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鬼瑶儿再咬了咬牙,又问一遍:“你到底要什么,开出价钱来。”
“呵呵。”战天风却又笑了,道:“你知道的,我本事有限,就算诚心想毁了鬼牙石,也是老虎咬乌龟,无处下口,但到底鬼牙石怎么了呢,这中间说来话长,而且牵涉到白衣庵的白云裳小姐和我大哥马横刀。”
“白云裳,马横刀。”鬼瑶儿低呼一声:“果然跟他两个有关。”
战天风打出这两张牌,就是要把鬼瑶儿的心神往其它地方引,以免猜到他真正的意思,眼见鬼瑶儿上当,战天风心中暗喜,嘻嘻笑道:“是啊,我都说我的鬼娘子最聪明了,别人家娘子都睡下面,以后你和我成亲了,睡上面也可以啊。”
鬼瑶儿虽然根本不在乎这样的话,但老听着也烦,却暂时又不能把战天风怎么样,只好瞪着他,战天风却只是嘻嘻笑,道:“娘子别生气,你进来啊,门口风大,这么吹着你我可心痛呢。”见鬼瑶儿不愿动,又道:“而且我老这么扭着脖子也不好说,这中间的故事长着呢,你也不愿你相公变成棵歪脖子老榆树吧。”
鬼瑶儿知道自己若不进去,这小子绝对是不肯说的,嘴又油,娘子相公的,还不知要叫多少句呢,没办法,只得进庙来。
见她进庙,战天风暗喜,面上却半点也不显露出来,始终笑得见眉不见眼,一指对面一块石头道:“娘子请坐,一起吃块狗肉,也算是我们夫妻半场的缘份。”
“什么夫妻半场。”鬼瑶儿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冷叱道:“你嘴里干净点儿,有命真个娶了我,再相公娘子的叫吧。”
“就是因为我没有命娶你,有缘无份,所以才说是夫妻半场啊。”战天风哈哈笑。
他这么直接说自己会没命,鬼瑶儿有火倒又发不出了。她出身好,长相好,脑子也精明,一生人来,无论什么场面,从来不落半点下风,更没受过丁点儿气,可碰着战天风,却有处处受制的感觉。但她也是绝不肯坐,走到一边,离着火堆大约丈许,道:“你说吧,若真有可以原谅之处,我也不来怪你。”
“鬼丫头想骗你家相公,可惜啊,你找错对象了,你家相公天生就是个骗人的鬼,只有你家相公骗人,哪有人能骗得了你家相公的。”战天风心底暗笑,看鬼瑶儿站的方位,刚好迎着这面窗口进来的风,该可闻到汤气,当下暗念口诀,只见锅中白影一闪,果然就显出鬼瑶儿的虚影来,跟鬼瑶儿的真人完全一模一样,只是只有尺许高下,就那么凌空飘在煮天锅上方,离着汤面约有三四寸的样子。
鬼瑶儿正面对着战天风,锅中现出虚影,自然一眼就看到了,大吃一惊,低叫道:“你玩什么鬼花样?”
战天风使尽心机把鬼瑶儿诱进庙中,惟一担心的是怕江山美人汤不灵,眼见汤灵,再不害怕,哈哈一笑道:“不是玩鬼花样,是玩鬼老婆。”说着去鬼瑶儿全身上下一扫,啧啧赞道:“我听人说,真正的美人,不但要脸蛋漂亮,还要身材好,腿要长,腰要细,屁股要圆,奶子还要翘,你脸蛋是没得说了,但身材嘛,还得要你家相公我验过才能算数。”
“你想要做什么?”鬼瑶儿又惊又疑,想要上前打翻战天风的锅子,刚一迈步,眼前突然现出幻象,那锅子突地变大,直有丈许方圆,里面狗肉翻滚,热气腾腾,而她的人竟是立在锅子边上,只要脚步往前一迈,立即就会踩进锅子里,跌落滚汤中,顿时大吃一惊,惊慌之下,情不自禁往后一退,幻象却立马消失了,锅子还是在战天风面前,离着她还是有丈余远近,不过她的虚影也始终立在汤面上。
“什么幻术敢在我面前来使。”鬼瑶儿惊怒交集,身子复往前一顷,幻影立现,她双掌一并,灵力狂涛般推出,在她想来,战天风玩的,无非是种幻术而已,不会有什么真功夫,虽然她一时之间看不破,但以自己灵力之强,硬摧硬打,不论什么幻术都可破去,然而她错了,那一锅狗肉汤,竟象是一座无边无际的大海,她狂涛般的灵力卷过去,却象是江河入海,连波涛也没惊起一点,或者说,连狗肉也没能打得翻个身儿。
鬼瑶儿不心服,再催灵力,连击数掌,都是一样,有心直冲过去,终又害怕,正如战天风猜的,她其实十分精明,可不象单家驹那样,莫名其妙的骄傲着其实只是个大傻瓜,她脑子可灵光得很,心念一转,已有主意,反手拨下腰间短剑,左脚往前一跨,一剑刺出,直刺锅中,回身,幻象消失,然而短剑上却真的戳着一块狗肉,汤水淋漓,香气四溢。
这竟然不是幻象。
鬼瑶儿看向那锅子,战天风灵力高低她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很显然,是这锅子做怪。
鬼瑶儿反应极快,一明白自己奈何不了那锅子,立时反脚一绕,绕向战天风身后,然而当她想在后面扑向战天风时,明明在战天风身前的锅子突又到了她眼前,连绕三次,都是如此,只要她靠近战天风一丈以内,幻象就会出现。
鬼瑶儿知道无法近身,微一凝神,退一步,幻象消失,她手立时扬起,手中短剑闪电般飞出,射向战天风,这时她出了真火,顾不得问鬼牙石的事了,只要能杀了战天风就行,但她还是没有成功,那短剑明明是射向战天风,不知如何却中途转向,射进了锅里,戳在了一块狗肉上。
鬼瑶儿不知道,煮天锅魔力极强,只要是闻着了汤气的人,那无论她用什么法子,都过不了煮天锅那一关,因为汤气已钻进她体内了。
鬼瑶儿若是没闻着汤气,在庙门口这么给战天风一飞剑,战天风绝躲不开,立马完蛋,可惜鬼瑶儿给战天风诱进了庙中,闻着了汤气,所有的举动便全都是白搭,可事前她怎么可能知道战天风会煮这么一锅怪汤啊?
这中间说来罗嗦,其实鬼瑶儿反应快得异乎寻常,所有的举动几乎都是在眨眼间完成,战天风呆住石头上,看着鬼瑶儿掌击剑射,眼花缭乱,背心上则是冷汗直流,因为他没把握啊,鬼瑶儿功力之强,更在他的想象之外,煮天锅虽灵异,抗得住吗?一个抗不住,他今夜可真就要成鬼战天风了。
直到看见鬼瑶儿短剑射入锅中,而鬼瑶儿也站在那儿发起呆来,战天风悬着的心才一松,知道师父说得没错,这江山美人汤果然具有非凡魔力,闻着了汤气,鬼瑶儿便再也近身不得,当即哈哈一笑,看着鬼瑶儿道:“鬼老婆,鬼娘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跟你说,今夜你只有一条路走,就是和相公我乖乖的拜堂成亲,然后让相公我把你脱光了,好生浪一回。”
“你做梦。”鬼瑶儿冷叱一声。她虽然奈何不了那只锅子,但战天风想近她的身,却也是绝无可能,这个她有绝对的自信。
“做梦,哈哈。”战天风仰天打个哈哈,忽地脸一沉道:“出嫁从夫,三从四德你不知道吗?跟你说乖乖的,否则休怪为夫不客气,把你脱光了往这滚汤里一按,那你这冷美人可立马成了熟狗肉了,啊呀不好,你是母的,这狗肉好象是公的,公配母,却不知有毒无毒,便无毒,也不知那肉会不会酸。”
“战天风,你尽管牙尖嘴利,但今夜我看你怎么脱得我手?”鬼瑶儿又恢复了先前的冷静,冰一样的眼光冷冷的看着战天风。
战天风从她的眼光里看到了浓重的杀机,心中狂跳,却反激起心中怒火,想到师父说的可让虚影脱衣服的事,暗暗咬牙:“臭丫头,想要本大追风死,本大追风先让你出个大丑再说。”脸上却嘻嘻一笑,道:“真不听话,相公可要动手教训你了。”
鬼瑶儿哼了一声,并不理他。
战天风点一点头,道:“好,这是你自找的,呆会可不要哭啊。”说着就手把鬼瑶儿射进锅中的短剑拿起来,剑尖指向鬼瑶儿飘在锅面上的虚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