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4节 弹关深锁多情种
司马翎《关洛风云录》
第二十四章 弹关深锁多情种

  当下众人一同起程,六七日后使人湖湘省界。这几天功夫,德贝勒孙怀玉和层军三人对
那湖湘总督之子梁士伦,讨厌到了极点,颇悔此次同行。那天晚上,一同欧宿在常德。
  常德府位后流水下流左岸,东控洞庭,西扼五谷,形势极为险要,驻有八旗和绿营,提
督也驻节于此,可见重要。
  梁士伦拿出公子身份,包了那客店整座跨院,本来住下的客人,也硬生地轰走。
  三人觑个空,走出客店,径自寻地方吃饭。屈军大大埋怨道:“你们看,这小子一味逞
威风,臭俗不堪,亏得你们两位忍耐得住,依我说,明儿赶紧分手,少看些丑态。”
  德贝勒笑道:“我却觉得不负此行,数日来厌烦得连心事也丢开了,算他一功。”
  孙怀王道:“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我们有制他之道,待访查实了,这小子便尝到滋味
了。”
  “当日你不冲出去,我也不必动手,救了这小子一命,真是冤枉!”小阎罗屈军犹自咕
俄。
  “我们已经吃饱,不如到街上散散步,看看本府风光,你们怎样说?”德贝勒首先提
议。
  那两人并无异议,会帐出来街上,信步所之,但觉一片承平繁华气象。三人间知本地驻
军,不敢滋事扰民。德贝勒道:“这布提督大人我认得他,闻说治下甚严,军纪明肃,果然
不讹——”
  这对华灯已上,人声喧逐,三人左图右盼,相当畅意,渐渐走到城西,那儿都是古旧的
房屋,陋巷矮屋,显然是贫民住区。
  孙怀王道:“我们往别处走吧!这里路坏屋小,没有看头!”
  德贝勒仁步回顾,“好吧!这儿陪谈得很,教人瞧了心里不舒服三人正要回步,忽然右
边一条巷中,人声喧叫,似乎听到有人大声喝叫:“抓住它……”
  又有人叫:“打死它——”
  德贝勒闲心一动,带头走向巷中,只见转角处冲出一团黑影,急审而来。
  小阎罗届军在身后一眼瞧见,赶快迎在头里,攀然伸手一抄,原来是头俄狗,日中还伤
着一块猪肉。这刻让届军夹颈抓起,四足离地,急得“汪汪”犬吠,口中的肉便掉下地上。
  转眼工夫,那头追出几个人,一见那狗让屈军抓住,不觉大喜高叫:“朋友别放
手……”叫声中,已来到三人面前。
  三人打量一眼,只见那几个人全是补缀被动技在身上,手脚粗大,面目黝黑,显然是贫
苦的粗活工人。他们也看到这三人身上十分光鲜,而且气度雍容,十分斯文,一齐愕住。
  屈军道:“各位要捉这匹大么?这不是……可要小心点,别教它咬着手……”他一面
说,一面提大送到那些人面前。
  那些人见他们和气,其中有两人便动手来拿,一个带有索子的,打个活结,套在那匹大
的脖子上,再用杆棒挑起。
  那些人除了不知哪个在旁边道谢一声之后,便同时集中注意在那匹大上,似乎对这头俄
大十分不满,非得之而甘心不可。又有人从地上捡起那方猪肉,喜笑道:“郑大婶的猪肉在
这儿,不曾给这狗吞了孙怀玉插嘴道:“这匹犬是谁养的?为什么惹动各位穷追?”
  一个人答道:“这头狗是无主野狗,近来常常到我们这儿来偷食,我们早想把它宰了,
不过老是提它不着。今晚郑大婶好容易买了这点儿肉,却让这大行走,郑大婶叫将起来,所
以我们一直追下来……”
  三人各自明白了其中缘故,当下便想回身离开,只听有人大声道:“这方向找回来,郑
大婶不知怎样高兴哪!天可怜儿,我敢相信她有好些年未买过肉吃了……”
  众人一同大声哄笑,声音中充满了庆幸快活情绪。又有人道:“若在十年前,大婶未曾
含冤受屈,这方猪肉算得什么?也不需我们苦追了……”
  随着语声笑声,那些人一径走向巷中。德贝勒拦住两人,值:“我们这番可碰见不平之
事了!怀玉,你要不要管?”
  孙怀玉同意了,于是三人一齐转身,跟着那些人,走出这巷子,尽头处是一块旷场,四
下连着低矮的屋子,地上积水成洼,大概是没有阴沟疏泄之故。果皮纸屑等等,到处都是,
十分肮脏。
  那些人在最边一间破屋前停步,歇了一会,一哄走了,仿佛一同去烹煮这匹大似的。一
个褴楼妇人,在他们后面大声道谢着,手中还拿着那方猪肉,显然是他们所说的郑大婶了。
  三人走过去,郑大婶正要回到屋中。孙怀玉叫反“郑大婶……”
  她回头张望,天色昏暗中,看不大清楚,答道:“是哪一位大叔呀?真是有劳你们了,
那匹狗真可恶……”她咦叨着,走上几步。在四周微弱的灯光下,看清了三人面目,不由得
愕住,下面的话说不出来。
  孙怀玉微笑抱拳,柔和地道:“大婶你奇怪吗?
  你认不得我们,我们却认得你——”
  郑大婶呐呐道:“大叔你……是从郑家镇来的?乡下发生什么事吗?”
  德贝勒的眼光越过她,看到屋中走出一个小女孩,年纪大约在十二三岁之间,长得面目
清秀,没有半点住在这种地方,那种特有肮脏的样子。他只需一眼,便可以断定是郑大婶的
女儿,因为她们是那么相似,甚至连面上那股神情。
  只听孙怀王道:“不是,我们不是从郑家镇来的。我们路经常德,暂歇一宵。无意中走
过那巷口,听到人声,跟着瞧见窜出一大,便将那大截住,交给他们。后来似乎听到大婶有
点困难,所以我们便跟来了。敢问大婶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冤屈的事?”
  郑大婶定睛瞧着他,忽然法然梯下。孙怀玉吃一惊,忙道:“大婶有活清说,不必悲
伤,我们若能尽力,一定竭力办到——”
  她抹泪道:“妇人自家想起一事,故此悲伤失礼,请大叔勿怪。唉!多谢大叔们好心,
可是不说也罢!”说着话间,那眼泪又掉下来。
  孙怀王诚恳道:“大婶,你不妨说出来,多个商量,总不会有s!”
  郑大婶慢慢揩眼泪,忽然失声,手中的猪肉也掉在地上。屋中出来那女孩连忙拾起,拿
回屋去。她拍咽道:“若是妇人的儿子还在,现在大约跟大叔长得差不多了。而且,也不致
沦落到这个地步——”
  她忽然发觉语中有病,忙补充道:“大叔别见怪,妇人心中悲伤,故此说错话……”
  孙怀玉员知她将自己比作儿子,有点吃亏,但自然不能因此怪她,道:“大婶你说罢,
我怎会怪你……”
  郑大婶从泪光中瞥看三人,见他们的面上都是们然之色,又见他们气宇昂然,不似普通
人家子弟,心中一动,说道:“既然大叔们不嫌,妇人便敢说出来。只因十年前先夫见吉,
妇人只有一子一女,儿子名唤明礼,那时只有十岁,他……”她说到这里,不禁又掉下眼泪
来,继续道:“他不久便不见了!先生在生时,并未和大伯分家,一同住在城外五里远的郑
家镇,那儿要数我们这家为首富。当先夫死后,大伯数妇人无知,尽行吞没家产,只分了几
块薄田和一座破屋与我母子三人。谁知不久,我那明礼儿也失踪了,只剩下妇人和两岁幼女
翠翠,直是叫天不应,呼地不灵。迫于无奈,终把仅有的回屋卖掉,搬到这城中来。妇人本
有兄长居于城中,但他为人懦弱,不敢计较,妇人请他到衙门告官,他也不敢去。几年前他
也死啦,于是,妇人便转徙到这儿来……”
  德贝勒道:“大婶你为何不告到官里去,那样总会有个公道了断呀?”
  郑大婶摇头道:“大叔有所不知,妇人虽见兄长不敢去街门,但归人却曾亲自告状,可
是……
  这年头谁不认得银子,妇人不但没把状告成,差点还要打板子哩!咳,这年头……”
  德贝勒忍不住道:“大婶你可以告到省里去呀!不然,等第二位知府再告,也是办法
呀!”
  郑大婶道:“妇人都试过了,可是听说我大伯大堆的银子往宫里送,所以结果总不受理
——”
  “要是你的儿子还在,”孙怀玉恍然遭,“他现在长成了,就可以想办法告状伸冤了!
怪不得他会失踪啦!”
  德贝勒怒道:“这样说来,我们非管这件事不可。大婶,你后来怎样过日子的呀?”
  郑大婶叹口气,道:“妇人会做什么呢?还不是靠十个指头,勉强捱到今日?”她的眼
睛一红,又想掉泪,终于忍住,又道,*今天是翠翠她爹忌辰,妇人特地买了点向,打算条
把完,好给翠翠尝尝肉味,唉——她的苦也受够了……”
  孙怀王从怀中摸出一锭黄金,约模有四两左右,放在她手中道:“大婶别要悲伤,这点
点金子先拿去花用,迟些日子自然有消息……”
  德贝勒也道:“我们要走啦!大婶你等着吧,过些日子必有使你满意的事情发生……”
  三人不等她回答,急急转身离开。大婶怕是愕住了,竟然大半晌没有声息。到她失声叫
唤时,三人都走出巷外去了。
  德贝勒道:“终于让我们碰上含冤不白之事了,算是没白走一趟。这件事,待我想想看
——”
  孙怀玉开玩笑道:“我们去找梁公子,不就直截了当么?何须他求呢?”
  屈军在鼻孔中嗤了一下,道:“他敢管才怪哩,这知府没有他老子做靠山焉敢胆大包
庇?”
  德回勒道:“如回京后再弄手脚,工夫花得太久了!不如我们去找布提督,请他督责知
府开审此案,那就简单了。”
  小阎罗屈军道:“提督大人管不着民政的事,我看不大妥吧!”
  孙怀王笑道:“这个法儿满好,我们去吧!布提督是旗人,又以军功起家,权位赫赫,
虽是文武殊途,料那知府不敢不从!”
  于是三人一路打听着提督府,很快便到了府前。三人大模大样走到门前,那儿兵勇行械
巡戈站哨,浮动着一种森严的气象。
  一个旗牌官模样的军官走出来,抬眼见他们三人,似要走进府去,奇怪地停步望着他
们。不过他倒算精明,见这三人气派甚大,不敢呵叱。
  德贝勒见他是个满人,当下便用满洲话向那军官道:“我们是从京里来的,要见提督大
人,相烦进府通报一声!”
  那军官的气馁了,客气地问道:“阁下贵姓名,卑职立即通报德贝勒挥手道:“你便说
京里有人来,布华还会不见么?”
  那军官吃了一惊,连忙过府通报去了。原来刚才德贝勒直呼布提督的名字,教他如何不
惊。布提督员是旗人将领,但以裕亲王的德贝勒荣看来,却不能算是什么。况且德荣与主亲
王——后来的乾隆皇帝——甚是友善,眼看宝亲王一登位,便会将自己封为亲王。细说起
来,德荣在京中的势力地位,比之其他贝勒,也自大有不同。
  一会儿,府中有人暴声说话,传将出来,隐约听到是说:“……
  是什么人?敢不把我布华放在眼办……”
  德贝勒微笑一下,大声道:“布大将军,是鄙人来叩见大人哩……哈,哈!”
  布提督大踏步走出来,只手按住剑柄,甚是威风,一见是德贝勒,还有孙怀玉,他也是
认得的。不觉惊呼一声,笑道:“呵,呵,是二爷来啦!还有孙公子……快请进府来,有失
远迎,恕罪,恕罪德贝勒趋前一步,挽住他的臂膀,笑道:“元戎大人,我们彼此免礼,且
人府去,我有些话对你说——”
  四人一齐进府,那旗牌官见到这情形,不觉暗幸b己精明,没有惹出是非。
  在小花厅中,四人各自落坐,香茗冲上来,一同细呷。布提督道:“贝勒爷与孙公子此
来,敢是京中有甚消息变故?抑是壮游天下,偶过小地?”
  德贝勒道:“你还没忘了当年我说要壮游天下的话!京中并无大故,只是宫中不免仍有
小惊,却无大害。我等在路上交结了一位公子,附他驻尾,来游湖湘之地——”
  布提督笑道:“贝勒爷要附取尾的人,怕非宝亲王殿下不可了!”
  德贝勒摇摇首,道:“我们与湖广总督的儿子萍水相逢,便跟他一齐走,看起来他的架
子不小,而人家也真怕他呢!”
  布提督于笑几声,没有置答。这便是官场上官官相卫的诀窍,对自己无益之事,决不肯
为。故此他并不说及那湖广总督的好歹。
  德贝勒迫他道:“你对那位梁大人不置一词么?想来你们感情不错——”
  布提督忙笑道:“贝勒爷别冤我,猜想他是文官,负责民刑政事,彼此间能有什么往
来?更谈不到感情!正因此故,我才不便置辞孙怀王故意点头道:“布大人此言有理,贝勒
爷不可开这种玩笑!”
  德贝勒道:“好吧!闲话休题,我想请你帮个忙,不知你肯不肯?”
  布华离座道:“贝勒爷有命,何敢推辞?就请贝勒爷示知!”
  德贝勒让他归座,然后从容道:“我们今晚遇到一桩事,竟如此这般我们看不过眼,当
下答应了替那姓郑的妇人申冤。只是这里离京师太远,若回去再办,累她多苦些日子,于心
不安,故此求助于市大人!”
  布提督心中当然不会高兴,因为这分明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但又不能不办。
  立即应允岂能不管,今晚立刻派人示意府台,着他重翻此案。”不过,这常德府的府台
是湖广总督的门生,若惹起是非,贝勒爷在京中要替我担当一下……”
  德贝勒慨然道:“这个当然,凭你布大人的名头,性梁的料想不敢动你,万一有麻烦,
我为担承一切好了!”
  布华安心一笑,拱手道谢,而他们也向他道谢,一片谢声中,那郑大婶的命运便改变
了。
  是时德贝勒等便告辞出来,布提督苦苦挽留,但德贝勒执意要走,终于辞别出来。
  到了街上,屈军开始置评道:“这布提督虽是军伍出身,言谈豪爽,却也甚识分寸,颇
富于宦海阅历呢!”
  孙怀玉搭嘴道:“这个当然,若他不识时务,即使屡积军功,又是旗人,也只能在京里
供个闲职,哪能在这扼要之地,独当一面?”
  德贝勒道:“我们回去吧,免得那小子差人找寻我们的下落!”
  孙怀王道:“我想一一那梁总督怕也是贪赃枉法一类的官,只看布提督当时沉吟不答,
便已有了极疑。
  不过他是封疆大吏,位高权重,等闲不能发觉其私而已,兄长以为如何?”
  德贝勒阿阿一笑,道:“我方才在心中已得了一个计较,问得这梁总督今在武昌,正好
到那儿去碰碰面,大概总避不了我们的眼睛!”
  小阎罗屈军在前面带路,这时扭头道:“你们是王子公孙,注意的都是官声吏情。我却
一径在奇怪,究意骷髅党怎样和性梁的结下梁子?须知江湖人等闲不肯与官家作对,即使让
官人砍掉同党的头,也不能怪作官的。所以,如非另有深仇,他们岂会千里追踪,等到峨嵋
山麓才下手?我们凭一时义愤,架梁生事,一方面便宜了那小子,一方面又结怒于这种诡秘
的盗帮,太不划算……”
  德贝勒微笑道:“算了吧,屈兄。反正我们已出了手,又来到此地,慢慢再查他与盗帮
结怒之事也不为迟。喂,小心……”
  他语声中,两块大砖头,从空而下,都是砸向屈军头上。屈军走在德孙两人之前,又不
时扭头听德贝勒说话,故此到风声压顶时,大砖和他头顶的医高也极接近了。
  可是小阎罗屈军是何等人也,岂能受这种暗算?只见他铁掌一@,”‘吧”地大响一
声,两块砖头合在一块儿,被他用金刚般的掌力,击个粉碎。砂石四下飞溅,街上许多行
人,都被溅着。不过那些行人们完全不知内中有这缘故,纷纷停步,掉头四看。
  三人同时打量砖头来路,却是路例不远,一堵围墙矗立着,里面黝黝暗暗,不知是谁家
宅院。两块砖头便是从那边飞下来。大概是有人跨在墙头,发了砖头之后,便溜下墙头。
  三人吃了个哑巴亏,却碍着街上许多行人诧异四望,不能施展身手,翻墙追赶。屈军沉
下脸孔,继续前行,口中说道:“这一下暗袭,定是骷髅党干的手脚!真是下流,不敢明枪
对阵,只施用这等诡计。哼,下面还有得瞧哩!”
  德贝勒挪个方位,将孙怀玉夹在两人之间,免得无意中受暗算,答道:“倔兄何必生
气,他们明知斗你不过,只好用鬼祟方法,希望暗算了你!啊呀……我们往提督府不是让他
们知道7么?”
  外怀王笑道:“他们知道了又怎样?并无什么妨碍呀!何况几天来,我们和那姓梁的在
一道走,他们必定以为我们是一路的人,到提督府去,不是很平常的事吗?”
  大家谈论着,已到了那客店。一踏进店门,只听管弦之声,从跨院中传送出来。
  他们趔趄一下,孙怀王道:“咦,这个班子弹奏得不错呀!快进去看看是从哪儿来
的!”德贝勒道:“怀玉精于此道,一听便分出高下,我可不成……”
  店家迎上来,卑恭地行礼后,道:“三位公子爷回来了,方才梁公子正想派人去找几位
哩!”
  孙怀玉哦地应一声,问道:“这班子是本城请来的吧?很不错哩!”
  恋家忙道:“是的,是的,这个班子是本府第一的海棠红,听说上趟还让京里请去哩!
本来这海棠红班不肯出局,若不是梁公子的面子大,谁也请不来呢……”
  这时,他们已走到跨院门,孙怀玉摹然停步道:“’是海棠红?”他歇了一下,转面向
德贝勒道:“小弟认得这班子的台柱艳秋,小弟……
  不进去了!”
  德贝勒和小阎罗屈军同声呵呵一笑,德贝勒道:“随便你吧,谁教你当日风流,今宵可
要你独守空林了!”
  那店家依稀听到“艳秋”两字,搭口道:“公子们说那本府最有名的艳秋姑娘么?她今
晚没来,听说是生了病,梁公子很生气哩孙怀玉微笑一下,拍拍那店家的肩膊,道:“那我
就不用孤伶凄清了……哈,我们进去吧——”那店家不觉瞠目,半点不知他对自己说了些什
么话。
  三人踏人跨院,只见院中华烛高燃,琼筵大开,如海棠红班子在一旁,琵琶管签,萧鼓
丝弦,奏出一片繁响,清音线绕。席上当中坐着梁士伦,旁边一个年轻俏丽的女子,斟酒说
笑,徐元盛也在席上,却是专心地去欣赏丝竹之声。席后还有四五个家人打扮,奔走伺候。
  梁士伦一见他们回来,便大声叫道:“你们到哪儿去了?来,来,我们喝一杯——”三
人并未谦逊,各自人席,徐元盛亲自替他们满斟一杯,笑道:“三位兄台好雅兴,趁着夜
市,观光这常德府——梁公子请这班子来,专程为了三位兄台哩!”
  孙怀玉一人席,便去打量那海棠红班,只见那些乐工面目依稀相识,不觉记起在京中的
旧事,微笑一下,跟着又轻轻叹息一声。
  梁公子在那女子面颊上亲一下,吃吃笑道:“这个名叫小丁香,常德府除了艳秋,使轮
到她了——哼,艳秋可恶,敢对我端起架子来啦!我已命人再去召她,若敢不来,可有得她
瞧的!另外还召了三个,都是这儿鼎鼎有名的美人,晚上还可以……哈,哈……不过,你却
不行,是么?我的小丁香……”
  小丁香抿唇一笑,道:“只要公子喜欢,我和艳秋也得行啦!——不过,艳秋她实在身
子有病,已躺了几天,不是敢却公子召唤…,,梁士伦唇角一撇,摇头道:“小丁香,你别
跟我来这一套,艳秋若敢不来,明儿有她的好看……”
  孙怀玉急忙接嘴道:“既然地有病,那就算了,我们并不介意这个……”梁士伦只哼了
一声,没有说话,管自去亲那小丁香的面颊。
  德贝勒暗里笑一下,例胜向屈军低声道:“那人年少气盛,恐怕那艳秋非来不可呢!我
们的孙公子原形使得毕露啦!”
  小阎罗屈军徽慢点头,悄然道:“她虽要来,但孙公子办法多得很,不一定会原形毕露
吧?尤其是对忖娘儿们,你是知道他的——”
  徐元盛措汕道:“几位兄台觉得这一班子怎样?在下昔年在京城听过几次,之后好久未
曾听过,却觉得这班子可比京都的哩……”
  德贝勒点头称是,正想说些什么话,忽然香风扑鼻,尊声人耳,三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
女人走进院来。他一眼扫过三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不由得眉头暗皱。
  梁士伦道:“喝,你们好大的架子,这时候才来,赶快向这几位老爷敬酒贿罪——”转
面向德贝勒等道:“各位以为她们长得怎样?还可以喝一杯吧,哈……”
  三个女人分别在德贝勒、孙怀玉、屈军身畔坐下,各报姓名,可是三人都没有听进耳
中。只因三人各怀心事,德贝勒的心中只有珠儿倩影,对这些风尘女儿哪看上眼!孙怀玉却
一味盘算怎样哄住柏秋,不要被她抖露出真实身份。小阎罗屈军是练外壮功夫的武家,从来
不喜女色。所以三人简直不知这三个美技报了什么名字。
  上座的梁士伦向一个家人问道:“怎的于师爷还未来?”
  那家人躬身答道:“禀报公子,于师爷说过,见了府合大人之后,便立刻来晤公
子……”他哦了一声,抛开此事。
  徐元盛向三人解释道:“于师爷是梁大人最信任的文案,梁大人计算公子口来日期,命
他早点在此等候,护料返家……”孙怀玉低声道:“这样说来,梁大人爱子之心,真是无微
不至呢!”德贝勒道:“我想不仅来接公子这么简单吧!必定另有……”他见徐元盛听他们
议论,不便再说,便咽住下面的话。
  众人领了半杯酒,有家人来报说,于师爷已到客店。席中除了梁士伦之外,都起座相
迎。只见一个身量短小,头尖腮窄的中年人,一摇三摆地走进来。那么冷瑟的天气,手中还
持着一把折扇,那种神情,又酸腐奸狡。看得德贝勒三人暗中皱眉。
  他随便地和站起的四人行礼,便满面堆笑地往梁士伦旁边落座,说起梁母如何思念他,
硬要他带了家人来此等候……正说此间,忽听一声极为清脆响声,一位白光。滴溜溜滚向于
师爷脚下。
  于师父弯腰拾起来,托在掌中,细细看几眼,面上掠过阴暗不定之色,诈笑道:“啊!
好大的明珠,是哪一位的?”
  德贝勒身畔的美技已离应到他旁边,媚笑道:“是这位老爷贷给依家的……”纤指指向
德贝勒一下,便要从于师爷掌中取国那颗明珠。于师爷一缩手,不让她拿回,把那颗明珠凑
到眼前,再三细看,直到确定这颗珠子不是膺品,才干笑数声,还给那美妓。
  那美妓并不回德贝勒身畔,却在于师爷旁边坐下,殷勤地替他敬酒布莱。那厢德贝勒如
释重负地自个JL喝了大半杯,轻松地向孙怀I笑一下,仿佛十分满意自己已经摆脱了那庸俗
美技的缠扰。
  于师爷一改轻慢态度,举杯向三人邀饮,然后拈杯道:“金兄从京中来,想是金恒昌一
家的……”原来金恒昌乃京中第一家老银号,富甲天下。于师爷见德贝勒出手便是这么一颗
光华莹莹的明珠,又是金姓,除了是金恒昌的阔少,谁能办得到?
  德贝勒微笑道:“金恒昌么?在下只沾上一点儿,并非一家……”
  于师爷不觉惊讶地回瞧梁士伦一眼。
  忽地弦索俱寂,众人诧异顾看时,院中已出现一个丽人,微微倚靠在一个小丫环肩上,
但见她云男雾鬓,肤色如雪,艳中又有点清冷之意,面上微透出病容,娇喘未定。
  梁士伦首先喝叫道:“喂,你站在那儿干鸣?要等本公子扶你人席么?”
  德贝勒不禁悄声赞道:“好一个艳秋,人如其名,徽……咦……
  ”他倒头看时,只见孙怀玉将脸掉转,不去看那艳秋。
  这时席上只有德贝勒和徐元盛孤身危坐,艳秋向席上行个礼后,便来到德贝勒旁边。梁
士伦还在使性子道:“算你知起,没敢不来否则……
  哼……”艳秋眼红欲晕,低声答道:“梁公子见召,贱妾已敢违命,只因身子倦怠,故
此迟了一点,请公子矜谅。”梁士伦没有再说,只在鼻孔中重重哼一下。德贝勒再也禁不
住,厌恶地瞧他一眼,嘴角泛起轻蔑之意。于师爷看在眼中,微微作色,如有所悟地点?
头。
  艳秋隔座便是孙怀玉,他哪里躲得过,席畔乐声齐起,席上筹交错间,他攀然回面,向
艳秋含笑点头。艳秋愣了一下,口中轻英唉地叫出来,孙怀玉向她打个眼色,微微摇头。她
回顾德贝勒一眼只见他也是含笑点头。上座梁公子叫道:“艳秋,快唱一支小曲,s我们下
酒。”
  艳秋此时恍如不闻,悄悄慢声道:“原来有孙公子做靠山,任可得追住贱妾来这儿
啦……”孙怀玉不答这茬儿,却道:“梁公子要%唱呢,等会再说话……”
  梁士伦幕然一拍桌子,怒道:“喂,你听见我的话没有?”于师大忽然暗中向他使个眼
色,大声笑道:“梁公子你别急,艳秋刚刚来倒是先叫小丁香唱才公道呀……”梁士伦不解
他的眼色何意,仍然盛气道:“本公子的话,她敢不听……”
  这时,乐声悠扬,他们说话不免提高嗓子,忽地音乐俱绝,院呼一个粗豪口音接口道:
“原来你便是无恶不作的梁公子,阎王爷要贝你哩!”
  众人一齐闻声惊顾,只见院中站着一人,蜂腰熊背,十分雄壮;年纪甚轻,大约在二十
上下,背上斜挎宝剑,黄色的丝穗垂下,微微摇动。
  席边的家T们纷纷喝叫,冲将过去,那雄壮少年神色不变,忽然抬手,一点白光,疾射
上座的梁士伦,徐元盛在侧早有准备,伸手一抄,把那点白光接住,原来是支普通的钢嫖。
  那些家了冲到少年身旁,抡拳举掌,想把这少年打倒把住。只见这少年双臂平伸,墓地
一分,六七名家了全都像似稻草扎的人似地,向两边直掼出去,叭啥之声响个不住,都爬不
起来,有些碰在墙上的,头也撞破了。届军和徐元盛一齐站起身,只见跨院正对面的墙头
上,刀光一闪,有人喊道:必小爷,那矮子便是伸手管闲事的——”
  话声中,跨院木门“隆”地一响,另有一个持刀汉子,将木门关闭,抱刀守着。
  雄壮少年翻腕撤下背上宝剑,“呛”地微响,银光耀眼生纷。德贝勒微微笑道:“好
剑,屈兄要小心……”那少年剑尖一指屈军,冷冷道:“为纣助虐的狗腿,小爷先打发你上
路,报上万儿来——”
  屈军久经大敌,见这少年口吻虽是粗豪,可是眼光阴驾,手中宝剑竟是指名索敌,随便
挥点,却是剑尖微翘,势蓄不尽,必定饱受名家意陶,而且是以毒辣见长。哪敢轻视,面色
沉凝地道:“尊驾藏姓匿名,反来问我?”话声甫歇,席上好叭一响,网眼看时,原来是梁
士伦见那些家人被这少年一下子都弄倒,墙头和院rl还有持刀大汉,他在纸嵋山麓,已是惊
弓之鸟,此刻见这些威势,而屈徐两人面色又十分沉重,惊慌之下,竟掉在席下地上。于师
爷忙把他扯起来,可是于师爷的手也是颤抖不休,显然这个满腹诡计的师爷,已知来者不
善,也是惊惶。
  雄壮少年哈哈一笑,嘲道:“未轮到你这小狗哩,且看热闹不迟……
  ”他再笑了两声,凝国注视屈军道:“小爷出道未久,但江湖人称魔剑,狗腿来试试便
知……”
  徐元盛双目大张,道:“你是魔剑郑敖?屈兄,他是鬼影子洪都唯一传人……”屈军诧
道:“鬼影子洪都?他不是使剑的呀?”
  魔剑郑敖肩头微动处,身形宛如鬼怎飘游,借眼间已到了厅内,剑尖一伸,刚好沾着桌
沿。同一时间,德贝勒已持筷挟菜,那双筷正点在菜盘中,只见魔剑郑敖那柄银光闪闪的宝
剑,剑身大颤,发出刺耳的嗡嗡之声,席上杯碟碗筷等都震跳起来,但那张桌子却纹丝不
动。小阎罗屈军和徐元盛是行家,各个大吃一惊,想不到这魔剑郑敖年纪轻轻,竟有如是内
力造诣,而亏得德口物也是身负绝技,用一双筷子,定住桌子,否则整张桌子,早随剑尖起
处,飞上半空了。小阎罗屈军更知道其中奥妙,即使以他的金刚散手力量雄浑绝伦,但如换
了他去按住桌子,恐怕徒然将桌子按塌一半,而其余的仍会被郑敖的魔剑挑起。同时德贝勒
只因内力造诣比之郑敖仅胜一点,故此桌上杯着静止不住,仍然震跳。徐元盛不料这外表淳
和的德贝勒竟然是内家好手,暗中大呼自己竟看走了眼。
  庞剑郑敖脸色陡变,瞪了德贝勒一眼,剑尖幕然一送,只见那桌子直滑开去,那方向是
朝梁士伦撞去,这一下要撞上,梁士伦非立刻胸骨断尽而死不可。小阎罗届军吃了一惊,一
手急按桌面,哪知力量大了一点,“叭”地大响一声,那坚木桌子已坍了一角。席上的女人
们都吓得惊叫连声。
  那桌子不过滑了大半尺左右,便不动了,廉剑郑敖神色已无起初狂做,敛容抽剑,后返
三步。小阎罗屈军离座出来,郑敖又拉后两步,留出空地,冷冷道:“好掌力,却难为了桌
子——”屈军知他嘲自己的掌力能发不能收,以刚硬而见拙,也道:“砍砖头的朋友,不必
充好汉,让屈爷见识见识你的魔剑——”

  ------------
  孤独书生 OC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