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7节 天骄(7)
风火神雷教早在大江两岸布下严密的侦察网,六大派的行程全在掌握之中,最先入河南境内的是青城派,青城七子余下的六子全来了,包括二、三代弟子,共有二十多人,到伏牛山下的老君观,给楚天英几个堵住了。
青城派的掌门人是七子中的大师兄秋呤,余下分别是秋雨、秋晴、秋悲、秋叶、秋林,死了的秋风子排行老四。除秋呤可算一流高手,其余的勉强能挨着一流的门槛,但七子齐出,声势也是不弱,在七大派中名头仅次于少林武当两大派。
捉六大掌门的事,袁矮子自重身份,不愿动手,两雷神却是兴致勃勃,自也少不了张玉坚六个,再加上楚天英,一共九个人,另带了庄丁押人。
为避免泄露风声,楚天英几个是半夜里动的手,可怜,青城七子平日声名赫赫,威风八面,碰上楚天英两雷神这一群饿虎,不到两个照面,个个失手遭擒,点了穴道,连夜运了回来。
到庄上,请六子与袁矮子及群雄相见,说了原委,六子半信半疑,楚天英道:“我们也知道你们难以相信,所以要请你们去见少林三神僧,他们的话你们该信,不过得稍等一等,三神僧现在给囚在大悲堂中,只有见一次的机会,得等我们捉了其他五大掌门人,你们六个一块儿去。”
堂堂七大门派,一直是武林中流砥柱,七大派掌门人更个个德高望重,威震武林,但在楚天英嘴里,说捉就捉,仿佛去塘里捉鱼一般,秋吟几个又羞又怒,却也暗暗惊心,想:“亏得他说他是一番善心,否则武林七大派,只怕有六派要悄无声息的亡根灭种。”
其余五派也差不多,先后遭擒,全军尽没。
六大掌门捉到手,张玉坚道:“第一步算是顺利,咱们第二步还是和先前一样,再攻少林寺,楚天英则带六大掌门去见三神僧。”
楚天英道:“第一次不热闹,咱们这次给他们来个热闹的,多去些人,带了铜锣大鼓,再多买些鞭炮,便上少林寺唱戏去。”
他这主意有新意,童千斤第一个叫好,群雄愿去的都去,连安飞这小鬼头也跟了去,扛了两大卷鞭炮。
到少林寺,袁矮子两雷神等四面邀战,其余的便在寺外敲锣打鼓大放鞭炮,里面少林群僧紧张到了极点。外面却嘻嘻哈哈,笑闹不绝,更有那能唱的,唱开了小调,一时南腔北调,大鼓梆子,此起彼落,把少林寺庄严了千年的山门佛地,变成了个大戏台子。
震天喧闹中,楚天英领了六大掌门悄无声息的进了大悲堂,三神僧的话,六大掌门信,怒骂声中,定下大计,先服下曹杰的毒,假作屈服,再服楚天英的解药,待英雄大会上曹杰自己露出狐狸尾巴后,再出其不意的反弋一击。
计策已定,六大派分头入寺。
四月十六群雄到齐,英雄大会开始。
曹杰果然先毒翻了六大掌门人及少林方丈大拙,以七大门派的存亡相威胁,众掌门顽抗一阵后,依计应允了他。楚天英随后悄悄替众掌门解了毒,自然都是用的龙玉凤的乳汁。
是日大会开始,曹杰信心十足,上台道:“时逢乱世,内有昏君污吏及内行厂荼毒百姓,外有倭寇侵我疆土,哀民遍野,百姓苦不堪言,我武林儿女,学一身本事,岂可坐视父老乡亲受苦,所以殷某这次重新出山,组建飞龙教,内反昏君贪官,外抗倭寇,誓要救天下黎民于水火。我组建飞龙教的设想,事先征得了七大门派的同意,并且七大门派都已决定,一体加入飞龙教,共创大业,所以我殷切希望天下英雄,但凡心中有一腔热血的,都来加入我飞龙教,为天下百姓出一把力。”
他一说完,群雄大哗,议论纷纷,曹杰的话冠冕堂皇,但说七大派会同意一体加入飞龙教,却也没几人相信。楚天英等人早有准备,楚天英拿了一个鬼面拦了脸,冷笑一声道:“七大派会加入飞龙教,鬼才相信,据我得来的消息,是你用毒药毒翻了少林三大神僧和各大掌门,然后胁迫他们加入的。”
他这番话以内力发出,声震全场,群雄顿时大哗。
曹杰没料到会有人说这样的话,怒视着楚天英道:“你是什么人?拿下你的鬼面具。”
楚天英冷笑:“我嘛,我是知情者,我不但知道你是用药胁迫了七大掌门,而且知道你另有一个名字叫曹杰,便是那荼毒天下的大奸阉,而你的真名却是叫西门杰,父亲是倭寇德川幕府首席剑客西门柳,你是真正的倭寇头子,化身曹杰,是为了弄乱我大明政权,组建飞龙教,是为了摧毁我中华武林,最终勾结倭寇大军,占我中华锦绣河山。”
他这番话,把曹杰的底子全揭了出来,群雄议论声四起,曹杰又惊又怒,实摸不清楚天英是什么路数,喝道:“你满嘴谣言,休想有人会信你的,你到底是什么人,造谣生事,到底有何目地,再不拿下鬼面具,老夫便要出手了。”
“你不男不女,身份稀奇宝贵,可不敢劳你老人家的驾。”楚天英嘻嘻一笑:“我是谁吗?老熟人了,请看。”拿下鬼面具,却做了个鬼脸。
“是你。”一见是楚天英,曹杰楚天雄都大吃一惊,楚天雄叫道:“你不是死了吗?”
楚天英不理他,大声喝道:“天下英雄,我刚才说的句句是实,大家不信,不妨问问台上的三神僧和七大门派的掌门人,看他们怎么说。”
听了楚天英的话,群雄一齐看向三神僧和七大掌门人,曹杰自以为已控制了七大掌门,暗叫一声:“小子,你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转头对妙目几个道:“三位大师,各位掌门,便请你们驳斥这小子的谣言。”
妙目缓缓站起来,台下数千人鸦雀无声。
妙目看向楚天雄,道:“楚天雄,你过来,跪下。”
楚天雄莫名其妙,看一眼曹杰,只得过来跪下。曹杰也不知道妙止弄什么玄虚,冷眼狠狠的看着他。
妙目冷冷的看着楚天雄,道:“楚天雄,你欺师灭祖,认贼作父,我今日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将你革出师门,你再不是我的弟子。”
他这话大出楚天雄意料之外,抬头看着妙目,却不知该说什么。曹杰又惊又怒,对妙目传音道:“妙目,你自己不怕死,难道也不顾其他人的死活了。”
妙目哈哈一笑,霍地怒视着曹杰,道:“奸阉,死,威胁不了人,其实我们先前答应你加入飞龙教,是预先商量好的,就是要你在天下英雄前自露狐狸尾巴,而我们身上的毒,也早已给楚天英少侠解了,否则,七大门派便是死尽死绝,也休想我们会答应你。”
“什么?”曹杰这一惊当真不小,楚天雄更一惊跳起。
这时七大掌门人一齐站起来,怒视着曹杰,妙目向台下群雄一扫,喝道:“天下英雄,楚天英少侠说的没错,我们景仰信任了二十年的天神剑,另一个身份就是荼毒天下的大奸阉曹杰,真正的身份则是倭寇西门杰。”
“竟是这样。”“谁想得到。”“杀了这奸阉倭寇。”群雄惊愤交集的议论呼叫声中,曹杰蓦地里仰天长笑,大叫道:“你们即不想活了,那就一起死吧。”手一挥,一枝火箭冲天而起,远处立时喊杀声如雷涌起,不一会,上万飞龙教徒和厂卫一齐杀到。
群雄一齐拔出兵器,齐叫:“奸阉设下了伏兵,大家和他们拼了。”但来敌人多势众,又是训练有素,群雄虽各有武功,却是一群乌合之众,这一拼上,死伤必重。
台上妙目和众掌门均想到了这一点,却是毫无办法,一齐怒叫:“奸阉好毒。”
慌乱中,楚天英一声长笑,竟将飞龙教和厂卫近万人的喊杀声一齐掩了下去,摸出一枝火箭道:“你有火箭,我没有吗。”抖手射上天,众人正不知他闹什么玄虚,蓦地里喊杀声四起,但见无数风火神雷教弟子,三面掩杀过来,反将飞龙教徒围在了中间,砍瓜切菜般杀了起来。
原来曹杰暗藏人马在寺外山谷中的举动,并没能瞒过风火神雷教的侦察网,两教特选出三万名精壮弟子,埋伏在寺侧,专等羊入虎口。
楚天英看着曹杰,嘻嘻一笑:“人妖,你还有什么不男不女的招数,不妨拿出来。”
曹杰恶狠狠的看着他,道:“小子,我的大计全毁在你手里,也算是天意,但你仍旧奈何不了我,回到京城,我仍是首领太监曹杰,皇帝信我,谁也杀不了我。”一声长笑,拔身而起,便向空档跑去。
楚天英仰天长笑:“人妖,这就是你最后一招吗?那你又失算了。”身子一晃,霍地追到曹杰身后,一剑刺出。
在曹杰的想法中,单打独斗,谁也不是他对手,谁也拦他不住,袁矮子功力衰退,甚至在轻功上都已大不如前,追不上他,惟一能追赶上他的只有楚天英,但相差也只是一线,他若起步在先,百里之内,楚天英休想赶上他,却再也想不到,楚天英两个起落就赶了上来,惊慌中反剑一封,叫道:“你这臭小子,轻功竟又有了长进。”
楚天英嘻嘻一笑:“只是轻功吗?那你看好了。”倏地脸凝寒霜,冷叫道:“今日为我中华百姓报仇。一剑。”一剑刺出。
曹杰反腕横削,双剑一碰,他身子霍地一震,楚天英剑上内力之强,竟如狂涛巨浪,沛不可挡,怒叫道:“臭小子,你强运内力,只是自寻死路,忘了先前的教训吗?”
“多谢关心。”楚天英脸上再无半点笑意,叫道:“两剑。”再一剑刺出,九鬼剑霍地通体发亮,剑尖涌出两尺长的剑芒,闪烁不定。
“剑芒。”群雄一齐惊呼,曹杰脸色惨白,暗叫:“强运内力,我看你小子攻得几剑。”
直到这时候,他仍然以为楚天英体内阴阳不调,强运内力,一旦透支,立时便会引得阴阳二气互争。他再也想不到,楚天英这几天几乎将龙玉凤的乳汁当饭吃,更苦练和合阴阳诀,终于内力大进,三花聚顶,五气朝天,达至天人之境。
楚天英攻一剑,喝一声,并无多少花巧,但剑上的力道却一剑强过一剑。因为他知道,和曹杰这样的高手比招数,斗个三天三夜也分不出高下,只有斗内力。这时袁矮子两雷神,少林三神僧四面合围,周遭更密密麻麻围了数千群雄,曹杰要跑已全无可能,只能硬接楚天英剑招,十余剑接过,手臂发麻,全身更是大汗淋漓,在头顶凝成一团浓雾,他苦撑着期待楚天英内力衰退,但楚天英的内力却一剑比一剑强。
“二十七剑。”楚天英冷叱声中,曹杰再握不住手中的宝剑,脱手飞出。楚天英住剑不攻。
曹杰看看楚天英,再看看周遭群豪,点了点头,惨笑道:“中华气数未绝,竟出了你这样一个奇怪的小子,天亡我,非战之罪。”狂叫一声,举掌猛击天灵盖,一个尸身扑通栽倒。
楚天雄呆立群雄之中,脸若死灰,群雄皆不作声,楚天英全身颤抖,霍地跪下,他不出声,但谁都知道他的意思。
张孝友微微一叹,闪开一边,他身后群雄一齐闪开。
楚天雄牙关紧咬,一步步走出,霍地里身子一晃,手中已扣了一个人,却是龙玉凤,扭曲了脸狂叫道:“我便要走,也凭我自己的力量,不要你替我求情,让路。”
话未落音,身子霍地一抖,一截剑尖从胸口直穿出来,他大声狂叫,一把折断剑尖,倏地转过身来,手掌高举。临死一击,他全身功力都聚在了这只手上。
站在他身后的是解兰。
解兰一动不动,两眼直视着他,一字一句的道:“楚天雄,你这狗贼,我今日终于为大哥和盐帮兄弟报了仇。”
楚天雄的手慢慢放了下来,惨笑一声道:“死在你手里,也算死得其所。”仰天一跤栽倒。
两行清泪,从龙玉凤脸颊上缓缓流了下来。