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包括战天风在内,所有的人都紧张的看着单如露,单如露却只是久久的与陀光明对视,陀光明不能说话,她也并没有说话,似乎仅仅通过眼神,两个人就可以进行交流,好一会儿,单如露终于扭转头,却先对着单千骑跪了下去,叩了三个头,随即便转向白云裳跪下,她清瘦而柔顺的脸上,首次露出坚毅之色,道:“白小姐,请你替陀家做主,做女儿的,本不该说父兄之非,但我不能昧着良心,不能对不起死去的公公,不能对不起相公,更不能对不起屡有大恩于陀家的二弟,一切正如二弟所说,都是我爹爹派人做的。”
“我打死你个小贱人。”单千骑无论如何想不到,久处自己积威之下的女儿竟敢背叛他,恼羞成怒之下,猛一步跨上去,一掌便把单如露打翻在了雪地里。
“臭人妖,敢打我嫂子。”战天风暴怒,猛一下骑到单家驹身上,双手抡开,左右开弓便扇起耳光来,边扇边骂:“臭猪头,烂狗头,死人头,小爷打死你,扇烂你,剁碎你。”
“战天风,住手,不要打了。”白云裳连忙喝止,但战天风打发了性,一时半会哪里收得住,至少扇了一二十个耳光,直打得单家驹七窍流血,鬼叫连天,一个脑袋真的肿得象个猪头一样始才停手,却仍是不肯甘心,扫一眼单千骑,看向白云裳道:“云裳姐,你要我不打可以,我给你面子,但你要做保人,这人妖再不能动我大嫂一根指头,若动了我嫂子一下儿,便全在你保人身上。”
“这人,怎么就跟个街头的泼皮一样。”白云裳哭笑不得,只得点头道:“好了,我保证没人再敢动你嫂子一下就是。”
得了她的保证,战天风始才甘休,却仍狠狠的瞪着单家驹道:“西瓜不熟拍熟你,孙子哎,叫你爹小心着点儿,否则你今天就惨了。”
白云裳见他得了保证还要这么不依不饶,终忍不住白他一眼,一边的马横刀却是哈哈大笑,揽了他肩笑道:“我说兄弟啊,大哥一生人里,最对胃口的还就是兄弟你呢。”凑过酒葫芦:“来,喝一口。”
战天风得意洋洋,接过酒葫芦真个就灌了一大口,不想一时得意,一口酒灌得太大又急了些,顿时又咳嗽起来,马横刀哈哈大笑,白云裳在一边看着,再白他一眼,却也忍不住笑了,随即转头看向单千骑,严肃的道:“单龙头,你还有什么话说?”
“白小姐,这不是她的真心话,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知道,她这话是被迫的,可怜她这些日子一直被战天风这妖人霸占着,在妖人的淫威之下,怎么敢说真心话。”单千骑叫着,转身看向跌倒在地的单如露,装出悲痛的语气道:“露儿啊,是爹不对,爹不该打你,你不要怕,别人保不了你和女婿,但爹一定可以的,你就对白小姐说实话吧。”说着要伸手去扶单如露,他虽是一脸笑,单如露却吓得一闪,单千骑眼中射出一丝恼怒,再要伸手,一边的战天风猛地叫道:“云裳姐,你答应过我的,不许任何人再碰我嫂子一根指头,你这保人若不管事,到时我打烂这猪头,你可莫怪我没给你面子。”
他这一叫有威力,不等白云裳开口,单千骑果然就收回了手,只是盯着单如露道:“露儿,听爹的话,不要怕。”
“爹。”单如露悲叫一声,望一眼陀光明,随即抬眼看向白云裳,道:“白小姐,我爹说的不对,我二弟是好人,他没有害任何人,更没有强占我。”
“你还要胡说。”单千骑怒叫。
“我没有胡说。”单如露不敢看单千骑,只是看着白云裳,道:“我有证据。”
“你有证据,太好了。”战天风兴奋的大叫:“好嫂子,快拿出来,是什么证据。”却忽地想到这里面有问题,摸脑袋道:“这事你能有什么证据啊,这世上最说不清的,就是男女之事了,你能拿出什么证据来?”
他这话不招人爱,旁边的马横刀暗叹,白云裳则是真正的白了他一眼,单如露却胀红了脸,低下眼光道:“我虽和相公拜了天地同了房,但相公---相公身子---身子弱,所以---所以---我---我还是女儿身。”说到这里,她再说不下去,只是捋起了右手衣袖,手臂上殷红一点,正是处女的守宫砂。
要命的是,战天风并不知道守宫砂是什么东西,看单如露白白的手臂上一个红点,不明所以,还以为自己没看清,凑近去看,单如露害羞起来,把袖子放下,他却还叫了起来:“嫂子,你把袖子再捋捋,我还没看清呢,你说的证据在哪儿啊?对了,你手上怎么有一红点儿,蚊子咬的吗?这蚊子讨厌,咦,不对啊,这下雪天怎么还会有蚊子?难道是臭虫?啊呀不好,我身上也好象有点子痒。”
马横刀刚喝了一口酒,扑的一声全喷了出来,哈哈大笑:“兄弟,你饶了我吧。”
另一边的白云裳则是哭笑不得,心中暗叫:“这样的人也有,真是的。”
单千骑没想到在自己如此威逼利诱之下,单如露仍是坚决的要帮战天风,心中暴怒,手一扬叫道:“我打死你。”
“有种你试试。”战天风霍地退回到单家驹身边,煮天锅扬起,怒视着单千骑道:“你只要敢动一下,本大追风不把这猪头打成平底锅,本大追风从此跟你姓。”
“爹。”单如露却猛地跪了下来,叫道:“你打死我吧。”一直以来,单如露都不敢直视父亲的眼睛,但这一次,她却勇敢的直视着单千骑。她的眼睛里没有畏惧,甚至没有泪,但悲痛却是如此的深沉。
这种痛,是因为自己背叛了父亲,但更深的,却是因为面前这个生了她的人,从来也没把她当亲生的女儿看待过。
看到她这种眼神,单千骑也愣了一下,他极度重男轻女,从来也不把单如露当一回事,但这一刹那,他也底也生出微微的愧疚,然而这种愧疚只是一闪而过,立即便开始谋划应对之计,心念一闪,已有定计,猛地就双手捂脸,竟带了哭腔叫道:“爹不打你,是爹不对,爹本来也不想这么做,你到底是我的亲生女儿啊,一切都是贾师爷出的主意,害死亲家和对女婿下毒,也都是他做的,但这些我不能推到别人身上,总之都是爹的错,爹该死啊。”
此时铁证如山,再不能抵赖,不说修为深不可测的白云裳插手,便是一个马横刀,单千骑这边也应付不了,硬抗绝对是死路一条,然而无论如何说,他是单如露的父亲,陀光明对单如露又十分痴爱,看在这一点上,战天风马横刀都无法对他下死手,当然,杀人偿命,所以他把贾师父推了出来,陀家有了泄恨的对象,对他也就不可能做得太过了。
短短这一瞬间,能全盘权衡想出这样的应对之法,的确是老奸巨滑。
单如露虽然不通世务,但对自己的父亲,无论如何还是了解的,一听父亲这番话,立时便明白了他的想法,在先前,她心中还有悲痛,但听了这番话后,她的心却是彻底冰凉。
痛,往往是因为爱,是因为还有希望,如果单千骑真的能悔悟,在心底真的对她有一点点真爱,肯说一声对不起,否则什么也不说,单如露都会觉得,这个人终究是自己的父亲,终究有一点点因亲情而生出的愧疚,那她还是会原凉他,终究是自己的爹啊。
但现在,单如露彻底的死心了,她心里,再没有爹,因为单千骑的心里,完全没有她这个女儿。
心不痛了,眼泪也突然就没有了,单如露点点头,道:“贾师爷,好,不管是谁,先把相公的毒解了。”
单千骑捂着脸挥挥手,自有人上来给陀光明服下解药,陀光明身子能动了,但僵坐久了,却无力站起,软在椅子上,单如露牵了他手,低声道:“相公,对不起,无论如何,他是我爹。”
陀光明这些日子的一切都由单如露亲手照料服侍,眼光的交流,彼此已非常了解,自也了解单如露这时的心情,点点头,道:“只是苦了你了。”
单如露握一下他手,道:“相公,谢谢你。”说着转身看向战天风,道:“二弟,害死我公公的是贾师爷,就让他给我公公抵命,你说这样子可以吗?”
看着单如露的眼睛,战天风有一种感觉,他的这位干嫂子好象突然间变了一个人,先前他眼里的单如露,就象墙角一株柔弱的小草,一点点的小风,都会让她弯下身子,而现在呢,或许她仍是小草,但这株小草突然间就挺直了腰杆。战天风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转变,但有一点他心中猛一下就明白了,无论如何,对于陀家来说,他只是外人,陀光明才是正主儿,而做为少夫人的单如露也是。他们自家的事情,真正做主儿的,只能是他们自己。
“当然可以。”战天风点头,却在单家驹身上踢了一脚,叫道:“不过这猪头得披麻带孝,哭灵三天,别说你不会哭啊,不会哭大爷打到你哭。”
“别打,我会哭的。”单家驹急叫,想到全盘挫败,自己更给一个从来也瞧不上眼的小人物如此羞辱欺负,悲从中来,竟扯长脖子,就那么嚎啕大哭起来。
战天风没想到他说哭就哭,倒觉有趣起来,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失笑道:“哭得那龟孙样,你也斯文着点哭啊,眼泪鼻涕齐来的,呸,让大爷哪只眼睛看得上你。”
马横刀再次喷酒,笑道:“兄弟啊,怎么才能哭得斯文,估计得你教他才行。”听了他话,战天风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边的白云裳也情不自禁的失笑摇头,那一笑的风姿,花不足比娇,战天风刚好看到,可就瞪大了眼睛,一脸口水横流的馋样道:“姐姐啊,你可真是漂亮啊,弟弟读书不多,不知道怎么样说,对了,我以前住的镇上有个八字胡郎中,对治不好的病人总是一句话,无药可救,我看你的漂亮对男人来说也就是这四个字,无药可救。”
马横刀的眼睛一下子鼓了出来,随即便捂着肚子笑倒在地,惨叫道:“兄弟,饶命啊,这样跟你呆得一天,老哥非要笑死不可。”
白云裳哭不得笑不得,气道:“你这个人,真是的。”她的娇嗔又是另一番风姿,战天风不觉又看直了眼,白云裳所到之处,男人都会发呆,但象战天风这么直钩钩叫化子看红烧肉一样看的,还真就只他一个,一时又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灵心道人失了面子,对白云裳道一声告辞,一闪不见,霍金堂自也跟了去,白云裳对战天风道:“好了,我也要走了。”
战天风急了,道:“云裳姐,你若没什么事,多呆一会儿吧。”
白云裳微微摇头,道:“我还有事。”
战天风知道留她不住,一脸舍不得道:“那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再见?”
“轻风偶遇,萍水相逢,有缘时,自会再见。”白云裳说着向马横刀合什为礼,一闪不见。
看着白云裳逝去的方向,战天风呆了半天,摸摸自己耳朵道:“好奇怪?”
“奇怪什么?”马横刀奇怪的看着他。
“是姐姐让我好奇怪。”战天风眼中露出迷惑之色,道:“见第一眼的时候,我只想对她下拜,她就象个菩萨,过了一会儿,好象没这种感觉了,蛮亲切的,就象我凭空多了个姐姐一样,所以我才叫她姐姐,可在刚才她走的那一会儿,先前的那种感觉突然又有了,又象个菩萨了,马大哥,你说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