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天骄(4)
曹杰哈哈一笑,伸指去他膻中穴上一点,一股强劲的内力透入,护住了楚天英的心脉,道:“我给你十二个时辰,明天中午这个时候,我的真气就会慢慢消散,那时你若再不归降于我,那么便是天王老子复生也救不了你了。”说着,一把抓起楚天英,返回万妙山庄。
妙目三个见楚天英落到了曹杰手里,齐宣佛号,闭上了眼睛,楚天雄迎过来,道:“干爹,恭喜你擒了他来。”
曹杰哈哈一笑:“小雄,你这弟弟实在是不世奇才,我也不瞒你,平手放斗,我还真擒不住他,但这小子真象你说的,服了双蛟内丹,阴阳不调,自己把自己闹瘫痪了。”
楚天雄担心的道:“他没事吧?”
曹杰道:“我用真气护住了他的心脉,可以管一十二个时辰,如果明天中午之前他向我归降,我传他阴阳大法,他便没事,否则嘛,哼哼,双蛟内丹千年积累的阴阳二气,岂是闹着玩的,他全身经络将寸寸爆裂,死得惨不堪言。”
眼光与楚天英眼光一对,嘿嘿一笑,道:“做人,其实不必那么固执,要象你哥哥一样,想得通达些,这世上有很多好东西你还没享用过呢,这么死了岂不可惜。”对楚天雄道:“安排人给他洗澡剃须,然后找几个最妖艳的丫头服侍他,他大半个身子想动动不了,但有些地方不想动,却还真不由他控制,待得享尽人间艳福,他自然就不想死了。”
楚天雄点头,一拍手,过来四个裸女,将楚天英扶了下去,洗澡剃须,然后四女使尽本事,勾引楚天英。
有些东西源自生命的本能,并不由自己控制,楚天英无可奈何,只得听之任之。
第二天早上,楚天雄进房来,楚天英一见是他,闭上眼睛,楚天雄呵呵而笑,道:“不必怕羞,孔夫子尚且说食色性也,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楚天英给曹杰内力护住心脉后,手足虽不能动,但口眼活动无碍,霍地睁开眼睛来,怒视着楚天雄道:“我不是为自己害羞,而是羞于见你。”
楚天雄一呆,霍地暴怒道:“难道要我以绝世之才,终老乡间,甚至别人来打我也不能还手,你就不羞于见我了吗?”
楚天英一怔,道:“少林秃驴确实太也过份,但无论如何说,你认贼作父,就是不对。”
楚天雄恨恨的道:“我本有最好的师傅,最好的家世,最美满的婚姻,最辉煌的前途,可突然间,一切都没有了,那种绝望的心境,你能不能体会到,这时干爹出手帮了我,让我重新拥有了这一切,甚至比原先更胜十倍,这样的重生父母,我叫他一声干爹,有什么不对。”
楚天英看着楚天雄因激愤而扭曲的脸,心中即怒且痛,知道大哥因极度的偏激,已变得完全不可理喻,静默半晌,道:“即便天下所有人都对你不起,嫂子总没有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她是一个多好的女人。”
楚天雄神色慢慢平静下来,仰首向天,半晌才道:“玉凤确实是个好女子,我本不想这么做,但我没有办法,谁叫你是九幽剑的弟子,又还想做地仙剑的孙女婿,干爹虽神功盖世,但也并不想同时招惹天地三剑中的两剑,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你如愿以偿的做上地仙剑的孙女婿,而用其他办法又对付不了你,便只好委屈玉凤了。”
“原来是这样。”楚天英终于明白了,怒叫道:“为了你干爹的肮脏大业,你不惜害了嫂子这样一个世上最好的女人,你问问自己,这世上还有什么事,你做不出来?”
楚天雄冷然一笑,道:“行大事者,不拘小节,成功者是不受谴责的,这个道理你终究会懂,你多想想吧,随我归顺干爹,不仅兄弟同聚,而且有无穷的富贵,无尽的艳福,若要死犟到底,那么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我做大哥的,不能也没本事救你。”楚天雄说完,退了出去。
楚天英心中所有的谜底,都已揭开,想到龙玉凤,心中是无尽的欠疚和痛楚,暗叫道:“嫂子,我楚家对你不住,你现在在哪里,你还活着吗?”
时间一分分过去,楚天雄又来了两次,曹杰自己也亲来劝了一次,楚天英闭上眼睛,再不开口。午时渐近,阴阳两气齐冲心脉,楚天英知道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惟一挂心的只是龙玉凤的生死,还有最终不能揭露曹杰的真面目,为父亲报仇,他心有不甘,但也是无可奈何了。
太阳当顶,楚天英全身膨胀欲裂,神智渐趋迷糊,昏昏沉沉中,忽地想到那日活僵尸传他的寂灭大法,便运起心法,将一点元神,托寄于虚无寂灭之中,无来无去,无人无我,终于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是一天,还是一个世纪,楚天英慢慢醒转,鼻中香气微闻。他缓缓睁开眼睛,自己是睡在一张床上,床边,有两个女子在做女红,一个是周萍,另一个,竟然是龙玉凤。
“嫂子。”楚天英低呼一声。他的叫声惊动了龙玉凤两个,一齐惊喜地向他看过来,与龙玉凤四目相对,突然间,所有的记忆一齐涌入楚天英脑海,他大叫一声,一弹而起,向门外冲去,却在门口“砰”的一下,与一个人撞在了一起。那人大叫:“臭小子,你想拆了我这把老骨头是不是?”竟然是师傅袁矮子。
楚天英又惊又喜,叫道:“师父。”
袁矮子哼了一声,道:“又想跑是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做出事来,就要勇于承担后果,只知道逃避,哼,叫我哪一只眼睛看得起你。”
楚天英脸一红,低声道:“师父。”
袁矮子道:“你和玉凤的事,我都知道了,错不在你两个,是你那不是人的大哥一手促成的,但这也叫做天意。玉凤本就是和你拜的天地,难道大公鸡真的能代表人吗?而且九叶灵芝,正是双蛟内丹的克星,玉凤吃了九叶灵芝,你则吞了双蛟内丹,这不叫天意叫什么,哈,照我说,你们才是真正的龙凤缘,天仙配,再美妙不过的一对。”
楚天英没想到袁矮子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又吃惊又担心,发急地道:“师父。”
袁矮子眼一瞪:“怎么着,你真想叫玉凤生下儿子来就没有爸爸吗?”
“什么?”楚天英大吃一惊,看龙玉凤,果见她肚子微微凸起。
“难道那一夜竟然有了孩子?”楚天英惊退一步,看向龙玉凤的眼睛。龙玉凤双颊晕红,目光一垂,随即勇敢的看着他,眼光又羞又喜,柔情无限。楚天英一时呆了。
那天楚天英逃走后,龙玉凤本要寻死,却给周萍救了下来,周萍是极聪明的女孩子,连猜带问,知道了原委,大是愤怒,便要上少林寺找楚天雄算帐。龙玉凤拉住她坚决不让,周萍只得做罢,她却是个想得开的,便劝龙玉凤把楚天英找回来,索性就嫁了给他。世间嫂嫁叔的事,不是没有,况且龙玉凤本就是和楚天英拜的堂,楚天雄又不认这门亲,更是无妨。龙玉凤自然不答应,但给她日也说夜也劝,再加上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竟然怀了孕,要做母亲的人心思又自不同,便同意去找楚天英。她俩没找到楚天英,却碰到了袁矮子。袁矮子知道情形后,也大是赞同。这等于天地三剑有两剑赞同这门亲事,况且还有肚子里的孩子,龙玉凤也就完全转了心思,只是找不到楚天英。
那么楚天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是袁矮子救回来的。袁矮子当时探知了飞龙教的老巢在万妙谷,便摸上门去,没碰上曹杰,却碰上万妙山庄的人正要去埋楚天英,先还以为楚天英死了,差点把万妙山庄给拆了,曹杰不在,谁挡得住他的九幽鬼剑,但背着楚天英大杀一场,却突然发觉楚天英还有微弱的心跳,大喜之下把他救回来。他不知道楚天英闹什么玄虚,为什么怎么也救不醒,龙玉凤却知道,因为楚天英曾把进麻无常鬼屋,掉落阴河遇到活僵尸并学会寂灭大法的事都说了给她听,知道楚天英只是在寂灭大法的功境里,终会醒来。她每日耐心等待,这一天终于等到楚天英醒来。而前后算来,楚天英处于寂灭之境中,已有整整四十九天。
说了一切前因后果,袁矮子道:“你和玉凤的事,就这么定了,我是你师父,这件事是做得主的,有我九幽剑开口,地仙剑周老哥做旁证,天下再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现在只有一件事棘手得很,说来说去,还是要怨你这小子。”
楚天英一惊,道:“什么事?”
袁矮子一指周萍,道:“她怎么办,少林招亲擂上,当着天下英雄的面,你出尽了风头,就这么完事了。”
“这……”楚天英呆住了。也是,少林招亲擂上,他大败楚天雄,天下英雄,已公认他是地仙剑的孙女婿,可推托不得,但他又有了龙玉凤。
便在这时,龙玉凤开口道:“我和萍妹情若姐妹,况且我母子的性命都是她所救,所以这几天我和萍妹商量过了,我们愿效娥皇女英,共事一夫。”
“啊哈。”袁矮子一跳起来:“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小子,美不美?美死你了吧?拣日不如撞日,孩子都急着叫爸爸了,也不必顾那么多的繁文汝节,就是今晚,你三个拜堂成亲,讨了老婆,可别想倚红偎翠,事情多着呢,那老妖怪活动越来越频繁,我怀疑他有什么大阴谋。”
楚天英同娶两美,喜得不知该闭着嘴好还是张开嘴好,忽想到心中一个谜团,道:“师父,你说的那老妖怪到底是谁?”
“天神剑殷九节啊,那老妖怪,别人越活胡子越长,他越活胡子越短,似乎都缩回去了,真是奇哉怪也。”
“曹杰?”楚天英一下子跳了起来,叫道:“师父,这件事一定要快想办法。”当下把曹杰的身份阴谋一体说了,直听得袁矮子目瞪口呆,叫道:“我就知道这老妖怪古怪,原来他堂堂天神剑,竟然自宫去当太监,还成了天下第一奸阉,又是个倭寇。不好,最近他正以天神剑的名义召集天下英雄大会,难道是要开始他摧毁中华武林的阴谋了。”
楚天英捏着拳头道:“十有八、九是这样,若给他阴谋成功,中华武林元气大伤,再给他挑起饥民造反,弄乱大明政权,倭寇奇兵突入,我中华锦绣河山,怕就要陷落倭寇魔爪之中了。”
袁矮子眼发电光:“放着我袁矮子没死,他须没那么容易如愿。不管他,先给你娶了老婆再说。”
他们住的,是地仙剑在洛阳郊外的一处庄子。地仙剑已于十年前过世,周萍的父母也在一次意外中丧生,她竟是个孤女,但家世宏大,佣仆如云,这婚礼倒也操办得极为隆重,只是没有外人。
拜了天地,楚天英先到龙玉凤房中,揭去红巾,烛光映照下的那张脸,却比红巾还要红三分,楚天英一时想不到什么话来说,忽地指着龙玉凤肚子道:“孩子生出来,会叫爸爸吗?”
龙玉凤扑哧一笑,嗔道:“当然会叫,除非是哑巴。”
楚天英叫道:“我楚天英的儿子,那一定是绝顶聪明的,怎么会是哑巴。”
喜乐晏晏,解衣上床,一番温存,心满意足之余,龙玉凤却流下两行泪来,在心中低叫道:“婆婆,我终于完完全全的做了你的儿媳妇了,却是嫁给小英,你高兴吗?”
楚天英意尤未足,龙玉凤捉住他在她身体上贪婪游走的手,柔声道:“小英,我是有身孕的人,不能太过,而且你也不能冷落了萍妹,今夜也是她的洞房花烛夜呢。”
楚天英依言过周萍房里来,揭了盖头,握住了周萍的手,先细细看她的脸,周萍给他看得羞不可抑,把脸藏到他颈窝下,楚天英怀拥美人,大乐,道:“对了,那天我问你,怎么堂堂地仙剑的孙女,却要比武招亲,你说日后自知,现在可以说了吧。”周萍娇声道:“这当然是有原因的,其实我爷爷也发现天神剑不对头,一交手,爷爷发现天神剑阴阳双修,铁定是练了天魔的玄阴真经,爷爷克制不了他,这世上也没有任何一种功法能比天神剑阴阳双修的功法更厉害,爷爷回来后冥思苦想,想一个人不行,为什么不可以双剑合璧,以二对一呢?于是创造出了一门连体内功心法,取名和合阴阳诀,男为阳,女为阴,夫妻双修后,阴阳合璧,便可对抗天神剑阴阳合练的魔功。不过要练到能对抗天神剑,非得有禀赋特别好的男子和我配对不可。所以我才摆下大擂台,于天下英雄中挑选最杰出的人选。”
楚天英大喜,道:“原来是这样,娶得娇妻,还能学得克制老妖怪的神奇武功,太妙了。”
楚天英忽地想到一事,道:“你说你爷爷创的和合阴阳诀可使阴阳交汇,那我一体兼阴阳二气,可不可以用这法子把它们调合到一起。”
周萍道:“这我可不知道,我把内功秘诀说给你,你自己参详。”
楚天英道:“也不急在一时,春宵一刻值千金呢,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将周萍抱上床,后面销魂之事,不说也罢。
周长清创的这和合阴阳诀果然玄妙非凡,固可夫妻合练,体兼阴阳二气者,也可独练,楚天英于与娇妻鱼水欢合中学得此诀,试着一练,体内阴阳二气果然相互交融,你敬我让,你亲我热起来。楚天英把这事告诉袁矮子,袁矮子喜道:“想不到周老哥还留下了这手绝学,只可惜你当日将九叶灵芝尽皆塞进了玉凤嘴里,若自己吃得一两片,阴阳二气交融起来就更快,现在只有等玉凤生了孩子,你蹭点奶喝喝,再练这和合阴阳诀,便可事半功倍。”
楚天英把袁矮子的话告诉龙玉凤,龙玉凤羞羞的告诉他,她吃了九叶灵芝后,双乳就常有少量乳汁分泌出来,染得衣服也清香扑鼻,可能是当时将整株灵芝吃下后,太多了,满则外溢之故,这两个月,尤其多了些。
楚天英又惊又喜,解衣看龙玉凤双乳,果然殷红的乳头上晶亮湿润,含着吮了两吮,真个吮出一股乳汁来,清香扑鼻,吞下去,胸口立时说不出的舒畅,仿佛一股清风吹散乌云,瞬时间晴空万里一般,而阴阳二气再无半点冲突之象。
楚天英喜叫道:“原来你没生孩子也有奶汁,果然是灵丹妙药,效验如神,我告诉师父去。”
龙玉凤大羞,一把扯着他道:“这种事怎么好和师父说的。”
楚天英想想也是,他皮厚,龙玉凤脸皮薄着呢,便瞒着不说,试着配合着和合阴阳诀一练,立即阴阳流转,水乳交融,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天地,短短数日之间,内力大进,而且再无阴阳彼此,虽然仍未能全部吸纳双蛟内丹的全部潜力,但那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困扰他的二气交战之事,再不会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