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单千骑,你这老狗好毒。”战天风呆了半天,无计可想,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人若骂得死,天也不会黑了。”壶七公在一边冷笑。
“七公,这次你老若不帮我,我真的死定了。”战天风叫,心中想着老狐狸爱闻马屁味,又顺口拍道:“你老足智多谋,又是名满江湖的大人物,这点子小事一定难不到你老的是吧。”复又想到激将法对老狐狸也管用,又道:“而且你老是我的靠山,我若就此给单千骑逼死,那也等于你老输给了单千骑不是,那你老还有什么面子啊?”
别说,这一通马屁加激将法还真起了作用,壶七公猛呸一口,叫道:“我会输给单千骑,呸,他算什么玩意儿。”捋着胡子想了一会儿,道:“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你小子只有暂避风头,先让单千骑得意几天,等过了九鬼门的九关,正式做了九鬼门女婿,那时再来找单千骑算帐也不为晚。”
“你老的意思是------?”战天风还有点不明白。
“走啊。”壶七公瞪他:“离开这里,避开古剑门,先专心和九鬼门玩过再说。”
“那陀家怎么办?”战天风呆了。
“你小子不会是真的当陀家二少当上瘾了吧。”壶七公鼓起老牛眼看着他:“小子哎,要戴公子爷的大帽子,也得先留着脑袋不是。”
“我不是当陀家二少当上了瘾。”战天风摇头,道:“而是陀老伯,不对,干爹对我真的不错,而且大哥也是个好人,大嫂也是个苦命人------。”
“等等,等等。”不等他说完,壶七公猛摇手止住了他,歪着脑袋对他左看两眼右看两眼,嘴里啧啧连声道:“看不出来,真没看出来,你小叫鸡什么时候改了混混儿的德性,要做侠客了。”
“我---不是---。”战天风想解释,眼前忽地现出一双眼睛来,那双眼睛亲切而温和的看着他,正是马横刀的眼睛,看到这双眼睛,战天风心中忽地一热,猛抬头看向壶七公道:“七公,先前我怕你不信,笑我,所以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老。”
“什么事?”壶七公看他神色有些不对,一愣,斜眼看着他。
“你上次不是跟我说,在你老和很多人心里,当今江湖,惟一真正能称得上一个侠字的,是马横刀马大侠吗?”
“没错。”壶七公点头,嘿嘿冷笑:“怎么着,你也想学学马王爷,可人家马王爷是三只眼呢,你小子有几只眼啊?”
“马王爷?”战天风嘀咕一声,道:“说来七公你可能不信,前些日子我碰上了马横刀马大哥,他还吃了我的狗肉呢。”
“有这等事?”壶七公直视着战天风眼睛,看他不象说假话,点点头,道:“那也不稀奇,碰上了怎么着,吃了你的狗肉又怎么着?”
“也没怎么着。”战天风摇头,见壶七公不怀疑他的话,顿时信心大增,道:“七公,你可能不知道,我这一生人里,从来没人正眼看过我,不是瞧不起我,就是可怜我,并没有谁当我是和他平起平坐的一个人看过,但马大哥不是这样。”说到这里,战天风微微挺起了胸膛,道:“马大哥是正眼看我,在他眼里,我和他一样,是一个人。”他胸中气血翻涌,似乎有很多的话,但偏又说不出来,说到这里,不会说了,一张脸却是胀得通红。
“你当然是个人啊。”壶七公并没能领会战天风的心情,哼了一声,道:“那有什么奇怪的,你不是人,难道是狗啊。”
“可以前并没有人真正当我是人看过。”战天风摇头。
壶七公还是不明白战天风的心境,却不耐烦了,道:“好吧,就算他当你是人吧,那又怎么着?”
“我在想,如果马大哥面对这种情况,他会怎么做?”战天风眼看远方,似乎不是在问自己,而是在问马横刀。
“立马横刀,你说他会怎么做?”壶七公嘿的一声,冷眼瞧着战天风:“可你是马王爷吗?”
“我当然没有马大哥的本事。”战天风摇头:“可马大哥瞧得起我。”
“瞧得起你怎么着?”壶七公鼓起眼睛:“别人瞧得起你,你就不要你的叫鸡脑袋了?”
“但如果我这一次做了缩头乌龟,马大哥将会再也瞧不起我。”说到这里,战天风轻轻咬了咬牙齿,道:“就算我煮的狗肉再好吃,马大哥也绝不会吃。”
“你的意思是说?”壶七公象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他:“为了马横刀肯吃你煮的狗肉,你不惜让人砍下你的狗脑袋?”
战天风胸中,有一股气血在不住的翻腾着,这种感觉,他以前从来没有过,胸中满满的,嘴巴反而好象是不会说话了,只是看着壶七公,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壶七公打两个哈哈,随即里就仰天狂笑起来,笑声未歇,身子忽地不见,远远的传来他的声音:“好吧,那你就多煮两锅狗肉带到阴间去吧,到时看马横刀会不会再看得你起,到阴间来吃你的狗肉。”
“七公,七公。”战天风急叫,哪里还叫得应,不由顿足骂:“这老狐狸,溜得真快,你便不帮我打架,至少也弄粒解药来解了我大哥的毒啊。”
这时陀家守卫严了许多,听到壶七公的笑声,便有守卫过来看,战天风说声没事,巨野城不要去了,复来大厅守灵,脑中却有些发晕,想:“老狐狸也不肯帮忙,这可如何是好?”
燕慎行调来大批人手,战天风问了下,竟有三千多人,并说外面的弟子还在日夜往这边赶,战天风心里本来实在是有些虚了,但听说居然调了这么多人来,胆气又壮了些,想:“个打个不是对手,老子就给他来个一拥齐上,打他不死也要溅他一身血。”和燕慎行几个商议,将三千弟子四面布防,单千骑要来闹灵堂,偏就不准他来,一见千骑社的人,三不管就只往死里打,再特选两百名会射箭的弟子布在灵堂周围,专射单千骑等玄功高手。
一切布置停当,战天风心中稍安,想:“到时一听到风声,我先把一叶障目汤喝了,再喝连根地母汤蛤蟆一气汤,然后抽冷子暗算,两边再箭雨齐下,足够单老儿喝一壶的了。”
眨眼到了第三天,出灵的正日子,战天风一边等着出灵,一边时刻留心着周遭的动静,陀家弟子远出十里之外,隔一柱香时间报一次,然而奇怪的是,一直到响午时分,始终不见千骑社的任何人马。
战天风又惊又奇,心下嘀咕:“难道单老儿听得我们做了准备,竟是不敢来了。”和燕慎行几个商议,也都是这么猜想,战天风虽然下定了打烂仗的决心,心底终是有些发虚,单千骑不来,正中他的下怀,随即安排出灵。
陀家的祖坟离陀家较远,有十来里地,陀光明坐在椅子上,由两名弟子抬着,战天风捧了灵牌,陀家弟子排成数里长的队伍,陀安乐善好施,广有人缘,一路上哭声震天,炮声不绝,战天风一路叩头回礼,几里路的头叩下来,头昏脑胀,加之心中认定单千骑是吓住了不敢来,因此到后来几乎都把这件事给忘了。
直到快要进山,前面突然出现大幅仪仗,弟子来报,是巨野城知府李大人亲来祭祀,李知府不去陀家却拦在路上祭祀,虽然有点子不合常理,战天风也没想太多,忙命人抬了陀光明,兄弟两个一起上前回礼。
那李知府五十来岁年纪,白白胖胖一张脸,肚子挺得老高,生象个怀孕八月的孕妇。战天风两个到面前,跪下回礼,战天风刚要说句客气话,李知府突地厉声喝道:“战天风,你知罪吗?”
这话象当头一捧,战天风一时没反应过来,抬头看向李知府,叫道:“什么?”
李知府眼放厉光,喝道:“大胆战天风,你杀人父,夺人妻,霸人产,真以为我巨野没有王法了吗?来人呀,给本府拿了。”便在他的喝声中,早有两名衙役狂扑上来,战天风意识到不对,急要起身时,那两名衙役已扑到面前,身手竟极为了得,只一下便将战天风反剪了双手,随即牢牢缚定,战天风这些日子来苦练刀法锅法,身手已颇为矫健,却几乎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两个小小的衙役,身手竟远在他之上。
“单老儿的毒计。”战天风闪电般想到,但这会儿已是迟了,双手再不能挣动半分,那一面燕慎行等也呆了一下,看战天风被缚才反应过来,急要冲上来时,猛听得一声炮响,山背后冲出大队军马,乃是巨野守军,足有四五千人,一眨眼便将所有陀家弟子全围了起来,李知府三角眼瞪着燕慎行等人,厉声叫道:“本府要拿的只是妖人战天风,不与陀家其他人等相干,但谁若乱动,却休怪本府刀下无情。”
四面刀光,燕慎行等人便想要反抗,也已是来不及了,心下都明白李知府必是单千骑买通的,但明白了又有什么?一着错,满盘输,战天风心中尤其惊怒交集:“我还是小看了单老儿这条老狐狸。”
便在他的悔恨中,掠风声起,现出四条人影,前面两个是单千骑单家驹父子,后面两个,一个是五十来岁的老者,穿着华贵,一脸傲气,和单家驹倒象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战天风只看他一眼便可以肯定,这人必是单家驹的师父霍金堂,最后面一个是个道士,看年纪似乎比霍金堂要小,也不象霍金堂那么一脸的盛气凌人,但眼中的神光却比霍金堂还要凌厉几分,对照壶七公那夜说的古剑门派了高手来的话,很显然,这道人必是古剑门派来的。
战天风猜得没错,一脸盛气凌人的正是单家驹的师父霍金堂,那道士则是古剑门五灵之一的灵心道人,古剑门五灵,灵棋,灵镜,灵悟,灵霄,灵心,都是当世一流高手,霍金堂乃古剑门俗家弟子,论辈份还是灵心的师兄,但功夫却是差得老大一截,只能说勉强挨得到一流的门。
单千骑一现身,便拖着哭腔叫道:“亲家啊,是我害了你啊,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战天风竟是这么一个胆大包天的妖人啊,他竟会害了你,又挟制我女婿,强占我女儿,更还想要霸占陀家船队,不过总算老天开眼,让我发觉了他的阴谋,亲家放心,我一定还你一个公道。”
他说着说着,竟真的去眼角抹泪,战天风怒极反笑,大叫道:“老天爷啊,你瞎了眼,怎么生出这么一老人妖出来啊,这么颠倒黑白的话,他说出来竟一点也不知道脸红。”
“你这妖人,死到临头,还敢还嘴?”单千骑转头看向战天风,一声阴笑,看向李知府道:“知府大人,这妖人胆大包天,杀人父夺人妻霸人产,罪证确凿,还望大人给巨野百姓一个公道。”
“爹爹。”一边的单如露急叫。
“闭嘴。”单千骑怒喝。单如露给他瞪一眼,积威之下,不敢再开口,只是紧紧的抓着陀光明的手,陀光明急得眼中喷火,可惜却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