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王志这一哭,苏晨也忍不住落泪,战天风不想哭,却突然觉得有眼光在偷看自己,眼角余光一瞄,是玲儿在偷偷看他呢,知道玲儿是在有意观察他,心中暗骂:“臭丫头,想抓你家姑爷的破绽啊。”没办法,眼泪挤不出,便只好苦起个脸,生似死了娘老子似的。
苏晨随即宣百官上朝,商议这件事,听得消息,朝堂上顿时乱作一团,好容易平静下来,却也无计,无非就是退入山中,借喜山和九胡穷耗。
卢江也在,先不吱声,好半天后却突地开言道:“仅是退入喜山一条计,我认为不妥,能退到什么时候呢,而且如果马胡不全部退去,以一部兵力占住七喜城,那我们又要怎么办,难道在喜山中呆一辈子吗?我认为,即要积极准备退守之路,但最主要的,还是要想办法打退九胡的进攻,能保住七喜城,不退入山中,始是上策。”
他这说法别致,王志苏晨都是眼光一亮,苏晨道:“卢将军,你有何妙计,能退九胡联军。”
群臣包括战天风在内,人人看着卢江,卢江扫一眼百官,朗声道:“借兵,向西风国借兵。”
“借兵,哪有那么容易?”苏晨一脸希望变失望,群臣也是连连摇头。
“借兵,难哪。”王志白须颤动:“先王东去借兵,尸骨无还啊。”这么叫着,眼看着老泪可又要下来了,战天风心中嘀咕:“这位老将军,忠心是没得说,只是感情也太丰富了点儿。”
他没事人看戏呢,不想卢江却忽地向他一指道:“别人借兵难,但如果请风大将军出马,十九可以成功。”
“我?”战天风又吃惊又莫名其妙,看了卢江道:“西风王好象不是我娘舅吧,我便委屈些喊他做娘舅,他也不认识我这不知哪儿钻出来的外甥啊。”他这些日子在朝堂上着意装正经,但这句话冲口而出,便又是龙湾镇上的惯话,群臣目瞪口呆,想笑,却又不敢笑。
“西风王和风将军当然不沾亲不带故,但别人不了解你风大将军,我还不了解吗?”卢江微笑着看着他:“风大将军身怀异术,机变过人,实是不世出的奇才,再难的事到你手里,也不会是难事。”
“马屁,这绝对是马屁,本大追风不可上当。”战天风心中低叫,但明知是马屁,这话听在耳朵里,却就是那么舒服,一时大惊,想:“难怪马屁人人爱,果然与一般的屁不相同,还真是有点子香呢。”
卢江拍了他这一下,不再看他,却是面对群臣侃侃而谈,道:“喜山三十六寨山贼为祸七喜国何止百年,官军屡剿不灭,但风大将军一出,三十六寨山贼竟自动请降,且甘为风大将军效力,随即在风大将军率领下大显神威,两战而败马胡,这样的奇迹,大家说,谁做得到,或者说,有谁听说过没有,借兵是难,但难得过这件事吗?”
他先前的马屁话,群臣自然人人听得出来,但听到这里,却是人人点头,都以一种钦佩的眼光看着战天风。
卢江转向苏晨,道:“所以我可以肯定的说,只要风大将军出马,必可借得西风兵来,打退九胡联兵。”
他这话确实很能打动人心,苏晨的眼光慢慢又亮了起来,看一眼王志,随即看向战天风,道:“风大将军,你愿意去西风国借兵吗?”
战天风搔头,不看苏晨却看向卢江,道“听了你的话,连我自己都有感觉了,好象真的只要我一出马,真就能到西风国借二十万大军来呢?”说到这里,他自己也笑了,一时群臣齐笑。
卢江却不笑,道:“我确信,只要风大将军出马,必可马到功成。”
“你马屁倒是成功了。”战天风心中暗叫,看向苏晨道:“既然卢将军这么信任我,那我就去西风国走一趟,否则也对不住他的信任啊。”
苏晨大喜,道:“如此有劳将军,我也相信以将军奇才,定可马到功成。”
事情就这么定了,群臣都兴奋了起来,议论纷纷,卢江却一个人站在一边,看着战天风背影,低叫道:“上次想支开他,结果反而成全了他,这一次呢,老天爷,你待我卢江不会真的这么残忍吧。”
原来卢江让战天风去西风国借兵,另有他意,他想过,如果只是退进喜山,战天风手下的新军本身就是山贼,在山里如鱼得水,九胡兵虽众,但只长于平原马战,进了山战力十成剩一成,兵虽众,未必就一定围得住战天风,一旦兵疲撒军,便又是战天风的功劳,战天风在七喜国的地位便再无法动摇,所以他才想出让战天风去西风借兵的计策,借兵难,借兵若易,七喜王也不会尸骨无归了,那还是向天子请兵呢,除非西风王真的是战天风的娘舅,否则绝无可能,即便战天风真的撞了狗屎运,真的借来了西风兵,那也不见得就是件好事,西风国顷一国之力,也不过二三十万大军,就是全借给战天风,兵力与九胡联军也不过在伯仲之间,但天朝军长于守城,平原野战,远不如九胡军,一万胡兵,平原足可对抗三到五万天朝军,也就是说,战天风要想正面击退九胡联军,至少要八十万大军以上,否则仍然不是对手,便是借来了,也是有败无胜。
借来,借不来,战天风都要栽个大跟头,卢江这一条计,可说是想绝了,然而真的奸计得逞,他却又担心了,天意难测,人力再强,强不过天去,就好比把战天风发配去南峰关,结果却出来个大将军一样,谁知道呢?至少卢江不知道。
事情紧急,战天风当日便开始准备,他为正使,大夫杨浦去过西风国,熟悉西风国风物人情,为副使,整个使团二十人不到,苏晨王志又为战天风准备了两大车礼物,外加两千两黄金,这差不多已是七喜国国库的全部存金,而那两车礼物,也是选尽了七喜国国库中最值钱的宝贝。
次日一早,使团出发,苏晨亲送到城门外,敬了战天风一杯酒,道:“祝大将军马到功成。”
年刚过,西风正紧,说话时哈出的白雾飘在脸上,眨眼便在眉毛上凝成了白霜,却衬得苏晨黑若深潭的眼光更深更沉。她身上披了一件月白色的披风,风吹得披风向后扬起,显出里面穿着宫装的身子,是如此的纤弱。
战天风突然有一种想把苏晨搂在怀里的感觉,这种感觉莫名其妙,以前从来也没有过,他甚至都不知道是怎么生出来的,他还有一种冲动,就是想拿出七喜之宝,告诉苏晨他就是那个王太子,从此再不让苏晨操心。
不过这些念头都只是在脑子里闪了一下,一口干了杯中的酒,道:“王妃放心。”行了一礼,翻身上马,再不回头。他心里怪怪的,如果回头,看到晨风中苏晨的样子,他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叫鸡公啊,你今天早上好像好酸哦。”奔出好远后,战天风在心里对自己叫。
西风国在七喜东北侧后一千多里,中间要经过两个国家,战天风率使团日夜急赶,第四天下午便踏上了西风国境。
西风国因西风山而得名,也因西风山而得利,西风山呈南北走向,绵延数百里,正好挡在胡马与西风国之间,无论是九胡还是十狼,想要入侵西风国,首先要跨越的便是西风山,要面对的是西风国的坚城,而攻坚并不是胡马的长项,因此在很多时候,九胡宁可向南,十狼则远绕向北,尽量不去碰西风国这个硬核桃。
最初的西风国并不比七喜大,但借着西风山之利,保存了实力,在南北两翼诸候国被九胡十狼掳掠人去城空之际,趁机扩张地盘,慢慢由十余城扩张到了四十余城,最终才有了今天的规模。
由西风山入西风国,只有两个口子,西风国在口子上都筑有坚城,北称西口城,南称风口城,战天风一行是从风口城入的关,夕阳余晖中的风口城,高耸险山之上,看上去就象一个巨大无匹的石怪,阴沉着一张脸,冷冷的盯着下面的行人,战天风还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心中突然就生出一种感觉,西风国绝不会借兵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