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搜神记 > 第 3 章 海上春秋
第1节 神器封印

拓拔野想起先前辛九姑所言,再见她这般疾言厉色,心中稍有犹豫,还是恭恭敬敬的答道:“晚辈拓拔野,乃是神帝使者。”

谷外众人闻言无不变色,暗呼糟糕。

那紫衣女子冷冷道:“既是神帝使者,来这汤谷作什么?”拓拔野心想事已至此,只有一条路走到底了,当下道:“晚辈奉神帝之命,来汤谷大赦。所有汤谷重囚,都可以重获自由。”紫衣女子道:“那么如此说来,我也是在被赦之列了?”拓拔野微微一楞,硬着头皮笑道:“这个,既然全岛大赦,当然包括前辈。”

紫衣女子突然爆出银铃般的笑声,直笑得花枝乱颤,喘不过气来,边笑边道:“他大赦我?那我还得对他感恩不尽了?”

拓拔野见她似乎极为欢喜,似乎又极为悲伤,说这话时又是愤郁又是难过又是凄凉,竟不知该如何回答。纤纤原想出言讥嘲,但不知为何,一时没来由的感到一阵难过,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紫衣女子半晌才止住笑声,低头看着河中游鱼,嘴角浅笑,突然道:“你可知这水里的金背鱼多少岁了么?”拓拔野一楞,不知她此言何意,探头一望,那清溪中一条六尺余长的金背鱼摆尾悠游,道:“瞧来得有十几年了吧?”

紫衣女子瞥了他一眼,淡淡笑道:“这是两百多年前,我在南际山下的龙潭捕获,带到此处的。她的六十代孙都比你大啦。”拓拔野大惊,如此说来,眼前这紫衣女子少说竟有两百多岁了么?除了满头白发如银雪,她周身瞧来不过二三十岁的光景,这可当真古怪的紧。拓拔野突然心中一动,南际山龙潭?天下竟有这般巧的事?隐隐之间他似乎了悟到什么,却又始终无法猜透。

纤纤在古浪屿上住了十年,对于珍贵的海鱼水兽倒是大有了解,点头道:“这金背鱼是最长寿的海鱼,可以跟灵龟相比。不过你有两百多岁么?我瞧多半是胡吹。”

紫衣女子淡淡一笑,道:“小子,你回去告诉神农,拜他恩赐,我在这汤谷已经呆了两百多年,早就老得哪儿都不想去啦。倘若真想离开这里,还要等到今天么?”落日余晖,照映在她的脸容上,笑容凄美哀伤,一时竟让拓拔野为之神夺。

紫衣女子转过身,缓缓的朝山谷内走去,紫衣飘舞,倚风出尘,那背影说不出的落寞,说不出的凄凉。谷外众人见状,诧异之余心中石头落地,都长长吁了一口气。

纤纤心里却是莫名的难过,没来由的对这紫衣女子充满了同情怜悯。小手紧紧的抓着拓拔野,低声道:“难道是神帝伤了她的心么?”她冰雪聪明,又有女人的直觉与惜惜相通的本能,这无心之语倒是突然惊醒了拓拔野。拓拔野心中一动,莫非这紫衣女子当真与神帝有瓜葛么?当下从腰间取下珊瑚笛,放至唇边,悠悠扬扬吹将起来。曲调缠绵凄切,正是那首“刹那芳华曲”。

“朝露昙花,咫尺天涯,人道是黄河十曲,毕竟东流去。八千年玉老,一夜枯荣,问苍天此生何必? 昨夜风吹处,落英听谁细数。九万里苍穹,御风弄影,谁人与共?千秋北斗,瑶宫寒苦,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他原本生性开朗,纵使悲凉的曲子由他吹来也是哀而不伤。但不知为何,眼见这紫衣女子凄伤之状,想到当日神农在龙牙岩高歌情景,心中难过悲苦,这曲子此番奏来,竟是忧伤欲绝,直如杜鹃泣血,雨打残荷。

那紫衣女子蓦然木立,犹如刹那间化为冰山石岩。

谷外众人又惊又奇,不知圣使此举何为,但听了半曲,都纷纷觉得凄凉难过。尤其辛九姑,莫名想到自己情殇际遇,悲从心起,扑簌簌落下泪来。

纤纤虽然年幼,但是心态却颇为早熟,听了片刻,也是莫名柔肠百转,珠泪纵横。

拓拔野一曲将终,又回到那句“八千年玉老,一夜枯荣,问苍天此生何必?”,反复回转,余音绕梁。

晚风低语,竹林簌簌。也不知过了多久,那紫衣女子冷冷道:“小子,是他叫你吹这曲子的么?”语声森寒刻骨,听来令人不寒而栗。纤纤心中发毛,忍不住往拓拔野身上靠去。谷外众人更是纷纷变色,凝神屏息,只要她一向拓拔野动手,便立时上前援救。

拓拔野低声道:“晚辈有幸曾在南际山顶,听见神帝临终前唱过此曲。”声音很低,谷外众人听不真切,只看见紫衣女子突然全身颤动,猛地转过身来,面色雪白,道:“什么?”

拓拔野道:“神帝已于两个多月前,在龙牙岩物化。他最后唱的,便是这首曲子。”紫衣女子怔怔站立,皱眉不语,一脸茫然,仿佛一直没有听懂他所说的意思。过了良久,才缓缓绽开笑容,蓦然一颗泪珠从眼角淌下,既而两颗、三颗,满脸玉箸纵横。她就这般伫立风中,含泪而笑,宛如带雨梨花,风中盛放,分不清究竟是欢喜还是悲伤。

这个紫衣女子便是两百年前,因与神帝相爱,触犯族规而被流放汤谷的木族圣女空桑仙子。当年神农贵为大荒神帝,号令五族,却不敢违抗族规,竟眼睁睁瞧着情人被流放汤谷。她登上囚船,东渡汪洋的那一刻,已经柔肠寸断,心如死灰。对于她来说,长老会或者族规,都不是最痛恨的。最痛恨的是,那个爱她、却无力为她抗争的男子。从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死了。

这两百年来,居住于荒山穷海的汤谷,她以为已经将往事淡忘。但是每次听说神农二字,便会悲怒不可抑,乃至于大开杀戒。青春不再,韶华逝去,但是那一份难以释怀的悲苦却越来越浓。

这时听说神农已死,突然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空荡荡,所有恨的、爱的、牵肠挂肚的,转瞬间烟消云散,一片空茫。也在这一刻,她才突然发觉,自己对神农的那一份情感原来依旧那般炽热。现在,许多东西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在临终前唱的这首歌。这么多年他的情感和悔恨都由适才这个少年的笛声中传达出来,还有什么比这更为重要呢?她被流放的这两百多年中,他不也在自我流放么?

心中从未这般波澜汹涌,也从未这般宁静平和。山谷夜色初降,晚风清凉,鲜绿清新的青草气息如河流般在体内流淌。她冰凉的泪珠接连不断的划过笑靥,一颗一颗的滴入草地中。

谷外众人见空桑仙子又哭又笑,心中惊疑不定,都极是担心。以从前经验来看,这将是她大开杀戒的征兆。卜算子搜肠刮肚的回想今日卜算的十卦,好象除了贵人临门那一卦外,其余九卦都是大凶之卦,当下连连摇头道:“糟之极矣!老太婆要发威了。”白龙鹿嘶鸣一声,突然飞奔入谷,辛九姑等人想要阻拦已经不及。

然而大出众人意料之外,却见空桑仙子脸色大转柔和,缓步向前,低声询问拓拔野。拓拔野恭恭敬敬的一一回答。两人说话声音俱都极小,隔得甚远,众人无法听清。空桑仙子突然朝谷外众人瞥来,众人均是一凛,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空桑仙子转头低语,突然微笑起来,似是与拓拔野颇为亲热。两人谈了一会儿,一齐朝谷内竹屋走去。纤纤一蹦一跳的与白龙鹿跟在后面,满脸惊喜,还回过头朝众人扮了一个鬼脸。

众人大为惊佩,想不到这喜怒无常的女魔头在圣使面前竟变得如此温婉。也不知被他施了什么魔法。对这少年圣使的敬畏之心登时又平添了几分。盘谷、卜算子张大了嘴,合不拢来,对目相望。成猴子喃喃道:“他奶奶的,人长的帅还当真占便宜。柳浪,你比起这圣使那真成了老白脸啦。”柳浪微笑不语,心中却是酸溜溜的不是滋味。

盘谷涨红了脸,半晌才猛地一跺脚,喜道:“圣使连空桑仙子都能收服,要带我们离开这里就更不在话下了!”众人欢声长呼,长年的流放生涯眼见将要结束,竟有不少大汉喜极而泣。

 ※ ※ ※

拓拔野、纤纤随着空桑仙子进了竹屋。空桑仙子纤指轻弹,几道绿光闪过,屋内六盏水晶灯立即明亮起来。竹屋素雅洁净,地上铺着竹席,松木小几上一个琉璃香炉香雾缭绕。拓拔野等人席地而坐。白龙鹿在外候着,眼巴巴的瞧着他们。

纤纤瞪大双眼,环顾道:“想不到你这么凶霸霸的,住的地方倒这么雅致。”此时她已不惧怕空桑仙子,说话更加放肆。拓拔野拿她没辙,只好装做没听见。倘若是从前,空桑仙子听到这句话,只怕纤纤已经在海里喂鲨鱼了。但她现下心中微波不惊,静如古井,只是微微一笑,道:“拓拔,我将雪羽鹤给你,你怎么救出你的朋友呢?”

拓拔野喜道:“倘若前辈将雪羽鹤相借,晚辈便可以乘鹤飞到那扶桑树顶,将蚩尤接下来。”

空桑仙子嫣然一笑,道:“拓拔,你可知这汤谷有什么特别之处,竟能困住这么多穷凶极恶的五族罪人么?”

拓拔野道:“是那十只怪鸟么?”

空桑仙子点点头又摇摇头道:“那十只怪鸟纵有再大本事,毕竟只是灵兽而已,怎能与这几千人抗衡?”

纤纤奇道:“那是什么?难道这岛上还有其他怪物么?”

空桑仙子道:“是那株扶桑树。”

拓拔野和纤纤齐齐“咦”了一声,颇为惊异。

空桑仙子道:“那株树相传是六百年前青帝羽卓丞死后所化。当然这不过是传言而已。但是这树确实颇为古怪。”

纤纤更为好奇,道:“怎么个古怪法?”

空桑仙子道:“每次我骑鹤飞行,到了百里之外,还能听见扶桑树树叶响动的声音。那声音好生奇怪,就象有人在不断的念咒语一般。念力极强。倘若换了别人,决计飞不出汤谷岛十里。要么坠海而死,要么乖乖的回去。”

纤纤脸色有些发白,不由自主的往拓拔野身上靠去。拓拔野大为好奇,道:“难道这树也会魔法么?”

空桑仙子道:“树自然不会魔法。但是树里面只怕有什么古怪的东西。”

拓拔野笑道:“不知什么东西,竟有如此威力。难道真是羽卓丞前辈的魂灵么?”

空桑仙子叹了一口气,道:“倘若真是青帝魂灵,那便好了。但他已死六百年,纵有魂灵,也早已进入神界,为何在这扶桑树中栖息?”

纤纤紧紧的贴在拓拔野身上,闻见他熟悉好闻的气息,心中的害怕之意稍减,强笑道:“那会是什么?”

空桑仙子出神的沉吟片刻,道:“我想可能是上古神器,说不定便是那十日鸟的封印。”

拓拔野更为迷惑。

空桑仙子微微一笑,素手一弹,樱纯微启,口中念念有词,仿佛在低声吟唱一般,说不出的好听。“呛然”一声,拓拔野竹鞘中的无锋剑倏然出鞘,凌空飞舞,在空中摇曳生姿,仿佛佳人翩然起舞。拓拔野、纤纤瞧得目眩神移,暗暗称奇。空桑仙子纤指轻拂,在松几上哆哆轻敲,突然吐气如兰,轻声念诀道:“南旋毕修紫乘楼……”那无锋剑断折处忽然有绿光冲天而起,照得拓拔野须眉皆碧。屋外狂风陡起,白龙鹿惊声嘶鸣,昂首踢蹄。

一个碧绿色的蝴蝶翼的小人竟从无锋剑中飞了出来,翩翩舞动,在松几上落了下来,身不盈寸,剔透玲珑。拓拔野从未见过此等情形,大惊失色。这无锋剑跟随他已有数月之久,想不到竟藏了如此玄机。倒是纤纤相形之下见多识广,脱口道:“木精!”

空桑仙子点头道:“正是。她是木精,被封印于这无锋剑里。只要解开封印诀,她就可以出来了。”

拓拔野奇道:“前辈怎么知道?”

空桑仙子淡淡一笑,手指一曲,那无锋剑隔空落入她的手中。她将剑身一转,手指抚摩那“空桑”二字,道:“这柄剑便是当年我给神农的信物。”

拓拔野与纤纤“啊”的一声,众多疑惑这才顷刻烟消云散。拓拔野起身行礼,歉声道:“晚辈不知,多有失礼,请前辈莫怪。这柄剑还请前辈收回。”

空桑仙子淡然笑道:“不知者不罪。这剑与你既有缘分,还是由你收着吧。”拓拔野推辞再三,这才收下。心中一动:“不知前辈与仙女姐姐有没有渊源?”突然想到两百年前空桑仙子便已被流放此地,怎么可能认识白衣女子?暗骂自己愚蠢,重新坐了下来。

空桑仙子又默念封印决,将木精收回断剑中,道:“这便是神器封印。它可以将某些灵兽乃至人类的精神力量、魂灵吸纳其中。只要解开封印决,就可以驾御这种精神力量,使神器自身的威力发挥得更加强大。”拓拔野当日在天壁山下,曾经听科汗淮说过珊瑚笛中封印珊瑚独角兽之事,也曾在玉屏山顶见过十四郎解开幻电玄蛇的封印,因此对这神器封印也稍有了解,当下点头。

空桑仙子从头发上摘下一支莹白的玛瑙发簪,道:“这玛瑙发簪便是雪羽鹤的封印,只需默念解印诀,你便可以将雪羽鹤释放出来。”

她将发簪轻轻的往纤纤头上一插,笑道:“这发簪跟了我一百多年了,今天便送给你罢。”拓拔野大喜,纤纤也是又惊又喜,颇有些不好意思,红了脸低声道:“谢谢仙子。”她少有感谢别人,今日开口不免有些忸怩。空桑仙子与拓拔野不禁莞尔。

空桑仙子道:“只是那扶桑树中不知是什么上古封印。倘若它封住的是极凶的凶灵,以它念力之强,只怕雪羽鹤和木精都不是对手。你们要想救出朋友,可要冒一冒险啦。”

拓拔野点头笑道:“有了雪羽鹤,那便方便得多啦。如若可以,我倒想立即就去。”

空桑仙子微笑道:“你这般重情讲义,真是难得。神农总算有些眼光。眼下你丝毫不知封印魔法,倘若那树中当真有上古封印,你冒然前去,极是凶险。明日我便和你们一道去罢。”

拓拔野大喜过望,有她相助那真如虎添翼,连连称谢。

空桑仙子淡淡笑道:“你先别这般欢喜,还未必能将你朋友救出来呢。”当下空桑仙子开始教授拓拔野与纤纤封印魔法最为基本的常识。

空桑仙子原是两百年前的木族圣女,精擅祈天魔法,此番娓娓道来,深入浅出,听得拓拔野眉飞色舞,大长见识。封印魔法乃是魔法中极为高深的魔法。所谓封印,便是以超强的精神意念力控制灵兽或人类,将其魂灵或是精神力禁锢于某种神器中。

封印时默念的口诀便是封印诀。一旦将其封印,便如同将刀剑收入鞘中,今后可以随时“拔鞘”御使。但要解开封印,御使其物,除了将封印诀倒背外,还需要有至少与封印之人封印时相等的念力。否则不但不能将封印解开,还有可能反被封印御使。这便是为何大荒中有许多解不开的封印的缘故。或是因为封印诀失传,或是念力不及从前的封印人。

拓拔野真气极强,念力也相应不弱,但对于意念力修行法,由于科汗淮并未传授,只是自己直觉感悟而已。当下空桑仙子传了他修行念力的“长生诀”,要他每日背诵修炼,增强精神意念力。这长生诀洋洋数千字,讲的都是聚敛念力,以意御意的法子。更妙的是,字行韵律隐隐吻合念力调节的规律,默诵之时便可以自动修炼念力的聚散。

拓拔野平白又得了大荒中人梦寐以求的木族长生诀,福泽之厚,连他自己也惊喜不已。

不知怎地,起初在谷中瞧见拓拔野之时,空桑仙子便有莫名的欣赏喜欢之意,一直未下重手。待到后来拓拔野出示无锋剑、吹奏刹那芳华曲、告知神农之事,她更加感到与这神奇少年的奇妙缘分。况且自己被流放两百多年,族禁之念早已淡薄。此时了无牵挂,更加无所禁忌,是以竟将这木族至为隐秘的封印魔法与长生诀倾囊相授。

拓拔野天资佳绝,一听即懂,更加令她欢喜。两百多年自我封闭,今日始得释放,心中畅快不下于拓拔野醍醐灌顶的欣喜。

起初纤纤还听得津津有味,但过了片刻,便觉得这魔法还不如拓拔野的侧脸来得引人入胜,于是便歪着头抿嘴微笑偷瞧拓拔野。拓拔野聚精会神、领悟时粲然微笑、深思时眉头微蹙的神态都是那般的迷人。有时抓耳沉吟的表情也能让她忍不住捂嘴偷笑,心中满是暖意。渐渐的,空桑仙子说什么话都听不见了,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拓拔野每回头看她一眼,微笑一次,她便心跳加速,双颊火热。不住的想:

“哎呀,他瞧见我在偷看他了……”连忙扭头装做侧耳倾听之状。每每被空桑仙子眼波流转,暧昧的一笑,登时又脸红心跳,仿佛被她的锐利眼光看穿了少女心态。

也不知过了多久,空桑仙子才将封印魔法以及长生诀传授完,拓拔野虽还有许多疑问,但也只有留待日后自己修行时慢慢参悟了。拓拔野舒展了个懒腰,这才发现纤纤已经伏在他的膝盖上沉沉睡去,长长的睫毛在莹白的脸上投下一道弯影,嘴角还噙着一丝甜蜜的微笑。

拓拔野微笑道:“她已经两天没好好睡过觉啦。”突然困意涌了上来,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空桑仙子微笑道:“拓拔,你也好好睡上一觉,天亮时我再叫你罢。”

拓拔野困倦难当,呵欠连连,当下颇为不好意思的一笑,伏在松几上沉沉睡去。

空桑仙子瞧着两人,心中泛起久违的柔情。窗外秋虫低鸣,夜风轻拂,水晶灯摇摇曳曳,她坐在一地的月光中,想起了很多事情。几百年的光阴倏然而逝,只剩下这个寂静安详的初秋之夜。她轻轻的叹了口气,耳边又响起了很多年前的那首曲子,呢喃的夜风在她的耳根厮磨缭绕,宛如他的话语,他的呼吸。

她就这么盘膝而坐,闭目微笑,直到天明。

 ※ ※ ※

翌日清晨时分,空桑仙子将二人叫醒,与白龙鹿一道向谷外走去。到谷口时看见群雄横七竖八的倒了一片,犹在酣睡。他们昨夜不见拓拔野出来,虽料想必定是空桑仙子传授他心法,以便击败十日鸟,救出蚩尤。但仍不免心下忐忑,都不敢回去,竟就在谷外席地而睡。那条大鲨鱼已被成猴子等人拖到此处,吃得精光,只余下庞大的骨架横亘在河边,在朝阳下显得颇为滑稽。

听见脚步声响,众人纷纷揉眼爬了起来,见是空桑仙子随着一道出来,满脸的喜色登时僵住,欢呼声也卡在咽喉中,面面相觑,颇为尴尬。拓拔野见众人野宿等候,心中颇为歉疚,当下抱拳笑道:“昨夜委屈各位了,真是抱歉之至。”众人连连摆手道:“圣使哪里话!”只有柳浪目光暧昧的朝拓拔野与空桑仙子身上扫了扫,虽一言不发,但心中不堪的想法已经昭然若揭。空桑仙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登时将他吓得朝后退了三步,低头看脚。

拓拔野朗声道:“各位英雄,今日对于我们,对于大荒来说,都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日子。因为今日,我们所有人都将重获自由!”他运气丹田,一字字说来,斩钉截铁,铿锵有力,直冲云霄而去。众人一楞,狂喜欢呼。拓拔野望了空桑仙子一眼,接着微笑道:“大家不必奇怪,仙子是我们的朋友,她要与我们一起到那扶桑树上,打败十日鸟!”众人大喜,这老太太的本事众人都有耳闻目睹,有她相助,要打败太阳乌绝非难事。当下群雄欢呼之声更盛。空桑仙子微微一笑,心想:“这小子年纪轻轻,倒当真会蛊惑人心。”

群雄欢声高歌,簇拥着拓拔野三人,士气高昂的朝汤池扶桑而去。卜算子急急忙忙从怀里掏出那几个黑石子,口中念念有词,往地上一抛,略一查看,大喜道:“上卦!上卦!大吉大利!”还在欢喜,已被盘谷提起衣领,拎小鸡般凌空拖走。

一行人到汤池边时,太阳已经悬挂在扶桑树梢,万道金光透过树隙,照耀得众人睁不开眼来。远远看见那十只太阳乌又在洗澡。五只在汤池水面的扶桑树梢,五只则在水面下,偶尔露出头来,朝天喷出一道水柱,极为悠闲惬意。瞧见众人浪潮般涌来,竟似理也不理,依旧鸣叫着振翼泼水,甚是欢快。

辛九姑低声道:“这十个妖怪在洗澡时,只要你不招惹它们,它们定然不会干预你作任何事。”拓拔野笑道:“这个习惯倒是好得很。”空桑仙子淡淡道:“咱们这就去吧。”伸手从纤纤头上摘下那支玛瑙发簪,轻念解印诀。那玛瑙发簪突然微微一动,既而如菊花盛开般瓣瓣舒展,在阳光中曲伸了一会儿,果然成了一只小小的白鹤模样。那小白鹤展翼扑翅,从空桑仙子手心飞了出来,在空中盘旋,逐渐变大,过了片刻竟变成了一只长一丈、浑身白羽直如冰雪的仙鹤,在汤水上踏波飞行,欢声鸣叫声中落到空桑仙子身边。

空桑仙子抚摩它的头,微笑道:“这是你最后一次驮我啦。”话语中颇有些感伤,回头对拓拔野道:“咱们走罢。”拓拔野应诺一声,向群雄抱拳道:“在下先和仙子到树顶上,将蚩尤使者救出。大家就请原地等候吧。”众人轰然应诺。纤纤也想同去,却被拓拔野强行留下,气得撅起嘴跺脚不已。

当下拓拔野随着空桑仙子一道跃上雪羽鹤背脊,雪羽鹤悠然展翼,朝空中飞去。那雪羽鹤飞得又稳又快,须臾间已到白云之间。往下望去,碧海青山倒退如飞,数千群雄宛如蚂蚁。

雪羽鹤绕着扶桑树向上盘旋飞舞。拓拔野睁大双眼,期盼能在枝叶树桠之间瞧见蚩尤。空桑仙子紫袖飞舞,香风倒卷,所过之处云雾离飞,巨叶翻卷。两人瞧得分明,始终了无发现。

雪羽鹤越飞越高,穿透几重云层,但仰头望去,那扶桑树依旧破云参天,看不见顶梢。云海茫茫,红日仿佛都已到了他们下方。拓拔野心中颇为忧虑,难道蚩尤已经掉下去了么?否则昨日那群太阳乌不断追啄,今日却怎会在汤池中如此悠闲的洗澡呢?空桑仙子似乎猜到他的想法,淡淡道:“放心罢。如果掉下去,必定会被汤水浮起来,决计沈不下去。”拓拔野心下稍安。

但他们又朝上飞了许久,仍然未达树顶,也始终没有瞧见蚩尤。太阳越来越热,烤得拓拔野浑身冒汗,空桑仙子倒是冰肌玉骨,清凉无汗。但倘若再往上去,只怕真要被太阳强光晒伤,而且那雪羽鹤似是颇为畏惧强热,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当下两人稍做计议,决定盘旋下行,再仔细的寻找一遍。以蚩尤之力,纵然昨日起不眠不息,也决计到不了这么高处。惟有重新朝下搜索了。

雪羽鹤清鸣声中,缓缓朝下转向飞翔,继续环绕穿行。这次空桑仙子闭目运转长生诀,以念力搜索方圆数百丈之内的热息与精神力。除了身侧拓拔野强炙的真气与念力外,依旧毫无斩获。

过了半晌,两人一鹤已经到了离地几十丈处。岸边众人瞧见依旧只有两人,都颇为失望。那十只太阳乌并排立在树梢上,仰头望着两人,嗷嗷乱叫,叫声欢愉,颇有幸灾乐祸之意。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偌大的扶桑巨树竟然剧烈震动起来,众人惊呼声中,十日鸟尖叫扑翅,盘旋飞舞。树梢震舞,巨叶纷纷飘落,遮天蔽日。拓拔野与空桑仙子也是蓦地吃了一惊,雪羽鹤展翼急速滑翔,从四下摆舞的枝叶之间飞离出来。

汤池湖面蓦然波涛汹涌,扶桑树东侧的湖面猛地喷起冲天巨浪,一条人影如离弦之箭倏然朝天疾射而去。滔天浪花中,十日鸟嗷嗷怪叫,次第盘旋,瞬息加速,形成一道直线朝那人飞去。

那人在空中突然翻了个筋斗,稳稳当当的落在树梢之上。

拓拔野“啊”的一声惊呼,岸上群雄也是纷纷失声惊呼。阳光照在那人的脸上,眉目英挺,意气风发,赫然正是蚩尤。他浑身衣衫破裂,肌肉纠结,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背负一柄青铜长刀,六尺余长,锈迹斑斑。

蚩尤仰天长啸,犹如青天霹雳,震得众人双耳隆隆。拓拔野又惊又奇又喜,蚩尤虽然勇悍绝伦,但体内真气远不如他强,但就适才这一声长啸来看,似乎真气极为充沛。这一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昨日蚩尤从那树洞掉下,重重撞在某物上昏了过去。过了半晌方才悠悠醒转,头疼欲裂,眼前一片漆黑。过了好一会儿才逐渐适应这黑暗,环身四顾,十几道巴掌大的光线斜斜射入。借着这微弱的光柱,他这才逐渐看清四周。周围是一个纵横约有三十余丈的巨大树洞,四侧树干皆有不少裂洞,阳光便从那裂洞中射入。仰头上望,顶部空洞直达十余丈高,上小下大,如葫芦一般。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倘若不是自小练得一身钢筋铜骨,只怕早已归西。

前方五丈处有一个丈余宽的黑洞,想来是继续通向下方的。蚩尤四顾半晌,要想向上跃出去,绝无可能。四壁裂缝虽然颇多,但决计不能挤出去。而这扶桑树坚硬容易钢铁,以他目前的真气,想要豁大那裂缝,也是难于登天。眼下唯一的方法便是继续往下走,看看是否能有出去的通道。运气如何,也只有赌上一赌了。

蚩尤爬起身,小心翼翼的朝那黑洞走去。黑洞幽深不见底。蚩尤摸摸身上,那三昧真火的火折子早已不知掉到何处,一咬牙,摸索着探脚往下触碰。那黑洞壁沿粗糙,凹凸不平,颇多立脚之处,蚩尤慢慢的缘壁往下爬。一股股冷风阴森森的从下吹了上来,遍体侵寒。蚩尤大喜,倘若下面有风窜入,则必有出口,精神大振,一步一步的蹬踏攀缘。

如此向下攀了大约一个多时辰,十指皮破血流,钻心疼痛。膝盖、脚踝酸软酥麻,颇为难耐。蚩尤自到这汤谷岛来,便在不断的厮斗、攀缘,虽然神力惊人,耐力极佳,也不免有疲惫之感。但他意志极为坚强,不断的鞭策自己,咬紧牙关在这黑暗莫测的树洞中继续下行。

突然一道微弱的光芒从左侧斜斜射入,他借光下望,下面似乎又是一个葫芦状的树洞,当下屈膝跳跃,稳稳的落在那树洞中。这树洞比之上面那个小了许多,光线也远不如前者明亮。

洞内突然有亮光一闪,循光望去,左侧洞壁上赫然插了一个黑黝黝的东西,形状甚是古怪。蚩尤走上前去,借着微光打量。那物长两尺余,剩下一半插在树壁中,状如长刀,弯弯曲曲,两面都有刀锋。但刀柄狭长,并无护手。触手冰凉,敲之铿然有声,似乎是青铜所制。蚩尤在那刀面上抚摩,铜锈班驳,凹线纵横,交织成木叶纹样。

从洞壁斜射入的微光照耀在那青铜刀上,登时亮起道道眩目的幽光。

蚩尤想将这青铜刀拔出来看看,但试了几次都纹丝不动。蚩尤素来自诩神力,登时起了好胜之心,当下转身背对铜刀,双手过顶,恰好反握住刀柄,气运丹田,奋起神力,大喝一声,猛地挥臂拔刀。

突然嗡嗡巨响,他拔刀而出,失去重心,向前跌跌撞撞扑倒在地。洞内刹那间光芒纵横,一道碧绿的气体电窜而起,在他四周飞转周旋,手中青铜长刀也倏然脱手飞出,在半空急速旋转。耳边蓦地响起一阵狂笑声,与那刀锋破空、气体横流的响声混在一起,险些将他震得晕去。

 ※ ※ ※

那笑声滔滔不绝,将蚩尤震得一跤跌倒,惊异之下转头四顾,只见那绿色气体急速盘旋,猛然凝结成一个碧幽幽的光球,仔细分辨,竟宛如一个人的面孔。那笑声竟似是从那光球的“口”中发出来的。

蚩尤一跃而起,喝道:“何方妖孽,竟敢放肆!”那光球依旧哈哈狂笑,过了半晌才道:“小子,你又是何人?”蚩尤傲然道:“少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蜃楼城乔羽之子蚩尤!”那光球一楞,喃喃道:“蜃楼城乔羽,那是什麽人?”乔羽名振大荒,蚩尤对父亲又极是尊敬,闻言大怒,冷笑道:“连乔羽都不知道,你这妖孽太也差劲。”

那光球哈哈大笑,突然道:“乔羽?难道是乔愧水的子孙麽?”乔愧水乃是六百年前木族长老,正是蚩尤上祖。蚩尤微微一惊:这妖孽怎知上祖名讳?当下喝道:“妖孽,乔家上祖的名讳岂是你能随便乱叫的?”那光球嘿嘿笑道:“叫他名讳又如何?倘若他见到我还得跪下磕头呢!”

蚩尤听他辱及先人,登时大怒,喝道:“妖孽敢尔!”想要拔刀,但腰间弯刀早已丢得不知去向,不及多想,猛然冲上前,双掌拍去。那光球纵声大笑,倏然回转,到了蚩尤身後,道:“好小子,果然是乔家男儿。嘿嘿,没想到我等了六百年,竟等到乔愧水的後人,当真是天意。”

蚩尤听他称赞乔家,火气顿时消了一半,转身冷冷道:“妖孽,既知乔家男儿,还不伏首投降。”那光球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倒是和我当年很象。好,好,好,缘分注定,也不枉了这六百年的等待。”

蚩尤听他动辄言称六百年,颇觉蹊跷,突然想到某人,登时心中大震。光球见他脸上变色,嘿嘿笑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了麽?”蚩尤心中惊疑不定,但也不敢再口出不敬之语。

那光球悠悠荡荡的落在蚩尤面前三尺之处,朝那疾转不已的青铜刀喝了一声:“住!”,那青铜刀登时笔直落下,嵌入洞底。光球嘿然道:“小子,你可知这扶桑树是由什麽而化的麽?”蚩尤道:“大荒传闻,是六百年前木族青帝羽卓丞所化。”眼下尚不知这光球身份,是以他此番的回答已无先前不敬语气。

光球“咦”了一声,突然狂笑不已,道:“可笑可笑!这妖木竟然是我所化的?哈哈,这可真是有趣的紧哪!”蚩尤心中大震,听他言中之意,乃是自称六百年前木族青帝羽卓丞了。当下大声道:“蚩尤虽不再是木族男儿,但是青帝乃是万人景仰的神人,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青帝,可有什麽凭证吗?”

那光球笑道:“乔家什麽时候不再是木族中人了?难道这六百年竟有这般大的变化麽?嘿嘿,你竟然是乔家儿郎,怎地连木族七大神器都不认识麽?”那柄青铜长刀突然应声飞起,平平的落在蚩尤的手上。蚩尤低头望去,那刀面上突然闪起隐隐的碧光,竟是一个“苗”字。

蚩尤大惊,青铜刀险些脱手掉地。这青铜刀竟果真是木族七大神器之首的苗刀!苗刀又称“长生刀”,乃是上古神器,由女娲补天余下的五色石中炼取的青铜所制。刀属木,富灵力,辅助木族青色魔法使用,可以助长万物,所以称为苗刀或长生刀。苗刀一向为木族历代青帝权刀,刀在则如青帝亲临。自从六百年前羽卓丞在东海大战其时的六大恶龙,力竭化为扶桑木,这苗刀便不知所踪。其後两代青帝惟有以大荒第一名匠路心童打造的青铜刀为替代,作为木族权刀。但是那青铜刀虽然材质极佳,做工考究,亦是上佳神器,比之苗刀,终究相去太远。木族六百年间四处寻找苗刀下落,始终无功而返,没想到竟在这扶桑树的内洞之中。

那光球嘿嘿笑道:“苗刀所至,如青帝亲临。小子,你还不拜见寡人?”蚩尤抱拳道:“晚辈蚩尤参见羽老前辈。但是乔家自三十年前起。已不再隶属木族,所以不能再行拜礼,还请前辈恕罪。”那光球奇道:“乔家当真脱离木族了?那可当真是我们的损失。既然如此,你就免礼罢。”蚩尤听他如此说,登时大喜,心中对这六百年前的青帝大生好感。

蚩尤道:“大荒中相传前辈物化扶桑,没想到竟能亲身拜见,蚩尤真是有幸。”见这青帝尊重乔家,他言语顿时变得十分恭敬。那光球羽卓丞道:“嘿嘿,这是命中注定之事,没有什麽有幸不有幸的。说我化为扶桑树,那可当真是天大的谬误。这扶桑树其实是东海巨鳞龙所化。”

蚩尤大为好奇,道:“是六百年前东海六大恶龙之首的巨鳞龙麽?”羽卓丞道:“除了他还会是谁?当年我经过东海,瞧见这六只恶龙肆虐风浪,短短一个时辰内竟掀翻了两百余艘渔船,盛怒之下,就与那六只恶龙动上了手。”蚩尤素来对这搏杀凶兽之事极感兴趣,何况是这史上极为经典的一战。当下盘膝坐下,兴致勃勃的听他述说。

羽卓丞道:“那六只恶龙极为凶顽,与他们斗了一日一夜,遍体是伤,方才将两只龙杀死。”他见蚩尤极感兴趣,不由也来了兴致,滔滔不绝的说将开来,如何如何施展魔法,如何如何浴血奋战,诸多细节之处讲得尤为逼真凶险。蚩尤遥想当日羽卓丞在惊涛骇浪中叱吒风云,降龙伏魔的英雄气概,不禁悠然神往。这东海六龙虽不属於大荒凶兽,却是海外臭名昭著的恶兽,六龙齐飞,比之当日自己与父亲搏杀蓝翼海龙兽的情形又不知凶险了多少倍。

原来羽卓丞当年孤身斗六龙,血战三日三夜,终於搏杀了五条凶龙,只有巨鳞龙眼见不妙,向西南逃逸。羽卓丞虽然身负重伤,却依旧奋力追杀。一人一龙一路激斗,来到当时的荒岛汤谷。其时汤谷只有巨大的汤水湖,尚无今日这参天摩云的扶桑巨树。那巨鳞龙到了汤水中,伤势大愈,竟更为凶猛。

其时羽卓丞精疲力竭,念力不足以封印巨鳞龙。无奈之下,奋起余威,竟施用“长生诀”与青木两伤魔法,先释放苗刀中封印的十只太阳乌,再将自己魂灵脱离躯体,进入苗刀,人刀合一,破入巨鳞龙躯体之内,将其刹那间封印,木化为扶桑树。但同时,他也将自己的魂灵封印於这长生刀中。

这六百年来,巨鳞龙的魂灵虽然早已被封印而逐渐消亡,但他的自己的魂灵也无力自我解印,便这般禁锢於苗刀之中,不得超脱。虽然躯体早已化为尘土,灵魂念力却在长生刀里残存。这其中的痛苦,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

那十只太阳乌忠守主人,哀啼不散,在这汤谷岛上栖息下来,想方设法解印羽卓丞的元神。是以六百年来,每有人来到这汤谷,十日鸟便要将他叼衔到扶桑树上,驱之上攀,只望能进入树洞,解开羽卓丞的苗刀封印。期间虽偶有进入者,但竟没有一人能将苗刀拔出,自然也就无法解开封印。

蚩尤吃惊道:“这麽说来,这扶桑树竟是巨鳞龙所化的了?”羽卓丞道:“那当然,巨鳞龙是天下第一大的凶龙,除了它,谁能化为这般高的树木?”他嘿嘿笑道:“大荒中人竟认为这妖树是我所化,真是可笑之至。”蚩尤茫然道:“倘若如此,这封印必定极为难解,怎地我竟能拔出?”

羽卓丞喝一声道:“转!”那苗刀在蚩尤手中陡然旋转,刀柄恰好落入他的双手中。羽卓丞道:“小子,看看你的手臂。”蚩尤低头望去,大吃一惊,只见两道绿光从刀柄处传入自己双手,沿著经脉一路窜将上来,双臂顷刻间绿光纵横。乍一看去,竟宛如与刀连成了一体。

羽卓丞道:“要解开这苗刀封印,只有两种可能。要麽知道我的封印诀,并具有极强的意念力,要麽天生木灵,可以御木通神。”蚩尤道:“如此说来,我只能是第二种了?只是这天生木灵又是什麽意思?”羽卓丞道:“人天生有五种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各有强弱。上古创世之初,五族族群便是以此而分。木族中人虽也有其他属性能力,但木属性能力最强。其中又有极少数人天生具备极强的木灵能力,可以感应万物中木属灵力。如果修炼青木魔法,就可以御木通神。几千年来,有这等能力的人寥寥无几。”他光球跳动,那双“眼睛”盯著蚩尤,一字字道:“小子,你就是其中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