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灵鹫飞龙 > 第 4 章 大战两会
第1节 大战两会(1)

众人皆回头看去,只见那人一个光头,一身僧装,全身湿透,正是一灵。

群英会、铁血盟两方均首脑惊呼出口,陆九州叫的是:“一灵小师父。”古威几个叫的却是:“少盟主。”双方同时出声,闹喳喳地,谁也没听清对方说什么。

一灵疾步过来,突然一把抓着了绿竹手腕,同时顺手便揭去了陆雌英头上的大红盖头。

陆九州又惊又怒,叫道:“一灵小师父,你干什么?”

一灵紧拉着绿竹手腕,不看陆雌英羞怒的目光,对陆九州道:“陆会首,前日取火芝之前,我曾说过,若侥幸到得火芝,要求会首一件事,会首亲口答应了的,是也不是?”

陆九州一点头:“是,我说过,只要陆九州拿得出做得到的,一切如命,但小师父,我女儿已许配铁血盟少盟主为妻,婚礼已成,你若求我收回成命,再将女儿许配于你,那却是不可能的,这样于道义有亏,大家说是不是。”群英会诸人齐声赞同。

一灵苦笑着摇摇头:“会首误解我的意思了,我想求的是请会首原谅我这个小丫头蒙骗戏侮之罪,不叫两派大动干戈。”说着回过手来,除下绿竹帽子。一头秀发披散下来,回复女儿本像。绿竹笑嘻嘻地,衽衿为礼,道:“少盟主身边小婢子绿竹参见陆会首,请会首恕罪。”看一眼陆雌英,也行一礼,道:“请小姐恕罪。”

陆九州父女目瞪口呆,陆九州道:“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绿竹嘻嘻一笑,将帽子往一灵头上一扣,道:“小和尚才是少盟主,而我只是小和尚身边的丫头,小和尚落在了陆小姐手里,我没办法,只好假扮少盟主,将陆小姐连同小和尚一起娶回家,就是这么回事。陆会首,我虽然是假的,但小和尚却是真的,脸蛋虽然换了,少盟主的身份没换,两派的联盟也一切照旧,事情已到了这个份上,依我看,不如婚礼照常进行。大家说是不是?”

铁血盟众人欢声雷动,齐声称是。

陆九州又惊又怒,一时拿不定主意。陆雌英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也是默不作声。这父女两人都是枭雄之性,得失重于情感。父女两人均想:“此时若翻脸退婚,百害而无一利,更落个笑柄。”陆雌英心中虽羞怒异常,更一点也不喜欢这呆头呆脑的小和尚,但还是看了父亲一眼。

他父女俩心意相通,陆九州得女儿同意,随即拿定主意,刚要开口,却听一灵道:“会首,令爱美貌绝伦,我深自倾慕,若能得其为妻,当真神仙不如,但我深知,令爱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我,勉强成婚,实在没什么趣味,因此请会首收回成命。”

喜堂换夫,陆雌英也还好想,有利益在后头撑着,而给一灵当面拒婚,她脸上可真是挂不住了,一扬手,啪的扇了一灵一耳光,飞身出厅而去。

陆九州雄视天下,一生不知经过了多少大浪,这样的事却是头一回,想发作,一则一灵于已有恩,二则在别人老窝里,未必讨得了好处。又担心女儿出岔子,一顿足,带了手下,追女儿去了。

铁血盟众人欢声雷动,古威、辛无影、白鹤年三个对视一眼,一齐在一灵面前拜倒,齐声道:“参见盟主。”铁血堂上,人人拜倒。

一灵慌忙伸手相扶,叫道:“不,我不……”话未说完,耳中钻进绿竹的声音:“陆氏父女羞恼而去,明日定当大举来攻,你此时若说出真相,铁血盟群龙无首,明日这忠义谷将血流成河。”

辛无影大声道:“自盟主遭害,本盟群龙无首,实力大衰,群英会落井下石,两面夹攻,本盟风雨飘摇,眼看即将盟散人亡。当此时,少盟主及时出现,力挽危局,审时度势,命三堂隐伏实力,收缩精锐,铁血盟今日还能打出旗号,众兄弟今日还能站在这里,群英会今日不敢轻动干戈,均受益于此,此少盟主出山第一功;双峰岭一战,群英会好手多过我们,人数多过我们,更出奸计,想将我们一网打尽。少盟主明察敌情,胸出奇计,最终救出血煞堂弟兄,更将群英会打得一败涂地,从此不敢轻视本盟,此少盟主出山第二功;少盟主以弥天大勇,扮作和尚,潜身群英会内部,体察敌人奸谋,终叫陆老贼吞并本盟不成,反闹个大笑话,本盟兄弟扬眉吐气,此少盟主出山第三功。十余日中,少盟主连建三大奇功,其智、其勇,盟主在日,不过如此,辛无影拜这样的人为新盟主,大家服是不服?”

铁血盟上下数千人一齐大吼:“服。”

古威道:“如此,请少盟主上座,受众兄弟一拜,成盟主之礼。”

一灵看着绿竹,知道推辞不得,只得登盟主宝座,受众人礼拜。铁血盟三堂五千人,留守总堂两千余人,近八千人一一拜过。辛无影突然瞪着绿竹道:“绿竹丫头,大家都拜过了盟主,你为什么不拜?”

绿竹眼珠一转,鼻子一皱,道:“我是公子的人,不是铁血盟的人,我拜我家公子,不拜你家盟主。”

众人大笑,古威道:“好姑娘,别罩罩藏藏了,把你的花容月貌露出来,叫大家认识认识,好不好。”

绿竹歪着头,道:“认识认识倒是不妨事,但这么几千人,人人盯着我看,我没什么,公子爷可要皱眉头了。”众人轰堂大笑。

一灵做了盟主,住的当然是仇天图平日住的房子。那是一幢皇宫似的金璧辉煌的宫殿,外表之雄伟,内部装饰之豪华,叫一灵咋舌不已。

一灵沐浴更衣毕,在仇天图奢豪的大床上盘膝坐下,看着绿竹道:“好姐姐,我要休息了,你也睡吧。”

“等一等。”绿竹道:“问你两件事,你不是为陆九州采火芝给什么寒龙吃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谁救了你?”

“没谁救我。”一灵道:“寒龙想咬我,给我撑住了嘴,它缠住我,给水往下冲,到第二天天亮,它没劲了,松开了我,我就返身又游回来,游了两天一夜,刚好来得及阻止你娶陆小姐。”

“逆流游了两天一夜?”绿竹伸出舌头,差点缩不回来,顿了顿:“若说你急着赶回来做新郎,那还情有可原,偏是回来阻止这桩婚事,你是怎么回事?”

一灵目光沉重,慢慢的摇摇头:“我没资格娶她,也不愿骗她。”

“为什么?”

一灵又摇摇头,却不回答,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奇怪,几天之间,小和尚好象突然长大了。”绿竹看着一灵忧伤的面容,怔怔的想。返身出房,四下一看,想:“找这东西不难,不妨慢慢的来,小和尚身受传灯大法,实是举世难寻的奇珍异宝,若不早抓在手里,等他灵智大开,可就一切都迟了,可我……唉,若是几位师姐在这里就好了。”

绿竹猜的没错,这几日间,一灵确实懂得了许多的事情。

人不懂事,是他经的事太少。时间会让人长大,其它的东西也可以,例如打击、痛苦、忧患,还有感情。

数日之前,一灵还如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想。但对陆雌英的这段感情,却使他不由自主的去想,不由自主的去感觉,忧患得失,喜乐悲伤,情网如油锅,煎着他身与心的分分秒秒,陆雌英的绝情,更一棒将他打入九幽地狱,在地狱油锅里打过滚的人,又怎么还会不懂事?

在与寒龙僵持的半日一夜里,一灵脑子里便如走马一般,师父死后这些日子里的人与事,一遍又一遍的在脑子里过去。等他逆游两日一夜在闹龙涧上岸,所有一切的人和事,他都已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已经清楚的看穿了陆雌英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要什么,喜欢的是什么。

他懂事了,聪明了,但他的本性并没改。

第二日,群英会数万人马强攻忠义门。一灵下令坚守,群英会折了数百人,攻不上来,只得停手,到晚间,阵中突然传出悲声,群英会数万人齐声悲哭,声惊宿鸟。古威等个个惊疑不定,派出探子,随即得报,陆九州死了。

群英会连夜退往黑石镇,就在镇上搭起灵棚。第二日,群英会推举陆雌英为会首,放出风声,誓为陆九州报仇。

古威几个都猜想,陆九州是给一灵气得寒毒攻心自己冻死了自己,个个开怀大笑。

第三日,青龙会四万余人,源源开得忠义谷前,一灵下令,多备弓箭,三堂轮值,严密防守。

青龙会龙头李青龙,是当今黑道几个超一流的顶尖好手之一,下辖黄、白、黑三旗,每旗又各辖五门。黄旗旗主朱易,白旗旗主刘湘,黑旗旗主俞庆才,各怀绝学,均为武林一流好手。

青龙会在忠义谷前扎下营寨,李青龙便率黄、白、黑三旗旗主赶往黑石镇,祭吊陆九州。陆雌英率三堂堂主出迎。

李青龙见凌英三个个个老泪纵横,陆雌英更哭得两眼红肿如桃,心道:“哭得倒象,只是死得太巧,青龙会人马一到,他就死了,未必老夫是勾魂使者?”

三派首领,个个具枭霸之才,不是眼见,绝不肯轻信任何一件事。

李青龙一脸悲戚,道:“贤侄女节哀。可叹陆老哥正当盛年,如何便去了。”

陆雌英哭道:“也不知如何,午间还好好的,傍黑时突然就走了,爹爹呀。”

李青龙道:“可惜,可叹,陆老哥撒手西去,身登极乐,贤侄女不必太过伤心,老夫与陆老哥多年老友,理当到老哥灵前一拜,顺便瞻仰遗容。”心道:“真死假死,老夫一看就知道,若是不给老夫看呀,嘿嘿,这中间鬼多了。”

却见陆雌英点点头:“多谢世伯,世伯请。”当先领路。

灵堂里,两边火烛高烧,香帕招引,中间一口棺木,陆九州僵卧其中。

李青龙口中大叫:“老哥呀,你怎么去得这么早,可叹世间又少了一个高手。”俯下身去,凝神细看,只见陆九州双眼凹进,全身青僵,整个人就象一条冻鱼,眼睫毛上,甚至还疑着一层薄薄的青霜。

李青龙心中大乐:“老小子是真死了,果真是冻死的,啊哈,真是天助老夫。”面子上却装得十分伤心,鞠了三个躬,上了一柱香,着实安慰了陆雌英几句,这才回去。一离黑石镇,却禁不住哈哈大笑,朱易三个均道:“恭喜龙头,一统黑道。”

李青龙捋须笑道:“陆九州这老白脸不死,我还真忌他三分,老白脸死了,我还怕谁?”

朱易笑道:“群英会推举陆雌英为会首,铁血盟则推仇自雄为盟主,一男一女,两个小娃娃,走过的路加起来,只怕还没有龙头走过的桥多,如何敢奢谈是龙头对手?”

李青龙哈哈大笑。

黑旗旗主俞庆才道:“两个娃娃虽小,辅佐他们的却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铁血盟虽是秋后的蚂蚱,但陆九州却没能吞下它去,可见仍不可小窥,群英会实力更几乎与我们相当,龙头若想一举歼灭两派,只怕甚难。”

李青龙点点头:“老夫口虽大,一口吞不下两个馒头,这桌酒席,老夫得慢慢吃。”

是日,青龙会到两边山上伐下木头,在忠义谷外搭起一个高台,四围再搭起三座大棚。铁血盟众首领看了,都觉奇怪,古威道:“这老小子搭这大台子,莫非想请我们看戏。”心下却不敢懈怠,防守更加谨严。

第二日,当值的魂灭坛坛主陈康来报,青龙会在外喊话,请盟主出去答话。

一灵率辛无影三个,上忠义墙,绿竹紧随身后。

墙下数十步,李青龙率三旗旗主、护法四龙站着。吴微死在李一飞手里,五龙成四龙了。

古威几个见了李青龙,个个目眦欲裂,古威戟指大骂:“李青龙你这老阴贼,使阴谋诡计害我盟主,古威有生之年,定当食尔之肉,寝尔之皮。”

李青龙仰天打个哈哈:“好的,老夫这一副老骨头,就交给你了,欢迎阁下随时来取。”一指一灵:“这就是仇天图的儿子吗?你们推这乳臭未干的娃娃做盟主,可要笑掉老夫大牙了。”

李青龙不开口,一灵不识得他。这时抱拳道:“龙头,仇自雄有礼,少年小子,初肩大任,深自惶恐,不知前辈何以教我?”

这是一灵的心里话,他确是很惶恐,但这种惶恐不安与几日前的并不相同。这些日子,一灵经历了许多,阴谋诡计,血腥屠杀,勾心斗角,权谋智变,一个江湖人一生所经历的,这十几日中他都经历了,这就是经验。绿竹又教了他许多,这就是识见。逆游两日一夜,痛苦将经验识见煅为一体,他已是个十足的江湖人。前几日他惶恐是因为什么也不懂,今日惶恐则是压力太大,不知自己是否承受得了。

李青龙冷眼看着一灵,却想:“据说这小子十分厉害,陆九州老奸巨猾,却在这小子手里连吃了几个败仗,最后更给他活活气死。面对杀父大仇,不怒不嘻,不卑不亢,这分阴险劲儿,他老子只怕也赶他不上,老夫可不能太大意了。”他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心中暗自怵惕,面上狂态不变,道:“小子,你不必假惺惺,江湖三派,二十年的均势已经打破,是一统黑道的时候了。老夫不想多造杀孽,特搭了这个大台,提前举行天龙大会,三派争雄,胜者号令三派,明年二月初二,飞天化龙。”

“龙头仁慈之心,小子深感。”一灵抱拳躬身。

“然小子年轻识浅,兹事体大,须得与盟中元老商议过了,方好答复龙头,敬请原谅。”微一抱拳,不待李青龙答复,回转身,自下石墙。李青龙呆在当地,吹胡子瞪眼,却是无可奈何。

绿竹一翘大拇指,低笑道:“了不起啊,老气横秋,成了精的老江湖不过如此。”

“还要多谢姐姐教诲。”一灵侧头,口动,声不出。绿竹看得懂,古威几个别却是大有莫测高深之感。心中对这个少盟主,敬佩中又多了几分惊畏。

古威道:“还是盟主修养好,老夫与那老贼对骂,倒似个三岁小儿一般。”

辛无影一声冷笑:“原来你也知道。”

古威恼了:“未必你比我强些?”

白鹤年大笑:“刚才还有三岁,现在可只两岁半了。”一灵几个大笑,古威几个自己也笑了。瞟着辛无影道:“枉白平日自吹自擂,若真有些智计退了老贼,老夫才真服你。”

辛无影哼了一声。

到大堂上坐定,一灵道:是呀,三位堂主,可要怎么样退了这两路强敌才好。

白鹤年道:李青龙这主意不安好心,天龙大会,高手争雄,我铁血盟实力大衰……

这还要你说。古威打断他他的话:李青龙欺负的正是我铁血盟无有绝顶好手,不过放着老夫不死,总要和老贼拼三百回合。

你也就是三百回合的本事。辛无影冷冷的道。古威怒目反瞪着他:你未必比老夫强些?

辛无影不看他,却深深的看着一灵:但若盟主肯出手,李青龙必折牙而返。

白鹤年心中一震,看看辛无影,再看古威,古威一拍大腿,大喜道:对了,那日盟主初回,一伸手就将辛无影这老小子摔一个大跟头,这手本事,李青龙再练十年也做不到。

再练一百年他也做不到。辛无影翻眼看着古威,古威这次却不发作,只淡淡的道:那是,你老小子马步扎得牢,老夫素所深知。

绿竹扑哧一笑,白鹤年、一灵两个却没笑。白鹤年是心中惊喜,忘了笑,一灵却是心中为难,笑不出来。

一灵以前不懂事,是经的事少,而不是个傻瓜,甚至比一般的人还要聪明一些。亲身经历过,再加上绿竹的教导,自己再潜心苦思,终于使自己脱胎换骨,成熟起来,遇事不慌了,会想了。但说到武功,他却无从想起。遇到事情,它会自己冒出来,好意去想,却什么也没有。便是一些用过的武功,例如弹肖沉的毒龙鞭,抓辛无影的手腕,潜心去想,也全然莫名其妙。

惟一例外的,只有师父说过的那两招苦海神灯回头是岸。想到这两招,脑子里就会有一些姿势浮现,身上也会有一些奇怪的反应。但仅凭这两招,就可与李青龙一决胜负?一灵却是想也不敢想。

眼见白鹤年三个眼睁睁看着自己,一灵心中慌乱,差点又想回头问绿竹,却终于强自忍住。他已想明白了,铁血盟若想存在下去,七万弟子若不想人头落地,关健在于团结,凝心聚力,而凝心的关健,却是面前这三个人,这三个人凝心,乃是因为敬服他这个盟主。若是瞧出来他们的盟主其实是个空心木偶,铁血盟立即烟消云散。

由于前面众多阴差阳错的偶合,一灵知道,自己在辛无影三个心里,有些份量。因此他告诫自己,不要慌,慢慢想。

真本事能服人,大架子也能唬人,这个道理一灵暂时还不懂,却已经有了略微的感觉了。

细细的想了一想,一灵道:龙抬头的日子,是明年的二月初二,李青龙没有资格开天大会。李青龙的根本目的,是要吞并本盟,我们便要千方百计,不让他吞并,其余的完全可以不理。

辛无影深深点头:盟主说的是,李青龙开天龙大会是一个诡计,本盟实力不可侮,群英会威胁更大,两打一他死无葬身之地,三方对耗,他实力最强,却可大占便宜。

古威一击掌:老小子,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老夫原想与他拼个三百回合,这回是一个回合也不打了。咱们坚守不出。诸葛亮气司马懿,非活活气死这老小子不可。

绿竹抿嘴一笑道:古堂主只怕是弄错了,我好象听说是司马懿气诸葛亮。

古威牛眼一瞪:老夫知道。随即悻悻的道:只是有些想不通。

白鹤年道:那我们怎么回复李青龙?

回复什么。待老夫上忠义门,骂他一通老娘了事。古威气呼呼。

辛无影看着一灵:李青龙找了我们,也定会找上群英会。

一灵想着陆雌英一个女孩子,孤苦无助的样子,心中一紧,道:那可怎么好。

辛无影看一灵一脸紧张,心道:原来盟主心里还是喜欢那小丫头的,退婚只是不想被群英会吞并。心下敬意油生,道:盟主不必担心,陆雌英机智老辣,不输其父,李青龙休想蒙得了她。

一灵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道:是。心里想:傻瓜。想了一想,道:群英会一定会推磨,定会说,我们去,他们也去。

辛无影点头:铁定无疑了。

一灵苦笑:但这句话我们可说不得。

但骂娘也骂不得。辛无影一瞟古威。

一灵点头:是,不能激得李青龙下不了台,不顾一切的来打咱们。

古威、白鹤年齐道:那怎么办?一齐看着一灵。

一灵摇摇头,沉思道:我得想一想,大家也想一想。明日再说。

回到居所,绿竹道:小和尚真的长大了,了不得了。

一灵心中惶恐,道:好姐姐,是不是我没请教你,说错话了。

绿竹摇摇头:不是,你是真的成熟了。随即要笑不笑的瞟着一灵:看你对陆雌英紧张的,怎么,她就这么好?

一灵脸一红:不……我……顿了一顿,道:她一点也不喜欢我。

绿竹冷哼一声:她喜欢你又怎么样,这种冰美人?哼,说你是个乡下和尚,到底没见过世面。

她不喜欢我。所以冷冰冰的,但……但她真的很好看。一灵其实是个倔犟的少年,说到心上人,通红了脸,不肯妥协了。

绿竹冷哼一声,只觉心中醋意难忍,再难抑制,道:好,你看看,今日我定要你改口。伸手到脸上,慢慢揭下一层皮来。一灵一惊之下,突然呆住了。

面前是一张崭新的面孔,一个全新的美人,这种美,与陆雌英全然不同,陆雌英极美,却美得没有生气,便是偶尔一笑,也只是单纯给人一种愉悦的感觉,面前这张脸蛋却不同,它的美是流动的,一颦一笑,一低头,一转首,一促眉,一回眸,有一种神态,就有一种美,变幻不定,却无不恰到好处,美到极点。陆雌英的美象冰,只是好看,这种美却象火,烤人,勾人,融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