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剑尖伸到虚影衣服面前,战天风却又看向鬼瑶儿道:“再问你一遍,你是自个儿脱呢,还是要相公我帮你脱,先说清楚,本相公我帮你脱时,可有点毛手毛脚,摸奶拍屁股的,到时得罪你可莫怪。”
“你还是省点力气吧,你这一世没有碰着我衣服的命。”鬼瑶儿冷哼一声,虽然自己的虚影被摄去了锅上,但她根本不信战天风真能脱去虚影的衣服,因为那虚影虽然和她的本体看上去确实是完全一样,但无论如何只是个虚影而已,她的本体不脱衣服,虚影的衣服能脱吗?
“没有这个命吗?那我们就来试试好了。”战天风嘻嘻一笑,看向锅面上的虚影,道:“这女人的衣服本大追风还真没脱过,从哪儿脱起呢,对了,先把这带子弄开了。”说着,剑尖挑着虚影衣服上的腰带一划,那腰带竟真个断了,落在锅中,而虚影身上的衣服也一下子就松了。
那情景是如此的真实,真就象鬼瑶儿自己解开腰带一般,鬼瑶儿大吃一惊,急看自己身上,还好,自己身上的腰带并没有断,好好的系着,心中一松,冷哼一声,道:“一个虚影而已,反正你是个死人,我倒看你能玩出什么鬼花样来。”
一般的女孩子,在这种情形下,会害羞,会愤怒,但鬼瑶儿不是一般的女孩子,来自家世与自身的优越感形成的骄傲几乎已渗入了她的骨头深处,她认为,战天风玩的不过一种虚幻的小把戏,她瞧不起这种小把戏,而她是绝不会为自己瞧不起的东西害羞或动怒的,即便战天风玩的这小把戏是以她的虚影为对象。
她无动于衷,但她的话却激怒了战天风,战天风哈哈一笑,道:“就是死人才会玩啊,死人玩活人,那叫一个稀奇。”剑一拨,拨开了鬼瑶儿虚影的外衣,露出里面上身的小袄和下身的裙子。
看了里面那一身,鬼瑶儿有一刹那的惊奇,因为那小袄和裙子正是她身上穿的,难道那虚影不只是形貌相似,连里面穿的衣服也真的都一模一样?真的可以层层脱下来?鬼瑶儿心中嘀咕,不过随即想到,外衣不是太厚,战天风或许能看到里面的衣服也不一定,明白这一点,心中的惊疑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仍只是冷然而视。
战天风不明白鬼瑶儿的心理,见她仍是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暗暗咬牙,心中低叫:“行啊丫头,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挺到什么时候,要是把你剥光了你还是这张死鱼脸,那本大追风才真个服了你。”心中发狠,短剑不停,上挑下划,袄飞裙落,露出里面淡黄的紧身衣服。鬼瑶儿玄功高深,不太怕冷,穿的并不多,去了这一身,里面便是贴身的月白里衣里裤。
如果说战天风能看透外衣看到里面的第二层衣服,鬼瑶儿相信有可能,若说还能看透第二层衣服,那是打死鬼瑶儿也是不信的,然而她眼睛看到的紧身衣裤和月白里衣裤,都是她身上的样式颜色,这是怎么回事呢?
鬼瑶儿脸上开始变色,但战天风这会儿却不看她了,短剑飞快的上下挑动,把贴身的里衣裤又脱了,这时鬼瑶儿的虚影身上,便只有最后的一个淡黄色的肚兜和一条同色的小裤,上露双臂肩背,下露双腿,在锅中热气的映衬下,真有种美人出浴的感觉,香艳无比。
“别说,我的鬼老婆还真真是好身材呢,干脆脱光了看个清楚。”战天风嘴中称赞,手上不停,短剑一一划一挑,肚兜飞起,鬼瑶儿虚影的上半身立时光光的裸露在了汤气中。
在露出里面的肚兜小裤时,鬼瑶儿便已脸色大变,因为她身上穿的正是那一身,但始终有点不死心,直到肚兜飞去,她看到自己的身子,这才全身一震。
鬼瑶儿傲,傲得有本钱,不但是脸蛋长得好,身材也是无可挑剔,一般身材高挑苗条的女孩子,乳房都不怎么丰满,而鬼瑶儿却有着一双极为丰满的大乳房,圆润尖挺,不但没有丁点儿下垂,甚至还微微的往上翘,细如黄豆的乳尖殷红粉嫩,便如白玉座上镶着的两颗红钻。
临水照花,鬼瑶儿不知多少次欣赏过自己的身子,对自己傲人的双乳自然再熟悉不过,还有一点,鬼瑶儿的双乳之间,颤中穴的部位,有一块与生俱来的红色胎印,呈梅花形状,这是只有她父母才知道的绝密,外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知道,而此时锅面上那光着上身的虚影,不但双乳完全一模一样,乳间的胎印也赫然在目,到这个时候,鬼瑶儿再不愿相信,也只能相信了。
战天风个子差不多长起来了,其实年龄不大,今年也不过十六岁,对女人的兴趣一直不是太大,但看了鬼瑶儿虚影上双乳的美态,也是一呆,不过也就是呆了一下而已,色心没有顽心大,他现在最想的,不是要看鬼瑶儿乳房,而是要看鬼瑶儿到底能硬到什么时候,因此手中短剑只停了一下,便向鬼瑶儿虚影剩下的最后一条小裤挑去,绳结一断,小裤立即下滑。
无论如何,鬼瑶儿都只是个未出阁的女孩子,再怎么傲,到这一步也是绝对撑不住的,一声尖叫,扭身一闪不见。
“鬼丫头,原来你也会叫啊,我还以为你真的剥光了也不会叫呢。”战天风装模作样的塞住耳朵,哈哈大笑,但只是笑了三声,一颗心便怦怦跳了起来,心中闪念:“这一次可真是闯下大祸了,这会儿鬼丫别说杀我,只怕生吃了我的心都有,本大追风若没点子追风的本事,鬼门关就在眼前。”想到这里,将一块狗肉塞到嘴里,余下的顺手一泼,鬼瑶儿一跑,虚影自然也就消失了,倒没有泼出个光身美人去,随即借锅遁便往庙后来,因为他听风声,鬼瑶儿是往庙前方向飞去的,他自然不敢跟去,而且先前他注意到,庙后里余便是一条大河,鬼瑶儿能追到这里,肯定有她追踪的方法,若不用点子绝招,难以脱身。
借锅遁到河边,战天风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几口喝了,立即便往水里一跳,并且绝不划水,只任由身子给河水直冲向下游去。
如果说先前鬼荆迟说有个什么鬼灵的话,战天风只是半信半疑,那么鬼瑶儿径直找上来,就让他再不怀疑,鬼瑶儿虽给吓走,但那看不见的鬼灵呢?战天风必须要想到鬼灵还在跟着他,这就是他要喝一叶障目汤再借河水逃走的原因,他看不见鬼灵,但他在喝了一叶障目汤的情形下,他相信鬼灵也看不见他,他甚至不划水,那么鬼灵也无法从水波的动荡中追踪他的形踪。
他并不是老江湖,但从小到大苦苦挣命的经历,却让他对逃亡有着极其丰富的经验和类似于直觉的敏锐。
战天风顺水下漂不到数十丈,河面上突地飞来一只黑色的小鸟,这是一只战天风从来没有见过的小鸟,全身漆黑,若不是这夜有极亮的月光,这小鸟即便在战天风头顶飞过,只怕他也难以发觉。
若只是黑,只是没见过,战天风不会起疑,但这只小鸟飞的路径太怪,竟是沿着河水往下飞,就象在找什么似的,而且当它飞过战天风头顶时,战天风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毛骨怵然的感觉,就象有一股冷风从身上刮过一般。若在以前,战天风会莫名所以,但在自己也出了灵力后他知道,这是有一股灵力扫过他身上,而这股灵力显然来自这只黑色的无名小鸟。
“原来鬼灵是只鸟。”战天风看着小鸟急速的飞下去,暗暗点头:“不过这鬼鸟绝不是一般的鸟,就算没成精,也绝对能做怪。”
看着鬼灵向河下游飞去,战天风却并不返身往上游,仍只是一动不动的顺水往下漂,果然没过多久,鬼灵便又飞了回来,这时比先前飞得又快了许多,在战天风头顶一闪而过,离着河面不到丈余,战天风能清楚的看到鬼灵的眼睛,发着怪异的让人心悸的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