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灵鹫飞龙 > 第 6 章 巫山狐女
第1节 巫山狐女(1)

“姐姐。”一灵一声叫,身子瞬地闪电般掠出,两个起落,追上绿竹,张臂抱住了她。

绿竹不想他身法如此之快,未及躲避,忙竭力挣扎,但给一灵抱住了,又如何挣扎得脱。绿竹怒叫道:“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嚼舌自尽。”

一灵一呆,手慢慢松开。绿竹走出两步,一灵叫道:“姐姐,你听我一句话。”

绿竹停步,却并不回过身来:“你说。”

“我是一灵,不是仇自雄。”

“什么意思?”绿竹回过头,却见一灵的泪水正滚滚流下。

“无论李玉珠还是陆雌英,他们爱的都是有权有势的仇自雄。但我是一灵,等真的仇自雄出现,等她们知道我其实是小和尚一灵,她们一定不肯再嫁给我了。”

“那时生米煮成熟饭,她不嫁也得嫁。”绿竹转过身来。

“不,我不要。”一灵摇头:“所以我虽然答应娶李玉珠,却不肯和她马上成亲,我留下她,是要借助青龙会的力量对抗群英会。”

绿竹深深的看着一灵,笑容慢慢的浮上脸颊,走过来:“呆和尚,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我没来得及。”一灵摸摸光头。

绿竹轻轻抚去一灵脸上的泪水,柔声道:“是我不好。”两个身子慢慢靠近,两张嘴紧紧的帖在了一起。

亲热缠绵了好一会,绿竹推开一灵,整整衣衫,道:“好了,你可以去接那江南龙女了。”

一灵揽着她腰,摇摇头:“不,我不想见她。”

绿竹促狭的望着他:“江南龙女美得很呢,别口是心非罢。”

“没有姐姐美。”一灵在她脸上吻了一下。

“啊呀,你坏。”绿竹大发娇嗔:“要是比我美,你就去接她了。”

一灵摇头:“天下再没有比姐姐更美的女子了。”

绿竹笑靥如花,倚在一灵怀里,只觉心里甜滋滋的,但慢慢的心事又上来了,道:“就算铁血盟与青龙会联手,实力也不过与群英会相当,又怎么能打败群英会?”

一灵皱起眉头:“是呀。”

“那你想个主意出来啊。”

一灵愁眉苦脸:“想不出。”

绿竹恼了,蓦地转过身子:“你不是想不出,你是想拖延时间,就可以多陪着那江南龙女了,哼。”

一灵急了:“不,不是的。”绕到绿竹身前,绿竹却又背转身,反复两次,直急得一灵抓耳挠腮。

其实绿竹是假作生气,她要逼出一灵的法子来,传灯大法的潜力,只有逼才逼得出来。

一灵给逼急了,脑子里突然现出一些东西,急叫道:“有了。”

“什么法子?”绿竹又惊又喜:“快说来听听。”

“天龙大阵,咱们练一个天龙大阵。”

“天龙大阵?你是说一座阵法?”

“是。”一灵叫:“天龙大阵,八百人分为四队,如龙之四爪,回旋呼应,八百人可抵一万铁甲雄兵,若用之武林争雄,则每一队自成一座天龙小阵,便是武林一流好手,轻易出不得此阵。”

“太好了。”绿竹拊掌欢呼,猛地搂着他,便在他光头上嗒的亲了一下,道:“你这和尚脑袋里,还真藏着不少东西呢。”

一灵给她搂在胸前,触着她温软的双乳,闻着她馥郁的体香,不禁意乱情迷,搂着她,便在她胸前乱钻。绿竹咯咯娇笑,撑着他光头,道:“别急,等你练好天龙大阵,退了群英会,赶走了李玉珠,姐姐一定叫你如意就是。”眼光如水,说不出的妩媚娇柔,一灵全身都要烧起来,叫道:“咱们现在就去选人练阵。”

果然连夜召集人手,选出身手最敏捷,头脑最机灵的八百人,开始演练天龙大阵。

李青龙携女夜入铁血盟而一人离开,这件事由哨探报上,陆九州父女皆惊得面上变色。

陆九州骂道:“老贼好无耻,他想用美人计,拉拢仇自雄这小贼。”美人计他自己也用过,他却不记得了。

陆雌英又恨又怒,道:“李青龙之女李玉珠人称江南龙女,据说美艳如花,难怪小贼一见就动了心。”

陆九州咬牙道:“老贼休想发意,传令下去,天亮之前,攻打青龙会,打他个撒手不及。”

群英会攻打青龙会时,一灵、绿竹两个,刚选出八百名弟子,还未休息。听到喊杀声,慌忙奔出飞龙宫,墙上弟子飞马来报:群英会乘夜攻打青龙会,似已攻上山去。

李玉珠也恰好奔了来,听了消息,急得直扯一灵衣袖叫:“自雄,快遣人救援,迟恐不及。”

一灵也知道拖延不得,传令:“三堂堂主各率一千弟子,随我攻打群英会后背,梅护法率余下弟子坚守忠墙。”

李玉珠急了,叫道:“三千人怎么够,自雄,你可不能保存实力,见死不救啊。”说着,眼眶红了,一灵眼见她情急,只得对梅子奇道:“若见情势不对,可再发援兵。”回头对绿竹道:“你也留下,相机行事。”他跟绿竹说话,素来用唇语,李玉珠听不见。

忠义门大开,一灵率三千弟子冲了门来,却见陆雌英率数千人马,列阵挡在前面。见面彼此都是一呆,陆雌英眼光在李玉珠脸上一溜,幽幽的道:“江南龙女,名不虚传。”看着一灵:“你们订亲了?”

一灵在她面前总是不自觉的发慌,道:“是……啊……不”

李玉珠看着一灵,眼中发火,叫道:“她是谁,是不是就是那个陆雌英?”

一灵不敢与她目光相对,点点头。

李玉珠大怒:“好你个没良心的,我爹爹将我许配给你,此时身临危难,你却在这里和仇人的女儿卿卿我我,老天,我怎么就瞎了眼。”厉声长呼,纵身向陆雌英扑去。

一灵心头微感歉疚,看对面山头,杀声如潮,群英会已冲上山去,知道迟疑不得,手一挥,当先冲入,却避开了陆雌英一面。

一灵不用兵刃,一双空手,见人就抓,顺手甩上半空,他不杀人,但这一手却吓得死人。群英会挡住去路的足有五千人马,铁血盟三千弟子本是难以冲过。但一灵所到之处,便如狂风刮稻草,群英会弟子一个个飞起三四丈高,在半空中哇哇怪叫,这么一来,群英会军心动摇,一灵所到之处,群英会弟子四散逃避,铁血盟人马奋勇一冲,群英会阵脚顿时松动,所谓兵败如山倒,败势一起,场面顿时不可收拾,五千人马,个个抱头回窜,再无斗志。

群英会较之青龙会,人马多,好手多,又是先发制人,本已大占上风。但五千败兵潮水般退回,却反将群英会后阵也冲乱了,攻势稍懈。青龙会见铁血盟来救,勇气大增,反向山下冲来。群英会阵脚已乱,只得撤下山来。

一灵见群英会败兵势大,不敢阻击,回兵到忠义墙前列阵,进退自由。

群英会人马到底远远多过青龙会,李青龙虽将群英会赶下山,却不敢乘势追杀。

陆九州今夜功败垂成,直恨得牙痒痒的,

但一灵摆出副打不赢就跑的架势,却又叫他无可奈何,眼见再战已讨不到好处,只得传令收兵。

铁血盟、青龙会两派联手,小胜陆九州,李青龙更无顾忌,大白天入铁血堂,铁血盟摆酒庆贺。李青龙纵酒狂呼,大骂陆九州之余,又大赞一灵。这两项都有是古威等爱听的,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喝得好不痛快。

李玉珠先前怪一灵不肯出力,后来见他大发神威,力败群英会,此时更得父亲夸奖,爱意激增,柔情款款,全副心意都放在了一灵身上,她美艳娇柔,除了是菩萨,没有男人会不动心。一灵不善喝酒,举杯不过凑兴,却给李玉珠一缕柔情迷得昏头昏脑。

绿竹已明一灵真心,对他敷衍李玉珠也就不太放在心里,一灵教了她训练天龙阵剑士的方法,索性关起飞龙宫大门,自去排练天龙大阵,免得吃闲醋。

绿竹不去管李玉珠,李玉珠却操心起绿竹来,到晚间便问他:“奇了,一天不见你那宝贝丫头,到哪儿去了?”

一灵道:“哪儿也没去,就在飞龙宫里。”

“躲起来干嘛,是不屑见我呢还是不敢见我。”她笑吟吟的看着一灵,只看他的回答就可看出她与绿竹间到底谁占了上风。”

一灵却道:“都不是,她在宫里练一种阵法,以对付群英会。”

李玉珠眼发异光:“什么阵法?”

一灵刚张口,突然多了个心眼,道:“这个我倒没问,你要想知道,有空我帮你问问。”心中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想:“我又犯了一戒了。”

李玉珠半信半疑的看着他,道:“这丫头藏头露尾,神神秘秘,偏偏你对她又宝贝得了不得,我问你,她到底是你什么人,你可得老老实实答复我。”

一灵既撒过一回谎,第二回也就驾轻就熟,又岂会老老实实,谎话顺口而出,道:“她是我表姐,看我铁血盟有危来帮我,所谓丫头只是掩人耳目而已。”

李玉珠恍然大悟:“难怪她不怕你,你反倒有点怕她,原来她是你表姐。”半笑不笑的看着一灵:“只怕不仅仅是亲戚,还另有关系吧。”

一灵心中嘭嘭跳,想:“这女子胆子大,又爱吃醋,我得跟她绕弯子,可不能实话实说。”半傻不傻的看着李玉珠,道:“姐姐口中的关系是指什么?小弟脑子笨,可有点弄不懂了。”

李玉珠脸一红,打他:“好坏,你不老实。”

一灵装傻道:“我怎么不老实了?”

李玉珠心中半信半疑,究竟想问个清楚,半红了脸道:“她只是你表姐,不是你情姐姐?”

一灵心下佩服,想:“亏她一个女孩子,可真敢说。她胆大,我胆子也不能小了。”一把搂着她腰,笑道:“你才是我的情姐姐,她却只是我表姐。”

李玉珠又羞又喜,忙推他:“啊呀,快放开我,当心人看见。”

她不推,过一会儿,一灵说不定就放手了。她推则一灵反而搂得更紧,笑道:“我是盟主,铁血盟内,就算有人看见了也只能当作没看见。”眼见李玉珠半羞半喜,脸颊红得可爱,一时情动,伸嘴便往她唇上吻去,李玉珠侧头欲避,但给一灵搂着了,又能避到哪里去,终于两唇相接。

一灵虽还不能算作真正的男人,但经过了绿竹和陆雌英,经验却有些,也不似第一次搂女人般手忙脚乱,慢慢的细细的吻着她,手也经验十足的探向它想要去的部位。女人身上真正销魂的地方,一灵现在还不知道,他最爱的是女人的乳房,十七、八岁的少女的乳房丰满而极富弹性,李玉珠的双乳与陆雌英的差不多,都比绿竹的小,摸起来却同样的让人销魂。

一灵在她双乳间反复揉搓,只觉下腹发胀,全身火热,正想进一步行动,脑子里却突然一震,闪电般的想:“我是一灵,不是仇自雄,这女子爱虚荣权势之心,比陆雌英只重不轻,她绝不会真心喜欢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和尚。”

李玉珠早已给一灵连吻带摸弄得神魂颠倒,身子更软得象一根面条,一灵抽出手,停止亲热半天,她才回过神来,却直扑到一灵怀里,半羞半恼的打他,嗔道:“好坏,好坏,便宜都给你占尽了。”缠了半天,却又咬着一灵的耳朵问:“自雄,你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自雄两个字,这时候一灵听起来尤其心烦,扳起脸道:“我数一、二、三,你若不走时,我就将你抱进飞龙宫我的床上去,将你脱得一丝不挂,慢慢的占你的便宜。”

李玉珠是处女之身,这话直听得她心惊胆战,一声惊叫,身子一弹就跳了开去,半羞半恼的盯着一灵道:“啊呀,你说什么?”

一灵笑了,道:“我说,天晚了,该和古夫人去睡了。”

李玉珠身子一扭:“我不去。”

“那好。”一灵伸手牵她:“那就跟我进飞龙宫,我两个一起睡。”

李玉珠忙退一步,嗔道:“谁跟你睡?”想了一想,一顿足,跑进了古威的居所。

一灵看着她妙曼的背影,心中似喜似忧,发了一回呆,到水沟边,将脖子、脸都擦了一遍,将口红印都擦了,这是上回跟陆雌英亲热后学的一个乖,然后才进飞龙宫来。

天龙大阵,威力无边,真要练好,至少要一年半载,此时情急抱佛脚,一灵的意思,训练一个月,马马虎虎也就派得上用场了,绿竹性子更急,只想三、五天就练熟它,催着八百名铁血近卫没命的练。

铁血盟近卫选自铁血盟七万弟子,武功都有一定的根基。这八百人又是从两千近卫中选出,更是尖子中的尖子,学起东西来很快,天龙大阵的威力,来自一套步法和一套剑法,但单独一个人使,威力十分有限。关健是彼此间的配合。从最根本的组,五十个人之间的配合,到组与组之间,天龙小阵四组二百人的配合,要毫无滞碍,剑如行云,人如流水,才能发挥出天龙大阵的全部威力。

以这八百人的武功底子,学这套步法剑法并不难,但要使这八百条大汉彼此配合得天衣无碍,那真是难到了极点。

一灵进来时,绿竹正在大雷霆,而那八百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则一个个垂头丧气,神情惶恐如背不出书的顽童,许多人的臂上,腿上,身上,还绑着一层层的布条,不要说一灵也知道,那是阵法不熟练彼此间刺伤的。

见了一灵,绿竹火气不消,大叫:“没有比这些家伙更蠢的了,真正气死我也。”

一灵却忍不住笑了起来,用唇语道:“看你,脸都气黄了,我可有点心疼呢。”绿竹瞪他一眼,哼道:“有本事的你来试试,气不死你。”一灵笑道:“你叫他们怎么练的,八百人一起练?”“当然,未必还一个个的练,那要到猴年马月?”绿竹叫。

一灵摇摇头,转过身来,道:“现在咱们换个法子,大家五十人一组,先各组练熟了,再四组一队,组与组之间熟练了,最后才四队一起演练天龙大阵。”

“这么黄牛似的一步一步走,要走到哪一年?”绿竹叫。

“走到江南龙女生儿子的那一年。”一灵用唇语说。

绿竹终于忍不住扑哧一笑,瞪着一灵,传音道:“江南龙女的儿子要有一点点和你相像,我就掐死你。”

一灵一缩头,想:“差一点儿。”

绿竹没想到,八百人人分开练,情形好许多。五十人一小组,八百人十六个小组全部练熟,花了七天时间。然后四组合起来演练天龙小阵,绿竹原以为,人多了,时间也会增多,谁知反而少用了两天时间,最后演练天龙大阵,八百名铁血近卫脚下越来越熟,竟仅仅只用了四天时间,天龙大阵就基本练纯熟了,前后总共用了十六天。

第十七天,绿竹冲进亲自练成的天龙大阵,然而任她使尽解数,也始终无法破阵而出。天龙大阵有一种奇异的吸力,似江中的旋涡,又似碾豆子的石磨,人在阵中,便如树叶在旋涡中,豆子在石磨上,怎么也脱不得身。这些铁血近卫个人的武功不过如此,新学的步法剑法甚至是绿竹一手所教,但一布阵,八百个人却好象成了一个人,人如风,剑如轮,一击即走,循环往复,东击而西应,南奔而北合,一经发动,便如长江之水,无穷无尽,无始无绝。任你武功通天,只要出不得此阵,便累也要累死在阵中。

绿竹无可奈何之余,只得喝令大阵停止,这才脱出身来,心头虽然高兴,也觉得大没面子,见一灵在边上嘻嘻笑,不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一灵道:“大阵练成,姐姐功不可没。若能退得群英会,姐姐便是铁血盟的第一大功臣。”

绿竹心中甚喜,嘴上嗔道:“我可不敢居功,但若能捉了陆九州那老贼,倒不枉了我一番心血。”

一灵略一犹豫,道:“陆九州武功登峰造极,天龙大阵能不能围住他,我可不敢担保。”

绿竹直问到他脸上去:“你说陆老贼比我强?”却自己也觉无理,摇摇头,道:“就算他比我强些,也强不到哪去。”媚眼一瞪一灵,嗔道:“你呀,一点也不给姐姐留面子。”虽是发嗔,却叫人心中暖洋洋的。

一灵心中一荡,上去执住她手,道:“这么些天,只今天,姐姐才象个女人。”

绿竹心中一惊,说到媚人之术,陆雌英、李玉珠加起来也及不上她十分之一的本事。但这些天她潜心演练天龙大阵,加上心里把一灵当成自己人,没想到再用媚术去宠络他,竟差点让一灵的心溜走了。

心中暗自怵惕,嘴上却道:“这些天,那江南龙女没把你的魂勾走吧。”嘴里说着,水汪汪的眼睛里,柔媚无限,似乎真要把人的魂勾出来。一灵只觉心儿飘飘的,执了她手道:“李玉珠没这本事。”

自那夜亲热之后,隔阂打破,李玉珠胆子更大,整日缠着一灵,但一灵却心灰意冷,实在缠不过就抱抱她,亲亲她,却也仅止于此,甚至他最喜欢摸的乳房也没再摸过,他怕克制不住自己。

李玉珠虽然情热,到底是女孩子,总不能自己脱了衣服送上一灵的床,心中虽然失望,却又不好说得。

这十余天,群英会按兵不动,古威等认定陆九州是给打怕了,李青龙则怀疑他另有诡计。其实陆九州打的是以静制动的主意。他相信,铁血盟在围困中绝撑不了太久,急了一定会反攻,那时他便可相机行事。相对于他先进攻,攻铁血盟,青龙会救应,攻青龙会,铁血盟声援,处处被动,无疑是占便宜得多。

不出陆九州所料,僵持二十来天后,哨探来报,铁血盟在山下挑战。

陆九州父女率众而出,只见小山下,一灵背手而立,光头铮亮,背后立着四队铁血盟弟子,与铁血盟弟子一色玄色劲装不同的是,这些弟子衣分四色,黑、红、白、蓝,各不混杂。

忠义谷外地形空阔,三派驻地之间,约有数里方圆,平坦无阻隔,三派各自的情形,彼此都可以看清楚。

这时小山下,只有一灵领着这区区数十人,空旷旷的谷地里,再无其他人马,对面,青龙会紧闭营寨,左面,忠义墙大铁闸也关得死死的。

这情形古怪,群英会众首脑个个皱起眉头,陆雌英道:“这小子一定又安排了什么诡计。”这话更叫众人心情紧张。

一灵恶斗两会,奇计百出,陆九州早已晓谕属下,遇着一灵,千万防他诡计,当真大有杯弓蛇影的味道。

陆九州冷笑道:“任他鬼上天,终究不过几百个人。雌英,你在山上看着,护法四鹰,随我下去。”

一灵人少,陆九州带的人更少,加上他自己也不过五人,然而他五个都是高手,便是铁血盟里跑一趟,也是包去包回。

陆九州走近,一灵跨上一步,抱拳为礼:“会首,仇自雄冒昧打扰,尚请恕罪。”

陆九州哼了一声,想:“这小子虚伪之极。”也抱拳回礼,道:“盟主到我山下,不知有何话说。”

一灵深躬一弓,道:“会首,仇自雄以至诚之心,恳求会首撤兵北去。群英会雄霸北方,已有江湖三分天下,何必定要灭了我铁血盟呢?”

陆九州仰天一阵狂笑,冷眼看着一灵,一脸杀气,道:“上次也是这番话,你一把火烧死我三千弟子,今日老调重弹,你又安排了什么诡计?”

一灵黯然摇头,合十道:“阿弥陀佛,小子满手血腥,实为佛门罪人。”指一指身后天龙大阵,道:“我练了一个小小阵法,会首若有意,不妨试上一试。”

陆九州一声冷笑:“我为什么要试?你又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支使老夫。”口中说得狂傲,其实内心不无顾忌,在他心里,早已将一灵当成了他一生中最强劲最可怕的对手,如此厉害人物,他摆出来的,真会只是一个小小阵法?

一灵摇摇头:“会首不愿试,那也无法,我本想以此阵式,折一折会首的锐气,不多造杀孽而能叫会首退兵,会首既一定要杀个尸横遍野,明日铁血盟与青龙会联手,将尽全力与会首一搏,总叫会首满意就是。”

陆九州道:“听你的口气,未必你这阵法还能叫老夫心生退意?”

一灵道:“我这阵法演练未久,不过二十来天,能不能困住会首,我也不知道,不过明日就知道了。”微一躬身,回身穿过天龙大阵,向忠义墙走去,八百条大汉分四队紧随。

眼见一灵等走出数十步,陆九州道:“机会难得,我缠住那小子,你们冲阵,破阵后合围,捉住那小了,大功可成。”手一挥,五人如箭般射出。

一灵蓦地回身,喝一声:“发动。”八百名剑手闻声齐动,整齐如一人。陆九州五人如鹰般扑到,却恰如鹰入网中。立即陷入了无望的挣扎中。

陆雌英在小山上,见父亲发动,立即传令:“大家戒备,铁血盟、青龙会的人若冲出救援,大家就冲下去截杀。”然后呆了好一会,无论铁血盟还是青龙会,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