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最要命是怕这老狐狸骗我,我在这楼上傻冻,他却在哪个母狐狸的骚窝里暖暖和和的喝小酒,那就真个冻傻小子了。”战天风缩着脖子跺着脚,自言自语,却突听得耳后风响,急回头时,脑袋上早“梆”的一声,大大的吃了个爆粟,随即便听到壶七公熟悉之极的骂声:“小叫鸡,敢在背地里嘟嘟囔囔的骂我老人家。”
战天风急转身,正是壶七公,正翻着老眼看着他,战天风又惊又喜,忙作揖道:“七公你老人家好,小的只是冻狠了,上牙齿找下牙齿捉对儿打架取暖,冻出的声响儿,可不敢骂你老。”
“哼哼。”壶七公哼了两声,眼光忽地一凝,看着战天风道:“不对,不对,你小子大大的不对。”围着战天风转了一圈,叫一声:“这是什么?”战天风随即便觉得后腰上一轻,知道是壶七公伸手拨去了煮天锅,忙转身叫道:“七公,这是小的看家的宝贝儿,你老可不能------。”
壶七公确是将煮天锅拨在了手里,但战天风话未说完,壶七公忽地一声大叫,猛松手将锅子扔了出来,那情形,就好比老眼昏花的老太太在地下捡了一根烂布条儿,凑到眼前才看清是条蛇,慌忙扔掉一样,战天风忙伸手接了,反手便插在了后腰上,想起朱一嘴说过煮天锅认主的话,一时大乐,想:“原来师父说的是真的,太好了,以后不怕谁来抢本大追风的宝贝锅子子。”
“朱馋嘴的煮天锅怎么到了你小子手里?”壶七公不再来战天风腰上抢煮天锅,却叉手瞪着战天风。
“我拜了我师父他老人家做师父。”战天风拱手。
“什么叫你拜了你师父做师父,臭小子说话,简直狗屁不通猫屁。”壶七公骂。
“狗屁本来就不通猫屁啊,狗屁若通了猫屁,绝对是通奸。”战天风心中嘀咕,道:“是,我是拜了朱一嘴他老人家做师父。”
“你小子竟拜了朱馋嘴做师父,小叫鸡机缘不错啊。”壶七公脸露惊异,微一凝神,道:“你师父呢?怎么没跟着你小子来?”
“师父他老人家过世了。”战天风心中一酸,随即昂头道:“不过他也打死了刑天道人,把刑天道人的三个脑袋都打死了。”
“果然是刑天道人。”壶七公点头,随即却又摇头道:“不对,刑天道人已是邪道中一流高手,朱馋嘴的功夫我知道,便在我七大灾星中也是倒数第一第二,可不是刑天道人的对手,他怎么杀得了刑天道人?”
“师父的功夫这么差劲吗?”战天风心中嘀咕,也不好瞒壶七公,而且估计也瞒不过,老狐狸的精明他是早有领教的,便将朱一嘴将鬼牙装在他双臂上,师徒合力杀了刑天道人的事说了。
“朱馋嘴将鬼牙装在了你手臂上?”壶七公大是惊异,伸手便将战天风手臂衣服捋了起来,看了左手还要看右手,又是点头又是摇头:“还真是这么回事呢,看不出来,朱馋嘴竟还有这手绝招。”
“小的不敢骗你老的,冷啊,七公。”战天风眼见壶七公扯着自己两支光光的手臂左看右看,不免大叫,其实他打通气脉周天后,体质成倍增强,虽是这寒冬天气里,也不觉太冷,身上的衣服因此也不多。
“鬼叫什么?”壶七公松开他手,却又瞪着他道:“小叫鸡老老实实的,还有什么异遇,通通说来。”
“哪来那么多异遇,就是拜了师父他老人家做师父,学了几手师门炒菜的本事,得了这个锅子,就这样啊,对了七公,师父给我助力,我打通了气脉周天,现在已可以用灵力驱物了呢。”战天风喜滋滋地,将煮天锅拨下来,运上灵力,松开手,锅子便悬停在半空中。
“行啊小叫鸡,福缘不错。”壶七公点头,道:“第一关轻松过了是不,第二关的试题是什么?拿出来老夫替你参详。”
“什么第一关第二关?”战天风一愣,猛地醒悟壶七公说的是九鬼门的事,忙道:“没有,不知怎么回事,九鬼门一直没有找我。”
“什么?”壶七公猛瞪眼:“第一关没过,你找我做什么?”
“这不能怪我啊。”战天风嘟起嘴:“九鬼门不来找我,我有什么办法,难道我自己送上门去?至于我找你老,是另外有事相-----。”
话未说完,壶七公却断然打断了他,摇手道:“九鬼门没来找你,那是玄女袋隔断了他们的感应,我不是嘱咐过你吗,自己感觉有把握了,那就把鬼牙石从玄女袋里拿出来谅一谅,主动引他们上门啊。”说到这里他自己却一愣,道:“哦,鬼牙装在了你臂上,不对啊,鬼牙出了玄女袋,九鬼门怎么还感应不到?”
“可能是鬼瑶儿另外有了心上人,不想再玩这什么鬼婚的游戏了吧。”战天风搔头。
“绝不可能?”壶七公断然摇头:“鬼婚是九鬼门的大事,岂是开得玩笑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战天风一摊手:“反正他们没来找我,所以你老人家也不能怪我。”
“臭小子,好象倒是我老人家的事了?”壶七公瞪他一眼,翻眼向天,扯着胡子自语道:“没道理啊?莫非九鬼门只能感应到鬼牙石,对鬼牙其实没感应,对了,十九如此。”
“原来九鬼门只能感应到鬼牙石,却感应不到本穷少爷手臂上的鬼牙,啊哈,甩脱了这吊靴鬼也好。”听了壶七公的自言自语,战天风心中暗打哈哈,对壶七公道:“九鬼门找不到我,那就更好,对了七公,我今夜来找你老,是有一件事求你老呢。”说着就把单千骑借结亲为名,想要吞并陀家和三大帮的事前前后后说了,道:“单千骑那老鬼毒得狠,奸计被破,必然不肯甘心,陀光明和他爹都是好人,可不能眼瞅着他们给单老儿害了,但我的本事又还没成,所以来求你老。”战天风说到这里,眼看壶七公面色不善,想:“老狐狸喜欢闻个马屁味儿,且送上两个他闻闻。”又道:“七公你老名列七大灾星,声名赫赫,单千骑那老小子在你老面前玩心眼,等于自己找死,你老伸一伸手,高兴赏个脸儿,就让单老儿叩头认错,不高兴,那索性便扫平了千骑社好了。”
“你小子少七绕八拐的给老夫下套,单千骑什么时候在老夫面前玩心眼了?”壶七公瞪一眼战天风,哼了一声,道:“怪了,你小子什么时候成侠客了,我跟你说,天下好人多过蚂蚁,你救不过来的,坏人更比蚂蚁多十倍,你也杀不过来,少操心吧小子,管你自己的事好了,让老夫想想,这出戏到底要怎么和九鬼门唱下去呢?”
“这两个马屁没炒得香,老狐狸不爱闻,这可如何是好。”战天风没想到壶七公不上当,心中转念,道:“可惜师父死了,否则这事他一定肯帮手,他最有侠心了。”
“朱馋嘴有侠心?”壶七公哈哈大笑:“少胡扯了吧小子,可惜朱馋嘴的坟不在这里,若在这里啊,老夫非把他从坟里揪出来问问,看他什么时候转的性儿?”
战天风提到师父,本是想使个激将法激壶七公出手,谁知又失灵了,再无办法,却真个想到了师父,突地想到一事,看了壶七公道:“七公,你老偷尽天下,可曾偷得有还魂草吗?”
“还魂草?你玩意儿只无情谷里有,你问它做什么?”壶七公看着战天风。
“师父有一味奇药,说要还魂草做药引,可惜一时间无处觅去,你老到底有没有吧?”当日朱一嘴叮嘱战天风,那六锅半汤的事,无论如何不可告诉任何人,免得别人眼热起意逼他说出来,战天风虽然没有想壶七公会这么做,但他街头长大的人,疑人第一,防人第二,终是没说。
“没有。”壶七公摇头,眼见战天风眼中露出失望之色,以为战天风是瞧不起他,恼了,道:“还魂草没什么用的,名为还魂,其实根本还不了魂,不信以后有机会你试试,一刀割断脖子,再吞下那草,看你还不还魂,老夫有一株神仙钩,倒真个可以还魂,就算是落了气,只要血没冷,一片叶子煮汤灌下去,必定还魂,真就象神仙伸一个钩子从鬼门关前把人钩回来一般。”说着伸手到皮囊里,翻出一株草来,色作暗紫,约有七八寸长,上面生着十来片小小的叶子。
“我为什么要割断脖子去吞那还魂草啊,死老狐狸,害我。”战天风暗骂,细看那神仙钩,半信半疑的道:“这神仙钩真的这么灵,死人都能救活了?”
“一个时辰。”壶七公伸出一个指头。
“你老的意思,神仙钩只能把那人钩回一个时辰?”战天风大失所望:“那有什么用?还是比不上还魂草。”
“放屁。”壶七公呸了一声:“人若真个死了,什么灵药都救不活,能救过来,其实是还有一点灵光未散,但一般人不知道,只以为死了而已,还魂草能救的也只是那种人,而且本身功效远不如神仙钩,不信你小子有机会试一下,只喂还魂草,不配其它的药,那人绝对不会还魂,但若喂老夫的神仙钩,则一定可以还阳一个时辰。”说着将手中那株神仙钩向战天风扔了过来。
战天风接着,将信将疑,想到师父说过还魂草是做汤引的话,想:“莫非还魂草本身的药力真不如这神仙钩,但就算这神仙钩了得,只能救人一个时辰也没什么用啊?”不过这话可不敢当着壶七公面说,便也信手塞在了装天篓里。
“老狐狸不肯帮手,陀大少死定了,这可如何是好。”战天风心中转着念头,要想个主意出来让壶七公伸手,但左思右想,总也无计,正揪头发,壶七公却忽地拍掌道:“老夫有一计了,你小子即和千骑社扯上了关系,老夫就去找千骑社的人散布谣言,说你小子身怀鬼刀绝技,来历不明,千骑社在巨野称王称霸,看上去也还人模狗样的,但若跟九鬼门比,不过是蛤蟆比猪,听说你会鬼刀,一定会查,这样一来,千骑即不敢轻易动你,而九鬼门也一定会得到消息找上你,哈哈,这样两全齐美的计策,也只有老夫这样的天才脑袋才想得出来了。”
战天风差点喷饭,心中暗笑:“这老狐狸,原来不但爱听别人拍马屁,有事没事,自己还拍拍自己的马屁呢。”
正偷笑,壶七公却突地瞪着他道:“小叫鸡,你的刀为什么没背在身上?告诉你,回去把你那馋嘴师父的烂锅子藏起来,把刀背上,有事没事,把鬼刀露两手儿,千骑社怕了九鬼门,那就不敢动你,否则没等九鬼门找上你,千骑社先要了你的叫鸡脑袋,那这游戏就玩不成了。”
听了壶七公这话,战天风暗暗点头:“也是,千骑社相对于九鬼门,不过是正席前的凉拌儿,那不叫一个菜,老狐狸不肯帮手,但扯了鬼皮来做大衣,也足可以吓吓单老儿。”想得通畅,顿时眉开眼笑,连声答应。
壶七公又嘱咐战天风,在过了第一关拿到第二关的试题后再来找他,没事就不要来了,免得万一给九鬼门的人发觉,战天风自也一一应了。
先前壶七公的话,说战天风要找他,要在鼓楼上等三天左右才有可能来,但今夜来得可也太快,战天风心中起疑,临走问起来,壶七公一说,却就哑然失笑,原来壶七公的法子是,战天风走,他闻着香味也跟着走,战天风在一个地方停下来,他便也停下来,然后抢先找到那一带最大的城,就在城中猫下来,再过一天便去东门鼓楼上看一下,今夜里刚好壶七公来看,所以一下就碰上了。
“还以为老狐狸真的能掐会算呢,原来不过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战天风暗笑,随又连呸两口:“呸呸,怎么说自己是死耗子呢?现在本穷少爷可是神气又威风的神锅大追风,已经是小有名气,也算得上是成名人物了呢。”
当即分手,随又借锅遁回陀家大院来,到陀家,天差不多要亮了,战天风本不想让陀家人看到他出去搬救兵的事,想要偷偷溜进去,谁知远远的便听到陀家大院里哭声震天,似乎出了什么大事,战天风心中一惊,想:“又出什么事了?莫非陀大少上马扬鞭,却又身子太弱以至马失前蹄,竟是死在了单美人的肚皮上?那就搞笑了。”
闪念间,早已掠进陀家大院,到大厅前停下,厅内厅外,到处是人,个个在哭,战天风一飞进来,早有人看见,便纷纷叫起来:“战少侠回来了,战少侠回来了。”
“出了什么事?”战天风落地收锅,进大厅,却就大吃一惊,大厅竟成了个灵堂,而死的人不是陀光明,竟是陀安,尚未进棺,直挺挺躺着,两只老眼大睁着,竟是死不闭眼,陀光明呆坐在陀安尸身前面,好象一个傻子一般,只有眼眶中的泪水不绝流下来,单如露跪伏在陀光明边上,一只手给陀光明死死的抓在手里。
“陀老伯。”战天风惊呼,叫道:“这是怎么回事?单小姐,这是谁干的。”
单如露哭得象个泪人,听到他的声音抬起头来,更又痛哭出声,叫道:“是我爹,他派人来打死了公公,又制住了相公,并说---并说---。”说到这里,却是泣不成声。
“还说什么?”
“单家以药制住了公子,说是陀家若不听千骑社的话,我家公子便永如僵尸般不能动弹,最后会这么僵硬而死。”旁边一个老者接口,酒桌上战天风听陀安介绍过,这老者叫燕慎行,是船行的大管事,为人精细重义,是陀安的左膀右臂。燕慎行这时虽也是通红着眼,一脸愤怒,但说话却仍十分的清晰。
“暗的不行干脆来明的,单老儿还真够不要脸的啊。”战天风又惊又怒,问燕慎行道:“这是什么候的事,昨晚上?”
“是。”燕慎行点头,看着战天风,有些疑惑的道:“那会儿少侠好象不在这里?”
战天风知道他怀疑什么,这时只好实话实说,道:“是,我一个人斗不过千骑社几千人,所以去找个帮手。”
燕慎行释然道:“原来少侠去找帮手了,可恨他们动手如此之快,老船主------。”他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一边的单如露却猛地叫了起来道:“对了恩公,你快走,我爹他们先是要来杀你的,你一个人,斗不过他们的,快走啊。”
战天风倒没想到单如露会叫他走,冷笑道:“你爹还真是条赖皮蛇儿,不过本大追风打蛇最拿手了,我可不怕他。”说到这里看向灵床上的陀安,突地想到刚得的神仙钩,心中一动,想:“神仙钩不知做不做得九死还魂汤的汤引子,七公那老狐狸说神仙钩的药性还在还魂草之上,应该做得吧,陀老伯气是肯定断了的,却不知血有没有冷?”
当下走到灵床前,他却不知道血冷血热怎么区别,左右一看,见旁边一个烛扦子,拿过来,对陀安叫道:“陀老伯,得罪了。”说着倒转烛扦子,一下插进了陀安手臂里。
他这一下过于孟浪,旁边顿时一片惊呼声,燕慎行更是怒叫道:“你做什么?”
战天风心中也是暗暗打鼓:“陀老伯的血若冷了,我这祸可就闯大了。”不理众人,伸手去摸陀安手上流出的血,天幸血还微微发热,心下一喜,反手拨下煮天锅,去装天篓里取了配料,也是五味,乃是风蝉、地骨龙、钻心子、醒神虫、红颜不老,最后取一片神仙钩的叶子放在汤中,一刹时汤滚,扭头对燕慎行道:“扶了陀老伯头,撬开他嘴。”
燕慎行看他举动古怪,疑道:“你是想要救活船主?”
“不一定。”战天风摇头:“陀老伯的血差不多冷了,救不救得活,难说得很,死马权当活马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