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雷神(2)
“我家少教主叫雷九鸣,至于那小鬼做了什么,你问他自己去。”
“雷九鸣?”龙玉凤吃了一惊:“那天他不是到过我们家,还和小英称兄道弟吗?怎么突然闹成这个样子了。”龙玉凤心下惊疑,见易冰不肯再说,跑回来,对楚天英道:“小英,原来那天来我们家的雷九鸣就是他们的少教主,你不是和他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间闹成了这个样子。”
楚天英本不想说,但听她提到雷九鸣,心想:“这件事她迟早会知道,要恨我反正会恨我,不如提早说出来,她一生气,也许就肯走了。”牙一咬,便把怎么想把她嫁给雷九鸣的事,前前后后全都说了。
“什么?”龙玉凤一声惊呼,连退两步,她再想不到,楚天英竟然恨她恨到了这个样子,生出了这样的主意。身子软得象抽了筋的面团,慢慢软倒。
“嫂子,嫂子。”楚天英叫了两声,见她不应,道:“现在你该知道我是咎由自取了吧,是我害了你,你快点走吧,找哥哥去。”
龙玉凤这时却已完全听不清他的话,脑子里嗡嗡的,似乎整个天地都在旋转,千头万绪,想起了很多东西,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慢慢爬了起来,到公公婆婆的灵位前,蓦地里抱住姜氏的灵位,放声大哭:“婆婆,婆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怎么会这样啊。”哭了许久,情绪慢慢平复,慢慢的能想事情了,却是半点主意也没有,忍不住抱着姜氏的灵牌又哭了起来,哭着哭着,不知如何睡了过去,却梦见姜氏躺在病床上,对她说道:“照顾小英,他永远都长不大,他要是顽皮了,你也莫要生他的气,他还小。”她刚想要说话,姜氏却不见了,她急叫:“婆婆,婆婆。”霍地醒来,忍不住垂泪哀叫:“婆婆,你叫我如何是好。”
睡这一小会儿,脑子却霍地清明起来,忽地想起楚天雄当日写给她的退婚书,一咬牙,对姜氏的灵牌道:“婆婆,为救小英,我只有这样了,你和公公在天有灵,原谅儿媳妇吧。但请相信儿媳,决不会玷污楚家门风的。”起来到自己房里拿了楚天雄的退婚书,出来对易冰道:“前因后果我都知道了,其实我和楚家已没什么关系,楚天雄当日亲手写了退婚书给我的,你可以回禀龟千寿,我自己愿意嫁给他们少教主,但有一个条件,他得解了楚天英身上的玄阴指力。”说着把退婚书拿给易冰看。易冰大喜,急急飞鸽传书给龟千寿,傍黑时,龟千寿飞骑来到,见了龙玉凤,道:“你确是真心想嫁给我们少教主?”
龙玉凤一咬牙,道:“楚家对我怎么样你是知道的,哥哥不要我于前,弟弟偷嫁我于后,他们不仁,我也不义,有退婚书在手,我想嫁谁就嫁谁,谁也管不着,但不论如何,我和楚家终是有一段因果,所以请你放了楚天英,他一个小孩子,你不必和他计较。”
得龙玉凤亲口应许,龟千寿再无怀疑,神态立即恭敬起来,躬身道:“是。”即命人去抬了花轿来,到里间,去楚天英胸口一拍,楚天英僵冻的身子立即能动了,身子抖个不绝,大叫道:“冻死我了。”
龟千寿捏开他嘴,将一粒药喂进他嘴里,道:“还有三天冻,三天后便没事了。”
听说要三天才好,龙玉凤有些怀疑,道:“你不会骗我吧?”
龟千寿躬身道:“你即答允嫁给少教主,便是少教主夫人,便借十个胆给龟千寿,我也不敢骗你。”
他说得诚恳,龙玉凤点了点头,对楚天英道:“小英,我再不能照看你了,伤好后,你就去找你大哥吧,再莫要闯祸了。”
她两人的话,楚天英都听在耳朵里,立即知道龙玉凤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以嫁雷九鸣为条件,换取龟千寿玄阴指的解药,心下大急,大叫道:“嫂子,你不能这样,我死与活无关紧要,你绝不能委屈自己去嫁给那姓雷的。”
龙玉凤含泪一笑,道:“小英,小心珍重。”转身出来,到楚江龙姜氏灵位前,叩了三个头,出门上轿。楚天英急怒攻心,狂呼乱叫,但手足僵冻麻木,半点也动弹不得,张嘴大哭:“爹,娘,哥哥,嫂子,我真混哪。大哥,你快回来呀,你老婆给别人抢走了。”然而任凭他把嗓子叫破,也全无用处。
狂乱中,他猛然想到一个主意,狂叫:“拿霹雳丹来,拿霹雳丹来。”当年楚江龙共练了四颗霹雳丹,给他一家伙吃了三颗,还剩一颗,一直收在那儿。家人还犹豫不敢去拿,他急怒欲狂,狂叫道:“快拿来,否则我把它塞到你肚子里去。”那家人吓住了,忙取了霹雳丹来,给他服下。
楚天英想,霹雳丹是热的,玄阴指是寒的,以霹雳丹的热力驱玄阴指的寒气,刚好是克星,他却没去想,互为极致的两件物体到了一起,虽是相克,但相克引发的力量,却无异是一场龙虎斗,人的身体是否承受得了。
霹雳丹一入肚,便如一道烧红的铁汁注进冰水里,立即引发了剧烈的反应,楚天英狂叫一声,一个身子直弹起来,复又落下,随即满屋大滚,所到之处,床倒椅塌,砖飞石走,整个人便如一条疯牛进了泥潭。
一干家人吓得面如土色,胆小的更吓得哭了起来,却是半点办法也没有。
楚天英直滚了大半个时辰,才逐渐平息下来,这时一个人已形如厉鬼,五官七窍皆有血流出来,陷入了昏迷中。
直到第二天中午,楚天英才醒过来,五脏六腑,四肢百骸,无处不痛,但身子却能动了,他大喜,爬下床,才走出一步,膝盖一软,扑通摔倒,趴在地下呼呼喘气,一咬牙,慢慢又撑起身来,却只觉得膝盖发颤,他咬牙暗骂自己:“窝囊废,给老子站稳了。”强咬牙撑着,终于立定了身子,这时家人闻声赶了过来,见他醒了,大喜。楚天英喝家人把他的弓和剑放到马上,再扶了他上马,一拉马缰,冲了出去。
“我一定要把嫂子救回来。要不就让那老乌龟再给我一指头,彻底冻死算了。”伏在马上,他暗暗发誓。
龙玉凤对楚天雄的爱,楚天英是再清楚不过的,现在龙玉凤不但不计较他嫁嫂的事,为了救他,反不惜自毁名节,放弃心爱的人,转去嫁给雷九鸣,这种义举,即叫他感激万分,更叫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倍感羞愧,他不惜冒险吞服霹雳丹,以及此时不顾全身痛疼欲裂,强行赶路,都是源于这种心态。
龙玉凤自进楚家门,直到今天,楚天英才真正完全意识到龙玉凤的好。
霹雳丹加玄阴指,两虎相斗带给楚天英身体的损害真的是非常大,说实话,若不是楚天英的身子先前给霹雳丹练过,大异常人,他早已经死翘翘了。但就是这样,他也吃了大苦头,打马飞奔,马儿每一个颠簸,五脏六腑便如翻转过来一般,头花眼昏,呕心烦恶,几欲死去,更恨不得立时停下马来,平卧地上,但却咬牙苦撑,反而更打一鞭,催马快行。
风火神雷教南教总堂,在江西九宫山,修水边上,依山傍水,即可得山势之险,亦可获修水之利,由修水入鄱阳湖,再放舟长江,通达天下。
雷九鸣娶媳妇,当然是在风火神雷教的总堂,楚天英问路急赶,傍黑时到了一个小镇,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即使人能咬牙死撑下去,马也撑不住了,只得住了一晚,鸡鸣时硬爬起来,练了一遍金刚门内功,呕出几口黑血,身体略觉轻快些,上马又行。这一日便不曾住马。天黑时分已到了江西境内,直到第四日傍黑,方赶到风火神雷教总堂。
远远望去,但见好大一片镇子,灯火通明,喧闹不止,楚天英找个人一打听,才知道雷九鸣恰在今夜娶新娘,这喧闹声是喝喜酒的人发出来的。
听到这话,楚天英差点从马上摔下来,暗叫道:“皇天保佑,终是叫我赶上了。”
若是雷九鸣已经在昨天或前天和龙玉凤拜了天地入了洞房,那他这会儿赶到是全无意义,木已成舟,他还能把船拆了重新变成树?但还没拜天地,那就还有挽回的希望。
楚天英经过霹雳丹练过的身体强悍无比,经过这几天跋涉,他的身体反而完全恢复了,一路上已踌谋几百种方法,思量怎么能把龙玉凤救出来。
凭他的功夫,想在风火神雷教的总堂救人,说老实话,真是比登天还难,风火神雷教的厉害他太知道了,光龟千寿手下的一个舵主,便五个楚天英加起来也未必斗得过,更何况还有包括龟千寿在内的四大堂主,及威震武林的南雷神雷震远。
硬来是蚂蚁斗大象,惟有取巧,那天江上生擒雷九鸣主仆的例子启发了楚天英,雷震远就雷九鸣这一个宝贝儿子,可以说,雷九鸣是雷震远甚至是整个风火神雷教的死穴,若是能生擒雷九鸣,那他就能掌握主动了。
但怎么才能生擒雷九鸣呢?楚天英一面寻思,一面进了镇子,到总堂门口,但见红灯高挂,喜笑喧天,道贺的人不绝于门,门口迎宾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一张圆脸,两眼笑起眯成了一条缝,他总是笑着,所以眼睛也总是眯着,看上去不仅仅是和蔼可亲,还有一点的好玩。但楚天英武林世家之子,却绝不敢小窥了这人,因为但凡大帮大派担任迎宾的人,十九是成了精的老江湖,别的不说,一对眼睛,绝对要亮,江湖上的成名人物,便认不了个十全十,至少也能认个七八成,就算不认识,大概什么来路,基本上也能摸个八、九不离十。要知道这种场面,没个招子亮的把门,把敌人放进去捣起乱来,那可真是防不胜防。
楚天英细看这人,果见他虽眯着眼,但眼眯里射出的一缕精光,却是锐利逼人,心中暗暗叫苦,想在这人眼睛底下混过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怎么进去呢?翻墙进去是绝不可能的,象风火神雷教总堂这样的大帮派的根本要地,守卫之严,几乎可以说滴水不漏,并不是说任何人都摸不进去,但楚天英这样的身手想摸进去,难。
说老实话,以楚天英这样的身手想要在风火神雷教总堂这样的地方救一个人出来,真是千难万难。但楚天英一则下了死决心,一定要把龙玉凤救出来,二则他生来天不怕地不怕,阎王敢惹,小鬼敢缠,因此并无半点退缩之心,在街角看了一会,忽地想到一个主意,到铺子里买了一个大盒子,把弓和剑全装了进去,瞄着连来了两拔人,都带了捧着礼品杂物的童子,便晃身一闪,跟在了后头,直撞进去。
那两拔人互不相识,都以为他是对方的人,而那迎客的中年人却又以为他是来客中某一位带来的,而最重要的,他看上去实在是太不打眼。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替主人捧着剑盒的丫角小童,那迎宾的中年人眼光虽利,却连瞟都没瞟他一眼。
楚天英暗叫侥幸,到一个僻静处,把剑和弓拿出来,耳边忽听得“咦”的一声:“惊神弓。”随即手中一轻,那张弓竟忽地一下子不翼而飞了。
楚天英大吃一惊,霍地转身,四周林叶寂静,哪有什么人,他又惊又怒,叫道:“是谁,凭什么拿我的弓?”
“这弓哪儿来的。”
“关你什么事?”楚天英怒叫,搜索那声音的来处,却忽地发觉了一件怪事,那声音明明是左后方传来的,然而左后方视界开阔,是一块大空地,百余步内,一株草也看得清清楚楚,而那声音低而近,照理说最多不会超过十步,而且那抢弓的人也没理由不躲到就近的树丛后而远去百步外,也没可能一瞬间就跑这么远,因为楚天英是弓一离手,立即转身的。
“这家伙能让声音转向。”楚天英又惊又怒,喝道:“有种就显身出来,别鬼鬼祟祟的。”
那人哼了一声,道:“快答我的问题,你从哪儿弄到的这张弓。”这时喜堂那边鼓乐声起,开始要拜堂了,楚天英又急又怒,叫道:“你管我从哪儿弄到的弓,快还给我。”
那人低笑一声:“原来是张来历不明的弓,那我就没收了。”
楚天英大急,惊神弓是他最大的倚仗,绝不能丢,但这人如鬼如魅,怎么取回来,心中急转,霍地想到一计,叉腰叫道:“ 我数三声,再不把弓还来,我就大叫起来,我揪不住你,风火神雷教的人能揪住你,想来你也是武林中成名人物,一旦做贼抓住了,颜面上只怕是不大好看罢。”
那人没想到他有这么一招,哈哈一笑:“小滑头,你以为这样我就怕你了。”
“老猴子,等揪住你的猴子尾巴,看你还怎么跳。”楚天英针锋相对,他听出这声音颇为苍老,所以叫他老猴子。
“无礼。”那人似乎给他激怒了,但随即却又哈哈一笑:“你这小滑头有趣得紧,还你弓不难,我问你,你那比面条粗不了多少的小胳膊小腿,拉得弓开吗?”
楚天英一生最恨别人小看了他,闻言大怒,叉腰道:“老猴儿小看人,把弓还我,我一箭不射你个透明窟窿,我就不姓楚。”
“是吗?”那人又是哈哈一笑,道:“给你。”楚天英手一沉,那弓竟又回到了他手上。
楚天英毛骨怵然,他全神贯注,竟仍然而没能见到那人的一片衣角,那弓仿佛是从虚空里钻出来的一般。
“这家伙到底是人是鬼,若是人,怎么会有如此身手?敢莫是那天在蛟潭遇到的那老猴子?听声音却又不象。”楚天英惊疑不定。
“小猴儿,把弓拉开我看看,惊神十八射的第二式,盘弓射日。”楚天英站着不动,道:“什么惊神十八射,什么盘弓射日,拉弓放箭,哪来那么多名堂。”
那人“啊”的一声,叫道:“原来你小子身在宝山不知宝,竟不会惊神十八射。”
楚天英脑子灵活之极,这人的话内含蹊跷,楚天英脑子急转,突地想到一事:“难道那画的就是惊神十八射,对了,正好十八幅图形。”
原来在惊神弓弓背两侧,各画了九幅武士射箭的图形,姿势各不相同,楚天英当时只以为是一种装饰,照这人的说法,竟是所谓的惊神十八射,刚要说出来,远远的听到一声高叫:“吉时到,新人拜堂。”
楚天英大急,撒腿就跑,那人在他身后叫道:“你这小猴儿,娶老婆还早着呢,急什么急?”
楚天英哪里理他,一阵急奔,到大堂里,只见雷九鸣笑得满脸春色,龙玉凤也给牵了出来,喜娘正把红绳递到雷九鸣手里。
想抓着雷九鸣做人质,必须要靠到他身边才行,楚天英在人群里一阵乱钻,只听礼宾高呼:“一拜天地。”
楚天英这会儿还隔着一大群人,正自焦急,和雷九鸣并肩站着的龙玉凤忽地一把扯掉盖头,右手高举,手中一把匕首,厉声叫道:“一女不嫁二夫,我是有丈夫的,今日为丈夫尽节。”高呼一声:“天雄,来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