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3节 化敌为友
司马翎《玉钩斜》
第十三章 化敌为友

  黑衣女子微微一晒,道:“你害怕了,是不是?”
  公孙元波点头道:“我的确十分震惊。”
  黑衣女子道:“你纵然是武功高强之辈,但落在我们手中,亦是无法施展,你大概已看
出了这一点。”
  公孙元波道:“是的,刚才薛四爷带了两个高手前来搜查,居然看不见近在咫尺的咱
们,后来又忽然惊退,一定是你用了某种特别厉害的手段,方能如此。唉!那薛四爷不知是
何许人物,行动简直比闪电还快。”
  黑衣女子道:“他是京师内最有财势的人物之一,就算是公侯大臣见到他,都怕他三
分。”
  公孙元波道:“我明白了,他是东厂的人。”
  黑衣女子道:“他不是东厂的,是统领锦衣卫的提督大人。”
  公孙元波道:“反正是厂、卫这一路人物,怪道谁也惹不起。”
  黑衣女子道:“你呢?你是什么人?”
  公孙元波苦笑~下,道:“我读书不成,学剑又不成,只好到处漂泊,四海为家。哪儿
有差事我就暂时定居。”
  黑衣女子道:“你家中还有什么人?”
  公孙元波耸耸肩,道:“没有啦!一个也没有,和你一样。”
  黑衣女子泛起同情之色,但突然面色一沉,冷冷道:“你打算用这等话博取我的同情
么?”
  公孙元波道:“这话从何说起?我只是据实直说而已!”
  黑衣女子以信不信地脱视着他,过了一会,才道:“好吧!就算你说的是实话。”
  公孙元波道:“姑娘在京师居住了很久么?”
  黑衣女子道:“不很久。我原是南方人,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吃不惯馒头和各种面
食。”
  公孙元波道:“若是叫我到南方天天吃大米饭,我也受不了。对了,姑娘你贵姓大名
呀?能不能赐告,以便称呼?”
  黑衣女子摇摇头,道:“你不必知道我的姓名了,因为我们马上没有谈话的机会啦!”
  公孙元波道:“原来如此。”
  黑衣女子感到他的反应有点异常,忖道:“任何人听了我这话,一定会。已慌意乱而追
问下去,他却不是这种反应,可见得内中定有古怪。”
  她惊讶地有行打量这个近在咫尺的年轻男子,但见他剑眉斜飞,眼若寒星,面皮白净,
年轻虽轻,却有一股沉稳自信的气度。
  公孙元波这时也认为应该露出本来面目了,甚至不妨突然出手拿下她,因此他态度显得
更从容镇定,向她微微一笑,道:“姑娘不肯赐告芳名,那也没有关系。只不知你为何这般
仔细打量在下?莫非你怀疑自己出错了价钱么?”
  黑在女子道:“我心中有~点疑惑未得解答而已。那就是你的态度好像什么都不怕似
的,包括死亡在内。难道你真的不怕死么?”
  公孙元波道:“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都有过视死如归的事迹。在下不怕死的话,也
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算不了奇怪之事。”
  黑衣女子嗤之以鼻,道:“你如何可与那些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英雄烈士相比?”
  公孙元波道:“姑娘此言谬矣!在下自从出道以来,干的就是舍身为国之事,与厂、卫
权奸之辈难以两立。”
  黑衣女子吃一惊道:“你说什么?你是厂、卫的对头?”
  公孙元波道:“不错,假如你与厂、卫有密切的关系.不妨把我送去报功领赏。”
  黑衣女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公孙元波道:“在下复姓公孙,名元波,姑娘早已得知,何须再问?”
  黑衣女子道:“公孙元波是你的真姓名么?”
  公孙元波讶道:“是呀!姑娘何故不信?”
  黑衣女子道:“因为薛四爷已从聂三娘口中得知你的姓名。如果你是他们的对头,他怎
会交给聂三娘处理?”
  公孙元波道:“在下虽是厂、卫对头集团中的一员,但声名未著,是以薛四爷不知道亦
不足为奇。”
  黑衣女子冷笑道:“胡说!就算薛四爷身居高位,所以不认识你这等小萝卜头,可是他
乃是统领锦衣卫的提督大人,你如何竟也不知?”
  公孙元波不慌不忙道:“姑娘问得好。锦衣卫的头儿照理我虽不识其人,也应当识得姓
名,但一来聂三娘等人行动诡秘,使我一时想不到锦衣卫方面也做出这般鬼祟神秘的勾当;
二来薛秋谷没有说出名字,只听是薛四爷,我如何联想得到这薛四爷就是提督薛秋谷呢?”
  他分辩得头头是道,黑衣女子也不能不信。
  她皱起眉头,沉吟一下,才道:“那么你现在猜得出猜不出我是什么人?”
  公孙元波耸耸肩,道:“老实说,我猜不出来,而你行动之神秘,亦是早先令我没有猜
出薛秋谷来历的原因之一。”
  黑衣女道:“你所供述若然完全属实,那么你就算得是爱国志士了,对不对?”
  公孙元波凛然道:“不错,在下自问可以当之无愧。”
  黑衣女道:“我如果把你带回去,那时不管你是爱国志士也好,是卖国贼也好,命运遭
遇都是一样。”
  公孙元渡忖道:“听她的口气,好像不想把我带回去呢。”此念一生,便暂时打消出手
拿下她的想法。
  黑衣女沉吟了一阵,又道:“可是我纵有天大胆子,亦不敢擅自放了你,所以没奈何还
是要把你带回去才行。”
  公孙元波泛起了啼笑皆非之感,道:“你说来说去,还是不肯帮助我呀!若是如此,说
之何益?干脆把我弄回去就是啦!”
  黑衣女面色一沉,道:“我又没有答应要帮你,你急什么?我爱怎样想那是我自家之
事。”
  公孙元波暗暗运聚功力,并且已预算好一出手就制住对方奇经八脉中的阳跃脉,使她立
即失去知觉。
  黑衣女如果知道这个年轻男子一身武功尚在的话,不仅会震骇莫名,而且决计不敢和他
靠得这么近。
  她的面色由冰冷又变为温和,说道:“说句良心话,你是不是爱国志士,那是另一回
事,但我却胆敢断定你是个很正派的君子。”
  公孙元波讶道:“姑娘这话从何说起?”
  黑衣女道:“这是因为我们靠得这么近,而你却没有一点失礼的动作。据我所知,你们
男人总是喜欢占女人的便宜,哪怕是碰一碰也是好的。”
  公孙元波道:“在下若在平时,大概不会如此老实。可是目下在你掌握中,生死未卜,
哪里还有心情占便宜呢?”
  黑衣女颔首道:“这话说得也是,但至少你很正直忠实,并不趁机承认自己是君子。”
  她既不放他,又不带他走,老是找一些话来说。公孙元波觉得很有脱身的希望,因此他
也不出手,瞧瞧她究竟作何决定。
  黑衣女忽然婴凛四顾,轻轻道:“又有人来啦!”
  公孙元波一直都在运功查听,但却不曾听到任何声响,因此不禁怀疑道:“真的?是不
是薛四爷那些人?”
  黑衣女道:“不知道,我去看看。”
  她一跃而起,在附近屋顶上转了一大圈,很快便回到公孙元波身边,道:“不错,是薛
提督派出来的高手,严密封锁了这一带,但在东南方却有空隙。我们先离开这个地方再作打
算。”
  公孙元波道:“姑娘带着在下的话,只怕很难逃得过锦衣卫那些高手的耳目。”
  黑衣女道:“你意思是要我放了你,让你恢复武功,与我一同逃出包围,敢是此意?”
  公孙元波道:“那倒不是。在下若是恢复武功,就算姑娘纵我逃走,我也不肯。”
  黑衣女大惑不解,问道:“你不肯?这话是什么意思?”
  公孙元波道:“在下身份秘密已泄与姑娘得知,只要有法了出手,定须拿下姑娘。”
  黑衣女冷笑道:“你真是想得一厢情愿。我反正不会纵放你,这话不用多谈。你刚才认
为我逃不出人家的包围,我这就试给你瞧瞧,”
  公孙元波道:“在下倒是有个万全的建议,姑娘要不要听听着丁””
  黑衣女道;“你且说来听听。”
  公孙元波道:“据在下观察,姑娘似是有某种神奇功夫,能使人看不见近在咫尺的你,
因此咱们与其逃走,冒暴露踪迹之险,不如以逸待劳,还是躲在这间屋子中。此是万全之
策,请姑娘三思,”
  黑衣女摇摇头,道:“不行,我的障服法功力有限,维持不”了多久。假如对方停留稍
久,就可以瞧出破绽形迹。”
  公孙元波道:“但一动不如一静,总比逃走好些。”
  黑衣女道:“这间屋子仍是专供守卫那条巷道之人居住的,本来所居之人很少,只有三
两个而已。可是最近连续发生事故,连聂三娘算起来,一共已有两个守卫之人开了小差。这
么一来,等如秘密已泄。照我的推测,薛四爷一定在他麾下高手中,选派多名前来看守,不
再像从前那样,延聘外人把守此巷。”
  她分析得头头是道,公孙元波亦不能不服气。
  黑衣女又道:“薛四爷麾下高手如云,随便派出七八个人来此,我们那时想逃,恐怕更
没有机会了。”
  公孙元波耸耸肩.道:“好吧!但在下还是认为你带着我逃走,实是不智之举。”
  黑衣女道:“对方目前的封锁阵势,并不是以此屋为目标,故此我们有空隙逃得出
去。”
  她那张美丽的面庞上,泛起讽刺的笑容,又道:“你不是自命不怕死的么?何须左疑右
虑!最多不过一死而已,你说是也不是?”
  公孙元波道;“话不是这么说。你既然不把我送入那座神秘的后花园中,我便有活下去
的希望。情势如此,我何必找死?”
  黑衣女道:“你先别太放心。我也是为势所迫,就算打算把你带回去,但薛四爷那道封
锁线甚是严密,任何人休想无声无息闯过,所以我暂时把你带走,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
作计较。”
  公孙元波直到现在为止,仍然对这个黑衣女的一切所知有限,甚至可以说是全无所知。
在表面上,她应该是锦衣卫提督方面之人,才会居住于薛提督的后花园中。可是从另一个角
度看,她又不似是薛四爷方面的人,因为打从开始起,她就不曾考虑过将公孙元波送还薛四
爷。
  此外,锦衣卫提督薛四爷派人封锁了后花园,这也是十分奇怪之事。这一道封锁线,是
怕人闯入去呢,抑是怕后花园之人逃走?若说是怕人闯入,以黑衣女这等身手,可知她那一
集团之久也弱不了,如何怕人加害?若怕后花园之人逃走,公孙元波前此曾亲眼见到两个黑
衣人出入,并无受阻的迹象。
  这个谜团使公孙元波有两种想法,一是更为好奇,渴欲查个究竟明白;一是感觉得出这
一、秘密,对锦衣卫方面,定必牵涉极为重大。公孙元波当下已决定暂不泄露自己并未受制
之秘,仍然伪装下去,以便从黑衣女身上,查探出有关她那一集团的秘密。
  黑衣女把他扛在肩头,“喇”地蹿上了屋顶。公孙元波放软身子,任她施为。但觉此女
轻功之佳十分惊人,霎时已掠出十余丈之远。
  黑沉沉的街道上,毫无人影。公孙元波从她奔行的方向和速度上,晓得她乃是借建筑物
的各种阴影掩蔽身形,是以忽左忽右,时快时慢。
  他上半身垂在她背后,虽是面向地面,却也没有什么不舒服。但双腿垂在她身前,却有
点不好受,一来她抓得很紧,几只手指就像钢钧一般,使他感到疼痛,这也是由于不能运力
相抗,方有疼痛之感;二来他的大腿压在她胸前双峰之上,传来软绵绵的感觉。在一个男人
来说,这是须得咬牙忍受,才不会动心现丑。
  还有一点亦使他心神不安的,便是庞公度所赠的护身三宝之中,那口“碧血刀”由于尺
寸短,所以他目前是插在靴内,紧贴着小腿绑起。他怕只怕黑衣女的手碰到刀子,把此刀取
去。
  这时黑衣女突然向墙角阴影一钻,把公孙元波放下,让他站着,然后用自己身躯贴着
他,遮挡着他的身形。
  她这些动作极快,转眼间已经完成。公孙元波感到她的身躯的温暖和弹性,心旌微荡,
几乎伸手拥抱她。他自然不至于失去自制力,所以他想是这样想,却不曾伸手,同时也发现
前面丈许处出现了两道人影。
  现在公孙元波已晓得她躲避的正是这两个人了,定睛看时,但见这两人一身劲装疾服,
手持兵刃,动作矫捷,目光锐利,正向四面查看。
  有过上一回的经验,公孙元波心知这两名锦衣卫高手,断难发现近在咫尺的他们,所以
心中毫不着忙。
  果然那两人查看了一阵,转身走开。
  黑衣女又扛起他向前奔去,穿过好几条街道,才停下脚步。
  公孙元波道;“姑娘何故还不放下在下?”
  黑衣女道:“闭嘴!”语声中透出烦恼的意味。
  公孙元波一点不听她的话,道:“姑娘如果不让在下开口,等一会定必后悔莫及。”
  黑衣女听了虽是有点生气,可是又不敢完全把这个机智大胆的青年的话当作耳边风,当
下狠狠地道:“好,你说!如果是废话,我也叫你后悔莫及。”
  公孙元波笑一下,道:“可是你得让我把话通通说完,千万不可半途下手。”
  黑衣女嚷道:“快说,怎的这般罗嗦?”
  公孙元波道:“第一件是在下突然内急,希望姑娘容我下地方便一下。”
  黑衣女道:“胡说八道,你不会忍一忍么?”
  公孙元波道:“人有三急,皇帝不禁。你若是不让在下解决,等一会弄得大家身上都脏
了,可别怨我。”。
  黑衣女尽管气恼,却也不敢不予理睬,怕只怕万一公孙元波真憋不住把尿撤出来,那时
就算揍他一顿,也是于事无补。
  她把他放下,怒声道:“快点!”
  公孙元波道:“就在这儿么?”
  黑衣女道:“不在这儿,你还想往哪儿去?”
  公孙元波苦笑一下,道:“好!好!就在这儿,但你得转过身子才行呀!”
  黑衣女跺脚道:“你管我转不转身,难道我还会偷瞧不成!”
  公孙元波不再逗她,解搜之后,又道:“姑娘停步不前,显有踌躇之意,只不知何事使
姑娘犹疑不决?”
  黑衣女被他说中了心事,征了一下,才道:“我的心事用不着你管。”
  公孙元波道:“姑娘此言差矣!在下虽然是姑娘的俘虏,但目前情形却是与姑娘一致,
都不想落在薛四爷手中。咱们现下正是须得同舟共济之时,是以在下的想法不得不奉告姑
娘,或者有所神益亦未可知。”
  黑衣女被他说动了道:“你有什么意见?”
  公孙元波道:“姑娘为何事而踌躇不前?”
  黑衣女道:“刚才那两人,显然是奉命追搜的,因此我突然感到不妥,因为薛四爷如果
不是发觉我们刚刚逃走,怎会直到这时还派人追搜呢?”
  公孙元波道:“姑娘所虑甚是,薛四爷必定已发觉咱们逃走的形迹,才派出人手追
搜。”
  黑衣女道:“若是他能发现我们的形迹,那么我们应该怎样逃法,便值得研究了。”
  公孙元波道:“不错,姑娘原先想带同在下投奔何处?”
  黑衣女道:“我本打算将你安置在一个朋友家中,但现在却伯会连累人家。”
  公孙元波道:“原来这个朋友乃是正当人家,所以才怕连累。既是如此,咱们不如连夜
逃出城外。”
  黑衣女道:“现在城门紧闭,若是等到天明,又怕锦衣卫封锁九城,再说我也不能走得
太远。”
  公孙元波道:“在下晓得何处可以偷越出城。我们随时都得逃亡,所以一应工具全部齐
备,故此出城之举,不必多虑。倒是你不能走得太远这一件难以解决。你为什么不能走远
呢?”
  黑衣女道:“我在天亮以前,~定要回去才行。”
  公孙元波道:“假如赶不回去,便又如何?”
  黑衣女道:“那问题就大啦!我可能死在你手中。”
  公孙元波一愣,道:“死在我手中?这话怎说?”
  黑衣女道:“到时你就知道了,现在没有工夫谈这个。”
  公孙元波道:“这样吧!我带你到一个地方,你瞧过认为安全可靠,先把我放在这儿,
你回去办你的公干。”
  黑衣女道:“那是什么所在?”
  公孙元波道:“是一座马厩后面的小屋子,向来堆放柴草杂物。据我所知,这间小屋子
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了。”
  黑衣女沉吟一下,才道:“好,告诉我怎样走法。”
  公孙元波说出方向路径,乃是在西南方。黑衣女道:“那一带甚是荒凉幽静,人家稀
少,去过两三趟,果然暂时藏身的好所在。”
  她冷不防又扛起他,迅即奔走,走了一程,她突然煞住去势。
  公孙元波正要询问,但听黑衣女低低道:“别作声,左右两侧都有人。”
  公孙元波头部倒挂在她背后,恰好还能向左右两方转动瞧看。一看之下,果然两边的屋
顶上都有人影晃动,而且从这些人影的举动中,可以看出他们正在作搜索的行动。他心中暗
惊,付道:“假如这些人乃是追搜而至,则这等本事实在惊人,不过
  正在寻思之际,黑衣女突然从屋顶高处跃起。
  公孙元波为之讶骇交集,几乎出口问她何故自行暴露出身形?
  黑衣女扛着他翻过最高屋顶,一直奔去,修忽间已遁出了那些人影的搜索圈外。
  这回再无波折,便到了城西南的荒僻处。黑衣女依公孙元渡所指,在一片竹林后面找到
那间小屋。她将他放下,返身便走,转眼间失去踪影。
  公孙元波心中疑惑难解,忖道:“她居然这般放心走开,是何缘故?我表面上仅仅是穴
道所制,使不出武功而已,并非不能行动。如果给我一点时间,我还怕没有地方可躲起
来?”
  由于她的行动不合情理,故此公孙元波深信这个黑衣女一定另有玄虚。
  约莫等了一注香左右,风声飒然微响,公孙元波身边,又出现那个神秘的黑衣女。
  她的神情看来有点轻松,说道:“好啦!现在轮到你了。”
  公孙元波心念电转,暗想:“现在轮到我?那刚才是谁排在我前面呢?”
  黑衣女又遭:“我打算把你四肢都绑起来,放置于此屋之内,你意下如何?”
  公孙元波摇头道:“这样不大妥当吧!”
  黑衣女问道:“有何不妥?”
  公孙元波道:“万一有人来到,见我这等形状,免不了大惊小怪,而且可以肯定必会惊
动那些捕快。”
  黑衣女道:“你放心,普通人绝进不了此室。”
  公孙元波道:“既然你已有决定,问我何用?”
  黑衣女道:“因为我还有一个方法,可任你选择。”
  公孙元波道:“你说来听听看。”
  黑衣女道:“假使以残毒方法禁闭你的穴道,一天工夫下来,你将受到损伤,所以我用
另一种方法,可使你绝对在我控制中而且木致伤害你的身体。这种方法,必须你肯合作才
行。”
  公孙元波恍然道:“原来如此,我猜我一定愿意合作的。”
  黑衣女道:“那就再好不过。”
  她说话时,顺手从怀中掏出一件物品,摆在地上。公孙元波看时,发现是一盏特制的小
灶台,她接着又取出一个小瓷瓶,拔开瓶塞,倒了一点黄色液体在盏内,这才放了三根灯芯
下去。
  公孙元波看到这里,已知道灯盏内的黄色液体,必是灯油无疑。现在他所不明白的,就
是这小小的一盏油灯有何用处?
  黑衣女道:“你眼力尚佳,现下虽然相当黑暗,可是谅你已看见我取出什么物事。”
  公孙元波道:“我虽然已看见了,却不明白有何作用。莫非你考虑到我可能怕黑,所以
为我留下灯火?”
  黑衣女道:“你还不能使我如此体贴你。这一盏神灯蕴含无穷妙用,你的心神将受制于
神灯火焰,同时并且是障人眼目使得进屋之人瞧不见你的法宝。你只要与我合作,包你毫无
损伤。”
  公孙元波一望而知,此是一种旁门左道的邪法。由于他前此在董冲的高梁皇庄内见过黑
神巫邢焚,那一次他凭仗忠烈之气,硬是逼得邢焚不敢抗手,故此他对这种邪法不大放在心
上。
  他微微一笑,道:“姑娘精通法术,故此言谈行止莫不玄妙难测,不过这等玩艺儿在下
一向都不大相信。”
  黑衣女沉吟了一声,道:“你不相信?那么早先我们为何没有被薛四爷等看见?其后有
人追搜,但我还是容容易易就脱身了,这些证据还不够么?”
  公孙元波愣~下,才道:“这话不错。看来姑娘的法术很有意思,不过假如碰上心性强
毅、志行凛烈之土,这等玩艺就不中用了。”
  黑衣女道:“我现在又不是对付忠臣烈士,你放心与我合作,担保你不受损伤。”
  公孙元波突然举手扶额,道:“真怪,我的头突然疼痛起来了。”
  黑衣女问道:“是不是受凉了?”
  公孙元波道:“我不知道,大概不是吧!”
  他推揉两边太阳穴,眉头紧皱。过了一阵,他双手忽然放下,面色沉寒似冰,冷冷道:
“嘿!嘿!原来你一直让我往圈套里钻,幸而我醒悟得快。”
  黑衣女不知不觉地退回~两步,道:“什么圈套,你胡说什么?”
  公孙元波仰天一晒,道:“你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论眼力论才智都是上乘之选,我公
孙元波也险险坠入了瓮中。”
  黑衣女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就绑起你!”
  公孙元波道:“那你就试试看。”
  黑衣女面现难色,道:“我为什么不敢?”说话之间,已经跃到他面前,突然出手向他
胸前大穴点去。
  公孙元波焉能让她点中?健碗一翻,已抓住了她的手掌。
  黑衣女但觉对方的五指宛如铁钳一般,疼得“哎”地叫了��声。
  公孙元波道:“你这是自讨苦吃,可怪不得我冷酷无情。”
  地一面说话,一面内劲涌出。黑衣女顿时身子发软.一阵剧疼使她沁出了冷汗。她哼卿
连声,求饶道:“别……别这样用力,痛死我啦!”
  公孙元波冷冷道:“这一点疼痛算作什么?你如不从实招供,还有得痛哩!”
  黑衣女道:“你要我供什么?哎��哟!好痛,我的手骨快碎啦!”
  公孙元波道:“我武功未失,你老早看出了,对不对?”
  黑衣女迟疑一下,公孙元波五指一紧,痛得她身子一抖,忙道:“是,是,你先放松一
点。”
  公孙元波收回一点力,道:“你乖乖从实供出,少吃些苦头。”
  黑衣女道:“好,好,我都告诉你。”
  她透一口气,才又道:“我的确已看出你不曾受制,并且还知道你是东厂高手。本来我
应当把你诱人敝处教生所居的禁园中,可是我还是没有这样做。”
  公孙元波冷笑道:“你就算把我诱人你们的禁地内,我也不怕。顺便告诉你一声,我不
是东厂的鹰犬。”
  黑衣女讶道:“你不是?可是你和冷于秋在一起。”
  公孙元波不悦道:“在一起就是同党么?我现在还不是和你在一起,但我和你却是两
路。现在你把你的来历供出来。”
  黑衣女道:“我是湘西三尸教护法。你听过此教没有?”
  公孙元波道:“没有,你与茅山的黑神巫邢焚可有关连?”
  黑衣女摇头道:“没有关连,不过她曾经败在你刀下之事,我们同道都听说了。”
  公孙元波道:“我瞧你的形状打扮,与她很像。若说与她完全无关,叫人实在难以置
信。”
  黑衣女见他不信,微微发急,忙道:“真的,我说的话如有一字虚伪,随便你怎样收拾
我,我也不敢怨你。”
  公孙元波道:“目前姑且信你。三尸教主是谁?还有你的姓名以及你用什么方法对付
我,从实招来。”
  黑衣女沉卜了一下,才道:“我姓祝,名海棠,本来打算骗你与我合作,教你心中放弃
抗拒之念,受我神灯所制,以后你就永远听从我的命令了。”
  公孙元波冷笑道:“你的苦头还没尝够么?”五指用力,祝海棠顿时面色苍白,冷汗直
冒,疼得她差点昏死过去。
  公孙元波又道:“假如你不老老实实把你教主的姓名来历,以及你制住我之后将怎样做
法详细供出,我先教你掌骨尽碎,然后再给你尝尝酷刑的苦头。”他的话冷酷之极,一听而
知他心中全无悯念。
  祝海棠忙道:“我若出手制驭你的心神,日后你便是敝教护法了。凡是须用武功之事,
便派你出马,的确没有加害于你的意思。”
  她换了一口气,权力忍熬着疼痛,又道:“至于本教主的名字,我不能奉告,哎!你别
用力,我…说就是。”
  公孙元波冷冷道:“这叫做不见棺材不流泪,快说!”
  祝海棠叹口气,道:“她也姓祝,名叫芸芸,但人人都称她为祝神娘。”
  公孙元波道;“你们都姓祝,好像其中有点不平凡的关系。”
  祝海棠面现畏惧之色,瞅住他,终于不敢隐瞒,道:“是的,她是我生身之母。”
  公孙元波“哼”了一声,道:“既然三尸教主祝神娘是你的母亲,我有两个疑问,烦你
一并解答。”
  祝海棠忙道:“我一定回答。你先放松一点,我的腕骨快要碎啦!”
  公孙元波果然收回力道,使她不再疼痛,但仍然紧紧握着她。他道:“第一个问题很简
单,那就是你何故用母姓而不用父姓?”
  祝海棠道:“我不敢说,因为我一说出来,你又要使我吃苦头。”
  公孙元波讶道:“这话怎说?好吧!你放心回答,我不捏痛你就是了。”
  祝海棠才道:“因为我不知道为何不随父姓,无法回答。我怕你一怒之下,又施毒
手。”
  公孙元波追问道:“你问过你母亲没有?”
  祝海棠怯怯道:“我不敢问她。”
  公孙元波道:“听起来你好像很怕她,是不是?”
  祝海棠道:“是的。我自懂人事以来,在记忆中从没有见过她的笑容。”
  公孙元波道:“她对你如此冷酷,可能因为你们根本不是亲骨肉。”
  祝海棠叹一口气,道:“我不知道,亦不敢多想。”
  公孙元波道:“我要问你第二个问题,希望你不要再回答‘不知道’这句话,否则你一
定有得瞧的。”
  祝海棠低声道:“你问吧。但愿老天爷可怜我,使你问一个我能回答的问题。”
  她表情声音都显得十分可怜在弱。公孙元波虽然知道她在做作,却仍禁不住心头发软,
大有不忍之意。
  他忽然放开手,并不说话,只做一个叫她离开的手势。
  祝海棠惊诧交集,一面探抚阵阵疼痛的手腕,一面注视着这个男子,好像想看穿他的心
意。她的确不相信公孙元波当真是释放她,所以没有急急逃走。
  公孙元波见她不走,剑眉一皱,道:“你最好趁我还未反悔之时溜走。”
  祝海棠道:“听起来你好像真的放走我,但为什么呢?”
  公孙元波道:“你不必多问。”他说完这句话,便紧闭嘴巴,显然真的不打算说话。
  过了一阵,祝海棠怯怯道:“你很厉害,定然看准我不会逃走。”
  公孙元波淡淡一笑,道:“我虽然看破你的不少诡诈心机,但本人宝刀之下,不想杀死
女子,是以放你逃生。”
  祝海棠沉吟了一下,才道:“只不知我在你心目中是个怎样的人?”
  公孙元波轻描淡写地道:“你给我的印象不深,故此无法置评。
  祝海棠道:“你刚才说我心机诡诈,这大概就是你对我的印象了,但事实上我既不狡
诈,亦不恶毒。”
  她泛起一抹动人的苦笑,指指地上的小灯,又道:“等到这盏神灯熄灭之时,你就晓得
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了。”
  公孙元波感到她的话似是真实不构,当下向小灯打量一下,才道:“盏内油量充足,至
少还可以点上三两个时辰之久,你的期望未免太长了。”
  祝海棠道:“不,此灯随时有熄灭的可能,但当然不是油枯灯尽,亦不是被风吹灭。总
之,到时你就知道啦!”
  公孙元波摇摇头,道:“你们这等怪异行径,我没有兴趣听。”
  祝海棠道:“你曾指斥我设下圈套。我得承认真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当我们前来此处之
时,薛四爷手下高手的搜捕行动却一点不假,这一点希望你相信才好。”
  公孙元波问道:“如果薛四爷的手下当真追搜咱们,何以咱们一度暴露身形时,他们仍
不发觉?”
  祝海棠道:“当时我使出敝教的一种遁术,是以他们全无所觉。”
  公孙元波忍住心中的冷笑,淡淡道:“这样说来,你一旦施展这种遁术邪法,便没有人
看得见你了,是不是?”
  祝海棠道:“那也不一定,因为敝教的几种遁术,定须在某种条件下施展方收奇效。我
们刚才暴露身形时,他们不是完全看不见影踪,不过在种种条件之下,他们所见的只是一只
小小的飞鸟而已。”
  公孙元波听了这话,心中之气稍平,也稍为有点相信。因为她施展遁法之时,须得合乎
一些条件,那就等于这种邪法之力亦有一定限度。这种较合情理的说法,似乎可以接受。
  他的目光又转到地上的油灯,只见灯芯的火焰微微带着绿色。这等光线,叫人看了真有
点不大舒服。
  祝海棠又说道:“公孙兄好像心气较为平和了。假如我没有看错,便容我再说几句话行
不行?”
  公孙元波讶道:“你管我心气乎不平和?你还不是已经说了不少话?”
  祝海棠道:刚才的话,处处不敢拂逆你的虎威,所以有些事实为了怕你不信而冒火,便
不敢说出。”
  公孙元波道:“你用不着说得可怜兮兮的,反正对于你这等修习邪法之人,我不会怜悯
同情,但你若有话说,那就说吧!”
  祝海棠道:“我设下圈套,对你只是存心偏袒帮助,并不是想加害你。”
  公孙元波皱眉道:“胡说!你不是要利用这盏神灯,制驭我的心神意志,使我成为唯命
是从的奴隶么?这等手法还说是帮助我,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祝海棠道:“我意思是说比起把你带回神坛去,我此举实是有心偏袒,不让你受到更大
的伤害。”
  公孙元波微微动容,问道:“回到神坛又如何?”
  祝海棠道:“若是回到神坛,你就不仅成为行尸走肉而已。”
  公孙元波又问道:“如果我受这妖灯所制,便仅是心神受制而已么?”
  祝海棠道:“是的,而且由于你失去了个人的意志,心无所惧,一旦奉命出手,武功比
你现在还要高出很多倍。”
  公孙元波寻思一下,认为很有道理,当下又道:“你三尸教中,有多少心神受妖灯制驭
之人?”
  祝海棠道:“只有一个。”
  公孙元波道:“何以只有一个,难道没有合适之人可用?”
  祝海棠摇头道:“那是因为这等神灯驭心之术,亦有不少禁忌。例如你如为我所制,那
就只将听我一个人的命令。因为此术极为珍秘,除了教主之外,便只有我得过传授。”
  公孙元波“哦”了一声,对这个秀美的少女,心中敌意谈了许多。
  他道:“这样说来,你们三尸教仅有的一个心神受制之人,乃是三尸教主祝神娘、亦即
是你母亲施术而成的了?”
  祝海棠道:“正是!”
  公孙元波问道:“我还是不明白,为何具有如此妙术,却不多弄几个人做你的奴隶?莫
非心神受制之后,还可能反叛么?”
  视海棠道:“那倒不是,而是此术施展之时,不但禁忌甚多,危机重重,并且还有一个
困难,那就是受术之人定须神志清明,且愿意合作,不予反抗,方可成功。一个弄不好,施
术的人反而遭殃,动辄有丧命之虞!你想想看,有这许多的凶险艰难,岂是容易一试的?若
不是遇上一个认为万分值得的人,谁肯轻易冒险?”
  公孙元波恍然道:“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文章。我居然蒙你看中,甚感荣幸。只不
知你目下施术不成,有没有危险?”
  祝海棠愁泛眉梢,道:“当然有危险啦!”
  她用下颔指点地上的油灯,又道:“此灯的火焰,目下与我心灵相合,一旦熄灭,我的
生命之火亦随之而灭了。”
  公孙元波吃了一惊,道:“这等生死大事,你说来却轻松得很呢!”
  祝海棠苦笑一下,才道:“你要我怎么办?哭也没有用呀?”
  公孙元波问道:“要如何才能解得这种危难?这盏灯迟早都会熄灭的呀!”
  祝海棠眼中射出愉悦之光,慑儒道:“你不把我当作邪恶之人,我十分感激。”
  公孙元波道:“别说这种不关痛痒的话,咱们先解决问题要紧。”
  祝海棠道:“只要此灯灯油点尽而灭,我就没事了。”
  公孙元波道:“换句话说,若不是油尽而熄灭,你的性命不保了,对不对?”
  祝海棠道:“是的。”
  公孙元波道:“那么咱们把此灯藏起来,既不被人看见,亦不让风吹灭,这么便可渡过
难关了。”他转眼四望,立刻又道:“来,把柴草堆起来,将灯放置在墙角落。”
  他也不知道自己何以忽然如此紧张,但他隐隐感到事情好像不大妙,必须迅速行动争取
时间。
  祝海棠和他挤到这间小屋子最里面,把墙角的柴草清除,腾出一块小小的空间,以便放
置那盏油灯。
  公孙元波道:“我站在这里,你去把油灯取来递给我。”
  祝海棠依言行去,公孙元波又道:“小心点,可别掉落在地上。”
  话声未歇,突然一条黑影挟着一阵怪风卷了进来。那盏发出绿光的油灯倏然熄灭。公孙
元波心头方自一震,便已感到祝海棠变软的胴体投入自己怀中。他心知不妙,歉然地把她抱
紧。
  黑暗中一阵劲风向公孙元波扑到。公孙元波鼻中还嗅到一阵强烈的奇怪的气味。他一嗅
而知这是兽类的气味,是以挥掌扫拍之时,并不按照对付人类时的部位出手。
  他铁掌到处,扫中了一件坚硬的物事,发出“砰”的一声,接着就是猛犬负创的惨号,
以及犬身落地时的声响。
  公孙元波虽是一掌奏功,但自己亦被那头恶犬劲厉沉重的冲力震退,脚跟绊着一堆柴
草,仰面一跤跌倒。
  公孙元波在身形摔倒之际,心念电转,掠过两个意念。一是这头恶大无疑是一种狞猛灵
警的恶犬,不但擅长追踪,同时亦特具神力,才会把他这么一个内外兼修的高手震退,只不
知它伤势如何?另一个意念是须得尽快逃出此屋,以免被敌人所困。故此当他方一倒地,便
又一掌扫击在墙上,“蓬”的一响,木屑纷飞,墙上已出现了一个洞穴。
  他背背着地之后,缓住势子,正要翻身起来,以便从洞穴窜出,但还未翻起,猛见屋内
突然变得很明亮,转眼瞧时,原来是一支长达一丈的钢枪,枪尖处火光耀眼,从门口掷入屋
内。
  公孙元波本能地把覆盖在他身上的祝海棠抱紧一点,并且打消了从洞穴窜出之意。因为
他情知自己一旦翻身而起,门外之人定可看得一清二楚。不过他躺在地上事实上亦好不了太
多,一来敌方带有恶犬;二来在他与门口之间的柴草不多,无法掩蔽他和祝海棠的身形。
  公孙元波旋即恢复理智而发现这些劣势,不禁为自己那种鸵鸟式的本能反应而感到好笑
和不安。
  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沉劲的口音,道:“好家伙,又跑掉啦!”
  公孙元波听出此人语气中含着愤怒之意,似乎不是诈语,心中大奇,付道:“此人难道
看不见我们?”好在他这个晚上奇异之事见得多了,正所谓见怪不怪,姑且相信门口的人看
不见他们,仍然躺着不动。
  门外稍远处另一个人应道:“哦?那么快?咱们的狗呢?”
  门口人恨声道:“大黑倒在地上,不知死了没有?”
  门外立刻响起三下短而急促的哨声,一时听不出是哪一个人发出的,屋后数丈外随即也
传来哨声,遥遥相应。
  公孙元波一听而知,对方已发动四面包围的埋伏,以哨声告诉屋后那一面的同党,叫他
们注意拦截逃人,由是后面亦传来哨声相应,故此他深信这不是诡计圈套。可是他不明白的
是他躺在地上也看得见门口的人影,为何那人竟看不见自己?尤其是屋内十分明亮,地方又
小,谁都能够一览无遗。
  他沉住气不动,只见一个高大的人提刀进来。此人的目光甚至不曾向屋角瞥扫,一径俯
视着地上,道:“厉害!大黑脑袋迸裂,已经气绝毙命啦!”
  门外人道:“那厮在黑暗中竟能一掌击中大黑脑袋,难道他竟有在黑夜中视物的本事不
成?”
  已入屋的大汉道:“假如他不知道大黑是条恶大,受袭之时,出掌必定太高而被大黑咬
伤,可是大黑向来闷不作声,行动如风,那厮发觉受袭之时,焉能得知是一头猛犬而不是
人?由此可知,那厮必有夜间视物之能。”
  门外的人道:“那厮的迹踪似是尚未查获,所以四下没有一点声音。这回若被他逃出咱
们的包围,大黑又已丧生,咱们便再也无法追上那厮啦!”
  那支掷入屋内的钢枪已收回去,同时那个进入屋内的大汉亦走出门外,因而变成外面光
亮屋内黑暗的形势了。
  公孙元波透了一口大气,坐了起身,满腹狐疑地向外查看。
  门口的两人在火光之下,连面貌也给他看清楚了。
  只见那个不曾入屋之入年约四旬左右,眼光锐利而含威棱,身穿夜行衣服,手中提着一
把弧形利剑。
  公孙元波但觉此人面熟得很,用心一想,突然记起此人正是早先带着一队锦衣卫士在城
门口搜查过往人车,后来又把车夫小六子和陈家媳妇捕走的李队长。
  此人的机警冷酷,公孙元波印象甚深,所以目下虽然装束完全不同,还是被他认了出
来。他想起了那个年轻的小六子以及那个秀丽的陈家媳妇,登时涌起了满腔仇恨,反而忘了
逃走之事。
  李队人恨恨地道:“这公孙元波真有一套,无怪东厂方面,连冷仙子、董大人都未能收
拾了他。”
  另外那个高大汉子道:“李大人放心吧!凭咱们锦衣卫之力,要抓一个这等年轻没有经
验的小伙子,就算他武功再高,亦不是什么难事,何况东厂方面,听说连三宝天王方股公大
人也给惊动了。”
  李队长嘘了一声道:“别提到他老人家。”
  他沉吟了一下,又道:“奇怪,咱们那么多的人手,居然还没有发现那厮踪迹,真想不
通他是用什么方法逃出咱们的包围网的?”
  高大汉子道:“他可能还潜伏在包围网中,咱们再搜一搜如何?”
  李队长道:“咱们有一度借那大黑之力,得知这厮已落在咱们包围中,可是他突然又失
去了影踪。耗时甚久,咱们才追到此地。大黑之死,证明它果然找到了公孙元波,然而这厮
正像上一回一样突然消失了。依我的看法,此人早已远遁千里啦!”
  高大汉子倒没有坚持,点点头道:“既是如此,咱们不必浪费气力啦!只不知李大人何
故又不下令收队?”
  李队长叹一口气,道:“魏大人有所不知,咱们这次出动了十六人,可说是全卫的精锐
尽出,却居然连敌人的影子也没见到,还损失了灵犬大黑。兄弟有乔职守,只好等薛大人驾
到再作区处了。”
  被称为魏大人的大汉沉吟一下,才道:“追捕要犯之事,岂有一定成功之理?李大人何
须放在心上?”
  李队长道:“魏大人有所不知,这个公孙元波本是无足轻重的人物,但突然之间为了某
种原因,变得身价百倍,成为厂、卫双方都急于抢到手中的要犯,故此我们后来才会大批出
动,倾力搜捕。”
  姓魏的大汉稍稍压低声音问道:“李大人能不能把内情稍为透露一点呢?”
  李队长歇了一下,才道:“据说这公孙元波与玉钩斜有关。这消息一传出去,连东厂都
大为震动,立时派出所有的高手大肆搜捕那公孙元波。”
  姓魏的大汉讶道:“玉钩斜是什么物事?”
  李队长道:“兄弟也不知道。”
  他的声音突然也压低了不少,使人一听而知他内心有着沉重紧张的感觉。只听他道:
“假如我知道玉钩斜是什么物事,则公孙元波老早就成为瓮中之鳖啦!”
  姓魏大汉更为惊讶,道:“这是什么缘故呢?””
  李队长道:“因为我前几天早上由于另一件大案子,奉命把守城门,盘查来往人车,抓
到一个赶车的小伙子,当时从他口中,便听到‘玉钩斜’之名。当时我根本不知玉钩斜是什
么,未加注意。”他停歇了一下,又道:“后来我又抓到一个女的,经过审讯之后,昨天才
结束并将全案移送。魏大人也知道咱们规矩是到移案之时,原始详细口供才一并送出,因此
到了下午时分,薛大人才看到这份口供。于是其中那一句‘玉钩斜’登时像魔咒一样,不但
薛大人惊讶得跳起来,还霎时传到东厂那边。那个赶车的叛党小六子马上被提讯,东厂方面
高级人物也参加了。”
  魏姓大汉骇然道:“玉钩斜三个字竟有如此大的魔力?”
  李队长道:“谁说不是!一直审到半夜,才用一种邪门手法使小六子吐露真言,牵涉出
公孙元波的名字。薛大人一听,还道自己无意中把要犯杀死,因为他曾允许聂三娘带走公孙
元波并予处死,于是连忙亲自出马去找聂三娘。谁知道聂三娘已跑掉,还发现公孙元波未
死。”
  魏姓大汉问道:“薛大人见到公孙元波之面么?”
  李队长道:“那倒没有,但由于三个情况,却可判断公孙元波未死。一是从聂三娘衣物
上得知她已逃走。因为她若是遭了公孙元波毒手,她的衣物便不可能被人完全带走;二是公
孙元波的尸身遍查无着;三是薛大人搜查时,发现有人逃走。虽然没有追上,但确知这个逃
走之人不是聂三娘。”
  姓魏大汉道:“以薛大人的神通,逃人是不是聂三娘,万万不会看错。不过这个能从薛
大人眼皮底下逃走的人,可也不是等闲人物。”
  李队长道:“这个自然,所以薛大人才摆出这等阵仗,不然的话,抓一个小小的叛逆之
辈,何须劳师动众至此!”
  他们静默下来,可是仍然没有走开。
  公孙元波仍然坐着不动,并且还是以祝海棠的娇躯覆盖在自己身上,因为那些柴草本来
就无法遮挡得住他们的身形。可是既然对方在火炬照耀之下也不曾发现他们,可见视海棠实
在是大有古怪。倘若不是对方诈作未见,那一定是视海棠那一身黑衣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得以瞒过敌人的目光。
  他没有丝毫占便宜的心思,然而祝海棠终究是个美貌少女,他岂能全然无动于衷?
  坐在他怀中的祝海棠扭转面庞向着他,同时又伸手拉住他的头。公孙元波毫不迟疑,低
头吻在她的两片樱唇上。
  祝海棠初时轻轻挣扎一下,旋即紧紧搂着他,丁香舌吐,也生出反应。
  过了好一会,他们的嘴唇才分开。祝海棠靠到他的耳边,悄声说道:“我本是有话要告
诉你。”
  公孙元波一听这话,登时感到很不好意思。因为他竟然会错了意,以为她向自己献上香
吻。
  祝海棠又道;“我生平还没有被男人亲热过,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公孙元波牢牢记住她说过油灯熄灭便当绝命之言,所以懂得他所谓“最后一个”的含
意。祝海棠接着又道:“刚才我想告诉你,便是有关门口那两个锦衣卫高手为何逗留不去的
原因。他们乃是等候薛四爷前来。”
  公孙元波吃了一惊,悄悄问道:“他们晓得你我躲在屋内么?”
  祝海棠摇摇头,在他耳边说道:“那倒不是。薛四爷有一次与家母闲谈之时,曾经提到
他独创的搜捕手法,乃是以这头灵警猛恶无比的狼犬为中心,配以两名高手紧紧跟着。在中
心共有三层包围网,薛四爷亲自把守最外面的第三层包围网。”
  公孙元波附耳道:“但第三层包围网必定扩张得很大,如何把守得住?”
  祝海棠道:“当时家母也这样问他。薛四爷说第三层包围网其实是他和四五个最强的高
手,迅快绕圈奔驰。由于他们已训练有素,是以奔驰之时,衔接得十分严密,再高明的敌
人,亦无法悄悄遁出圈外。”
  公孙元波寻思一下,才道:“这话听来很有可能,无怪门外这两人守候不去,原来是等
到接获讯号,便赶去夹攻。”
  祝海棠道:“正是如此。假使我们还留在此地,薛四爷迟早会来调查情况。”
  公孙元波道:“他们刚才没有发现咱们,是不是你使的手段?”
  祝海棠道:“是的。我这一身衣服,在跳跃不定的火光下,看来好像一块阴影,但是只
怕薛四爷来到之后再加查看,那时必定会发现你。”
  公孙元波道:“你意思到底是说你身体比我细小,所以无法遮蔽得住我呢,抑是薛四爷
有看穿你这种障眼法的本事?”
  视海棠道:“我意思是无法把你全身完全遮蔽。”
  他们互相附耳悄言,所以门外之人全无所觉。
  公孙元波道:“让我想想看如何应付。”
  祝海棠道:“我反正已活不成了,你可趁薛四爷还未来到,快快独自逃生。”
  公孙元波没有回答,对于这个美丽少女的不幸命运,他深心中不知为何竟泛起了歉疚和
怜惜之情。
  屋门外的李队长和魏姓大汉,锐利的目光四下扫射不已。
  他们已把发出火光的钢枪另一端插在地上,变成一支高照的火炬,照亮了周围数丈之
内。突然间一道人影宛如闪电般跃到,落地现身,乃是个锦衣大汉,相貌威严,左手提着一
口连鞘长刀。
  李、魏二人一同躬身行礼。李队长道:“薛大人,大黑已被敌人击毙。”
  薛大人鼻中重重地哼了一声,做个手势。魏姓大汉立刻拔起钢枪,把火光送入屋内,让
他查看。
  那头庞大的黑褐色恶犬仍然倒在原处,薛大人瞧了一眼,目光便射向屋内多处查看。
  他首先瞧见墙上的洞穴,浓眉皱了一下,接着目光又扫过屋右角的一片阴影。
  李队长道:“这个敌人动作如电,一举手击毙了大黑,随即震破土墙逃走。卑职等虽是
立刻发出讯号通知拦截,同时亦点燃火炬,却仍然连影子也没看见。都怪卑职等无能,误了
要机。”
  薛大人道:“以你们点燃火炬的速度,这名逃犯除非是击穿土墙之时,人随掌走,窜出
屋外,不然的话,你们断不会连影子也看不见的。”
  魏性大汉道:“薛大人说得是。咱们平时练习之时,总是如此,可见得这个逃犯实是高
明不过。”
  薛大人沉吟道:“据本座所知,公孙元波虽是身手极佳,但还未达到这等境界,因此除
非咱们追错了人,不然的话,公孙元波应当在此屋之内。”
  李、魏二人骇了一跳,连忙游目查看屋内各处。
  薛大人又道:“但他显然已经远遁,这就使人感到大是莫测高深了。”
  李、魏二人听了他后面的话,才松一口气,收回惊疑的目光。
  李队长道:“大黑向来万无一失,既然能追踪到此处,并且被人击毙,可见得它袭击的
必是公孙元波无疑、”
  薛大人寻思了一下,才道:“此事大有蹊跷。目前包围阵法尚在运转,那厮除非背插双
翅,否则一定还在咱们包围之内无疑。”
  他转眼向李、魏二人望去,峻声道:“你们仍然留守此地,但须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本
爵再行搜查包围阵法内每一个地方。”
  李、魏二人躬身应了,薛大人转身行去。魏姓大汉把钢枪抽退,又像上次那样插在地
上。
  屋角内先出现一对眼睛,小心地查看过外面,这才露出两个人头,正是公孙元波和祝海
棠。
  祝海棠面色虽然显得比平时还要苍白,但她眉宇和美眸中却闪耀一种奇异的光辉。
  公孙元波坐起身,耳目并用地向外面查听动静。这时才看得出地和视海棠都是缩在一件
黑衣之下。
  他这一坐起,登时使躺着的祝海棠露出更多的身形,因而可得看见祝海棠裸露出来的白
皮肤。
  原来祝海棠乃是把那件紧身黑衣脱下来,而和公孙元波相拥着,用这件具有障眼力量的
黑衣,覆盖在他们身体上。由于衣服窄小,所以他们不但须得紧紧搂抱在一起,还要缩在角
落,这样便减小了要覆盖的面积。
  视海棠缩了一下,公孙元波感觉到,低头一瞧,但见她裸露的白皙的上半身尽在眼底。
他怔了一下,展臂把她抱起,尽量用自己的身体贴着她,同时在她耳边悄悄问道:“你觉得
冷么?”
  视海棠摇摇头,也在他耳边道:“我已熬惯寒冷,所以只穿这一件特制的衣服就够
啦!”
  公孙元波轻轻道:“你心里会不会怪我?”
  祝海棠在这个男人强有力的怀抱中,感到平生未曾有过的刺激。尤其是这个英俊的青
年,眼色口气中含有无限温柔和关心,这正是她深心中向慕渴想的东西。
  她由衷地道:“不,我为什么要怪你?”
  公孙元波一时感到无从说起,想了一下,才决定省略去因为自己保护不周,以致油灯熄
灭了的内咎,只道:“我未得你同意之前,便匆匆剥掉你的衣服。我怕你还会怪我,认为我
是个登徒子,借这个机会对你施以轻薄。”

  -------------------
  火流星武侠世界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