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灵鹫飞龙 > 第 3 章 有女其英
第2节 有女其英(2)

陆雌英容颜秀美,但一则她性子冷傲,二则贵为群英会会首之女,从没有男人敢似绿竹般色迷迷的看着她。心中恼怒,冷笑道:“死到临头,还在做梦。”

绿竹摇摇头,似乎回过神来,笑道:“什么叫做死到临头,未必你群英会还敢打我们?”

陆雌英大笑:“不打你们,群英会数万人马来干什么?看风景?”

“只怕也只能看看风景了。”绿竹一声冷哼:“俗话说,伤敌一千,自死八百,群英会或能灭了我铁血盟,但一战下来,数万人马只怕已剩不到一半。那时青龙会可就乐得捡死鱼了。”

陆雌英心中一凛:“这小子打的果然是这个主意。他色迷迷的样子是假的,要小心。”

越是聪明的人,越是谨慎小心,所以成功者多是聪明人。

陆雌英冷冷的看着绿竹,哼了一声,道:“即使我群英会不打你,青龙会数日即到,他未必不打你。”

绿竹哈哈大笑,笑声粗扩,竟和男人一般无二,不知道的也还罢了,这边古威、辛无影几个,那边一灵,均是大感佩服。

“蠢话,真是太蠢了,群英会不敢打我,同样的情势,他青龙会就敢打我了?”

她这番话其实早在陆雌英算中,冷冷一笑,道:“那你也不必如此得意啊,俗话说父仇不共戴天,父仇未报,亏你笑得出口。”

绿竹又是一阵大笑,倏地住口,眼光如冷电般盯着陆雌英,道:“你这女子好狡猾,青龙会不敢打我,你却想挑动我去打青龙会,然后你来坐收渔利?”

陆雌英诡计被揭穿,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笑道:“我劝你报仇,未必错了?”

绿竹看着她,慢慢的微笑上脸,微一躬身,笑道:“错是没错,不过居心不良,多谢小姐。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倒劳小姐操心了。”

两人目光相对,均是微含笑意。

两人都是聪明到了极点,城府也均是深到了极点,针尖对麦芒,谁也未输给谁,反有惺惺相惜之意。

陆雌英突然展颜笑道:“我若说,群英会愿助少盟主一臂之力,报杀父大仇,灭了青龙会,少盟主信是不信?”

绿竹点头,迅速的道:“我信,但我更相信,青龙会灭亡之日,也是铁血盟除名之时。”

陆雌英摇头:“少盟主太多疑了,我们可以歃血为盟,心存二志者,天诛地灭。”绿竹摇摇头:“这世上,没有比人嘴里说出的话,更不可信的了。”看着陆雌英:“陆小姐,其实你所有的诡计都瞒不过我,你父女的野心更瞒不过我,群英会此次倾师南下,不仅是要灭了铁血盟,更想要一统黑道。但铁血盟固不可侮,青龙会更是不好对付。眼看着大好良机,群英会只怕是要错过了。”

陆雌英这回真的有点恼了,道:“你的算盘打得可真精哪。只怕未必能如意。“

绿竹微微一笑,道:“小姐不必发恼,我有一个法子,即可保全铁血盟,替仇某报得父仇,也可让群英会一统黑道,了了陆会首的心愿。”

陆雌英哦了一声,似信似疑的看着绿竹:“你有什么法子?”

绿竹看了看远处的陆九州,微微一笑,突然迈步过去,牵了陆雌英的马,直走到陆九州面前,躬身一礼,道:“今日之势,仇自雄要保全铁血盟,陆会首要一统黑道,两全之策,只有一个法子。“

陆九州哦了一声,看着绿竹:“什么法子?”一灵也凝神看着她。

绿竹与一灵眼光飞快的一对,看着陆九州,微微一笑:“请会首将令爱下嫁小子,一切便都可迎刃而解了。”

“什么?”陆九州勃然大怒,突然身子一摇,腿软软的跪了下去,一灵就在边上,说到治病救人,他手脚之快,无与伦比,一把挟住,同时银针出手,在陆九州双腿上各扎一针。陆九州随即站稳,对一灵道:“谢谢小师父。”瞪着绿竹,刚要说话,陆雌英却道:“爹爹莫急,听他说。”

绿竹道:江湖三派均有野心,均想三派归一,一统黑道。如今铁血盟势力虽衰,仍有一拼之力,无论群英会还是青龙会,想先灭了铁血盟再收拾另一个,都绝无胜算,而反过来,两会之一的任一个,只要联合铁血盟,却足可以消灭另一个。铁血盟与青龙会有不共戴天之仇,断不会与青龙会联手,要联手,群英会是唯一的选择。然古话说: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过桥抽板的事,铁血盟也不能不防,红口白牙之话,风吹即散,不可尽信,事实是最好的保证。令爱嫁给了我,则铁血盟即是我的,也是她的,会首只一个女儿,百年之后,什么都是她的,自然更不会吞并她的东西,所以我绝对信任你。令爱嫁给了我,有两利,一利于我,大仇得报,基业得保,尤其是得此艳妻,正是人生最大乐事。二利于会首,会首得我之助,可灭了青龙会,一统黑道,更可在明年二月初二,龙抬头的日子,潜龙飞升,号令天下。”

绿竹一番话,直说得陆九州喜笑颜开,看一眼女儿,呵呵笑道:“难道你小子就不想潜龙飞升,号令天下?”

绿竹摇摇头:“号令天下,谁都想,但要做得到才行,铁血盟没有这个实力。”看一眼陆雌英,微微笑道:“况且号令天下的虚名,恐怕不及怀拥艳妻来得实惠。”

陆雌英脸上一红,陆九州更乐,看着绿竹笑道:“你小子心里只怕还想着,老夫百年之后,一切都是你的,坐享其成更舒服罢。”

两人相对哈哈大笑,一灵站在陆九州边上,却实在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绿竹这玩笑开得也实在太大,她女孩儿家,又如何娶得老婆,一旦东窗事发,群英会恼羞成怒之下,说不定会不顾一切发起攻击,那岂不糟糕。

绿竹深施一礼,道:“会首即已应允,我这便回去备办媒聘之礼。”冲陆雌英微微一笑,回身走去,却不看一灵一眼,一灵想使个眼色阻止也是不可得而行。

忽听陆雌英一声娇喝:“想做我丈夫,先吃我一掌。”从马上纵身而起,凌空一掌击下,绿竹哈哈一笑,一跨步斜斜绕了出去,陆雌英一掌落空,次掌又至,变招之快,掌力之强,不输于一流好手,绿竹却并不还手,总是迈步斜绕,陆雌英十余掌过去,绿竹绕一个大圈子,又到了原地,含笑而立。

陆雌英举起手掌,道:“你为什么不还手?”

绿竹嘻嘻笑:“老婆要打,老公怎么敢还手?”陆雌英脸一红,一掌劈下。绿竹飞身倒退,长笑声中,远远去了。

群英会回兵黑石镇,铁血盟的大媒跟着也就来了,早间两家还恨不得拼个你死我活,到午间,却做了亲家了。只一灵这一日愁眉不展,吃过晚饭后,早早到屋后凉台上等着,盼望绿竹到来,问个清楚。但左等右等,绿竹就是不来。

一灵急了起来,思谋着自已摸回忠义谷去,正要动身,绿竹嗖的一下,却窜了上来,一灵一把拉住她,急叫道:“绿竹姐姐,你是怎么搞的,怎么和陆小姐开这么大个玩笑,万一惹恼了陆会主,岂不糟糕。”

绿竹笑道:“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当真的,非把陆雌英这小美人娶回铁血盟不可。”

一灵顿足道:“可你是个女孩子,怎么讨老婆。”

“莫看和尚小,懂的事还真不少。”绿竹咯咯笑:“我是女孩子,你是男人啊。过两天,你悄悄回来,洞房花烛夜,你我对换,不就成了?”

“唉呀,那陆小姐认得的。”一灵大急。

绿竹大笑:“说你聪明你又傻,揭盖头之先,你不会吹熄烛火啊,未必新娘子还敢叫你照着灯火?”

“但第二天她会认出我呀。”

“那又怎么样,到那时,生米煮成熟饭,煮熟的鸭子她还能飞了?”

“这不是害人吗?她又不喜欢我。”

绿竹又笑了:“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当今世上,几个女孩子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过得三夜两夜,自然就喜欢了。”

一灵心中砰然而动,想起陆雌英如花的笑脸,不觉全身发热,但想起她冷漠的眼光,更想起自己真正的身份,又不免心中发凉,摇头道:“不行,反正我不干,好姐姐,你还是想法子退婚吧。”

“真的不干?”绿竹突然帖近身,从后面搂着一灵的腰,声音柔媚无比。

一灵只觉一个柔软的身子蛇一般的缠上身来,身子立即起了一种奇异的反应,惊道:“姐姐,你干什么?”

绿竹吃吃而笑,伸嘴在一灵颈脖上吻着,所过之处,一灵便如给火烫着,全身打颤。

“这还不是女人全部的滋味,等你将那陆小姐光溜溜的搂在怀里,那味道胜这个百倍。干是不干,你可要想好了。”绿竹吃吃的笑着,收了手,下楼自去,一灵呆在那里,直有一个时辰,动弹不得。

第二天早晨发生了一件事。

一灵每天早、中、晚以银针为陆九州逼毒,这天早饭后,去见陆九州,却见包括陆九州在内,群英会的主要首脑都在大堂上焦急的转来转去。

原来陆九州所练邪功玄阴爪,须以一种珍奇药物火芝想辅佐,否则极易寒毒攻心。前日陆九州差点僵冻而死,便是由此。然火芝难觅,陆九州只知有一种水蛇寒龙,凡其出没之处,必有火芝,南方山幽水奇,群英会此次南来,两大目地,一灭铁血盟,二览火芒,果然就在一条叫闹龙涧的小河里发现了寒龙。

闹龙涧不大,甚至算不上河,所以称涧。但水量大,水流又特别急,涧能闹龙,想见也不是等闲这辈。

群英会虽是北地帮会,陆地称雄,但这么大一个帮会,什么人才没有,水性了得的好手,不说上千,也有上百。当即下水寻取,谁知闹龙涧水流之急,当真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人一下水,不管多好的水性,暗流一卷,随即无影无踪,再露出头来,至少在下游十里以外,这也不过一盏茶的时光,而人当然早已死透了。

数日间群英会下去了十多位特选的水底豪杰,个个如此,叫群英会诸首脑如何不急。

一灵昨夜做了一夜梦,尽是荒唐透顶,且均与陆雌英有关,因此今天几乎不敢去看陆雌英的脸。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再看陆雌英一脸忧急的样子,一灵心中突然一阵冲动,只觉若能让她喜笑颜开,自己便是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的,道:“会首,也许我可以去试一试。”

此言一出,陆九州几个一呆之下,个个差点乐得跳起来,凌英几个齐道:是啊,大拙菩萨的弟子,水性何等了得,怎么就没想起?

陆雌英激动的道:一灵,你若能取得火芝,那当真是群英会的第一大功臣。

陆九州究是一代枭雄,想了想道:小师父,那闹龙涧水势之急,非比等闲,你为陆某之事,万一有什么闪失,陆某如何过意得去?

一灵低头看着自己脚面,道:我也不知能不能成,若侥幸成功,到时一灵想求会首一件事。

这几日一灵神情恍惚,眼光闪闪烁烁尽在陆雌英身上绕动,陆九州等均是成了精的老江湖,如何看不出来。陆九州心想:这小和尚莫非动了凡心,赖哈蟆想吃天鹅肉?

与女儿对视一眼,会心一笑,朗声笑道:小师父若能取来火芝,救了陆某,也成全了群英会,天高海阔之恩,届时小师父只须开口,除了天上的星星,只要陆某拿得出做得到的,无不应命。

这话说得好,天上的星星拿不到,嫁出去的女儿自然也收不回,一灵若想叫陆雌英退婚再嫁给他,那也是不可能的。

其实一灵想的是洞房花烛夜之前,他要说出一切,请陆九州父女原谅绿竹戏侮之罪,并请陆九州将女儿再嫁给他。陆九州话中的机锋他听不出,见陆九州一口应允,道:那小僧便尽力一试。眼角余光斜瞟着陆雌英美好的身体,心潮澎湃,想:一定将火芝取到手。

闹龙涧在黑石镇西十余里,兹事体大,更为激励一灵,陆雌英、谭奇两个陪一灵同去。

寒龙生于水中,个体又大,所以称为寒龙。一灵三个到涧边,群英会弟子斩了一只羊,到上游抛入涧中,血水流下,涧底猛地钻出一条大蛇,足有三丈来长,饭碗粗细,等在涧面,水冲羊到,大蛇一口叼着,潜入涧中不见。血盆大口张开,便似正月十五闹元宵的大红灯笼。

陆雌英道:“寒龙不可怕,多杀得几只猪羊抛下去,寒龙吃得饱了,不会伤人的,况且我有一样东西给你护身。”她从怀中掏出一柄短匕,轻轻拔出,立觉寒气袭人:“此匕名射月,乃天下无双利器,寒龙经不起它轻轻一挥。”

寒龙不伤人,那是假的,匕乃神物却不假。一灵知道此时客气不得,接过短匕,紧紧绑在腿肚子上,眼光在陆雌英如花的脸颊上飞快的一瞥,道:“那我去了。”

一灵选了一个河弯水流较缓的地方,试着下水,刚离岸不足两尺,突觉一股巨大的暗流,似一只无形的巨手,一把携着他就往下游甩去,其快若电光火石,一灵几乎反应不过来。

陆雌英一群人就站在岸边,几乎伸手可及,却见一眨眼间,一灵平空地就消失了,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瞠目结舌,做声不得。

好一会儿,谭奇才道:“小姐,这可如何是好。”

陆雌黯然摇头:“这是天意,无法可想,一灵师父也算得我陆家的恩人,可惜却死在这里,还有我的射月神匕……”

便在这时,一名弟子突然叫了起来:“看下面。”

陆雌英、谭奇一齐转头看去,顿时又惊又喜,只见咆哮的涧水中,一灵如一只游鱼,飞速的逆流而上,他不是游,而恍似在跃,一跃、便是三、五尺,不一会到了陆雌英几个面前,咧嘴一笑,道:“好厉害,差点回不来。”

谭奇等均是彩声雷动,齐道:“了不起。”陆雌英也喜笑颜开,大声叫道:“一灵,加把劲。”

一灵点点头,往上再游得数丈,打个水花,一个猛子扎入涧底。

一灵算定,寒龙巢穴必在涧水回弯处,果然前游数丈,一块巨大的山岩从岸边伸出,截住水流,山岩背后,岩石中空,形成一个黑黝黝的大洞。

一灵自小在水中打滚,什么怪物没见过,区区一条水蛇,倒也不惧,悄悄摸进洞去,洞甚大,游进数丈,洞越高,水越浅,渐渐手可及地,一灵悄悄将头探出水面,竟是好大一个溶洞,江水反映着天光,光线虽暗,洞中状况仍可看个大概,左角丈许开外,那条寒龙盘成一圈,正闭起眼睛在拼命的吞那山羊,右角一砣黑岩上,一枝火红的芝草卓然傲立。

一灵大喜,悄悄游将过去,伸出手,轻轻折下芝草,看那寒龙,尚在津津有味的享受它的美餐,心中一乐,再悄悄的游出洞来,浮出水面。

陆雌英一群人早等得心焦,见一灵浮出水面,俱各大喜,见着他手里的火芝,更是欢声雷动。陆雌英看着一灵,笑靥如花,喜悦无限,那一瞬间,当真美到了极点。

一灵给她这种眼光看着,心里喜得真如要炸开里,愣愣的,踩不住水,给一下子冲出好几丈,慌忙定下神来,游向岸边。便在这时,忽觉身后水流有异,情知有变,嗖地转身,寒龙如箭般从涧底哗地钻出,张开血盆大口便咬。

岸上群人齐声惊叫:“小心……”

若是刀剑当顶,一灵说不定会惊慌,他与各类水怪打惯交道,水蛇咬来,却是夷然不惧,轻轻一闪,避到一边,身法之轻快,水中游鱼不过如此。

他不怕,这些杀人不眨眼的草莽豪杰却怕,他轻松,岸上的人却不轻松。

“当心。”“快上岸来。”“杀死它。放暗器,放箭。”呼喝声中,响起一个女声:“快把火芝扔上来。”正是陆雌英的声音。

寒龙咬不着一灵,陆雌英这句话却如一枝利箭,正射中一灵心坎,一灵心底一痛,身法一滞,寒龙的血盆大口已当头咬到。

惊呼声中,一灵手指一弹,火芝飞起,正落在陆雌英手中,陆雌英欣喜若狂,与一灵伤心欲绝的眼光一对,不觉一呆。便在这时,一灵双臂一张,分撑寒龙上下颚,寒龙一条身子缠着他,两个都压不住水,给暗流一卷,眨眼不见。

陆雌英究是女中豪杰,心情一撼,随即宁定,一面命人沿岸寻找一灵,一面与谭奇护送火芝回黑石镇。

陆九州服下火芝后,心脉一缕阳气源源不绝,再不为寒毒担心,神功指日可成,心情奇佳。探子回报,青龙会数万人马不日可到忠义谷,群英会、铁血盟联盟之事不可拖延,婚事一切从简,婚礼于第三日的晚间举行。陆九州率三堂堂主,护法四鹰亲送女儿成礼,大队则仍留驻黑石镇,双方商议好,成婚后第二日,铁血盟大开忠义门,迎接群英会全体入谷,两派合一,共灭青龙会。

绿竹原想偷偷接回一灵,新房中再来个偷梁转凤,谁知一灵却影踪不见,直到拜堂前一刻,铁血盟探子才报回消息,一灵为陆九州取火芝,命丧闹龙涧,连尸首也没找到。

古威几个又惊又怒又痛,全失了主见。绿竹提议,婚礼仍照常举行,三堂做好准备,绿竹在床上对付了新娘子,三堂围攻陆九州八个。虽然群英会三堂堂主,护法四鹰均是一流好手,陆九州更是功力超卓,但以多打少,以暗攻明,纵不能全歼,总能留下几个。铁血盟不如群英会的主要是一流好手太少,经过这一仗,此消彼长,群英会未必还能把铁血盟怎么样。

辛无影几个心切一灵丧身之痛,尽皆同意,婚礼如期举行。

铁血堂上红烛高烧,礼宾长呼:“一拜天地……”

便在这时,门口高呼:“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