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灵鹫飞龙 > 第 2 章 鱼目混珠
第2节 鱼目混珠(2)

“我以为今天的事决不是空穴来风。”古威语气十分肯定:“少盟主这个样子,一定是盟主故意安排的。你看那绿竹丫头,如此厉害,除了盟主,谁能找到这样的女子给少盟主做丫头。”

陈康点点头:“是。”随即想到一事,道:“堂主注意没有,少盟主晚上总是打坐代替睡觉,如果那是在练功……”

“一定是在练功。而且这种功夫一定要保持白纸璞玉般的心境……”古威眼光渐亮,随即转为狂喜,低呼道:“是这样的,绝对没有错。”

陈康也是一脸惊喜,看着他的眼睛:“从今天的事看,少盟主神功即将告成。”

古威重重的一点头,两个解开了心中的疑团,不再说话,而脸上的神色,就如同猪八戒吃了人参果,喜气洋洋。

他们又怎么想得到,一灵这少盟主,根本就是假的。而那个厉害丫头绿竹,假少盟主的假丫头,更是假得不能再假了。

众人赶了一天路,又经一番剧斗,个个精疲力竭,吃了饭,倒头就睡。洞子不大,一灵、绿竹占一面,古威几个占一面。

一灵素以打坐代替睡觉,刚刚入静,耳中忽然传来绿竹细细的声音:“小和尚,躺下来,我有话说。”

绿竹就睡在一灵旁边,一灵看一眼古威几个,略一犹豫,躺下来,绿竹扳过他身子,两个面对面,呼吸可闻。面对着绿竹亮晶晶的近在咫尺的双眼,一灵直觉心慌意乱。

倒不是因为绿竹是女人。一灵心纯如纸,男女间的事,暂时还没开窍,他是对绿竹有点怕。

这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丫头,武功强,见识广,计谋多,尤其她握着一灵的秘密,更叫一灵胆战心颤。

绿竹用的是传音入密的心法传声,话声只钻进一灵一个人的耳朵里,别说古威几个还隔着一段距离,便是近在咫尺,一样的听不见。

绿竹口唇微动,道:“我问,你答,不要出声,只要口动就行了。你姓什么?”

“师父说我姓王,不过他从来都只叫我一灵。”一灵果然不出声,只是嘴唇动,而绿竹果真就读得懂。

“你师父叫什么?”绿竹又问。

“大拙。”

“有没有俗家姓名?”

“没有。”一灵想了想,又道:“不过周围也有人叫师父大拙菩萨。”

绿竹点点头,语气突然转为严厉:“你为什么冒充少盟主?”

一灵心中惊慌,不觉提高了声音:“我不是。”绿竹飞快的伸手堵住了他的嘴,喝道:“我说过了,不要出声。”

一灵眼中露出歉意,随即道:“不是我要冒充少盟,是少盟主请我冒充他,以吸引青龙会的追兵。”

绿竹冷然一哼:“叫别人代他送死,无耻之徒。”看着一灵:“你就这么傻?”

一灵脸一红,嗫嚅道:“我……我先前也不知道,后来知道了,你又说……”

绿竹点点头,止住他,突然用一种极温柔的眼光看着他,声音也变得温柔无比:“一灵,告诉我,你的功夫是跟谁学的?”

她的眼光和声音仿佛具有魔力,一灵只觉得全身暖洋洋、软绵绵,说不出的舒服,道:“我没学过功夫。”

“你骗我。”她这三个字说得柔媚无比,一灵全身仿佛都起了一种奇异的变化,如果有什么秘密,他一定守不住。只不过他是实话实说:“我没骗你,我真的从来没学过功夫。”

“那今天你一指弹开肖沉的毒龙鞭是怎么回事?”绿竹语气微微有了怒意。

“我不知道。”一灵道:“当时我吓呆了,迷迷糊糊的,手指不自觉的一弹,就弹开了。”

其实绿竹并没有看清楚,只是唬人,一灵若是否认还好,即承认了,却又说什么迷迷糊糊的话。绿竹如何肯信。娇声道:“真的吗?”突然双手齐出,一手捏住了一灵喉管,一手制住了他软麻穴。

一灵气为之窒,惊恐道:“怎么了,我并没说谎,都是真的。”他这时偏有了记性,惊慌中,仍不忘不出声的戒条。

绿竹微微冷笑,捏着一灵喉管的手慢慢收紧,一灵软麻穴被制,挣扎不得,呼吸阻塞,头脑渐渐发晕,迷迷糊糊之中,脑中突然电光一闪,一股神秘的力量自体内生出,手足齐动,随即闻得绿竹一声低呼。

一灵摇摇头,发觉自己不知如何压在了绿竹身上,一手反扣着她的手,另一手则扣着她的脖子,绿竹已是花容失色,一脸惊恐。

洞子太小,两人的声音动作虽然不大,古威几个仍听得清清楚楚,只以为两人在亲热。刘振灵脸有怒色,当着下属的面如此肆无忌惮,那也太不礼貌了,他当然恼怒。古威陈康两个却是相视一笑,心中另有想头,却是不以为仵,只想:“少盟主忍不住了,虽然太也猴急,不过也怪不得。”

古威几个都成了精的老江湖,早觉得绿竹神色有点古怪,似乎是易了容,但又不敢肯定,因为弄不懂,丫头在主人面前要易什么容。等到猜测出一灵身上其实藏着个很大的秘密,立即就肯定,绿竹是易了容。

婢子在主人面前易容,只有两个原因,一是怕主人见色起意,婢子自己易的容;一是主人想独藏春色,命婢子易容。古威两个都猜是后者,因为一路上绿竹对一灵的亲密情形,他们都是看见了的,这时均想:“少盟主几夜也忍不得,这丫头不知是怎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古威上了年纪还好,陈康却是心里痒痒的,微眯了眼睛,着神看着,不料一灵却从绿竹的身上翻了下来。

原来一灵糊里糊涂中制住了绿竹,吓着了绿竹,却也吓着了自己,赶忙松手,翻身下来,忙手忙脚间按错了地方,正按在绿竹丰满的胸乳上,那种绵软温腻,着实又叫他吃了一惊,只觉心脏嘭嘭直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一灵一迭连声的道歉,当然只是嘴巴动,古威等听不到。

绿竹一脸惊恐犹似见了鬼,以她的江湖经验,怎么肯相信一灵是在道歉,他假心假意,后面不知会有怎样的毒辣手段,但眼看一灵诚至无比,联想他平日为人,却又半信半疑,怔了半天才道:“你真的……不生气。”

一灵连连点头,道:“不生气,我怎么会生气,只要你不生气就好,我……”情急之态,溢于言表。

绿竹又多信了三分,道:“你是用什么法子反制我的?”软麻穴被制,咽喉被扣,竟仍能脱身反制,绿竹实在是打破脑壳也想不清,一定要问清楚。

“我……我说出来你又不相信。”一灵一脸为难:“我……我真的不知道。”

他这副情急老实的样子,天下再多疑的人,也无法怀疑他。绿竹只觉脑中一团浑沌,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来,于是试探着道:“如果你真的不生我的气了,你就睡觉,我也想睡了。”

一灵立即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睁眼看绿竹也闭上了眼睛,似乎睡着了,于是坐起身来,盘膝而坐,不一会即深入禅定。

绿竹虽闭着眼睛,但脑中左思右想,又如何睡得着,直到天亮时才眯了一会儿。

此后一路无事,第三日回到忠义谷总堂。

忠义谷是一个方圆数里的山谷,三面群山壁立,东西是谷口,设有关卡,一道大青石磊的石墙,高十丈,任何轻功再高的好手也难以一跃而上,墙中开门,以铁索控制两道万斤铁闸,只要放下闸门,千军难开,铁血盟称墙为忠义墙,这门自然就是忠义门了。

忠义门进去,是一条长三里的青石板甬道,宽敞平坦,可以并行两辆马车。

甬道尽头,便是铁血盟的总堂铁血堂,铁血堂里外共有四道围墙,同样都是以大青石砌成,高三丈,宽一丈,开四门,最外围石墙的正门称铁血门,与忠义门恰好遥遥相对,打开铁血门,贵客可直达铁血堂的中心,也是铁血盟的心脏,铁血忠义厅,关上四门,铁血堂则是一座钢铁城池。四墙内如云的房舍可以容纳上万铁血健儿,完备的防御措施足可与十万官兵对抗个三年两载。

一灵一行到达是午后,方到谷口,血魂堂一名弟子来报,血影堂堂主辛无影属下龙、虎、豹三坛先到了总堂。

古威眉头一皱:“怎么他先到了?”手一挥:“放信号,大开忠义、铁血两门,叫辛无影迎接少盟主。”

旗花起处,忠义门大开,一灵抬眼看去,只见一条平坦的青石板路直通到远远一处宏大的建筑,气势雄伟已极。

十余条汉子奔出忠义门,为首一人年纪约与古威差不多,身材修伟,面色冷峻,正是血影堂堂主辛无影。

辛无影两道冷电般的目光在一灵脸上扫,躬身行礼:“血影堂堂堂辛无影率属下三坛九舵参见少盟主。”

古威勃然作色:“辛无影,见了少盟主为什么不下拜?”

辛无影冷眼斜视:“姓辛的除了父母,一生只拜盟主一人。”

古威怒道:“盟主仙逝,少盟主即是盟主,快快下拜。”

辛无影冷冷的盯着一灵,慢慢的道:“少盟主,你知不知道,青龙会倾巢北上,群英会蜂拥南下,铁血盟三十年基业,转眼即要化为乌有,近十万弟子立马就尸横遍野。”

一灵点点头:“我知道。”

“那你想不想只手擎天,挽救铁血盟?”

一灵心中惶恐,想:“我哪有这个本事?”这时耳中传来绿竹的声音:“照我的意思说,拿出自信来,要记住,你是少盟主。”

这两天,绿竹教了一灵许多东西,而首先教他的,就是要自信,要把自己当成真的少盟主。

一灵振作精神,大声道:“我想。”

辛无影点点头:“声音够哄亮,好,你听我说,当年你父亲手创铁血盟,以武功、胆识、智谋连赢我三场,使我辛无影甘愿拜倒旗下,改无影门为血影堂。请问少盟主,今天你能拿出什么本事,教我辛无影拜倒在你脚前?如果你不能让我辛无影佩服,那你有什么本事挽救铁血盟?”

古威大怒:“辛无影,你简直岂有此理,你一把年纪,和小孩子较什么劲?”

辛无影始终冷冷的面皮陡然变色:“姓古的老混蛋,他既然是小孩子,你领他回来干什么?铁血盟风雨飘摇,小个小儿哭丧吗?”

“你……你……”古威面皮紫涨,九环刀一扬:“姓辛的,你要什么本事,冲老夫来,定教你满意。”

辛无影头一昂:“很好,你上来就是,姓辛的输给了你,立即给这小子叩头。”

眼见两人作势欲斗,而身后各属下坛主弟子也均怒目相视。一灵大急,猛地一步跨在两人中间,张开手,叫道:“两位请别动手,我可以不当盟主的,反正我……”方想说出自己反正是假冒的,突然想起绿竹的告戒,当即闭口。

古威急道:“子承父业乃是天经地义的道理,少盟主不可太迂。”

辛无影仰天长笑:“以铁血盟七万弟子的性命来和你讲天经地义的道理,古威老匹夫,亏你说得出口。”

绿竹突然跨上一步,道:“辛堂主,少盟主到底要什么本事,你才肯服他?”

辛无影冷眼斜视:“你是谁?”

绿竹脸抬起:“我是少盟主身边的小丫头。”

辛无影利剑般的眼光射在绿竹脸上:“小丫头,嘿嘿,给老夫现出原形来。”手一伸,疾抓绿竹脸面。

绿竹退一步,双手上格。不知如何,辛无影的手爪似乎是虚的,绿竹双手格了个空,头脸大开,辛无影的手已到面门,虚幻不定,诡异绝伦。

绿竹避无可避,头尽量后仰,一声惊叫,乞怜的眼光在一灵脸上一绕。

蓦地里人影晃动,辛无影腾空飞起,一个筋斗,远远的落在了数丈之外。一灵站在绿竹边上,绿竹脸蛋完好无损,脸上似笑非笑。

绿竹武功极高,辛无影武功与古威不过在伯仲之间,要胜绿竹,至少在数百招之外,绿竹是故意的。

那晚山洞经过那番怪事这后,绿竹始终惊疑不定,看一灵,诚挚无比,又不似作伪。绿竹试探着以江湖基本常识相教,一灵往往听得兴味昂然,完全一个没开过眼的乡下野孩子。绿竹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由一灵的和尚身份,突然想到了佛门传说中的一门神秘大法:传灯大法。

绿竹兴奋异常,她必须求证,如果一灵作假,那他实在是天地间最可怕的伪君子,如果确是身怀传灯大法而不自知,则她此行的任务将完成得更辉煌。

乘今日的机会,绿竹冒险相试,眼睛一眨不眨,始终盯着一灵身子,只见他晃身上前,伸手一抓,抓着了辛无影脉门,顺手一挥,辛无影一个身子就腾空而起,远远的飞了出去。身法这快,擒拿之准,电光火石难以相喻。她虽是特意疑神看着,仍未完全看清楚。

“是佛门传灯大法。”绿竹心中狂叫:“否则一个十多岁的少年,绝不可能有如此功夫。”

人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动物,每个人生下来,都得为学习各种东西竭尽全力,其实这些最基本知识和技能,历代先祖早已无数次重复,但却无法象手脚眼睛一样,生在子孙的脑子里。

自有人始,千万年过去,人类始终重复着自己,这实在不能说不是一种悲哀。

佛祖体察到了这种悲哀,以大悲之心,绝大慧力,独创一法,能使上辈积累的知慧技能,于无形中完整无缺的灌注于后辈体内,便如以灯传火,名为传灯。

但人生了脑子,不能不用,人的本体元神的力量是十分强大的,传灯大法并不能喧宾夺主,只能将所传法力,储存于受体内,必须要受者发觉了,主动去领悟,才能够融为一体,没发觉之先,寄存的法力自己没有驱动力,不能为受者所用。

这种情形犹好比一个大财主给子孙存了无数的宝藏,但子孙不知道,则依旧是个穷光蛋。

不过也有例外,接受传灯大法的人,在受到刺激,本体元神惊迷,控制力减弱的时候,储存法力的相关部分就有可能自己冒出来。

一灵便屡次有这种情况,清醒的时候,不知武功为可物,而惊慌失措,迷迷糊糊时,却变得厉害无比,只是他自己还没觉察出其中的古怪。

绿竹看着一灵浑浑沌沌,辛无影古威迷迷糊糊,心中暗喜,这个秘密,除了她,没人知道。

一名弟子从总堂里急急跑出来,老远便叫道:“堂主,紧急求援信件,血煞堂白堂主被困双峰谷,敌人是群英会。”

辛无影方醒过神来,古威也刚刚乐过劲来,闻言,两人脸色齐变。辛无影接过急信,瞟一眼一灵,皱眉道:“群英会来得好快。”

古威叫道:“妈拉个巴子,群英会欺人太甚。”

绿竹突然对一灵传音道:“拿出自信,将自己当成真正的少盟主,摄服这一群草莽豪杰,一致对外,你若畏畏缩缩,谦虚客气,铁血盟七万弟子将因你的迂腐而送命。”绿竹于这一瞬间已下定决心,竭尽一切力量助一灵成为盟主并渡过难关,于她日后行事将有莫大助益。

一灵面对着绿竹,脸上空自焦急,眼中却一片茫然,道:“怎么办,你教教我。”他是真的着急,他善良的心中想着七万人流血送命,只巴不得跪下来念阿弥陀佛。

“扳起脸,拿出少盟主的威严,下令血魂血影两堂尽集人手,随你去救人。”

“是。”一灵点点头。他与绿竹说话形成一种默契,他只动口不出声,绿竹则用传音术,所以两人说话,辛无影等一无所闻。

一灵转过头,定了神,突然一躬到地,道:“辛堂主,古堂主,不论谁当盟主,现在请两位尽集人手,随我去救人。”

古威一躬身,大声道:“尊盟主令。”

辛无影面色一变,随即道:“好,先救白堂主。”

辛无影属下龙、虎、豹三坛约有三千弟子,加上血魂堂二千之众,共五千人,拉成一条长龙,浩浩荡荡,疾赴双峰岭。

双峰在忠义谷西四十里,因两面山峰耸立,形如女人胸前双峰而得名,中间是一条长长的山谷,血煞堂两千弟子就给群英会围在了谷中。

绿竹问清了地势,看着长长一条队伍,眉头微皱,对一灵道:“这样不行,蛇进洞一般,群英会若撒开谷口,放咱们进去再合围,铁血盟非给一网打尽不可。

一灵慌了:“姐姐,你说怎么办?”

绿竹心中暗笑:“小和尚急起来,姐姐也叫上了。”道:“兵分三路,两堂主各领一坛人马,抢占双峰,要快而无声,最好从山背后翻上去,不叫群英会发觉。扼住形势,则不论群英会如何应付,放我们进去则会合一处,力量更大,在谷口堵住我们,则我们两下夹击,然后两坛人马借地势一鼓而下,定可冲得群英会七零八落,不愁救不出人来。”

一灵鼓掌:“好极了,姐姐快跟他们去说。”

绿竹摇头:“你又不记得我的话了,要做盟主,一定要拿出本事,拿出自信来,你去说,武功上刚才你已震了辛无影一家伙,智谋上再震他一下,等救出人来,他非服你不可。”

一灵道:“可是刚才我……”

“不管刚才你怎么样。”绿竹知道他想说他不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打断了他:“你先去和他们说。”

一灵应了。先找着古威,说了计划,古威大喜,再找着辛无影,辛无影冷眼看了他半天,也同意了。三人商议,遣龙字坛、豹字坛轻装疾进,抢占双峰,得手后正面再开始攻击。

出双峰岭谷地里余,地势隆起,有一片小丘陵。站上面,谷中形势一览无余,一灵一行人赶到,天已渐黑,但谷中情形仍看得清清楚楚。

山谷甚宽,两峰山脚相隔约有里余,中间一群玄色劲装汉子,约有两千余人,成圆形防御阵列,正是铁血盟血煞堂弟子。周围,一色的黑衣汉子,乌鸦鸦的围了个水泄不通,确是群英会人马。

铁血、青龙、群英三派,着装各不相同,因此只要一看服色,就可以识出是哪方人马。

群英会人马多过血煞堂弟子数倍,四面围困,却并未进攻,双方对峙,谷中静悄悄地,只有晚风吹动秋草,起伏不定。

辛无影一皱眉头:“群英会搞什么鬼,集英、招贤两堂并至,人马超过一万,怎么不进攻,安的什么心?”

古威道:“好象在等人,莫非在等陆九州那老白脸?”

“他们在等我们,等救援的人进谷,好一网打尽。”一灵道。辛无影诧异的看着他,一灵与他对视,却是不由自主的陪个笑脸。

其实这番话是绿竹传音教一灵说的,一灵说是说了,却是心底发虚,拿不出少盟主的架子。生怕辛无影指责。不想辛无影点了点头:“少盟主说得有理。”语气甚是客气。

辛无影原本是无影门的门主,给仇天图收服后,一力辅佐仇天图,立功极大。功高艺绝,因而性子倨傲,除了仇天图,生平从不服人,与火爆脾气的古威是死冤家对头。这次对古威以少盟主名义擅发的号令本已心怀不满,再见一灵这少盟主木头木脑的,毫无英锐之气,更以为是古威在幕后操纵,因此对一灵毫不客气,但一灵先前露那一手功夫已叫他吃惊,此后出谋划策,无不正说在点子上,脑中的观感顿时逐渐改变。心想:“少盟主看来有些本事,只是太老实了些。”

古威看出了他的变化,一拍他肩膀,道:“老辛,危难之秋,是我们两根老骨头出死力的时候了。”

辛无影哼了一声,道:“放心,辛无影受盟主大恩,自当誓死相报。”

一灵将两个人的对话都听在耳里,眼看四周铁血盟弟子箭上弦,刀出鞘,想着不一会就要进行一场血腥大拼杀,心中实在忐忑不安,不由自主在心中暗祷:“阿弥陀佛,师父,教教弟子,怎么办呢?”

两只白鸽先后飞来,古威道:“两坛已经占领峰顶,可以冲了。”

辛无影突然道:“少盟主不妨就留在这里,不必亲冒矢石。”

古威一怔,喜道:“辛堂主说的是。”

一灵摇头:“不,我跟你们一起去。”转头看绿竹,这句话不是绿竹教他的,他不知道对不对。他出于一种纯朴的少年的心理,认为别人浴血拼杀,他袖手旁观,太也不好意思。至于那种血腥搏杀的场面自己是否承受得了,他却没想过。

古威却会错了意思,以为一灵是耽心绿竹,心想:“这小丫头在少盟主心里重得很。”道:“绿竹姑娘就呆在这里好了。”

一灵做的决定其实绿竹反而难以决断,不叫一灵去,未免寒了属下的心,当此危急之际,人心可是最重要的,叫他去,谁知道后果会怎么样?正犹豫难决,听一灵自己说了,嘘了一口气,冲一灵展颜一笑,摇头道:“我跟着公子,便是千军万马,也杀他个七进七出。”

辛无影一挥手:“好,我们这就冲。”看着一灵:“便请少盟主下令。”

绿竹眉头微皱,心中冷哼一声,想:“这老伙客气多了,就是不肯改口称盟主,哼,我再让他佩服一下子。”略闪身,躲到一灵身后,不让辛无影等人看到她嘴唇动,传音数语。

一灵点头,一扬手:“等一等。”

辛无影愕道:“怎么了?”

一灵道:‘生死搏杀,不应照敌人的意图去做。群英会想等我们去,一网而歼,我们偏偏就不去,偏偏要等到他们不耐烦了,开始改变主意了,我们再攻击,出人意料,便可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古威道:“若他们一直围而不攻呢?”

“不可能。”一灵非常自信:“天黑之前,群英会必定发动攻击。”

话声刚落,蓦是里杀声传来,群英会果然发动了攻击。

辛无影一脸钦佩,突然拜倒在地:“辛无影先前言语无礼,盟主恕罪。”

一灵慌忙扶起,道:“辛堂主快快请起。”耽心血煞堂受损伤,大声道:“放烟花信号,给白堂主打气,我们冲。”

一声令下,数千铁血健儿齐声呐喊,犹似山洪爆发,天崩地裂,声势之雄,叫一灵仿佛置身恶鬼滩激流之中,心中顿时一振。

古威、辛无影并肩在前,一灵、绿竹紧跟其后,身后便是数千名铁血弟子。

正如一灵说的,群英会等了半天不见铁血盟援兵到来,等调整部署发起攻击,铁血盟的援兵却突然到了,顿时闹了个手忙脚乱,再加上两边山峰上铁血盟两坛弟子狂风般卷下,更加心慌意乱,偏偏血煞堂又中心开花,拼死杀出。群英会腹背受敌,一败涂地,留下两千余具尸体,逃出谷去了。

铁血盟大获全胜,三堂会合,凯旋而归,喜气洋洋之际,却突然发现一灵不见了。辛无影问绿竹,绿竹问古威,古威问白鹤年,白鹤年连一灵的面也还没见过,又如何知道。几千人马重回双峰岭山谷,四处搜寻,几乎将双峰岭四周的地皮都翻了转来。古威、辛无影、绿竹几个熟悉一灵的人,更是看遍了每一具死尸,却哪里也没有一灵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