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灵鹫飞龙 > 第 11 章 寒月清风
第1节 寒月清风(1)
反应过来的一灵身子马上站直了,解穴对他来说不过小菜一碟,然而这时候已经迟了。屋外冲进一大群人,一看见方剑诗尸横就地,顿时狂叫起来:“师父,师父。”有人便叫:“怎么回事,谁杀了师父。”
七夫人悲声嘶叫:“是他,是这个贼子,他要强奸我,恰好老爷进来,他就拔了我的金钗杀了老爷。”
七夫人袒胸露乳,悲痛欲绝,一灵手握金钗,钗尖还在往下滴着血。
方剑诗众弟子看到的就是这些,这便成了铁证。众弟子狂叫着齐扑上来,有的拔剑,有的甚至是空手,却同声怒吼道:“杀了他。”
一旦明白这是个阴谋,一灵的脑子立时变得清灵无比,心智也变得厉害无比。他双手轻拂,扑上来的十余人一齐往后跌扑,有的甚至跌出门外。
一灵微微一笑,回过身来,七夫人情不自禁退了一步,一灵却十分温柔,笑嘻嘻道:“夫人的香吻真甜。”
七夫人无论如何想不到,这时候他还会说这样的话。媚眼瞪着一灵,便如见了鬼。
一灵哈哈一笑,身子一晃,从窗子穿了出去,身子不停,竟凌虚转弯,直上屋顶,同时大声叫:“顾大娘,顾大娘。”
情魔对女人厉害,处理世事不行。但天龙昔年翻天覆地,何等本事,处事又是何等老辣,阴魔魔觉灵异无比,处世之辛辣自私,更还在天龙之上。此时情魔灰溜溜缩头,他两个主宰全局,哪还有亏吃。
一灵刹时间将全局想了一遍,最关健的,是莫让水莲柔三个落到方家人手中。否则投鼠忌器,可就步步受制了。
顾大娘在不远处应声:“我在这里。”
一灵大喜,晃身过去。金凤姣三个听得他鬼叫,都出屋来看。金凤姣见他在人家屋顶上乱窜,怪他失礼,叫道:“你干什么?”
一灵嘻嘻笑:“乖乖不得了,中了美人计,你们的夫君成了杀人犯了。”
三女大惊,金凤姣道:“怎么回事?”水莲柔道:“杀了谁?”
一灵依旧笑嘻嘻:“杀了方剑诗。”
他嬉皮笑脸,三女半信半疑,水莲柔道:“真的?”金凤姣皱起眉头:“你正经些好不好?”
一灵点头:“真的,我中了美人计,方剑诗的什么七夫人,遣丫头来叫我,说是和凤娇拜了姐妹,又说闻知我们是新婚,要送礼给我们,我就跟了去,谁知只见到七夫人一个。七夫人起身勾引我,你们知道的,我最受不得勾引,当然干柴烈火,一点就燃,这时方剑诗就来了,冲过来打七夫人,七夫人就拔出金钗刺进方剑诗心脏,再将金钗塞到我手里,大叫强奸杀人,然后方剑诗的弟子冲进来,于是我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成了绝绝对对的杀人犯。”
他依旧嬉皮笑脸,金凤姣三个却个个花容变色。
说话间,方府已翻了天,嚷声四起,更向这面寻来。
三女脸色更变,水莲柔急道:“这如何得了。”
只一灵漫不在乎:“什么如何得了,反正我没杀人,他能咬我个鸟。我跟你们说,这里面有阴谋。”
“明知道有阴谋,你为什么还要上当。”金凤姣怒叫。水莲柔家的六顺镖局在侠义道中无足轻重,她自己便也没什么地位,万小霞则干脆是侠义道的敌人,唯有金凤姣是金家的代表,名望尊崇,一灵这么一闹,叫她怎么向侠义道交待,未必叫金家自绝于侠义道不成?
“但不上当怎么能发现阴谋?”一灵依旧嬉皮笑脸:“告诉你,捉到火云贼道,替你哥报仇,全仗我上了绿云的当,反制住她,才摸清了真相。我怀疑,七夫人和绿云她们是一伙的,都受了一只黑手操纵,现在我想到了,绿云他们的目的,是要让天龙旧属和侠义道开战。给我破了奸谋后,这次又生一计,明摆着,方剑诗是侠义道举足轻重的人物,杀了他,侠义道如何肯干休,而我是小霞的夫君,侠义道要对付我,天龙旧属又岂会袖手不顾,这不就打起来了。”
阴魔的魔觉灵异无比,这分析入情入理,正切中要害。三女一齐点头。
金凤姣咬牙道:“这幕后的贼子到底是谁?”水莲柔道:“他们好毒的手段。”万小霞则怯怯的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一灵搂着万小霞,道:“什么怎么办,反正我没杀人,虽然洗不清,但我问心无愧。要我受着冤屈甘心受制,那是不可能的。而且我还要叫七夫人她们的阴谋不能得逞。”
“你有什么主意?”三女齐看着他。
“娇妻们,不要忘了,我是铁血盟的盟主,洛阳恰好是我铁血盟的地盘。上次我率铁血盟,打得两会十万人马一败涂地,这回再和侠义道斗上一斗,为夫一定也可以打得他们俯首称臣,而绝不要借助天龙旧属的半分力量,这样,七夫人的奸谋岂非落空了?”
一灵豪气飞扬,金凤姣三女齐感振奋。
在女孩子心里,心上人可以是个大坏蛋,但绝不可以是个孬种。
水莲柔看了一眼金凤姣道:“但我们和侠义道作对,凤娇岂不为难。”
金凤姣一昂头:“我相信一灵不会杀人。侠义道若想屈杀我的夫君,门都没有。”
一灵大喜,捧着金凤姣一顿猛亲,道:“好凤姐,你真好。不过你放心,我不要天龙旧属帮手,也不要你金家的人帮手,你们只在边上看着好了。”
这时方家弟子已四面围来,顾大娘道:“别疯了,先杀出去再说。”
一灵叫:“跟我来。”左手凌空一划,迎面扑来的方家弟子如柳絮遇飓风,纷纷凌空飞起,跌落下来,个个鬼叫连天,四围的方家弟子如见鬼魅,实不相信此乃人力所为。
顾大娘兴奋的叫:“姑爷,好功夫。”她哪里知道,这时的一灵,与她初见时的一灵,已有天壤之别。一灵哈哈笑:“不敢当。”率先冲出,三女紧跟,顾大娘断后。
方剑诗三千弟子,果非虚言,这时四面八方,挤满了人头,高举的青钢剑密若从林,愤怒的叫喊声更如惊涛巨浪。
威势是够了,可惜吓不了人,一灵不急不慌,他也懒得讨教号称夺天地玄机的武当内家拳绝学,只以浑厚无伦的劈空掌力隔三差五的发出,方家众弟子们便东跌西翻,空出一条路。
劈空掌在武功中算不了什么了不起的绝艺,一般内功有成的人都能使,但能象一灵这般于数丈外将成群的人打飞的,还没听说过,尤其将人打飞又不伤人,简直神了。
方剑诗三千弟子将一灵几个围了个水泄不通,却眼睁睁奈何他不得。一灵说到做到,说不要别人帮手就不要别人帮手,劈空掌管前也管后,顾大娘空自拐杖横举,并无用武之地,她是霹雳火的脾气,什么天龙旧属不与侠义道冲突,方剑诗的弟子若敢上前来伤害万小霞,那是来一个死一个,只不过一灵神功通天,实在用不着她帮手。
到宿处,五老已闻声出来,三不管先将万小霞三个围在中间,然后赵肃才问一灵:“这是怎么了,方才还好好的啊。”
这时刘世荣、张炳南也赶了来,金凤姣便将一灵的话复述了一遍。听得方剑诗死了,五老也还罢了,刘世荣两个却是目瞪口呆。
这时方家三千弟子及及成千上万的宾客都围在一灵宿处。不仅三千方家弟子愤怒若狂,众宾客也是激愤无比,人人喊打。刘世荣两个面如土色,一灵却是漫不经心,蓦地里一声暴喝:“都住嘴,听我说。”
这一声吼运上了天龙内力,浑厚无匹的气劲震得所有人都气血翻腾,立足不稳,顿时人人变色,上万人的方家大院鸦雀无声。
一灵道:“事情是这么回事,吃晚饭之先,方剑诗的夫人叫走了我的三位妻子,说是另席相陪。待我吃过晚饭后,一个丫环来请,说什么方剑诗的七夫人与我的夫人金凤姣结成姐妹,闻知我们是新婚,请我去相见,要送我们一样礼物。我跟丫环去,却只见到七夫人一个,说是我的三位妻子给大夫人请去了,然后七夫人就勾引我,我当然也不客气。正在亲热,方剑诗来了,怒冲冲来打七夫人,七夫人突然点了我的穴道,然后拔出头上的金钗,杀了方剑诗,再将金钗塞到我手里,然后就大喊强奸杀人什么的,方剑诗的弟子们冲进来,就将我当成了杀人犯。但其实人是七夫人杀的,是她布下了陷阱陷害我。”
“你胡说。”一灵话音刚落,侧后人群中一声怒叫,七夫人在一群女子簇拥下站了出来。
一灵拱拱手,嘻嘻笑:“七夫人,你手段挺高的,杀人干脆,栽脏更利落,但算盘打到我身上,响声怕有点闷。”
他先前的嬉皮笑脸震住了七夫人,这回却不灵了,七夫人恶狠狠的盯着他,道:“恶贼,休要猖狂。”四顾众人,嘶声道:“各位大侠,请大家主持公道,这恶贼说的前一截都不错,但后一截的事实却给他歪曲了。丫环带了他来,由我陪着,但绝想不到,这恶贼竟是禽兽,竟对我产生了歹意,欲行非礼,我拼力抗拒并大声呼救,老爷闻声来救我,不想这贼子丧心病狂,竟拔出我头上的金钗,刺死了老爷。可叹老爷一世仁侠,却死在这恶贼手里,这恶贼行了凶,现在却反过来还污陷我,说什么我勾引他,更说是我杀了老爷。大家想想,我会勾引他吗?就算我勾引他吧,我会去杀老爷吗?他编这样的谎言也不想一想,不要说我绝不可能去害自己的丈夫,就有这个心,我有这个本事吗?老爷拳剑双绝,人所共知,而我却只是个弱女子。”
“对。是他想欺负七夫人,并害了师父,这是我们亲眼见到的,绝对错不了。”一名方家弟子叫,一灵看他脸,正是最先冲进房的几名方家弟子之一。
“杀了他,将他碎尸万段。”方家弟子齐声怒吼,蜂涌冲上。
“我就知道没人信我的。不管他,冲出去。”一灵回头对金凤姣等人叫,就这当口,他仍是笑嘻嘻的,漫不经心。
不是他轻狂,实是他的本钱太大,无论是天龙还是阴魔,昔年都不知经过多少大风大浪,这点小阵仗,鸟毛也不算一根。
刘世荣在一边叫:“贤侄,这……这……”
金凤姣叫:“刘伯伯张伯伯,一灵没有杀人,我相信他,我要跟他去,他是我的丈夫,至于两位伯伯,就留在方家好了,替一灵查一查,这里面有阴谋,七夫人很可能和绿云一样,都是来自同一个阴谋团伙。”
一灵两记劈空掌推出,前面的方家弟子立足不住,却仍往前来,原来后面的人在往前推,他们身不由己了。俗话说人多力量大,这话没骗人。
一灵眉头一皱,瞥眼间见旁边一株数丈长的凤尾竹,纵身过去,连根拔起,一声喝,竹枝舞动,顿时风声呼呼,犹如天公怒吼,方家弟子潮水般向后退去。
“九天舞。”五老突地同声高呼,均是满脸喜悦。
赵肃高呼:“是教主天龙七剑中的九天舞,绝对没错。刘香主、肖香主殿后,管香主顾大娘护卫两侧,戴香主与我为前驱,替教主传人开路。”
管智明四个齐声答应。戴海生当先冲出,脸放红光,呼叱声中,如山拳劲,不绝发出。赵肃在他左侧,也是大发神威。
一灵听到五老叫出“九天舞”三个字,立知不好,原来他无意之中,竹子使的正是天龙七剑中的第二剑九天舞,终于给五老认了出来,眼见五老个个脸发红光,满腔喜色,不禁叫苦不迭,回头看万小霞三女,却见她们的喜悦更甚于五老。
“这可不行,得想法子补救。”一灵心中大叫,脑子一转,有了主意,竹竿一扬,猛冲到前面,叫道:“什么九天舞,看我的天魔舞。”竹竿横砸直扫,势若疯颠,正是阴魔的天魔舞。
五老看了,都是一愣。他们五个见多识广,一灵所使,绝对是正宗的魔功天舞舞。
五老面面相觑,均是心中嘀咕:“这是怎么回事,先前的是九天舞没错,这回是天魔舞也错不了,天龙与阴魔混做了一堆,简直不可想象。”
但他们哪里知道,一灵正是天龙与阴魔情魔的混合体,可说是个杂种。
赵肃看着管智明,眼光中露出询问之意,管智明是出了名的智多星,但这时也是一脑子浆糊,搅不清爽。
“杀出去再说。”管智明叫。
于是换成了一灵开路,天魔乱舞,如疯似癫,五老三女顾大娘在后紧跟,方家人虽多,奈何这些人与一灵几个一比,便好比羊群与虎比,羊再多,又怎拦得住虎?
冲出方府,到大街上,斜刺里数人冲出来,一齐拜倒,倒把一灵吓一跳,以为是什么独门怪招,定睛看去,哪里呀,原来是古威、辛无影、白鹤年、梅子奇、张伯当五个。
五个齐叫:“盟主。”
古威叫道:“盟主,你若再躲,今夜我们几个就死在这里,江湖上也就没有铁血盟了。”
辛无影道:“不止我们五个,这洛阳城内外,还有数万兄弟,盟主若再躲,兄弟们的心可真要冷了,铁血盟也真要散了。”
白鹤年三个不做声,但望着一灵的眼里,都是一脸激动企盼。
一灵脑子急转,想:“做铁血盟的盟主比做天龙教的教主划算,铁血盟黑道称尊,到底不过小打小闹,做了天龙教教主,那立即就要翻天覆地了。而且这时候恰好用得着铁血盟人马。”哈哈一笑,道:“终于给你们找着了,好,起来吧,只要大伙儿愿意,我依旧做你们的盟主。”
“太好了。”古威几个均是喜极若狂,直跳起来。一灵背后的五老却看得直皱眉头。赵肃对一灵道:“姑爷,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灵哈哈一笑,道:“实不相瞒诸位,我乃铁血盟盟主王一灵,现在诸位死心了,不当我是天龙传人了吧。”
五老一齐变色。这时,方家的人蜂涌杀出。辛无影奇道:“盟主,这是怎么回事?”一灵笑道:“你们盟主给人污陷杀了方剑诗,方家三千弟子想吃我的肉呢。”
古威大怒:“好大狗胆。”辛无影也岔然作色:“方剑诗三千弟子有什么了不起,我铁血盟还有十万兄弟呢。”
一灵大奇:“怎么,咱们又多了三万兄弟?”
辛无影点头,古威得意洋洋:“自上次大败两会,本盟声威大振,要求加盟的,数月间多达七、八万人。若不是辛老鬼闲挑碎拣,别说十万,咱们二十万只怕也有了。”
辛无影怪眼一瞪:“要些废物干嘛?吃饭啊。”说着话,手一扬,一枝火箭冲天而起,顿时四面八方,屋上屋下,涌出无数人头,齐声呐喊:“铁血盟十万兄弟,参见盟主。”声势之盛,又远在方家三千弟子之上。
方家一干人见一灵眨眼间到了这么多帮手,顿时给吓着了,一时间偃旗息鼓,无人上前。
一灵得意洋洋,拱手道:“兄弟们辛苦了。”拉金凤姣三女出来,叫道:“本盟主出游两月,乃是娶老婆去了,这三位美绝天人的仙子,就是我替兄弟们找回来的盟主夫人,她们早说要见见兄弟们呢。”
他这话平易有趣,铁血盟弟子均觉十分亲切,哄笑声中,辛无影几个当先下拜,道:“铁血盟十万兄弟,拜见盟主夫人。”铁血盟人众跟着呐喊:“铁血盟十万兄弟,拜见盟主夫人。”
三女又羞又喜,忙扶起辛无影几个,四方回礼道:“不敢当。”也学着一灵的语调:“兄弟们辛苦了。”
三女中,除了万小霞,金凤姣、水莲柔都没见过大场面,金凤姣虽说是世家之女,但若说同时受到十万人的叩拜,也是从未有过。两女都是有些虚荣心的,喜的是风光热闹,这时不免眉间眼角,全是喜气。
洛阳方家在铁血盟的地盘内,双方虽然彼此看不起,却也彼此顾忌,谁也不愿得罪谁。因此常有些交道往来。
方剑诗座下三千弟子,真正学出了点名堂的只有十人,号称十虎,其中大虎陶正常代师父与外人打交道,与铁血盟几个首脑有几分香火情份。这时站出来,却不作礼,执了剑道:“辛堂主,古堂主,听说你们的新盟主,乃是个叫一灵的和尚,怎么成了这个恶贼。”
古威、辛无影大怒,古威喝道:“好个没教养的小子,你师父难道没教你怎么尊敬人吗?”
陶正红了眼睛,指着一灵道:“这恶贼调戏我师娘,杀了我师父,你还叫我尊敬他?”
辛无影厉喝道:“这是我家盟主,你嘴里干净一点,否则休怪老夫不客气。”
十虎中老五华昆纵身而出,狂呼道:“他害了我师父还要发横,大师兄,拼了。”提剑就要上前,却给陶正拦住了。
陶正知道铁血盟不好惹,人多势众,潜势力极大,今晚更自称十万弟子,光数目上,就比方家三千弟子多出几十倍。但最主要的,还是一灵和五老所显示的惊人的不可想象的武功。莽然拼将起来,实是徒然送死。而且他心中也另有所疑,看了辛无影道:“辛堂主,咱们师父与你铁血盟,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你可别往光棍眼里揉沙子。你家盟主乃是个和尚,天下皆知,而这害我师父的恶贼,不仅娶了三房妻子,其中的一个还是江南四大世家金家的小姐。你们叫他盟主,未免太也有点说不过去,横里架梁子,不是这么个架法吧?”
辛无影几个不怒反笑,辛无影道:“你是说,我们几个老眼昏花,连自家盟主也认不出了?”
陶正眼光一凝:“铁血盟真要架这梁子?”
古威怪眼一翻,道:“小子,不必废话,盟主的事,就是我铁血盟十万弟兄的事。但老夫有一言劝告,你方家三千弟子舞刀动剑之先,最好想清楚了,别跟两个月前的青龙门与群英会一样,落个铩羽而归,而老夫最担心的是,你方家实力及不上两会的十分之一,怕不是铩羽而归,而是要全军覆灭了。”
这话充满了严重的威胁,铁血盟兄弟嗨嗨而笑,方家众宾客却个个眼内出火。
华昆怒叫:“拼了,大师兄,方家三千弟子纵没有本事,拼命的热血总还是有的。”众弟子齐声怒吼:“拼了。”
眼见一场大屠杀在所难免。方家三千弟子即便加上宾客,人数也远较铁血盟为少,但最主要的,是他们没有高手,方家十虎名声不小,斗起来绝不是古威几个的对手。宾客中纵有十几把一流好手,但一灵绝不会容许他们残杀盟中兄弟,他们中谁又抵得住一灵的一招半式。
一灵蓦地又是一声怒吼:“等一等。”滔天的气劲压住了方家人众蠢蠢欲动的势头,当面的方家弟子,个个头昏目眩,耳如鸣鼓,不少人手中的剑更啷呛落地。
一喝之威,竟至于斯,方家人众人人脸上变色。
一灵道:“我说过了,这是栽脏陷害,方剑诗老爷子不是我杀的,但现在我和你们说不清,这样好了,我不出洛阳城,你们今夜也不必枉自上来送命,不妨遣人通知五大派的掌门和广寒仙子寒月清,叫他们和我来说,即便说不清,打起来也是对手。”
手一挥:“我们走。”带了三女,转身便行。走过一个街口,见一家太白酒楼,道:“上楼喝酒去。”
众人上楼,堂倌摆上酒菜。铁血盟众首脑找到了盟主,金凤姣三女则因为夫君神勇无双,脸上光彩,个个一脸喜色,只赵肃五个一脸犹疑,欲说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