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招亲(1)
眼见楚天英就要给砸成一个肉饼,坐在水怪背上的那怪人忽地睁开眼睛,厉叱道:“小龙不要胡来。”同时间急跃而下,将楚天英往旁边一拖,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那一击。水怪那一下,在草地下击出了一条半丈深的大沟,力道之大,让人咋舌。
那怪人连叱两声,水怪才不情愿走开两步,那怪人去怀里摸出一个鸡蛋大小的丸子来,一捏,外皮破裂,露出里面指头大小一粒绿色药丸,塞进楚天英嘴里,叫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古怪,果然是服了天材地宝才有这般功力,却又阴阳不调。”
那药丸也不知是什么灵丹妙药,异香扑鼻,入口即化。楚天英神智始终不失,药丸一入肚,体内争斗不休的阴阳二气竟慢慢平复下来,只是全身疼痛欲裂,仿似每一块肌肉,都有一千把锯子在锯,他先前全身没一处地方属于自己,手足不能动,口舌也不能言,这时嘴巴却能动了,忍不住大声痛叫起来。
一边的解兰早给刚才的一幕吓得手软脚酸,这时疾奔过来,抚着他道:“楚公子,你没事吧?”急得珠泪滚滚而下。
那怪人吁了口长气道:“小子 ,不必叫得这么惊天动地的,你一条命,暂时是捡回来了。”
楚天英怕他笑话,果然强忍着痛,将幽冥鬼气与神雷九掌各运转十二周天,痛疼大消,爬起身来,趴下叩头:“多谢前辈两次救了小子性命。”
解兰一愣:“怎么救了你两次?”
楚天英道:“在小龙尾巴底下把我拖出来是一次,刚才施药丸又是一次,所以是两次。”
那怪人点点头,却又摇摇头,道:“不能算两次,最多算一次半,我那和合丸只能治标,不能治本,你体内阴阳二气虽暂时平静,终究还会发作,你一条小命,十九还是难保,小子,你到底贪吃了什么东西,这般霸道?”
楚天英不敢隐瞒,将吞吃双蛟内丹的事说了,那怪人大叫道:“原来是双蛟的内丹,你小子胃口可真好,怎么没撑死你。”
楚天英便又把自己的经络曾经受霹雳丹及玄阴指强行扩张的事说了,直听得那怪人又是摇头又是叹气,连声叫道:“也只有你这样的混小子,才堪堪配做袁矮子的徒弟。”
楚天英道:“前辈和家师似乎很熟。”
那怪人昂头斜眼:“袁矮子没和你说起过我?”
楚天英道:“师父曾和我说起过他的一位老友活僵尸,面相倒和前辈有几分相像,但师傅说,那位活僵尸前辈因不岔排名在天地三剑之后,苦练僵尸功,不慎走火,全身僵硬而死,师父守了他七天七夜,最后亲手把他的遗体放进了长江。”
那怪人点了点头:“没错,我当时确是练僵尸功走火,也确是你师父亲手把我丢江里的,因为我多次说过我喜欢水葬。但我其实并没死,在走火最危急的关头,我及时以寂灭大法护住心脉,这寂灭大法是一位有德高僧传我,他说我将来或许用得着,不想还真用上了,寂灭大法传自佛门,只以一点元神守住心脉,整个人处于寂灭假死的状态,这门功法过于怪异我又没和你师父说过,以至于以袁矮子之能,竟也没能发觉。”说到这里,他嘿嘿一笑,似乎颇为得意,却仍不见脸上肌肉扯动半分。
楚天英则是惊奇万分,他身上的怪事够多的了,想不到这活僵尸更怪,竟能假死至他师父都分不出来,真是怪事年年有,没有今年多。
活僵尸续道:“我给丢进长江后,大鱼小鱼都想吃我,最终给鳄鱼拖进了阴河,但恰巧小龙出现,把鳄鱼给吓跑了,我随水流流进这里,七七四十九天后醒来,心火已退,竟又活了过来,不过一个人死了一回,就什么都看得淡了,便在这湖边住了下来,到今年,怕有一、二十年了吧,都是小龙和我作伴。”
说到小龙,楚天英好奇心大涨,道:“这小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前辈怎么和它混熟的?”
活僵尸呵呵而笑:“说起我和小龙做朋友,还真是有趣得紧,当时我一睁眼看到这么大一个庞然巨物,真给吓了个魂不附体,还以为到了阴间呢,阳间哪有如此大的巨物,但慢慢的我发现,这家伙其实老实得很,它最初似乎还有些怕我呢,每次它在湖边吃草,看见我过来,赶紧往水里溜,这么一个大家伙,竟躲着我走,当时真差一点把我笑死,后来相处久了,天天在湖边见面,人不熟脸熟,可就成了好朋友,现在我只要叫一声小龙,这大家伙立马会屁颠屁颠从湖里钻出来 ,比那看家狗还要听话。”他这么说着的时候,一边的小龙显然听见了“小龙”两个字,果然伸过脑袋来,去活僵尸肩膀上挨挨擦擦,活僵尸拍拍它的脑袋,真象在拍一条看家狗,看得楚天英解兰两个目瞪口呆。
活僵尸抚着小龙的脖子,道:“小龙到底是个什么,我还真不知道,我看它脖子象蛇,尾巴象龙,所以就叫它小龙了,这些年来,还真亏了它给我做伴,否则这里景致再好,呆长了,也会闷死人的,对了,你两个怎么从阴河里钻出来了,还抓了一条鳄鱼做船。”
楚天英便把经过说了。活僵尸或许是见了故人之徒,也或许是许多年没见过人了,话特别多。楚天英发现他虽僵着一张脸,内里其实颇为风趣好玩,极富人情味,心中暗暗感叹:“若光看这张僵尸般的脸,怎知他内里是这样的一个人,这可真是人不可貌相了。”
眨眼天已过午,楚天英问起能不能翻山出去,活僵尸只想挽留他两个多留一些时日,但楚天英一则悬着大哥的事,二则最担心的还是龙玉凤遇到危险,实话实说,解兰在一边叫道:“那女人是你嫂子,我们都以为是你夫人呢,不过我们也没认错,她就是楚天雄的老婆,我们是得赶快觅路出去,或者你嫂子只怕……”
她没说完,但余下的话楚天英自然明白,以盐帮上下对楚天雄的仇恨之深,对付他的女人,又有什么客气可言?
楚天英心急如焚,霍地跳起来,叫道:“我大哥是大哥,嫂子是嫂子,你盐帮若伤了我嫂子一根头发,休怪我大开杀戒。”
他一脸杀气,解兰不禁惊得跳起来,活僵尸冷眼看着,暗叫道:“这小子爱走极端,惹火了他,可真是一个混世魔王。”插口道:“小子莫急,你嫂子吉人天相,不一定就会有事。不过我也不留你们了,这里翻山是出不去的,却可以从水里去,这湖里的泄水口,直通着长江呢,骑到小龙背上,半个时辰就可以到山外。”
楚天英大喜,瞄了瞄小龙小山一样的厚背,道:“这么大的坐骑,我还真没骑过呢,前辈,我们这就动身如何?”
活僵尸道:“也不急在一时,小子,你体内这阴阳二气不能融合为一,终是大害,我所学浅薄,惟有这寂天大法乃佛门秘传,于那万火焚身之时,保着一点元神不灭,功用玄秘不可测度。相缝也是有缘,我把它转赠给你,有朝一日万一两气相争,身不由已时,不妨运起寂灭大法,或可度过劫难。”
方才两气相冲,那种雷电交轰的恐怖感觉,楚天英至今想来也觉后怕不已,闻言喜出望外,忙趴下叩头。
花了小半个时辰,活僵尸将寂灭大法传给了楚天英,然后令小龙下湖,三个人上了小龙的厚背,从湖的泄水口钻出山腹,已是长江。
活僵尸道:“碰着你那矮子师傅,叫他来这里玩玩,别的不敢吹,象小龙这样的座驾,找遍天下他也找不着第二头。”
楚天英点头应允,挥手作别。这里是盐帮的地盘,一上岸,解兰立即发出信号,召来盐帮弟子,问及龙玉凤的事,那弟子回报,昨夜赤火金板牙等三大舵主追杀龙玉凤,但龙玉凤轻功极高,盐帮虽人多势众,却兜不住她,给她逃到江边,抢了一艘船,顺江而下,赤火三个带人一路追截,但到现在总堂收到的消息是:没有追上,也不知是中途上了岸,还是换了船,总之是没了人影子,赤火三个正发动弟子,沿江大搜呢。
楚天英又惊又喜,惊的是龙玉凤下落不明,喜的是至少可以肯定暂时还没有落到盐帮手里。先前他为避免给那弟子看到他和解兰站在一起大惊小怪,躲到了一边,这时一跃而出,对解兰道:“立即给赤火三个发讯号,叫他们停止追杀我嫂子,迄今为止,我还没杀过你盐帮一个人,但我嫂子若有事,我保证你盐帮从老到小,从鸡到狗,没有一样东西会是活的。”
说完,楚天英一个起落到了江边,上了一艘船,拉起风帆,放流急下。
解兰身子颤抖。楚天英的威胁,份量是很重的,亲眼目睹了楚天英那种不可思议的手段,她知道楚天英绝对有能力实践他说过的话。还有一点让解兰心身发颤的,是与楚天英这一夜半日的出生入死,她心中已情愫暗生,然而且不论龙玉凤的事吉凶如何,就楚天雄与盐帮的深仇大恨,她这份情又如何能有结果。
看着楚天英飞逝的背影,她轻声传令,让赤火三个立即停止追杀龙玉凤,返回总堂再说。
楚天英心急如焚,飞舟下放,顺风顺水,又拉满了帆,小船飞逝如箭。他锐目如电,沿江搜索,却即没见到龙玉凤的影子,甚至连赤火三个也没见到。
李白诗有云: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到这日傍黑时分,楚天一舟飞逝,已到了临江县三蛟帮的地盘,问闹江蛟三个,都说没见到龙玉凤,也不见有什么盐帮的船只。楚天英又失望又焦急,龙玉凤若跑到了这里,一定会向三蛟帮求助,闹江蛟几个没见到,就说明龙玉凤没能跑到这里来。
闹江蛟几个急问龙玉凤的事,楚天英无暇解释,只叫闹江蛟带人沿江往上寻找龙玉凤,他嫌船慢,运起轻功走陆路。
闹江蛟几个好不容易得到为楚天英出力的机会,尽起船只,沿江打听,而这时候,楚天英已在数十里之外。
楚天英沿江飞奔,幽灵鬼影身法全力展开,比下放的快船还要快上好几倍。他有个担心,龙玉凤已落在赤火几个手里,虽然他对解兰发出了严厉的警告,但盐帮上下为报仇红了眼,说不定会不顾一切害了龙玉凤。
“嫂子,是我太大意了,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后面的。”楚天英心中又悔又恨。同时由于大哥的事,他心中更充满了歉疚,因为如果大哥的事是真的,那么对龙玉凤的打击,只会比他更大。
蛟潭龙玉凤舍身替他挡蜈蚣,他只感觉到龙玉凤是他的好嫂子,而等他奇迹般的突然长大后,被压抑的许多东西复苏,他才真正意识到龙玉凤是怎么样的一个好女人。那是美、善良、聪慧三者完美的结合,是上天赐予的奇迹,女人中的极品。她怀着这世上最坚贞最美好的爱情,她的丈夫就应该是先前的楚天雄,从内到外,都完美无缺。而如果现在的楚天雄真的是解兰口中说的那种人,官俯的走狗,出卖义兄的小人,那即便重逢了,即便楚天雄回心转意愿意娶龙玉凤了,龙玉凤也不能再嫁给他。她纯洁的心容不下这么卑鄙肮脏的丈夫。楚天英完全可以想象,那时的龙玉凤,会痛苦成什么样子。
本来以轻功赶长途,十分犯忌,除非真气已由后天归返先天,胎息绵绵,生生不息,才不至于气竭。但当世能由后天跨入先天之境的,不过天地三剑等区区数人而已,楚天英体内阴阳不调,连先天的门都挨不着。然而他体内的阴阳二气强悍无伦,虽不能生生不息,却是潜力无穷,就象一个巨大的宝库,越往里走,越是厚重深广。他一路飞奔,不但没有气竭之象,反而越跑越神完气足,越跑越有劲,也越跑越快。
幽灵鬼影轻功独步武林,但轻功的高低,与内力有很大的关系,若是一个内力平平的运使这种身法,未必能显出什么妙处,而楚天英这时候运使出来,才真正名符其实。他一个人,就象一个虚幻不实的影子,又象掠过林间的夜风,那种飘渺莫测,真就象来自九幽的鬼影。到鸡鸣三鼓,楚天英从临江重又赶回了青木关,在江边,刚好碰到赤火金板牙铁头鲨三个人从船上下来,三个人都一脸阴沉,行色匆匆,随行的人手中也并不见龙玉凤。
楚天英差点就要动手拿人,把所有人全擒下来,然后以五鬼错筋的酷刑拷问龙玉凤的下落,临时却又心中一动,想:“明着问不如偷着听,我且跟着他们,看他们路上怎么说。”
楚天英不远不近的跟着,以他今日的功力,百丈内鼠嚼蚁爬之声,都休想逃过他的双耳。但出乎意料,一路上赤火三个竟是一言不发。
一行人下船进山,东绕西拐,显然由于官俯的清剿,总堂设置得非常隐密,一路上设了不少哨卡,但不论明桩暗哨,没有一个发觉楚天英的存在,他就象没有实质的幽灵般,在林叶间飘忽。
到一个大山洞前,解兰迎了出来,急切的问道:“你们有没有追到那女人?”
赤火却问道:“你不是和那狗贼一起跌进了地底阴河吗?怎么出来的?”
解兰道:“这件事慢慢解释,你们到底有没有追到那女人?”
金板牙恨恨的道:“这鬼女人,溜得比江里的泥鳅还快,眼睁睁的,硬是给她溜掉了。”
楚天英就站在洞前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上,听到金板牙这话,和洞里的解兰同时舒了一口气,暗暗叫道:“算你们走运,若真害了我嫂子,今日这洞里不会有一个活人留下。”因担心龙玉凤遭害而激起的杀心,到这时才慢慢消退。
这时洞中解兰正向赤火三个解释楚天英的事,楚天英已不想再听,刚要抽身离开,猛听得金板牙一声大叫:“原来他是那狗贼的弟弟,那这个消息属实了,妙目大开山门,收的就是那狗贼。”
楚天英一愣:“妙目大开山门,什么意思?”暂且站着不动,解兰道:“你们听到了什么消息?说那狗贼怎么?”
赤火恨恨的道:“我们之所以连夜赶回来,是在江上听到一个消息,十月十八,少林三大高僧之一的妙目要重开山门,收楚天雄为弟子。当时我们觉得这是个谣言,那狗贼明明已死在了地底阴河之中,那妙目还怎么收他为弟子,但我们几个细一讨论,又觉得给我们骗进地底阴河的这一个疑点颇多,因为那狗贼是绝不会那么心慈手软的,恰好收到传讯,说你竟然从阴河中出来了,所以急急赶回来弄个明白,现在才知道,那狗贼竟有一个双胞胎弟弟。”
赤火说妙目大开山门收楚天雄为徒的话,差点叫楚天英从树上摔下来,只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是呀,妙目先前由于寺规,不能明收楚天雄做弟子,这会儿整个楚家都给少林除名了,怎么反过来要收楚天雄做弟子了呢?强自凝定心神,尖耳听着。
金板牙骂道:“这狗贼,开始我们以为有两个楚天雄呢,却原来他们是两兄弟,可以肯定,妙目要收的就是那狗贼。”
一直不开口的铁头鲨这时恨恨的道:“妙目枉称一代高僧,却是有眼无珠,竟收这样的败类做弟子,少林千年的好名声,全坏在他手里了。”
解兰道:“妙目怎么突然破例收楚天雄做弟子,少林派没个说法吗?”
这正是楚天英想问的,忙全神听着。
赤火道:“少林寺对外宣称,说二十年前七大派铲除魔教,并未斩草除根,魔教休养生息二十年后,又渐成气候,准备东山再起,其中的三笑人妖驾一艘乌龟壳一样的怪船作恶天下,寻找美女练天魔艳舞。这件事谁都不知道,却给那狗贼侦知了,甘冒大险独自上船杀死了三笑人妖,自己也受了重伤,妙目认为他这个举动很了不起,所以要破例收他做弟子。”
“怪不得我找不到那怪船,原来给大哥剿灭了。”楚天英又惊又喜,再不必听下去,束身后退,到江边,索性跳进了江里。他心里高兴,自得的想:“解兰的话不可轻信,大哥就是大哥,果然做出了惊天动地的大事,只不知他剿灭怪船时,有没有查询爹爹自认杀人的原因,若没有,这惟一的线索可就断了。”又寻思:“嫂子若知道这个消息,一定比我更高兴。”想到龙玉凤,他心情不免沉重起来,龙玉凤到底去了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