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灵鹫飞龙 > 第 10 章 再度中计
第1节 再度中计(1)
葬了金龙瑞,刚过头七,忽接到洛阳大侠方剑诗帖子,请江南四大家主人去喝他六十大寿的寿酒,同时推举明年二月初二侠义道主盟之人。
得到帖子,刘世荣、张炳南两个都十分高兴,刘世荣道:“四十年前,大愚罗汉大显神威,力拼天龙、灵凤,使天龙解散天龙教,灵凤缩回灵鹫宫,我侠义道威风大长,武林更安闲了四十年。眨眼间四十年过去,又逢盛会,想起来直叫人气血沸腾,好不兴奋。”
张炳南也道:“是呀,四十年前那场大赌,犹在眼前,那一回,眼见天下尽归天龙之手,大愚罗汉以绝大智慧,盖世神功,终于逼和天龙,灵凤。嗨,天龙灵凤,绝世之英雄,想当年泰山顶上,三人翻翻滚滚,苦斗七昼夜,那种神功,那种威风,当真可让天地变色。”
两人豪性飞扬,听得金凤娇、水莲柔两女眉飞色舞。金凤娇道:“两位伯伯当年莫非在泰山封禅顶上,亲眼目睹过大愚罗汉及天龙、灵凤的雄姿?”
刘世荣、张炳南一齐点头。两人对望一眼,张炳南道:“生而有幸,我们都是世家子弟,这种千古难得一回的大斗,凡是武林中人,谁不想亲眼目睹,当时泰安城里,几乎给蜂拥而至的武林人挤满了,但能上得泰山封禅顶的,却并不多,都是黑白两道有名望的宗主大侠或一方豪霸,带着各自的门人弟子。其余人只能呆在山下,我和刘兄,便都是跟着父亲上的山。”
金凤娇神往道:“真好福气,我若早生几十年,也一定上山亲眼看这一场龙争虎斗。我也有资格的是不是?”
刘、张两个都笑了起来。刘世荣道:“不能目睹那场大斗确是练武人的遗憾,不过侄女不必抱憾,这次赶上了啊。”
“这次怎及得上次?大愚罗汉圆寂了,天龙、灵凤也是久无消息,只怕也早死了。又到哪里去览当时那丰神绝世的英雄?”金凤娇神消气沮。
“不然。”刘世荣、张炳南一齐摇头。刘世荣道:“大愚罗汉四十年前,已有百岁高龄,五年前圆寂,也就是一百三十五岁,象内功到了他们那种层次的人,寿命几乎也相差无几。当年决斗时,天龙不过六十八岁,灵凤更年轻,不到六十岁,到明年二月初二,四十年期满,刚好百岁多一点点,若以大愚罗汉的寿限类推,他们还有三四十年好活,此次大斗,比上次只会更精彩。”
水莲柔担心起来,道:“啊呀,天龙灵风都在,大愚却圆寂了,侠义道岂非要大落下风?”
金凤娇也担心的道:“是啊,这可怎么是好。”
刘世荣、张炳南却是了无忧色,刘世荣道:“侄女担心得有理,不过依我想,我侠义道为武林正统,名门俊逸,代有英才,尤其为首的五大门派,更是每一代都要出几个了不起的人物。四十年过去,难道就没有几个绝世的英雄产生?况且又是知道四十年后还有一场大斗的,五大派就不培养几个了不起的人物出来?不可能吧。另外,以大愚罗汉的绝世智慧,想必也会虑及到这一点,而留有后手吧。”
张炳南道:“侠义道这次籍方剑诗六十大寿推举主盟之人,只怕正是五大派商量好了的,两位侄女届时只管看着,一定会有绝世的英雄出世。”
“况且,就我们四大家也出了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啊。”刘世荣突然语出惊人。张炳南看他一眼,随即明白了,笑嘻嘻的看着始终漫不经心的一灵,道:“王贤侄身怀绝世之技,一剑退五老,这种武功,当世可找不出几个。”
“我?”一灵吓了一大跳。
“是。”刘世荣笑嘻嘻接口道:“而王贤侄是凤娇侄女的未婚夫婿,当然可以算我们四大家的人。四大家完全可以推举他竞争侠义道盟主之位。”
一灵双手连摇:“这个不行。”
“为什么?”刘世荣、张炳南齐问。
“这个……”一灵傻了眼。
刘世英杰、张炳南又如何会知道,天龙也已圆寂,而面前的一灵,正是天龙的唯一传人,他又怎么好替侠义道去出头。
“我……我只对女人有兴趣,对当盟主毫无兴趣。”一灵惶急之下,冲口而出。
这下轮到刘世荣两个傻眼了。
金凤娇、水莲柔两个本来喜滋滋的,这时均是又羞又气,齐齐扳起了俏脸,盯着一灵。
一灵抓耳挠腮:“真的,我只想每天陪着两位姐姐,至于打打杀杀,争名夺利,实是毫无兴趣。”
“没出息。”金凤娇重重的哼了一声。
“这个好办。”刘世荣愣了一下,回过神来,道:“我和张兄来保媒,让王贤侄娶了凤娇侄女,你夫妻联手,去泰山封禅顶上露一露威风。”
“还有莲姐呢?莲姐也要嫁给我。”一灵叫。
水莲柔一张脸顿时赤红如血,头垂到胸前,金凤娇也是一脸火红,尴尬的去看刘世荣两个。
水莲柔与金龙瑞订亲的事,刘世荣两个当然有耳闻,听一灵这么叫,两个都大惊失色。但他两个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看了两女神色,便知道中间已有隐情,反正金龙瑞已死,既然金凤娇不反对,何不做个顺水人情?
张炳南呵呵笑道:“只要莲柔侄女有意,就由我来保媒,两位侄女一齐嫁给贤侄。“
水莲柔本来极为担心,这时吁了一口长气,衽裣为礼,道:“多谢张伯伯、刘伯伯。”
张炳南两个相视而笑,刘世荣道:“事不宜迟,咱们武林中人,也不必管那么多繁文行节,今天撒帖子,明天成婚,两位侄女以为如何?”
金凤娇两女喜滋滋地,相视一眼,一齐点头。不想一灵站起来,对刘世荣两个施礼:“两位大侠索性好人做到底,再替我保一桩媒。”两女顿时懵了。
“是谁?是不是万小霞?”金凤娇咬着牙叫。
一灵摸摸鼻子,缩头缩脑的道:“是……是。”
“好啊,人家伤心断肠,你却去外面风流,你……你对得我住?”金凤娇气得眼也红了。
一灵忙道:“我不是故意的,是在查凶手时碰上的。若不是亏着她,杀你哥哥的凶手还找不出来呢。”
金凤娇神情顿缓:“真的?”
“我可对天发誓。”一灵指天誓日。
水莲柔忙道:“好了好了,早知道这种事是难免发生的,不过你知道人家答不答应?”
“这色鬼肯定是已经……”金凤娇说着,瞟一眼刘世荣两个,忙又住口,只狠狠的瞪着一灵。
一灵不好意思的扯扯耳朵,道:“是……”
刘世荣两个呵呵笑。刘世荣道:“既然如此,包在老夫身上。”当即请出五老、万小霞、顾大娘。刘世荣说了保媒之事,顾大娘却就跳起来,怒叫:“不行。”
刘世荣没想到她这么激烈,道:“为什么?”
“这小无赖已经有两个老婆了,难道要娶小霞做小?”顾大娘吼。
这话有理,万家如此势力,万小霞可绝不是做小的人。
一灵嘻嘻笑:“是我的老婆,便一般大小,没有谁大谁小的。”
“你住嘴。”顾大娘吼。
“但小霞已是我的人,你阻拦也没有用。”一灵全不怕她。
顾大娘顿时如遭雷击,呆了一呆,回身捋起万小霞右臂袖子,一声惨叫,一跤跌坐在椅子上。
万小霞慌了,忙替她抚胸捶背,哭道:“乳娘,乳娘,你别吓我。”
顾大娘怔怔的落下泪来,牵着万小霞的手,哭道:“小霞,你这么柔弱,嫁给这个小无赖,叫乳娘怎么放心得下呢?”
万小霞也是泪水满脸,却道:“乳娘,你放心,大哥是个好人,他会善待我的。”
一灵走拢来,诚恳的道:“大娘,我会对小霞好的,我对天发誓,若亏待了小霞,叫苍天罚我这一生再也见不到女人。”
金家上下于是大忙起来,张灯结彩,大撒喜帖。闲的只有一灵一个。尤其到晚间,万小霞给顾大娘拦着不许见,金凤娇两女也将他挡在门外,一灵放着三位娇妻,却空枕独卧,心中暗暗发狠:“明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第二天举行婚礼。金家是世家,贺客盈门,热闹非凡,却也是议论声一片。无非金大小姐千金之体,怎么三女共嫁一夫?幸亏金府下人口紧,这姑嫂共事一夫的消息倒没传出去。
拜了天地,牵入洞房。一灵先入万小霞房中来,顾大娘果然在屋里,见他进来,叱道:“算你小子还有良心。”一灵也不还口,待顾大娘退了出去,一灵揭了盖头,抱着万小霞先亲一个嘴。
万小霞又羞又喜,软倒在他怀里,道:“大哥,你应该先去凤姐或莲姐房里的。”
一灵嘻嘻笑:“不急。”耳朵始终跟着顾大娘脚步,待她入房,一把抱起万小霞,道:“咱们换个房子。”径入水莲柔房中来,揭了盖头,也亲了一个嘴,一把抱起。
水莲柔是惯了的,万小霞却是第一次,见一灵亲水莲柔,羞得忙闭上眼睛。
再到金凤娇房里,将两女往床上一放,揭了金凤娇盖头,搂着就是一顿猛亲,一双魔手更抚臀揉乳,上下交攻,直叫金凤娇娇喘吁吁,情欲大动,这才放手。
因为他知道,这里面只有金凤娇的怨气最大,最不平衡,所以先得把她降伏了。
等扶金凤娇起来,她已是媚眼如丝,身子软得象一只小猫。旁边两女,水莲柔见得多了,见怪不怪,万小霞却是紧闭双眼。
一灵呵呵笑,道:“小霞,再不睁开眼睛,我可要脱你衣服了。”
万小霞忙睁开眼睛,惊道:“不。”
她那样儿,象极了一只受惊的小鹿,水莲柔大是怜惜,一把搂过,对一灵嗔道:“一灵啊,不许你吓小霞。”
万小霞有了依靠,紧偎在水莲柔怀里,怯生生的道:“莲姐,你真好。”
金凤娇笑嘻嘻过来,拉着万小霞的手道:“你不是给他弄过了吗?怎么还怕?”
万小霞大羞,低声道:“但是……这样……好羞人。”
金凤娇两女齐笑,金凤娇风情万种的瞟一眼一灵,道:“这色鬼啊,就是会使坏。”
这一眼叫一灵的骨头都酥了,道:“丈夫不会对妻子使坏,叫她们欲仙欲死,那叫什么丈夫,三位好老婆,来吧,让我们大战三百回合。”张开双臂,将三女一齐压在了床上。
一番疯狂,终于安静下来,万小霞方美美的闭上眼睛,突然想起一事,道:“啊呀,大哥,赵爷爷几个要我问你一桩事的。”
她开口,一灵已经知道了是要问什么事,大不耐烦,道:“累了,累了,明天再问,现在要睡觉。”
水莲柔帮腔道:“就是。”
他不想听,金凤娇两个却来了兴致,金凤娇道:“什么事?”水莲柔轻轻点一灵鼻子:“一灵啊,对小霞不可以这么不讲理的。”
万小霞道:“就是啊,你不让我问,明天万一我不记得了,赵爷爷他们岂不要怪我。”
一灵哼了一声:“怎么会忘呢?”
“那可难说。”水莲柔道:“你这个坏家伙,跟我们姐妹在一起,总是疯疯癫癫,弄得我们神魂颠倒的,不知多少正经事没做呢。”
一灵哈哈笑:“什么正经事?只要不忘了和为夫上床乐一乐,其它的,全当他耳边风。”
“你当然是。”金凤娇捶他,对万小霞道:“好妹妹,你问,他若不答,我们要他今晚睡不了觉。”
水莲柔帮腔道:“就是。”
一灵叹了口气:“老婆多了,就是麻烦多。好吧,小霞要问的,我知道,是想问我,和天龙有没有渊源。”
“什么?”听到天龙两字,金凤娇两女齐齐一震,水莲柔看着万小霞:“是这样吗?”
万小霞点头:“是的。”
金凤娇两女又惊又喜,金凤娇道:“难道你和天龙竟有什么渊源?”水莲柔道:“难怪你本事这么大,凭一人之力,就可打得两会服服帖帖。”
万小霞道:“什么打得两会服服帖帖?”
水莲柔将一灵的英雄事迹说了,万小霞不住惊叹,缠着一灵道:“好大哥,你与天龙到底是什么关系嘛。”
一灵享受着她的娇柔,却就是不开口。
金凤娇道:“小霞妹妹,你的赵爷爷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他们莫非发现了什么?”
万小霞还在犹豫,金凤娇道:“好妹妹,难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吗?”
“不。”万小霞摇头:“我对两位姐姐不会隐瞒的。两位姐姐知不知道,我们万家有什么背景?”
金凤娇、水莲柔对视一眼,一齐摇头。金凤娇道:“我们只知道,你赵爷爷五个都是武林超一流高手,实难想象,你万家怎会网罗到这等人才。”
“笨死了。”一灵插口:“不知道还不问问为夫。告诉你们吧,万家是天龙教地字坛坛主万佛春的后人,赵肃五个,是天龙教地字坛、人字坛两坛早年九大香主中的五个。”
“真的?”金凤娇两女一齐坐起,倒把一灵吓了一跳:“干什么呀,大惊小怪的。”揽两女睡倒,两女却一齐看着万小霞。
万小霞点头,道:“是。万佛春是我爷爷,我爹爹娶了我娘,我娘是人字坛坛主的女儿,人字坛没有男性继承人,地、人两坛便合二为一了。”
“天老爷。原来你们是天龙的人?”金凤娇两女倒吸一口凉气,皆是半天做声不得。
天龙昔年席卷天下,三坛十五香堂,百万弟子,好手如云,自泰山封禅顶战平,天龙依誓言解散天龙教,百万弟子风流云散,无数奇材异通之士,隐居深山大泽,匿迹市井红尘。四十年来,所有的人,明里暗里,都在打听他们的下落,要知道,天龙昔年网罗了天下三分之二的好手,这是一股怎么样的力量,他们虽隐世不出,却又有谁敢小视他们的存在。
而万小霞一只手里竟然握着昔年天龙教的两坛人马,叫金凤娇两女如何不吃惊。
万小霞年纪小,性子单纯,对权势名利认识不深,于金凤娇两个的吃惊程度也不甚理解,道:“我们确实是天龙旧属。本来四十年前教主和我们约定,到今年的二月初二,他老人家会重新召集大伙儿,重建天龙教,在明年二月初二,龙抬头的日子,在泰山封禅顶上,与天下英雄再决雌雄。可这么些年,他老人家却一直音信全无。赵爷爷他们都很着急,后来见大哥用的两招剑术,与教主他老人家天龙七剑中的两招极为相似,偏偏大哥他又赖皮,死不认帐,所以赵爷爷几个叫我问大哥,看他与教主到底有没有渊源,若有,教主他老人家现在在哪?”
听了万小霞的话,金凤娇两女的震惊是可以想见的。原来她们只知道她们的心上人很厉害,很了不起,再想不到他与那绝世之雄天龙还有渊源。
“难怪你只手伏两会,一剑退五老,原来你和天龙有渊源,快说,天龙是你什么人?”金凤娇按着一灵一阵猛摇。水莲柔也眼睁睁的看着一灵。
一灵闭着眼睛,任金凤娇摇。心儿却似乎回到了嘉陵江畔,恶鬼滩旁。清冷的月光下,那个老僧默默的念着佛经。谁想得到,救人千万的大拙菩萨,竟是昔日纵横天下的绝世之雄天龙?
“难怪师父要将自己封闭在石壁里,原来他是不想他的旧属来寻他,再生烦恼。师父既无意争雄,我又瞎凑什么热闹,搂着三位娇妻,过我们风流清闲的日子岂非萧洒得多?”一灵打定主意,睁开眼来。
金凤娇已是大发娇嗔:“你若再闭着眼睛装庙里的神仙,我就要生气了。”
水莲柔也道:“是啊,一灵,说吧,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万小霞道:“大哥是不是天龙他老人家的弟子?”
一灵看着三女,嘻嘻一笑:“真要我说?”
三女一齐点头。
“那有什么赏赐?”一灵涎着脸。
“这无赖。”金凤娇气得捶他。万小霞为难道:“我们能有什么东西给大哥。”
“有的。”一灵叫:“每人一个香吻。否则,打死我也不说。”
三女面面相觑,均是又好气又好笑。金凤娇捏着他的鼻子,恶狠狠的道:“你是不说?”
水莲柔心儿软,道:“罢了,犟他不过的。”送上红唇,在一灵唇上吻一下。
万小霞红了脸,学着水莲柔,也吻了一下。两女都吻过,金凤娇便也只好从善如流了,笑骂:“真真是个无赖。”
万小霞点头:“大哥真的有点无赖。”
水莲柔笑道:“无赖,说吧。”
“真香啊。”一灵咂咂嘴,道:“好吧,我说。昔日力斗两会,我是一灵和尚,今夜大战三女,我是王一灵公子。至于什么天龙啊,地虎啊,本公子是一概不知。更扯不上半点亲戚关系。”
“不行。”三女一齐发嗔,齐叫:“不老实。”
金凤娇气虎虎的道:“占了便宜,却拿这些花招来搪塞人,姐妹们,绝不可饶了他。”
万小霞也娇嗔道:“是呀,大哥好坏,净骗人,不可以放过他。”
于是三女一齐发愤,摇的摇,捶的捶,个个弄得娇喘吁吁,一灵却是其乐融融。试想,如此三个光溜溜的美女围着发娇发嗔,丰臀款摆,玉乳轻摇,又如何不叫人美透了心。
三女施了半天刑罚,眼见一灵不仅不以为忧,反而大以为乐,顿时都泄了气。水莲柔道:“这个无赖,我们拿他没办法的。”万小霞撅起小嘴,道:“就是,大哥耍赖天下第一。”
金凤娇眼珠一转,道:“我有个主意。我们穿了衣服,各自回房去……”
话未说完,一灵已直跳起来:“我的好姑奶奶,怎么出这等馊主意?”
水莲柔、万小霞一齐鼓掌:“好主意。”果真往床下爬。一灵大惊,张开臂,将三女一齐揽着,压在身下,叫:“使不得。”
金凤娇得意的道:“那你就老老实实交待。”
“这个……”一灵还在犹豫,金凤娇更不留情,一声叫:“姐妹们,开溜。”三女钻的钻,爬的爬,就要从一灵身下溜走。一灵大惊,死命压住,连叫:“好好好,我投降了,我交待,我交待。”
三女志得意满,齐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