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6节 劫狱(6)
“大胆,你纵容厮仆,伤我兄弟,毁我基业,还不知罪?”

  雷九鸣想了一想,道:“请问上官,你这审案是否公正?”

  楚天英一拍惊堂木:“咄,小心掌嘴。本官明镜高悬,明察秋毫,绝对公正。”




  “既如此,小生无罪。打伤贵手下,乃是他要图谋小生的财物,至于毁坏船只,其咎也不在小生主仆。恳请青天大老爷明察。”他微微躬身,眼睛却瞟着楚天英,且看这顽皮小子 如何玩转这把戏。

  楚天英扮官升堂,纯粹是为了好玩,原想得好,拿出威风,惊堂木一拍,板子一响,那书生主仆两个必定屁滚尿流,伏地求饶,岂不有趣。不想雷九鸣甚是精明,将计就计,反将他套住了。心中嘀咕:“得,这戏唱不成,却如何收场。”一抬眼,恰撞着雷九鸣似笑非笑的眼光,突地计上心来。这回却不敲惊堂木,板起脸道:“雷九鸣,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雷九鸣心中一跳,暗道:“不好,这无赖小子理上说不过,要耍流氓。”却又不得不答,索性爽快些:“他们是水盗。”楚天英手一拍:“着啊,水盗干的便是劫富济贫的勾当,不抢你的,他们吃什么?”雷九鸣又气又笑:“无赖小儿,果然不出我所料。”道:“依你说来,抢劫有理?”却见楚天英咧嘴一笑:“不然,若你这书生去打抢,那是不务正业,若本官去盗,则是贪脏枉法,那便岂有此理?但强盗打抢,却是理所当然,否则,为什么叫他强盗?”

  这小子猫屁不通,歪理还一套一套的。欲话说:凶怕蛮,蛮怕横,横怕不讲理。和这小子讲不清。雷九鸣转眼一想,道:“就算强盗打抢有理,但小生保护自己财物,那也是理所当然啊。”“本官并没说你自卫无理啊。”楚天英狡猾的一笑:“但你落在了强盗手里,便是你无理。”

  雷九鸣笑了起来:“说来说去,你的意思就是,赢了的有理,输了的无理。”楚天英一点头:“就是这个道理。”雷九鸣无可奈何:“好吧,请问有道理的强盗,将怎样处置我这无理的书生啊!”

  他这一问,倒真是把楚天英问住了。学评书里的县官老爷,打二十板子放人?那可不行。这可是两条大虫呢,一旦摆脱牢笼,怕不生吞了他楚天英?打入大牢?但牢在哪儿呢?这几间茅草房可困不住雷九鸣主仆俩。一刀杀了?杀人他可不忍心,也不敢下手。

  “白面蛟,你说,要怎样处置他们。”他把难题推给白面蛟。白面蛟跨上一步,感激的一抱拳:“老大,我有个主意,请他们吃馄饨汤。”大头蛟大声喝彩:“好主意。”

  所谓馄饨汤,就是将人扔进水里,活活溺死,还有一种板刀面,乃是先一刀将人杀死,然后再扔进水里,这是水贼常用的两种手法。

  “强盗就是强盗,开口闭口不离杀人。”楚天英揪着耳朵:“我可不能让他们这么干。”看雷九鸣主仆两个,并没有什么反应,显然,不是他们不怕死,而是这位贵公子并不知道馄饨汤是什么东西。他恶作剧之心又起:“不急,我且吓吓他们。”

  鼓掌道:“好主意,好主意。”看着雷九鸣:“雷大少爷,这位白大爷请你吃馄饨汤呢,你说好不好?”雷九鸣确实弄不清馄饨汤是什么东西,但他可以肯定,那绝非什么美味佳肴,笑道:“正所谓人为砧板,我为鱼肉,轮不到我说好与不好,不过小生倒想问个明白,那馄饨汤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一碗放了毒药的汤么?”

  众水贼哄堂大笑。楚天英看着白面蛟,笑道:“你告诉雷大少爷。”白面蛟呵呵笑道:“所谓馄饨汤,便是将大少爷你主仆两个捆了四肢,往江心里一扔,虽死也落个囫囵的身子,就象那不破皮的馄饨一般。

  “你是说要将我们活活淹死?”雷九鸣虽然风度好,这时也不免脸上变色。“你敢。”青茗厉声怒喝。白面蛟抚着背上鞭痕,嘿嘿冷笑:“呆会你好生瞧着,看大爷我敢是不敢。”

  “将人活活淹死,那也太残忍了。”楚天英啧啧摇首:“白面蛟,看我的面子,另选一般好的招待他两个如何?”白面蛟笑道:“还有一道菜,平日也难得拿出来,看老大的面子,呆会就请两位尝尝。”楚天英问:“可有名字?”“当然,这道菜,江湖上大大有名,都叫它板刀面。”

  “何为板刀面?”雷九鸣问,读书人就是好奇。“龟儿相公,再教你个乖,所谓板刀面,就是一刀削下你大少爷的脑袋,下在江里,便好比往汤里削面块一般。”

  楚天英眼见那主仆两个脸色苍白,着实得意,笑嘻嘻问:“大少爷,你爱吃哪一碗?馄饨汤?板刀面?要不,两样都尝尝?”

  “书上说,盗亦有道,你等劫去财物也就罢了,还要杀人,岂非全无天理?”

  雷九鸣终于恼了。楚天英心中好笑:“这呆子,死到临头,还在讲书。”笑道:“你难道不知书上还有这么一句,杀人灭口,斩草除根。今日我不杀你,明日你或多邀人手,或去衙门告上一状,我岂非倒霉。”雷九鸣点头:“说得倒也有理。”叹道:“也罢,只恨我雷九鸣生不逢时,上不能凭满腹才学安邦定国,下不得仗三尺长剑啸傲江湖,中不能克尽孝道以讨父母欢心,却反葬身于江湖屑小之手。时也命也,夫复何言。”昂首道:“便请众好汉动手。”

青茗冲过来,护在他身前,厉声叫道:“谁敢动手,你们知道我家公子是谁?”“青茗,不许乱说。”雷九鸣喝住他。青茗哭了起来:“公子爷,难道我们就死在这些江湖毛贼手中?”雷九鸣叹了口气:“青茗,你说出身份,只会死得更快,难道他敢放了我们?”看着青茗急怒的脸,雷九鸣心中十分歉疚:“青茗,是我害了你。”“不,公子,”青茗哭了起来:“是我没照顾好公子爷,我该死啊。”“青茗,不要这么说,如果不跟着我离家出走,你也不会受这么多苦,更不会小小年纪,就丧命他乡,都是我不好啊。”




  “男子汉大丈夫,学什么妇人,哭哭啼啼,走走走,江上去,大爷好生招待你们。”大头蛟往外推人。却叫楚天英唤住了。“慢着。”他招手:“先推上来。”大头蛟便又往里推:“算你们运气,多活一刻,乖乖听老大说话。”

  雷九鸣站到楚天英面前:“小大人,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楚天英个子本来小,再坐这么一个小凳,更是看相不得。但却偏偏听不得别人说他小,一弹而起,站在长凳上,叉了眼,鼓了眼:"你说什么:"雷九鸣倒吃了一惊,退一步,笑道:"你是官老爷,自然是大人了,但这屋里,又只你年纪最小,不是小大人是什么?"他说得头头是道,楚天英还真无法反驳。哼了一声,道:"刚才你说什么,什么离家出走,说来听听。"

  雷九鸣摇头:"很抱歉,这是小生家事,无可奉告。"楚天英手掌一劈:"你莫非很想吃板刀面?"雷九鸣回头就走:"如果味道好,尝尝也不错。"楚天英恼了,大叫道:“我饿了。”他猛不丁崩出这么一句,众水贼都愣了,半天才清醒过来,闹江蛟忙叫:"快安排酒席。"楚天英摇手:"我不喝酒。""那就直接吃饭。""也不吃饭。"闹江蛟摸不着头脑了:"老大想吃什么?""我想吃人肉。"一指青茗:"将他大腿上,选上等的精肉,先切十斤送上来。"

  大头蛟就站在青茗边上,听得吩咐,右手拔出刀子,左手便去揪人。青茗到底年纪小,吓得惊叫起来,雷九鸣忙道:"且慢动手。"瞪着楚天英:"你到底想干什么?"

  楚天英冷哼一声:"本官问一句,你便答一句,敢说半个不字,本官要吃人肉了。""真正是强盗,简直不讲理。"雷九鸣抗议。

  楚天英不理他,问道:"你刚才说,你是离家出走的?"雷九鸣恼着呢,却又不敢不答,只得点点头。"是偷跑出来,还是打了招呼?""打了招呼还跑得脱?简直莫名其妙。"雷九鸣不耐烦,楚天英耐心倒好了起来,点头道:"有理,是我问得不聪明。那你为什么要跑出来?"雷九鸣跨上一步:"我家里的事,你到底问着干什么?"他自被擒到要杀,始终温文尔雅,极有修养,但问到他家里的事,却是一脸的恼怒。

  "你说是不说?"楚天英瞪着他。"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雷九鸣一脸昂然。"那好,我饿了。"

  下面,大头蛟拔出刀,做势便割。雷九鸣忙叫:"住手。"气虎虎的看着楚天英:"好吧,我告诉你。我跑出来,是因为和家里发生了争执。""为什么争执,是不是……"楚天英一偏脑袋:"为了一个人。""是的。"雷九鸣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而且是一个女人,一个年青的女人。""对。""这个女人想嫁给你,而你却不想娶她。""正是这么回事。"雷九鸣大叫,眼睛因兴奋而睁得老大:"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简直神了。"

  楚天英心道:"我能不清楚吗?我家里现就放着一个啊。"叹了口气,道:"好男儿的苦恼,都差不多啊。"这回轮到雷九鸣好奇了:"听兄台话中的意思,莫非……"楚天英在板凳上蹲了下来,抱着脑壳:"你知不知道,我也是有家归不得啊。""也是因为女人?""是的,都是那臭女人,赖在我家里不肯走。"

  雷九鸣心想:"这么一点点年纪,就逼着娶亲了?"不免将信将疑。他不知道楚天英说的女人,不是老婆,是嫂子。但他极富同情心,眼见楚天英一脸苦恼,不免劝道:"世间事,本多无奈,兄台却也不必过分介怀。"

  楚天英抱着头,闷了半天,大头蛟是个急性子,不耐等,问道:"老大,是不是将他们扔江里去喂鱼。""喂你个大木鱼。"楚天英骂。跳下地,捋着雷九鸣手上绳子,一崩,扯做两截。他这一手,顿时惊住了满屋的人,三蛟帮人众,是震惊他如此轻率的放了雷九鸣这条大虫。而雷九鸣震惊的,却是楚天英的功夫,他自信一身内功已颇具火候,但挣了几次,腕上麻绳都是丝纹不动,里面掺着牛筋哩。想不到楚天英这三寸高一个小人儿,毫不费力的就这么扯断了。

  楚天英拉了他手:"雷兄,先前不知底细,多有冒犯,尚请海函。"雷九鸣忙笑道:"不敢,还要多谢史台不杀之恩呢。""别说这等话,都是天涯沦落人嘛。"雷九鸣热切的看着他:"相逢何必曾相识。"楚天英大喜,叫:“摆酒。”

  酒席间,楚天英通了姓名年龄,雷九鸣听说他已十六岁,十分惊异。楚天英便说起昔年的玩皮往事,听得一桌子都乐了。楚天英胸无城府,雷九鸣则是坦荡君子,借着酒宴,真是无话不说。雷九鸣是个志诚之人,家里的事,轻易不肯对人言,一直憋在心里,这时便全倒出来,那种痛快淋漓,真非言语可以形容。

  楚天英从他话中得知,他是大家之子,父母追求门当户当,为他聘了一位名门之女,他却不愿意。他饱读诗书,多才多艺,自情窦初开,他就梦想着要拥有可心的女孩,她须有美艳如花,有温柔如水,有幽情如兰,有灵慧如珠。还要有巧遇的姻缘,春草长堤的异遇,或者秋风叶落的巧逢。他要的是一个用整个生命爱着,可以为她生、为她死的女子,而不是一个陪着他平平淡淡过日子的女人。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雷九鸣漫声低呤,突然一把拉着楚天英的手:"楚兄,请告诉我,到哪儿去找这诗一样的女孩?"他已经有了醉意,脑袋摇摇晃晃,因痛苦而更加热切的眼睛在楚天英眼里急切的寻觅。但很快就失望了。"逆泗从之,道阻且长;逆流从之,宛在水中央。"

  楚天英年龄够了,心却未开窍,对女人毫无兴趣。更由于龙玉凤的原因,几乎视女人为

洪水猛兽了,看雷九鸣痛苦的样子,大不以为然,心底啧啧摇头:"看那熊样儿,也算得男子汉?比我大哥,真是有多远差多远了。"一杯酒下肚,突然想到一个绝妙无比的主意,一拍桌子:"太妙了,天才,就是这么办。"

  雷九鸣正酒醉神迷的做白日梦,给他惊得抬起头来:"什么事?"楚天英笑咪咪的看着他:"雷兄,我带你去见一个女子。"雷九鸣一摆手:"楚兄错了,兄弟所览者,绝世之佳人耳,并非一般之丽色。"

  "看来一般的言词也打他不动。"楚天英心想:"得我给他吹起来。"问道:"雷兄见多识广,可知古时最出名的美女有哪几个?"说到美人,雷九鸣来了精神,道:"中华古国,人文鼎盛,历朝历代,均有绝色,名动一时,而论到才艺双绝,万古留名者,第一当数西子,浣纱溪育西子女,馆娃宫里倾王城,真可谓倾城倾国之绝色;次者前汉昭君,曾使汉王无颜色,更令胡酋拜马前,安定大汉缰界近百年;后汉貂婵,美人计激英雄胆,冲冠一怒为红颜,一举诛除乱汉之奸臣;最末者便是杨贵妃了,乐天诗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美则美矣,但她迷惑君皇,秽乱宫廷,德行上便差了。"

  他长篇大论,楚天英似懂非懂,也不在乎,只鼓掌道:"雷兄高见,让人耳目一新,但不知雷兄对当世女子,评价如何?"雷九鸣斟一杯酒,举杯道:"此四美,如明月,谁堪比拟?""完全不可比?""不可比,不可比,差之远矣。"雷九鸣黯然神伤。

  "不至于吧。"楚天英露出不信的神情:"据我所知,当今之世,继西子后,又出了一位绝世的佳人,雷兄难道不知?""哪有这样的事。"雷九鸣摇首:"楚兄莫逗我。""雷兄真的不知?"楚天英突然加重了语气,一脸惊诧的看着雷九鸣,随即露出惋惜的神色:"看来雷兄真的没听说过她,太可惜了,太可惜了。"斟一杯酒,慢慢酌着,留意雷九鸣的反应。

  雷九鸣给他这么一惊一诈,欲擒故纵的手法一撩,心里不免痒痒的,有些动心,要信不信的看着楚天英:"莫非楚兄知道?""知道,何只知道,我还曾亲眼见过呢。""怎么样?""我也说不出个味道来。当时我年纪还小,对女人没什么兴趣,只是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不对劲?""就是觉得怪怪的,第一眼看见她,只觉心里一麻,整个人就木住了,只晓得呆呆的看着她,别人叫我也不晓得应,掐我也不晓得疼,便似疯魔了一般。"

  雷九鸣的身子慢慢坐直了,眼瞪瞪看着他:"有这等事?""难道我骗你不成。"楚天英做出一副赌咒发誓的神情:"那种感觉啊,就象冬天在太阳底下晒着,暖洋洋,软绵绵,轻飘飘,老天,如果当时我不是扶着墙,非摔个跟斗不可,我直疑心是妖魔附体呢。"雷九鸣一把抓着他手臂,热切的道:"那是美,无可比拟的美,无可形容,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大则倾城倾国,小至醉心迷神。真有这样一位女子?楚兄,我不信呢。"

  "所谓真金不怕火炼,真美不惧当面,你不信,跟我去看看就信了,倒是我对雷兄的孤陋寡闻颇感遗憾。这样一位美人,雷兄竟然不知道。啧啧。"放长线,才能钓大鱼,他安心让雷九鸣咬得更紧一些,雷九鸣仰首细想,记忆中并未听人说过当世武林有什么惊世绝俗的美女。摇摇头:"小兄诚然不知。这女子莫非名气很大?""当然,大得很呢,两湖地面,提起洞庭龙女,只怕三岁的娃娃也知道呢。""洞庭龙女?"雷九鸣皱着眉,摇头:"没听说过。""唉。"楚天英失望的一拍桌子:"亏兄台也是武林中人,那么武林第一美人总知道吧,武林第一美人,便是洞庭龙女。""武林第一美人?"雷九鸣皱着眉头,想破了脑壳,但就是想不起,什么时候听说过武林中有个所谓的第一美人。

  "武林第一美人你也不知道?算了,算了。"楚天英摆摆手:"井底之蛙,不足与语,不必说了。"却看着闹江蛟几个:"你们听说过没有?武林第一美人。""听说过。"闹江蛟几个齐声道:"武林第一美人,就是洞庭龙女嘛。"这几个虽然粗莽,却是老江湖了,如何不知道凑趣。白面蛟更道:"说来老大可能不信,兄弟等管着的这段江面,每天都有不少武林中人过渡,其中十个倒有九个说是专为去看武林第一美人呢。""真的?有人见过没有。"雷九鸣的兴头完全给勾起来了。白面蛟正寻思,楚天英抢先答道:"见着的肯定有,不过没见着的怕要占绝大多数,据我所知,那洞庭龙女也就是武林第一美人,虽然美绝天人,禀性却端淑贞静,轻易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绝不是那种仗着美色搔首弄姿招蜂引蝶的轻浮女子。"

  "当然。"雷九鸣热切的解释道:"似这等秀美无双的女子,内里一定是质扑无华的,正所谓花月之姿,幽兰之性,秀外慧中嘛。"楚天英心底偷笑。脸上却连连点头:"原来是这样,不错,正如雷兄所言。"

这时的雷九鸣,不仅给引动了心,而且是深信不疑了。突地走下席,双手作揖,便深深的给楚天英拜了下去,道:"楚兄大德,千万玉成小兄一回,雷九鸣来世变牛马,也要设法报答的。"楚天英连忙扶起:"雷兄这是做什么?你我共为天涯沦落人,更难得在此相逢,又是如此投契。冲着这段缘份,凡我楚天英做得到的,雷兄尽管开口,无不奉命。"

  "小兄想求楚兄一件事……"他虽然没说下去,楚天英却已经猜到了,故意问题:"什么事


,雷兄只管吩咐。"雷九鸣是个志诚的人,楚天英如此热情,倒叫他有些不好意思。犹豫一会,终于道:"小兄想求楚兄带我去……带我去见见那个女子。""这个嘛……"楚天英故意皱起眉头,露出为难的神色。雷九鸣急了:"我不一定要见她的,只要远远的看上一眼,那便知足了。想那等绝代佳人,也绝非我这等凡夫俗子接近得的。"却见楚天英摆手:"远远的看一眼,那有什么看头,要么就不去,要去就得让她招待我们。""真的?"雷九鸣喜出望外,倒有点信不实了。""瞧,你又不信了,小弟我几时说过假话,你不知道,我和这武林第一美人洞庭龙女,关系非同一般呢。"楚天英咪咪笑着,盘算着心中的计策,越想越得意。

  他想到了一个什么主意呢?原来这没良心的顽皮小子,恨着龙玉凤赖家里不肯走,竟然想到一个主意,要把他嫡亲的嫂子,嫁给这个雷九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