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搜神记 > 第 3 章 海上春秋
第2节 古浪屿

蚩尤猛地退了几步,不可置信的望著自己的双臂与苗刀,又望向羽卓丞。羽卓丞道:“这苗刀原就是通灵神器,一到你的手中,立即便灵意相通,轻而易举的被你驾御。所以你才能将它一下拔出。”蚩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中惊喜欲爆。羽卓丞乃是木族青帝,自然不会说错。如此说来,自己竟是千载难逢的天生木灵,可以随心御使这木族第一神器!

羽卓丞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别高兴得太早。以你目前的念力和真气,只是能够舞动苗刀而已,要想自由御使,称雄大荒,你还早著呢。”蚩尤脸上微微一红,心中一动,羽卓丞刚正侠义,倘若能得他相助,传授自己青木魔法,对於复城大计,必然大有裨益,当下拜倒道:“蚩尤身怀血海深仇,誓要打败水妖,重建大荒自由之城。势单力薄,恐怕难以完成重托,恳请青帝教诲,传授青木魔法。”

羽卓丞不知大荒中发生之事,当下蚩尤一一道来。羽卓丞点头道:“原来如此。嘿嘿,你想重建蜃楼城,那便是与五族为敌。小子,我是木族中人,为何要帮助你呢?”蚩尤不擅口才,一楞,咬牙大声道:“蚩尤虽然愚钝,但是相信天下只有正义之说,没有族群之分。眼下大荒五族分立,各族内极为腐败。百姓颠沛流离,苦难极深。只有蜃楼城里,所有人平等友爱,如同家人。蚩尤只想打败奸邪之徒,重新建立一个和平自由的城邦。前辈正直侠义,倘若你是蚩尤,不知道会怎麽做呢?”他自小在蜃楼城里长大,耳濡目染尽是平等自由的言论,这番话虽然简短,却是正气凛然。

羽卓丞一楞,大笑道:“好小子,说的好!嘿嘿,我是木族青帝,却偏偏要帮你这木族叛徒。”蚩尤大喜,拜倒不起。羽卓丞道:“可惜我躯体已坏,元神在这苗刀中六百年,今日释放出来,不需几日恐怕就会逃逸殆尽。”蚩尤大急道:“难道没有其他办法麽?”

羽卓丞笑道:“生老病死,自然之事。我已经多活了六百年,难道还要再活六百年吗?小子,眼下唯一的方法,便是让我的元神进入你的体内,借你的躯壳多活几天。”蚩尤大喜道:“如此甚好!”羽卓丞道:“最多三个月,我的元神也会从你的躯壳逸散出去。但是仍然会有不少意念力与真气留在你的体内。这三个月里,我会尽我所能,教你青木魔法和其他的一些功夫。能学会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蚩尤心中激动,长拜不起。

羽卓丞道:“小子,握紧苗刀,可别撒手。”蚩尤双手紧握刀柄,突见羽卓丞那绿色光球急速旋转,朝後飞去,猛然後折,化为一道碧光刹那之间冲入苗刀之中。碧光如电,穿过苗刀,径直窜入自己右臂。经脉宛如有一道热流陡然涌入,汹涌澎湃,耳边轰然作响。那道热流如春江怒水,刹那间游走全身,在经脉间旋绕了数十转才在丹田处沈寂下来。

蚩尤又惊又喜,道:“前辈,你已经进去了吗?”从丹田处传来羽卓丞的声音,道:“小子,你这身体也忒局促,手脚都腾挪不开。我帮你舒舒筋骨。”蚩尤正疑惑,突觉丹田处有雄浑真气陡然膨胀,将周身骨骼肌肉撑得仿佛要爆炸一般,难受已极。蚩尤悍勇顽强,咬牙坚忍。那真气越来越强,眼见周身绿光纵横,肌肉陡然鼓起,骨骼宛若被突然拔长,咯咯直响,剧痛攻心。

羽卓丞赞道:“好小子,果然不愧是乔家男儿!”但那真气却丝毫不减,猛地又涨大了几分,周身骨骼“格拉拉”一阵脆响,肌肉浑然四处鼓起,衣裳瞬息间纷纷撑裂,丝缕飘扬。剧痛中突听“呼”的一声,一道热辣辣的气流从丹田贯入脑顶,脑中轰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再度醒来之时,脑中如澄海清风,神清气爽,全身精力充沛,举重若轻。低头望去,自己竟陡然长高了一尺余,肌肉纠结雄武,最不可思议的乃是,周围原本漆黑的一片,竟然变得明亮起来!听到体内传来羽卓丞的笑声:“小子,我替你打通了青光眼,舒展了骨骼,是不是舒服很多哪?哈哈。”

蚩尤一楞,青光眼?视野虽然明亮,却隐隐蒙著一层淡淡的绿色。难道这便是父亲曾经提起的木族“青光眼”麽?青光眼不仅可以在黑暗中看得历历清楚,还可以借此行使诸多魔法,例如“青光摄神法”。蚩尤大喜,道:“多谢前辈!”羽卓丞嘿嘿笑道:“谢我什麽?你自己有青光眼,我只是帮你打通了而已。”

这时树干裂缝中有光影一闪而过,蚩尤瞬息间便看得分明,竟是拓拔野与一个美貌的白发女子骑在一只雪白的仙鹤上盘绕飞过。蚩尤大喜道:“前辈,是我的朋友来找我了。”羽卓丞道:“那咱们就出去吧。六百年了,也不知外面的世界变得怎麽样了。”

当下蚩尤在羽卓丞的指引下,朝下面的树洞纵跃而去。他有了青光眼,这漆黑的树洞中极为明亮清晰,又有羽卓丞的元神真气,往下探寻丝毫不费气力。过了不久,便到了树底。

这扶桑树既是巨鳞龙所化,他们所在之处,自然便是巨鳞龙的排泄处了。当下蚩尤将苗刀背负,真气流转,陡然间奋起神力将那一片巨木拍得粉碎。湖水急旋,刹那间涌入。蚩尤乘势游龙般窜了出去,浑身真气随著一声大喝在湖底爆引开来,巨浪滔天中,他高高的跃上了扶桑树的树梢。

众人目瞪口呆,既惊且奇。这少年昨日与那十日鸟苦斗之时,真气远不及此刻鼎盛,也不知他因祸得福,究竟有了什麽际遇。

那十只太阳乌环绕蚩尤盘旋飞舞,嗷嗷乱叫。蚩尤大喝一声,从背後缓缓的拔出了那柄奇形怪状的青铜长刀。刀长六尺,通体绿锈,在阳光下一道绿芒幽幽闪过,划入蚩尤的手臂之中。

数千群雄中不少都是木族中辈分颇高的显贵,见到那苗刀无不面色大变,失声惊呼。成猴子大叫道:“长生刀!”他这一声高呼,其他族的群雄也都纷纷变色。成猴子极为识货,大荒诸多宝物他无不了然於胸,对於其中的真伪辨别更是举世无双的高手。听他如此惊叫,定然错不了。但木族遗落了六百年的至尊神器,怎会在这个少年使者的手中?

那十日鸟见了长生刀,竟无不欢鸣。蚩尤依照羽卓丞,低声念封印诀,大喝一声,长生刀呼呼旋转,那十只太阳乌突然化为十道红光,倏然化入苗刀中。这是蚩尤第一次封印神兽,心中惊喜,忍不住又仰天大笑。

木族群雄中有人叫道:“青帝!他一定是羽青帝转世!”木族中人对於刚正豪侠的羽卓丞极为尊敬,纵然这批木族罪人也是如此。眼见蚩尤神威凛凛,手持苗刀,瞬息收服困扰了他们多年的十日鸟,都是又惊又佩,都不由相信这少年确是羽卓丞转世。当下竟有许多木族中人齐齐拜倒。

拓拔野瞧得好笑,回头却望见空桑仙子也是满脸惊愕。她贵为圣女,自然知道这苗刀,但这并非她至为惊讶之处。蚩尤体内绿光隐隐,似有极强的木属元神,意念之强,竟让她的精神力也为之波动。蚩尤高举苗刀时,绿气由刀入体,浑然一气,竟是罕见的天生木灵。这少年虽然还不过七尺之躯,临风傲立,竟有说不出的霸气,难道果真是羽卓丞转世麽?

众人震惊揣测中,听到纤纤脆生生的叫道:“蚩尤,你还不下来,我仰得脖子都酸死啦。”

十日鸟既被封印,那扶桑树周侧的奇异念力也突然消除。虽然岛外沧海茫茫,但终究有法子离开此处。想到此处,群雄无不欢欣鼓舞。当日下午,成猴子等人又齐心协力钓了几只巨鲨庆贺。奇事好事接踵而来,不知为何,汤谷附近海域的各种鱼类突然多了起来,这一下午,群雄竟捕钓了数以万计的各类海鲜,直令众人心花怒放。数十年来众人从未这般万事顺心,想来这三个少年果真是贵不可言的福星。

当夜,群雄在岛上欢宴,除了空桑仙子未来外,所有人都在汤水湖边纵情欢庆。蚩尤悄悄的将拓拔野拉到一边,将昨日奇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听得拓拔野又惊又喜,弯下腰来敲敲蚩尤的丹田,低声道:“晚辈拓拔野叩见前辈。”果听那里边有人喝道:“小子,别打扰我睡觉!”拓拔野愕然,两人对望半晌,哈哈大笑。

拓拔野与蚩尤误入汤谷,原以为将终身受困此处,不料竟各有奇遇。两人不由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既有上苍庇佑,那还有什麽值得畏惧?当下两少年!肩搭背重回席中,与众人以山泉代酒,佐以佳肴,谈笑共欢。纤纤坐在两人之间,背倚白龙鹿,吃得极是高兴,左顾右盼,格格笑个不停。

明月当空,秋风凉爽。这大荒第一流放地,这一夜竟成了人间天堂。

翌日清晨,拓拔野三人前去拜谢空桑仙子。到山谷谷口喊了几声,均杳无回应。一路走去,觉得有些古怪,那河流中的金背鱼竟都已不知去向。待到了那竹屋中时,才发现里面空无一物,只有西面竹壁上赫然刻著一首以手指指力刻写的“刹那芳华”。

人去楼空,晨风吹窗。想起昨日她对雪羽鹤所说的“最後一次驮我”,明白她那时已经下定决心已经离开此地了。东海苍茫,不知她去了何处,但她必是不愿让人知道行踪才不告而别。拓拔野、纤纤与她相识虽不过一日,却已有半师半友的缘分,想到她孤身一人,漂泊天涯,都不禁有些怅惘。

中午时分,拓拔野将群雄召集至汤水湖边。此刻群雄早已将拓拔野、蚩尤视为神明,恭敬遵从。拓拔野道:“各位英雄。眼下大荒中兵乱四起,蜃楼城已经被水妖攻破了。倘若我们现下回去,敌众我寡,只怕不消几天,大家又要被水妖赶回到这汤谷岛来。”一人叫道:“他奶奶的,怕他作甚!老子这条命是圣使捡回来的。圣使叫我往东,我还能往西麽?”另一人叫道:“正是。老子在这岛上待得都快长青苔了,正好让水妖替我刮上一刮。”众人哈哈大笑。

拓拔野笑道:“多谢各位。咱们齐心协力的和水妖斗,那是没错。不过眼下时机未到,这没把握的仗,咱们先不打。”盘谷叫道:“圣使,我听你的。你想要我怎样,你便直说罢。”众人轰然应和。

拓拔野道:“好!既然如此,我就和大家说说我的计划。我和蚩尤使者先到古浪屿去找寻断浪刀科汗淮,然後设法再将蜃楼城的弟兄们集结起来。你们先守住这汤谷岛。只要你们不离开这里,水妖定然不会与你们为难。我们一找到失散的朋友们,便立即赶回这里。到时我们兵强马壮,重建蜃楼城,再和水妖决一死战!”

群雄面面相觑,他们在这里待了几十年,此时枷锁已除,实是恨不得能立时离开。但圣使说的也颇有道理,他们原是五族罪人,倘若就此回到大荒,以数千人对抗数十万人,定然凶多吉少。况且他们不识水性,大海茫茫,想到大荒也是难若登天。唯一方法便是团结更多的人,一道重建一个自由之城,招聚天下豪杰,与水妖乃至其他四族抗衡。

当下成猴子叫道:“圣使说的有理。咱们都忍了几十年啦,也不差这一时半刻。”有人阴阳怪气的说:“可不是麽。再说眼下这海上物产丰富,日子好过得多,有些人也不必干等十天半月的钓那粗糙的大鲨鱼啦。”众人哈哈大笑。成猴子笑骂道:“你奶奶的,夫子山,昨晚吃得最欢的是你罢?”

拓拔野见众人都无异议,颇为欢喜,笑道:“如此最好。”群雄原不过是乌合之众,但眼下同仇敌忾,竟颇有凝聚力。当下众人又嚷嚷著要推选首领,大家议论半晌,轰然推举拓拔野为“汤谷城城主”,蚩尤为大魔法师,便连纤纤,也被众人好说歹说推为“圣女”。流浪儿出身的城主、略通魔法的大魔法师和十岁的圣女,便在群雄的欢呼声中诞生。

拓拔野、蚩尤倒是有些措手不及,狼狈的推辞了半晌,卜算子叫道:“圣使,你乃是上天派遣来解救我们的,你做这汤谷城主可是再也适合不过了。蚩尤使者是羽青帝转世,做这大魔法师那也是绝无争议。咱们好不容易能团结一起,要是你们不做这带头的,换了别人来做,有谁能服呀?”众人轰然称是。拓拔野心想也是,这数千人都是极为凶悍狂野的枭雄,彼此要互相敬服还真不是易事。眼下他与蚩尤是众人的天赐救星,极具威信,倘若一味推脱反而不好。再说若真能将这一干猛士招致麾下,对於蜃楼城复城大计,大有裨益。

拓拔野与蚩尤对望一眼,两人心意相通,当下微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推辞啦。”众人欢声长呼。拓拔野道:“不过咱们需约法在先。咱们是讨伐水妖的自由之师,可不能做比他们更不得人心的恶事。如果有哪位作了伤天害理的事,可就别怪拓拔不客气啦!”他知道这群家夥凶顽难训,需得好好约束,否则别说重建自由之邦,可能不需几月就千夫所指,臭名难覆了。群雄轰然应诺。拓拔野与蚩尤击掌微笑,月余来的胸中郁闷之气一扫而空。纤纤笑吟吟的瞧著两人,白龙鹿也欢嘶不已。

当下拓拔野让众人推选代领袖,以便他们不在之时不至群龙无首。群雄嘻嘻哈哈互相推委了一阵,才选出几个德高望重的人来。一个是当年火族的大长老赤铜石,由於贪财被人陷害,流放至此,但除生性铿吝之外,为人倒颇为和蔼公正,因此被推为大长老。一个是盘谷,勇猛憨直,大家都颇为喜爱,被推为大将军。卜算子算卦算出神帝使者三人,奇功一件,令人刮目,虽然从前算卦每每算错,但还是被起哄推为大巫卜。出乎拓拔野意料之外的是,那好色成性的柳浪竟被公推为军师,便连对男人、尤其薄幸男人恨之入骨的辛九姑也投举推他。他的智谋似是公认第一。四人中由赤铜石为首。

之後又按照年龄性别,组成三军。女军由辛九姑统领,青年军由盘谷统帅,壮年军则由土族将军尔雅率领。制度既定,群雄又设宴欢庆,狂欢了一夜。

到了第二日中午,拓拔野、蚩尤与推选出来的领袖计议後,定下详密计划,这才放心上路。拓拔野从纤纤头上拔出玛瑙簪,变为雪羽鹤。然後依照空桑仙子传授的封印魔法,用无锋剑将白龙鹿暂时封印。三人骑上鹤背,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盘旋飞翔,又绕著汤谷岛飞了几圈,这才向东北方向飞去。

雪羽鹤飞得极快,日落时已在数百里外的小岛上。当日他们离开蜃楼城时,乘著柚木船偏离了不少方向,又被巨鲨吞入腹中朝南而行,到了汤谷。因此距离古浪屿其实也有千五海里之遥。好在眼下御空飞行不大会受风浪影响,依照司南与《大荒经》,取直线而飞。

第二日黄昏时分,三人一鹤已到了古浪屿。

残阳如血,云霞变幻,海鸥翩翩飞翔。古浪屿碧树苍翠,黑石白沙,虽远不及汤谷大,但却比之美了百倍。

纤纤回到故居之地,极为欢喜,在雪羽鹤背上半立起身里大声呼喊:“爹爹!爹爹!”他们离开蜃楼城已有月余,依照当时科汗淮的说法,他当已带著乔羽到古浪屿与他们会合。是以纤纤人在半空,已经迫不及待的呼喊起来。蚩尤心中的期盼、焦虑也是丝毫不下於她。

雪羽鹤缓缓降落在白色沙滩上,三人跳了下来。还不待拓拔野将雪羽鹤封印,纤纤已经朝岛上狂奔而去。拓拔野、蚩尤急忙紧随追上。

三人绕过石崖,穿过一片小树林,来到一个木屋前。小溪流淌,倦鸟归林。但那木屋门扉紧闭,檐角蛛网,似乎也颇久没有人住。纤纤怔立片刻,冲上前推门喊道:“爹爹!”屋内木桌竹床,尘灰满布,空荡无人。夕阳从竹窗斜斜照入,尘粒在光柱中飞舞。纤纤呆呆的站著,泪珠一颗颗掉落。

拓拔野轻轻将她揽入怀中,抚摩著她的头低声道:“傻丫头,哭什麽。咱们比你爹爹先走,还费了这许久工夫才到。你爹爹和乔城主还要寻找失散的游侠,自然不会这麽快到啦。”纤纤擦去眼泪,大声的笑道:“对,我爹爹厉害的很,那些水妖哪里是他对手。他一定是找其他游侠去了,过几天就该回来啦。”话虽这般说,心里还是说不出的惊惶忧虑,泪水忍不住又涌了出来。

蚩尤心中也是惊忧交集,虽说科汗淮神功盖世,但父亲身受重伤,又落在叛徒宋奕之手中。水伯天吴跻身大荒十大魔法师,魔法无边,手下又有众多一流高手。科汗淮要想从重围之中,顺利将乔羽救出,实是难如登天。纵然他能杀出重围,自己父亲只怕也是凶多吉少。当日自己离开蜃楼城时的一丝侥幸之意,此刻显得如此渺茫无望。越想越是焦虑悲郁,心肺欲裂,直想捶胸狂呼,一解悲郁闷气。但他生怕令纤纤更为伤心,咬牙隐忍不发,拳头紧攥,鲜血自指缝间一丝丝滴落。

耳中听到羽卓丞低声道:“小子,乔家男儿都是流血不流泪。没有什麽过不了的困难。眼下你爹生死如何,还难说的很,何必担心?嘿嘿,就算死了,那也是响当当的好汉,有什麽可难过的?这般悲悲切切的,可不是让水妖瞧了笑话麽?”蚩尤心中一震,忖道:“是了。我爹即算死了,也是光耀千古。我应做的,应当是向水妖讨还血债,建立自由之邦!怎能婆婆妈妈的伤心难过,没的辱没了乔家的声名!”当下满腔郁闷都化为怒火与豪气。

拓拔野正担心蚩尤悲怒难抑,转身看见他虽双眼怒火欲喷,但面容上却是说不出的平静,只是淡淡道:“咱们先住下,等上一段时日。”拓拔野拍拍他的肩膀,对著纤纤展颜笑道:“不管怎样,咱们总算是到了古浪屿了。估计过不多久,科大侠、乔城主就会带著大批英雄好汉来和咱们会合了。咱们赶紧将这岛上好好收拾收拾,可别到时科大侠问你:‘纤纤,你叫大夥儿睡哪儿哪?睡在沙滩上看星星数月亮吗?’”纤纤扑哧笑道:“你当是螃蟹吗?睡在沙滩上数月亮?”

当夜三人收拾了房间,烧了些海味,用完膳後就在这木屋中睡下。拓拔野、蚩尤翻来覆去,心中波涛起伏,睡不著觉,当下悄悄的起身。月光如水,照在纤纤熟睡的脸庞上,秀眉微蹙,俏脸酡红,细细的汗珠沁在小小的鼻尖上,仿佛在梦中还在担忧一般。两人对望一眼,均是心下难过。这小女孩儿从今往後,只怕当真是无依无靠,他们只有竭尽全力,好好的照顾她了。两人替她擦去汗珠,掖好薄被,掩门朝沙滩上走去。

涛声阵阵,随著月光层层漾来。夜空晴朗,树影班驳,两人无言的走在通往沙滩的林间小径上,仿佛正走向一条不知未来的道路。

那一夜,拓拔野与蚩尤在沙滩上坐到天明,谈了诸多事情。两人相识虽然不过两个多月,但意气相投,患难与共,彼此都已肝胆相照,极为信赖。在汤谷岛的际遇更将两人的友情拉近了一步,同时也注定了在未来的日子里,要一起为同一个目标奋斗不息。这一夜长谈,更是使得二人在许多事情上的看法达成了一致。

此後的一个月里,拓拔野、蚩尤、纤纤便一直在古浪屿上留守等候。白日里,蚩尤入海捕鱼,留岛守侯。拓拔野则带著纤纤骑鹤飞翔,四下打探蜃楼城群雄的消息。但沧海茫茫,人烟稀少,除了汤谷,始终没有找到落难的游侠,更勿论科汗淮与乔羽。虽偶尔也能发现一些偏僻的岛国,但岛上居民大多是蛮荒野民,言语不通。而两人长得俊逸美丽,又骑乘白鹤,每每被认做仙人,受蛮荒岛国万众膜拜。因此每日回到岛上时时常带回一些化外野民进贡的土特产品。

最初十几日,拓拔野与纤纤还能谈笑风生,纵横千里,领略东海汪洋壮阔美景。但始终杳无音信,不由日益担心。纤纤也一日比一日消瘦,笑容日少,就连话语也少得出奇,瞧得拓拔野二人甚为心疼怜惜。到了後来,拓拔野决计冒一冒险,让蚩尤留在岛上与纤纤相伴,自己则夜半起身,孤身骑鹤,朝西南蜃楼城方向飞去。

往西千里,接连经过三个岛国。四处打听,岛民都仅知道大荒蜃楼城被水族攻破,据说已被屠城,但是否有人逃生,便一概不知了。拓拔野索性再往西行,还未达蜃楼城,远远的一些小岛上,都已是黑旗招展,尽是水族城邦。海上尽皆是游弋的水族战船。拓拔野虽然胆子奇大,却也不敢再冒然前行。

当下拓拔野向南绕行,悄悄降落在某一小岛上。半夜里伺机抓获一名水族军官,逼问再三,他竟也不知道科汗淮、乔羽的生死。原来那日他们走後,科汗淮浴血奋战,杀了众多水妖,苦战中却被水伯天吴乘隙制住。科汗淮突以两伤魔法一举脱身,并将水伯天吴击伤。混乱中,科汗淮救出乔羽杀出重围,身披四十余处轻重伤跃入海中逃逸。但是他们伤势极重,且那夜风浪极大,多半凶多吉少。此後一个月里,水族又对方圆五百里的海域封海查寻,一无发现。唯一的解释便是两人已经葬身鱼腹。虽然如此,水伯天吴仍不敢稍有放松,继续封海搜寻,希望能找找尸体遗物。

拓拔野听得喜忧交集。心中隐隐觉得,以科汗淮与乔羽的能耐,应不至於被海鱼吞噬。但既身受重伤,也绝无可能在水妖密集的搜寻中潜海一月不出。倘若他们尚且生存,又在何处呢?科汗淮智计百出,每每出人意料之外,这回是否也是他的计谋使然呢?拓拔野思忖再三,也理不清头绪,当下挥掌将那水族军官击昏,依旧悄悄骑著雪羽鹤东返而去。

回到古浪屿,拓拔野将这消息告诉二人,他们一听之下,均是悲喜参半。但既然连水妖都未发觉两人尸体,则生死不能定论。既然如此,两人能生还的可能性只怕更要大些。三人互相勉慰,虽然这消息并非喜讯,但比之此前心中的那无望的忧虑,却是强了几分,也给他们留下不少想象中的希望。

拓拔野突然心中一动,道:“科大侠喜出奇兵,当日在天壁山就是将水妖骗得七荤八素。我想他们多半不在海上,可能还在蜃楼城某处藏著。”纤纤喜道:“是了是了,拓拔大哥说得没错,我爹爹定然还在蜃楼城里,是以水妖以为他们已经跳海,不会留心岛上。”蚩尤对科汗淮不太了解,但对这推测却颇为动容,也是喜动颜色,点头不已。

当下三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越想越有可能。蚩尤一拍大腿道:“倘若真是在蜃楼城里,他们定然可以平安无恙。岛上有许多秘密暗道,四通八达,水妖想找到他们难如登天。”他又皱眉道:“但是眼下水妖一直封海,想要出来也不是件易事。”拓拔野笑道:“这天下有不裂缝的墙吗?只要水妖稍一放松,他们便可以从容离开。”纤纤叹道:“可是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看见爹爹呢。”

拓拔野道:“咱们不必太过担心了,只需好好在这岛上待著,他们必定能找上来。”蚩尤点头道:“不错。眼下要紧之事,便是赶紧练好功夫,同时好好将汤谷岛群雄团结调教,作为复城的主力。”他与拓拔野这一月来,一有空便商量这汤谷岛群雄之事。这群人个个都是桀骜不训的狂徒,要令他们彻底心悦诚服还需要强大的武功魔法与刚柔并济的治军手段。眼下两人虽然暂为“汤谷城城主”和“大魔法师”,但这两项条件,秉心而论,还不足以驾御群雄。

拓拔野点头道:“正是。咱们要想方设法将一切准备好,待到科大侠与乔城主回来时,便可以立即计议复城大计。”三人讨论了半晌,订下今後的计划。拓拔野加紧修炼“潮汐流”,蚩尤则加快修行“青木魔法”。毕竟羽卓丞在他体内的元神已经日益衰微,再过一个多月便要逃逸殆尽了。至於这刚柔并济的治军本领,只有找机会向赤铜石等人慢慢讨教了。

猜度断定,计划谋立,三人均是兴奋不已。

自此日起,三人便安心的住在古浪屿上,潜心练功。蚩尤每日清晨便到海边树林里,借树木灵气,修行青木魔法。他天生木灵,对青木魔法的诸多艰深玄奥之处倒是一听便懂,快於常人百倍,威力也极易发挥出来。博大精深的青木魔法竟只用了一个月时间便基本传授完毕。羽卓丞教得兴起,将木族中其他诸多秘密的魔法念诀都一股脑儿传了给他。蚩尤也颇为争气,一点即通,学得如饥似渴。

拓拔野则每日盘膝坐在海边的礁岩上,感应天地潮汐,以意御气,将体内蕴藏的诸多真气一一化解。调气运息之余,也不忘了修行空桑仙子传授的封印魔法。真气日盛,封印魔法也日益圆熟。待到第七日时,已能在瞬息间将白龙鹿封印入无锋剑中。此後进展更为神速。

纤纤则每日骑著白龙鹿在岛上东游西荡,时而到树林里看看蚩尤,时而到海边瞧瞧拓拔。见两人都学得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她也只好拉著白龙鹿在海滩上捉螃蟹玩了。

日子便这般一天天过去。转眼便到了初冬时分。

这日蚩尤又如同往日般到树林里修炼,刚坐下不久,便听到羽卓丞微弱的声音淡淡的说道:“小子,我大限将到,元神守不了多久就要逸散了。”蚩尤大惊,心中不由涌起难过之意,但三个月前,他便已知道这一刻终将来临了,是以虽然难过却并不太过突兀。羽卓丞嘿嘿笑道:“你很好,比我预料的好得多。这些魔法你都已经掌握得八九不离十了。”蚩尤半晌才低声的说道:“前辈大恩,来世必报!”羽卓丞喃喃道:“来世,嘿嘿,不知这古怪世界,可真有来世麽?”

这不知形体的前辈在自己体内三个月,脾性又与自己颇为相似,蚩尤内心深处早已将他当作另一个父亲一般。眼下临将大别,不知为何,素来坚强的蚩尤竟突然悲不可抑,仿佛破城别父的悲苦都在这一刹那同时涌将上来,心中酸楚,眼泪夺眶而出。羽卓丞诧道:“咦,你哭了麽?这可当真有趣的紧,蚩尤也会这般脆弱麽?”蚩尤哽咽道:“前辈……”羽卓丞笑道:“那些笨蛋说你是我转世投胎,这话倒是不假。我的元神逸散後,大部都会留在你的体内。可不是转世於你了麽?既然咱们精神合一,那又有什麽难过的?”他话语中颇有些凄凉,但也有些须快慰。

蚩尤拭去眼泪道:“是。”羽卓丞道:“再过一个时辰,我的元神便要散去了。到时你务必要以‘万木朝春’,将逃逸的元神紧紧收纳回你的意念力中,否则可就白白浪费啦。”他这调侃令蚩尤忍不住展颜而笑。

其时已是初冬,东海上气候虽较湿暖,但树林木叶也颇多凋枯,随风簌簌。蚩尤坐在落叶堆中,风吹叶舞,遍地悲凉。远处涛声鸥啼,寂寥淡远。羽卓丞的元神再也没有说话。不知过了多久,才听他淡淡说道:“小子,来生再会了。”

蚩尤突觉体内有某物陡然崩裂,四下逸散,几道气体从自己七窍中逃逸出去。蚩尤默诵“万木朝春诀”,意守丹田,收纳四散的元神。体内真气乱转,如惊涛骇浪,翻涌不息。千万零碎的意念力宛如漫天星辰急速朝自己念力中枢汇集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蚩尤缓缓睁开眼睛,强忍心中的难过与怅惘,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仰望苍穹,冬风凄冷,白日当空,淡蓝的天空中仿佛有几道白气悠然划过,消逝无踪。那是不是羽卓丞的元神正朝仙界而去呢?

 ※ ※ ※

秋去春来,不知不觉三人已在这古浪屿上住了半年。半年里科汗淮与乔羽依旧杳无音信,三人望穿秋水,热切盼望的心情也逐渐淡却下来,又慢慢被担心忧虑所取代。拓拔野、蚩尤曾经冒险飞抵蜃楼城附近三次,但也都一无所获。担忧之余,只有找出千万理由聊以自慰。既然没有确定的消息,他们也只能在这岛上继续等待下去。

半年间,拔野与蚩尤进展神速,两人几乎都已将体内的外来真气纳入气海,化为己用。虽然蚩尤的真气依旧不如拓拔野充沛,但他盖因吸纳了羽卓丞涣散元神,而且自小意志坚卓,性格刚毅,意念力的修行却比拓拔野强了几分。蚩尤与拓拔野都已习晓青木魔法,所不同之处在於,拓拔野只知道最为根本的“长生诀”与最为高深的封印魔法。其他诸多魔法,虽然蚩尤屡次想教予拓拔,都被他以羽卓丞秘密私授、不能外传而谢绝了。是以两人的魔法能力相较,也是蚩尤略胜於拓拔野。蚩尤的青木魔法早已十分圆熟,欠缺的只是更强的意念控制力与经验而已。拓拔野的封印魔法也越发纯熟,那一柄无锋剑也不知封印了多少海兽鱼虾,引得白龙鹿一瞧见他拔出断剑,就嘶鸣著落荒而逃。

蚩尤与拓拔野俱是聪明绝顶、天纵英才的人物,但是蚩尤更加坚忍卓绝、心无旁骛,毅力也远胜於拓拔野。是以这半年间,蚩尤勤学苦练,进步比拓拔野还要快速。对长生刀的掌控也越发得心应手,甚至已经可以在五丈之内以气御刀。而拓拔野生性自由散漫,除了每日两个时辰铁打不散的潮汐流与长生诀修行,其余时候则视心情而定。每每或是陪著纤纤漫岛游玩,或是骑著白龙鹿海中嬉戏,终日倒有大半时光花在玩乐上。两人初时交手过招,常是拓拔野取胜,但到了後来,却是蚩尤稍胜半筹。拓拔野、纤纤见他一日比一日强大,都由衷的为他欢喜。

两人闲来无事时,便一道下海擒伏各种鱼龙怪兽,牛刀小试,拿它们来演练新学会的武功与魔法。两人的配合也日益默契,彼此都已到了无须开口,只需眼色甚至意念力便可以感应的程度。最为快活之事莫过於合力擒拿东海巨鲨,取其巨鳍烧成美味的鱼翅汤,与纤纤一道在白沙滩上吹著海风,喝汤谈笑。

纤纤与他们两人也日益亲密,直如兄妹。常常对两人呼来喝去,“奴役”使唤。高兴起来,又掐又拧那也是常有的事。虽然时常牵挂父亲,但有两人做伴,日子也过得颇为快乐。对拓拔野的倚赖与那莫名的少女情愫也在不断滋长,有时也不自主的流露出来,只是拓拔野当她是小孩,从来没有多想罢了。

这日,拓拔野与蚩尤从海中捉了一只巨大的海龟,湿淋淋的跳到岸上来。蚩尤笑道:“今晚可以吃一顿鲜美的海龟羹了。”拓拔野笑道:“我看倒不如养起来,还可以吃几顿海龟蛋。”两人嘻嘻哈哈的将海龟丢在沙滩上,拓拔野突然“咦”一声奇道:“这是什麽?”那海龟的巨壳上竟刻了一行大字:汤谷大乱,圣使速归。

两人耸然动容,难道是汤谷群雄以这法子求救麽?拓拔野俯身细看,抚摩了一阵,沈声道:“是新近刻的,只怕是真出事了。”蚩尤咬牙道:“难道是水妖找上门来了麽?”两人对望一眼,霍然起身,奔回木屋。两人将纤纤藏好,嘱咐她无论如何不可出屋,直至他们回来为止。纤纤吵著要随两人前去,但见拓拔野脸色一沈,竟罕见的对她加以训斥,登时吓得不敢支声,直到他们掩门而去,才涌出委屈的泪水。

当下拓拔野与蚩尤骑乘雪羽鹤,全速飞翔,将近黄昏时便到了汤谷岛。高空盘旋,只见岛上炊烟嫋嫋,人群往来悠闲有序,怎麽也不象经受大乱的模样。两人疑惑不已,於是又环岛飞行,四下探看,均无意外景象。四周海域也没有任何水妖船只。

突然岛上有人瞧见他们乘鹤盘旋,大喜欢呼道:“是圣使!”登时人人抬头,挥臂欢呼。拓拔野驱鹤徐徐降落,群雄涌了上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拓拔野笑道:“大家还好罢?”群雄轰然应好。成猴子钻了出来,笑道:“城主、圣法师,你们是瞧见乌龟还是鲨鱼啦?”拓拔野见他们笑得暧昧,隐隐猜透,笑道:“怎麽,是卜算子神机妙算算到的麽?”众人哈哈大笑,成猴子道:“那倒不是。柳军师生怕你们一去不回,这才叫弟兄们在钓到的鲨鱼、海龟上刻了字放回海里,希望你们瞧见後,早日回来看看。”众人轰然道:“这一个月我们少说已经刻了几十只大海龟啦。”

蚩尤这才知道上当,心想这一群家夥竟然连城主、大魔法师也敢欺骗,当真是胆大包天,但想来也颇觉好笑,不禁笑骂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你们倒是好大的胆子!”众人对他有些畏惧,颇为惶恐,连称不敢。突然远处欢呼长啸,又有许多人涌了过来。

柳浪挤开人群大步而入,拜倒道:“大家记挂城主、圣法师,不知平安否,属下这才出此下策,还望城主、圣法师恕罪。”拓拔野笑道:“我们自当恕你罪,不过那些海龟答应不答应可就不知道了。”群雄轰笑。

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汤谷岛,群雄纷纷赶来,赤铜石、盘谷等人也前来拜见。寒暄之後簇拥著两人朝汤水湖边走去。两人到了湖边东侧山谷中一看,大为诧异,只见周环山峰,遍布石洞,洞外以木石垒成墙楼,大小百余个山洞楼城,火炬熊熊,暮色中颇为壮观。赤铜石笑道:“城主、圣法师,这是柳浪的点子。咱们既然以汤谷为城,自然要有防御工事,否则水妖来攻,那就大大不妙。是以请金族的弟兄们将这山谷凿通,这百余山洞四通八达,纵然水妖攻进来,也决计叫他们出不去。”拓拔野、蚩尤点头微笑,心想这柳浪瞧来色眯眯的惹人生厌,竟果然颇有智谋,不枉众人选他为军师。

群雄拥著两人朝山洞里走去,出忽两人意料之外,那山洞竟极为宽敞明亮,原来除了有三昧真火的长明灯外,山壁上还凿有许多采光孔,以坚硬的树脂化石为窗,落日余晖从光孔中射入,光怪陆离。山洞千折百转,引到一个由五间大堂组成的极大山洞,洞府之大,如将整个山腹掏空了一般。拓拔野赞不绝口,柳浪笑道:“这多亏了盘谷将军,他和金族的弟兄那可真是一等一的凿洞高手,这麽多的山洞只花了三个月便大功告成。”拓拔野又大赞一番,盘谷挠头腼腆嘿嘿而笑。

大堂中装饰得颇为华丽,珊瑚灯沿壁四立,地上铺满了海兽毛皮作为地毯,水晶石的桌椅粲然生辉,最为巧妙之处在於头顶竟是可以活动的山壁,一按机关,顶壁旋转打开,只余下方圆数十丈的树脂化石悬在头顶,浅蓝夜空,淡淡星辰清晰可见。

群雄入座,酒菜纷纷端了上来,颇为丰盛。自从羽卓丞元神附入蚩尤身体,十日鸟归位苗刀,扶桑树上的强大念力登时消失,附近的海鱼都敢游来,海产自然丰富起来。

拓拔野与众人谈笑幻宴一阵,眼见大家平安,无所牵挂,而心中又记挂纤纤,便想在午夜前赶回去。正要开口,蚩尤仿佛知他心意一般,在他耳边低声道:“拓拔,我想先留下来。毕竟这里群龙无首,时日一久只怕人心便会涣散。倘若我在这里压阵,一来可以稳住人心,二来也可以与他们更为熟稔,慢慢将他们收编成精锐之师。”他复城心切,不愿失去这支重要力量。既然身为“大魔法师”,自当树立极高的威信,否则他日复城圣战之中,何以服众?

拓拔野心想也是,眼下科汗淮等人音信全无,倘若当真遇难,他们依旧在古浪屿上苦苦候守,未免不智。而且这帮悍勇之徒本是一盘散沙,时日稍短,还能和睦共处;久无首领,只怕离心内讧,生出其他变化。倒不若一人留守古浪屿,一人到这汤谷岛上领袖群雄。倘若科汗淮真能到来,那自然最好。如果始终没有消息,也能率领强悍的精兵,扛起复城大旗。而蚩尤自小受父亲教诲,禀性刚毅,年纪虽轻,已有乃父之风又混熟於行伍,对於约束军纪,建军立师,都要强他许多。

当下拓拔野缓缓点头,起身朗声道:“各位弟兄,拓拔半年来虽不在此处,但无时无刻不在牵挂大家。”群雄轰然叫好。拓拔野道:“只是拓拔早已对断浪刀科大侠有所承诺,重托在身,不能不分心两顾。”有人道:“城主说的是,男子汉大丈夫,信义最为重要。”拓拔野点头道:“正是如此。所以拓拔还得赶回古浪屿,等候科大侠与蜃楼城的弟兄。”群雄轰然,议论纷纷,都颇有沮丧之意。拓拔野笑道:“不过,蚩尤圣法师会留下来,与大家一起防范水妖。而我只要一有科大侠消息,就会赶回这里。”群雄这才热烙起来,重新举杯相庆。但是在他们心中,仍有些失望。拓拔野亲切豪侠,又是神帝使者,有一种奇特的魅力,颇受爱戴。蚩尤虽是羽青帝转世,但毕竟只是木族青帝。虽然他豪勇无匹,收服十日鸟,但众人多是敬畏,比之对拓拔野的由衷喜爱又有些不同。不过,有羽青帝的转世在此,也总要让众人心安一些,木族群雄更是欢呼出声。

群雄继续欢宴,拓拔野敬了大家十余杯花酒後,才推杯而起,向众人告辞。群雄纷纷起身,将他送到谷外。拓拔野与众人挥手惜别,又与蚩尤拥抱,互拍肩膀勉励告辞,想到今後相见机会变少,两人都有不舍之意。

正要解印雪羽鹤,只见辛九姑大步上前,低声道:“城主,九姑有一不情之请。”拓拔野一怔,笑道:“说罢。”辛九姑道:“九姑想随城主前往古浪屿,伺候圣女。”拓拔野一楞,明白辛九姑喜欢纤纤,想与她相处。正好岛上平日里少了一个陪伴纤纤的人,有她同往,倒要方便许多。辛九姑见他沈吟,又道:“九姑原是金圣女西王母的侍女,对於圣女礼仪之道很是了解。圣女年幼,若无人辅佑,对此一无所知,也……”拓拔野笑道:“说的甚是。那你便随我同去罢。”辛九姑大喜拜倒。

当下拓拔野与辛九姑骑鹤翔空,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盘旋飞舞,消逝在苍茫的夜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