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0节 天 雠


 
第十章 天 雠

 

  1.人命由天不由人
  孙青霞是高手。
  近年来,很少有剑手比他出手更狠的了;就算冷血剑法比他更有拼劲,但也不胶他连剑法都洋溢着的孤傲之气来得更疯狂。
  戚少商也是一流高手。
  近日来,武林中已很少有他这样的群龙之首了;尽管王小石比他更有亲和力,但王小石的人世出世自由自在使他断不如戚少商的那种寂寞凛烈的英雄气。
  黑光上人更是绝顶高手。
  近来在宫廷内阿谀附和赵佶、蔡京、梁师成的道士神棍,多不胜数,但要论在武功上的实力,只怕没有几人能比得上詹别野,就连米苍穹这样的暗权在握、武功也练到炉火纯青的人物,对原修密宗、苦修佛法的言无密,却化身为道家仙班的詹别野,也明让三分,暗让五分,实让七分。
  这三人毫无疑问都是顶尖高手。
  今晚他们都会合在这月下格上,其中戚少商还跟孙青霞作过一场舍死忘生之决战。
  虽然谁也没死。
  谁也没败。
  ——但这一场决战,已足以在武林青史上留名。流传:它炸掉了方今“金风细雨楼”楼主的一条胳臂(幸好是义手),也迫使人称“艳剑淫魔”的孙青霞亮出了他一直深藏不露的绝密武器“腾腾腾”。
  俟黑光上人步上飞檐,还回“错”剑时,孙青霞几乎挥剑“杀”了他。
  在这之前,戚少商也藉剑使力,飞剑感觉过黑光上师的性命。
  两人都曾有过:杀死这个赵佶封赐的“国师”、蔡京手上以“黑”称著的红人之冲动。
  但两人都忍住了。
  没真的下子。
  ——万一真的下手,也不一定就能得手。
  黑光上师绝对是个扎手人物。
  ——他很少与人动手,所以绝少人知道他出手如何,但跟他交过手的人几乎都没有机会向人透露他的武功如何:
  因为都死了。
  黑光上师詹别野的规矩是: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动手,一旦动手,就一定不留活口。
  ——大家不扯破脸,就保留个交谊,他日好相见,难保不化敌为友;一旦已过死相搏,留他一条活命,他日始终是心中一根刺,随时会反扑报仇,不如杀了他,一干二净,一了百所以他与人动手的时候不多,真正的仇人也不多,敌手更少。
  ——因为他的宿敌、仇人,全都死在他千里。
  像他这样出手少却在武林中享有盛名、在武艺上人皆惮惧的人物,在京师武林中,也有三数人近似:
  诸葛先生是一位。
  ——到这个境地,诸葛小花已很少出手。
  他甚至已不必出手,就可以把敌人解决。
  有次蔡京就故意在文武大臣面前盛赞过他这点。
  “先生杀人,不但兵不血刃,还不必亲自动手,只要点“一点头,打个眼色,就自会有人为先生杀尽敌手。”
  诸葛的回话却是:“若论境界,我哪攀得上相爷?相爷杀人,甚至不必武功,一声令下,全天下的人都会为相爷效命,连皇上也会降旨传命,配合尊意。”
  “——可不是吗?像我这类凡夫俗子,还摸不清相爷到底武功有多高?究竟有没有武功呢!”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另一个是米苍穹。
  大家都知道他武功高绝,是世间惟识“朝天一棍”之绝世棍法的两大高手之一,但却是谁也难得目睹他的出手。
  通常,他杀人也不需要动手,为他拼命的人,从皇宫到武林高手杀手、禁军至江湖亡命之徒,都不胜枚举。
  大家都摸不清楚米有桥这暗掌实权的太监头子武功有多高——直至在“莱市口”他终于动了手,格杀了“毒菩萨”温宝和“龙头”张三爸,大家才知道他着实武功高强,已达登峰造极之境地。
  他这一出手,拔震群雄。
  不过,风闻米有桥已曾出手以及详询过米苍穹出手的细节之后的诸葛先生,反而捋着袖子。十分释然。
  无情曾问过他:“米公公曾一棍打杀张三爸,慑尽群雄——世叔认为如何?”
  诸葛先生说:“可怕,但不足畏。”
  这就是诸葛对米公公那一记惊煞全场绝世棍法的评语。
  还有一个人也有关似的看法。
  “米苍穹那一棍,打杀了人,也打杀了自己的底儿来了。”
  那是林灵素。
  林灵素是赵佶最宠信的道士,专横跋扈,目中无人,自恃呼风唤雨,故而恶尽天下,出入前呼后拥,甚至与诸王争道,宋徽宗甚宠此人,号之元妙先生、金门羽客、冲和数倍晨,一时权势煊赫,京人都称之为“道家两府”,与黑光上人并称一时,然而林灵素更盛,史载:“其徒灵衣玉食,凡二万人”,可见一斑。
  林灵素精修道法,又懂得使王雷神之术,他与人动手,不见其有所拳动,对手已然暴毙身殁。这种种“奇迹”,使道君皇帝赵佶对林灵素更为深信不疑,奉之为仙。
  林灵素极少与人动手,只跟人比斗法力——由于法术是仙人异士才有的道行,一般武林人物也不得其门而入,只叹莫测高深。
  黑光上人跟林灵素都以道术讨好道君皇帝、蔡京、童贯这等天子权贵,两人都极少与人正式动武,两人有极为相似处,但也有极大的不合。
  黑光上师詹别野在武功修为上,却是有真材实学的。
  他在未进入佛门之前,已是武林高手,是“黑光门”詹家的好手,但在一次与“神枪会”孙家、“飞斧队”全家等七大门派精英的比斗中,他负责固守“子夜坡”的“金武汇”,那七大门派的高手恰好就选上这一道防线狙袭,其时正是午夜,便遇上詹别野的夭生禀赋,夜愈深,他的武功愈是高强。
  这一战下来,他居然一气格杀了“神枪会”孙家、“四分半坛”男陈民家族等的好手十余人,竟以一人之力,击退了这一次掩扑“黑光门”的敌人。
  按照道理,这是大功一件,他挽救了他门派的一场浩劫。
  可是结果适得其反。
  当时,“黑光门”门主“大声太公”詹四施早已容不下詹别野,对他暗中嫉恨,而今见他的一人之力,勇退强敌,刚好“飞斧队”余家、“太平门”梁家,“天安派”女陈氏家族等,因在“子夜城”之役死了数名子弟,而向“黑光门”大兴问罪之师,找“老字号”温家、“金字招牌”方家、“南洋整蛊门”罗家、“感情用事帮”白家的高手来为他们评评理,詹四施就藉这口实,指斥詹别野妄自大动杀机、有伤江湖同道和气,以致天下各门各派联手抵制“黑光门”,故尔是詹家的“大罪人”,要将之处置严办。
  詹别野一怒之下,便和他的支持者:“朝天四脚”詹通通等人,脱离“黑光门”。
  ——脱离之后,成了惊弓之鸟,一时,天下之大,却难有容身之地。以前结下的梁子,“神枪会”孙家、“下三滥”何家,“四分半坛”梁陈氏家族及”天安派”女隐氏家族,全来找他麻烦,以致詹别野有一段时候,惶惶然若丧家之犬,颇不得志。就连当时最支持他的“朝天四脚”詹通通,也转投“叫天王”查叫天麾下去了。
  詹别野孤军作战,四面楚歌,他倒在此时,痛下决心,遁入佛门,居然潜心苦修,修出了一番作为来。
  可惜其时道君皇帝左右上下,都崇道抑佛,詹别野佛法愈高,欲望却不因而减少,他想恢复名誉,攫取地位,以一人之力,只怕武功再高,也得不到众人认可,加上他仇人多,嫉恨他的人更多,虽明知他修为高,但谁愿意为他同时得罪“山东神枪会”、“黑光门”、“太平门”、“飞斧队”等众多门派呢?江湖义气,唯权是倚;武林斗争,唯势是识。
  詹别野见此大趋势不可挽回,便不再在佛门挂单,云游四海,一面潜修密宗,一度易名为言无密,彻底脱离詹家,但到头来仍奈不住寂寞,憋不住大好身手无人闻问,重返中上,摇身一变,成了道家宗师,说“元为”,要”清净”,讲“自然”,性命双修,故为弄神通,要出世时便推崇老子、庄子,人世治天下,便是张良、伊尹,要变法治世时,就抬出商鞅、韩非,时变为纵横家,成黄石公、鬼谷子,有时兼懂医道,即华陀、扁鹊,转演为兵家,就成了孙膑、孔明,变为宗教,则崇张天师,变作阴阳术,则从天文、律历、地理、风水、术数、卜算、形法、灵通、幻术,无所不精,无一不通,无所不懂,无可不可,上下纵横,陈希夷、邵康节,在朝莫不成其为表表者,至于在文学上,也有竹林七贤和诗仙李白这干人物作依附仗恃,是以詹别野更大胆放心,以一身武术绝学附以道术异能,权及于蔡京。
  得宠于赵情,扶摇直上,成了一国之师,恢复了他的本姓,同时也恢复了他的本性。
  除了以道术混世取宠之外,詹别野立下了四项做人处世对敌进退的原则。
  一,不必要,就不树敌,一旦结仇,就杀敌。杀敌,便不留活口,留下活口,一是报仇,二是让人通晓自己武功底蕴,都不是好事。像在“金武汇”那一役中,他没杀尽七大门派中来犯的敌人,就是犯上了日后结怨的祸根。所以,他除非不动手,一动手,必杀敌。
  故尔,看过他出手的人,甚少。像那一次在?“别野别墅”他本要动手格杀王小石,终于还是未尽全力。
  ——完全不动手,那是不行的,蔡京一定会见责。
  ——如果全力动手,则结仇于王小石,万一收拾不了他,那日后走成心腹之患:王小石的人缘极佳,他不想结这梁子。
  是以他只“随意出手”,既是“假意”,就不能算是“真的动手”了,就算别人不知,王小石也一定能感受得到——他就是要王小石欠他一个情。
  这就够了。
  在江湖上,钱债可欠,情债欠不得,义债更难填。
  二,不论他入道、成佛还是问政、修密,他都紧紧抓住一个重点、把持一项要点,那就是:要把武功练好。因为什么都是假的,只要他把武功修好,他就可以把武功的实力展示为佛法,转化为道术,变化为密功,易变为神力……只要他说是什么。便是什么。
  唯力是视。宫廷所争和武林械斗都是一样的货色。
  只要武艺高强武功好,便不怕,至少也可以自保。所以,修什么法、炼什么道、念什么佛都是假,只武功不能一日不练、一日不修、一日不习。
  是以,他勤习武,分别以道佛密三家取其精要,融为武功,使他功力大增。日益精进。
  三,他还特别苦习一种他自己所体悟得来的武功秘技:“黑光大法”。
  这原本是“黑光门”詹家的人门心法,詹家高手都练过,然后再进而修习别种高深武功。
  独詹别野不然。
  他一直修习这种武功不辍,而且,从中悟出了许多武术上的精要,发现这门基本武功其实本就是武学的上乘,只不过一直没有人肯对它下功夫好好修练而已。
  詹别野痛下苦功,好好钻研“黑光大法”,最后,他请托蔡京说项,“奉旨”铲平了“黑光门”的内乱,驱逐并下令格杀詹四施,自己当上了“黑光门”的门主,光大门楣,重振声威,发扬“黑光大法”。
  “黑光大法”就是把“黑”的力量无限制无限量无限的发挥。
  ——只黑能对抗白。
  ——只黑夜能权代白天。
  ——只黑暗的力量能与白昼的力量相抵。
  既是独门心法,当然“当方独味”,别家所无,别人也模仿不来。
  是以詹别野更是唯我独尊。
  别人练的是正道,他打的也是正道,但修的却是邪道。
  别人要走的是白道,他修的也是道,但是却是黑道。
  人白我黑。
  人弃我取。
  他就独树一帜,大道如天,各行一边,他就在阴晴圆缺、青红皂白之中独选了黑。
  四,他认定了一个不变的法理:
  人命由天不由人。
  ——人生在世,其实又有几件事是由得着人、击得了人的!?
  既然如此,不如听凭天意,不必苦苦挣扎、奋斗,却说把握时机,尽情享受,有风驶尽性,富贵当享即须享,莫待贫时空追悔。
  故此,除了他坚志不移贯彻始终修习“黑光大法“之外,他一切都放尽、去尽、甚至如有必要,也享尽福荫,杀尽政敌。
  除非他尚无把握,力有未逮,那叉另作别论。
  真正的权术高手,是懂得伺时进,何时退。
  进时精进,退时通迟,无惧逆势,不怕急流。
  像他这样一名一流高手,不但要知道何时该杀,还深谙不杀之道。
  ——像对王小石,他就没有出尽全力。
  ——似而今他拔剑还敌,就是要化敌为友。
  就算不能复作朋友,至少也免结深雠。
  ——不战而胜,才是大胜。
  ——战了才胜,已是惨胜:因为没有任何重大的胜利是不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
  像今夜这一役,他就不拟接战:他知道只要他不逃、不避、不先动手、主动面对,戚少商和孙青霞如此一个极具英雄感、一个自命侠义的人,就一定不会联手对他发动攻袭。
  他自度必能免役。
  他今晚本无决战之意:要“决斗”,他宁选在床上与妇人之“肉搏战”,欲床双修,欲死欲仙,逢床作戏,岂不更自寻快活。何必打生打死,要人要命!
  他早有准备:皇上心血来潮,忽要驾幸杏花楼,之后,他留意到一爷行动闪缩,与舒无戏密议多时,心中暗下提防,而今皇帝那儿似无大碍,只在这古屋大宅的飞檐上有这样一场精彩绝伦的决斗,启发了自己,惊动了心,也是意外之得。
  他索性面对这二大高手,走上飞檐来,却蓦然发现自己竟已暗升起一股极为奇性的杀心杀性,但他仍不能强自抑制,从容进退,果然二人均无杀己之心,正得意间,却突然发觉了一件事。
  不止是他。
  而是三人。
  三人同时发现了一件事:
  杀机大盛。
  杀意大露。
  杀气大炽。
  杀伐大作。
  杀气已腾。
  ——甚至比刚才那一战,孙青霞以独门兵器“腾腾腾”狙击戚少商那一种“背叛命运的剑法”来得更杀性大现。
  这是怎么回事?
  杀气来自足下。
  2.我命由人不由我
  不但是黑光上人发现了,戚少商和孙青霞自然也发现了:
  月白渐变青。
  乌云翻涌。
  鸟疾掠。
  风急。
  险。
  行雷。
  电飞前。
  屋宇将倾。
  高檐摇欲坠。
  他们在这刹间的电闪里,竟瞥见对方竟都变成了一副白骨:
  骨骼。
  ——在亘古月色下古老京城里古旧屋瓦上的三具白骨!
  他们都大吃一惊。
  ——这一惊都真是吃人心肝脾胃肺里去。
  然后,他们正式感觉到:
  地动。
  天摇。
  屋瓦将裂。
  墙欲塌垣欲坍。
  脚下屋内,有人兀地发出了喑哑得惊天动地的嘶吼。
  “我——命——由——人一一、”
  轰的一声,他们所立之处,真的裂了一个大洞。
  一时间,三人都立足不住,往下急坠,连同瓦砾、碎石、木屑一齐往下落去。
  三人都分别以“沉金坠玉”、“落地分金”、“千钧坠万斤闸”向下沉落,一面下坠一面沉气凝神、屏息聚精、运力蓄锐,应敌顾指间。
  月华冷冽。
  沙尘滚滚。
  这已不知建立了多少年的古飞檐,整块的塌了下来,连同屋瓦上三个失足但不失重心的高手:
  一个京师武林的枭雄。
  一个做视群雄的淫魔。
  还有一个是黑手黑心黑着色黑衣着黑连功夫也黑的一国之师:
  坠下的是三大绝顶高手,但在飞瓦碎土里,飞升的也有三当先一人,双踝之间还扣着钢箍,扯着条斑褐色的锁链,披头散发,谁也看不清楚他的脸颜。
  但就在这人急腾之际,身子与黑光上人、戚少商、孙青霞平行并齐(尽管仍相隔甚远)
  的那一刹瞬间,这三大高手,都各自生起了一种奇特、奇诡、奇异的感觉:
  ——这才是真的黑,真的暗!
  ——可是这才是一条大道,像苍穹一般辽阔无垠的黑色大道,无边无际。
  ——而且无对无敌!
  ——这人一上来,就遮去了整个月色,他才是真正的黑夜,真正的黑,无尽无源的黑!
  (这是黑光上师在身形下沉险遇正急升中那披发独臂人的感受。)
  ——傲!
  ——那才是真的傲,真的狂!
  ——那不只是我行我素、我慢我高,而是目中无人、独步天下、天下苍生万物都不放在眼里的一种傲慢!
  ——他已是神驰!
  ——而他是人。
  ——这狂徒一升起来,就激发了他心中所有的斗志与狂态,仿佛除此无他。除死无他!
  (那是孙青霞在坠落屋内时乍遇那散发狂徒的一刹间发生的感应。)
  一一敌!
  ——这才是真正的敌人,真正的敌手!
  ——这决不是一个普通的敌人,而是一个战将、一个狂士、一个狂魔、一个舍我其谁、天下无敌的天敌!
  ——他以天为敌。
  ——他无人可敌。
  ——这战神一腾身起来,仿佛天地为之色变,昼夜为之颠倒,惊天动地位鬼神,生于一切大小阵仗,都变成不尽不实、梦幻空花、轻若天物、微不是道。一个真正的高手,得要与这种绝顶人物交手,才算不负雄心、无枉此生。
  (这便是戚少商在跌落时骤遇飞身盘旋而起的奇人狂士而遽生的感觉,)
  他们这三人在这刹间还有一个共同的想法:
  ——这人,不但是没有脸貌的,仿佛连脸目都没有了。
  ——但这人却令他们异常熟悉。
  仿佛,在七世三生里,早已对上了、见过了、狭路相逢了,虽然生死攸关,血肉相连,但却仍一时指认不出他的名讳来。
  ——他是谁呢?
  他是谁呢?
  只听他盘膝而坐但仍急腾飞升的身子,仍进出了一声狂喊嘶吼:
  “一一不——由——我——”
  三人心头均是一震:
  那七个字若完整的接驳下来,应说便是:“我命由人不由我”。
  ——难道这样一个使这三大高手只看了一眼也觉惊人震怖莫已的人,竟不止是情非得已,还身不由己,更连命都由不了他自己!?
  ——如果连命都控不在自己,却是落在谁人手上?
  就在这时,他们又瞥见了两个人:
  一个修长个子,一个短小精悍。
  都蒙面。
  都向上急升。
  一左一右,就在那散发狂人一前一后,急腾而上,像是在保护他,又像在纵容他,都在指手画脚,口里发出奇啸异响。
  一人手指修长如狒狒之掌。
  一人手掌平滑如镜,几乎不见了指节。
  都看不见脸容,只知他们所流露出来的眼神都急。
  都惶恐。
  都有极大的杀意。
  死志。
  3.我命由天不由我
  乍见那独臂披发狂人在坍檐塌瓦中飞升,然后又发现这两名张牙舞爪(一个手指比两张手掌还长,一个则连手指都不见了,只剩下了张元指掌)的蒙面汉,黑光上人、戚少商、孙青霞,都同时想起:
  ——一个人。
  ———件事。
  ——一宗武林中的大悬案。
  (莫非……他就是一!?)
  猛想起这个人,他们三人都不由自主的,也情不自禁的,作出同一种反应,但方法却不一样:
  黑光上人破锣似的叱喊了一声,突然,只见他在半空一个筋斗倒栽葱,本来头上脚下跌落下来,现遽尔变成头下脚上,“呼吸”一声,化作一线黑烟,比飞蝠还快,咕溜一下就“嗖”地倒冲上屋顶那个大破洞口外去!
  开始时像在脚下喷出一股黑烟,一旦发动之后,则似一道黑光。
  快如门电。
  黑电。
  他快,戚少商也快。
  快的还有孙青霞。
  戚少商忽然一掌拍孙青霞。
  遥击!
  ——莫非在这紧急关头,他却趁人之危,暗狙孙青霞!?
  但孙青霞仿似早有防备。
  他也同时一掌遥拍戚少商!
  ——难道到这危紧关头,他们还杀性不改,非要斗个两败惧伤不可!?
  “波”的一声,两人掌力,在空中交接一起,交互反挫,激成逆流,戚少商、孙青霞藉此掌功反激之大力,将下沉之势陡然逆转,变得同时倒向上冲去!
  冲向屋顶!
  冲向屋顶上的大窟窿。
  冲向月色!
  冲向被七情月色溢满的天心!
  他们三人,几乎是同时把下坠之势扭转,逆向上冲,电光石火间,兔起鹘落,三个自瓦砾中下沉的身形,已变得各化一道黑、白、青光,直冲上天!
  但不止三道。
  还有一道。
  光芒。
  ——这人浑身散发着五色斑烂的颜色,而且隐带看好听的音乐和极好闻的香气。
  这人原就在屋里,但显然并不是与那两个蒙面人一道的。
  因为他直探上来,一面还要应付那两个蒙面人隔空的攻势。
  那两个蒙面人一面飞跃、一面手舞足蹈的,其实就是对这人发动攻势。
  两个人,都是三种攻势。
  ——两种是掌力,一种是爪法。
  两种掌法和一种爪法都有着同一种特色:
  阴!
  ——阴柔、阴险、阴毒!
  可是那个紧接着冲上来的不怕。
  他用一只右手应付。
  他的在手却是空着的。
  但空着的手并不闲着。
  他在抹汗。
  一一他是用一条洁白的毛巾揩汗。
  ——仿佛,天气实在是大热太热了,他只要一阵子不抹汗,浑身就会给汗水浸透了、淹没了似的。
  他仿佛只用两成的力量来应付那两个居高临下的蒙面高手的压击。
  他另外用两成的力量来揩汗。
  还有剩下的六成力量,他都只在留意:
  留神看那独臂披发狂人——尽管那狂人好像根本不知道有他的存在,但他还是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简直如履薄冰、如避火雷。
  他那些香气、乐声和光彩,就是他和那两名蒙面人的施发的二种阴险的掌力和一种阴狠的爪法对抗交手时,所绽放、流露出来的。
  他一面接招、一面揩汗,已飞身落到屋顶上。
  尽管屋顶破了一个房间般大的四方窟窿,但未坍倒的地方还多着,是以,那狂人一飞身上去,就盘占了屋顶上最高点的檐瓦上,桀桀地笑。
  另两名蒙面人,一左一右落在这独臂狂人身边。
  他却落在窟窿的东面,正好和急速倒窜上来的戚少商(占了西面)、黑光上人(占了北面)和孙青霞(占了南面)正好成一四方形。
  四人互相打量。
  趁月色,他们埋下了干戈杀气,自眼神。
  戚少商、孙青霞、黑光上人这时才发现:这揩汗的人,十分年青,书生打扮,是一名大眼睛的小胖子。
  但在京师武林里,谁都不敢瞧不起这个胖子书生:
  他们都听说过“惊涛书生”吴其荣在“回春堂”那一战,不但以一敌五,轻易挫败冯不八、陈不丁、花枯发、温梦成还有温柔,更曾一掌击杀了“落花舞影”朱小腰。
  那一役使本来就名噪一时的他,更加名动天下。
  但也使他得罪了所有白道武林的群豪。
  他们都恨他。
  大家都矢志除之而后快。
  由此之故,他也在京师武林销声匿迹了一段时候,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京里。
  没想到,他居然就在这古屋里,更没意料到的是。
  他们会在此时此境遇上他!
  ——惊涛书生。
  吴其荣。
  四人各占一方,互相对峙。
  却见月色更加古怪,似是愈渐膨胀,愈见发青。
  只闻那盘坐在高檐顶上的狂人仍披发喃喃自语:
  “我……命……由……天……不……由……我……不由我啊不由我!”
  语音怆然喑哑,闻者亦为之凄然心酸。
  心酸的是戚少商,因为这等寂天寞地的悲嘶,令他猛忆起自己过去的种种下平与寂寞,多压抑与不得志。
  孙青霞不心酸,只一阵心浮气躁。他我行我素、独行独断过了半辈子,乍听有人的语调比他还冷还傲,更僻更孤更苍凉,不觉心躁陡起。
  黑光上人既不心酸,也不气躁。
  他只是心悚。
  不知怎的,与那披发独臂人在一起,他忽地想起过去的所作所为,有意无意间所造的种种孽。
  这些事,那些事,都让他惊惧,使他心寒。
  也令他不寒而悚。
  他现在就是心悚。
  他怕。
  所以他第一个率先喊话:“阁下是谁!?”
  他第一个问题之后,叉紧接着第二个问题:“你到底是不是他!?”
  ——“他”是谁呢?
  看来,黑光上人怕的正是“他”就是“他”。
  ——“他”能令黑光国师也如惊弓之鸟,到底是谁人!?
  果然,詹别野又喊出了他的第三声大吼:“你是不是七爷!?”
  一一“七爷”!?
  ——七爷、八爷、乃至大爷、二爷,在京城里至少有九万七千七百零一个那么多!
  ——到底是哪一号子的“七爷”!?
  黑光上人大大声的喊出了他心中的疑惑、他脑里的疑问。
  他的叱呼来自他的疑惧。
  他担心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正是他最忌讳的人。
  他心头一怕,反而大声喝间。
  ——这样一喝,好像自己正是站在亮处,而对方才是正处于惊恐惶悚里。
  他说话本就一向甚为大声响亮,且还带着嘶哑。
  他一向以先声夺人。
  他越怕,就叱喝得越震天样响。
  如果以相学论,“声相”是相学中最高深及难以掌握的一种学问,闻声而知相,甚至连相也不必看,其修为之不易,可想而知。詹别野大声喝破心中的畏惧,可是以声势迫人的一种进攻。
  他已攻了一招。
  不过,同样的,那披发狂人以几声凄怆的惨叫追问,却已引起在场中月下三大高手迅然不同的速思:心悚、心躁与心酸,岂不是也是以声破相、声在意失的武学至高境界?
  黑光国师如比朝天喝问,大家都陡然的静了下来,如同着了魔咒;本来那书生和那两名蒙面人都正在月下比手划脚,口里念念有同,如看病魔,而今却一时为之凝立不动、僵峙无语。
  詹别野索性豁出去了再迸出一句。
  “你到底是不是关七!?”
  一一关七!?
  “迷天盟”盟主关木旦,“天敌”关七!?
  他已疯癫负创,失踪多时,而今竟又重现江湖!?
  4,人命由天不由我
  只见那在高檐上披发张狂的独臂人,竟呆呆的仰望了好一会的月,然后才俯视诸人,咧咀一笑。
  映着月色一照,原来这人的样子,虽然波桀矍铄,狂态毕露,不过一旦静止沉思时,五官长得十分英俊,且见月色中蕴有极大的迷惑和极为丰富的情感,看了会令人同时产生顾盼自雄和严肃自形愧陋的感觉,且使人忍不住的跟他决一死战又不忍伤他害他的复杂感情。
  然而这个人却无所谓。
  他狂妄的一笑。
  ——也不知在笑人,还是笑物?
  ——抑或在笑天,笑月?
  然后他忽然长叹:
  “人命一由天——不由我——”
  这似是一声喟息,一句感叹。
  又似是一句悲悯,一声自怜。
  他的语音似在大慈大悲,但神志又绝对杀气凌厉,大不慈悲。
  然后他又笑了一笑,用手从吴其荣、蒙面人、戚少商、詹别野、孙青霞等一个一个遥指了过去,淡淡且一字一顿的道:
  “人,命,由,天,不,由,我。”
  大家都知道他武功盖世,所以但凡让他给指着的,莫不缩了一缩,或作招架,或日闪躲;不然也得在心头警惕了一下。
  只听他又咧开大叨,笑咋咋的说:“可不是吗?人生在世,又有几件事是由得人的?”
  他的脸色很苍白。
  眼神很痴。
  也很狂。
  ——像心里头有着一团又一团乱烧的火。
  但他的唇舌都很红,很艳,像刚吐过了一口血,又咽下了一口的血。
  ——这个人,难道真的是关七?
  ——一个名动天下,名震江湖,当年若不是他疯,在京里武林已无人能敌的关七!?
  ——他上一次乍现江湖的时候,已疯了一半,癫了八成,可是,竟在“六分半堂”、“金风细雨楼”五大高手:苏梦枕、白愁飞、王小石、雷损、狄飞惊合战围攻之下,最后因遭电殛负创才消失不见;这一次再现,京里武林势力已有了极大的整合:雷损殒,苏梦枕亡,白愁飞也死了,王小石已远离京师,狄飞惊更深居简出,而今,正处于塌宇残檐上的“九现神龙”戚少商、“纵剑淫魔”孙青霞、“黑光上人”詹别野,凭他们三人之力,怎能对付得了关七、收拾得了这横跨黑白二道的不世武魔、一代狂人么!?
  关七说完这番话后、大家都静了一静一也不过是才静了一静、顿了一顿,那两名蒙面人,又手颤足抖的舞动着,且在喉头发出一种顿似鸡啼、鸭喋的古怪声词来,同一时间,那儒士打扮的惊涛书生,也双手飞快做手印,咀里念念有词:
  “呛。波如兰者利。”
  那独臂人突然全身一震,然后好像得了老年病疾的病人一般,簌簌的抖哆了起来;一时又似寒风刮树,时落将尽。
  这时看去,他更像一个无依的病人,不但很冷,而且很无依。
  甚至很空洞。
  ——一个很空洞的可怜人。
  惊涛书生一而急念念,一面已自襟内取出一管箫来。
  这是一支古箫,原属龙八之物。
  当日在回春堂吴惊涛挫敌有功,龙八为了收买人心,便把这管箫相赠予惊涛书生。
  吴惊涛别无所好,就好歌舞古乐,喜欢看美女和美丽的事物,龙八送他古箫,正是投其所好。
  而今,他的箫一掏出来,放在唇边,蹑吹了一二声,那披发独臂人便又恢复了镇定,口里仍喃喃自语,一面向他行去:
  “人……命……天……定……”
  箫声一起,那两名蒙面人眼里一露惶色,另一则凶光大现。
  两个人都忽然同时变了声。
  修长个子忽尔发出尖啸,锐声割耳。
  精悍个子则发出低沉的怒吼,如同兽王咆哮。
  一啸一吼,古箫之音便眼看要给夺下去了,而那披发狂人,又双目发出惨绿色的厉芒,陡然止步单手指天,大呼。
  “不由我——啊——不由我——不由己啊不由已——!”
  惊涛书生吴其荣脸色一变,箫声突变,又尖又锐,又急又阴,夹杂在啸声怒吼中,依然跌宕有致、清晰刺茸。
  他不但吹箫,而且还在月下舞蹈了起来,他的人虽然体胖,但姿态仍是曼妙好看,如痴如醉。
  如痴如醉的不止是舞蹈者自己,还有那披发狂人。
  那披发狂人口里胡胡做声,但在月色里看去,原来他容貌予人一种清而且俊、沧桑里自有神采的味道,由于他披发断臂。于思满脸,加上眼神显突,如像失去了太多的感情,连他的生命也给抽空了,他的身躯也只是残烬废躯,所以一般人根本死不敢看他,更妄论与之对视了。
  只是,当惊涛书生载歌载舞于檐上下,箫声与啸吼相争,那散发人仿佛听(看)的如醉如痴,才使得戚少商、孙青霞、詹别野之人都看清了他:
  好一副令人震撼的脸容。
  那不只是沧桑,而是看透了世情而仍不放弃。
  那不只是凶悍,而是一种大无畏生死无惧的勇色。
  那不只是悲哀,而是一切都得到过又全失去了的无奈和慈悲。
  那也不只是愤怒,而是一种像两头都点燃的蜡烛一般的自焚。
  那亦不只是萧条,而是一种跟天有不世深仇的狷狂和跋扈。
  那更不只是白痴,而是一种不要世间相怜与同情的我行我素、舍我忘我。
  在清貌俊容的戚少商看去:只觉得是好一副令人醉心的面孔。
  在颀长潇洒的孙青霞眼里:这披发狂人身形虽然甚实并不高大,但看去却令人有一种高山仰止,无论谁也得仰其鼻息的感觉。
  在沉着森冷的詹别野心里,却在盘算着。
  一一按照道理,传说中那个狂魔,决不是这个年纪,到底是他,还是不是他?是那狂魔本来就没那么老?还是这战神本来就长得这么年轻?
  ——怎么这狂人不老!?
  ——用什么方法才可以不老!?
  ——要是能够不老,是不是就可以不死!?
  黑光上人最怕就是死。
  他修佛,是希望能成佛,成了佛就可以肉身不死。可是他到最后发现佛陀到头来总是要死的,兔不了要升天的,他就马上弃了佛、改而修道。
  他修道,也是为了长生不老,道教有很多养生、导引之术,能延年益寿、保命全精。
  可惜到后来他也发现:修道到了家,还是得要升天的。就算修密宗成了金刚上师,还是得轮回转世,谁也不能永生。
  是人就得死,就会老。
  他除了怕死,还怕老。
  他到头来发现最能保住不死的,便是武功。
  练好武功,甚至能使自己不致那么快老化、老去。为了阻止自己迅速老去。他每天还花了不少时间来为自己美容,用各种香贵药草来为自己养颜保青春。
  是以,他乍见这独臂狂人的神容。心里就不禁激动:
  ——他练的是什么功,怎么越来越年轻,越来越好看!
  所以,对黑光上师而言,乍见这狂魔战神,不但有武艺修为上的震粟,更加发生了美颜养生领域里的震撼。
  然而,在箫声、吼声和呼声里的独臂人,却从全然的迷茫中,慢慢全身抽搐了起来,震颤得像是触了电,遭了雷殛,仿佛全身给那三种激裂的锐响,像刀片一般的割裂成碎块,到最后,他仍一手朝天。嘶声狂吼:
  “听天——由命——”
  只是他已摇摇欲坠,就要完全崩溃了、彻底的毁了。
  戚少商、孙青霞、詹黑光三人不禁更为大惑不解:
  ——要是这战神便是武林中传说的那独战天下的顶尖高手,他怎会窝在这儿?他怎会变成这模样?他怎么整个人就像给人操纵了似的,完全失去了神智,连几声长啸、狂吼和古远古怪的箫声都足以将之击倒!?
  就在这时,却发生了一件事。
  一种声响。
  “卜卜——将将——卜卜——将——”
  那是梆声。
  还有锣声。
  ——这声响毫不特别,只是更夫在下面的民街打响了更:
  其时正好是二更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