:“大将军果然想得深远,我天朝千年积弱,流落海外的天朝子民也就到处受人欺负,雪大将军若能彻底打服疯牛国,再扫灭矮子国,则一战便可扭转我天朝千年颓势,我大天朝又可象以前一样,雄视海内,威扬万国。”
“若真能这样,我大凉添为天朝一脉,也是多有荣光。”大凉王也是一脸往外,但眼中却有担忧之色,看着雪槐道:“但我大凉的地形我知道,只有一个马蹄港能泊大舰,若给疯牛兵先在马蹄谷里埋伏,则大将军即便事先知道有伏兵,也没法应对疯牛兵对海滩我军的冲击。”
“并不是只有大舰才可以运兵的。”雪槐微笑:“我不用大舰,用小舰则又如何?”当下说了胸中计策,大凉王夏雨均是两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