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捶 头
四、捶 头

“好,完了!”许宁叫道,似乎停止了给他捶背。岳庭玠如释重负,那只肮脏的手再也不会在他身上捶来捶去了。
许宁将他的身体翻过来,使他正躺在太师椅上,看不见卓庭珉那张死人脸了。许宁走到他的身后,道:“最后,我为你捶捶头。”说罢,伸手在他的“太阳穴”、“天灵穴”等位置捶揉。
“还捶!”岳庭玠心头火起,“不要在这里假惺惺了,给我滚,给我滚!”
“我想师父现在是非常讨厌我了。”许宁的声调依旧很平静,“但又无可奈何,不得不听我东扯西扯的。哈哈,强迫人家做不愿意的事情,这种感觉真好!”
岳庭玠几乎给他气死:“好你个小畜生!”他心里至少想好了二十一种残酷的极刑惩罚许宁,每一种酷刑都要比炮烙残忍十数倍。
“光捶没什么意思,我们还是聊聊天吧。”说是聊天,当然只有他一个人说,岳庭玠只有听的份。许宁仿佛陷入思索,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还有一个人,也就是第五个,我不得不提。”
“嗯?”岳庭玠大感诧异,怎么还有第五个人?是谁?还有谁没有出现?
许宁似乎酝酿很久,忽然大声叫道:“马万歧!”岳庭玠大感奇怪,马万歧乃是自己的师父、许宁的师公、马小玉的父亲,早已死去多年,无端端提起他干什么?这死鬼和这小畜生有关系?
“我先前说过,你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师公退位后,你登上掌门宝座,又学得龙门派至高无上的武学‘天殛神功’,你本该心满意足才是。可是你想到自己大好男儿,竟委身于马小玉这等丑妇,心里总不是滋味,总是想法设法要除掉她。
“师公退位后,云游四方,忽然听到女儿暴毙的消息,连忙赶回龙门派。你大概不知道,师公这些年表面是云游四方,其实是暗中清查你的底细,他查到了你许多鲜为人知、令人不耻的事情。包括我的身世,都是师公后来告诉我的。
“马小玉死得离奇,师公想彻查,却遭到你的阻止。师公知道事有蹊跷,可是没想到当天晚上你就袭击了他,他中了你的‘天殛神功’。你的‘天殛神功’练得比他高了一重,他受了很重的伤,以致经脉逆转、真气倒注。‘天殛神功’走的本来是刚猛的套路,师公经脉逆转、真气倒注,阴差阳错地将他的一身功力由至阳转为至阴。
“师公被你打得跌下魉影壁,但却未死,他在山壁下以野果为生修炼了三年,练成了一身‘绵冰神功’,满以为可以找你报仇。岂料‘一物治一物,卤水点豆腐’,你那‘天殛神功’偏偏是他这‘绵冰神功’的克星!他跳上魉影壁,与你大战一场,又被你重伤,逃下山去。这次受伤,他体内的‘绵冰真气’开始反噬其身,从此他的神智迷糊时多,清醒时少,性情极端暴躁,常常以杀人宣泄,终于成了江湖中谈虎色变的一代魔头。”
听他说完,岳庭玠立刻想起那一幕往事。那是一个无风的晚上,突然有一条黑影出现在魉影壁上,对着明月饿狼般地嚎叫:“岳庭玠——岳庭玠——”那人衣衫褴褛,头发蓬乱,皮肤雪白如霜,眼里的凶光透过两道长长的白眉映射出来。没人见过他,也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但他挥掌舞拳之间,地上的砂石、杂草上面都凝结了一层冰粒,可见其功力非同小可。岳庭玠奇怪这怪人怎么在叫自己的名字?直到打跑他后,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这个怪人逃出龙门派后,在江湖中掀起无数腥风血雨,但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只管他叫 “长眉冷魔”。
岳庭玠全身一震,他就是马万歧?马万歧就是长眉冷魔?
马万歧在壁下另辟蹊径,修炼邪功,变得面目全非,一身真气由至阳变为至阴,这些岳庭玠全然不知,也想不到。因为一个人的声音容貌可以变,但积聚几十年的内功岂能说变就变?然而,天下武学博大精深,往往会有许多你意想不到的神奇事情发生。加上那怪人行事疯疯癫癫,与先前大度雍容的一派宗师马万歧相比,判若两人,岳庭玠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他。
许宁笑笑,道:“你现在明白为什么那个魔头会阴魂不散地缠着你了吧?你一定奇怪,长眉冷魔那么恐怖的大魔头,我居然敢接触他?很简单,我认为坏人的敌人应该是好人,至少也有好的一面。我早已认定你是坏人,所以我认为长眉冷魔至少也有比你好的一面,这就是我接触他的理由。当初我接触千幻妖狐的动机,也是基于这个道理。呵呵,道理往往是越简单越实用!
“我认识千幻妖狐在前,后来才想去认识长眉冷魔的。从千幻妖狐那里知道了那么多事情后,我发现师父你简直是另外一个人,我便有一种强烈的知情欲,这种欲望驱使我去结交长眉冷魔。虽然我知道和长眉冷魔打交道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随时都可能死得不明不白,但我也知道不冒些风险我是永远也无法扳倒你的。你可以想象,为了在师公神智清醒的时候和他相认,我付出了多少的心血!”
这小子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万万不能留他在世上!岳庭玠暗暗凝聚体内的真气,只可惜还是波澜不惊,但他还是努力去凝聚,他已不想多让许宁在世上多活一刻了。他在江湖中是人人景仰的一代宗师,这个许宁极有可能将摧毁他的一切。
许宁顺着他的头颅捶了一圈,最后在其脑门上一拍,叫声:“好了!”停下手来,转到他身前,用一种极其怪异的目光地看着他,就像岳庭玠掉进粪坑沾了一身屎尿,还在街上大摇大摆地走一样。
岳庭玠和他目光相对,心中怒火熊熊,恨不得伸手将他掐死。许宁笑道:“你一定很想杀我,可你是个废人啊,废人怎么能杀人?”岳庭玠忍气吞声,一次又一次地凝聚体内的真气,这个时候即便是能够调动一丝一缕的真气,都能助他迅速恢复功力。
许宁看着他那焦急的眼神,忍不住哈哈大笑。忽然之间,岳庭玠感到脉搏嘭的一跳,浩浩荡荡的真气中出现一个凝聚点,虽然只是微乎其微的一小粒,但这个凝聚点他是切切实实可以控制的!岳庭玠大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个小点迅速扩张。然后身体其它地方也逐渐出现一些小点,这些小点遥相呼应,渐渐连成一线,线与线之间又逐渐构建成“网”。
岳庭玠心领神会,知道体内“天殛真气”正在化解“绵冰真气”,使他慢慢恢复正常。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望着还懵然不知所以的许宁,他心里冷笑:“这小畜生死到临头还不知!姜始终是老的辣,你跟我斗,还嫩了点儿!我要‘喀嚓’一声拧断你的脖子,不,先砍断你四肢,让鲜血慢慢地流出来,直到流干为止。你那时不要说笑,就是哭也没力,你的脸是惨白惨白……”
他越想越得意,一刻不缓地凝聚真气。那“网”又逐渐扩散,扩张成一块密不透风的“布”。霎时,如长江大河上的冰层融化,底下滔滔不绝的激流立刻澎湃起来。成功了!惊天动地、扬眉吐气、全身爆发的一刻马上就要出现!
忽然之间,他的身体“噼噼啪啪”地响个不停,他只觉一阵巨大的疼痛直入骨髓,眼前金星乱舞。那“布”立刻退为“网”,“网”立刻退为“线”,“线”又化为“点”,那些小点随着响声竟如烟花般消灭于无形!
“怎么回事?”岳庭玠瞪大眼睛,忽然发现眼里有些液体流出,红红的,那是血!不光是眼睛,还有耳朵、嘴巴、鼻子……都在流血!他心里清楚,那些消失了且不会复原的小点,是他的内力!他那苦练数十寒暑的天殛真气,竟然在片刻间泯灭!
他不敢相信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却听见许宁哈哈大笑,伸手在他面前扬了扬,只见许宁的指缝间夹着一根根晶莹雪白的冰条,细得如同绣花针一般。
“你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废人了!”许宁拈着那些冰针道,“这些‘冰魄神针’是我跟师公学的。在刚才给你捶腿、捶手、捶背、捶头的时候,我将它们全部插入了你的奇经百脉!你全身的肌肉是麻木的,所以我将冰针插进去的时候,你完全不知道!在你要全面恢复功力的刹那,遭到‘冰魄神针’的抗击,就像激流撞上暗礁,全部碾碎成水花!哈哈,你的功力全没了!”
“大意了!”岳庭玠如遭晴天霹雳,顿时万分悔恨,“我怎么就相信这小畜生会有孝心给我捶腿捶手?阴谋,一切都是阴谋!”
许宁耐心地解释:“师公体内真气反噬太厉害了,已经严重地伤害了他的身体,他知道永远也打不过你。所以他传我‘冰魄神针’,为了打你一掌,不惜赔上性命,然后让我借此机会毁掉你!”
果然是阴谋!
“其实你老早就有机会杀死我。你瘫痪的那会儿,完全可以运用‘天殛神功’里面那霸道的一招‘杀龙破’,只要你一运用,就能立刻恢复如常,只是这样会消耗你三十年的功力!但你怎么舍得浪费掉这些可以让你为所欲为、横行霸道的功力呢?所以,你听我东扯西扯,让我给你捶遍全身,就是没有发现我给你下了针!”
那些冰魄神针已经融入岳庭玠的奇经百脉,他知道他的余生,就真真正正和一棵树、一根草没任何区别地度过!
“你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原来你最狠!你最狠!” 岳庭玠蓦然醒悟,原来杀死一个人并不是最残酷的做法!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你是个恶人,你是恶有恶报的啊!”许宁嘻嘻笑道,“我继承了师公‘天殛’、‘绵冰’两大神功,又继承了你的龙门派,日后……嘿嘿!一开始,我就没有骗你,我说 ‘长眉冷魔的传人将会造访龙门派’,冷魔传人,那不就是我吗?”说罢,纵声狂笑。
门外,惜惜走过来轻轻地唤了一声。许宁笑道:“我要走了,你就呆在这里吧!”说罢,跟着惜惜走出门去。
“不要走,不要走!”岳庭玠血泪长流,于无声处声嘶力竭地呐喊,“让我死!让我死!”可惜他这点可怜的要求不会有任何人听见了,他就像一堆被遗弃在暗角的破被子。那两扇枣红木门“隆”的一声合拢,就如平地一声惊雷,将所有日光关在门外。他两眼一黑,与他永远相伴的竟是这无穷无尽的黑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