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搜神记 > 第 3 章 海上春秋
第3节 鲸吞万里

翌日,拓拔野在古浪屿木屋旁又搭建了一座简陋的小木房,原是打算自己搬出来住,让辛九姑陪著纤纤住在大木屋里。岂料纤纤死活不同意,分开住了几日,她竟夜夜睡不著,无奈之下,只好让辛九姑搬到那小木屋里,自己则依旧与纤纤同住。

辛九姑暗暗摇头,纤纤虽然年幼,但再过两年便是豆蔻少女,难道他们还要这般住著麽?这圣女的清誉岂不糟之糕矣?她久为西王母侍女,对这礼仪看得极重,那日请求同来此处,便是担忧这对少年混住,日後坏了纤纤圣女的声名。但纤纤原就任性,在此事上更是拒不妥协,拓拔野拿她没辙,辛九姑自然更不能说什麽了。

纤纤对辛九姑也颇为喜欢,自小无母,有这麽一个亦母亦友的人相伴,也合她心意。於是辛九姑平日就为她梳洗打扮,还作了几套洁净的长衣礼装,教授诸多礼节。纤纤不喜欢繁文缛节,却佩服辛九姑的妙手,被她一点拨装扮,更加清丽脱俗,便如小仙女一般。而拓拔野每每赞不绝口,令她芳心窃喜。故而对辛九姑那其他繁琐礼仪虽不喜欢,也不一味抗拒了。

如此过了月半,海上浩浩荡荡驶来了五艘大船,巨旗招展,赫然写著“汤谷”二字。拓拔野惊诧下骑鹤乘空查看,只见船上密密麻麻,果真尽是汤谷群雄,正朝他挥手欢呼。原来蚩尤担心拓拔野三人,决计遣人相伴。自拓拔野走後,便率领群雄伐木制舟。他自小在海岛长大,精於此道,木族、金族群雄中也有颇多能工巧匠,稍加传授便融会贯通。不到十日,群雄便造制出第一艘能下水的船来。此後速度越快,十几日间便造出了五艘能载百人的大船。

蚩尤暂别赤铜石等人,精选五百精兵,满载诸多食物、用品,朝古浪屿进发。此行一来为拓拔野输送生活必备品、构建房屋,二来为他们带去些人马,以保安全,三来试航一番,将来可以组建更为强大的海军。

群雄长年未尝离开汤谷,是以虽然俱不识水性,仍十分兴奋,欣然随蚩尤前往。海上近二十日,风平浪静,仅有一次小风浪。群雄在蚩尤教授下,司职水手,各就各位,倒也似模似样。将到古浪屿,群雄更是心情欢畅,禁不住狂呼乱叫起来。

拓拔野大喜,驱鹤翩翩落到船上与群雄欢聚。

群雄登岸之後,生怕惊扰“圣女”,便在海边安营扎寨。船上物品源源不断的运到岛上。纤纤瞧见蚩尤也极为欢喜。当夜群雄在海边大肆欢庆,这素来清净寂寞的古浪屿登时变得热闹起来。

第二日起,群雄中的众能匠便开始伐木盖楼,在原先的木屋附近,搭建了众多房屋楼台,坚固美观,比之拓拔野搭建的木棚不知强了多少倍。仅半月工夫,便建起了星罗棋布的岛上小城。小城布局颇具巧思,纤纤居住的木屋被层层包拢,如众星拱月,既安全隐蔽,又丝毫不遮挡从木屋内向外眺望的视野。在木屋西侧,又建起一座稍大的木楼,辛九姑及十余女子便居於其中,作为圣女的侍女团。而拓拔野则依旧与纤纤同住於木屋之中。

此後,蚩尤又在古浪屿附近海面航行,训练群雄驾船航海的本领。如此过了近月,待到一切井然有序,蚩尤方才带了一百人,驾一艘大船离去。岛上留下四百训练有素的汤谷军,护卫城主与圣女。盘谷、卜算子也都留在古浪屿上,住在木屋附近的楼台中。

群雄便在岛上安居下来,平日或出海渔猎,或随拓拔野、盘谷训练。拓拔野性情开朗随和,身为城主却全无架子,与众人打成一片。说是训练,倒大多是嬉闹聚乐。所幸盘谷等将约束较严,四百汤谷军才不致变成散兵游勇。

人多热闹,但纤纤倒更怀念与拓拔野、蚩尤三人相处的日子。那时虽然寂寞些,但倒时常可以与拓拔野、蚩尤玩耍。如今蚩尤在千里之外,拓拔野又常被群雄拉走,见面的机会减少了许多。辛九姑等人则终日教授诸种礼仪,有些颇为有趣,倒也罢了,但有些实是枯燥无味,惹得她不胜其烦。

蚩尤常常每隔两三月,便引领群雄驾船来古浪屿探望。每次蚩尤来时,三人都有了些变化,这种变化非但没有平添隔膜,减损彼此的友谊,反而更增添了相互间的新鲜感。每逢这时,三人便在木屋里联床夜话,谈论这段各自的诸多新鲜趣闻,通宵达旦。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便是一年过去了。拓拔野、纤纤已习惯了与群雄共同的海岛生活,虽然科汗淮等人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但这已经不象当日那般令他们焦急忧虑了。虽然想起之时仍会担忧难过,但很快便被其他人与其他事打断。

拓拔野依旧修行长生诀与潮汐流,进展虽不如初时那般突飞猛进,一日千里,但也颇为神速。况且与四族群雄朝夕相处,也从他们处学了许多五花八门的功夫。每次蚩尤来时,两人便在沙滩上拆招,互有胜负。但魔法相较,仍是蚩尤略胜一筹。

这日拓拔野与纤纤从海边礁岩下捉了十几只大螃蟹,兴致勃勃的往沙滩上走,远远的瞧见十几个汉子在沙滩上面红耳赤争得不可开交。纤纤叫道:“喂,你们在吵什麽哪?”那十几人回头瞧见纤纤、拓拔野,登时住口,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圣女、城主,我们在讨论五族中究竟那族的魔法、武功要强一些。”纤纤一听来了兴致,笑道:“哦,那你们认为哪一族最强呢?”

一个马脸大汉大声道:“自然是火族最强。”拓拔野一眼认出他乃是火族的夏猛,心直口快,善使火焰刀,极为骁勇。旁边几个汉子叫道:“胡说甚麽,火族的魔法遇到水魔法,那就是哪边凉快哪边去啦。”土族的沙真山抢道:“嘿嘿,我们土族魔法那可是水族克星,由此说来,自然是土族魔法最为强大。”木族的几个汉子又叫道:“木克土,木克土,土族魔法再厉害,又怎比得上青木魔法?”拓拔野熟习青木魔法,知道其威力,正要开口称是,忽听另外几个白衣的金族汉子摇头笑道:“此言差矣。我们砍伐树木盖房屋,使得是什麽?是斧头罢?金克木,金族的魔法那才是天下第一。”夏猛哈哈大笑,道:“要是这麽说,那还是我们火族第一。再坚硬的钢铁,放在火里有烧不化的吗?”群雄轰然,登时又喋喋不休的吵将起来。

纤纤听得格格直笑,道:“你们争罢,争出个第一我请他吃螃蟹。”拉著拓拔野蹦蹦跳跳往木屋走。拓拔野却是被他们说的颇为困惑,心下茫然,难道五行相克,竟果真没有最强的魔法吗?来不及多想,已被纤纤拽到数步开外,摇摇头笑著走开。远远的还听见身後传来气急败坏的争吵声。

当夜,拓拔野躺在床上时,脑中不知为何竟是群雄关於五行魔法的争论声,翻来覆去,怎麽也睡不著。忽然想起当日神农送给自己的那本《五行谱》,说不定那里边便有解答。当下蹑手蹑脚的下床,从柜中包裹里找出那本《五行谱》。一不小心,“当”的一声,一个玛瑙香炉从包裹中滑出,掉在地上。纤纤轻叹了一口气,咕哝几声,翻身继续睡著。

拓拔野见没将她吵醒,轻吁一口气,拾起那玛瑙香炉,突然想起是那白衣女子所留,胸口登时如被大锤重重一击,险些透不过气来。自玉屏山一别,已近两年。期间变化殊多,他早已不再是当日那个匿身院中,需由她来庇佑的少年了。这些日子,挂心的事情太多,竟绝少想起她来,此刻她那绝世容姿刹那跃入脑海,未尝模糊,反而更为清晰,一时间意乱情迷,不由痴了。忽然又想起雨师妾,那音容笑貌、浓情蜜意一幕幕闪过,又是甜蜜又是感伤,一颗心砰砰乱跳。

过了良久,拓拔野摇摇头,将她们从脑海中驱走,将香炉收好,取了《五行谱》,掩门出去。

月色如水,夜风微凉。拓拔野走到海边沙滩上,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打开三昧火折子,翻看《五行谱》。书中分为七卷,首卷是总论,其後五卷各自介绍五行,末卷乃是结语。文字颇多深奥艰涩之处,拓拔野逐字逐句的看那总论,上面写道:

“……天地万物皆有灵性,分五行。所谓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乃宇宙之根本,分化繁衍,遂成大千世界。而天地大法,便在於五行之道。五行之道,有相生相克之说。相克即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相生即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拓拔野心想这原是大荒人尽皆知之事,难道这五行谱费劲心力讲述的便是这些麽?微有失望之意,跳过几行,往下看道:“……人言五属魔法必定据此相生相克。此大谬也。”突然语气陡变,峰回路转。拓拔野一惊,续看道:“君不见烈火涸水,洪水决堤乎?此则火亦可克水,水亦可克土。拘泥五行相克之论,刻舟求剑耳。五行根本之道,非相克,非相生,而在於相化也。”

拓拔野大奇。当日在蜃楼城始,他便从众多游侠处听说五行相克相生的大法,铭刻於心,岂料这金科玉律今日竟被评为谬误。而这五行相化又是什麽?好奇心登时大盛,兴致勃勃的往下读阅。

 ※ ※ ※

“以薪火之力,可以沸锅水。然以薪火之力安能沸江湖邪?非火不可克水,势不足矣。水火相克在於彼此之势,势不敌则力不逮。力不逮时安奈何?惟有变化矣。以强势之火,敌若势之水,则火克水。以等势之水火相敌,火恐不逮。倘能化火为等势之土,则可以克水。以若势之火,敌强势之水,火必被克。但倘能化火为等势之水,则可以求生。”

拓拔野又惊又喜,忖道:“是了!水与火相克,并没有必定的结果,在於两者的‘势’谁强谁弱。如果火处於强势,自然可以战胜水。如果处於等势,化火为土,就可以战胜水。即使处於若势,化火为水,也可以处於不败境地!”这道理其实极为简单,但是众人受大荒五行相克论所囿,无人逆向思考,作出这惊世骇俗的推断来。但是火又如何转化为水或土呢?既然万物皆有五行属性,难道这五行属性也是可以改变的麽?拓拔野脑中又忽然一片混乱,接著往下看去。

“……万物均有五属灵性,因强弱而分五行。木属之物,并非全无金水火土四性,相较弱耳。而其五行属性无时不在变化之中,此则何以沧海为桑田也。五行相化,便是以意念力控制某物或自身之五行属性,调整变化,顺应时势也。言易行难,若无极强之念力、五行修行之体验,自然无法作到。上古至今,能五行变化者,不过九人而已。”

看到此处,拓拔野方知这五行相化竟是凌驾於五行魔法之上的艰深魔法。要想随心所欲改变五行属性,不但需有震古烁今的念力,还要对五行魔法都有所掌握。拓拔野失笑喃喃道:“倘若真有这麽一个人,他早已无敌天下,又何必修炼这五行相化的魔法?”但是想到竟有九人能如此随心所欲的变化,直如神仙,仍不禁悠然神往。不知神农自己是否便是其中一个呢?

拓拔野继续往下看,“欲五行相化,必先修五行之意。五行之金木水火土,其根本为‘恒’、‘生’、‘变’、‘亡’、‘容’也。即永恒、生长、变化、毁灭、包容五道耳。五行为万物之基,亦为万物之律。”拓拔野暗暗点头,这世间万物哪一个不是生长、变化、包容、毁灭,而魂灵永恒?想来这也是五行魔法的各自精髓根本。他飞快的回想“长生诀”与青木封印魔法,果然尽皆符合“生长”之道。而科汗淮的“潮汐流”虽非魔法,却也是尊崇“变化”。

拓拔野此时对这《五行谱》已极为笃信,突然想起当日神农说起此书时的告戒“太过深奥,稍有不慎,便有走火入魔之虞”,心中一震。迟疑了片刻,忖道:“只是看看总不打紧吧?”继续往下翻阅。

第二卷开始,便是讲述五行魔法的各自精要处。神农果然是不世奇人,学贯五行,对五行魔法的概述极为精简扼要,一语破的。虽然文字颇多艰奥难解之处,但是拓拔野也能猜出个大概。仅此管中窥豹已令他心跳如撞,惊喜若狂。第三卷的青木魔法中果然讲到“长生诀”,虽未将其原文一字不差的列出,但精义丝毫无误,且更为鞭辟入里,拓拔野许多尚未明白之处,登时冰消雪融。拓拔野越看越是惊异,越看越是狂喜,大荒五族的至圣秘籍竟然都被囊括於这一卷羊皮书中。虽然书中并未涉及五族魔法的具体修炼之术及口诀,炼意不炼术,但根本已得,何患枝节。隐隐间拓拔野又有些窥窃他人宝物的愧意。

不知不觉间晓风晨露,寒意袭人。海潮涨起,东方渐露鱼肚白。拓拔野竟在海边看了一夜。他心中兴奋,丝毫不觉倦意,倒想在沙滩上仰天狂呼,抒解狂喜心情。

此後拓拔野每日手不释卷,仔细揣摩。不过十余日,已能倒背如流。他只是研习五属魔法的意念修炼之道,并不急於参详“五行相化”之术。对於其中青木魔法的意念修炼,更是反复参透。顿觉天地突宽,宛如迈入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奇妙世界。长生诀与潮汐流中所有疑难之处逐渐迎刃而解,修行又有一日千里之势。

拓拔野原想将这《五行谱》与群雄共享,但想到神农的告戒,以常人修行悟力,窥此宝书,急於求成,只怕极易走火入魔,反而不妙。於是暂未公开,只是每日细读某族魔法炼意之道,有所感悟,便寻来该族豪雄,旁敲侧击加以点拨。群雄只道是拓拔野自己领悟,都大为骇然,惊为天人,对他除了爱戴之外更日益增添敬畏之意。

蚩尤到来之时,拓拔野也是旁敲侧击的将青木魔法中的精要处与其讨论,蚩尤也道是他凭空悟出,大为钦佩。两人的魔法由是都快速精进,进步之大,有时连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

斗转星移,瞬息又是两年时光。

四月某日,古浪屿柳絮纷飞,落英缤纷。岛上处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明日便是汤谷城圣女纤纤的成年仪式,也是正式挂冠圣女的盛大日子。这可是卜算子卜了十卦才算出来的良辰吉日。清晨开始,众人便在辛九姑等人指挥下,忙著四下布置。盘谷率领百余人在岛东的平地上建造最後三栋木楼,因为今夜蚩尤将带著几乎所有人马赶到古浪屿为纤纤贺庆。自从一年前蚩尤以苗刀砍伐扶桑树,建造至为坚固的巨船以来,他从未离开汤谷一步。半个月前,三艘可容纳千人的巨船正式下水,汤谷群雄将乘坐这巨船前来参加圣女盛典。

古浪屿西南面的礁石群上,一个英姿勃发的魁梧少年盘膝而坐,眯著大眼向海上眺望,颈上一颗泪珠坠在阳光下闪烁七彩的光泽。突然远远的传来一个少女清脆的叫声:“拓拔大哥,他来了麽?”那少年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娇俏动人的紫衣少女笑靥如花的朝她奔来,雪白的赤足在浪花里跳跃如鹿。

这少年便是拓拔野,那少女自然便是纤纤。拓拔野摇头笑道:“没来。你偷偷的溜出来,不怕九姑责骂吗?明天便是圣女了,还这麽胡闹。”纤纤格格笑道:“她正忙得昏天黑地呢,哪还记得看住我呀。”纤足一点,身形曼妙的跃了起来,在空中优美的一个翻腾,衣裳开舞,露出雪白秀美的大腿。拓拔野连忙转过头,装做没有看见。

突然听见“哎哟”一生,转头望去,只见纤纤身在半空,也不知怎麽扭到了脚踝,突然径直摔了下来。拓拔野大惊,连忙闪电般跃起,稳稳的将她拦腰抱住,落在沙滩上。低头望去,她正笑吟吟的盯著他,软玉温香,莹白丰盈的胸脯起伏不已。拓拔野脸上一热,正要教训她,却被她柔软的双臂揽住脖颈,凑到耳边吐气如兰的低声说道:“傻瓜,我是故意的。”

拓拔野又气又恼,喝道:“胡闹!”手臂反转,熟悉已极的将她翻了个身,顺手就往她臀上拍去。这一招圆熟流畅,也不知演练过多久,纤纤每每捣乱之时便被他这般拍上一记,再好好责罚。但他这一掌拍到半空,却无论如何也拍不下去。她的臀部曲线优美,再也不是几年前那个干干瘦瘦的小女孩了。纤纤扭头格格笑道:“你怎麽不打啦?我都快忘了被你巴掌打的滋味啦。”双腿还不住的甩荡,到似是十分期待一般。

拓拔野一直将她瞧做妹妹,却也禁不住心中一荡,双手一转,将她稳稳的立在地上,笑骂道:“大姑娘家,也不害臊。”纤纤叹气道:“真的不打麽?下次你可没这麽好的机会啦。”

拓拔野笑道:“胡说八道。你可是圣女啦,以後说话可不能这般没分寸。让人听见了笑话。”纤纤挽住他的手臂,把头靠在他的肩上笑吟吟道:“对旁人哪,我当然不会这麽说话。别人要想打我屁股,我就先给他个大耳刮子。”拓拔野轻轻挣脱一下,见她揽得甚紧,只好作罢,道:“对我也别这般胡言乱语。我自然不会往心里去,要是让九姑听见了,非得让我搬出木屋不可。”

岛上近四年,两人竟始终同住一屋。这两年纤纤发育极快,尤其这一年间,迅速由一个黄毛丫头出落成水灵丰盈的天仙。虽然辛九姑私下说过多次,纤纤却始终不肯和拓拔野分屋而睡。年纪稍大,刁蛮习性稍减,但惟有此事仍如当日般决不妥协,谁要言论立即翻脸。因而辛九姑也无可奈何,只有终日絮叨。好在岛上群雄一来对这等事并无腐见,而来对拓拔野极具信任,决计不会想歪了去。只有柳浪来过几次,曾有含沙射影的议论过,被辛九姑眼睛一瞪,也不敢再说。

纤纤撅嘴道:“九姑其他都好,就是这点最为烦人。”她突然笑靥如花的道:“咱们不说她啦。拓拔大哥,明日你会送我什麽礼物?”拓拔野暗呼糟糕,咳嗽一声道:“礼物?”纤纤见他装傻神色,登时跺脚大发娇嗔道:“好啊!你竟然连礼物也忘了!蚩尤大哥早就说要送我冰蚕丝衣,你要送我一个比这更好的!”

拓拔野最怕瞧见她哭闹,见她眼眶一红,鼻头一皱,似乎又有千万泪水哗哗涌出,连忙道:“好好好。你说什麽我便送你什麽。”纤纤抱住他的手臂笑道:“这还差不多。”突然望见万里碧波之上,有水柱冲天而起,激射到百丈高空才四散落下,竟是一只百余丈长的巨大龙鲸。纤纤拍手笑道:“大鲸鱼!是了,我要大鲸鱼的鲸珠做我圣女冠的珠子!”

拓拔野皱眉道:“好好一条鲸鱼,杀它作甚?”纤纤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跳著道:“好啊,你说话耍赖!说好我要什麽便给什麽的!”眼光瞥见拓拔野颈上的泪珠坠,哼了一声,眼珠一转道:“也好。倘若你没本事取鲸珠,那便将这个泪珠子给我。”突然伸手便要去抢。拓拔野身形一转,早已到她身後,叹气道:“怕了你啦。”伸手从她发上摘下玛瑙发簪,念诀解印为雪羽鹤。

纤纤拖住他的手,也要一同骑上鹤背,拓拔野正色道:“龙鲸凶猛的很,你还是乖乖的呆著罢,不然我就什麽也不送你了。”纤纤颇不情愿的嘟嘴道:“那好罢。”

拓拔野抚摩雪羽鹤的脖颈,雪羽鹤欢鸣声中翩然展翼,低低的划过汹涌波涛的海面,朝著百里之外的巨大龙鲸飞去。纤纤俏生生的站在沙滩海浪之中,海风吹拂,满头秀发随著衣裳飘飘鼓舞,挥手欢呼。

远远的,西南海面上出现了几艘巨大的战船,猎猎巨帆上绣著“汤谷”二字。船上传来此起彼伏的隆隆鼓声,号角长吹。纤纤喜动颜色,又跳又叫。蚩尤的船队终於来了。

 ※ ※ ※

红日当空,碧波万里。从空中俯瞰,那汪洋上跳耀的漫漫金光眩目神迷。西南的鼓声与号角声夹杂在呼啸的风声中,振奋人心。拓拔野望著那雄伟战舰,猎猎巨帆,大声长笑道:“蚩尤,看看我们谁先拿到鲸珠!”声音雄浑浩荡,清晰的传到众人耳中。

古浪屿上群雄一楞,得知汤谷群雄已到,欢声长呼,纷纷放下手头之事,朝沙滩上奔去。

远远的听见巨船上传来雷鸣般的欢腾声,蚩尤那久违的笑声蓦然响起:“拓拔,那你可吃亏啦。你只有一只鹤,我却有十只太阳乌。”话音未落,只见十只红色巨鸟如红霞般四射迸散,自船上腾空飞翔,嗷嗷乱叫,朝著那龙鲸疾飞而去。

拓拔野拍拍雪羽鹤的脖颈,笑道:“鹤兄,人家瞧不起你,你可得争气,别丢了你我的脸面哪。”雪羽鹤仰颈长鸣,巨翼招展,闪电般飞去。

岛上群雄已经奔到沙滩上,前呼後拥的伫足眺望,你一言我一语的道:“你们说是圣法师先得到呢,还是咱们城主先得到?”夏猛叫道:“我瞧多半是城主!”沙真山专门与他抬杠,虽然心中也看好拓拔野,却故意摇头道:“那可未必。圣法师是羽青帝转世,厉害得紧。”木族群雄纷纷附和。群雄好赌,争不过片刻已在沙滩上下注赌博。盘口开为一比六,竟是大多看好拓拔野。卜算子见猎心喜,连忙悄悄的卜上一卦,眉花眼笑的挤进人群中将宝尽皆压在蚩尤上。岂料“十卦必一”卜算子这一注压下,登时将下注蚩尤的群雄吓坏,纷纷移注拓拔野。盘口登时变成一比八。

辛九姑走到纤纤身边,见她笑若春花,眼神闪闪,说不出的期待欢喜,淡淡道:“圣女,你希望谁先拿到鲸珠呢?”纤纤脱口道:“自然是拓拔大哥!”转头瞧见九姑奇怪的目光,脸上一红,笑道:“蚩尤大哥已经准备礼物了,这个鲸珠就留给拓拔吧。”

远目极眺,只见那十只太阳乌如红霞般急速流舞,眼看距离龙鲸只有数里之距了,雪羽鹤却还在远处展翅飞翔,纤纤心中大急,顿足不已,合手於口前,纵声长呼道:“拓拔大哥快些呀!”

拓拔野大笑道:“莫急,瞧我怎麽赶上去。”突然俯身紧贴鹤背,双臂舒展,合在雪羽鹤两翼上,猛然随著鹤翼上下拍舞,沛然真气滔滔输出,鹤翼拍击力登时大增,陡然间加速十倍,闪电般划过蓝空。

拓拔野、蚩尤一南一西向著龙鲸急速夹击而去,那龙鲸乃是极为凶猛的巨型灵兽,张口怒鸣,突然转身朝著拓拔野飞速游来。拓拔野笑道:“蚩尤,它也向著我,你是没戏啦。”蚩尤叫道:“那可未必!”突然喝叫一声,十只太阳乌迅速排成一字长阵,蚩尤猛然跃起,足尖急点,在十日鸟背上踏足疾奔,到了最前一只太阳乌时,猛地一顿足,箭一般窜了出去,刹那间竟冲到了龙鲸尾鳍上空。

拓拔野叫道:“好!”喝彩声中,却见那龙鲸怒吼摆尾,尾鳍重重击打在海面上,掀起冲天巨浪,蚩尤被那浪涛击中,高高抛起。蚩尤笑道:“好畜生!”那龙鲸尾鳍摆舞,突然向上翻卷拍出,犹如黑色巨浪,挟带千钧之力朝身在半空的蚩尤击去。

岛上船上群雄纷纷惊呼,这龙鲸体长百丈,巨尾便有二三十长,蚩尤身在半空避无可避,若被它击中,立时粉身碎骨。却听蚩尤喝道:“好,咱们便来比试比试!”猛然挺胸展臂,仰天长呼,刹那间全身青光护体,幻碧螺旋不休。青木真气瞬息爆放。

“呼”的一声,蚩尤双掌拍出,两道绿色真气陀螺般旋转射出,与那巨墙般压来的龙鲸尾鳍撞个正著。气浪激爆,海涛冲天。那龙鲸悲鸣一声,巨尾重重甩落在海中,又激起滔天大浪。蚩尤借著气浪反冲之力,翻身腾越,落在龙鲸背上,朝鲸头疾奔去。

拓拔野喝彩一声,猛然高高跃起,踏波逐浪,在波涛上急速点足飞奔,往龙鲸巨口冲去。那龙鲸怒吼一声,蓦然张开巨口,宛如凭空裂开一个纵横四十丈的黑洞,尖牙交错,红舌跳动,万顷海流登时飞速倒卷,形成巨大旋涡,倒倾入龙鲸巨口之中。拓拔野笑道:“不入鲸口,焉得鲸珠?你倒是体恤我。”索性随波逐流,乘著那激旋的海流往龙鲸巨口中冲去。刹那间便被海浪吞没,消失在那巨大的黑洞中。

群雄惊呼,纤纤更是花容失色,惊叫连连。

蚩尤叫道:“我来也!”腾空而起,高高越过龙鲸头顶,突然翻卷倒掠,没入滔滔巨浪,随著海鱼虾米一道卷入鲸口之中。

眼前一片漆黑,水流急涌,任意东西。拓拔野猛地往下一沈,直冲到底,脚下柔软,当是龙鲸舌头无疑。当下气沈丹田,双腿如钢铁浇铸,牢牢立在龙鲸舌面上,任海流激荡,再也不移动分毫。闭气屏息,凝神聚意,施展“火目魔法”,双眼外鼓起赤红的真气,定睛望去,茫茫红色中依稀瞧见身旁不断有鱼虾海兽川流不息,流入龙鲸黑漆漆的喉中。偶有章鱼撞到他的身上,八只触角齐时将他紧紧缠住,但是过不片刻,便一一脱滑,被急流冲入龙鲸腹中。

忽然臂上一紧,被人紧紧抓住,听到蚩尤笑道:“拓拔,别来无恙?”回头一看,虽然朦胧间瞧不真切,却依稀辨出正是蚩尤。他比之一年前高大许多,已近九尺,比自己高出半个头来。斜眉入鬓,目光如电,英气逼人,唇上留了两撇小胡子,倒有些当日科汗淮的模样。拓拔野大喜,反身将他抱住,两人久别重逢,极是欣喜。

拓拔野吐气笑道:“再过一会儿我这口气就憋到头啦。比比谁先拿到鲸珠吧。”两人击掌微笑,猛地一个扎子,拔地而起,随波逐浪冲入龙鲸咽喉之中。

一路冲涌,撞在柔软的腔壁上,反弹疾转,继续朝下冲去。突然前方水流遄急,竟是一个落差极大的“瀑布”,想来已经到了龙鲸食道的尽头。前方宽敞,竟有空气。两人猛地吸了一口气,虽然腥臭咸湿,却聊胜於无。两人童心突起,哈哈大笑声中,猛然向前滑出,呼叫著落在巨大的鲸胃中。

鲸胃宛如一个巨大的湖泊,四壁褶皱,不断的挤压蠕动。数不清的海兽鱼虾在海水与胃液中搅动,腥臭难闻之气极为刺鼻。蚩尤皱眉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这个洗澡池也太不干净。”拓拔野哈哈大笑,抬头四顾,道:“鲸珠应当在肝脏处。咱们还是从这里出去罢。”他右手指向前上方鲸胃的入口处。

蚩尤道:“早知如此,就不下来啦。”他突然眨眼道:“拓拔,咱们的比赛还没结束哪。”蓦然直直的拔身跃起,刹那间翻身跃上龙鲸食道,大笑著消失无影。拓拔野笑道:“让你一程又有何妨?”提气纵越,跃入食道,一边想著肝脏的位置,一边飞奔。

蚩尤青光眼洞察秋毫,一无障碍,早已奔得不知踪影。拓拔野正寻思著如何抄捷径赶上,突然眼前人影一闪。拔野笑道:“追上你了,你往哪走?”猛地电窜跃出,一下将那人影扑倒。拓拔野张开双臂,将那人紧紧箍住,正要说话,突觉不对。怀中之人柔软滑腻,异香袭人,丝丝长发弄得自己脖颈上发痒。双臂箍处,丰盈柔软,竟是一个体态曼妙的裸体女子。

拓拔野大惊之下,连忙松手,那女子倏然从怀中滑走,一道冰凉的感觉从自己胸膛上摩娑而过。拓拔野火目凝神,“啊”的一声惊呼,只见那女子横亘在数尺之外,长发倾垂,斜斜住凝脂酥胸,低首垂眉。双颊酡红,大眼扑闪,悄悄的从发梢下望著他,如碧叶卷莲、烟波垂柳。竟是一个楚楚可怜的绝世丽人。拓拔野眼光往下一扫,又是“啊”的一声惊呼。只见长发遮处,那纤纤蛮腰到了丰臀处竟逐渐变为银白色的鱼尾。这娇羞动人的女子竟是一条人鱼。

那鱼美人听见他的惊呼,脸上更红,咬了咬嘴唇,慌乱的将鱼尾朝身後藏去。

拓拔野道:“你是谁?”那鱼美人咬唇摇头不语。拓拔野奇道:“你不会讲话麽?”那鱼美人仍是摇头不语。过了半晌才低头怯怯的问道:“你是谁?”那声音犹如弱柳扶风、晨露曳草,说不出的好听,说不出的让人心疼。拓拔野心中咯!一响,仿佛冰块在春风中融化,莫名的对这美人鱼生出怜惜之意,微笑道:“在下拓拔野,住在附近的古浪屿上。”那美人鱼低声道:“那麽你不是黑齿国的人了?”拓拔野一楞,露出满口白牙,粲然笑道:“你瞧我象是黑齿国的麽?”那美人鱼迅速的扫了一眼他的牙齿,舒了一口气,颇为害羞的一笑,娇靥飞红。

那笑容绚丽逼人,拓拔野目夺神移,心旌摇荡,勉力收束心神,道:“姑娘是被这龙鲸吞进来的麽?”那美人鱼轻轻摇头,柔声道:“我是住在这里的。这龙鲸是我的房子。”

 ※ ※ ※

拓拔野大奇,这纤弱的人鱼竟是住在凶猛的龙鲸体内,当真是匪夷所思。他笑道:“如此说来,我可是不速之客啦。”美人鱼低声道:“你不是坏人,自然是欢迎的。”声如蚊吟,几不可闻。拓拔野砰砰心跳,咳嗽了一声道:“你这房子里,只有你一人居住麽?”将这凶猛巨大的龙鲸说成“房子”,他不禁有些好笑。

那鱼美人刚要回答,忽听黑暗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小子,这里不欢迎外来客人,你快走罢。”拓拔野循声望去,依稀看见又有几条人鱼滑行而来,为首一人似是一个拄著拐杖的白发老妪。那鱼美人偷偷瞟了一眼拓拔野,咬唇道:“姥姥,他,他不象是坏人。”

那人鱼姥姥斥道:“人心险恶,你知道什麽!快回去。”那鱼美人低低应了一声,却不动弹。老妪身後几尾人鱼,竟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子,虽比不上那鱼美人楚楚动人,却也各有娇媚之处。她们似是从未见过拓拔野这般伟岸英俊的年轻男子,躲在姥姥身後好奇的瞪著他,秋波频传。

拓拔野从未听说寄居於鱼腹之中的人鱼,又见那姥姥对外人极为忌防,颇觉蹊跷,好奇心大盛。当下行礼道:“前辈,在下不过是寓居古浪屿的游侠。今日想取这鲸珠作为送与朋友的贺礼,并无恶意。”那姥姥冷冷道:“倘若你取走鲸珠,这龙鲸便要死了。我们又住到哪里去?你这不是恶意是什麽?”

拓拔野一楞,笑道:“这鲸珠我也不是非要不可。既然龙鲸是你们的寄身处,晚辈怎敢造次?”姥姥冷笑道:“你嘴里倒似是涂过藻蜜。要骗骗这些小丫头那也罢了,嘿嘿,要骗我就嫩了些。”她似是认定拓拔野乃是一个浮滑骗子,任他说什麽,就是不信。

拓拔野突然想起蚩尤已奔去割取鲸珠,失声道:“糟糕!”鱼美人颇为紧张的盯著他,道:“怎麽了?”拓拔野道:“我一个朋友已经去取鲸珠啦。我需得去阻止。”

鱼美人道:“我带你去。”拓拔野不及多想,抢身将她抱起,发足飞奔。那人鱼姥姥喝道:“小子,想耍诈麽?”拐杖横扫,狂风卷舞,将拓拔野阻住。

拓拔野道:“前辈,得罪了。”右手一拍,劲气如带,随著掌势盘旋,将姥姥拐杖朝外一分一甩。那姥姥丝毫未料到这年纪轻轻的小子竟有这等强劲的真气,大惊之下气息翻涌,身不由己得朝左边横飞出去,即将撞到龙鲸食道腔壁时,突然稳稳的站住,并未如料想中那般狼狈跌倒。微微一楞,知晓乃是拓拔野手下留情,扭头望处,他早已抱著鱼美人不知踪影。

美人在怀,气如兰馨。那冰凉滑腻的鱼尾软软的搭在臂弯,带来一种异样的感觉。拓拔野低头望去,那美人鱼正偷偷的看著他,触见他的目光,登时娇靥飞红,转开头去,羞不可抑。拓拔野心中一荡,忖道:“生平所见过的女子,她可是最害羞的了。”微微一笑,道:“还是笔直往前麽?”鱼美人“恩”了一声,脸上又是莫名的一红。

突然前方疾风凛冽,迎面扑来。拓拔野心中一凛,凝神聚气,正要严阵相待,忽觉那股念力颇为熟稔,脱口道:“蚩尤?”前方那人道:“是我。这里甚是奇怪,好象住了不少……”话音未落,瞧见拓拔野怀中美人鱼,“咦”了一声笑道:“好小子,我不过是撞到一个人鱼,你倒干脆,抱到怀里啦?”

鱼美人听见有人,早已又惊又羞,便要从拓拔野怀中挣脱。拓拔野将她轻轻旋转放在地上,拉住她柔软的小手,笑道:“你莫害怕,这是我的好友。”鱼美人在鲸鱼腹中生活许久,能在黑暗中视物,鼓起勇气打量那九尺高的男子,强壮剽悍,满身狂野傲然之气,虽然较之拓拔野亲切倜傥大为不同,但是却也是正气浑然,让人放心。当下羞怯的点一点头。

拓拔野笑道:“他叫蚩尤。可是你叫什麽名字呢?我还不知道哪。”那鱼美人低声道:“我是鲛人国的七公主,叫做真珠。”蚩尤奇道:“鲛人国?是东海上的七十二岛鲛人国麽?”鱼美人真珠吃惊道:“公子知道鲛人国麽?”蚩尤道:“从前听家父说过。鲛人国盛产珍珠,体内的鲛珠更是天下至宝。”

真珠低下头,突然眼圈一红,泫然欲涕,低声道:“便是这鲛珠害得我家破国亡。”拓拔野与蚩尤对望一眼,正要说话,忽听有人喝道:“真珠,这等事岂能对外人胡说八道!”正是那人鱼姥姥带著众人鱼赶到。真珠吓了一跳,急忙将手从拓拔野手中抽出,站到一边。

拓拔野已然猜到几分,道:“难道有人窥测鲛珠,动兴刀戈,你们这才避到这龙鲸腹中麽?”人鱼姥姥怒道:“小子,你知道得这般清楚,还说不是黑齿国的探子麽?”

蚩尤见她乖张蛮横,心中有气,冷冷道:“前辈,我们从大荒流浪至此,也是亡国之臣。你信不信随你。拓拔,咱们走罢。”大步便要往外走。

人鱼姥姥冷笑道:“哪里能由你说来便来说去便去?交出鲸珠,自断舌头、双手。剜出眼珠子,我便让你们活著离开。”蚩尤大怒,哈哈狂笑道:“给你些颜色便开染坊。老太太,尊敬你一把年纪,你便倚老卖老口出狂言麽?”眼神突变凌厉无匹,射向人鱼姥姥,周身突然绿光爆长,变幻迷离。众人鱼都不由一惊,朝後退了一步。真珠虽然有些发抖,却移身挡在姥姥面前。

拓拔野见蚩尤狂性一触即发,真气如箭弦上,笑道:“姥姥别见怪,他便是这般强牛脾气,吃软不吃硬。我们决计不是黑齿国的探子……”那人鱼姥姥感到蚩尤凌厉霸气的真气,已经暗暗心惊,气势稍馁。但听了这话,仍是嘴硬道:“你们能游入鲸鱼肚内,纵然不是黑齿国的探子,也必是大荒水妖。水妖与我仇深似海,我便是拼了老命,也不能让你们活著出去。”

拓拔野心中一动,哈哈大笑。姥姥怒道:“小子,你笑什麽?”拓拔野道:“原来咱们是同仇敌忾,那便好极。姥姥,我们都是大荒蜃楼城的臣民,被水妖用奸计攻破城池,这才被迫流亡东海。”蜃楼城极为著名,四年前城破一事更是天下皆知。人鱼姥姥惊疑不定的瞧著他们,冷笑道:“凭空之辞,有什麽证明?”蚩尤傲然道:“蜃楼城乔城主之子蚩尤,一言九鼎,何需证明!”他气势森然,字字如斩钉截铁,令人不由得不信。

姥姥沈默半晌,厉声道:“好!我便姑且信你们一回。倘若你们是水妖探子,将今日之事透露半点风声,我便是化做厉鬼,也决不放过你们!”将身一侧,道:“将鲸珠留下,你们走罢。”

蚩尤右手一抛,一颗直径盈尺的透明圆球落到拓拔野手中。拓拔野歉然道:“得罪了。”将鲸珠递交给人鱼姥姥。她伸手夺过,道:“真珠,你们都随我进去。”不再看拓拔野,转身便走。真珠回头望了一眼拓拔野,目中满是不舍之意,脸上又是一红道:“拓拔公子,後会有期。”恋恋不舍的转身离去。拓拔野心中一荡,连头也忘了点。那几个鱼美人也纷纷回眸掩嘴而笑,凑到真珠耳边说了几句话,真珠登时连耳根也红了,疾步前行。

拓拔野突然大声道:“前辈,不知你还想在这鲸鱼腹中蜗居到什麽时候呢?”那人鱼姥姥微微一停,又继续前行。拓拔野哈哈笑道:“国破家亡,苟且偷生。难道这便是鲛人国的国训麽?”人鱼姥姥大怒道:“住口!小子,你是坐著说话不嫌腰疼。我们只剩二十几个老弱妇孺,怎麽与黑齿贼和水妖相斗?”

蚩尤冷冷道:“当日我们离开蜃楼城时也不过是三个孩童。眼下却已有六千义军。莫说是二十多个老弱妇孺,便是只剩你一个,只要诚心复国,又有什麽成不了的事?”拓拔野道:“不错。得道者多助。普天下被水妖所害的何止千万,振臂一呼,应者云集。我们四年来一直在寻找蜃楼城的弟兄,只要时机一到,便要揭竿而起。姥姥,既然同仇敌忾,为何不同心协力呢?”

他话语至诚,说得人鱼姥姥木立当场,肩头微微颤动。

突然有人尖声道:“姥姥,姥姥,不好啦!黑齿贼和水妖追来啦!”众人大惊。人鱼姥姥喝道:“你们带著真珠藏起来!”闪电般朝龙鲸巨口滑去。拓拔野与蚩尤对望一眼,心中同时都升起一个念头,微笑击掌,朝外奔去。

巨口开处,亮光照耀,眩目的阳光在龙鲸尖牙上闪烁七彩光芒。众人奔到龙鲸喙沿,向外眺望。万里碧波,天蓝如海,不计其数的虎鲨跃海腾空,破浪前行。每只虎鲨背上都骑了二三十人,呼啸狂呼,朝这奔来。蚩尤青光眼瞧得分明,人人精瘦,满口黑牙,手中长弓利矛,当是黑齿国人无疑。

更远处,十余艘水妖大船将汤谷三艘巨舰团团围住,箭矢如雨激射而去。隐隐听见汤谷与古浪屿上群雄怒骂如潮,显是已经与水妖交上了手。

拓拔野、蚩尤胸中万丈豪情都在这刹那喷薄,并肩而立,仰天狂啸,声如怒海飓风,方圆五百里内众人都被震得变色大惊。汤谷群雄辨得两人声音,知道他们无恙,心中大宽,又惊又喜,长声欢呼。

拓拔野、蚩尤的六千汤谷军与水妖的第一战,就这远离大荒的漫漫东海上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