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灵鹫飞龙 > 第 10 章 再度中计
第2节 再度中计(2)
一灵坐起身来,看着三女,道:“我先问一句,与天龙有关怎么样,与天龙无关又怎么样?”
万小霞道:“如果与天龙有关,就请大哥带我们去见天龙他老人家。”
“如果天龙已过世了呢?”
“不可能。”三女齐叫。金凤娇道:“昨日刘伯伯都说,天龙今年不过百余岁,绝不会就死。”
一灵一撇嘴:“他们知道个什么。”
 万小霞想了想道:“教主他老人家就算登仙了,也一定会传下弟子,我们就去找他老人家的弟子。”
“找到他弟子怎么样?”
“请他率领我地、人两坛十万旧属,再召天字坛人马,重建天龙教。明年二月初二,争雄泰山。”
一灵吐吐舌头,心想:“果然如此。”
金凤娇一推一灵,道:“别发呆,我问你,你是不是天龙弟子?”
一灵嘻嘻笑:“是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凤姐、莲姐你们是侠义道的人,如果我是天龙弟子,我们可成敌人了。”
“瞎说,”水莲柔道:“你是我们的夫君,你是什么人,我们也是什么人,怎么会成为敌人?”
金凤娇点头道:“是,夫妻一体,你是什么,我们也是什么。”
一灵想不到两女情深若此,心中感动,去两女唇上各吻一下,道:“真是我的好姐姐。”
金凤娇兴奋的道:“那你是承认了,你是天龙传人?”
一灵叹了口气,道:“看你高兴的,就算我是天龙传人吧,对你有什么好处?”
金凤娇道:“什么话,如果你是天龙传人,也就是新一代的天龙,那我们是你的妻子,想想明年泰山大会,将有多少羡慕的眼光看着我们?”
水莲柔道:“是啊,俗话说夫荣妻贵,我们的夫君是天下第一人,我们脸上,不知有多光彩呢。”
万小霞道:“我从小做梦,就希望我未来的夫君是象天龙一样叫万人景仰的大英雄。”
“英雄有什么好的?”一灵愁眉苦脸:“天天打打杀杀,争的虚名,抢的薄利。其实人生不过百十年,好时光更是不多,为什么不利用这时光,挽着自己的心上人,倘佯山水之间,沉醉柔情之内,做一个快活神仙?”
“真没出息。”金凤娇叫。
水莲柔道:“是呀,一灵,天天陪着心上人固然好,但男子汉天生是要做一番事业的,若是天天陪女人,人家会说你沉迷女色呢。”
“沉迷女色有什么不好?”一灵叫:“女人是这世上最美最纯最柔最真的一群仙子,比最美的花还要美十倍,比最醇的酒还要醉人百倍,我就喜欢整天陪着你们。给你们醉得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都昏昏乎乎的。”说着摇头晃脑。
三女齐笑。万小霞道:“要我哥哥就不是这样,他整天想的,乃是怎么做一个了不起的大英雄,将来辅佐天龙,扬名天下,可惜他却死了。”说着,不免眼圈发红,水莲柔忙伸臂揽着她。
金凤娇道:“我哥哥也是,他为了练武,二十多岁了还不娶妻,说至少也要等到明年二月初二之后,哥哥实在是个最有志气的人,可惜却英年早逝。”她眼圈也有些发红,一灵府身吻她,道:“好了,好了,不要伤心了。”
金凤娇揽着一灵的脖子,柔情无限的道:“一灵,你若真是天龙的传人,你就发奋图强,明年夺得武林霸主之位。那么,哥哥即使在九泉之下,也会为有你这么个妹夫而高兴的。”
一灵最驾不住的就是女人的柔情,她这么柔情款款,一灵心头一热,几乎就要冲口而出,承认自己不仅是天龙的传人,而且可说是天龙的翻版。天龙的传人即便学尽天龙神功,功力火侯与天龙也是不可同日而语。而以佛门无上绝学传灯大法融入一灵体内的,却等于就是天龙自己,甚至拥有更年轻的体魄。
但一灵随即就克制住了自己,他不用脑子也想得到,这句话只要一出口,他立即就会成为武林注目的中心,无数的人会蜂涌而来,无数的事也将蜂涌而至,他将再没有一刻钟的安生日子。更莫说每天消消停停的拥着三位美娇妻,春困不知日高起了。
这一瞬间,一灵下了滔天的决心,决不泄露自己的身份。他在心里叫:“要我每天去争名夺利而没有时间爱女人,我宁可死。”
一灵叹了口气,用一种伤感的语调道:“好姐姐,你说得我心都酸了,这时候,我真希望我是天龙的传人,以不世绝技,在明年的泰山大会上,尽败天下英雄,替自己,替三位美娇妻,也替凤姐、小霞的哥哥争光。”
他说得天愁地暗,一腔伤心,三女顿时都信了他,虽然心中失望,却均觉一灵真情可嘉。
金凤娇揽着一灵,道:“算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万小霞也伸手过来抚慰一灵,道:“好大哥,这怪不得你的。”
一灵苦着脸:“真的不怪我?”三女一齐点头。
一灵大喜,道:“真不怪我,那就再和我乐一乐。”翻身压住三女。
昏天黑地中,猛听得顾大娘在外面叫:“小霞,小霞。”
四个人一齐惊醒,才发觉早已是红日高挂。万小霞慌慌张张爬起来,应道:“乳娘,我在这里。”
顾大娘在外面愣了一下,道:“你在别人房里干什么?”
万小霞大窘,金、水两女均是又羞又窘,紧缩在被里,连呼吸也屏住了。不想一灵却直跳起来,笑嘻嘻叫道:“大娘,跟你说,不仅小霞在这里,我其他两位妻子也在这里,三女同床,你有什么指教?”
“哎呀。”三女齐叫出声,均羞得耳朵根子都红了。大被同床,他竟还在问别人有什么指教,竟有这样的人。金凤娇恨不过,猛地扳倒一灵,撕他的嘴,道:“你不出声会死人?”
水莲柔、万小霞也均是又羞又气,但看着一灵鬼叫连天,却又不自觉的好笑。到吃午饭四个才起来,三女辛苦一夜,肚中空空,便不喝酒,各端了碗吃饭。一灵陪顾大娘六个,刘世荣两个喝酒。
酒过三巡,刘世荣道:“王贤侄,我和张兄商量了,贤侄武功绝世,我们决定在此次侠义大会上,推举贤侄为盟主,若能成功,则我们四大家也跟着沾光。”
“不行。”话未落音,顾大娘已出声反对,道:“他是我们万家的姑爷,只能替我们万家出力。”
“大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刘世荣道:“不说以前我们曾是亲家,就现在,小霞凤娇,同为王贤侄的妻子,也就是一家人啊。咱们协力同心,一致推举王贤侄便是,又分什么彼此?”
其实一致推举一灵,这句话才是刘世荣真正要说的。一灵武功惊人固然不假,但万家五老的实力,放眼武林,只怕要五大派加起来才能够抗衡,有这股力量辅佐一灵,何事不成。刘世荣两个都是成了精的人物,这一点怎么会算不到?四大家空举着个牌子,没什么人物,万家实力惊人,没什么名望,两者结合,皆大欢喜。刘、张两个心里,这正是叮当响的算盘。听得顾大娘反对,两个都在心里笑:“这女人老糊涂了。”不想他们从根本上打错了算盘。
顾大娘扳着脸,道:“什么错了对了,不行就是不行,万家不想他当什么侠义道的盟主。”
一灵大喜,举杯道:“我敬大娘,哎呀。”原来金凤娇在下面踩了他一脚。
刘世荣、张炳南两个一脸尴尬,对望一眼,张炳南望向五老,道:“五位前辈,这事于双方都有利嘛,为什么不可以?”
五老比顾大娘和气,赵肃含笑道:“两位的提议本来很好,只是我们万家不习惯与人争强斗胜,所以不支持我家姑爷竞争盟主。”
张炳南两个始终蒙在鼓里,还想再争,金凤姣道:“刘伯伯、张伯伯,这事且先放一放,咱们还是商量一下,是今日启程还是等到明日?”
她这么说,一直提着心的万小霞顿时吁了口长气。她是天龙旧属,金凤姣却是侠义道四大家之一金家的女主人。按理说,金凤姣两个当然希望一灵做侠义道的盟主,可一灵偏偏也是万家的姑爷,又算天龙一方的人。金凤姣两个若坚持刘、张的提议,万小霞可就为难了。不想金凤姣此时竞如此大度。
万小霞心中感激,从桌低伸出手去,握住了金凤姣的手,金凤姣冲她微微一笑。水莲柔早将万小霞的神情看在眼里,这时挟了一筷子菜放在她碗里,道:“多吃一些。”话声中满是怜爱,万小霞更是感激。
顾大娘将水莲柔的举动看在眼里,始终扮着的脸这时漾起了笑意,道:“小霞性儿弱,你们要多照顾她一些。”
“两位姐姐最疼我了。”万小霞叫,三女相视一笑。
这时张炳南道:“江南四大世家,素来同进同退。不过朱家自朱龙侄儿夭亡后,朱家已没了男丁,剩下的两姐妹,大姐又进了皇宫,朱家就剩朱萱一个丫头了。这些年来很少露面。这次刘家有事,朱家离得最近却连问讯也没一个,所以我想,就不必等他们了,我们先走。”
刘世荣叹了一口气:“想当年朱老太爷朱心剑一代雄杰,号称江南第一剑,那是何等的英雄,想不到后人凋零至此。唉,朱家算是完了。”
金凤姣听着,想到自家命运,不免心中酸楚,手到桌子底下,握住了一灵的手。
一灵理解她这时的心情,凑嘴到她耳边,道:“我们生十个儿子,前九个都姓金,最后一个才姓王。”
座中都是武功高强之士,他用的又不是“束音成线”的功夫,虽是凑在耳边而言,几乎个个听得清楚。戴海生首先就哈哈大笑起来。一桌人皆笑,金凤姣大羞,狠狠的一掐一灵手指,但心里其实却喜滋滋的。要知道养儿跟母姓,就等于是男方倒插门,那时男方是极没面子的事,一灵肯这么做,正说明他的情深爱重。
金凤姣勉力收拾窘态,道:“两位伯伯即如此说,那就饭后动身。”
金家财大气粗,骏马轻车应有尽有。金凤姣本来说大家都骑马,一灵却偏偏要坐车,而赵肃五个也说要坐车,于是带了两辆大车,一灵四个,赵肃五个,分车坐了。顾大娘、刘、张皆骑马,前后自有三家家丁佣仆打点。
一灵坐车,无非好与三女胡闹,有时兴之所致,也不管天亮天黑,是荒郊还是闹市,便与三女胡天胡帝一番,弄得零云残雨,洒了一路,三女有时也知不好意思,奈何一灵的魔功实在太大,怎么也无法拒绝。
顾大娘对万小霞关怀备至,虽对他们这么大被胡来有看法,但她他在万小霞脸上看到的,是满脸按捺不住的喜悦,也就不开口了。
过长江,行了几日,金凤姣突然想起一事,叫道:“哎呀,真的,我们到了一灵的地盘啊,怎么不叫地头蛇请客?”
黄河以南长江以北的黑道帮会,以铁血盟称尊,过了长江,便可以算是到了铁血盟的地盘。
水莲柔、万小霞也想了起来,齐叫:“一灵请客。”
一灵全身上下摸摸,笑道:“我可是个死穷光蛋,拿什么请你们。”
金凤姣道:“不管,到了你的地盘,就该你请客,咱们这叫打秋风,你没钱,叫你的手下来,铁血盟七万儿郎,当今黑道第一大帮会,富得很呢。”
一灵愁眉苦脸,:“姑奶奶们,你们知道我是逃出来的,若给盟中兄弟发现了,非抓我回去做盟主不可,我缩头乌龟都做不赢,还敢做伸脖子公鸡?你们就饶了我吧。”
水莲柔想了想道:“也是,我们现在是去给方大侠拜寿,顺便参加侠义道推举盟主大会,而铁血盟是黑道帮会,还是不要掺杂在一起的好。”
一灵搂着水莲柔吻了一下,道:“还是莲姐最知道体帖人。娶三位妻子,来自水火不相融的两方,再做了铁血盟的盟主。黑道、侠义道、天龙旧属,天老爷,想想脑袋也要大了。”
三女都不作声,均觉心头闷闷的,一灵身份之复杂,确是武林罕见,一手牵着侠义道,一手扯着天龙旧属,屁股却还坐着黑道第一把交椅。若是平常时世,倒也罢了,偏偏时当天龙出世的前兆,正是风狂雨骤,波翻浪涌,一个不好,实不知会有何后果。
万小霞突然握着水莲柔、金凤姣的手道:“莲姐,凤姐,我好怕。”
水莲柔忙揽着她,道:“别怕,无论如何,我们姐妹绝不分开。”
金凤姣用力一握万小霞的手,道:“不管你是天龙,我是侠义道,总之一句话,我们都是一灵的妻子,一切都听他的,他向着天龙,我们也向着天龙,他向着侠义道,我们也向着侠义道。”
万小霞想了一想,坚决的道:“好,就算乳娘骂我,我也不管了。”三女三手互握,心中下定了不顾一切的决心。
确实,她们双方所受的压力都是很大的。水莲柔且不说,金凤姣和万小霞可都是双方的重要人物,天龙与侠义道一旦势成水火,她们两个便将身不由已的卷入相互敌对的阵营之中,而没有选择的余地。而按照今天的说法,一灵向着哪方,她们便全部跟向哪方,那就意味着势必有一方将背叛自己的阵营。
三女一脸紧张,一灵却在一旁呵呵笑,金凤姣嗔道:“你笑什么?”
“我笑啊,你们空紧张了。”一灵呵呵笑:“我啊,既不向着天龙,也不向着侠义道。两方若打起来,我就看就近的哪个山头最高,带着我的三位美娇妻到山顶上去,边喝酒,边看戏。”
三女啼笑皆非,却也都吁了一口长气,袖手旁观,比当叛徒总是要强得多了。
这日晚间歇宿,方吃过饭,刘世荣、张炳南兴冲冲的到了一灵四个的房里,刘世荣道:“贤侄侄女,好消息啊,我们侠义道出了个通天彻底地的人物,五大门派竟一致决定,推举她为盟主。”
“真的?”金凤姣、水莲柔两个均是又惊又喜,齐道:“是谁?”
刘世荣道:“是大愚罗汉的徒弟,名字叫寒月清。”
“大愚罗汉的徒弟?那一定真的了不起,只不过……”金凤姣皱起眉头:“这名字好像是个女孩子的。”
“没错。”张炳南一脸喜色道:“就是个女孩子。而且是个非常年轻的女孩子,今年刚刚二十岁。”
“真的是个女孩子?”金凤姣两个都有愣了。
大愚罗汉的徒弟,竟然是个女孩子,大五派竟还一致推举她为侠义道盟主。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一灵可来了兴致:“太好了,长得怎么样?”
“美若天仙。”刘世荣呵呵笑:“这最对贤侄的胃口了,不过我看贤侄没希望,一则你已有了三位娇妻,二则这位寒月清小姐有个外号,叫‘广寒仙子’,是任何男子都难以接近的。”
“太好了。”一灵摩拳擦掌,猛见到三女个个横眉冷对,忙陪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那个……嘿,你们知道的。”
三女又好气又好笑,水莲柔笑道:“我们知道你是个……”当着刘世荣两个,“色鬼”两字总算没有出口。金凤姣则哼了一声:“你小心着了。”
一灵忙点头:“是,是,一定,一定。”
刘世荣两个强忍着笑,张炳南正了正神色,道:“还有个不好的消息,灵凤出来了。”
金凤姣几个一惊:“是灵凤本人吗?”
“不是,但据说比灵凤还厉害。想得到也是,一个年轻女孩子,若没些真本事,敢代灵凤来参加天龙大会?”
“也是个年轻女孩子?”一灵惊喜的叫。
“是,而且同样非常的美丽。”
“太好了,叫什么名字?”
“李青瑶,外号‘昆仑玉凤’,现在江湖上已有人将她与寒月清并列,道是‘广寒仙子,昆仑玉凤,青瑶月清,并世双英。”
“天哪,天哪。”一灵死性不改,手舞足蹈,三女恨恨的,若不是碍着刘世荣两个,早出粉拳捶他了。
刘世荣道:“现在只有天龙没出来了,侠义道、灵鹫宫都换了人,天龙不知有什么变化?”
说到天龙,万小霞黯然垂首,金凤姣、水莲柔两个便也都不作声。
第二日上路,一灵一反常态,不再窝在车里,以倚红偎翠为乐,而是一路东张西望,不要说,是希望能看到那广寒仙子或昆仑玉凤了。虽然明知希望渺茫,却是心痒难耐。没希望也要试一试。
没想到美女没看到,却惹了桩祸事。东张西望之际,偶一抬眼,与路边一条汉子碰了个眼对眼。慌忙缩头,已是迟了。
那汉子是辛无影辖下龙、虎、豹三坛中豹坛的坛主花斑,一灵尚且认出了他,他更能认出一灵来。
马车一晃过去,花斑并未相认,但一灵知道这次是躲不掉了,果然,不久刘世荣就来招呼,道:“不知怎么回事,我们给铁血盟盯上了,怪事,四大家和铁血盟没什么过节啊。”眉头深锁,一脸忧色,也是,铁血盟数月前一战,轰动天下,急升为当世黑道第一帮会,四大世家可不想有这样的强敌。
他愁,金凤姣几个却乐了,一齐瞟着一灵,看他也是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金凤姣便道:“没事,让他们盯吧,有些人或许会哭,但你只管乐去。”
刘世荣听得莫名其妙,他虽是成了精的老江湖,却再也猜不透其中的玄虚。
到第三天,进入洛阳,古威、辛无影几个始终没露面,一灵多少舒了口气。
洛阳大侠方剑诗,是武当俗家弟子。武当发源于湖北武当山,内家拳剑虽震古烁金,却多是在南方传援,因为稍往北,就立着个少林寺,少林派卧榻之侧,当然不容他人酣睡。虽说佛道同源,究竟是分了枝的,牵扯到厉害关系,那是一定要扯扯清楚。
因此淮河以此,几乎全是少林天下,遍村遍寨,学的都是少林拳棒,其余如武当、昆仑诸派虽有传人,均不成气候。
唯有洛阳是例外,例外就例外在个方剑诗。
方剑诗本洛阳望族,在武当山学得绝艺后,回到洛阳。拳剑双绝,赢得了个洛阳大侠的名号。四十岁时,方剑诗开始授徒,一则自己功夫好,名声大,二则家族势力大,一时学者如云,十余年间,在洛阳传下了三千弟子,成为武当拳剑北传的不世功臣。
因为他的功绩,武当封他为监院长老。自有武当派以来,武当还从未封过一个俗家弟子为监院长老。武当对方剑诗的推重,由此可见一斑。而借着他的六十大寿,同时推举明年二月初二侠义道泰山争霸的主盟之人,这也是武当掌门紫龙真人力争来的,更给方剑诗增添了无上荣光。
方剑诗的六十大寿,轰动了整个洛阳城。一则庆师父大寿,二则庆侠义道推举盟主,方剑诗三千弟子一齐出动,可以说将整个洛阳城当成了方家大院,全城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一灵一行人一进入洛阳城,那种冲天的喜气便扑面而来。
刘世荣、张炳南两个都是好风光好面子的,齐皆赞叹:“方老儿真是享足了风光了。”
江南四大世家在侠义道中份量颇重,自进城始,方家弟子一路迎接,到方家门口,方剑诗亲自出迎。
一灵看那方剑诗,红脸长须,身材高大,确是威风凛凛。
刘世荣、张炳南见过礼后,金凤姣、一灵以晚辈之礼拜见。
金凤娇父亲与方剑诗关系不错。方剑诗还在金凤姣小时就见过她。说起过世的金凤姣父兄,方剑诗不免唏吁一番。随即介绍一灵,方剑诗得知他是金凤姣的丈夫,顿时脸放红光,把了手道:“堂堂一表,真是少年英雄。”金凤姣听了羞喜不胜。
刘世荣这时插口:“方大哥,我们这位贤侄婿不仅一表人材,武功更是出类拔萃,我们四大家准备推举他为侠义道盟主呢。”
“真的?”方剑诗又惊又喜,将一灵细细看了一看,却有些不信,但他是世情老到之人,只连声道:“好,好,侠义道后继有人,好。”
刘世荣、张炳南相视而笑,齐看着一灵,一灵叫苦不迭。
方府极大。给一灵等安排的院子,七弯八拐绕了老久才到,所过之处,坐满了先到的侠义道各路成名英雄。
事实上能住进方宅的都是侠义道中成名的大人物,一般的小鱼小蟹,便只有住客栈了,当然,店钱由方家付,只是住的地方委屈一点。
刘世荣、张炳南世家之主,相识遍天下,一路行来,几乎都是认识的,更有那热情的,硬要拉去院中叙旧,因此没到地头,他两个便不见了。一灵一行人倒是轻松自在的到了住地。
金凤姣因一路无人招呼,想着同是四家之一,自家父兄均逝,人丁凋落,不免伤心,水莲柔两女一齐劝她,后来一灵说到:“不如我们养十个儿子,十个都跟你姓金好了。”始才破涕为笑。
她笑了,一灵却是苦起了眉头,水莲柔见了,道:“一灵,怎么了。”一灵摇头:“没什么。”
金凤姣恨声道:“还不是为了刘伯伯推荐他做盟主的事,哼,我知道,他就怕我金家沾了他的光。”
一灵忙过去挽着她,嬉皮笑脸道:“哪里,好凤姐,你要知道,我不但是金家女婿,还是万家姑爷,而侠义道和天龙旧属可是冤家对头呢。”
“那倒不见得。”万小霞道:“如果你做了侠义道盟主,我们就是一家人,冤家不就变成亲家了。”
“可侠义道怎么肯干。”一灵叫。
“怎么不肯干。”金凤姣道:“未必侠义道其它门派都想打一仗,死几千几万人舒服些?不肯干的是你自己。”
一灵抓耳挠腮,心中叫:“要命,要命。”突然想起一事,喜道:“对了,我还是黑道帮会铁血盟的盟主呢,侠义道再没人,不至于要一个黑道头子来当他们的盟主吧。”
金凤姣一呆,水莲柔却道:“那有什么不可以,你做了侠义道盟主,自会约束盟中人马,少做恶事,这正是一场大功德呢。”金凤姣两女一齐点头,均道:“正是。”金凤姣盯着一灵,扳着脸道:“一灵,我跟你说,俗话说夫荣妻贵,我们三姐妹的面子都在你手心里掐着,你一剑退五老,武功我们都是知道的,除非大愚罗汉复生,侠义道没人是你对手,便算我们求你,你也去把这盟主之位抢了来,当然,你若硬是不干,我们也不勉强。”万小霞两女一齐点头,道:“是。”说不勉强,其实是最大的威胁,一灵不住哀叹:“完了,完了。”
方家招待周到热情,晚饭时分,一名女子来请金凤姣,说是对名门女宾,内宅另设专席,由夫人作陪。金凤姣便邀了水莲柔、万小霞同去。顾大娘是只要万小霞不和一灵在床上,便寸步不离,也跟了去。
吃了晚饭,刘世荣两个还没回来,一灵与赵肃五个闲扯了几句,只觉好生气闷。这时忽有丫环来请,说是第七夫人与金凤姣拜了姐妹,闻得他们是新婚,特请他去相见,有点小礼物相赠。
一灵大喜,跟了便走,心想:“方剑诗有七位夫人,我却只三位,未免有点相形见拙。却不知方老儿有没有本事将七位夫人弄到一张床上,开一个七美大会。”又想:“北方女子一般不如南方,但若出起美人来,一定美得天摇地动。那七夫人是个美人是一定的,不知美到什么程度。”
七弯八拐,到了一幢大楼前,丫环引路进去,到一间房里,茶几旁坐着一个年轻女子,见一灵进来,含笑立起,道:“是王公子吗?”
一灵拱手:“是。”看那女子,装扮华贵,长相俏丽,虽不若设想中的美得惊天动地,也是一个少见的美人儿,尤其一双秋水眼,十分妩媚。
一灵道:“夫人是……”
“我就是七夫人。”
“我几位妻子呢?夫人不是说……”一灵奇了起来。
七夫人吟吟笑:“难怪凤娇姐姐一提起你就眉花眼笑,果然是个多情种子,别心急,凤娇姐姐几个给大夫人请去了,交待我陪你呢,怎么,我就这般丑,陪你一会儿也不行吗?”说着,俏眼斜瞟,顿时媚态横生。
一灵虽已有三位妻子,但水莲柔三个都是正经女子,撒娇会,这般飞媚眼,一灵还是头次见到,顿时骨头都轻了二两,忙道:“哪里,夫人美若天人,若有夫人相陪,一灵便在这里坐一百年,也是喜乐无限。”
七夫人面漾桃花,竟起身走过来:“真的?怕是哄我开心吧。”
她直走到一灵面前才停住,一双媚眼,似嗔似喜的瞟着一灵。美人如玉,香泽微闻,一灵魂灵儿早飞上了天国,眼光一眨不眨的盯在七夫人脸上,举起手道:“王一灵对天发誓,对夫人实是仰慕万分,若有半句虚言,天打五雷劈。”
七夫人幽幽的看着他:“我从来不信誓言,你若真有心,敢抱一抱我,亲一亲我吗?”
七夫人的举动,太过不合情理,试想堂堂洛阳大侠的七夫人,怎么会对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说出这番话来,便算情魔魔力再大吧,也不到这个程度,因为她究竟是有丈夫的,即便心有所好,难道没有顾忌吗?
奈何一灵见了女人,脑子素来就不大灵光,而色胆更是大得不得了。七夫人即便不如此主动,坐得久了,他也会想法子撩拔勾引,何况自动送上门。
一灵已来不及张口回答,双臂一伸,便将七夫人搂在怀里。胸膛紧压着她丰满富有弹性的双乳,手抚着她丰腴的腰脊,顿时舒服得呻吟了一声,俯下嘴,飞快的吻住了七夫人的红唇,舌头破挞直入,攻入她嘴中。
七夫人的反应还超过一灵的想象,双臂吊着他脖子,整个人挤在他怀里,上面拼命吮吸着他舌头,下面身子更是不停的扭动,肌体全面接触磨擦,刺激得一灵情欲滔天直起。
便在这时,猛听一声怒喝:“好贱人。”
一灵吃了一惊,回头后看,只见方剑诗怒冲冲急奔过来,忙要撒手,忽觉大椎穴上一麻,竟给七夫人点了穴道,他一时措手不及,竟就僵在了那里。
便在这一眨眼间,方剑诗已冲到,怒喝着一掌向七夫人扇去,七夫人手一推,推得一灵撞在方剑诗身上,身子同时扑进,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根明晃晃的金钗,一钗刺在方剑诗心房上。数寸长的金钗透根没入。
一则金钗给一灵身子拦住了,二则没想到自己的姬妾会下如此毒手,一代大侠,竟就这么送了命。咽了气,方剑诗眼睛还是瞪得老大,三分怒,七分疑,到死他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灵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头是扭向后方的,金钗入胸,看得清清楚楚,脑中却始终迷迷糊糊。
阴魔灵异之极,奈何被色心蒙住了。且不说一灵体具三心,天龙、阴魔、情魔的武功各不相同,点大椎穴制得位天龙,未必制得住阴魔和情魔,就算只天龙一个吧,七夫人区区内力,又如何制得他住。只需略一运气,就可以冲开穴道,救方剑诗不费吹灰之力,可惜一灵懵懵懂懂,竟看着方剑诗送命。且在方剑诗送命后,他还迷糊着呢。摸不准七夫人的根本用意,直到七夫人拔出金钗,塞在他手里,并大声高叫:“杀人啦,强奸啦。”他才反应过来,七夫人在栽赃嫁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