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捶 手
二 捶 手

岳庭玠松了口气,悬了半天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这对狗男女终于走了。回想起来,这个妻子一向对自己千依百顺,这个弟子一向对自己百般奉承,原来都是虚假的。难过、失望、不解、愤怒……各种滋味缠绕心头。
“师父。”许宁从暗处走了出来,轻轻地唤了一声。之前看见这个弟子,岳庭玠还心有安慰,可是现在一看见他,不由得怒火顿起!这小子一直躲在那里看我被那对狗男女羞辱,竟然袖手旁观!虽然这弟子的脸上还是那么诚恳憨厚,岳庭玠对他的软弱还是生出无尽的厌烦。
“师父,不是我不想帮你。”许宁慢条斯理地道,“你最清楚,我连你一成的本事都没学到,哪里会是二师弟的对手?白白送死还不要紧,他和师娘串通一气,弄个‘莫须有’的罪名往我身上安,我便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听了他的分析,岳庭玠的气消了点,心想这弟子虽然缺乏一点阳刚之气,但总比那对奸夫淫妇要好上百倍。
“我帮你穿上衣服。”说完,许宁从地上捡起那堆凌乱的衣衫,帮岳庭玠一件件地穿回去。这个动作令岳庭玠感激涕零,这个弟子在维护他的尊严啊!
“你不要怪师娘,她一个女人,其实蛮可怜的,她不过是想为自己的将来筹划而已。”许宁诚恳地道。 这个弟子的话,岳庭玠觉得比较中听,他的话很能照顾师父的面子。“算了,‘好狗不咬鸡,好男不打妻’,‘一夜夫妻百夜恩,百夜夫妻海样深’,我姑且放过这贱人。”
“你也不要怪二师弟,师娘年轻貌美,身材婀娜,明艳不可方物,是男人都喜欢。”许宁还是很诚恳地道。
“算了……什么?那小畜生给我戴绿帽子,我还放过他?不可饶恕!不可饶恕!”岳庭玠愤怒无比,却苦于说不出来。
“我给你捶捶手。”许宁帮他穿好衣服,端起他的右手轻捏。岳庭玠心中又是一阵感动,可惜这弟子根基浅薄,如果他懂得从我的“百汇穴”输一道真气入去,就能助我恢复知觉,光这样捶来捶去,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不过,岳庭玠感受到弟子的那份心意,依然十分安慰。
“卓师叔游剑江湖,这次突然回来,莫不成也是为了冷魔传人的事情?”许宁明知岳庭玠不会回答他的问题,还是自言自语地问。岳庭玠经他一问,倒是醒悟过来。这个卓庭珉向来行踪无定,突然出现龙门派,会不会有点蹊跷?
“如果他是回来护驾的,怎么不看师父一眼就追出去?我看他和二师弟一样,都是为了那秘笈而来的,以为二师弟和师娘已经得手了,便追着他们不放。”
岳庭玠听他分析,立刻恍然:是啊,我怎么就糊涂了!刚才这家伙突然出现,使自己免遭大难,居然感激得昏了头脑。这个卓庭珉当年和自己争夺龙门派掌门之位,真是斗了个天昏地暗。在同门里面,就数他们俩最为出类拔萃了。争夺掌门之位的关键在他们师父的独女马小玉身上,一想起这个马小玉,岳庭玠就想呕吐,那女人实在长得太丑了。可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引得岳、卓两大美男趋之若鹜、竞相追逐,最后自然是岳庭玠技高一筹,坐上龙门派掌门之位,卓庭珉负气出走,多年都没有回来一趟。
他妈的!差点被你骗了!真是“前门拒虎,后门进狼”,不,是“前门拒狼,后门进虎”!这个卓庭珉的本领不在他之下,霍如龙之流与他相比,那是小巫见大巫。这厮这些年在外面流浪,说不定学了不少旁门左道,今非昔比了。
想到这里,岳庭玠不禁冒了一身汗,他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若是卓庭珉在这个当口争夺掌门之位,那真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了!许宁给他捶完左手,走到太师椅的另外一边,去为他捶右手。
没用的,别捶了。岳庭玠心情烦躁,见他不厌其烦地捶来捶去,不由得生出一丝厌倦来。许宁继续道:“霍如龙身上没有秘笈,卓师叔肯定回来。我估计他回来的时候,或许会带着霍如龙的首级。但杀他的不是卓师叔,而是师娘。霍如龙真蠢,不错,师娘是想为她的将来筹划,可是她会不会认为霍如龙是个值得依赖的人呢?”
岳庭玠一怔,许宁分析得头头是道,令他有点刮目相看的感觉。平日总觉得这个弟子愚不可及,不能委以重任,难道自己一直都看错了?许宁忽然放下他的右手,道:“我一会儿再给你捶。”一个闪身,又不知藏到哪里去了。
门外“呼”的一阵劲风扑来,一人冲了进来,果然是卓庭珉回来了!而他手里,真拿着一个人头。那人头目瞪口呆,临死前都是一副怀疑的神情,正是岳庭玠的二弟子霍如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岳庭玠看见霍如龙死了,想起先前他那般凌辱自己,心中一阵快意,可是想到卓庭珉这个死对头,心中的快意又转为寒意。
卓庭珉看着他叹了一口气,道:“好好的一个龙门派,没想到会弄成这个样子!岳师兄,这些年龙门派在你手中,确实是发扬光大,威震武林。将心比心,如果换了是我当掌门,龙门派未必有今天这个声势。”
这当然。岳庭玠有资格得意,自他执掌龙门派以来,很快便使龙门派名列武林七大派,他的个人声望甚至不在武当、少林两大掌门之下,等他恢复过来后,武林盟主之位更是唾手可得了。
“可是,”卓庭珉神色严峻,“你现在不能动弹,众叛亲离,龙门派如不尽快新立掌门,只怕危在旦夕。”
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你就是想当掌门嘛。回想这几十年来的恩怨情仇,岳庭玠觉得对方的演技实在太差了,“你翘起尾巴,我就知道你要撒尿还是拉屎了!”
“现在最有资格接任掌门的,除了我,已经没有别人了。岳师兄,”卓庭珉看着他,“这个掌门也不好当,冷魔传人也不好对付哪,我看你还是把‘天殛神功’的秘笈拿出来吧!”“天殛神功”是龙门派的镇山之宝,是极其刚猛霸道的内功,与长眉冷魔那阴冷至寒的真气正好相克。
卓庭珉从怀里拿出一本《百家姓》来,道:“你虽然不能说话,但你的脑袋和眼睛还能动。我用手指逐个字指给你看,你想说哪个字就眨眨眼。”他打开《百家姓》的第一页,放在岳庭玠眼睛正对的地方,然后用手指开始指着书上的第一字:“赵。”岳庭玠没有眨眼。
卓庭珉便顺着“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的顺序往下指,一直到“伍余元卜”的“伍”字,岳庭玠才眨了一下眼。
“好!”卓庭珉记下第一个字,又从“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开始,指着书上的每一个字给岳庭玠看,每一回岳庭玠都会在相应的字上眨一下眼。一直到了第四个字“高”之后,岳庭玠便闭上了双眼,表示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
那四个字依次是:伍、柯、封、高。卓庭珉赶紧将那四个字连在一起读了几遍“伍柯封高……伍柯封高……无可奉告!”
“啪!”卓庭珉大怒,将《百家姓》掷在地上,怒道:“不识抬举!你还以为你是龙门派掌门吗?不管你是否交出秘笈,这掌门我是当定了!”忽然,他拍一拍手,门外进来一人,正是田惜惜。卓庭珉“嘿嘿”冷笑:“你以为霍如龙是我杀的吗?非也,他不过是你老婆为投靠我而准备的礼物而已!”岳庭玠全身一震,然后又是一震,最使他震惊的是,这一切竟然都是许宁那小子猜中的!
“要名正言顺地做龙门派的掌门,自然少不了一个有地位、有声望的人来做个公证。数遍整个龙门派,都是些虾兵蟹将,最有地位和声望的莫过于你的老婆了!”的确,只需要田惜惜以掌门夫人的身份,力邀他回来主持大局,这掌门之位便顺理成章,谁也无法反对了。田惜惜站在他旁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岳庭玠心里把她骂了一百遍。
“出来吧。”卓庭珉忽然向着暗处说道。
“卓师叔果然厉害!”许宁从暗处走了出来,向他行了一礼。
糟糕!岳庭玠原指望东扯西扯引开卓庭珉的注意力,让许宁有机可乘,至少不要被发现,他死不要紧,现在可是连累自己了。
“人才哪!”卓庭珉看着许宁,赞道,“没想到岳庭玠这老家伙还有你这样的徒弟!”许宁恭敬地道:“弟子再怎么了得,也逃不过卓师叔的法眼。”
“你闭气养息的功夫不错,我本来不知你在躲着。可是你做错了一件事。”卓庭珉瞪着许宁,“你为岳庭玠穿上了衣服,那不是明摆着告诉我有人来过吗?”
许宁低下了头。
“可惜,如果你不是岳庭玠的人,我或许会留你一条性命。”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卓师叔和师父是一脉同根,大敌当前,何必自杀残杀?”
“哈哈!”卓庭珉放声长笑,“无知小儿,看来你还看不穿你师父的假面具! 你师父卑鄙无耻、睚眦必报,为了争夺这掌门之位,什么肮脏龌龊的伎俩使不出来?”

当年龙门派两大美男竞逐马小玉,比起外表严板的岳庭玠,卓庭珉似乎更能得马小玉之欢心。
这日,卓庭珉收到马小玉的一封书信,约其三更时分在后山的石洞相会。“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卓庭珉自然明白这封信意味着什么。虽不情愿,他也得硬着头皮前去。月光如水,石洞中春情荡漾,卓庭珉施展浑身解数,将这师妹哄得云来雾去。
谁知,就在这时,洞口外竟然又出现一个马小玉。卓庭珉吓了一跳,将怀里那人推开,却是一个陌生的女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马小玉“哇”的一声大哭,掩脸而去。卓庭珉连声急唤,也无法唤回她那颗破碎的心。卓庭珉大怒,怒视洞中那女子:“你是什么人?”
那女子格格娇笑,伸手在脸上划过,变成一张妖气森森的桃花鬼脸;又一晃,桃花鬼脸立刻变成皱纹棋布的孟婆脸。只见她玉手晃动,一连换了数张不同类型的脸。卓庭珉不禁愕然,就在这刹那,那女子已快如狸猫般从他身旁闪过,逃出洞外,远远而去。
卓庭珉连连跺脚,看来这冤情是无法洗刷的了。果然,打后的日子,马小玉待他如同路人,视而不见,却对岳庭玠投怀送抱。看着岳庭玠得意的笑容,卓庭珉终于明白中了他的奸计了。
那日,他收到书信三更赴会,定然有一封临摹他的笔迹的信送到马小玉那里,约她四更赴会。于是,当他和那女子如胶似漆的时候,马小玉恰好撞见,从此对他伤心绝望。卓庭珉想起那个女子,终于知道他是谁了,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千幻妖狐!”
据说谁也没有见过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她每次行事都会以不同的面目出现。她的易容术天下无双,更糅合蜀中秘技“变脸”之术,使其易容换貌在弹指间便可完成。所以,虽然江湖中曾经好几次围捕,都被她轻松逃脱。当你见她还是个少女的时候,她闪入人群立刻化身七旬老妪走出来,你根本无法辨认。
卓庭珉见岳庭玠竟能请到这种异人来对付自己,知道掌门之争大势已去,又明白“重耳在外而安,申生在内而亡”的典故,只好孑然漂泊江湖。
这段不光彩的经历,他自然不会对别人说。他临走前,甚至还给师父写了一封信,信中对岳庭玠的赞美不吝言辞,称其是掌门的最佳人选,定能将龙门派发扬光大;自己的才德均有所不及,不愿卷入这掌门之争的漩涡中去,是故以大局为重,决定仗剑江湖、快意恩仇云云。他写得豁达,走得潇洒,博得了许多同门的称赞和怜惜。岳庭玠也没有借口找他的晦气。
但卓庭珉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知”,这些年他无时无刻不想杀回龙门派,夺回这掌门之位,可是这些年岳庭玠的声誉与日俱隆,他根本无隙可乘。现在,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想到这里,他正想得意地大笑,却听许宁道:“师父在千幻妖狐的帮助下,夺得这掌门之位,师叔至今想必还是不服的了。”
岳庭玠、卓庭珉俱是一震,他竟然知道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