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天骄(2)
他实在想和曹杰斗一斗,但一则天光将亮,这里又是京郊,一旦和曹杰打起来,本就不一定有把握能赢,曹杰再招来内行厂御前侍卫中的好手,那他想脱身都难,二则他也实在想弄清楚东海三相和张玉坚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急速开溜。
但他想去找张玉坚一行的心理却未能如愿,曹杰给他射得火冒三千丈,衔尾穷追,楚天英大乐,叫道:“没卵子的阉贼,我们就来比比脚力看,追得上我,小爷这对还没开市的卵蛋就转送给你了。”展开幽灵鬼影的绝世身法,跑得便如一道幻影一般。
但曹杰轻功也当真了得,几乎半步不拉地紧跟着楚天英,但数百里跑下来,便慢慢地给拉下了。楚天英发现,曹杰轻功只比他差那么一丁点儿,一百里,大概会落后一丈左右。
曹杰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狂叫一声:“小子,终有一天我抓到你。”停步不追了。
楚天英心中得意,再跑一程,找家店子大吃一顿,顺便问起妙峰山,还真是妙,竟已经到了妙峰山附近,离着不过十来里了。
见识了曹杰的武功,楚天英再不敢托大,飞龙教发展神速,雾灵子及四邪八怪这种不可一世的妖魔鬼怪纷纷入教,这教主绝非等闲,说不定又是一个曹杰也不一定,所以他一定要养足了精神才动身,当下便在店中倒头大睡,黄昏时醒来,吃了点东西,将阴阳两股真气各运使一遍,天黑得严实了,这才动身。
到妙峰山,找到万妙谷,只见谷中一座巨大的庄院,灯火通明,门口匾额高悬,写着四个大字:万妙山庄,楚天英远远的将庄院的大致情形记在脑子里,这是他在麻无常的鬼屋受到的教训,在那些按阵图布置的房子里,轻功便是再高十倍,也永远跑不出去。
但并不是说但凡按阵图设计的房子楚天英就不敢进去,武功到他今天这个样子,龙潭虎穴也敢去,只是在受过龙玉凤那件事的惨痛教训后,他做任何事都更加小心了。
龙玉凤那件事带给他的伤痛,真是非常非常大,直到今天,他仍完全不敢去想这件事,只是在无形中,他已经改变了许多。
正要飞身进庄,忽听得远远的从谷口方向,传来辚辚的车马声,他心中一动:“这会儿会有什么人进庄?”凝身不动。盏茶时分,进来一辆极大的马车,到庄门口停下,当先跳下一个人,楚天英一见他面,瞬时间全身发抖,即想扑下去,又想飞快的逃走。
跳下来的那人,是楚天雄。
楚天雄一挥手,跟随的马队中上来几条汉子,两人扶一人,从马车里扶出三个人来,这三个人都是高年和尚,先两个楚天英只觉得面熟,一时没认出来,到第三个,楚天英刹时认了出来,不免又惊又疑,第三个和尚是楚天雄的师傅妙目大师,前面两个自然是妙法妙慧了。
楚天英疑的是,这里是飞龙教的总堂,半夜三更的,楚天雄带妙目三个来这里做什么?他惊的是,威震武林的少林三神僧,这会儿竟似乎是得了软骨症一般,几乎是给六个大汉架着走。
楚天雄当先,六条大汉架了妙目三个在后,快步进庄。楚天英飘身而入,紧跟着进庄。
万妙山庄警卫极严,明桩暗哨,一层接着一层,但今天的楚天英,已不是闯雷神教时的楚天英了,所有哨卡,对他半点作用都不起,他整个人,便如一个幽灵,即便当面从哨位从掠过,留在哨兵眼里的,,也只是一道淡淡的幻影,是耶非耶,便如梦境初醒那一刻。
穿廊过院,楚天雄一行人进了一个大厅,楚天英飞身过去,金钩倒挂,手指以阴劲戳破窗纸,尚未看进去,耳中忽听得一阵大笑,他一惊:“曹杰,这奸阉怎么在这里?”
凝目看进去,只见曹杰背对着妙目三个站着,装扮与昨夜所见大是不同,身披一件紫色披风,头顶用木钗挽了一个高髻,在他左肩角,露出一柄长剑,剑柄特别的长,相当奇特,或者说,古怪。
妙目三人忽地齐声惊呼:“天神剑殷大侠。”
惊呼入耳,楚天英惊得差点从梁上摔下来:“大奸阉曹杰会是天神剑殷九节,这怎么可能?”同时却记起,曹杰这身装扮,正是从刚懂事起就耳熟能详的当年天神剑率七大派大破魔教时的装扮。
曹杰又是一阵长笑,道:“二十年不见,难为三位大师还记得我的声音,却不知道还认不认得我的样子。”说着缓缓转过身来。
妙目三人齐声惊咦,妙法迟疑地道:“殷大侠,你怎么越活越年轻了。”
妙慧紧盯着他,忽地喝道:“你习练了魔门的玄阴真经,怪不得当年各大派苦搜玄阴真经不得,原来预先给你藏了起来。”
妙法喝道:“师弟,不可胡说,殷大侠怎会……”
曹杰却点了点头,道:“没错,玄阴真经确是我预先藏了起来,我也确是习练了玄阴真经,倒转阴阳,所以越活越年轻。”
妙法张大嘴巴,不信地道:“这怎么可能?”
曹杰微微一笑:“没什么不可能的,有些事其实根本就是理所当然,只是你们不知道,今夜我叫小雄请三位来,就是有些话想跟三位说。”说到这里,他略停一停,忽地里又是一阵狂笑,半晌才道:“三位可能做梦也想不到,我和天魔其实是一师所出,他是师兄,我是师弟。”
“什么?”妙法三人齐声惊呼,天神剑和天魔竟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徒弟,确是谁也想不到,窗外的楚天英更是惊得张大了嘴巴。天神剑大战天魔,少年时无数的英雄梦境,却原来是师弟战师兄。
曹杰道:“其实我们不但是师兄弟,还是亲兄弟,我们也不是中国人,我们是日本人,我本名西门杰,我们的父亲,便是幕府大将军座下第一剑师西门柳。”
他的话,如一个个惊雷,震得屋中的妙目三僧,屋外的楚天英,久久没能醒过神来。
过了半晌,妙慧才道:“原来……你是倭寇。”
“没错。”曹杰一声大喝,一张脸霍地变得狂野无比:“我是日本人,凭什么中国有这么广阔的土地,日本没有;凭什么中国有这么宏大的文化,日本没有;更凭什么同样是人,中国有这么多的美女,日本也没有。这是不公平的,我们要改变这一切,七十年前,父亲悄悄把我们带到中土,为的就是这个目地,将中国纳入日本的版图,让所有的一切,最丰厚的物产,最美丽的女人,都成为天皇陛下的私产。所以父亲给我们订下了严酷的律条,为了成功,父子可以离别,兄弟更可以互相残杀。”
看着他扭曲的脸,楚天英暗暗点头:“难怪这般没人性,原来是倭寇,倭寇眼热我中华地大物博,只想抢夺,却只是做梦。”
这时大厅里妙目冷哼一声,道:“想把中华大地变成你天皇的私产,你只是做梦吧。”
曹杰哈哈一笑:“我原先走了歪路,以为成为万人景仰的大侠,便可以因势成事,所以率七大派杀了我哥哥,成就了不世的侠名,最终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中国人迂腐得很,越是大侠,越受挟制,什么为国为民,简直放他妈的狗屁,所以我摇身一变,另走了一条路,另造就了一个身份。我今天找你们来,就是要告诉你们我的另一个身份,我便是你们侠义道中人人人痛恨的奸阉,曹杰。”
楚天英先已知道了,还没那么吃惊,妙目三人却惊得直跳起来:“你做了太监?”
曹杰哈哈狂笑:“为了成功大业,什么事不可以做,我七十岁时挥刀自宫,三年后便做到了皇帝最信任的首领太监,一手创出内行厂,近二十年来,我翻云覆雨,终于弄得大明上下离心,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暴民四起。”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故意弄出来的。”妙慧眼中如要喷出火来,厉声道:“这一切对你又有什么好处,你日本若是有种,挥兵来打就是,何必弄得我中华大地民不聊生?”
曹杰哈哈大笑:“你这老和尚,太也不通,中国这么大,人这么多,文化这么恢宏深远,若不生内乱,从外面打,谁打得进来,便有十个日本也不行啊,但我这么一闹就不同了,君是昏君,官是贪官,民是暴民,锦绣中华,却是四分五裂,一团乱麻,然后我就中取事,外面配合天皇陛下的大军,中华大地,唾手可得,让我再告诉你们我的另一个身份,我便是新近创建的飞龙教的教主,一旦时机成熟,飞龙教将在全国各地诱使饥民大暴乱,彻底地弄乱大明政权,那时我天皇陛下的大军就该到了。”
他的计划周详而严密,楚天英的眼前似乎看到,在一双黑手的操纵下,大明政权一步步丧失人心,乱民四起,自己斗得四分五裂,元气大伤之际,倭寇大军突至,锦绣中华终陷落于倭寇魔爪之中。
“你……你好歹毒。”妙法气得全身颤抖,妙慧眼中更如要喷出火来,只是全身发软,否则早已扑上去动手了。
曹杰哈哈大笑:“不,你该钦佩我很精明,今夜,我开始走另一招非常高明的棋子,摧毁中华武林,少林素为中华武林中流砥柱,所以我先从你们身上着手,三位大师,我给你们两条路选择,一,加入飞龙教,助我成事;二,用你们近百年的禅修,试一试我走遍天下搜集来的用中国最美丽的女子练成的天魔艳舞。”
“你做梦。”三僧几乎是同声怒喝。
曹杰微笑点头:“三位的反应在我预料之中,其实我并非真的想你们投降,我抓你们来,就是想试试看你们能不能抗拒我的天魔艳舞,抗得住,那我佩服,若抗不住,那就太妙了,我将以天神剑的身份召集英雄大会,大会中,名重武林的少林三大神僧,突然成了三个老不修的采花和尚,那对中华武林的打击,不用我说你们也想得到,被推崇千年的侠义精神将被彻底摧毁,代表白道武林的七大门派将变成一团乱麻,然后就轮到我动手了,骨头软愿为名利屈膝的我欢迎,少有的几根硬骨头,那我就捏碎他们。”
他边说边笑,但落在楚天英眼里,那笑的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蛟潭山洞里的那只人面蜘蛛,而他的毒,甚至比人面蜘蛛还要毒上十倍。
曹杰说完,轻轻拍掌,一队几乎全裸的女子快步而出,后面跟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正是他在怪船上看到的人妖。
楚天英一愣:“妙目大师收大哥为徒,不就是说因为大哥挑了怪船杀了人妖吗?怎么……?”不过随即明白,那必是楚天雄设的骗局。
只听曹杰指着那人妖道:“这是我哥哥惟一的弟子花万艳,继承了我大哥全部的衣钵,当日我一纸书信,假说小雄单人独剑挑了魔教余孽,妙目老和尚即开山门,破例收小雄为弟子,哈哈哈。”
妙目缓缓点头道:“你处处机心,确是毒到了极点。”霍地看向楚天雄,大喝道:“楚天雄,你该有耳朵听到了他的话,你是中华儿女,你楚家也一直是侠义门庭,你难道连祖宗也忘了吗?”
楚天英身子倏地抽紧,楚天雄却是仰天狂笑,随即一脸愤恨地道:“妙目,这要怪你少林的规矩好,我爹爹是我爹爹,我是我,可凭什么你们就不准许我再用少林武功,你们知不知道,那些日子,我是怎么熬着才没有发疯的,最后是干爹救了我,让我重又有了生的感觉,在那一刻,我就完全想清楚了,男子汉大丈夫,不流芳百世,便遗臭万年,你们想让我象一条狗一样地活着,我就偏要做一番大事业出来给你们看看。”
曹杰鼓掌:“好,不愧是我的干儿子,想得通畅,说得明白。妙目,不必废话,拿出真本事来,且看三位加起来近三百年的禅修,挡不挡得住我大哥的一曲天魔艳舞。”
花万艳拿出笛子,笛声起,众裸女翩翩起舞,楚天雄挟持妙目三个来万妙谷时,已用奇毒化去了三个的内力,这时的少林三大神僧,只是三个普通的老和尚,他们能倚仗的,已不是精湛的内功和神奇的少林武功,而是近百年禅修练出的心境定力,三僧盘膝坐下,闭目念佛。
外面的楚天英,给楚天雄的话震呆了,好半天的时间里,他脑子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不能想。
龙玉凤那件事,他不愿想,不敢想,一则固然是对不住龙玉凤,二则,在他的潜意识里他感觉得到,害他和龙玉凤这样的,就是楚天雄,是他最亲最爱的大哥,所以他拼命的逃避,不愿面对那残酷的事实。
然而现在他再也逃避不了了。
这就是他的大哥,害了盐帮一万三千条性命的是他,飞龙教特使也是他,一切都没有错。
不流芳百世,便遗臭万年,是的,楚天雄从小就是这么骄傲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厅中发出一声大吼,震醒了他,凝目看进去,只见妙慧站起身来,盯着眼前翩翩舞动的裸女,全身颤抖,额头上黄豆大一粒的汗珠滚滚而下。
三大神僧中,以妙慧的性子最为刚烈暴燥,禅定之力也就最差,第一个抗拒不了天魔艳舞的诱惑,这时虽是竭力撑持,眼见已撑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