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进入西风国,因是使团,西风沿途官员要派人护送,速度便慢了许多,战天风心中焦躁,但没有办法,出使这种事情,礼仪很重要,可不能由着自己性子来,尤其他们还是来求人的,得罪了主方,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一过西风山,沿途的景象便大是不同,人烟繁复,屋宇连绵,说来西风国也是僻处天朝西陲,但一路看去,竟颇有东土气象,越看到后来,战天风心中的那种感觉便越发的深了。
从风口城到西风国国都西风城,便走了三天,战天风虽焦躁,但陪同的西风国官员总是说不急,不急,他不急,战天风便急死也没用。好不容易进了西风城,却又安排他们在驿馆住下,只说报了上去,战天风等安心等着便是,大王若要接见时,自会下诏。
战天风直急得三尸神暴跳,杨浦却早知会是这样,西风国不想借兵,也就不会见战天风,让他在驿馆住着,住得个三年五载的,看他还借是不借?临行之前,王志已嘱咐过杨浦,这时便道:“大将军莫要性急,走正途莫说借不到兵,便是想见西风王一面也是难如登天,但我们可以走其它路子,买通西风王亲信的大臣,让他在西风王面前替我们说句话,那时才有希望。”
让战天风带黄金宝贝来的缘由,王志苏晨都没跟战天风细说,怕伤他的面子,只让他相机处置便是,战天风没玩过这种游戏,先还以为都是送给西风王的,杨浦这一说,他立即便明白了,叫道:“原来金子不是送给阎王,而是送给小鬼的。”
“是。”杨浦点头,道:“不过这种事情,不必劳烦大将军,我去做就可以了,不过也急不得,先得打听清楚现在朝中的红人是谁,才好下手。”
“拍马屁本大追风倒是拿手,不过这种事交给他去做也挺好。”战天风心中嘀咕,点头应了,道:“那就拜托杨大夫了。”
杨浦前次来时,还识得几个人,当下便准备了点礼物出门拜会,打听西风国朝中的情况,战天风无所事事,他又是个坐不住的人,便和手下打了声招呼,一个人出了驿馆,去西风城中乱逛起来。
西风城是天朝西陲最安定最富庶的一座城,城周百里,比七喜城大十倍不止,城中人口更多达四五十万,比七喜城宽得多的街道,却仍是人挤人的挤得喘不过气来,以前在龙湾镇,过年过节的时候也是这般挤,那时候战天风最高兴了,整天就在人堆里挤来挤去,其实他还饿着肚子呢,但心里头就是莫名其妙的兴奋,这会儿战天风又找到了那种兴奋的感觉,随着人流往前挤,也不知挤什么,更不知要挤到哪儿去,就是挤一个高兴,挤着挤着,到把心里的烦心事给忘了。
挤了小半天,战天风心中突然有一个感觉,似乎有人在暗暗盯着他,战天风不知道是什么人,心中冷哼:“想盯本大追风的梢,那么容易?”当下便往人少处挤去,到一条生僻些的街道,加快脚步急走,一过拐角,立即停步,果然便听到后面急促的脚步声,随即便奔出两条汉子来,一眼见到拐角后冷笑的战天风,两条汉子一呆,往后退了一步。
战天风看那两条汉子,都是二十多岁年纪,并无特别之处,也看不出身份来历,他也懒得多费心神,嘿嘿一声冷笑:“你两个跟着大爷做什么?想打抢吗?大爷身上可是有两样好宝贝呢。”
那两条汉子对视一眼,左面那汉子猛地喝道:“王麻子,你欠了我家大爷的高利贷,休要装傻,跟我见我家大爷去。”说着便扑上来要揪战天风衣服。
这种事,战天风以前在龙湾镇上见得多了,一时很有些兴高采烈,哈哈笑道:“你两个臭货,要打抢也找个好的借口啊,一点新意也没有。”口中笑,手不闲,顺手在那汉子伸来的手上一拨,反手便是一掌,一耳光将那汉子打得转了个圈儿,同时起脚,另一条汉子刚要往上扑呢,恰撞在战天风脚上,战天风脚力可有点子重,一脚便把那汉子给踢飞了出去,先那条汉子还在转圈呢,再一脚,把那汉子也踢飞了,哈哈一笑,扫一眼倒在地下叫唤的两条汉子,拍拍手,道:“没劲,一点儿也不好玩。”打个哈哈,出了拐角,再挤进大街上。
但这一会,战天风心里却总有一种别扭的感觉,就好象吃汤圆吃进了个大苍蝇,怎么想都不舒服,到底哪里出毛病呢?战天风左思右想,心中突地一闪:“什么王麻子欠他钱,纯粹扯蛋,那为什么找上本大追风?是因为认出本大追风象一个人,象谁,自然是象本大追风自己了,他们是九鬼门的?”
想到这里,战天风心下怦怦乱跳,这些日子,当着个烦死人的大将军,差点都把九鬼门这碴给忘了,直到这会儿才想起,鬼瑶儿可是在满世界找他呢,他的画影图形,也一定是发到了每个九鬼门的探子或和九鬼门有关系的江湖帮派中,而那两个汉子,绝对见过战天风的画像。
“这下糟了,消息传出去,九鬼门很快就会找上来,那本大追风还怎么呆在这西风城里等着见西风王借兵?”战天风心下叫苦不迭,暗骂自己反应得太慢,如果当时反应过来,下重手杀了那两条汉子,那下次注意点儿,不再乱逛,九鬼门未必就一定能发现他,现在再回头找那两条汉子肯定是来不及了,怎么办呢?战天风脑中乱转,忽又想:“那两条汉子是在街上碰到了本大追风,看着面熟所以跟上来,并不知本大追风是七喜国来的使臣,对了,我可以先离开西风城,引开九鬼门的注意,然而再悄悄溜回来,回来就躲在屋子里再不现身,那就没事了。”
心中有了计较,当下挤出人群,默察一下没人注意自己,便拐进一条小巷里,看左近无人,展开凌虚佛影身法,直向城外掠去,他是有意要引九鬼门的人追出去,所以没喝一叶障目汤。
不出他所料,刚一飞出城头,便感应到身后有灵力波动,扭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追来的不是别人,竟是鬼瑶儿。
战天风差点就要一头撞死在城墙上,心中大叫倒霉:“怎么偏就碰上这姑奶奶呢?换了别人也好点啊,这姑奶奶不是在大集人手攻打佛印宗吗,怎么就跑这西风城里来了。”
他哪里知道,佛印宗早就不存在了,战天风逃走后第三天,金果出关,发现战天风逃了,派人四处找没找到,鬼瑶儿却真个大集人手来要人了,战天风明明逃走了,但金果为人固执,并不说战天风逃了,只是坚决不同意九鬼门的要求,鬼瑶儿随即挥兵强攻,鬼瑶儿的爹鬼狂因在闭关练功,并没有来,九鬼门没有顶尖高手,人虽多,却冲不破佛印宗的金刚伏魔大阵,僵持之际,无天佛却突然出现,原来无天佛始终在盯着佛印宗,早知道了九鬼门要攻打佛印宗的事,这时便来落井下石,助鬼瑶儿打破金刚伏魔大阵,金果护法而死,净心净智也死在了金果身边,只有净尘净世受金果必要找到战天风的严嘱,带伤逃走,其他弟子或死或伤,佛印寺已落在了无天佛手中,成了无天教的道场,不过无天佛虽借九鬼门之助灭了佛印宗,自己也付出了代价,金果净心净智师徒三个联手,借金刚伏魔大阵之力,临死一击,不但让无天佛也受了点伤,更将无天佛座下五大弟子一举击杀了四个,无天佛五大弟子,只剩下了一个嗔经。便是九鬼门也折损了一把好手,另有两名一流好手负伤。
鬼瑶儿灭了佛印宗,损兵折将,最终还是没能拿到战天风,只是白便宜了无天佛,心中闷闷不乐,年也没回去过,一直在西北一带留连,她比战天风只是早两天到的西风城,那两条汉子确是九鬼门的,不过消息还没到鬼瑶儿耳朵里,鬼瑶儿赶得快,是因为这天她和战天风一样,无聊苦闷,在城中闲逛,而战天风倒霉的是,恰好在她头顶不远处飞过,她一眼看到战天风,还呆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巧啊,要是反应及时,只怕就能斜刺里截住战天风了。
战天风见了鬼瑶儿,便象兔子见了鹰,没命价狂奔,而鬼瑶儿搜遍天下,好不容易巧遇战天风,又哪里肯放过他了,也是全力追赶,上次在吞舟国带战天风出来,鬼瑶儿用的只是普通的遁术,但这一次,却是用上了九鬼门独门身法“黄泉独步”,论身法之飘忽快速,九鬼门这黄泉独步仅次于壶七公的“鼠窜功”,远在战天风的凌虚佛影之上,况且鬼瑶儿的功力还远高于战天风,因此战天风虽把吃奶的力全挣了出来,后面的鬼瑶儿却还是越追越近,若无意外,最多一柱香时间,鬼瑶儿必可赶上,而战天风实在想不出能有什么意外出来,除非突然碰上马横刀或者白云裳,但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若不生个主意,本大追风今日有死无生,明年今日,便是本大追风的死忌。”战天风心中滴溜溜乱转,手不自觉的便摸到了煮天锅,以往他都是借一叶障目汤的奇效得脱生天,但这一次肯定不行,鬼瑶儿离他不过数百丈,且灵力死死的锁着他,战天风能感觉到鬼瑶儿的灵力就象一把冰凉的无形利剑,死死的顶在他的后心上,即便他喝了一叶障目汤鬼瑶儿看不见他,灵力也能感应到,对鬼瑶儿这样的高手来说,灵力感应到和眼睛看到,没有太大的区别。
“要怎么想个法儿撇开鬼丫头的苦追,喝隐身宝汤才能管用啊。”但战天风搅尽脑汁,想不到法子,后面的鬼瑶儿却又追近了一截。
“要不喝锅假死汤来装死?”战天风想到了金蝉脱壳汤,不过随即摇头:“鬼丫头恨本大追风入骨,光让本大追风死只怕还不能解恨,还要挫骨扬灰,那时就不是金蝉脱壳,而是灵魂脱壳了。”
想到鬼瑶儿冰寒的目光,战天风背后越发凉嗖嗖地,忽地却又想起佛印寺那次吓住鬼瑶儿的事,想:“要不再吓唬吓唬她。”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心里闪了一下,随即便放弃了,鬼瑶儿虽然骄傲,但战天风感觉得到,鬼瑶儿不傻,甚至可以说很聪明,上次吓过一次这次却仍敢死命追来,十九已看破他锅子的玄机,或者说,她至少有了对付的方法,这种麻杆打狼的事,还是不要试的好,弄不好狼没吓退倒把自己绕进狼嘴里,那就太划不来了。
搜肠刮肚,再无一计,后面的鬼瑶儿已追到百丈左右,战天风一咬牙,想:“死就死吧,不过想要你老公死,鬼婆娘你还真得出身汗。”反手到装天篓中取了配料,先煮一锅连根地母汤喝了,再煮一锅蛤蟆一气汤,两锅汤喝下肚,这时正在西风山上飞掠,看下面一道峡谷,战天风忽地头下脚上,就往下一栽,直钻进峡谷里。
那峡谷宽不过十余丈,深却有近百丈,战天风一直到要栽到谷底里,才猛地在一块突出的崖面上停下,鬼瑶儿自然是紧跟着他钻下来的,战天风一停,鬼瑶儿倏地便扑了过来,真若老鹰扑食,战天风已下定决心要拼一场,身子一停便猛吸气,双手抓了锅柄,全身力气全部运上,看鬼瑶儿扑近,猛地瞪眼怒吼:“鬼婆娘无法无天,敢打老公,看你家相公教训你。”飞身迎上,一锅猛砸。
他敢咬牙拼命,倒有点出乎鬼瑶儿意料之外,但她一直在准备动手,倒也并没有猝不及防,眼看战天风锅到,她手一扬,短剑出手,一剑便点在战天风锅底上。
“铮”的一声脆响,战天风只觉锅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一时拿不稳身形,不由自主便一溜跟斗向谷底翻去。
他往下翻,鬼瑶儿则是给震得往上窜,战天风本身功力已接近一流,再加上连根地母汤的巨力,岂同等闲,鬼瑶儿不但身子给震得往上翻,更觉虎口发麻,差一点就握不住短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