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灵鹫飞龙 > 第 8 章 魔海情天
第2节 魔海情天(2)

三个乘船直奔刘家。

到刘家门前,但见数十人在吵吵嚷嚷。一方是两个女子,另一方则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多达数十人,最前面的是两个气度雍容的老者,其中一个一瞥眼间看到金凤娇,慌忙迎了过来,正是刘家主人刘世荣。老远就叫:“凤娇侄女,是我害了龙瑞啊……”

金凤娇泪如泉涌,但她到底是大家之女,心中虽悲痛,礼数不失,衽裣为礼。刘世荣慌忙扶起,垂泪叫道:“好侄女……”另一位老者也赶了过来,金凤娇再行礼:“张伯伯。”原来这老者是张剑的父亲,张家主人张炳南。张炳南也忙伸手相扶,道:“侄女节哀。”

金凤娇泪眼一看与刘家对峙的两个女子,指着那年老执龙头拐的女子道:“害我哥哥的,是不是她。”

刘、张两老一齐点头:“正是她的嫌疑最大。”

“为什么不拿下她给我哥哥报仇?”金凤娇悲叫。

刘、张两个脸色齐显尴尬,对望一眼,作声不得。原来那两个女子武功之高,出人意料之外。刘、张两家合力,竟也奈何不了她们。

但金凤娇没去看他两个脸色,喷火的眼睛只盯着那女人,猛地一声厉叫,拔剑直冲过去。

刘世荣、张炳南两个没想到她如此性烈,齐叫:“小心。”阻拦不及,只得一齐拔剑冲上。

金凤娇冲到那老女人面前,和身一剑刺出,那老女人一声冷笑,龙头拐一横,拐剑相交,金凤娇只觉一股大力透身传到,剑脱手飞出,身子也踉跄后退。

刘世荣、张炳南大惊,怕那老女人跟踪追击,齐齐攻上,那老女人身后的年轻女子这时却闪身而出,仗剑拦住刘、张两个。剑法辛辣奇幻,一出手就逼得刘世荣两个回剑自保,竟是无暇帮得金凤娇。

幸亏老女人并未跟上追杀,刘、张两个挡了数剑,抽剑回身,到金凤娇面前,齐道:“没事吧?”

金凤娇摇摇头:“没事。”

刘世荣一脸尴尬,道:“凤娇侄女,这两个鬼女人武功太高,我们得慢慢商议。”

这时一灵、水莲柔两个也赶了上来。金凤娇猛地拿过水莲柔手里的剑,塞给一灵,叫道:“一灵,给我拿下这两个女人,祭我哥哥的英灵。”

对一灵这生脸的年轻人,刘世荣、张炳南两个都没怎么注意,当然,无名小子,谁注意得了这么多。听金凤娇如此口气,顿时齐吃一惊,一齐看向一灵。

那老女人哈哈一笑,喝道:“好大的口气,想来你就是那死鬼金龙瑞的妹妹金凤娇了,告诉你,你哥哥不是我杀的,但你若硬要记到我帐上,那就算我杀的好了,顾大娘一生杀人无数,多个把冤鬼不在话下。”

那年轻女子插口道:“大娘说什么话了?不是你杀的就不是你杀的,怎么可以算是你杀的呢?”

顾大娘呵呵大笑,道:“小意思。”蓦地老眼一瞪一灵,吼道:“臭小子,贼忒兮兮的看什么?”

原来一灵上来,眼光就始终在那年轻女子身上脸上溜来溜去,一脸心醉神迷,别人没注意,顾大娘却看到了。

她一吼,那年轻女子一张俏脸顿时红了,瞟一眼一灵,正与一灵目光碰个正着,俏脸登时更象着了火,红霞遍布。

一灵给顾大娘一吼,也吃了一惊,他吃惊不是怕顾大娘,是怕金凤娇。金龙瑞给害死了,他不替大舅子报仇,反而色迷迷的去看仇人,这叫金凤娇怎么想。忙转眼正视着顾大娘,口中打个哈哈,跨步而出。心中却在想:“这小美人可真美,尤其含羞带笑的样儿,可真是迷死人了。”

一灵看着顾大娘,笑道:“顾大娘,你说金龙瑞不是你杀的,可没人信呢。”

顾大娘哼了一声:“早说了,不信,就算顾大娘杀的好了。”

那年轻女子急了,顿足道:“大娘。”瞟一眼一灵,想说什么,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一灵千灵百窍,这种与小美人搭腔的机会,他如何不抓住,道:“姑娘是不是想说,金龙瑞真不是顾大娘杀的,请我相信?”

那年轻女子想不到一灵会替自己说话,忙抬起眼,感激的道:“是。”

一灵一点头:“我信。”

那女子大喜,眼中露出小女孩儿般欢呼雀跃的表情,叫道:“谢谢你。”几乎同时,顾大娘与金凤娇齐叫出声,一个吼:“不要他信。”另一个则叫:“一灵。”

顾大娘是因年轻女子对一灵生出好感感到恼火,金凤娇则是对一灵如此好色忘义心中悲愤,她哪里知道,情魔漫天撒网,是真正的见一个爱一个,只要是美女。

那年轻女子回头看顾大娘,叫:“大娘。”

顾大娘道:“小霞,不要听这小无赖鬼扯。”跨上一步,拐杖一横,怒喝道:“小无赖,一句话吧,交不交出刘梅那贱人?”

她暴叫如雷,一灵却全没听在耳中,心中只在想:“小霞,万云飞的妹妹,那是万小霞了,好名字,美。”

顾大娘见他不理睬,更怒,吼道:“小无赖,你聋了?”

一灵嘻嘻一笑,道:“顾大娘,别那么凶,告诉你,一,刘梅没回刘府,二,我不叫小无赖,我叫王一灵。”说着,向万小霞一瞟,实际就是对万小霞说,他叫王一灵。

这一眼打明了是眉目传情,仗着背对着金凤娇两女,他也不怕。可惜顾大娘不解风情,偏又看得清楚,一声怒吼,一杖便劈了过来。

一灵挺剑相格,蓦地里一个踉跄。

顾大娘龙头拐杖沉力猛,着实了得,但若说一拐便能劈得一灵跄跄歪歪,那是绝无可能。当日他曾在李青龙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中苦撑不倒,顾大娘虽强,较李青龙还要差一分半分。

一灵如此,是做给万小霞看的。

果然,万小霞一声急叫,上来扯着了顾大娘袖子。

一灵大是得意,顾大娘怒冲斗霄,猛盯着万小霞叫:“放手。”

她是万小霞的乳娘,打小便心肝宝贝似的呵护着万小霞,从未对她这么疾言厉色过,万小霞眼泪登时夺眶而出,哀叫:“乳娘。”

她哭,顾大娘更恼火。她本来是不忍呵责万小霞的,呵责她,是因为她太不象话,不计兄仇,竟然为仇人求情,但即便如此,呵责她仍然叫她痛心。而万小霞现在的泪,则更叫她痛心,心越痛,就越恼火,自己的痛心和万小霞的伤心,都是眼前这小无赖引起的。火冒八千丈,衣袖一振,甩脱了万小霞,尽全身力气,一拐砸下。

风声虎虎,惊心动魄。口中怒叫:“我砸死你。”

万小霞花容变色,哀叫:“乳娘。”

一灵要赢美人关心,可不想要美人伤心,更何况后面两位美姐姐也是齐声惊呼“小心”。担心之甚,他又如何忍心,哈哈一笑,叫道:“不见得吧。”猛地招演“回头是岸”。剑光点点,飞洒而出,却是后发而先至。

顾大娘拐到中途,蓦地里眼前剑光晃动,似乎有千百支剑,同时点到了自己头脸胸腹咽喉,眼见是无赖未死,自己先亡,大吃一惊,硬生生收住拐势,舞一个棍花,先护住自己再说。“回头是岸”是天龙四十年潜修苦心所创,是要在明年天龙大会上一挫灵风的绝学,当日的李青龙破不了接不下,今日顾大娘也是一样。

顾大娘如此恨不得天也砸破地也打穿的一拐就此收场,直叫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不说金凤娇两女吧,就是万小霞,脸上也有三分喜意。她脸上泪水还未干,泪糊糊的,真是又可怜,又可爱。

此时的一灵是天下第一怜香惜玉之人,瞟一眼,顿时心头大痛,柔情暗生,暗骂:“好个臭老婆子,逗得我的小美人伤心,看我收拾你。”再演“回头是岸”,且又加了一分劲。

顾大娘拐舞飞花,本来守得水泄不通,突然间却又见无数剑点破开棍网,攻到喉间,这一惊当真惊到崩牙,无可抵挡,只得退了一步。

她是人老姜辣,给后生小子逼退,无论如何都是不服气的,始退一步,立即反攻,一拐狂砸,可惜又是老戏新演,拐到中途,一灵剑点已近身前,只得再退,这次一灵出火了,叫:“臭老婆子,竟敢不服气?”一剑接一剑,“回头是岸”连绵使出,顾大娘顿时再无一丝喘息之机,一退,再退,给一灵逼得围着万小霞转起了圈子。

这一手真的惊呆了所有的人,尤其是刘世荣、张炳南这两位武林世家的主人。顾大娘拐力之猛,招数之强,几天里他两个大有领教,实不是对手,谁知竟叫一灵这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逼得没有还手之力,这也太叫人难以相信了。

万小霞转而为顾大娘担心起来,然而想提剑上前帮忙,偏偏一灵却笑咪咪的看着她。他竟如此的好整似暇。不知是这种惊人的实力还是他迷人的魅力,总之万小霞心发跳,手发软,就是出不了剑帮顾大娘。

另一面金凤娇高兴了,叫:“一灵,杀死这老婆子,给我哥哥报仇。”她叫得得意洋洋,但现在她轻狂,没人敢怪眼看她,事实摆着呢。

便在这时,场中突然现出了五个青衫高年老者,个个须发如银,却又个个满脸红光。少看也有八、九十岁,多看百把岁也不算多。

五个人围着一灵顾大娘两个,一灵进,顾大娘退,两个绕着万小霞转圈子,而他们五个人围在一灵两个外围,便也围着万小霞转圈子。

这情形挺滑稽,但关心的人就不同了。万小霞先是吁了一口气,后来又紧张起来。不用说,现在是为一灵担心了。

场外,金凤娇两女,及刘、张两家人更不要说,都在猜这五人的来厉,都为一灵忧心,稍有眼光的人都看得出,这五个人实是非同小可。

只有一灵不担心,贼兮兮的眼光始终不瞄面前顾大娘的老脸,而是去看万小霞秀美的小脸和她挺秀的胸脯,心中在想:“她的乳房没有莲姐凤姐的大,但只要有雨露浇灌,立即就会大秀于庭。”

他不是没看见四围的五老,他是不知道害怕,古话说色胆包天,用在他身上恰好。

五老中的一个突然叫:“住手。”

这时顾大娘已围着万小霞退了好几个圈子,一张老脸涨得通红,鼻孔里扯风箱似的呼呼喘着气,以她功力,这当然不是累的,而是气的。

一灵倒也不想逼她太狠了,笑道:“住手就住手。”收了剑。

顾大娘脱出剑圈,虽然满眼怒火,却不敢再攻上来,这强硬的老太太竟被一灵这招无术可防的“回头是岸”打掉了大半傲气。

五老中的一个道:“大娘请退。”

顾大娘退出圈子,到万小霞身旁,万小霞见她一脸老汗,掏出小花手绢儿给她擦汗,顾大娘一偏头,瞪她一眼,尤自怒气未平,万小霞的眼圈顿时又红了。

金凤娇、水莲柔两个见五个老者尤其围着一灵,担心起来,金凤娇叫:“一灵,你先回来。”

一灵应了一声:“好。”刚举步,五老中的一个突然道:“小哥,请留步。”

“怎么?”一灵问。

开口的是一个大头瘦身的老者,双目精光光熠熠,直盯着一灵,道:“请问小哥,方才为何手下留情,剑招只使到一半即便收回?”

一灵奇了起来:“手下留情?没有啊。”偷眼见金凤娇正尖起耳朵听着,便大声道:“我可是尽了全力了,难道你老以为我只使了一半功夫就可以打败顾大娘吗?”

顾大娘闻言大怒:“谁说我败了,来来来,再拼三百招试试。”万小霞牵了顾大娘袖子,柔声求道:“大娘,听赵大爷说嘛。”

顾大娘哼了一声,一甩袖子,不理她,但也不再开口,显然对这五个老者十分尊重。

大头老者与旁边老者对视一眼,道:“请问小哥用的是什么剑法?剑招何名?”

“慢。”旁边一个老者突然插口,对一灵道:“小哥,可以移驾到一边谈谈吗?”

“一灵,别去。”金凤娇叫,一脸担心的走过来,水莲柔及刘世荣、张炳南三个紧紧跟着。

顾大娘蓦地跨步前一步,拐杖一横,喝道:“退回去,找死么?”

她不说还好,这一拦一叫,这面更加紧张。张炳南与刘世荣使个眼色。蓦地里左右扑出,绕过顾大娘,扑向五老中的两个,同时对一灵叫:“冲出来。”

一灵没动,奇怪的是顾大娘也没动,她一个人固然拦不住两个,拦一个是绝没问题的,她偏一个也不拦。

便在这时,五个老者中的两个回过身来,看着扑近的刘、张两个,一个大袖一拂,一股狂风起处,张炳南扑到丈许外的身子忽如巨风中的柳絮,倏地倒飞。另一个则是慢悠悠的跨出一步,看在眼里,这一步确实是慢悠悠的,但不知如何,却一下子到了刘世荣面前,两个差点鼻子撞到了鼻子。刘世荣猝不及防,剑给撇在外门,胸腹洞开,顿时心脏狂跳,明摆着,老者只要一伸手,他死无葬身之地。

那老者却并未出手,只是淡淡的看着刘世荣,道:“退回去。”

刘世荣涨红了脸,涩涩退回。

两老者小试身手,大显奇功,声名赫赫的四大世家的主人,竟都是一招败退。五老者武功之高,简直匪夷所思。刘、张两个脸如死灰,金、水两女花容变色。心中均是又惊又疑:“哪来的这种绝顶高手,而且一出就是五个,怎么以前从未听说过。”

一灵也有点吃惊,心想:“这老家伙的袖风与李青龙的劈空掌力也差不多了,但象李青龙这种角色,武林中可不多见,这里竟一下子出现了五个,这万小霞到底是什么来历?”

两老者转身,又形成五人合围之势,仍是先前那老者道:“小哥,请移驾一谈。”语气重了许多。

“一灵,别跟他们去。”两女几乎齐声呼叫,都是一脸的担忧。而一灵如何忍心叫她两个担忧,哈哈一笑,手中剑舞“回头是岸”。脚步圈转,剑点密雨般四下洒出。

五老者武功虽强,却也无人破得了“回头是岸”,顿时一齐退后,间隙拉开,一灵身子一晃,到了金凤娇、水莲柔两女中间,搂了两女,去脸上各亲一口,傲然道:“我若不去呢?”

五老者武功之高,简直骇人听闻,无论是金、水两女还是刘、张两个或两家其他人等,无不心中发紧,均想今日要栽个大跟斗。不想一灵紧随打败那不可一世的顾大娘之后,再一次大显神威,一剑退五老,从容自若冲出包围圈。众人于膛目结舌之中,均各喜上眉梢。

金凤娇两女给一灵当众一吻,齐齐红脸,却都是昂着头,一脸的骄傲喜悦,她们早知道自己的心上人是个了不起的人物,究竟只是猜测,今日亲眼见到,那份喜悦,当真难以形容。

金凤娇喜滋滋的道:“就是,不去又怎么样?”

谁知一灵却又笑嘻嘻的道:“人当尊老敬贤,五位老人家的年龄加起来,比我爷爷的爷爷的年龄只怕还要大些,既要我移一步说话,我如何可不听。”竟重又走回五老身边,道:“请!”

这番举动,叫所有人都哭笑不得,但金凤娇这面,至少已放了心。

五老神色凝重,一齐拱手,道:“请。”

水莲柔叫:“一灵,不要走远了。”

一灵回身点头:“好的。”走出数十步,果然停步。五老者开始问话,一灵始终笑嘻嘻地,要正经不正经,金凤娇等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只是伸长脖子看着。

顾大娘突然一脸肃然的对金凤娇道:“他是你什么人。”

金凤娇横她一眼,一昂头,傲然道:“他是我的未婚夫婿,怎么?”

顾大娘一撇嘴,“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斜一眼万小霞,万小霞早已黯然垂头。

金凤娇听顾大娘骂一灵,大怒,叫道:“你才是个老东西呢。”水莲柔忙拉她手,两个一齐看着一灵。

这面,一灵停下,五个老者也就住脚,那大头老者道:“我来介绍,我姓赵,赵肃。”逐一指着身旁四老,道:“刘冲,肖春阳,管智明,戴海生。”

一灵一一拱手,笑嘻嘻道:“久仰,小子王一灵。”

当赵肃介绍名字时,其余四老一齐凝神看着一灵,见一灵一脸漫不在乎,眼中都流露出失望之色。

戴海生突然道:“请问小哥,你在哪里久仰我们?”他是五老中个子最矮的,说话声音却最高,嗓子里总有一股火药味。

一灵笑嘻嘻:“是在戏台上,上月在南京城里,我带两位夫人逛庙会,有一本戏,上面几位老神仙,和诸位老人家一模一样,都是白胡子白头发,却又红光满面的。”

“你。”戴海生牛眼一瞪,随即一甩袖子:“胡扯。”

一灵嘻嘻笑,心想:“谁知你是哪只坛子里的老乌龟,你要跟我将,我就将死你。”

刘冲却是呵呵而笑,他名字有个冲字,为人却一点也不冲,胖乎乎的脸总是笑眯眯,和庙里的弥勒佛差不多。一灵对他最有好感,一灵最没好感的,一个是戴海生,另一个是管智明,管智明高而瘦,脸上皮包骨,却还总是扳着,一付杞人忧天的样子。一灵这样的乐天派与他自然合不来。

管智明肃然道:“请问小哥,方才小哥所用剑术是何名字?”这问题先前赵肃问时,他开口阻止,这时自己倒问了出来。一灵本想刁难他一下,恰看见水莲柔两女伸长了脖子在向这边望,顿时烦了起来,道:“回头是岸,问完了没有。”

“回头是岸?”五老齐声发问,一灵倒给他们吓了一跳:“是啊,怎么,错了吗?”

五老互相对视,均是一脸迷惘之色。

管智明突地拱手作揖,道:“多谢小哥剑下留情,饶了我们五个老命。”

他这一招莫名其妙,一灵又好气又好笑,懒得伸手相扶,冷笑道:“你这位老人家,怎么随便给人作揖,跟你说,我剑下根本没什么留不留情,取你几个的老命,我一没兴趣,二也真没这个能耐。”

管智明摇头:“不然,小哥这一招龙抬头若使全了,我们五个哪还有老命。”

一灵真有点气急上火了,叫道:“你这老人家,我早说过了,我这一招叫‘回头是岸’,不叫什么‘龙抬头’。我已尽了全力了,你未必硬要我领你个大人情不成?”

他一脸气急败坏,管智明顿时愣了,看看赵肃四个,喃喃道:“难道我们真看走了眼?”

赵肃四个也是一脸茫然。

管智明始终不甘心,道:“请问小哥,你这剑术总共几招。”

“两招。”

“两招?”五老又是一齐出声,管智明还不相信,盯上一句:“真的只有两招?”

一灵懒得理他,从他颈后看过去,明里似乎看金凤娇两个,其实眼光大半在万小霞身上。心中色心生出,眼光里竟将三女都剥光了衣服,细细比较,不由呼吸加快。

管智明却是死缠烂打,身子略移,挡住了一灵视线,一灵大怒,道:“我看我两位美人,干你鸟事,你以为你长得高啊。”

换了常人,放着敬老尊贤的理儿不说,光凭五老吓死人的实力,就决不会发燥火,偏偏无论是融入一灵体内的还是寄居体内的,都是不可一世的人物,说发火就发火,全未把五老放在眼里。

说来也怪,小子发狂,五老却是宽容得很,连戴海生也不过鼓鼓眼睛。

管智明甚至微微弓了弓身,道:“请问小哥,那另一招,又叫什么名字。”

“苦海神灯,这样吧,我演给你们看看,免得你们又疑心生暗鬼,又当成什么龙伸爪蛇甩尾巴的。”

一灵大不耐烦,拔出剑,将“苦海神灯”演了一遍。

他剑一动,五老眼中齐放光芒,那份惊喜,就好比瞎子突然见了太阳般,一灵剑招使完,方要收剑,赵肃突然冲上来,抱着他手,激动的道:“使完它,求求你,四十年未见了啊,让我们看清楚。”

一灵给他吓了一跳,甩开手,道:“你干什么?跟你说,这一招就这么多,别疑神疑鬼的,以为我又留了半截子。”

赵肃的举动引起了金凤娇几个的担心,齐奔过来,金凤娇老远就叫:“一灵,做什么?”

一灵迎过去,这次却没搂两女的腰,因为万小霞也正迎面过来。道:“没事。”回头看看一脸迷惘的五老,笑道:“这五位老人家年纪大了,脑筋有点不大清爽。”

这时顾大娘和万小霞也走了过来。顾大娘对五老道:“少主的仇,你们还报不报了?”

五老对视一眼,管智明道:“当然要报,只是……”看着一灵,一脸的迷惘。

他们的话和五老的情形都落在一灵眼里,一灵看一眼万小霞,心中一动,走到顾大娘面前,正色道:“顾大娘,说句实话,金龙瑞到底是不是你或者你们的人害死的?”

顾大娘老眼一瞪,道:“不是。”

这时管智明接口,道:“王小哥,金龙瑞确实不是我们害死的,若是,我们绝不否认。”

他这话,金凤娇几个都信,确实,以五老如此实力,实在已用不着否认。

一灵点头:“我信你。”回身看向刘世荣道:“刘老伯,刘梅小姐是不是真的没回府?”

刘世荣走上两步,道:“是。”看着顾大娘和五老道:“你们说小女杀了云飞,我不知道,也不相信,这事既然闹出来了,我是要问一问的,看小女在你们万家到底出了什么事。起始我以为你们万家不过是一家殷实商户,没想到竟是拥有如此多武林绝顶高手的武林世家,但不管你万家有多狠,我刘家多么不堪一击,小女若受了委屈,我这做爹的是一定要替她讨个公道的。”说到这里,心中激愤,眼眶有些红了。

一灵看着顾大娘和五老道:“你们的话我信,刘伯伯的话我也信。这样好了,都给我个面子,谁也别再逞强斗狠,咱们静下心来查一查,看这中间到底有什么鬼。”

五老一齐点头,道:“这主意好。”顾大娘虽有点不甘心,但五老即开了口,也只有点点头。

刘世荣道:“如此甚好,这样,以你们的实力,反正龙潭虎穴也不怕,不如就住到我家里去,我说一句,小女若受了委屈,我要讨个公道,但小女若真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我也一定给你们个公道。”

金凤娇插口道:“还有我哥哥的死,也绝不能由你们说了算。”

刘冲笑眯眯道:“是个好主意,咱们就住刘府去,咱们少主的命,刘家老爷的公道,金龙瑞疑案,三桩事,咱们不闹个水落石出,决不出府。”

一灵大喜,道:“如此,请。”眼光向万小霞一溜,偏偏顾大娘又看见了,老牛眼一瞪。一灵不由吐了吐舌头。

金龙瑞灵堂设在刘府。金凤娇到哥哥灵前,哭得昏天黑地。水莲柔悲痛不如金凤娇,但加了一份歉疚,也哭了个发昏章二十一,只一灵一滴眼泪也没掉,头倒扎实叩了几个,边叩头边嘀咕:“大舅子啊,你阴间有灵,可千万莫怪我娶了你妹妹还夺了你老婆,我向你的英灵保证,对你妹妹和你老婆一样好,决不让她们哪个吃亏就是。”

一会儿,万小霞由刘冲陪着,也来给金龙瑞上香。金凤娇始终疑愤不消,本要阻止,却给一灵拉住了,俯耳道:“这是在你哥哥的灵前,不要乱来。”金凤娇不甘心的伏下,却又瞪他一眼,道:“什么你哥哥,我哥哥也是你哥哥。”

一灵点头不迭:“对,对,我哥哥也是你哥哥。”气得金凤娇掐他。

万小霞上了香过来,对金凤娇道:“金姐姐,你莫太伤心了,小心哭坏了眼睛。”

她说要别个莫哭,自己眼里却含了一泡泪,金凤娇本想给她个脸色看,看她这个样子,倒不忍心了。相处虽然不长,但万小霞的天真纯善、柔弱斯文几乎是写在脸上的。对这样一个女孩子,谁也不忍心去呵责她。何况金凤娇只是心直口快,内心里其实也是个善良的女孩子。

一灵在一边盯着万小霞的泪脸,心动魂摇,感叹:“老天,真真我见犹怜。”顾大娘不在边上,他可以放心大胆的看,却突然屁股上一痛,差点跳起来,原来他虽缩身金凤娇背后,金凤娇看不见,却躲不开水莲柔的视线,掐了这好色郎君一下。

金凤娇、水莲柔两个都正伤着心,又是在刘府,这姑嫂共事一夫的烂糊糊便揭不开锅。因此一灵独居一室。一灵是一夜也离不得女人的。若光是金凤娇两个到也罢了,究竟已尝过了味道,偏偏钻出个万小霞,这下可刺激得一灵坐卧不宁,那份罪,可真受大了。金凤娇两女一门心思伤心,他却一门心思打万小霞的主意,偏偏顾大娘母大虫似的,盯得死紧。

一灵早看出来,赵肃五个武功虽强极,对他却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尊敬,其实现在整个刘府上下,除了一个顾大娘,每一个人都对一灵心怀敬意,尤其是刘世荣,敬意之外,更多了一份感激,万家如此神秘,五老武功如此之强,若不是一灵,威震江南的刘家真要栽一个大跟头,只怕还要连带上其他三家一齐遭殃。

但偏偏就是一个顾大娘便阻止了一灵一亲芳泽的机会。

对于女儿杀夫逃归,刘世荣当然不能全由顾大娘等说了算,要调查一番。万家远在衡阳,刘世荣抽不开身,便差人送书到衡阳,委托那一带的朋友代为调查。远路迢迢,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金龙瑞遭害的事,刘家是地头蛇,查起来倒方便些。然而查了几天,却查不出半点头绪。疑点仍然只指向顾大娘一面。但一灵在中间和稀泥,而没有他撑腰,至少架是打不起来,因为顾大娘一面实力实在太强,可以说,若无一灵,五老中任出一个,便可就刘、张、金三家一锅端了。对这一点,金凤娇是既骄傲又恼火,骄傲的是心上人真真了不起,恼火的则是这混蛋实实不肯出力。

拖了几天,一灵快憋疯了。不说搂着两位美姐姐颠鸾倒凤,就是摸摸手搂搂腰,两女也以这样对死人不敬,大加拒绝。

这日黄昏,一灵吃了饭,不想上灵堂里去,一个人在刘府花园里逛。想去找万小霞,又怕给顾大娘赶出来,心中火烧火燎,实是极不好过,正乱转圈子,突然眼前一亮。

一丛翠竹旁,立着一个女子,穿着水湖绿的宫装,恰与身旁的竹子同色,若不经意,还真看不出是个人来。

这女子约摸三十来岁年纪,相貌虽不能与万小霞诸女比,也算得上是个美人,尤其那种成熟少妇的风韵,较万小霞这种青毛桃少女,另有一股撩人的味道。

这女子想必也是来园中闲步,躲藏不及,这时见一灵直勾勾看过来,慌忙转过身。

一灵心里正撩得慌,也不管这女子是谁,反正看见了,先撩拔撩拔再说。

情魔对付女人,自有一手。也不走过去,却背了手,吟诗道:“‘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好诗,写得好,不过若无那丛竹子,尤其若是竹子上不倚着那位佳人,这诗人空有满腹之才,怕也只吟得出‘日暮倚石头’的句子了。”

他说的有趣,那女子忍不住扑哧一笑。

一灵忙作下揖去:“夫人请了,小生王一灵有礼。”拿腔作势,倒象唱戏。

那女子慌忙回身还礼,却又忍不住好笑,不由发嗔道:“你这人。”

一灵笑道:“我这人可是有福的人,别人好意去找也找不着的美女,我瞎走竟也遇上了,这样的福气,连我自己也佩服呢。”

那女子又是扑哧一笑,抬起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在一灵的脸上溜来溜去,道:“你胆子真大,你可知我是谁?”

一灵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夫人是位大美人。”

那女子幽幽的看着一灵,突然转身,道:“你若真有胆子,那就跟我来。”

一灵大喜,所谓色胆包天,怎么会没胆子,紧紧跟上。

分花拂柳,到了一栋小楼前,那女子直走了进去。一灵这时早忘了这是在刘府,这女子也许是刘世荣的姬妾,万一闹出来了可是个大麻烦,一头跟了进去。

那女子一直不曾停步,入房,上楼,直入香闺之中,一灵亦步亦趋跟着。方入房中,那女子突然地转身,眼中似笑非笑的看着一灵,道:“你贼胆真大,怎么可以跟着我上来?你想偷什么?”

这话里充满着无穷的诱惑,一灵跨上一步,猛地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笑道:“我想偷你。”触手处,只觉丰润无比。

那女子嘤咛一声,双手撑着他胸,喘气道:“你敢。”

“我当然敢。”一灵笑着,伸嘴吻去,那女子慌忙躲闪,但如此近在咫尺,又如何躲得开,闪了两下,终于给一灵吻住了嘴唇。

两唇甫接,那女子身子顿时软了,撑着一灵胸前的手慢慢的环住一灵脖子,身子紧紧帖了上来,口唇微张,放一灵舌头进来,更热情如火的吮吸着。一灵大乐,只觉怀中的身子丰润绵软,而又火热妖娆,比水莲柔两女,另有一番动人韵味,激情狂涌,一面拼命吮吸,一面将双手去她丰臀肥乳上乱摸。而那女子一双手也在他背上激情的抚摸着,正觉受用,猛地背心一麻,然后是一路麻下去,那女子一双手,熟练无比的从上点下,几乎点遍了一灵督脉上的全部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