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蝶恋花 > 第 2 章 蝶梦迷离
第1节 蝶梦迷离

“你们是什么人?”薛红蝶大怒,她已经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这“花错”、“小蝶”都是别人扮的,刚才上山的二人之所以穿着五年前葬花山庄的服饰,那是因为他们在扮演着五年前“薛红蝶被花错救上北雁寺”的一幕,自然穿着五年前的服装!

被薛红蝶一喝,那“花错”和“小蝶”极其丰富的表情突然中断,继而一脸愕然地看着门外的薛红蝶。

“夫人,怎么如此性急?这出好戏才刚刚开始,你就不看了?”那神秘的老颜不知何时从暗处转了出来,紧皱眉头看着薛红蝶。

“留给你自己欣赏吧!”薛红蝶喝道,“我已经找到这里来了,快把庄主交出来!”

老颜笑道:“我说过,花错是不会主动出来见你的,你要自己找。我精心给你安排了这出好戏,如果夫人连看完的耐心都没有的话,这辈子怕也见不着他!”

薛红蝶怒道:“少装神弄鬼!今天你不交出花错,你就别想离开!”她其实是有点奇怪的,虽然是演戏,但却和当年的情景一模一样,老颜对他们之间的事情知道得怎么那么清楚?

“是吗?”老颜蓦地身形一闪,身上发出数点寒星!薛红蝶急忙闪避,但是这数点寒星却不是射向她的,而是射向厢房中其他四人。那四人只是一般的戏子,中了暗器后立刻倒地身亡,而那老颜已如猿猴一般跃出厢房。

薛红蝶蓦地一声厉啸,只见不断有人影从原来埋伏好的地方跳出来,一路追着老颜出了寺庙。刹那间,呐喊声此起彼伏,老颜的四面八方顿时闪现出数条人影,形成锋利的两翼,且驰且突,将老颜包围起来。

老颜蓦地停住脚步,回头看着薛红蝶冷笑:“出动‘十八天香绝色大阵’,夫人果然看得起在下!”所谓“国色天香”, “天香”是葬花山庄是级别最高的花士,因此他们全部都是一流高手。由十八名“天香”花士组成的“天香绝色大阵”,迷幻重重,便是绝顶高手身陷其中,也难以全身而退。

薛红蝶冷笑道:“为了救庄主,葬花山庄不惜一切!”

“好!”老颜赞了一声,脸上一变,一道蓝光从他掌心射向天空,西北角蓦地传来一阵萧萧的马嘶。接着,蹄声如雷,十数匹铁骑快如电闪而来!马上骑士手持新月般的弯刀,直冲入“天香绝色大阵”中,气势威猛。

叮叮当当!那些骑士和花士厮杀在一起,他们居高临下,马疾如飞,势如潮涌,占有很大的优势。饶是“天香绝色大阵”那样牢固的阵法,也被他们冲开一角。

薛红蝶见老颜的黑衣骑士训练有素,厮杀起来不慌不乱,似乎十分了解她这“天香绝色大阵”。厮杀了半响,薛红蝶见一时间胜负难分,只好撤回大阵,双方各自退开,对峙起来。

老颜得意地笑道:“看见了吧,我这‘黑月骑士’不比你的‘天香花士’差!”

薛红蝶知道今日无法生擒这老颜,喝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嘿嘿!”老颜冷笑道,“我想怎样?一开始我就说得很明白,我要跟夫人玩个游戏。但是你没有遵守游戏规则,我说过这个游戏只能你一个人参加,可是你为什么还带‘十八天香’过来?你如果遵守规矩,这个游戏就继续;否则,这游戏随时都会结束!”

“游戏结束”的意思那是薛红蝶永远都见不着花错,这言外之意,薛红蝶自然听得出来。她大叫:“你找人在此演戏,目的是什么?”

老颜似笑非笑地道:“我对夫人没有恶意,我只想帮夫人找回花错而已。我悉心安排的这一切,自然有我的用意。夫人有心找花错,为何无心体会?这只是一个序幕,夫人好生看下去吧。”拱一拱手,道声告辞,带着黑月骑士向着西北角走去。

“慢着!”薛红蝶突然大叫,“那第二个提示是什么?”

老颜的坐骑已奔出五六丈远,但他的话依然随风传来:“第二个提示,夫人在这北雁寺好好想想,便会知道……”

望着那些绝尘而去的铁骑,薛红蝶一片怅然。老颜走后,北雁寺原先那点捏造出来的人气,很快便蒸发掉了。

山空寺寂,薛红蝶在厢房里独自冥想……她做了一个梦,梦见终于找到了花错,她喜极忘形,紧紧地拥抱着他。忽然抬起头,发现抱着竟是那容颜丑陋的老颜。她大怒,拔剑将老颜的人头砍飞。她以为雪了耻辱,却发现老颜活生生地站在她的对面。她吓了一跳,再一看刚才砍飞的那首级面容清秀,赫然还是花错!一时间,花错和老颜都在哈哈地嘲笑她,她晕头转向,分不清哪个是花错,哪个是老颜,吓得惊醒过来,连连喘气,背心已是香汗淋淋。

过了一会儿,一名花士走了进来:“禀报夫人,这北雁寺的周遭我们已经察看过,那些野草被铲掉不久,佛像也是新近粉刷过的,摸上去还有点湿,估计这些都是他们连夜赶工的。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发现了。”

薛红蝶点点头,让他退下。看来她是低估了老颜,他可以在一夜之间,将偌大的一座废寺重新修葺,其背后的人力财力都不容小觑。

她从厢房出来,顺着走廊,信步来到后院。她想不透老颜大费周折引她前来的目的。“他下一步要干什么?我下一步又该去哪?”她边走边想,和那块紫玉一样,只有多想想有关北雁寺和花错的事情,才能找到第二个提示。

当日,洪天养那伙贼人被五花大绑地摁在地上,嘴巴里用棉布塞着,支支吾吾的,似乎是要向花错求饶。当他们的首级被砍下,跌进滔滔江水中时,薛红蝶先是一阵晕眩,然后放声大哭。是哭大仇得报、双亲在天之灵可以瞑目?还是伤心命途多舛,此生不由人?她自己也不知道。

花错是她的大恩人,以身相许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没有拒绝他的理由。但她也没有马上嫁给花错,按照她们乡下的习俗,双亲丧生,一年之内是不得谈婚论嫁的。所以她要在这北雁寺为父母守孝,在这碧霞山长住。

她信步走到那棵古老的槐树旁边,大树杈上挂着一个秋千。微风吹来,秋千轻轻地摇荡。薛红蝶合上眼睛,记得当日曾和花错在此荡秋千,那些甜言蜜语仿佛又在耳边响起:

“你是富家子弟,要你为我寂寞一年,不是委屈了你吗?”

“我是葬花山庄的主人,我要什么样的女人就有什么样的女人,但是我只要你。”花错柔情脉脉,信誓旦旦,“我等你,别说是一年,便是一百年、一千年,我都等你。” ……



薛红蝶坐上秋千,紫藤条编制的秋千“呀呀”地荡起来,一高一低,浩淼的江水帆影点点,波光粼粼,一一展现在眼前。那时她在碧霞山长住,花错也从葬花山庄搬了过来,在此住下,守护在她附近。日理万机的花公子自然公务繁忙,少不了早出晚归,走水路是最方便的。薛红蝶经常在秋千架上看见他下山、上船,泊船、上山,周而复始。她形成了习惯,每当花错外出,便在此荡着秋千远眺江面,等他回来。

现在,看着那似曾相识的帆影,她不禁疑惑,是不是他正在回来的路上?

一年后,她和花错成亲,由十多艘大船组成的迎亲队伍从水路浩浩荡荡地出发,停靠在碧霞山下。葬花山庄的主人娶妻,那是轰动江湖的大事,婚事的所有环节都排场十足。从此的葬花山庄的主人不再是一位,而是两位。葬花山庄祖上规定,部分权力是由庄主夫人掌握的。薛红蝶从老夫人手里接过一份连庄主也不知道的神秘人员名单后,便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市井女子了。

秋千架忽然停了下来。薛红蝶若有所思,老颜所说的第二个提示可以在北雁寺找到,但她在北雁寺守孝的那一年没什么特别事情发生。倒是一年之后,他们成了亲,再次回到北雁寺的时候,她却和花错狠狠地吵了一架,打那便再没到北雁寺来了。

薛红蝶仿佛已经知道了第二个提示,她飞奔下了碧霞山,骑着白马跑到阡陌交错的郊外,然后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静静地等待。

果然,西南方有两骑快马飞奔而来。前面的是一个身穿绯红色衣裳的女子,后面是一俊俏的年轻人。红衣女子一脸伤心,回头大叫:“你不要追来,我不想看见你!”年轻人神情急躁,叫道:“小蝶,你听我解释好吗?”

两人仿佛都没看见薛红蝶,策马从她身边奔过。薛红蝶自然认得他们,他们的装束、打扮就跟当年她和花错的一摸一样。不用说,这二人就是老颜派遣而来,分别扮演“小蝶”和“花错”的戏子。

“驾!”薛红蝶控辔跟在他们身后。那“小蝶”和“花错”一路狂奔,不断争吵。薛红蝶知道他们争吵什么,那次她本来和花错到北雁寺酬神,却发现花错从前在此办公留下的一封信,那信是飞鱼帮帮主洪天养写给花错的。

江湖的规则就是“大鱼吃小鱼”,飞鱼帮这种小鱼自然成为葬花山庄吞食的对象。洪天养忍受不了葬花山庄的压迫,只好向花错求饶,并愿意带领帮众归附葬花山庄,祈求在葬花山庄下谋取一份差事。洪天养知道葬花山庄喜欢培植各种珍贵花卉,为了表示投靠的诚意,于是四处搜罗奇花异木。薛红蝶一家,便是在贼人疯狂的抢劫中遭逢大难。薛红蝶想起那些贼人被花错绑住跪在地上时,被捂着的嘴巴支支吾吾的神情,顿时恍然大悟。他的家人之所以罹难,那是因为贼人要向花家献媚。“吾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吾而死。”花错虽然没有参与杀害她的家人,可他们却是因他而死的!

她不知道是该恨他还是原谅他,他是她的丈夫,是要和她今生今世在一起的人,可没有他,她的亲人就不会枉死。她又怎能跟坦然无愧地跟他朝夕相处?她觉得非常伤心,扔下那封信就跑下碧霞山。

花错正好看见她看信的这一幕,他拼命想解释,薛红蝶拼命地跑,所以就成了现在二人一前一后,向着风鸣驿奔去的这一幕。

薛红蝶跟着他们,知道他们将在风鸣驿前停下。她奇怪不已,这件事情当时没有第三者在场,何以老颜能连细节都丝毫不漏地演绎出来?

“小蝶”的坐骑将到风鸣驿的一刹,突然人立而起,原来地上“咝咝”作响,从驿站里涌出数条乌黑的毒蛇。“小蝶”吓得连声尖叫。

“不用怕!”那“花错”从马背上跃起,跳到“小蝶”马上,一扯缰绳,将白马稳住,抽出长剑,将几条扑来的毒蛇削断。

眼前这一幕,薛红蝶印象深刻,当日在这风鸣驿出现的魔头是两兄弟,名唤“黑手双蛇”,兄弟俩长得一模一样,若非一个左手戴着黑手套,一个右手戴着黑手套,根本就无法区分他们。葬花山庄声势浩大,近十年比较重要的一场战役便是将盘踞在君山二百多年的蛇帮歼灭。这“黑手双蛇”就是蛇帮的后人。

当时薛红蝶和花错走得匆忙,没有任何花士相随,没想到掉进“黑手双蛇”陷阱中了。这两个魔头本来就很难缠,又怀着灭门之恨,所以一上来就是一副同归于尽的气势。

那“花错”十分镇定,一边和“黑手双蛇”周旋,一边向“小蝶”使眼色。“小蝶”不明所以,“花错”蓦地在她马臀上砍了一刀,她座下白马吃痛,向着碧霞山的方向狂奔。“花错”飞身而出,将“黑手双蛇”挡在她身后……

薛红蝶没有去追那“小蝶”,而是静静地在一旁看着那“花错”和“黑手双蛇”剧斗,因为她知道“小蝶”会回来的。

数十个回合后,“花错”击毙了“左手蛇”,却中了“右手蛇”的毒刺,虽然最后他也将“右手蛇”击毙,但已躺在地上不能动弹,脸色乌紫。

薛红蝶暗自奇怪:“他怎么中毒了?”她记得自己后来策马回来,花错是受了严重的内伤,吐了一地的鲜血,并没中毒。

那“花错”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连手脚都开始变得乌紫,就像一根木柴被烧成了黑炭,变得面目全非。“黑手双蛇”的毒掌是选用“百蛇之胆”淬炼而成,十分霸道和毒辣。忽然间,薛红蝶突然一惊,那“花错”最后变得丑陋无比,怎么跟老颜那么相像?

就在这时,一条黑影由远而近,逐渐靠近“花错”。那黑影后背朝着薛红蝶,薛红蝶看不清他的模样。那人托起“花错”,将他扔到附近一个小山丘后面,“花错”已经昏迷不醒,对他所做的一切全然不知。

那人从小山丘后走了回来,脸上露出一阵奸笑。薛红蝶看清了他的模样,不禁大吃一惊,那人面如冠玉,目若柔星,怎么长得跟花错一模一样?

那人回到风鸣驿,捡起“左手蛇”的手套,“啪”地对着自己的腹部打了一掌,口里顿时鲜血狂喷。那人不痛反笑,倒在地上,仿佛在等什么。

过了一会儿,“小蝶”策马回来,看见那人倒在血泊之中,只当就是花错,眼泪长流,连连大叫“夫君”,然后强行将他扶上马背,一扬马鞭,向着葬花山庄奔去。

望着那滚滚红尘,薛红蝶如遭晴天霹雳,心里产生阵阵寒意:“什么意思?难道跟我朝夕相处多年的花错是个冒牌货?而老颜,才是真正的花错?”

在她的内心仿佛有两个不同的声音在呐喊,一个说:“他是花错”,另一个说“他不是花错”,吵得薛红蝶心烦意乱,可她怎么都没办法将那风度翩翩的花错与那形容佝偻、龌龊粗鄙的老颜这两人的身影合在一起,她用力地摇了摇头!荒谬,荒谬!

她大叫:“老颜你出来!你不用鬼鬼祟祟地藏着,你派人在此装神弄鬼,你到底想说什么!”但四野茫茫,只有回音阵阵。她跑到那个小山丘上,那中毒的“花错”也不见了,地上只留下一摊乌黑的血迹。

她独自在这空荡的郊外怔了半晌,忽然翻身上马,狠狠狂抽马臀。不用老颜出来,她已经知道了第三个提示是什么了。

——葬花山庄的万蝶园。

薛红蝶策马回到万蝶园,老颜似乎和她开着玩笑,饶了一个圈,又回到她一直生活的地方。下人似乎都很奇怪,夫人怎么会一个人匆匆忙忙地赶回来?她也不理会任何人,一下马就急急地奔向西厢。

那里是她和花错生活的地方,她“嘭”的一声推开房门,里面若是有人,肯定会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一跳,但这次反而是她自己被吓了一跳——守卫森严的葬花山庄,庄主夫人房间里居然变戏法般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小蝶”,一个是那“假花错”,他们对薛红蝶的突然闯入视若无睹。

“小蝶,你会原谅我吗?”那躺在病榻上的“假花错”正在含情脉脉地看着“小蝶”。他的表情、语气都模仿得惟妙惟肖,薛红蝶若不是先前看到了他换走“花错”的一幕,根本就分不清他们!

“小蝶”将药碗放在旁边的桌上,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太好了!”那“假花错”笑逐颜开,将“小蝶”拥在怀里,“我为你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这一幕,是说“小蝶”救了“花错”回万蝶山庄后,由于感激他舍身相救,她日夜守候在他身旁,悉心照料着他。“一夜夫妻百夜恩,百夜夫妻海样深”,毕竟她的家人是死在洪天养等人手里,不能完全怪花错。所以,在花错的深情攻势下,她冰封的心灵终于融化了,她心里只剩下感动,最终原谅了他。

忽然,一滴冷汗从薛红蝶额上流了下来,这两个戏子现在所说的每一句闺房呢语,都和当初一样,一会儿难道……

可怕的一幕还是出现了。“花错”和“小蝶”四目相对,激情在瞬间爆发,身体已情不自禁、肆无忌惮,衣裳被扔在床下,两个赤裸裸的身躯疯狂地云来雨去!薛红蝶看得脸红耳赤,心跳加速,忽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屈辱,蓦地大叫一声,拔出长剑劈向床上二人。

惨叫连连,血溅罗帐。“花错”和“小蝶”被砍得血肉模糊,成了一堆肉泥。薛红蝶兀自在两具尸体上连连砍了十几剑才罢手,但似乎一点都不解恨,她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