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要不是一叶障目汤,想躲开这鬼鸟的追踪,还真是没有可能呢,不过也幸亏本大追风机灵,这鬼鸟乌七麻黑的,又鬼又精,换了一般人,还真发现不了它在跟踪呢。”战天风心中暗暗得意,但冰凉刺骨的河水很快就让他苦起了脸,这种天气泡在河水里,又不能挥臂划水,那种冷可真不是人受的。战天风好几次想挥开胳膊猛划一阵,不过还是忍住了,而事实很快就证明他是正确的,仅仅盏茶时分不到,鬼灵便又飞了回来,这次又快了许多,一晃而过,如果战天风划动了水面,波动的水纹绝对逃不过鬼灵的眼睛,这一点,战天风可以肯定。
光这么躲着不动也不行,一叶障目汤的灵效只有半个时辰啊,一面顺水下漂,战天风脑子一面想着主意,却突地在河的左面看到一个阴洞,也有水流出来,但洞壁两侧似乎有干的河床,战天风大喜,到洞口面前,一拐,游了进去,到里面数丈后,估计外面再也看不到了,这才爬出水来,爬到一块干石头上,这时全身都快要冻僵了,急取煮天锅,煮了一锅散寒汤,幸好煮天锅不要生火,否则这汤还煮不成,鬼灵必定在沿河上下不停的搜索,生火煮汤,又是火又是烟的,非给鬼灵发现不可。
喝了散寒汤,肚中热了起来,战天风又强自坐下,凝聚心神,运转九转回锅气,练起功来,这会儿他实在没心思练功,但半个时辰差不多到了,一叶障目汤失效,不能出去,干坐着,一身湿透,非冻死不可,练功反而可以驱寒。
运气通了两遍周天,身上寒冷渐消,心神安定下来,当下转练听涛心法,渐渐深入禅定,待得醒来时,天已大亮,而且竟然出了太阳,河水反映着阳光,在洞壁上晃出各种各样的花纹。
“竟然出太阳了,好。”战天风心中也高兴,想:“那鬼鸟找了一夜,不知死心了没有,我是上岸去,还是依旧顺水漂呢。”河水实在太冷,如果上岸,即便不借锅遁,喝了一叶障目汤后隐形走出一段,到人多的地方混进人群,鬼灵便再灵,理当也不可能发觉,不过战天风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下水安全些。
“鬼丫头昨夜给欺负狠了,逮不到本大追风,必不甘心,以那小庙为中心,这周围数百里内,只怕到处都是他九鬼门的鬼在晃荡,本大追风想要活命,还是稳着点好。”战天风心中思量定了,当下先煮一锅散寒汤喝了,再煮一叶障目汤喝了,随即下水,顺水下漂。
河水虽冷,但有了太阳晒着,还是要舒服很多,战天风将身子漂在水面上,晒了肚子晒屁股,轮着番儿的晒,倒也不觉太冷,心下则始终留意,约摸有半个时辰了,便找地方躲起来,有阴洞最好,实在没有,便上岸去,到岸上找座林子躲起来练半个时辰九转回锅气,然后再煮一叶障目汤喝了下水。
如此漂了大半日,估摸着至少漂出了数百里,心下稍安,想:“九鬼门该搜不到我了吧。”又想到鬼瑶儿,心下暗自得意,想:“臭丫头,你不是傲吗?本大追风把你脱光了,看你还傲?偏偏受了气还抓不到人,这下要气死了。”这么想着,情不自禁便想到了鬼瑶儿脱光上身后的情景,想:“别说,那鬼丫头的奶子还真大,红红的翘翘的,真想让人咬一口呢,摸在手里,却又不知是个什么味道。”想到去摸鬼瑶儿奶子,身上忽地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明明在冰凉的河水里泡着,身体里面却忽地燥热起来,他一时又惊又奇,不明所以,因是肚皮向天晒着太阳,便想:“怕是太阳太大了,把肠子晒痛了?”自个儿便吃一惊,忙转过身子,换了屁股来晒。
战天风猜得没错,鬼瑶儿受了那般污辱后,真的有生吃了战天风的心,跑出去不久,心神略一安定,立即便返回来找战天风算帐,那只鸟也确是鬼灵,灵异非凡,虽是鸟身,却已修成灵性,尤其最善于暗中盯梢,但叫鬼瑶儿想不到的是,鬼灵竟然把战天风跟丢了,鬼瑶儿惊怒焚心,随即又调集那一带九鬼门能动用的所有力量,以小庙为中心,全力搜索战天风,一夜半天,那一带不知有多少精灵鬼魅倒了血霉,但就是没能搜到战天风。
就在战天风躺在河面上想着鬼瑶儿的奶子而担心是晒痛了肠子的时候,鬼瑶儿却正在大发雷霆,下令九鬼门集一切力量,搜遍天下,誓要搜出战天风,而战天风也因为九鬼门的这一空前的搜杀令而一夜之间成为了江湖名人,真的没有几个人够资格让九鬼门动用全派的力量来搜杀,几乎所有听说这件事的人都在问:“战天风?谁啊?”
战天风因此而打了无数个喷嚏,一边擦鼻涕,他一边摇头:“不行了不行了,重感冒了,不能再泡了。”这么想着,身子往岸边靠,却忽听得一片声叫:“有人跳水了,有人跳水了。”
战天风吃了一惊,循声看去,只见远远的有几个人站在河岸上叫,河里果然有个人在扑通,那些岸上的可能不会水,只叫,没一个下水来。
战天风想也没想,急游过去,那跳水的是一个女人,而且很大的一个肚子,竟是个孕妇,不知为什么跳水,但这会儿真个到了水里,一吓,又不住的扑通起来。战天风在龙湾镇见过不少跳水的人,救人也有经验,游到那孕妇背后,反手一夹,把那孕妇脑袋托出水,又不让那孕妇手抓到他,带着便往岸上游,而就在这时候,岸边一个渔夫飞跑而来,手中还提了具鱼网,到河边,不等站稳脚跟,腰一带手一甩,渔网撒出,一下子连战天风带那孕妇一齐网在了网里。
战天风知道那渔夫看不见自己已救了那孕妇,渔网救人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因此也不好怪那渔夫,急要从渔网里挣出来时,那岸上的人热心,一齐帮着那渔夫一通急扯,战天风全身给裹在网中,想挣也挣不出来,连着那孕妇一道给拖上了岸。
那孕妇只是呛了几口水,并没有呛晕,战天风在背后托着她她是知道的,先前只以为是谁下水救了她,待得给渔网拖上岸,她便想看看救自己的人是谁,因为她虽看不见战天风,两个挤一起,却是有感觉的啊,谁知转头一看,没人,一摸,明明又有一个人,再看,还是没人,再摸,硬是有一个人,顿时就惊叫起来:“鬼啊,有鬼啊,落水鬼啊。”
那渔夫和边上的人不知她叫什么,以为她是给水浸迷糊了,那渔夫笑道:“小娘子,别叫了,你没死呢,什么落水鬼。”说话间掀起渔网一角,伸手进去,本是想把缠着渔网再解开一点,却猛一下摸到了个东西,眼睛看,没有,可手一抓,有,而那孕妇也不叫了,却眼巴巴的看着他,道:“大哥,是不是,你是不是摸到了一个人。”
战天风半个身子给那孕妇压着,前面网缠着,想出出不来,想叫又怕真个吓了那孕妇,只好不作声,而那渔夫摸到的正是他的左脚,听了那孕妇问,那渔夫没把握,手上猛地用力就是一抓,战天风猝不及防,啊的一声叫,顺口就骂了句:“抓你大爷啊。”他这是在龙湾镇上骂惯了的,全然不经思索,骂完了才想到不对,而那渔夫和孕妇顿时齐声鬼叫起来:“有鬼啊,有鬼啊。”
那渔夫扔了渔网便跑,那孕妇在渔肉里挣不出来,口中一面狂叫,一面双手便乱抓乱打,她指甲还长,战天风一时间可就倒足了血霉,脸上脖子上给结结实实捞了几下狠的,顿时怒将起来,骂一句:“抓你老公啊。”这也是平日骂惯了的顺口溜,骂声中屁股一拱,把那孕妇从渔网里直拱出去。
这时边上的人也全都吓坏了,都是转身就跑,乱哄哄中,忽听得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大家不要慌。”
这种情形下,不慌怎么可能,但那一声佛号响起,所有乱哄哄的声音突地静止,渔夫也不跑了,孕妇也不叫了,所有人一齐拜倒在地,齐叫道:“金果罗汉。”
战天风也闻声看去,只见数丈开外,站着一群和尚,最前面一个老僧,极老,极矮,矮到只有他身后和尚的腋窝高,老到白胡子拖下来,一直拖到地下,以至于他必须要用左手把胡子挽一个结托着。不用说,众人拜的自然就是他了。
老和尚的精神极好,红光满面,两只眼睛也极有神彩,不逼人,但别人与他眼光一对,莫名其妙的就觉得身上暖洋洋的,就好象冬天里给太阳照到一般。
“这和尚了不起啊,是个高手呢,难怪他一声号子,鬼不哭狼不叫的。”战天风心中嘀咕,三不管先从渔网里出来再说。这和尚厉害,万一也把他做鬼打,他可就真成冤死鬼了,从渔网里出来,打不过至少还能跑不是。而就在他从渔网中站在来的同时,猛听到惊叫声一片:“鬼,鬼,大白天鬼现显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