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灵鹫飞龙 > 第 17 章 缺月难全
第1节 缺月难全(1)
她凑上红唇,一灵却只在她唇上轻轻一啄,便移开唇去,道:“不,月姐,老天爷生得你如此美丽,就绝不会轻易让你死去。况且,你既然爱我,如果我不能保护你,那么我还值得你爱吗?说句大话,如果水也淹得死我,那么,王一灵就不是王一灵了。”
寒月清比一灵矮,水开始淹到寒月清唇边了,一灵手往上托,将寒月清托了起来,道:“月姐,照我的话做,心平气和,不要慌乱,也不要用力,含着我的舌头,让气脉连通,不管要多久,也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难,请一定相信我,可以带你重见天日。”
寒月清看着一灵的眼睛,那眼里的自信厚重如山。寒月清突然觉得自己软弱无比,只想要完全依赖着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让他为自己去遮挡一切的风雨,她柔情无限的点了点头,将身子更用力的挤进他怀里。
一灵道:“照我的话做,信我。”吻住寒月清的唇,两舌相抵,一股强大的气劲自一灵舌尖发出,经寒月清舌尖传入她体内,运转十二周天,又传回来,循环往复,生生不息。寒月清闭上眼睛,排除杂虑,将一切都交给一灵,只觉得身子轻轻一动,飘了起来,眼耳口鼻便都淹灭了,但由于体内气血有一灵内劲的推动,循环不绝,并不觉得有窒息的感觉。
天龙在嘉陵江里救人四十年,水性天下无双无对。可以不用口鼻,而用身周皮肤,从水中吸收空气来维持生命,一灵体承了天龙的全部衣钵,这种本事当然会。
不知过了多久,寒月清耳边“哗啦”一阵水响,便觉得脑袋离开了水面,同时,一灵的嘴也移开了。
寒月清睁开眼睛,只见处身在一个大溶洞中,头顶上满布着参差不齐的钟乳石,水光将微微的天光反射上去,映得那些钟乳石美妙绝伦,原来石室的入水口,是通着一条阴河的,仇自雄打开口子将水灌进来,却没想到一灵反从入水口潜游进了阴河里。
“我们真的出来了,一灵,我们真的出来了。”寒月清纵声欢呼。再看透生死的人,能活着,总不愿意死的,况且她刚刚感觉到爱情的甜蜜,重见天日,心中的欢愉当真难以形容,忍不住抱住一灵,便往他唇上吻去。一灵当然是来者不拒,两个心中都怀着最火热的爱情,这一吻天昏地暗,不知不觉中,随着水流,已到洞口,阳光耀眼,日正当中,两个分开唇,不由齐声欢呼起来。
一灵叫道:“我知道黄龙洞那股水流一定是与地下暗河通着的,倒没想到暗河这么短,几个时辰就游出来了,我开始还以为至少要潜上十天半个月呢。”
寒月清叫道:“啊呀,那身上的肉可都要泡烂了。”
一灵摇头:“我两个内功深湛,不会的,但身子会泡得很白是真的。”突然眼中放光,喘息着道:“月姐,你说……你说要把身子给……给我欣赏的。”
“啊呀。”寒月清一声叫,满脸通红,生死关头,柔情无限,什么话都敢说。此时重见天日,可就害羞了。将脸埋在一灵颈后,咬着牙轻轻的道:“好一灵,别着急好不好。求求你了。”
她这么软语相求,一灵如何能够拒绝,况且一灵对她的身子,崇拜多于肉欲,从来不敢亵渎的,因此以情魔百年的识见,提出要看一个女人的身子,竟激动得话也说不清爽了。
暗河流出洞口,形成一个清澈的水潭,四周遍布奇花异草,浅水处,白沙历历,鱼虾清晰可见。一灵带寒月清游到浅水处,两个站起身来。
寒月清脚落实地,情不自禁又是一声欢呼,疾走两步,让整个身子都从水里露出来,清风吹来,只觉全身舒爽无比,轻快之中,张开臂,连转了两个圈子,看一灵,却见他盯着她的身子,站在原地,看呆了。
寒月清有过一次给水打湿全身的经历,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但这次与上次不同,五分羞,还有五分喜,看着一灵痴痴迷迷的样子,心中爱煞,猛地双手举过头顶,学着画上飞天的样子,做一个反弹琵琶势,故意挺胸,翘臀,让自己优美绝伦的曲线更夸张的显现出来,秀目带春,瞟向一灵,咬牙笑道:“让你看,让你看得眼珠子都掉出来。”
清逸若仙的寒月清竟会顽皮的摆出如此惹火的姿势,若非亲眼看见,打死一灵也不相信。然而这并不稀奇,不论寒月清多么的圣洁高雅,清逸脱尘,她到底只是一个女孩子,一个怀着爱情的女孩子在心爱的情郎面前会做的一切,她当然都会做,甚至会做得更好,更妩媚,因为她更美,更有灵性。
一灵“啊”的一声,猛地一个踉跄,竟然跌翻在水里,寒月清吃了一惊,随即掩着嘴,咯咯娇笑起来,笑得抱着肚子半蹲在沙滩上。
笑声未歇,猛见一灵纵身而起,带起一蓬水花,猛扑过来。
寒月清吃了一惊,想躲,哪里还来得及,早给一灵一把扑翻。一灵激情如火,一面去她唇上、脸上颈边拼命的吻,一面低叫:“月姐,好月姐,给我吧。”双手同时抚上了她的双乳。
“一灵,等一等,不要在这里。”寒月清急叫。
“不会有人,有人也不怕。”一灵喘着气叫,伸手去解她衣服。
他也是画蛇添足,说前面一句就有了,偏还要添上后面一句。他不怕,但寒月清怕啊,做这种事给人看见了,那还要活吗?寒月清本已给他在双乳上搓得全身稀软,这时一急,力气又回来了,将一灵双手一齐抓住,情急生智,故意恼道:“一灵,你又要用强吗?”
“姐姐。”一灵急叫,双手却停了下来。
寒月清感觉得出他伏在自己身上的身子因强自克制而产生的那种不绝的颤抖,也有些心软,但怕羞心理到底占了上风,叫道:“姐姐愿意把身子给你,但你至少要给姐姐一间房子,一张床,若是在这里,我不许你胡来的。”
“但这里哪里有房子?姐姐,求你了。”一灵哀叫。
他这么情急求恳,寒月清不免更加心软,此时她爱一灵之心,并不比一灵爱她的少半分,略一犹豫,道:“那到旁边的花丛里去,多少有点遮掩。”
一灵大喜,一把将她抱起,选了一个四面花草屏蔽,下面绿草如茵的草地将寒月清放了下来,跪在寒月清边上,深深吸一口气,让激动的心稍稍平抑,伸手去解寒月清衣服。
看着他手伸过来,寒月清微微吁了口气,看向浩渺的蓝天,心中低叫:“老天爷,谢谢你,赐给寒月清这段情缘。”方要闭上眼睛,突然看到一个异物,慌忙一把按住一灵的手,叫道:“有人。”
一灵吃了一惊,叫道:“哪里?”
“天上,是你大哥。”寒月清坐起身来,这时她外衣已给一灵解开,只系着一个肚兜,慌忙掩上衣襟,手忙脚乱的结衣纽。
一灵抬头上望,果然,李非的两头巨鹰正急速的俯冲下来,鹰背上黄衣飘动,正是李非。
一灵又喜他又恼火,顿足道:“这大哥来的也真不是时候。”
“都是你,还说。”寒月清红了脸,嗔他,不过总算将衣服穿好了。
一灵嘻嘻笑:“怕什么?大哥又不是外人。”
说话间,李非已到头顶,跨身而下,叫道:“怎么,寒仙子成了内人,大哥就成了外人了?”这话里玩笑成分不少,但他脸上却一如往常,了无笑意,双目如电,在一灵身上一扫,道:“你两个入黄龙洞一去不返,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却没想到在这里搂着寒仙子风流快活,我倒是来得不巧了。”
寒月清大羞,忙躲到一灵身后,同时运功蒸干身上衣服。一灵呵呵笑,道:“我们到黄龙洞去,原来大哥知道?”
李非点头,道:“怪了,我到黄龙洞里面去搜过,并没见有条暗道可直通这里啊,你们是怎么来的?”
“原来大哥还到黄龙洞去过,我们是潜水来的,说来还真有几分险。”一灵绘声绘色,将如何中计,如何遇险,如何潜水出困诸般情节一一说了,他有情魔的嘴巴,能说会道,说起来惊险丛生,李非听得呆了。
一灵说时,寒月清羞心稍抑,偷眼看李非面上,却见李非随着一灵的诉说,一时急,一时惊,一时喜,关切之情表露无遗。
寒月清心中奇怪,想:“他明明是个情感极其丰富的人,而且对一灵十分关切,可为什么总是冷着个脸呢。”
一灵说完了,又奇道:“大哥,你入黄龙洞,难道元灵子没阻拦你?”
李非一声冷笑:“元灵子算什么东西?昨夜给我一通赶,逃出黄龙洞。我在洞中找你不到,这时便是来捉他拷问的,一路过来,没看到他们,却碰到了你。”
他说得轻巧,寒月清却大吃一惊,心中寻思:“仇自雄的实力十分惊人,以我和一灵两个,也拿仇自雄无可奈何,他却说赶得人家落荒而逃,他的实力岂非更加了得?”眼光向李非脸上看去,李非也转眼看她,四目相对,寒月清目光似乎撞上了一座冰山一般,心中又吃一惊,想:“他对我似乎怀有敌意。他是一灵结义大哥,又明知我和一灵的关系,即便看在一灵面上,也不该如此,我是在哪里得罪他了呢?”
一灵却没注意这么多,笑道:“没事,仇自雄跑不了。大哥,你还是骑鹰,我和月姐走路,有你相助,救五掌门轻而易举。”
李非道:“为什么要走路,是不是刚才给我冲破了好事,避开我还想继续?”
寒月清脸一红,一灵忙道:“不是不是,我是想我们有三个人,大哥的鹰却只能坐两个人,所以……”
李非冷哼一声:“怎么,别人任说什么你都相信?上去吧。我这金鹰素来不载女人,看在你面上,今天破一回例。”
一灵大喜,对寒月清道:“月姐,你还没乘鹰在天上遨游过吧,那才真象神仙一样呢。来,我们共坐一头,比翼双飞。”拉着寒月清上鹰背。
寒月清不吱声,任一灵将她抱上鹰背,对李非的话,她心中有气,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呢,她虽素昔宽容,也有些受不了,若不是怕闹僵了于一灵不好看,才不稀罕坐他的鹰呢。
坐好,两头金鹰振翅而起。李非的鹰在前,一灵两个的鹰在后。一灵刚才确实没过到瘾,这时搂着寒月清,手便有些不老实,做着一些小动作,慢慢的往上移,摸向寒月清双乳。
寒月清心中正有气,没心思和他调情,在他手上打了一下,按着他双手,嗔道:“老实些,不许动。”
一灵的手果然老老实实的箍在她腰间,不动了,嘴却凑到她耳际,诞着声问道:“怎么了嘛,姐姐不喜欢我了?”
耳窝那一团是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之一,一灵热气一呵,寒月清顿觉全身都痒了,“啊”的一声,脖子一缩,嗔道:“不许对我呵气。”
一灵应道:“是,那我可以吻你了。”不待寒月清回答,已轻轻咬住了寒月清耳垂,舌头轻轻一挑。寒月清一声低呼,几乎心尖子都麻了,全身稀软,仿佛连坐着的力气都没有了。忙道:“一灵,你别闹,好不好。”
一灵滋滋笑:“那你转过头,给我亲个嘴儿。”
寒月清不依道:“那不行,万一他回头看见,可怎么得了?”
“不怕,大哥不会回头的。”一灵不依不饶。
寒月清依旧不肯,道:“一灵,好人,算姐姐求你,现在别闹,等找着仇自雄一伙,救出五掌门,姐姐尽你怎么亲都行,什么都给你,好不好?”
“不好。”一灵摇头:“一定要亲一个。”
寒月清无可奈何,回过头,嗔道:“你这么不听话,姐姐不爱你了。”
一灵嘻嘻笑:“不怕,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若是搂着姐姐都不乘机亲两口,姐姐只怕真要不爱我了。”
寒月清扑哧一笑,一灵的嘴唇已凑了上来,帖上了她的唇。本说好亲一下就算,但一灵在这上面哪是个说话算数的人,一吸住了寒月清的香唇,便再不肯松开,舌头更抵开寒月清牙关,长驱直入。寒月清知道若给他舌头缠住,一时半会铁定脱身不得,小舌头左躲右闪,但小小口腔里,又能躲到哪儿去。终于给一灵舌头擒住,缠紧,更拉回他口里,细细的,有滋有味的吮吸品尝起来。
两人如痴如醉,浑忘所以。
这时前面的金鹰兜转回来,李非叫道:“东、南两面都已飞出百里,我们向北去。你两个要小心,亲热过了头,摔下鹰背我可不管。”
一灵笑道:“放心。”寒月清大羞,掐他一把,看着李非的黄衣在风中飞舞,想到一事,对一灵道:“一灵,他对你到底好不好。”
“很好啊。”一灵叫。
“那他怎么老是冷冰冰的,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他是这么个人啊。”
“不是。”寒月清摇头:“我观他内心感情其实极为丰富,对你也特别关心,他冷冰冰的外表是装的。”
一灵想了想,摇头道:“这个我倒没注意,不过我敢肯定,大哥那种君临天下的威严绝不是装出来的,正如你所说,他一定有很多臣属,是长期发号施令培养出来的。”
寒月清点头:“这个我信。他能将元灵子等轻易赶出黄龙洞,绝不是他的武功比我两个加起来还高,而是他有很多了不起的部属,现在我越发可以肯定了,他对你十分矛盾。如果说他不关心你,他不可能时时盯着你的行踪,更不可能在你失踪后大举调集部属搜索营救。但他既然如此关心你,对你好,那么为什么不可以对你笑呢?任他是帝王也好,将相也好,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心爱的人,总是可以放下架子来,笑一笑的嘛。”
一灵搔搔头,笑道:“你这么长篇大套的,可把我说糊涂了。算了,反正大哥对我好,这一点我绝不怀疑,好月姐,还是给我亲一个吧。”
寒月清慌忙侧头,躲开一灵对她耳垂的袭击,嗔道:“你到底有完没完。”
一灵蓦地一脸正经,道:“我爱月姐,天荒地老,永远没完。”随即嬉皮笑脸的道:“好月姐,求你了,给我亲一个吧。”
寒月清又好气又好笑,拿他全无办法,一面侧头躲避,一面伸手封着他嘴,蓦地叫了:“仇自雄,快看,那是仇自雄。”
一灵侧头看去,果然,左下方一行蚂蚁似的车队,正是仇自雄一行人的。
这时李非也发现了,驾金鹰飞拢来,寒月清心悬五掌门安危,放下面子,对李非道:“李大哥,请你帮帮手,救出五位大师。”
李非犀利如电的眼睛在她面上一扫,道:“寒仙子求我,面子不小啊,好。我们降到前面的山背后去,等元灵子一行人走近,便突然俯冲扑袭,你两个合力对付元灵子,最好一剑就杀了他,我替你们擒住仇自雄。”
寒月清大喜,脆声道:“多谢大哥。”
李非哼了一声,冷声道:“不必谢我,要谢,倒不妨谢你的夫君。”当先飞去。
寒月清没想到他真的如此冷僻,顿时一脸尴尬,一灵却凑嘴到她耳边道:“不要谢。”
寒月清扑哧一笑,转身捶一灵道:“你这幸运的无赖,真不知道,老天爷为什么这么垂顾你,这冰做的人竟偏会对你好。”
一灵笑道:“正因为我是幸运的无赖啊,所以不仅能怀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还能叫冰做的李大哥借金鹰给我带着仙子上九天遨游,做一对真正的神仙美眷。”
说笑间,已到了一座大山的背后,仇自雄一行人来的路,正在大山脚下,距山颠约有百余丈距离,以金鹰滑翔俯冲的速度,百余丈距离眨眼即到,这比从空中直接扑击无疑要隐蔽得多。
一灵凑到寒月清耳边道:“大哥是个极厉害的角色,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救出五掌门后,但愿你们侠义道增点眼色,有我这个对手就足够了,千万别再惹上我大哥。”
“如果我和他起冲突,你帮谁?”寒月清妙目回转,看着一灵。
“你是我最爱的人,大哥是我最崇敬的人,我不会让他伤害你,也不会让你去伤害他。说实话,月姐,你最好信我的,管住你们侠义道那几个霹雳火老道,不要与他作对,我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对大哥,却总从内心里生出五分敬,五分畏,十分的钦佩。那几个打苍蝇也嫌笨的牛鼻子老道若与他作对,哼哼。”
“哼什么哼,跟个大头苍蝇似的。”寒月清白一灵一眼,对他不肯承诺帮她心存怨怼。她本来不是个小气的女子,但不知如何,她对李非就是心存敌意,连带希望一灵也是如此才好。
不一会,仇自雄一行人到了山下。五辆大车只剩了两辆,有一辆还掀去了上面的蓬子,露出里面坐着的陆雌英、李玉珠和法性神尼,寒月清心想:“这一定是李非的人干的,真厉害,仇自雄可说是狼狈而逃了。”
仇自雄、元灵子以及李青龙、红衣老祖等一概骑马,刘湘等在前面,李青龙在后面,仇自雄、元灵子各挨着一辆马车,剩余的四大掌门显然是在另一辆马车里。
李非叫道:“小心了,最好一击得手,否则给他们控制住人质,便不好办了。”一灵两个一齐点头。
李非架着金鹰,先远远绕了开去,然后加速,绕回来,风驰电骋般飞速下滑。
一灵的鹰与李非的并头齐进,一灵两个各执兵器在手,但闻耳边呼呼风声,百丈距离,眨眼即到。
李非腾身跃起,闪电般猛扑仇自雄。同时间,一灵寒月清纵身飞出,一灵长鞭如蛇,卷向元灵子,寒月清身剑合一,跟随鞭子急进,刺向元灵子左胁。
仇自雄等可说全无防备,一则他们以为一灵两个早淹死在石牢里了,不可能再来找他们,二则更绝想不到袭击会来自天上。因而听到风声仰头看时,一灵的长鞭已卷在了元灵子脖子上,寒月清的剑同时跟进,更将元灵子戳了个透明窟窿。同时间,李非一脚踏在仇自雄顶心上,仇自雄哼也没哼一声,翻身落马。
事起突然,李青龙、红衣老祖等前后的人全都惊呆了。一灵一个跟斗落到那辆没了顶蓬的马车上,长鞭一扬,啪的甩了一记响鞭,厉声喝道:“首恶已然伏诛,谁也不要动。”
李青龙等果然一个个呆在原地不动。他们本都是被胁迫的,尤其是李青龙和陆九州,更是打骨子里不愿意与一灵作对。此时只是一齐盯着地下的仇自雄,心中砰砰乱跳,希望他不要给李非一脚踩死了才好。
车中陆雌英、李玉珠一齐站起,叫道:“一灵。”惊喜之中,似乎另有一层惶恐,齐往仇自雄身上看去。
一灵道:“英姐玉珠不要担心,仇自雄没死,我答应过两位姐姐的,要他拿出解药,再由两位姐姐亲手处置他。”
听到仇自雄没死,李青龙几个脸上都露出了笑容,陆雌英、李玉珠两女相视一眼,脸上神情却是十分复杂。
这时,寒月清已从另一辆马车里扶出了悟本禅师四个,欣喜异常,叫道:“阿弥陀佛,幸亏五位大师都没有事。”
天风子几个齐道:“多谢盟主搭救之恩。”
寒月清忙道:“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没有王一灵公子和那位李大哥,我无法救出五位大师。”
这一点五掌门心知肚明,一灵武功之强,他们是亲眼所见,而空中突袭,更依赖李非的金鹰。能一举制服仇自雄师徒,明摆着,一灵两个出力更多。
寒月清满怀期望,五掌门能对一灵两个略表谢意,不说解开死结,至少暂缓彼此间誓不两立的气势。然而他失望了。
天风子看一眼紫龙真人,跨上一步,抱拳对李非道:“兄台人中龙凤,光彩照人。金鹰奇袭,亘古未闻,援手之德,五大门派永世不忘。”对一灵却看也不看一看。
李非瞟一眼寒月清,冷然一笑,到仇自雄面前,在他腰胁之际啪的踢了一脚,然后背手退开,对天风子的谢意竟是不理不睬。
天风子一派宗师,位望尊崇,何况他是代表五掌门相谢,也就是代表着五大门派。李非对他不理不睬,便是没将五大门派放在眼里。
两头金鹰盘旋落地,激起的巨风刮得李非黄衫裂裂作响。李非卓然而立,眼望远山,虽然一声不作,但一股傲视苍穹的霸气,却如金鹰激起的巨风一般,向着五掌门直刮过来。五掌门对视一眼,都是一脸迷惘,心中嘀咕:“这人到底是何来历?”意忘了生气。
仇自雄给李非一脚踢醒过来,翻身爬起,一灵一步到他面前,喝道:“仇自雄。”仇自雄脑子里仍然一片昏昏沉沉的,闻声不自觉的看向一灵,眼光立即就直了。
一灵叫道:“仇自雄,你给陆雌英、李玉珠服的是什么毒?解药在哪里?”他两眼绿光如电,直罩着仇自雄。
“摄魂大法!”紫龙真人惊叫:“这小子原来跟魔教还有关系,怪不得。”极化真人也叫了起来,都是又惊又怒。寒月清看一眼五掌门,心中又添了一层心事。
“她们服的毒叫忠心丹,忠心丹外壳的药膜便是解药。”仇自雄木讷的回答,伸手去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子,递给一灵。
一灵接过瓶子,倒出一料忠心丹,果然在外层剥下一层药膜,点点头,对陆雌英两个道:“英姐,玉珠,来,服了解药。”
陆雌英两个过来,各取一粒忠心丹,剥了药膜吞下。一灵看李青龙等一脸哀求的神情,冷冷的道:“为虎作伥,本饶你们不得,但看在英姐和玉珠的面上,便饶了你们。”
李青龙、陆九州大喜,包括红衣老祖师徒,一齐过来,各取了一粒忠心丹,服了药膜,脸上自然不免涩涩的。
一灵再头问仇自雄:“五掌门中的又是什么毒,解药呢?”
“五掌门中的是化功散的毒,这是解药。”仇自雄又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子,道:“挑一点抹在鼻端即可。”
一灵打开瓶塞,猛地打了一个喷嚏,大叫:“好香。”笑嘻嘻捧到寒月清面前,道:“宝剑赠壮士,香粉送佳人,这瓶香粉,请月姐笑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