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捶 背
三、捶 背

岳、卓二人多年来对这件事从不提起,也知道对方不会提这事。真不知这小子从何处得知前辈们那些几乎尘封了的隐事。卓庭珉看着他,嘿嘿冷笑:“果然是岳庭玠的好徒弟,他连这个都告诉你了!”
“师叔错了。”许宁笑了笑,“师父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的事情。师父对他的事情,一向讳莫如深,他虽然有一百多个弟子,可是大家对他的隐私丝毫都不知晓。这件事情,还有一个知情人,难道师叔忘了?”
“还有一个?”卓庭珉愕然,蓦地想起,“千幻妖狐?她不是三年前被七派联手剿杀在泗水之中吗?”
“是的,不过在七派找到她之前,我已经找到她了。她受了重伤。她说了当年是师父邀请她陷害师叔的事情,她也猜到这次七派围剿她是师父煽动的。所以,她愿意将易容换貌的独门秘籍《千狐灵术》传给我,亦愿意将项上人头给我,让我拿回去见师父,以博取他的信任,伺机给她报仇。”
“但你没有答应她。”
“是的,正如师叔所说,师父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在龙门派只有碌碌无为才是生存之道,领了这份奇功,招致的必是杀身之祸。所以,我把她留给了七派。”
岳庭玠听得出了一身冷汗,没想到竟有这么多事情是他不知道的。他忽然觉得处境有点不妙,这许宁到底是不是忠于他的,委实摸不准。他现在只想快点恢复功力,但是体内真气却死水不波。
卓庭珉手按剑柄,叹道:“真是令人不敢低估的年轻人啊!不杀你,我这掌门之位只怕也坐不安稳了!”他脸露杀气,剑匣中隐然欲发龙鸣之声。许宁笑了笑,道:“可是师叔,你却低估了一个人!”
“谁?”卓庭珉不解。许宁剑眉一扬,凛然道:“师娘!”
卓庭珉大惊,只觉背脊一阵冰凉,一柄匕首的尖锋已从背后露了出来。他一回头,田惜惜已无声无息地闪到一边。卓庭珉极度不解,脸部的表情既痛苦又疑惑,连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许宁笑道:“我早就说过,师娘不过是想找个值得依靠的人。但师叔你是个值得依靠的人吗?你难道不是想着卸磨杀驴,利用她登位后一刀杀掉吗?”
卓庭珉握紧匕首的尖锋,却止不住鲜血长流,颤道:“难道你就值得依靠吗?”无论武功才智,卓庭珉都自认举世无双,难道在惜惜眼中还不如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吗?
“我?”许宁笑得很欢,“至少我给了她一样值得依靠的东西。”卓庭珉回头看着田惜惜,只见她手里拿着一本黄色的小册子,上面赫然写着《千狐灵术》四个草字,不禁恍然。
“《千狐灵术》给了她,不管我日后如何待她,她都有本领全身而退。她不信我,信谁?”许宁逼视着他,恐惧已经笼罩在卓庭珉心头,“霍如龙不敢做这掌门,我敢;师叔想当掌门,我也想。我给师父穿上衣服,其实是故意卖个破绽给你,让你以为我年少历浅,放松对我的戒备,要不然师娘怎会一击得手?所以,你不光低估了师娘,你更低估了我。”许宁蓦地右掌如刀,当头劈在卓庭珉的额头,直劈得卓庭珉头骨碎裂,一命呜呼。
田惜惜一声欢呼,扑进许宁怀里,露出欢快的笑容。许宁紧紧地拥抱着她 ,在她脸上肆无忌惮地吻了又吻。岳庭玠看得分明,原来真正给自己戴绿帽子的是许宁这小畜生!良久,二人分开,许宁低声道:“你先下去,我办完剩下的事情。”田惜惜点头答应,出了门去。许宁又向躺在太师椅上的岳庭玠走去。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换作平日,岳庭玠当然可以对他呼来喝去,可现在他心里却对他既愤怒又恐惧。
“我给你捶捶背。”许宁语气依然十分恭敬,真难想象这样谦恭的弟子,竟然做出忤逆犯上、勾搭师母,对掌门之位虎视眈眈的事情来。
“我不要你捶,滚开!”面对他的谦恭,岳庭玠的火气又冒起来了。
许宁毫不客气地将他的身体翻了过来,使他的背脊朝天,脸朝地。许宁在他背上一按一捶的,太师椅随之一高一低。卓庭珉的尸体没有移走,死不瞑目的脸正朝着他。太师椅每次降低,岳庭玠的脸离卓庭珉那恐怖的脸不到半尺,目光相对,岳庭玠全身都是鸡皮疙瘩,仿佛可以嗅到死亡的气息,吓得紧闭双眼。
许宁一边捶,一边道:“师父,我们师徒俩从来都没有好好地谈过话,师父也难得肯这样听弟子诉说。”
“我不听!你滚!”如果手能动的话,岳庭玠真想用两根手指狠狠地插进耳孔。他现在背着许宁,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听许宁的语气,似乎态度和先前一样恭敬。但是岳庭玠听在耳中,却是截然两种滋味。
“我们聊一下几个人吧。”许宁轻描淡写地道,“第一个,霍如龙。”
“虽然我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但毕竟他是你最厉害的弟子,所以我也将他视为争夺这掌门之位的对手之一了。但现在看来,我是错的。当我散播冷魔传人造访龙门派的消息后,这小子想的不是‘时势造英雄’,而是偷取秘笈溜之大吉。我让惜惜接近他,本是为了监视他,好制造杀他的机会……呵呵,本事不济,胆量不足,我对他的期望实在高了点。”
岳庭玠恍然,“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我当真是看漏眼了,这小子看起来老实,其实狼子野心,最为可恶。原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冷魔传人,光是凭空捏造,竟然连我也给骗了。”
“第二个,卓庭珉。”许宁说到这个名字时,岳庭玠忍不住看了一下地上那具尸体,只见卓庭珉的脸紫一块,青一块,尽管他生平见过无数死人,但依然心下可怖。
“卓师叔倒是条好汉,听到冷魔传人的消息后还敢回龙门派夺位,他才是我真正的对手。可是他很倒霉,因为他太小看女人。当年你利用女人扳倒他,现在我也是利用女人干掉他。呵呵,有师父才有徒弟,我还是跟你学的,他这辈子注定是要栽在女人手里了。人云‘吃一堑,长一智’,这卓师叔不长记性,活该,活该!”
许宁好像评点古今英雄一般,说得逸兴横飞。岳庭玠心底冷笑:“你以为干掉了所有对手了吗?你以为可以顺利登位了吗?你也低估了一个人,那就是我!”他心里开始盘算,一旦功力恢复了,一定要用世间最残忍、最可怕的办法折磨这狗东西!许宁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一直很认真地给他捶背,又道:“第三个,惜惜。”说到惜惜,他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仿佛十分满意的样子。
“惜惜是个苦命人,嫁给一个足可当她老子的男人,底下一群比她还大的弟子叫她‘师娘’,真难为她熬了这么多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师父你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梦话连篇,让惜惜知道了她的身世吧?我和惜惜第一次相遇时,她正在后山的石洞里哭泣,我和她有相似的身世,走到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据我所知,惜惜只是你的第五任夫人,马小玉也不是你的第一任夫人,千幻妖狐才是你的元配!千幻妖狐很爱你,可是你却欺骗她的感情。你是带艺投入龙门派,你欺骗她说,只要你当上龙门派掌门就可以和她永远在一起,所以她才肯帮你设计陷害卓师叔。可是你当上掌门却翻脸无情,追杀于她。我将《千狐灵术》传给惜惜,既是为了保护她,也是为了使千幻妖狐的绝技后继有人。有了惜惜,我先后除掉霍如龙、卓庭珉,然后惜惜再以‘师娘’之尊,扶助我名正言顺地当上掌门。日后我还有更多需要她的地方,有时你真不得不相信女人的力量会比男人更大。”
靠女人上位,真是个窝囊废,算什么英雄?岳庭玠心里怒骂。可是他似乎忘记了,靠女人上位还有他。岳庭玠很想看清这个弟子的庐山真面目,可是许宁似乎还没有捶完,岳庭玠不禁有点恼火,你他妈的捶、捶、捶,有完没完?
“第四个,这个很有必要说说,那就是我,许宁。”许宁继续道,“ 你原本一定认为我是最没出息的弟子吧,现在呢?哈哈!其实,我是挺佩服师父你的,你杀了我全家,却敢留下我,与你朝夕相对。”
岳庭玠一震,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父亲是湖北鄂州铁臂拳门的许百川。你十五岁时为避洪水上山落了草,当起杀人越货的山贼。那日,我父亲护镖到山西,你们几个只懂几招三脚猫功夫的蟊贼来劫镖,自然被打个屁滚尿流,你更被我父亲一拳打掉一颗大牙。嗯,你现在镶了一颗闪闪的金牙了。我真不明白,我父亲那次只是教训了你们的头头,其余的统统放了,你对他的仇恨又怎会这么深?”
岳庭玠当然记得,那次被他打得流了一嘴的血,也顾不得痛,和几个弟兄跪在地上求饶,就像一条狗似的。那许百川临走时冷笑:“我现在饶你们一条狗命,等押镖回来若发现你们还在为恶,我定取尔等狗命!”连续两次以“狗命”相称,岳庭玠真觉得自己成了一条狗。这一点凌辱,成了岳庭玠刻骨铭心的恨,许百川的模样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他真的很生气,原来他是那么讨厌别人说他是“狗”的,他恨不得将许百川全家杀光。事实上,他也做到了,除了那个还在襁褓之中的许宁,许家被他杀个干干净净。许百川面对这个疯狂的杀手时,怎么也想不起他就是几年前那个山贼。
“后来,我才明白,师父是一个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伪君子!你会为了鸡毛蒜皮的一点小事,千百倍地奉还给对手!”许宁说到激动的时候,似乎狠狠地捶了岳庭玠几下,不过岳庭玠没有感觉,“你是个变态狂!你将你的仇家全家杀光,但总会给他们留个种。然后把这个种带回去,收为己用,要么为你卖命,要么为你献谄。你心里一定乐得很:‘老子杀你全家,你还傻乎乎地供老子享乐!’你喜欢享受这种愚弄仇家的快感!像我,惜惜,还有霍如龙等一班弟子为什么都没有学到你的真传?那是因为我们都是你的仇家留下的‘种’,你当然知道养虎为患的道理,所以你要将我们养成一群永远咬不着你的猫狗!
“三国张翼德喜欢鞭笞士卒,之后又将他们安放在身边,最终招致杀身之祸。前车之鉴啊,你咋不吸取教训?你辛辛苦苦夺回来的龙门派掌门,现在不是白白拱手相送了吗?哈哈!”
听他一副踌躇满志的语气,岳庭玠心里冷笑,张翼德一介匹夫,安能与我相比?更何况我是被长眉冷魔所伤,与你何干,少在这里逞能!忽然他又觉得奇怪,这个小子怎么什么事情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