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6节 天骄(6)
这日,风火神雷教探子来报,说东海三相来了,同来的还有三个不相识的人,但功夫却还在东海三相之上,张孝友等一听都大感惊异,楚天英却直跳起来:“张大将军来了。”引两雷神当头迎上。
东海三相老样子,张玉坚与杨帆、肖毅这哼哈二将却均经过了易容改装,显然是怕给厂卫侦知。
楚天英几个当头一拦,张玉坚、东海三相没人认识他啊,童千斤铜锤一扬:“小兔崽子,拦着你爷爷的路,是不是想找死?”便要上来动手,张玉坚却一把拉住他。张玉坚武功为六人之冠,眼光也最高,看出无论是楚天英还是两雷神都是罕见的高手,且敌友未明,实不宜贸然动手。
楚天英微微一笑,也不说话,只解下背上的惊神弓,瞄着远处一块巨石,一箭射出,他今日箭技更进一步,声未起,箭已到,齐羽而没。
他箭一出手,张玉坚和东海三相立即明白了,张玉坚上前一把抓住他手,道:“原来那日相救我们的便是阁下,救命之恩,请受我兄弟六个一拜。”
楚天英忙扶着他,道:“别人拜一拜也无妨,你张将军抗倭保国,有大惠于民,我若受你一拜,说不定今晚阎王爷就收了我去,我刚娶了两个貌美如花温柔似水的娇妻,可舍不得就死,你张大将军便做做好事,饶了我吧。”
他说得有趣,众人皆哈哈大笑,童千斤上前来,啪啪便扇了自己两个耳光,骂道:“打死你这浑帐王八羔子,恩人当面不认识,却还开口骂人。”楚天英忙抓住他手,道:“童前辈为大义舍生望死,小子那晚敬佩不已。”随即替各人引见。
张孝友雷震远听说张玉坚便是那抗倭的张大将军,不敢托大,以平辈之礼相见,张玉坚却极谦和,道了久仰,一行回庄,又引见了袁矮子,见有天地三剑的九幽剑主持,张玉坚大喜,道:“九幽剑袁前辈也在,那就太好了,我们来参加大会,主要是听得一个消息,倭寇近期有一个针对我国的大阴谋,特来禀报天神剑殷大侠,天地三剑有两剑在,那我们就更有信心了。”
袁矮子冷哼一声道:“你那信心先减一半吧,你要找的那殷大侠,便是倭寇的头子。”
“什么?”张玉坚大吃一惊,楚天英说了原委,直听得六人恨声不绝。
当下为群雄引见张玉坚六个,眼见又增加六把好手,实力越发雄壮,众人齐感兴奋。
当夜商讨大计,张玉坚屡败倭寇,名扬华夏,群雄均请他出谋划策,张玉坚也不客气,分析敌我情势,道:“曹杰最大的优势,一是他天神剑的假面具,二是利用楚天雄为妙目弟子,又借了少林三神僧的招牌,所以就算我们公开指他是倭寇奸阉,也没人会信,但我们其实有一着很重要的棋子,那就是少林三神僧已识破曹杰的假面具,而少林三神僧对少林派及以少林为主的七大门派有着莫大的影响力,从而也决定了整个武林的看法和走势,假设我们能救出少林三神僧,让他们点醒七大门派,那我们就完全有可能扭转局面,至少我们不必再对着不明真相的整个武林,而只须面对飞龙教和内行厂。”
袁矮子道:“这主意出在了点子上。”
张孝友道:“曹杰和楚天雄都在少林寺,三神僧自然也给他们囚在了少林寺,嘿,三神僧给关在自己的老窝里,想想可也真是窝囊。”
雷震远道:“我们便去少林寺,将三神僧抢了出来,少林千年以来号称长胜不败门派,今夜就让我们试一试,看它到底败还是不败。”
他说得激昂,群豪齐觉热血澎湃,激动不已。
张玉坚想到一事,道:“但楚少侠说三神僧中了毒,这毒的毒性却不知是怎样的,万一我们解不了且又需定时服解药,我们救三神僧出来,反害了他们性命,那时曹杰倒打一耙,可就不妙了。”
群豪一齐皱眉,楚天英看向袁矮子,道:“师父,你说凤姐服了九叶灵芝后,她喂孩子的奶还能不能解毒。”
袁矮子道:“自然可以。”
楚天英大喜道:“那解三神僧毒的事,包在我身上。”
袁矮子瞪他道:“玉凤又还没生孩子,你拿嘴巴包着还是拿天来包着。”
楚天英受了龙玉凤警告,不好说出来。只是坚持道:“反正我有办法就是。”
袁矮子还要追问,张玉坚道:“三神僧的毒也不一定没有别的解法,或暂时不解也没要紧,我们兵分两路,其他人牵制曹杰和少林高手,由楚少侠先见三神僧,先弄清楚了,再临时决定救人不救。”
群豪齐声说好,分头准备,楚天英到内间,他怕说把奶给三神僧喝龙玉凤会害羞,便只说自己要喝,抱着两只奶子一通猛吸,却将吸出的奶汁偷偷吐在事先准备好的小玉瓶里。
龙玉凤缠他不过,任他胡为,心中平和喜乐,只觉说不出的开心幸福。她为爱情流了无数的泪,直到今天,才尝到爱的甘甜。
在曹杰楚天雄心目中,楚天英早已是死了的,所以楚天英还是个秘密武器,越晚暴露越好,他蒙面,张玉坚便提议,索性大家都蒙面,最好连真实武功也不要暴露,道:“这叫打鬼惊神之计,且叫曹杰那奸阉去疑心一番,这么多的高手,从哪儿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属于哪一股势力,这番疑神疑鬼,定叫他三晚睡不着觉。”
群豪齐觉有趣,只袁矮子不蒙面,他身份不同,自然例外。
群豪一共三十个人,包括袁矮子,两雷神,楚天英及张玉坚六个共十把好手,还有从七派十八帮等各路豪杰中挑出的二十名二流好手。盐帮赤火等功夫不够,虽有心却是不能入选。
除了袁矮子两雷神几个,在其余人心目中,少林从来都是威严神圣的,今夜竟要去大闹少林寺,心中无不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群豪在少林寺外分为四路,袁矮子从大门进去,他的对手是曹杰,张孝友与龙半天率八名好手从东面攻入,雷震远与童千斤游无定率六名好手从西面攻入,张玉坚领哼哈二将及余下六名好手从后面包抄,楚天英相机而动,先找到妙目三个囚身之地再说。
袁矮子率先发动,一跃上了少林寺门墙,大喝道:“九幽恶鬼挑战少林寺,达摩老和尚的徒子徒孙们,给鬼爷爷滚出来吧。”
曹杰楚天雄及方丈大拙正在商量英雄大会的事,一听袁矮子的叫声,曹杰哼了一声:“袁矮子这矮鬼,竟敢来送死。”身子一晃,迎将出去。
大拙奇道:“九幽剑袁前辈虽行踪飘忽,但外冷内热,颇具侠心,天下英雄为抗倭而齐聚少林寺共攘盛举,他怎么反来找碴?”
楚天雄道:“大约他不服殷大侠名头在他之上,心理不平衡吧,没事,有殷大侠坐镇,他翻不了天。”
话未落音,寺后钟声急起,大拙吃了一惊,道:“后寺有警,敌人是前后包抄。”说话间,钟声第二遍响起,却是求援的钟声,大拙脸上变色,道:“把守藏经阁的大智师弟为二代弟子中第一高手,怎么一眨眼就撑不住了,来的到底是何方高手,藏经阁是我寺重地,我得亲自应援。”说着急出方丈室,楚天雄道:“我去守护师父。”妙目三个给他以闭关为名,变相囚禁在后院大悲堂中。
方出门,劈面一声大喝:“原来方丈秃驴在这里,看掌。”却是张孝友龙半天杀到了,龙半天一声呼叱,一掌便向大拙击了过去。
他招数精妙,掌力雄浑,大拙一看就知道自己遇上了劲敌,心中又惊又怒:“怪道大智师弟一上手就告急,敌人来袭的果然都是罕见的高手。”以千叶手接了一掌,喝道:“来的是何方高人,与少林寺有何冤仇,说清楚了再打。”
龙半天冷淳一声:“哪来这么多嗦,大爷的规矩是打清楚了再说。”呼呼呼连环三掌,猛击过去,大拙半步不退,接了三掌。龙半天眼见他举重若轻,轻而易举便化解了自己三招重手,也不由暗赞:“好秃驴,果不愧为天下第一大派的掌门人。”兴致勃发,狠招迭出,狂呼酣斗。
便在这时,西面又响起告急声,西面罗汉堂由大苦把守,他也撑不住了,大拙惊怒交加,眼见敌人四路围攻,而已方除正门一路,其余的都落在了下风,自己虽不输给对手,但身侧的弟子,却给其他的敌人打得落花流水,又急又怒,大叫道:“师弟,少林今日大难,快请三位师叔提前出关。”同时间暴喝一声,上步进身,掌变拳,一拳击出,这是他平生绝技,少林七十二艺中的百步神拳。
龙半天是个识货的,不敢托大,以七分掌力虚接一掌,两股内力碰实,只觉大拙拳力凝而不散,雄浑如山,便如一根巨木,直捣过来,虽是虚接,仍觉气机震动,又惊又喜,叫道:“好和尚,压箱底的功夫全掏出来了吗?看你家大爷的。”双掌一错,施出一路掌法来。他这掌法名“怒涛掌法”,乃是他从东海怒涛中悟出,一掌之出,便如怒涛狂涌,势不可挡,两人各施绝学,仍是难分高下。
其实不要大拙招呼,楚天雄也早想开溜了,倒不是想去叫醒妙目三个,而是去大悲堂守着,提防有敌人或本寺弟子惊慌中闯入,发现了妙目三个不对头,揭露了他的阴谋,但他却一直动不了,张孝友虽未动手,却一直以气机遥制着他,他可以肯定,只要他自己一动,身法露出破绽,立即会受到对手致命一击。
这纯是一种感觉,但楚天雄肯定这种感觉是真实无误的。
纯以气势便能压得自己心生危机,对手武功之高,实是不可思议,楚天雄又惊又疑,叫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似你这等高手,当是名震天下的人物,何必藏头盖脸?”
张孝友背手于后,冷冷的看着他,忽地开口道:“听说你是少林寺中除三神僧外,惟一练过少林镇山神功易筋经的弟子,是也不是。”
楚天雄下巴微抬,道:“是又怎样?”
张孝友微一点头:“很好,便让老夫领教少林名震天下的易筋经神功。”往前一踏,明明是一小步,身子却忽地到了楚天雄面前,一拳击出。
他这一拳看上去平平无奇,不带半点风声,但楚天雄却知道他这一拳劲力凝而不发,实为毕生功力所聚,竟是一起手就拼上了内力,大吃一惊,运起易筋经内功,全力迎出。
“扑”的一声闷响,张孝友嗨的一声,身子一震,楚天雄通通通连退三步,瞬时间面白如纸。
张孝友暗叫一声:“好,这家伙虽不是人,但是练武的奇材,接老夫这一拳,只退了三步,竟不受伤,了得。”要知天下间能硬接他十成功力打出一拳的人,屈指可数,所以他暗赞,大喝一声:“再接老夫两拳。”复要一拳击出,楚天雄忽地叫一声:“看镖。”袖子一扬,同时飞身后退,张孝友一凝神,却哪有什么飞镖,情知上当,楚天雄却已闪过了一堵院墙,张孝友大怒,喝道:“老夫看你能逃到你师娘裤裆里去。”正要追出,耳边忽听得楚天英传音道:“张雷神,你弄错了,他没师娘的,你就别追了吧。”
原来楚天英早将少林寺搜了一遍,却并未能找到妙目三个,便只有在楚天雄身上打主意,他料定楚天雄这一溜,必是去守着妙目三个,正好带路,所以叫张孝友先莫追。
张孝友哈哈大笑:“我倒没去想这小子的师父是妙目,没师娘裤裆可钻。”
楚天英紧跟着楚天雄,他料得没错,楚天雄果是去大悲堂察开妙目三个。大悲堂在后院偏僻之地,尚未有警,见他过来,四名守卫的少林弟子迎上来,楚天雄道:“没发现敌人吧?”四弟子摇头,楚天雄道:“紧守外院,一步不可擅离。”尤是不放心,进里间小院,开门一看,见妙目三个好端端的盘膝而坐,嘿嘿一笑。带上门到外院,搬一条椅子,当门坐下。
楚天英一直跟在他身后,他一开门之际,楚天英便也看见了妙目三个,又惊又喜,见楚天雄去守在门口,更不迟疑,以阴劲无声无息的推开门,溜进了屋中。
妙目三个闭目打坐,楚天英低叫道:“三位大师,我是楚天英,请睁眼说话。”
妙目三个一齐睁开眼来,妙慧呸的一声:“畜牲,还想骗人。”
楚天英知道他三个亲眼见到自己为曹杰所擒,必无幸理,所以以为自己是楚天雄假扮去骗他们的,知道说是说不清楚的,拔出九鬼剑,一运内力,九鬼剑霍地通体发亮,剑尖更吐出两尺来长一条剑芒,一晃收剑,微笑道:“楚天雄可还没这般功夫吧?”
妙目三个自然都是识货的,又惊又喜,妙目道:“你怎么样逃出曹杰魔掌的。”
楚天英道:“我师父救我出来的。”掏出装了龙玉凤乳汁的玉瓶,道:“我先给三位解毒。”边喂妙目三个喝奶,边把形势说了。乳汁下肚,妙目三个眨眼功力全复,妙法喜道:“楚少侠,你这是什么玉液仙浆,当真是效验如神。”
楚天英可不敢说是自己老婆的乳汁,嘻嘻一笑,道:“这是采自地心的地母汁,解毒至宝。”
“地母汁。”妙法凝神思索,“没听说过。老衲实是孤陋寡闻得很。”
楚天英暗笑:“我信口瞎编的你若也知道,那你不是老和尚,是如来佛了。”
妙慧霍地站起,怒目道:“我们出去,与那阉贼决一死战。”
妙目却一把拉住了他,道:“现在离英雄大会尚早,天下英雄十九未至,我们即便杀了他,天下英雄面前只怕也不好交代,他声名太响,我们又没他罪证,空口无凭,到时只怕另生变故。”
妙慧怒道:“那我们就忍了这口鸟气?”
妙目沉思道:“依我之计,我们可以先联络上其它六大门派,预先通知他们的掌门人,奸阉必是先以毒毒翻六派掌门,然后加以胁迫,我们就假作屈服于他,待他在天下英雄前自己露出狐狸尾巴,我们再一举发难。”妙法点头道:“这主意好。”
妙目道:“只是要六大掌门信我们的话,我们三个非亲自和他们见面不可,但若想不暴露,又誓必不能离开少林寺,这却不好办。”
楚天英道:“这个交给我,我想办法让六大掌声门到这里来见三位大师。”
妙目看着他道:“阉奸防守极严,功力又极高,稍稍一点异响便可暴露,你能有什么妙计。”
楚天英嘻嘻一笑:“天机不可泄露。”当下告辞,发出信号,群雄分头撤出,回到庄上,群雄个个兴奋不已,只袁矮子闷闷不乐,他与曹杰斗了三百多招,便渐落下风,此后只仗身法游斗,他在蛟潭为青蛟所伤后,又未能找到其它的天材地宝,功力不进反退,但这时却是说不出口。
楚天英说了妙目的想法,群雄齐叫好计,张玉坚道:“只是六派掌门如何肯听我们的话,悄悄溜进少林寺去见三位大师。”
楚天英道:“这个不难,我们把六大掌门人捉了来,他们自己若不肯去,我们便牵了他们去。”
“捉六大掌门人。”群雄齐声惊呼,楚天英这个主意,比攻打少林寺更加荒唐刺激,雷震远摩拳擦掌道:“小子这主意不赖,这些家伙平日扯高气扬,咱们这回偏摸摸他们的老虎屁股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