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嫁嫂(3)
便在这时,耳中只听一声怒喝:“大胆淫贼,看箭。”喝声方起,一物唰的一声,闪电般在龙玉凤乳房与黑心蜈蚣手爪间掠过,钉在墙上,震得屋宇嗡嗡作响。黑心蜈蚣大吃一惊,涌身后跃,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小一支箭,竟有如此威力。
猛地飞鲨杀猪般叫了起来,原来那支箭从他臂上,削去了一大块肉,只是声势太快,飞鲨直到现在才觉得痛。他一叫,江猪一惊,龙玉凤趁机猛挣,登时脱出手来,拾起刀,一轮猛劈,三怪一怕她的刀,二更怕那威猛绝伦的弓箭,闪身后退,帖墙而立。龙玉凤历此大险,再不敢强撑,急急穿窗而出。猛觉腿上一疼,跌翻在地,一时竟爬不起来。正着急,却听耳边弓弦声不绝,猛恶无伦的箭枝一支支从窗口射进去,三怪一动也不敢动。
一个瘦小的身影纵到龙玉凤面前。“小英,是你?”龙玉凤又惊又喜。楚天英竖指一嘘,猛地将弓弦一拉,嗡嗡声中,将龙玉凤往肩头一扛,一溜烟出了客栈,后面淮河三怪怕了他的箭,竟是不敢追来。
楚天英怎么会来呢?原来他平生第一次与人约斗,心中兴奋,怎么也睡不着,便悄悄起来练剑,正好看到龙玉凤换了夜行衣出去,他并不知道龙玉凤要上哪儿,只是心中好奇,一路跟着,关键时刻便救了龙玉凤,出了镇子,龙玉凤便叫楚天英放她下来。右脚一触地,大腿上便是一阵钻心的疼,几乎跌倒,楚天英忙扶住她:“怎么了。”“中了暗器。”龙玉凤花容失色。楚天英心中冷哼:“女人就是女人。”道:“我看看。”龙玉凤忙扯住他:“不要……小心三怪赶来,你扶着我,回家再说。”痛处在大腿靠后殿处,可不能给楚天英看。
楚天英一扬弓箭:“三怪敢追来,哼,只怕现在还钻在床底下呢。”龙玉凤赞道:“你箭法真好。”楚天英得意洋洋:“不是吹牛,任三怪铜皮铁骨,挨我一箭,便能射他个透心凉,当然,要射中才算。”
龙玉凤看着他眼:“小英,谢谢你救了我。”楚天英却瞪着她:“我可不想谢你,若给三怪知道你的身份,我楚家将来还有什么面子在江湖上扬名立万。”楚天英当然不傻,他当然知道龙玉凤这么做的用意,但并不领情。最起码一点,龙玉凤小看了他不是,他确信,明天一定能赢的,凭什么要龙玉凤拿性命去替他冒险。
“嫂子,明天的约斗,我是去定了,你若再用什么手段阻拦,我就跟哥哥一样,永远离开这个家,再不回来。“楚天英盯着龙玉凤的眼睛,一眼的严肃。
“我不拦你。”龙玉凤点了点头:“但我有一个要求,用箭去对付三怪,你能答应我吗?事实上只要你是楚家的后人,便不用金刚掌金刚剑,用任何武功取胜,都是一样的。”
“我答应你。”楚天英用力点头。
第二天一早,楚天英吃得饱了,拿了剑,背了弓,昂首出门,龙玉凤在门前相送。她腿上挨了飞鲨一匕,不重也不轻,本想要去压阵,但楚天英坚决不许,只得罢了。看着楚天英气昂昂的走出去,她心中又担心,又无由的生出一种喜悦的感觉。想:“小英若是长大了,一定和公公、天雄哥一样,是条顶天立地的汉子。”
楚天英这会儿也在想着心事,他昨晚上对龙玉凤不领情,但今早上龙玉凤拐着一条腿为他忙前忙后,反复叮嘱,虽让他很烦,却突然之间触动了她,这时看着龙玉凤倚门相送的样子,心中暗想:“嫂子其实真的是个好女人,娘的死也确实不能完全怪她,但雷九鸣那里……”想到风火神雷教,心中一片迷惘。
断魂崖在蛟潭两侧,崖顶有大片空地,左右都是林子。从山腹钻出的瀑布在蛟潭里击出轰隆的巨响,有若战鼓,倒真是一个绝好的决斗场所。
楚天英先到崖顶看了地势,时间还早,便到左侧林子里准备。他好面子爱逞强,可不是个白痴,昨夜见了三怪身手,知道真若平手相斗他是一个也斗不过,筹思一夜,想到一条妙计,要借用一下爹爹的威名,因为他从三怪留的字条上看出,三怪并不知道他爹爹已经死了。
倚着树干,将想好的计划再细细想了一遍,自觉再无漏洞,铁定可以取胜,心中暗暗得意:“女儿家,头发长,见识短,难道我楚天英会傻到白白来送死吗?自讨苦吃,还成全了别人的名声,哼,我楚天英即来赴约,就一定要赢。”
远远的,三怪急奔而来,高而瘦的飞鲨,虽只一条腿,却跑在最前面。铁棒敲着山石,不时发出清脆的声音。黑心蜈蚣一身黑衣,瘦而精干,真象一条黑皮蜈蚣。江猪落在最后面,他身量其实比黑心蜈蚣要高,只是太肥壮了,看上去,倒显得他最矮。脚步沉重,震得地面通通作响。
断魂崖顶是一片旷地,约有二、三百亩方圆,由于风雨冲刷,砖石遍布,间杂着数从矮小的灌木,藏狐兔也许勉强,藏人却不行。
楚天英隐在十余丈外的一棵大松树木上,张弓搭箭。他射箭的准头虽然不得,但三怪三个活靶子,他若真听龙玉凤的,稳赢不输,但他另有计较。
弓弦一响,一支箭唰的飞出,落在三怪身前丈余,将一块巴掌大的石头一劈两半,牢牢钉在地下,箭尾颤个不停。
午时尚未到,三怪以为楚江龙还没上山呢,摆下吃食,席地而坐,先填肚子以壮力气,没想到半空中会飞来一支箭,瞧声势,与昨夜遭遇的,同为一人,登时一弹而起。
昨夜楚天英共发了十余枝箭,虽然未伤着三怪,但那猛恶的声势,已叫三怪心惊不已。后来看钉在墙上的箭枝,深入砖中,仅留一簇箭羽。江猪练有铁砂掌的功夫,掌指之劲,素有自傲,试着拔那箭,却似生在墙上一般,莫想拔动分毫,更是乍舌不已,想不到在这里又碰上了。
弓弦连响,箭枝如天外飞龙,一枝枝的直奔三怪而来,或脚前,或身后,或左,或右,有的更几乎掠着头皮,自顶上飞过,风声鸣鸣,直让人心胆欲裂。三怪闯荡江湖半辈子,不仅未见过,甚至是从来没听说过,小小一枝竹杆羽箭,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快得异乎寻常,强得不可想象。
“楚江龙,你有种就站出来明刀明枪的决个高低生死,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江猪一面大叫,一面紧张的盯着箭枝射来的方向。箭枝实在太快,稍一忽神,就到了面前,不得不全神贯注。
仿佛是对他的回答,一枝箭迎面飞来,一下便到了他的鼻子前,江猪魂飞魄散,也幸亏他经验老到,慌忙一个铁板桥,仰天便倒,堪堪避过头脸,从发间穿过,撕走一大缕头发。而坚硬的砂石地面,则硬生生给他摔出一个土坑。
这大概是楚天英最满意的一箭了,停弓不发,假着嗓子模仿父亲的声音,哈哈一阵大笑。随即将弓挂在树上,慢慢走出。
三怪又惊又怒,盯着树林,以为笑声过后,楚江龙定会出来应战,不想出来一个八、九岁不到的小毛孩。
“喂,小娃娃,叫你家大人出来。”江猪搞不清楚天英的身份,但知道他一定和楚江龙有关,高声大叫。
楚天英隔着五、六丈远,站住了,双手叉腰,下巴高仰,双目向天,鼻中一哼:“我爹爹说了,叫你们快滚。”“你爹爹是楚江龙?”江猪已经猜到,但仍然要问清楚。事实上三怪曾打听过,知道楚江龙以金刚拳剑名震淮右,却没听说过他有此箭技。
“对。”楚天英头抬得更高:“我爹爹说了,三个跳梁小丑,不堪一击,若非看在你们都是残废的份上,昨夜便取了你们的性命。”
“岂有此理。”“欺人太甚。”三怪哇哇大叫,这才知道,昨夜放箭的人,原来就是楚江龙。看来这小鬼说的是实话,但尤是如此便更气人。
“用弓箭射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便在拳脚上分个高低。”三怪怒叫。
楚天英也斜着三怪:“你们的拳脚很好么?”
江猪跨前一步,单掌一劈,风声虎虎:“你老子若不怕死,叫他出来试试。”
蓦地里楚天英仰天狂笑,童音清脆,山鸣谷应。三怪给他笑懵了,飞鲨问:“你笑什么?”“我笑你们三个狂人,果不出爹爹所料,真正是不知死活。”他看着三怪:“你们知不知道,我爹爹为什么叫我出来?”“为什么?”“就是要我给你们一点教训,让你们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什么?”三怪一齐跳起来。
“不过我却不想跟你们打。”楚天英火上浇油,在三怪残臂断腿上一溜。“赢了三个残废,实在没什么光彩。”
这回三怪可真气炸了肺了。江猪几步跨到楚天英面前,鼓起眼珠:“依我的脾气,一掌我就要把你打回娘肚子里去。”他蒲扇大的巴掌在楚天英头顶比划。楚天英并不畏惧,仰头看着江猪发红的眼珠:“看来你是真不服气,而我却又实在不想让人说我占一个残废的便宜,这样吧。”他一收肚皮,猛地将左手插进腰带里,扬起右拳:“我也用一只手,咱们公平合理的来打一架。”
江猪气极反笑,看着楚天英还不到他巴掌十分之一大的小拳头,笑道:“这么核桃大一个拳头,给老子搔痒还嫌不过瘾,也能打人?”
“给你面子,你到还狂上了。”楚天英大叫:“小爷的拳头是小,却有千斤之力。这样好了,咱们也不比招数,就来个硬碰硬,我先让你打三掌,然后我再打你一拳,看是不是能叫你过瘾。”
江猪给这狂妄小子气得完全没了脾气,回头看黑心蜈蚣:“三弟,怎生想一个法子,让楚江龙出来。”黑心蜈蚣眼一转,阴笑道:“你就依这小子,给他三掌,看他老子出来是不出来。”“好主意。”江猪咧嘴一笑,但回头看着瘦猴似的楚天英,不免又皱起了眉头。他并非良善之辈,不说杀人如麻,却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还管你是在人还是小孩。但这回不同,这是比武,他五大三粗一个汉子却要一个小毛孩先让他打三掌,传到江湖上,他还有什么面子?道:“小子,不打发了你,你老子看来是不会出来了,这样罢,你小子要耍狠,我们就来赌一赌,老子让你小子打三拳,老子若皱一下眉头,就算输,带着两个兄弟立马滚蛋,反之,你就去唤你老子出来应战,怎么样?”
楚天英耍尽诡计,要的就是这着棋,嘴里却道:“这样不行,,你净挨打,岂不吃亏?”江猪不耐烦了:“你敢不敢赌吧。”“有什么不敢。”楚天英口中应承,右手早一拳飞出,“砰”的在江猪肚皮上打了一拳,他也只够得着江猪的肚皮。
楚天英这一拳,用了不到一分力,且带着偷袭的意味,江猪却无动于衷,哈哈大笑:“小猴子,你也多加把劲,好歹给老子也搔搔痒啊。”飞鲨、黑心蜈蚣一阵怪笑,笑声里,楚天英又是一拳,仍然只用了一分力,却故意挣得面红耳赤。“得,吃奶的劲都上来了。”江猪啧啧摇头,将肚皮高高挺起,完全放松了警惕。“小子哎,给你老子来个过瘾的吧。”
楚天英要的就是这样,深吸一口气,纵身跨步,一招“金刚撞钟”,结结实实的一拳打在了江猪的肚皮上。
江猪的眼睛突然鼓了起来,看着楚天英的眼神里,又惊,又怒,但更多的却是不相信,血从鼻子、嘴角,甚至耳朵里流出来。他跨出一步,微微一颤,扑的倒了。
“老大。”飞鲨、黑心蜈蚣急扑过来,翻转江猪一看,已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黑心蜈蚣独眼放光:“臭小子,你用什么暗算了老大?”
“就是这个。”楚天英晃了晃右拳:“拳头,他不是要小爷给他个过瘾的吗?这下过足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