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众山贼眼见一个金光闪闪的山字飞过去打在陈骠头顶,陈骠立时死翘翘,如此玄奇,一时间个个魂飞魄散,齐齐拜倒,大叫饶命。
战天风看了雷迅道:“雷迅,你去看陈骠身上,有解药没有?”
雷迅大喜,应一声是,道:“这药便是陈骠独门的软骨散,他身上自然有解药。”奔过去,从陈骠身上翻出解药,给李一刀服了,李一刀功力恢复,翻身拜倒,叩头道:“李一刀叩谢总山大王救命之恩。”雷迅也在一边跟着叩头。
战天风冷哼一声:“什么谢不谢的,你是山大王,我是总大王,你是我下属,谢就不必,叩头敬茶,拜见上司吧。”
李一刀一愣,果然就再次恭恭敬敬叩下头去,道:“一刀寨李一刀叩见总山大王。”
战天风狂笑,道:“好,好,李一刀,刚才不是说还有个什么邓鹏吗,到哪里去了。”
李一刀抱拳答道:“邓鹏在寨中,因今日是属下六十岁的生日,喜山上你老的各路下属都来了,邓鹏野心勃勃,陈骠对属下放毒,邓鹏便制住了各路好汉,想要逼你老的所有下属全部向马胡投诚。”
“我老人家的各路下属。”战天风暗笑,喝道:“岂有此理,这不是挖本大王墙角吗?绝不可轻饶,李一刀,带路,本大王倒要看看那邓鹏的头是不是铁打的。”
李一刀大喜应命,看一眼陈骠的手下,对战天风道:“总山大王,这些人呢,是不是由属下动手,一一诛除?”
“不必。”战天风哼一声道:“这等小罗喽,杀不胜杀,烦着呢,叫他们叩头效忠便是,下次再生二心,本大王山字印下,自然死无全尸。”
众山贼本自认必死,闻言喜出望外,齐齐叩头,发誓效忠,再不敢生二心。
李一刀喝一声道:“都起来,随老夫回寨诛杀邓鹏逆贼。”复对战天风一揖,道:“属下带路。”当先领路便行,战天风却想到一叶障目汤只有半个时辰,道:“你那寨子远不远,这样好了,还是本大王带你一程吧,你指路便是。”说着掠身过去,一把抓了李一刀的手,展开凌虚佛影身法,起在空中,李一刀身子突然凌空,又惊又喜,而下面众山贼眼见李一刀身子突然飞了起来,更是齐声惊呼,一齐拜倒。
战天风猜得没错,李一刀的一刀寨确实还在一二十里开外,真要走可要时间,这时起在空中,李一刀引路,不一会便到了,李一刀指引战天风带他在大寨聚义厅的屋顶上落下,窗子里看进去,见大厅中间挤着三四十个人,个个一脸惊怒,边上则是持刀引弓的一众山贼,而在上首,一条中年汉子得意洋洋的叉手站着,边上一个师爷模样的人在案上写什么。
李一刀轻声对战天风道:“禀总山大王,那前头叉手站着的便是逆贼邓鹏,给围在中间的都是你老的下属,左边那一头金发的便是王毛儿,他边上那个脸上有刀疤的便是屠四虎,除属下外,以他两个势力最大。”
王毛儿屠四虎都是四五十岁年纪,王毛儿高瘦,配着一头金发,象极了一个金毛猴儿,屠四虎身材却恰好相反,矮而壮,一脸横肉,配着脸上的刀疤,更是凶神恶煞,一般的小孩子见了他,十九会给吓哭了,不过这会儿他两个和其他山贼头子一样,脸上都只是一脸恼怒的情形。
这时那师爷写完了,递给邓鹏,邓鹏拿在手里扫了一眼,看向众山贼头子,哈哈笑道:“大家伙在这效忠书上画个押,帮刀扎汗灭了七喜国,到时我做了七喜王,大家伙便是开国的丞相将军,比做山贼岂非强得太多了,屠当家的王当家的,你两位哪位先来吧。”说着将那效忠书又辅在了案上,他身后还站了两条汉子,其中一条便站到案边,顺眼向那效忠书一瞧,忽地脸上变色,叫道:“寨主,华师爷弄鬼,这不是效忠书,反是骂刀扎汗的。”
“什么?”邓鹏惊怒交集,原来邓鹏不识字,先前虽是扫了一眼,只是个样儿,并不知道纸上写的是什么。
那华师爷先前一直弓着身子,这时见事情败露,一下便站直了,指了邓鹏骂道:“邓鹏,你只是一条狗而已,刀扎汗却是一匹狼,狗若忠心,看家护院,还可与狼一斗,若向狼投诚,最终一定是死路一条。”
“我斩了你。”邓鹏上前一步,猛一挥掌,将华师爷打倒在地,铮一声拨出了刀子。
“这师爷倒是有两分骨气。”战天风说着在李一刀背上一戳:“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李一刀其实早已等不得了,得到战天风指令,一掌打断窗棂,暴喝一声:“邓鹏逆贼,纳命来。”飞身扑下。
邓鹏听到喝声一惊,急抬头时,李一刀早已连人带刀扑至。邓鹏能做到二寨主,身手也自不弱,平手能和李一刀斗到百招开外,但此时全无防备,加之心里认定李一刀中毒后必已死在陈骠手中,哪想到李一刀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猝不及防,来不及格挡,一个脑袋已给一刀砍得飞起丈许来高,李一刀身子一落地,更不停手,唰唰两刀,将邓鹏身后那两名汉子干净利落劈死,战天风在屋顶上看他刀光如电,暗暗点头,想:“老山贼名头不小,果然也是有点子真功夫,若不论玄功,光拼招式,本大追风只怕也未必是他对手。”
李一刀三刀杀了邓鹏三个,回过身来,一扫两边邓鹏的手下,厉声喝道:“都放下刀箭,饶尔等不死。”他老眼中电光四射,大刀上鲜血更是不绝滴下,神威凛凛,杀气腾腾,众山贼虽是邓鹏手下,但总归李一刀才是大寨主,此时在他积威之下,加之邓鹏已死,哪里还敢反抗,一齐扔了刀枪,跪地求饶,李一刀那些被看住的亲信反过手来,将这些人尽数押了出去。
众山贼头子身得自由,顿时又笑又骂,闹成一片,王毛儿屠四虎到李一刀面前,屠四虎笑骂道:“李一刀你这老小子,寿酒就请兄弟们吃刀头肉啊。”
王毛儿却叫道:“我早知道你老小子必然能翻身,要是真栽在几个下属手中,你李一刀也算是白混了。”
“我李一刀还真是白混这么多年了。”李一刀点头:“今天若非老天开眼,恰冲撞了总山大王,这会儿我李一刀已是鬼一刀了。”说到这里猛一扬手,大声道:“大家不要吵,快跟我拜见总山大王。”
给他一嗓子,一众山贼头子都住了嘴,却均是一脸疑惑,屠四虎看了李一刀道:“什么总山大王?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
“什么别扭,你嘴里小心点儿。”李一刀瞪他一眼,道:“你是山大王不是?大伙儿也都是山大王,而总山大王呢,就是所有山大王的总大王,因为这天下的山都归他管,所有山里面的好汉也就是山大王也都归他管,他便是我们所有人的总头领。”
他这话说得众山贼头子面面相窥,有一个扑哧一笑,所有人立时笑成一堆,王毛儿看了李一刀笑道:“我说李老儿,你不是刚才吃错药了吧,山大王是别人叫着玩儿的,哪里真有个什么山大王了,没有山大王,又哪来的总山大王?”
“不要笑。”李一刀一瞪眼,心虚的看一眼屋顶,道:“你们以为山大王是叫着玩的,是因为你们没有受封,拿不出山大王的印,名不副实,但总山大王是佛祖封的,有山大王的山字金印,却是真的。”说到这里,向上抱拳,道:“有请总山大王。”
其实战天风早就下来了,站在香案边,看着李一刀帮他吹,笑得肚子痛,这时便强忍了笑,道:“本大王在这里。”
他这一嗓子声音不大,却把一众山贼头子吓了个心儿不跳,屠四虎失惊叫道:“有鬼。”
“四虎嘴上小心。”李一刀喝斥一声,看向众山贼道:“大伙儿快拜见总山大王。”说着抢先拜倒,但王毛儿等人却并不下拜,只是惊恐的盯着香案。
战天风猛地往香案上一跳,喝道:“尔等山大王见了总山大王,为何不拜?”
给他一喝,众山贼头子都是心中一跳,王毛儿道:“这个----那个----。”吱唔之间,突地想到李一刀说的总山大王有山字金印的话,道:“世间的规矩,上司要下属参见,先要亮印才好,请---请总---总山大王---。”
战天风呵呵一笑,道:“要亮印是不,是这个规矩,看清楚了。”说着结印凝字,更缓缓移向众山贼头子。众山贼头子看得清楚,果见真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山”字,尤其这个金字更在自己头顶缓缓掠过,金光刺眼,看得再清楚没有,一时间人人信服,金字所到之处,众山贼头子纷纷拜倒。
战天风呵呵一笑,收了字,道:“好好好,孩儿们都很乖,都很乖。”
众山贼头子平日称王称霸,这时却给叫做乖孩儿,个个哭笑不得,却不敢吱声,战天风一无影二有印,实在太也玄奇,众山贼头子心中早已服贴,没人再敢乱想。
他们却不知,战天风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一时间想不到话来说,他不知拿这些山贼头子要怎么办啊,边打哈哈边寻思,却就想:“那什么马胡族长叫刀扎的要他们来打本大追风的主意,本大追风不妨就反过来,让他们去打马胡好了,不是叫刀扎吗?每人给他扎一刀,爽死他。”这么想着,却又想:“不过要叫山贼帮官军打仗,怕有些子难,得另生个主意。”脑中一转,却已有主意,道:“孩儿们,你们知道本大王今天为什么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