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招亲(4)
大约过了盏茶时分,猛听得一声高叫:“小英。”声未落,楚天雄旋风般奔了出来,满脸的欣喜激动,但奔到两人面前,却忽地一愣,去龙玉凤脸上一扫,叫了声:“玉凤妹子。”转眼看向楚天英,一脸的迷惑,道:“你是……”
楚天英心中怦怦狂跳:“大哥不认识我,难道那晚上真不是他?”凝神看楚天雄的眼睛,楚天雄回看着他,眼中的迷惑是那么真诚坦然,道:“你……你是小英?怎么……怎么可能?才半年多不见面啊。”但脸上的疑惑慢慢的变成了欣喜,猛地一把抱住楚天英将他拦腰抱了起来,狂叫道:“是小英,你是小英。”竟就这么抱着楚天英往寺里狂奔。
楚天英不知道他这是要做什么,但却忆起小时候楚天雄每年回来省亲,他迎出去,楚天雄都是这么把他拦腰抱起,一直抱进大门才放下来,眼眶不由自主的潮湿了,低叫:“大哥。”
楚天雄直把他抱到一口大水缸前才放他下来,拉他往缸中看,道:“小英,你看。”
水清如镜,映照着两张脸,几乎就是一模一样,惟一不同的是脸上的神情,一个欣喜激动,一个迷悯无措。
楚天雄发现了楚天英的脸色不对,一凝眉,道:“小英,怎么了?”
楚天英只是呆呆的看着他。面前的这张脸,真挚而坦然,决无半点的虚假。
从小,楚天雄就是固执而骄傲的,他决不撒谎,因为他不屑于撒谎,更不会做戏。
“这是大哥,那是另外一个人。”楚天英终于咧开嘴笑了起来,他猛地拦腰抱起楚天雄,大叫道:“大哥。”
“小英。”楚天雄也笑了,兄弟俩紧紧拥抱。
“嫂子,这才是大哥,那绝对是另外一个人,盐帮的也是。”楚天英对着不远处呆立着的龙玉凤激动的大叫。
楚天雄一皱眉,道:“小英,你该叫她姐姐。”
楚天英洋洋得意:“大哥,你错了,我就该叫她嫂子,我跟你说,你这老婆还是我帮你娶的呢,抱大雄鸡拜的堂。”
“胡闹。”楚天雄皱眉。
“小雄。”不远处一声低唤。楚天英转头看去,只见照壁后转出一群僧人,当先三个老僧,都是白须飘飘,只怕均已有百岁之龄,却均是红光满面。
“师父。”楚天雄应了一声,拉楚天英的手,道:“小英,过来叩头。”快步过去,指着当中一个老僧道:“这是我师父妙目大师。这位是师伯妙法大师,这位是师叔妙慧大师。师父,这是我弟弟楚天英。”
楚天英趴下叩头,妙目中等个头,身材单瘦,穿着一袭洗得发白的灰布僧衣,外貌毫无特异之处,惟有两眼中流露出的湛湛神光,才让人感觉到他的非凡。
妙法个头与妙目差不多,但却胖多了,妙慧同样单瘦,却比两个师兄要高出一个头。
妙目微微一点头,对楚天雄道:“小雄,你该上台了,为师与你师伯师叔亲去给你押阵。以你武功,夺魁不难,也只有地仙剑的孙女儿,才配得上我老和尚的小徒弟。”妙目说着呵呵而笑,楚天英却全身一震,看着楚天雄道:“大哥,你要上台比武招亲?”
楚天雄点头:“是。”
楚天英脸上变色,道:“不行,你有妻子的,怎么可以再去招亲。”
楚天雄一皱眉:“小英,别胡闹,我可不承认她是我的妻子。”
“你怎么能这么说。”楚天英气急败坏:“是娘亲口应允的,我抱大雄鸡替你拜的堂,大哥,你可知道,嫂子大半年来受了多少委屈,做人可不能不讲良心。”
不远处的龙玉凤俏脸惨白,牙齿紧咬嘴唇,身子摇摇欲坠。楚天英忽地跑过去,拉了她手道:“嫂子,你来。”硬将龙玉凤拉到妙目面前,道:“妙目大师,我大哥在家里是娶了亲的,这便是我嫂子龙玉凤,他不能上台去比武招亲。”
妙目脸一沉,道:“小雄,怎么回事。”
楚天雄跪下道:“师父,这女子确是龙玉凤,我和她的事你也知道的,但后来弟子家门不幸,他父亲提出退婚,所以我们未能成亲。”
妙目点了点头:“这事你回禀过我。”他看向楚天英:“但你的话……”
楚天英急了,道:“妙目大师,是这样,他们先是没成婚,但我嫂子自己并未悔婚,我娘亲口答应的,然后……”
他话未说完,楚天雄劈口打断,道:“不必说了,那纯粹是胡闹,男子汉大丈夫,说话一是一,二是二,做过的事,决不后悔。”他看向龙玉凤,道:“玉凤妹子,当初是不是你父亲提出要退婚,然后我亲手写下了退婚书,这些事情,你只须说是,或者不是,其它的,说什么也没有用。”
“大哥。”楚天英怒叫。
楚天雄不理他,只是冷冷的看着龙玉凤,龙玉凤回看着他,身子不绝的颤抖,嘴唇给咬破了,一缕鲜血缓缓流出。
“是。”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点了点头,然后车转身,飞身出寺。
“大哥你……”楚天英怒视着楚天雄,猛一顿足,大叫:“嫂子。”追出寺去。
龙玉凤肝肠寸断,她再没想到,苦忍到今天,会是这么个结局。她眼中甚至没有泪,但心里却在流血。暗叫:“婆婆,你告诉你苦命的儿媳,我该怎么办?”
楚天英追上来狂叫:“嫂子。”他拉着,龙玉凤闪开身子又跑,连闪两次,楚天英急了,猛地抓住了她双手。龙玉凤连挣两下没挣脱,哭叫道:“小英,你放开我,否则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楚天英一挣,放开手,眼见龙玉凤飞步往山下奔去,一咬牙,复又追上去,跑到龙玉凤前面,霍地抽出九鬼剑,指着自己咽喉道:“嫂子。”龙玉凤一怔,停下步子,哭道:“小英,你何苦如此?”
楚天英深吸一口气,道:“嫂子,你听我说,婚姻自古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娘认了你,你就是楚家的媳妇,大哥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他根本就没有权力说不。现在你跟我回去,大哥不是不爱你,他只是想做地仙剑的孙女婿,待我上台去把那周萍抢过来,到那时,看他还有什么想头。”
龙玉凤泪水微收,想了一想道:“但那时若你大哥还不认我呢?或许他真的不爱我呢?”
“他姓楚,他就得认,他还不认,我揪他到娘的坟头前,我看对着娘的坟堆,他敢说不,至于他爱不爱你,以前他对你怎样你是知道的,我说了,他现在就是想做地仙剑的孙女婿,哼,地仙剑的孙女婿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是九幽剑的徒弟呢。”
“什么?”龙玉凤大吃一惊:“那天在蛟潭遇到的那位前辈真是九幽剑袁矮子?”
“是。”楚天英一点头,道:“嫂子,你相信娘,相信我,你是楚家铁板钉钉的儿媳妇,谁也否认不了。”
龙玉凤略一犹豫,终于点头。
楚天英大喜,道:“我们快回去,大哥武功太高,来头又太大,别连对手也没有,三、两下就定下了亲事,便有些麻烦,不过即使如此,我也要他改过来。”
两个飞步回去,不出楚天英所料,楚天雄上台,三招打下三个对手,便再无人上台,楚天英两个刚到场外,那地仙剑的孙女儿周萍已站了出来,对楚天雄道:“楚公子,照先前定下的规矩,你要做一天的擂主,若明天这个时候还没有人上台,你接我三剑,接得住,便算过关。”
台下群雄哄笑四起:“这三剑肯定接得住啦。”“老婆刺老公,难道还舍得用力不成。”
龙玉凤凝目看那周萍,十七、八岁年纪,肤色如雪,眉目如画,实也是个罕见的美人,低吁一口气,道:“周家妹子挺漂亮的,这我就放心了,否则我便不许你上台。”
楚天英微微一笑:“我也放心了,虽不能跟嫂子比,但也不是乌鸦和凤凰比,至少可以算只小母鸡吧。”
“胡说。”龙玉凤终给他逗得一笑。
楚天英大笑声中,一声长叫:“不必等到明天,挑战的今天就来了。”凌空跃起,两个跟斗翻上了台。
周萍往楚天英脸上一扫,不由一愣,再看看楚天雄,道:“你们?”
楚天英嘻嘻一笑:“他是哥哥,我是弟弟,但有一点绝错不了,这楚家的儿媳妇,你做定了。”
周萍脸一红,旋身下了台。
楚天雄没想到楚天英会上台挑战,皱眉道:“小英,你搅什么鬼?”
楚天英沉下脸去,低声道:“哥,嫂子是娘亲口认下的,你不认也得认,认也得认,我知道你想做地仙剑的孙女婿,但你没资格了,我恰好还没老婆呢,你就把她让给我吧。”
“胡闹,你下去。”楚天雄眉头一沉。
“你接招吧。”楚天英嘻嘻一笑,拉开架子。
楚天雄不理他,向下面一群僧人中叫道:“戒律堂首座大苦师兄?”
那群僧人中走出一个中年僧人,正是少林寺掌戒的戒律堂首座大苦,向上沉声喝道:“台上那少年,你是原少林金刚门弟子楚天英?”
“大哥你。”楚天英愤怒欲狂,他没想到楚天雄为把他赶下台,竟在这种场合提起家门旧事。
楚天雄不动声色,道:“怕丢脸,就下去。”
“我偏不下去。”楚天英一昂头,对那僧人叫道:“是你家小爷,怎么着?”
大苦脸一黑,他是少林二代弟子中著名的好手,与方丈大拙,罗汉堂首座大巧,藏经阁首座大智并称少林四大罗汉,尤其执掌刑堂,铁面无私,少林小辈弟子见了他无不背脊发冷,倒还没见过楚天英这么狂的,喝道:“金刚门弟子楚江龙犯事,你已和你爹一道,被逐出少林,禁止使用少林武功。”
台下群雄大哗,楚天英心中无边火起,怒叫道:“我爹爹是冤枉的,你们这些秃驴,瞎了狗眼。”
“小英。”楚天雄怒叫一声。
“闭嘴。”楚天英霍地转头,眼睛里如要喷出火来,复转头看着一张脸黑如锅底的大苦道:“你扮着你那张死人脸做什么,告诉你,小爷压根儿就没把你少林的三脚猫把式放在眼里,你睁大狗眼看着,小爷用半招少林武功,小爷这楚字就倒过来写。”
群雄议论声四起,人堆里更不知谁叫了声:“好,有气魄。”
龙玉凤早知楚天英性格偏激,惹他火了,当真天王老子也敢踹上一脚,眼见他狂气大发,竟在少林寺里大骂秃驴,既为他担心,也隐隐的为他感到骄傲。
因为楚天英不是无缘无故的发狂,他是在为自己至亲的人鸣不平。
许多人有气不敢撒,而楚天英有气就敢发出来,不管天塌也罢,地陷也罢。
妙目气得脸色发青,道“好好好,小雄,你该知道怎么做。”
楚天雄拱手,道:“是,师父。”回转头看着楚天英,叱道:“小英,你太放肆了。”
楚天英一脸阴冷,道:“大哥,把妙目老和尚教你的少林功夫全使出来,别三招都接不住,可就丢光老和尚的老脸了。来吧。”大喝一声,一招“鬼手封门。”轻飘飘一掌向楚天雄前胸按去。
楚天雄嘿的一声,左掌一封,右掌中宫直进,劈击楚天英胸膛,正是大力金刚掌的第二式“金刚撞钟”,招式平平,但功架严谨,劲力凝重,仿似有数十年功力一般,下面识货的便轰然叫起好来:“好啊,不愧是妙目大师亲传的弟子。”
楚天雄掌到中途,却霍地失去了楚天英身影,同时间左耳边风声嗖然。楚天英身法之快,直若鬼魅,楚天雄大吃一惊,身子往前一跨,反手劈掌,换成了达摩掌中的“罗汉回头”,却又已失去了楚天英的身影,同时间后背左臀,同觉风声有异,慌地变招。
楚天英心头无名火起,既恼楚天雄无情,更恨少林秃驴无眼,再不管大哥不大哥,势要叫少林的得意高徒栽个大跟头再说,因此毫不留情,一起手就全力展开。黄泉鬼手本就诡异莫测,更配上飘忽无据的幽灵鬼影身法,瞬时间满台都是他身影,楚天雄全然陷入挨打之局,更莫想还得一招。
台下九雄惊咦声四起,比武之先,谁都料定楚天雄必胜,少林三大神僧之一妙目晚年亲传的弟子,岂是小觑得到,况且楚天雄先前上台,三招打下三名好手,震得天下群雄再无人敢上台应战,武功之强,有目共睹,却再也想不到,他在楚天英手底,竟是一招也递不出去,完完全全的一边倒,这也太不可思议了。纷纷议论:“这哥哥怎么还打不过弟弟。”“这少年学的是哪一门的武功。”“少林派这个人可丢大了喽。”
少林群僧包括妙目在内,也个个一脸惊异,妙慧霍地站起,叫道:“黄泉鬼手,这少年是九幽剑袁矮子的弟子。”
“啊。”妙目腾地站起来,便在这时,楚天雄在苦守二十余招后,终于肩头中招,腾腾腾栽出数步,虽未跌下台来,却也已是狼狈不堪。
楚天英背手立定,看着他道:“大哥,对不起,我只想告诉你,少林武功并非天下无敌,不能有了妙目这个师父就不要爹了。我同时还要告诉你,做人要讲良心,嫂子实在是个好女人,我希望你就此回头,再要倔,我会去找你的师父妙目理论,问他对不遵母命、不孝不义之人的看法。”
楚天雄哼了一声,跃下台去。
妙目脸色铁青,回头就走,少林群僧一时退得干干净净。
先前楚天雄在台上时便已无人上台挑战,这时目睹了楚天英如此不可思议的武功,更是再无人上台了。
等了一会,周萍跃上台来,与楚天英四目对视,她脸上微微一红,垂下眼帘,道:“楚二公子,照规矩,明天这个时候,你接得住我三剑,便可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